《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45章·真身

保宁寺位于湖上,周围遍植着香樟、银杏、紫楠、松柏、枫香之类高大的乔木,风入林中,枝叶飒飒有声。虽然已是初夏时节,但寺中树影参差,远离尘世的喧嚣。置身于苍松翠柏之间,凉意乍起,却是难得的避暑胜地。

放生池的岩石上生满苔藓,藤蔓纤细的根须沿着假山石隙蜿蜒爬行。青翠的枝叶舒展开来,在墙头留下一片片浓绿的阴凉。放生池内,几尾鲤鱼在水中自如地游弋着,吞吐出细小的气泡,宛如世外仙境,幽静而又安谧。

程宗扬立在池边,却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剑玉姬沿池而行,优美的身影宛如幽兰,但近在咫尺的池面上却看不到她的影子!

这个意外的发现使程宗扬仿佛掉进冰窖,浑身血液似乎都被冻僵。眼前有形,水中无影——难道世上真的有鬼不成?面前的女子究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妖鬼?

程宗扬像见鬼一样瞪大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出,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将一缕真气送往额角——生死根对死亡的气息敏感无比,如果眼前只是一个没有生机的鬼魂,生死根必然会生出感应,甚至像当日虞氏姐妹驭使的尸鬼傀儡一样,能够被自己操控!

剑玉姬缓步而行,仙子般的身影依然优雅,只看她的背影,任谁也想不到如此美妙的身影中,却埋藏着无穷妖异。

忽然剑玉姬停下脚步,怀抱的瑶琴发出一声清响。

※ ※ ※ ※ ※

大殿另一侧,西门庆带着春风般的笑容,若无其事地把玩着那柄白骨小伞,肩头和胸口被扇骨刺出的伤口不见丝毫鲜血,脸色又青又暗,表情却是好整以暇,似乎落入陷阱不是他,而是眼前的对手。

秦桧负手站在他身前丈许的位置,把西门庆和巫嬷嬷远远隔开。两名兽蛮武士一左一右地站在西门庆身后,金兀术那件牛皮制成的肩甲被枯木妖兽撕碎,肩头被枯枝刺穿的部位血肉模糊。青面兽鼻梁折断,脸上不断滴下血,淌在尖锐的獠牙上,更显得面目凶恶狰狞。

双方虎视眈眈,但各自投鼠忌器,一时间谁都没有动手。

这时一声长笑从殿后响起,笑声未落,场中所有人同时动了起来。最先动手的并不是秦桧,而是青面兽,他的长枪最擅远攻,程宗扬笑声甫起,他手中的长枪便发出一声撕碎空气的低啸,直挑西门庆咽喉。

西门庆连续催发血祭,已经是强弩之末,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稳压他一头的秦桧?天魔伞一展即收,撞歪青面兽的枪尖,身体顺势横移,掠向墙侧,并发出示警的尖啸。

巫嬷嬷胖大的身体如乌云般压来,寒光凛冽的铡刀直劈秦桧后颈。秦桧像被刀风吹起般一横,接着右手拇指递出,接在巫嬷嬷的铡刀上,这一指看似平淡却用上十成功力,巫嬷嬷面上的刀疤像着火一样变得血红,腾地退开一步。

放生池畔,剑玉姬以无尽优雅的姿势旋过身,淡淡道:“你终于看出来了吗?”

程宗扬背后惊出一层冷汗,脸上却努力保持镇定,干笑着打了个哈哈,笑道:“在下肉眼凡胎,看不出仙姬的变化。”

旁边老仆装束的郭槐低咳一声,“好幻术。”说着抬袖一拂。

眼前曼妙的身体如烟雾般散开,接着在程宗扬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凭空伸出一只玉手,然后是一条光洁的玉臂。

那是一名他从未见过的女子!程宗扬一眼看去,心头便跳出四个词: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姿容旷世,艳色倾城!

