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8章·借刀

阮香琳已经在翠微园内院等了一个时辰。自从贾师宪的地位转危为安,她的态度也生出微妙的变化,没有再强拉女儿回家,但她也没有放弃把女儿嫁入太尉府的大计,隔三差五便来园中劝说。说到底,一个刚在临安立足的外地客商,怎么及得上太尉府的赫赫权势?

女儿的婚姻关系到夫妻俩后半生是坐享荣华富贵,还是继续在江湖中担惊受怕,由不得阮香琳不上心。虽然明知道女儿是在躲自己,她也耐着性子,在旁边一间装满药材的房间慢慢喝着茶。

帘外环佩轻响,一个盛妆妇人掀帘进来,见到阮香琳在坐,双方都是一愕。

接着阮香琳站起身,守礼恭谨地向来人福了一福,“民妇见过梁夫人。”

黄氏露出一丝不屑的眼神,似笑非笑地说道:“原来是李家镖局的娘子。”

威远镖局常年在城中权贵门下奔走,两人早已是见过面的,却没想到会在此地相逢。梁师成未倒台时,梁家也是临安城中有名的大户,现在虽然不如往日,但梁师都暗中走了程宗扬的门路,保住了官位,黄氏身为官眷,又有诰命在身,自然看不起阮香琳这等民妇。

阮香琳虽然是成名的侠女,但双方的身份地位上差了一大截,一边连忙让出座椅,一边赔笑道:“梁夫人请坐。”

黄氏毫不推让地坐下来,四处张望一番,然后回过头,有一眼没一眼地打量着阮香琳。

阮香琳笑道:“多日不见,梁夫人气色比以前更好了呢。”

黄氏笑吟吟道:“妾身这点容貌,怎比得了李家镖局的娘子呢?我家孩儿前些日子还在夸你呢。”

阮香琳脚下微微一晃,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黄氏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鄙薄,嘲笑道:“李娘子这等标致的人材,又是习过武的,难怪人见人爱呢。”

阮香琳勉强笑道:“梁夫人说笑了。”

“我家孩儿对你赞不绝口,哪里是笑话你呢?”黄氏随意地吩咐道:“走得口渴,斟杯茶来吧。”

阮香琳被她揭破隐私,一时间羞愧得无地自容。听到她的吩咐,只好低着头斟了杯茶,双手奉上。

黄氏接过茶杯,笑道:“吃了你的茶,便是一家人了。李家娘子,往后多往家里走动。”

宋国的风俗,儿媳过门要给婆婆奉茶,黄氏这番话讥讽意味十足,可阮香琳一句也不敢回,只低着头,勉强道:“不敢。”

梁家失势,当日巴结黄氏的官眷这些天连个影子都没有,世态炎凉,让黄氏心里也有气。这时见阮香琳在园里出现,以为她也是来投程主子的门路,黄氏半是鄙夷、半是嫉妒,有意在她面前逞威风,把茶杯一放,呵斥道:“你一个走江湖的妇人,我让你来家里,是多大的脸面?你还给我摆什么脸色?”

阮香琳脸上时红时白,攥着衣角的手指微微发抖。

黄氏冷笑道:“你莫非是见我们梁家败落了,便看不起我们梁家?想当日多少人来巴结我,哪里轮得到你?”

黄氏抓住她的把柄,当下一通奚落,说得阮香琳屈辱难言,却丝毫不敢撕破脸面。万一黄氏将当日的丑事宣扬出去,自己也不用做人了。

黄氏呵斥半晌,拿起茶水喝了,将杯子往桌上一扔。阮香琳忍下羞恼,拿起瓷壶,重新添满。

黄氏扬起脸,对她不理不睬,冷冷道:“莫非是个哑巴?”

阮香琳忍气吞声地说道:“请夫人用茶。”

黄氏翻了她一个白眼,“你什么身份?也配站着敬茶?”

阮香琳羞愤之余,心下升起一股怒气,她在江湖中原本也是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哪里受过这般屈辱?当即就想摔了茶杯,但转念想到梁家的权势,不由得一阵气短,甚至还生出几分讨好的心思,暗道:便是受得一时委屈,能巴结上梁家,给自家相公求得一官半职也好。

阮香琳想着,双腿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她跪在黄氏身前,双手奉上茶杯,低声道:“夫人,请用茶。”

黄氏得意地接过茶杯,忽然外面一声咳嗽,一个人掀帘进来。

黄氏抬眼一看,顾不得阮香琳就在旁边,连忙起身,赔笑道:“程爷,请安坐。”

阮香琳修为原本不俗,但羞惧之下,竟没听到丝毫声息,自己向黄氏跪地奉茶的一幕被人看了个一清二楚,心下又是羞怯又是惶恐,急忙起身躲到一旁。

程宗扬面无表情地坐在椅中,黄氏连忙拉起衣袖,亲手斟了茶,赔着笑脸奉上,“程爷,请用茶。”

阮香琳惊疑不定地看着程宗扬,完全不知道他一个外地商人,怎么会让黄氏如此曲意奉承。想起方才的尴尬,阮香琳脸上一热,顿时面红过耳,哪里还敢再停留,连忙转身离开。

程宗扬只当没看见,问道:“案子结了吗?”

黄氏笑道:“托程爷的福,拙夫那点事已经在刑部结案了。”

“好事嘛,你们家这顶乌纱帽算是保住了。”

黄氏抛了个媚眼,“都是程爷捎了话,刑部主事的史侍郎才肯高抬贵手。”

“难怪有心情打扮得这么俊俏,原来是喜鹊登枝,有好事了。”

黄氏媚眼如丝地说道:“奴婢这一趟,是特意来谢程爷的。”

程宗扬拿着茶杯晃了晃,然后举了起来。黄氏早已是调教过的,不等他开口吩咐,便嫣然一笑,扬首张开红唇。

程宗扬手掌微微一倾,茶水银线般淌入黄氏口中,在她唇舌间流动着,星星点点溅在她鼻尖和粉颊上。不多时,黄氏的小嘴便被灌满,茶水从她唇间溢出,顺着她的下巴流入颈中,然后沿着胸前的曲线流入衣襟。

程宗扬一手拉住她的衣领,往下一扯,黄氏的华裳被扯到腰间,两只高耸的雪乳立刻跳了出来,露出上身白生生的肌肤。竟然连贴身小衣都没有穿,剥去外衣,里面便赤条条一丝不挂。

黄氏眉眼含笑,一边扬首用唇舌接住主人倒下的茶水,一边双手抚住雪乳,用淌下的茶水洗着乳肉,又捻住乳头,妖媚地用玉指揉洗着乳尖。

一杯茶倒完,程宗扬把茶杯扔到桌上,望着眼前媚艳的妇人。对于黄氏,他有一分怜悯,三分肉欲,倒有六分鄙夷。怜悯是梁家出事,却让一个妇人抛头露面,四处寻找门路,甚至献身投靠。鄙夷是看不上这妇人的势利与淫浪,对着身份不及她的阮香琳和魏家娘子百般羞辱,转眼又对自己百般讨好。

别的妇人做下那日的丑事,哪里还有脸面登门?黄氏却只忍了三天,便又来到园中。反正丑事已经做下,不若图个快活。她姿色原本不差,如今抛去体面,在床上比娼妓更淫浪几分,倒让程宗扬尝了个新鲜。

黄氏咽下口中的茶水,一边用指尖抹去唇瓣上的水迹,一边骚浪地看着他。

不用主人吩咐,黄氏又倒了一杯茶,双手举起,奉给主人,然后像匹大白马一样趴在地上,褪下长裙,把一只白光光的大屁股翘到主人面前,媚声道:“奴婢嘴巴、舌头、奶子都洗过了。下面两只肉洞,请主子赐茶。”

茶水倾下,那妇人一手扳着雪臀,一手伸进臀沟,借着温热的茶水,玉指在肉缝儿间揉弄着,将本来就干干净净的屁眼儿和玉户洗得愈发水灵。

六朝没有保温瓶,富贵人家一般用的夹层瓷壶,因为没有抽尽空气,保温效果一般,这会儿浇在身上,只是微烫。黄氏一边洗,一边娇笑道:“奴婢洗过的几处,都是主子要用的。不知主子这次是从下往上用,还是从上往下用?”