那女子凭空而立,云髻高耸,一张姣丽的玉脸混合着端庄与妩媚,杏眼深若渊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她身材高挑,肌肤明艳的光泽犹如神祇,然而身上的衣物却让程宗扬像看到火一样一阵灼痛。

她的颈中戴着一条由金环串成的项链,雪白的肌肤和金灿灿的项链散发出耀目的光辉。链身沿着丰滑的乳沟垂下,在胸前变成两片金黄的心形链甲,在乳晕处收紧,由上而下将一双丰挺的雪乳掩住一半。金色的链甲下方,另一半雪腻的乳肉暴露在外,显示出完美的圆形,随着她的呼吸轻轻颤动,圆润而充满弹性。

从乳尖直到腹下,女子如明玉般的胴体一丝不挂,肌肤犹如精致的象牙,毫无瑕疵,腰臀曲线玲珑,让人一看就禁不住绮念丛生。在腹下双腿之间的位置,像武者的腰带扣般扣着一颗金光闪耀的兽头。令人诧异的是,金属扣没有任何系带,直接附在她光洁的玉股间。

她的双腿修长婀娜,明艳的肌肤白滑如玉,从侧面看去,纤美的玉趾直到修长的美腿,再到饱满的雪臀、纤软的腰肢、柔美的玉颈……所有肌肤从头到脚一览无余,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

她腹下的金属扣让程宗扬想起了C字裤,没想到六朝竟然有这么时尚的女性。能穿C字裤的女性除了有能露的勇气,还有要能露的本钱。像自己那个时代富有弹性的塑料制品也就算了,这女子却是轻易将一只沉重的金属扣戴在赤裸的下体上,完全可以想象她胴体的轮廓:前阴挺、后臀翘,有着让男人疯狂的绝美形态。

她一手握着一柄秋水般的长剑,洁白的美足悬在半空,玉趾微垂。秀美的玉足有着让人惊叹的美态,如仙女般悬在程宗扬侧方丈许的空中。难怪自己在池中看不到她的倒影,当初见过一面更是连她的具体容貌都想不起来,原来自己看到的一直都是虚幻的影子。

剑玉姬用幻术凝成的身影已经绝美,真身竟然比程宗扬能想象的更美。相比幻身的娇美婉约,她的真身堪称艳光四射,顾盼间光彩照人,让人一看过去便再也挪不开视线。尤其是她丰隆的雪臀,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欲仙欲死。

可惜在场的只有程宗扬一个男人,另外一个是……大内的公公!

面对火辣的躯体,郭槐如树皮般的老脸没有丝毫表情,枯瘦的手掌从袖中伸出,犹如鸟喙向前一啄。

剑玉姬身形幻化,周围的空气隐隐波动,凝出一件烟雾般的纱衣,接着变成不透明的白色,将惊鸿一瞥的香艳躯体遮蔽起来,然后随风飘起。

程宗扬笑声刚起就被截断,让秦桧升起不祥的预感,他一招逼开巫嬷嬷,顾不得追杀西门庆,立即飞身掠上殿宇。

脚尖踏上庙宇的飞檐,秦桧便看到一名抱着瑶琴的白衣女子如柔云般从殿后冉冉升起。她腰间衣带轻举,飘逸的身形犹如从天而降的仙子,柔美的体形有说不尽的婉约曼妙,却是方才在殿中现身的剑玉姬。

错愕间,秦桧蓦然听到家主的大喝:“小心!”

剑玉姬嫣然一笑,飘逸的身影与他擦肩而过,举止从容,波澜不惊,似乎没有半分威胁。秦桧却蓦然感受到一丝细微的杀机如针一般直刺过来,他甩袖打出一支狼毫笔,射向剑玉姬的心口,随即冲天而起。

眼看那支狼毫笔毫无阻碍地从剑玉姬身上穿过,秦桧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枉他出身黑魔海一系,竟然还被她高明的幻术所惑。

黑魔海巫宗一向以种种匪夷所思的巫术见长,宗门秘术可以分为四大流派:化妖、幻术、驭鬼、惑神。其中幻术包括匿形、潜影等法门,可以操纵光影匿踪潜形。而幻术的颠峰莫过于制造幻身,令人如在眼前。