黄氏一边洗着身子,一边说着淫词浪语,只待主人情动,便在主人身下婉转承欢,来讨好主人。谁知第二杯茶堪堪倒完,忽然“哗啦”一声,旁边的窗户猛然打开。

黄氏扬起脸,只见阮香琳正站在窗外,虽然满面通红,眼睛却闪亮如星。

黄氏已经剥得一丝不挂,程宗扬倒还是衣冠楚楚,他一手推着窗子,笑道:“阮女侠原来还没走啊。”

程宗扬虽然在房里狎戏这妇人,心神却全放在门外。他现在是五级坐照境的修为,比阮香琳还高出一筹,只凭耳力就听出阮香琳离开后并没有走远,自己甚至能从她呼吸的节奏,听出她的惊疑和那种舒了口气般的放松。

阮香琳此时已经完全镇静下来,她含笑看了黄氏一眼,“梁夫人放心,今日之事,民妇只当没有看到。”

黄氏先是花容失色,接着又露出媚意,她身子一扭,抱住程宗扬的小腿,把半边胴体贴在他身上,娇声道:“便是看到又如何?若有人敢乱嚼舌头,程爷动动手指,就让你们那家小镖局一块瓦片都剩不下来。”

阮香琳玉容微变,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黄氏啐了一口,“下三滥的娼妇!”

程宗扬本来想给阮香琳解围,露出黄氏的把柄,免得这荡妇在她面前盛气凌人,谁知黄氏只吃了一惊,却半点不怕,这般泼辣的淫妇难怪能支撑家业。

黄氏出了口气,然后笑道:“程爷放心,这娼妇有把柄在奴婢手里,谅她也不敢乱说。”

程宗扬把衣裙扔到她身上,没好气地说:“起来吧。人都走了,你还趴着干鸟啊!”

黄氏却不肯起身,用双乳在他腿上蹭着,媚声道:“程爷……”

程宗扬在她身上试过才发现,殇侯仿制的药片与麻古和摇头丸有八分相似,服用之后身体失去控制力,不由自主地摇头、抖动,同时具有强烈度和长效能的致幻、催情效果,至于心理成瘾,看黄氏的反应就知道效果不凡。区别在于,殇侯的药物在生理上不会出现毒品通常的戒断反应,没有停用后出现的身体不适。至于长期使用会不会对身体产生负面影响,那只有天知道了。

对于主动送上门的黄氏,程宗扬只是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心理尝个新鲜,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说到底,黄氏图的是自己的钱财权势,自己用的是她的丰乳肥臀,双方各取所需,公平交易,谁也不对谁多一分责任。

※ ※ ※ ※ ※

一张小心褶起的素纸上,细细写满字迹:西门庆,年二十九,清河县人氏,现居临安府荷花桥南。身长六尺一寸,面白无须。通文字,诗赋尤佳。经吏部核查,家世清白,并无作奸犯科诸事,依律授提点刑狱司副提刑,从六品。

后面小字注明:纳捐得官,未实授。

“这是从吏部抄录的档案。”林清浦道:“后面是皇城司从各处搜罗来的消息,内容虚实难辨。”

程宗扬接着往下看。皇城司的情报来源复杂,有说西门庆为人乐善好施,是乡中有名的善人。有说西门庆性喜渔色,专在乡间欺男霸女。有说他家中累世开办生药铺,家业殷实。有说他在县外的产业尚有当铺、车船行,富甲一方。其中有一条提到,两年前西门庆便拜入户部蔡元长门下,认蔡元长当了干爹。他之所以能买到提刑司的官职,正是有蔡侍郎的帮忙。