先机已失,剑玉姬随时都可能使出杀招,而自己甚至连她真身的位置都未曾察觉。高手相争,生死只在一线。生死关头,秦桧用出压箱底的法宝,“砰”地捏碎一只玉盒。

一层青黑的雾气从秦桧袖中散出,从枝叶间透入的阳光与毒雾一触,立刻变成惨毒的绿色光芒。毒雾进入皮肤,使肌肉瞬间失去弹性,秦桧长而有力的手指迅速变得灰黑,失去肌肤的光泽。

一股劲风从秦桧完全没有意料的角度逼来,力道之强远远超乎他的想象。此时毒素已经进入血脉,秦桧的四肢变得僵硬如铁,剑玉姬长剑刺在他的背心,发出金石般的脆响。

受力之下,秦桧的身形加速跌落,“砰”的一声,庙宇上瓦片纷飞,他像铁块一样砸穿殿顶,撞在佛像的莲花台上。巨大的冲击力将莲花台撞塌半边,秦桧也被滚落的瓦砾埋住,生死不知。

大殿上“叮”的一声脆响,一柄刀尖像切木片一样切开砖瓦,刀锋凛冽的寒气使殿顶尺许范围都凝霜冻结,接着握刀的手臂一撑,程宗扬翻身跃上大殿,随即朝剑玉姬扑去。

剑玉姬穿着白衣的美艳身影倏忽退出,足尖踏着檐角的一只脊兽,犹如凌虚乘风。

离剑玉姬还有丈许,程宗扬陡然停步,接着左足一旋,身体如陀螺般滴溜溜转了一圈,数十片碎瓦如箭矢般飞出,射向四面八方。击中剑玉姬的瓦片径直从她身影间穿过,另一片击在空处的碎瓦却猛然爆裂。

程宗扬毫不迟疑地往空处一刀劈出。虚空中传来一声轻笑,一柄长剑轻轻挑出,点在屠龙刀侧。程宗扬的掌心仿佛被铁锤猛敲一记,屠龙刀几乎脱手飞出,丹田气轮疾转,稳住身形,接着五虎断门刀全力施展。

剑玉姬目露讶色,轻轻“咦”了一声,似乎对程宗扬修为的突飞猛进大感诧异。

武二郎的五虎断门刀本就招法凶悍,此时以无坚不摧的屠龙刀施展出来更是如虎添翼,平添了数倍威力,连剑玉姬也不得不暂避其锋。

西门庆在金兀术与青面兽的合击下狼狈不堪,若非三人身上都有伤,增加了招术中的疏漏,他这会儿早已伤在两名兽蛮武士手下。

西门庆尖啸声越来越凄厉,只差没有喊出“仙姬救命”!

失去秦桧的拦截,巫嬷嬷并没有立即施援,而是返身闯进主殿,抡起铡刀,朝埋在瓦砾下的秦桧暴斩三记,就是铁人也斩成四截,这才腾身出来,嘶声道:“大官人莫慌!老身在此!”

巫嬷嬷斜身飞起,迎面却撞到一道灰扑扑的身影。

老仆打扮的郭槐低咳一声,右手递出,四指并拢、拇指横张、指尖弯曲,竟是江湖中少见的龙爪手。

巫嬷嬷虽然不知这个奴仆般的糟老头身份,但他一爪挥出,巫嬷嬷立刻识出厉害,脚下一蹬,踏碎数块青砖,稳住身形,接着举刀封住郭槐的手爪。

“咄”的一声,郭槐并拢的四指硬生生穿透刀身,像拧一条衣带般,将精钢打造的铡刀拧得如同麻花。

剑玉姬娇叱道:“走!”

凶悍如巫嬷嬷闻言也不再硬拼,她甩下锄刀,转身掉头狂奔。郭槐身形微闪,挡在巫嬷嬷身前。巫嬷嬷嚎叫着双拳齐出,狂风暴雨般攻向郭槐,随即转身再走,这次却是闯进大殿,从殿后破墙而出。郭槐如影随形,不多时又将巫嬷嬷迫得回转。

西门庆使出小巧腾挪的功夫,在狭小的空间内飞速闪避。金兀术肩膀受伤,手中的重锤施展不易,索性挎在腰后,如猛兽般靠着强壮的爪牙与西门庆厮杀。

西门庆迭逢险招,不多时,身上的锦衣便被金兀术的兽爪撕破半边,一条手臂几乎被扯下,他牵动伤势,“哇”地吐了口血。眼看两名兽蛮武士的攻势织成天罗地网,以他的身法也无处逃遁,西门庆猛然脚下一沉,像钉子踏进地面,半步不退,接着扯开衣袍,露出苍白的胸膛,狂叫道:“谁敢杀我!”

西门庆皮肤撕开,胸前蓦然伸出一只狼爪扣住青面兽如牛头大的手肘,在他手臂上留下三道寸许深的血槽。

在青面兽的惨号声中,金兀术侧肩将他撞开,一手抡起重锤,像拍一只苍蝇般朝西门庆头顶拍去。

巫嬷嬷被郭槐截住,自顾不暇。金兀术加入盘江程氏之前就是兽蛮营的首领,五级巅峰的修为不逊于南荒时的武二郎,一锤击下,将西门庆胸前的狼爪砸得骨碎筋断,血肉模糊。

西门庆口鼻都迸出鲜血,他绝技已然施尽,这会儿在金兀术的重锤下左支右绌,危在旦夕。

“如是我闻!一誓之出,八方如见,天地皆应。”剑玉姬清越的声音犹如琴曲,言词却锋锐如刀,“已死老僧,你可是要破誓吗?”

“哈哈哈哈!”墙外传来一声豪迈的长笑,接着“砰”的一声,临湖的土墙被人踹出一个大洞。已死和尚大步进来,一手摩着光头,一手提着裤子,气宇轩昂地说道:“仙姬说哪里话!老衲只是一时内急,出去方便,不信你问善儿!”

静善冷着脸,像不认识他一样两眼望天。

已经滚蛋的已死老僧突然折了回来,让程宗扬心下又气又恨,这群老家伙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已死老僧装出放水的样子,其实是以退为进,存着隔岸观火的心思,在墙外听得不亦乐乎,这会儿被剑玉姬揭破,跳出来要摘桃子。剑玉姬和郭太监倒是抱了同一门心思,以上驷对下驷,柿子专拣软的捏,先剪除对手的羽翼。

剑玉姬一招打得秦桧生死不明,郭槐对巫嬷嬷也是稳拿,再有两三招就能取那泼妇性命。要说郭槐的策略也无可厚非,只要自己能拖住剑玉姬一盏茶时间,巫嬷嬷必死无疑。巫嬷嬷一死,西门庆就成了瓮中之鳖——可要拖住剑玉姬岂是容易的?如果不是剑玉姬无意伤自己性命,再加上屠龙刀的威力连她也一时难撼其锋,自己死得恐怕比巫嬷嬷还快。妈的,死太监不会早就看出来这一点,才放手让自己和剑玉姬玩命吧?

剑玉姬冷笑道:“公子修为虽然精进,刀法却非君所长,这五虎断门刀有其形而无其神。”

程宗扬脸上微微一红,他并不是一个在武学上十分下功夫的人,真正苦练也就是在晴州时被孟老大强迫上课那几日。为了这次和剑玉姬玩命,他特别借来屠龙刀,准备一扫战场破烂王的恶名。但屠龙刀虽强却只有一把,本来玩双刀的不得已变成单刀,怎么玩怎么别扭,结果一眼被剑玉姬看穿底细。那感觉就像借了西装、皮鞋去见丈母娘,结果被人揭穿一点都不合身,根本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一样尴尬。

程宗扬恼羞成怒,大喝一声:“贱人!接我一刀试试!”