程宗扬把情报递给刚刚赶回来的秦桧,“瞧瞧,西门大官人这份履历比我那份捏造的可强多了。从籍贯、学识到家世,多全啊,连官职都比我高半级。”

秦桧一边看一边说道:“既然是两年前,那么西门庆早已拜在蔡侍郎门下,并非窥破公子的手段,才临时应变。”

“我怕的就是这个。”程宗扬道:“天知道剑玉姬在暗处究竟布了多少局。她现在要是动手,就凭我们手头的实力,恐怕防不胜防。”

程宗扬真正担心的是高俅。陆谦在太尉府潜藏多年,显然黑魔海已经对这位当朝太尉生疑。阮香凝失去记忆之前,曾经对高衙内使用瞑寂术,问出高俅父子与岳鹏举的关系。剑玉姬出手抹去阮香凝的记忆,把她当礼物送给自己,一大半倒像是在示威,警告自己黑魔海已经拿到了这桩天大的秘密。

高俅的身份敏感到自己连对秦桧都不敢说,一旦他与岳帅的瓜葛暴露出来,自己在宋国最大的依仗立刻就烟消云散。剑玉姬握着这个杀手锏,却一直没有使用,肯定不会是好心替自己保密,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等待利益最大化的时机。

还有蔡元长,这个甚至比高俅更要命,如果蔡奸臣是剑玉姬的棋子,自己就等于主动把经济命脉交到黑魔海手中。

秦桧思索片刻,“蔡元长若是巫宗的布局,剑玉姬定不会轻易亮出来让公子见到。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西门庆今日公然露面,反而证明蔡元长并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那西门庆为什么要亮出他与蔡元长干父子的关系?”

林清浦道:“剑玉姬这一着,多半是隔山震虎,好让公子疑神疑鬼,自乱阵脚。”

秦桧抚掌道:“正是如此!”

程宗扬想了半晌,“你们说的没错,是我关心则乱。蔡元长如果是剑玉姬安排的棋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会儿就把底牌亮给我看。这贱人是吓我呢!”

判定蔡元长与黑魔海无关,程宗扬悬在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一半。

“剑玉姬和西门庆贼心不死,还想拉我谈生意。我把时间放到四月十二,到时易彪和我直属营的三十号人马已经能赶来临安。兄弟们,咱们商量商量,这一趟怎么让他们有来无回!”

秦桧摩挲着手指,缓缓道:“剑玉姬与西门狗贼是巫宗高层,即便家主手下豪杰尽出,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也属不易。以属下之见,不若分而攻之。诱剑玉姬而攻西门,或诱西门而攻剑玉姬。”

秦桧的提案很现实,把剑玉姬和西门庆一并杀死固然美妙,但对程宗扬目前的实力来说,这个任务过于困难。

程宗扬目露杀气,沉声道:“你上次说,西门狗贼不是黑魔海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公子知道黑魔海分毒巫二宗,毒宗宗主是鸩羽殇侯,巫宗之主则是秘御天王。”秦桧道:“当日武穆王扫灭巫宗,传言秘御天王死在岳鹏举手下。但事后君侯接到书信,方知教内高手死伤殆尽,唯秘御天王尚在,只是身负重伤,需觅地潜修。”

程宗扬皱眉道:“我听说从岳帅手下逃生的不到五人,现在知道的就有秘御天王、幽长老和剑玉姬。另外两个是谁?”

“据秦某所知,剑玉姬并非巫宗幸存者。”

“怎么可能?”程宗扬道:“你的意思是剑玉姬是这十几年间,巫宗新培养出来的?”

“巫宗与我毒宗向来不睦,此间情由,属下也难知其详。”

剑玉姬从没出过手,很难判断她的实力如何,但程宗扬推测,她的修为不在谢艺之下。如果黑魔海十五六年时间就能培养出这样一个高手,那也太可怕了。

剑玉姬身上的谜太多,一时也无法看透。程宗扬道:“接着说西门那狗贼,他和黑魔海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太一经?”