剑玉姬长剑斜挑,正面挡住屠龙刀的怒斩,剑身却微微一侧,避过屠龙刀的锋芒。程宗扬心头大定,他还以为剑玉姬是刀枪不入的神人,原来她还忌惮屠龙刀的锋锐。程宗扬不再犹豫,屠龙刀大开大阖,全是进手,刀光霍霍朝剑玉姬杀去。

相比屠龙刀的虎虎生风,剑玉姬的剑法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轻扬婉举,有种难以言说的玄妙意境。程宗扬的五虎断门刀虽然凶猛凌厉,却沾不到她半点衣角。

刀锋忽然一振,一缕真气如游丝般钻入手臂,程宗扬真气狂涌,将她的攻势统统化解。就在这时,丹田中的气轮忽然一滞,接着一股沛然的威压从对手身上散发出来,剑玉姬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一柄利剑,压得程宗扬几乎透不过气来。

已死老僧和程宗扬交手时活像一只随时会挂的病鸭子,这会儿对上金兀术,病鸭子眨眼变成海东青。他大笑着飞身过去,在半空中双臂一展,犹如苍鹰展翅,一臂扫中金兀术的重锤,一手抓住西门庆朝后抛出,喝道:“接住!”

静善连理都不理,闪身掠进战团,任由西门庆头下脚上地一头栽在地上,当场摔得闭过气去。

已死老僧赶紧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放心地双手合什,慈眉善目地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青面兽的手肘鲜血直流,但他这会儿凶性大发,对伤势全然不顾,膀颈鬃毛飞舞,长枪洒下无数寒星,如雨点般朝老和尚的光头袭去。已死老僧大喝一声,朝着枪锋一拳冲出,似乎要用强悍的修为正面硬撼青面兽的长枪,右腿却阴险地一屈,以膝盖朝青面兽小腿撞去。这一膝如果撞实,就算青面兽真是头野兽,也少不得废掉一条腿。

“我的佛啊——”

已死老僧抱着脚一声惨叫,却是招术还未使出就被静善徒儿踩住脚背,还狠狠拧了一下。

青面兽躲过断腿之祸,却不肯承情,淌着鼻血傲然说道:“吾乃兽族无敌勇者!青面兽!正当壮年!尚未婚配!”

金兀术踹着他的膝弯把他踢翻,毛茸茸的兽爪挡住已死老僧的一记直拳。

已死老僧与金兀术、青面兽两人打得鸡飞狗跳,他的招术甚是奇特,身体像面条一样柔软,每每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攻出一指一掌,偏偏又威力极大。金兀术和青面兽都有五级的实力,本身又天赋异禀、力大无穷,对上老和尚的指掌竟然没有占到便宜。如果不是静善几次在危险关头搅局,恐怕两人早就在伤在老和尚手下。

又一次被静善绊住,已死老僧必中的一掌差了毫厘,让青面兽堪堪躲开,老和尚赌气道:“不打了!不打了!”说着真的拍拍屁股转身就走。

场中剩下金兀术、青面兽和静善三人,双方虽然敌对,却全无斗志。静善面沉如水,金兀术和青面兽这两头大牲口挺胸凸肚,在她面前呼喝作势,像跳战舞一样举臂勾拳,展露肌肉,极力表现出自己的雄性气势。

静善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过了会儿道:“这里不是你们的战场,回去吧。”

青面兽挺胸道:“吾乃兽族无敌勇者!青面兽!正当壮年!尚未……”

金兀术一脚把他踹翻,拄着巨锤道:“吾!金兀术!汝乃何族?”