“黑魔海分为毒巫二宗,但外界绝少有人知晓,二宗之外,尚有四宾。南北二宫,东方、西门。这四大世家与黑魔海休戚与共,南宫、北宫两家亲近毒宗,东方、西门则是巫宗至亲。四家累世都有子弟加入黑魔海,同时黑魔海也多有门下与四家通婚。西门庆不是黑魔海门下,正因为他是西门世家此代家主。”

“干!这狗贼居然是家主!”程宗扬道:“西门家有多少人?”

秦桧竖起一根手指,“仅此一人。他若加入巫宗,西门世家便绝嗣了。因此巫宗视西门庆如己出,待之却以宾礼。”

程宗扬原以为西门庆来头这么大,背后想必实力不凡,听到整个西门世家就他一个人,不禁失笑,“西门家人丁也太少了吧?”

秦桧摇了摇头,“西门世家论人丁原是四家第一,但当年一战,被岳鹏举屠灭无遗。西门庆生母乃巫宗高层,嫁入西门家为主妇,艳绝一方,后来死在岳鹏举手中,尸骸无存。”说着他压低声音,“据说是被先奸后杀。”

程宗扬表情垮了下来,难怪西门庆与星月湖大营仇深似海。岳鸟人干的这些混账事,活该他被雷劈。

林清浦道:“如此说来,西门庆虽非巫宗门下,但在教内地位极高,异日羽翼丰满,必成大患。剑玉姬则是外堂总执事,如能除去她,巫宗如断手足。以公子之见,当选何人?”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你们觉得咱们如果对付剑玉姬,有几成把握?”

林清浦把目光投向秦桧。

秦桧道:“两成。”

“西门庆呢?”

秦桧谨慎地说道:“五成。”

“那好!”程宗扬断然道:“咱们这一趟,先干掉西门狗贼!”

※ ※ ※ ※ ※

高俅摩挲着那根长近三米的猛玛牙,矜持中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贪婪,演技炉火纯青。

“好象牙!好,好!”高俅满意地说道:“来人,将程员外送来的礼物好生收起来。”

太尉府的家人见惯了高太尉索贿纳贿的勾当,半点也未生疑,当下三名家仆小心翼翼地抬起猛玛牙,送进库房。

高俅笑道:“程员外,请到舍下喝杯茶。”

程宗扬满脸堆欢地跟着高俅进了内院。掩上门,高俅便卸下伪装,低声道:“什么事?”

“我想向太尉借件东西。”

“哪件?”

“屠龙刀。”

高俅眉头微皱,“出了什么事?”

“我要杀个人,但手上没有合适的兵刃。”程宗扬笑道:“放心,我只借用一天,用完就还你。”

屠龙刀的存在属于绝密,当日高衙内在陆谦的怂恿下作局陷害林冲,高俅不惜动用手下的禁军,也要将所有接触过屠龙刀的人一律灭口,可见高俅对此刀的重视。但程宗扬要对付西门庆,总不能拿几百个铜铢一把的钢刀和他的天魔伞对拼吧?

“此刀关系甚大。但对付黑魔海……”高俅沉吟许久,难以决断。

程宗扬道:“陆谦在府中多年,屠龙刀又在他眼前出现过,太尉与岳帅的关系,只怕黑魔海早已有所察觉。”

高俅忽然道:“你那天用的兵刃呢?拿来我看看。”

程宗扬从背包中取出那只剑柄,“实话实说,那天我纯粹是碰巧了。这东西在我手里也有日子了,一直不知道怎么用。”

高俅接过剑柄审视片刻,“这柄兵刃被人封印过。”

剑柄上的符印早已破碎,但以高俅的眼光,一眼便看出上面残存的气息。

“看刀柄的制式,应该是东瀛传来的。”

程宗扬讶道:“没想到太尉蹴鞠以外,对兵器也这么熟悉。”

高俅哼了一声,“老夫在军中数十年,你以为只靠陛下的圣眷就能坐到这位子上吗?”