静善冷哼一声,转身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两名兽蛮人与老和尚的交手有惊无险,程宗扬这边却遇上了大麻烦。剑玉姬剑气怒涨,真气犹如巨浪一波波袭来,程宗扬虽然有屠龙刀在手,仍然被全面压制。

虽然程宗扬明知道这是剑玉姬顾忌屠龙刀的锋锐,以拙胜巧,但如果这时略有退让,剑玉姬的真气势如破竹,直接会要了他的小命。不得已之下,程宗扬只能咬牙苦撑,结果弃长就短,演变成比拼内力的消耗战。

丹田的气轮在巨大的压力下,以近乎疯狂的速度旋转,那些汇集成轮状的细小莹光飞快地黯淡下来,真气迅速流逝。虽然调息打坐之后,气轮还能重新变得充盈,但这一次,程宗扬不知道他有没有足够的运气支撑到最后。

不到半盏茶时间,突然丹田一阵剧痛,程宗扬骇然发现,气轮已耗尽最后一点真元,几近油尽灯枯。

虽然早有预料,但真元消耗的速度仍然超乎他的想象。透过内视,能看到气海越来越稀薄,旋转的气轮颜色由莹白变成淡淡的红色,仿佛风中摇曳的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程宗扬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再坚持一下,只要再坚持一下,就能支撑过去……气轮的色泽逐渐黯淡,像熄灭的烛光一样变得暗红,就在它几乎寂灭的刹那,气轮猛地膨胀起来。

如果这一幕出现在平常的修炼中,程宗扬肯定以为是突破在即,气轮剧涨,修为突飞猛进。然而在此时出现,只有一个可能:真元耗尽,殒灭在即。这不是气轮蜕变,而是爆裂的前兆。

程宗扬的额头、鼻尖同时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如果气轮爆裂,他有超过九成的可能会当场完蛋。如果他走了狗屎运,撞上剩下不足一成的可能,大概会变成废人。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三个可能。

程宗扬这会儿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没人死!不管死的是谁,只要有人送命,生死根就能捕捉到死气,让我再多支撑片刻……程宗扬手中的屠龙刀似乎重逾千斤,而透过刀身攻来的真气仿佛无穷无尽,没有片刻停歇。

唇上忽然一湿,鼻中滴下一串温热的鲜血。程宗扬死命咬住牙关,不顾一切地催动气轮,脑中却在飞快地转动。也许是生死关头,思路分外清晰,在气轮爆裂的刹那,程宗扬心头微动,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猛地散去所有真气,任由剑玉姬攻来的真气长驱直入,攻入丹田。已经脆弱不堪的气轮像吹爆的气球一样轻易迸碎。程宗扬的口鼻同时涌出鲜血,在近乎散功的剧痛中,他只做了一件事——将丹田混乱的气流导入生死根!

生死根吸收的死气从来都是单向汇入丹田,此时借助剑玉姬的攻势,程宗扬悍然让真气逆行,由丹田涌至生死根。伴随着刀割般的痛楚,迸碎的气轮与生死根一触,蓦然凹陷。程宗扬面目扭曲,以非人的毅力承受着体内的剧变。

一片混乱中,丹田内仿佛多了一个针尖大小的物质,即使以内视也无法感知它的形状和细节,但它的存在毋庸置疑。因为气轮破碎后,在气海中流动的细小光点都被那个物质所吸引,不分大小、形态,一视同仁地被吸入其中。

那个物质吸引的速度越来越快,继而散布在经络百穴间的真元、剑玉姬攻来的真气,甚至体外弥漫在天地间那些难以辨认的气息,都被一一吸入其中。

程宗扬清楚看到剑玉姬惊愕的神情。能让这个算无遗策的贱人失态,他真是足以开怀了。可惜程宗扬想笑,却没能笑出来。他感觉到体内的气血也正在被那个物质吞噬,假如剑玉姬现在罢手,她甚至用不着动一根手指,就能看到他爆成一团血雾的可笑下场。

突然一股沛然的寒意沿着双臂猛然涌入丹田,它是如此强大,潮水般的气势远远超过他的修为,同时又奇寒彻骨,沿途的经络仿佛瞬间都被冻僵。程宗扬奔流的鼻血一刹那被冻住,以一个古怪的模样挂在脸上,而手中的屠龙刀像被唤醒般微微颤动,接着脑中传来一声在苍茫中轮回了无穷岁月的长啸!

是龙吟!程宗扬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