当日高俅在白虎节堂突然发难,显露的修为至少在五级上下,虽然称不上超凡脱俗,但比起禁军那些名将也不逊色多少。能成为军方大佬,可不是只凭踢得一脚好球就能坐稳的。

高俅忽然“咦”了一声,“这剑柄是从哪里得来的?”

“一个东瀛忍者手中。”

“此剑绝非忍者所有。”高俅摩挲着刀柄的花纹,半晌长吸了一口气,“如果老夫没有看错,这是一柄无锋之兵!”

“无锋之兵?”

高俅没有答话,他握住刀柄,手中一震,空荡荡的刀柄蓦然射出一道电光。在高俅手中,刀柄上的电光闪烁的幅度更大,时间也明显更长。片刻后,电光散去,柄上凝出一道三尺长的刀身,形状与当日在程宗扬手上相似,颜色却是深青色。

高俅从架上摘下一把短刀,举刀一斩,那柄短刀应声而断。他竖起锋刃,端详片刻,然后从床头的暗格内取出屠龙刀。

两刀相交,这一次雷射战刀深青色的刀锋上被砍出一个缺口。高俅挥刀连斩几次,雷射战刀的刀身终于断开。断裂的刀身还未落地,整条刀锋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刀柄。

高俅气息微显散乱,他把刀柄递给程宗扬,“把真气全部注入其中。”

程宗扬这些天试过几次,已经驾轻就熟,当即屏息凝神,双臂猛地一展,将真气注入刀柄。

一道白光电射而出,在柄上吞吐跃动。高俅挥起屠龙刀,带着一股狂飙疾斩而下。程宗扬双臂剧震,犹如实体的电光传来一股凌厉无匹的寒意,冰丝般侵入经脉。

高俅收刀而立,屠龙刀上一个细小的缺口正迅速合拢。

程宗扬手中的刀柄电光收敛,凝成一道黑白相间的刀身。

高俅脚尖一挑,刚才被斩断的短刀飞射而起。程宗扬挥刀劈去,那柄短刀应声磕飞,却没有像方才一样一劈为二。

高俅长笑道:“原来如此!”

说着他怀中的屠龙刀闪电般挥出,斩断了程宗扬手中黑白相间的刀身。

高俅“锵”地收起屠龙刀,“悟到了吗?”

程宗扬被他最后一刀劈得浑身气血翻腾,呼了口气道:“我明白了。它的刀身就是真气凝成。修为越高,刀刃就越锋利。而且在注入真气的时候,刀身会保持呈现电光的状态,连屠龙刀也不是对手。”

“却让你捡了个便宜。”高俅道:“一般习武之人随着修为提升。往往要换用合手的兵刃。若兵刃不相称,十成修为最多能施展出六七成,若是兵刃趁手,十成修为能施展出十二三成。因此有些武者一生大半时间都在寻找神兵利器。而你这柄刀能随着修为不同千变万化,遇强则强,若你有岳帅的修为,此刀的威力不在屠龙刀之下。一刀在手,终生受用,实在是难得的机缘。”

程宗扬叫道:“说得好听!这把刀现在离屠龙刀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我拿着和黑魔海的妖人去斗,要不了七八十来下就和赤手空拳一个样,我要听你瞎扯,不是去找死吗?”

高俅哈哈大笑,抬手把屠龙刀抛过来,“你且拿去。待斩了黑魔海的妖人再还给老夫!”

秦伴当在角门外等候,见程宗扬出来,立刻催车上前,接上家主。

“如何?”

程宗扬拍了拍包裹,“一支象牙,借来观赏几天。”

秦桧笑道:“不意高太尉手中有这般神兵利器,今次西湖之约,胜算又多了几分。”

秦奸臣八成已经有所察觉,但高俅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程宗扬只打了个哈哈,略过不提。

秦桧道:“离西湖之约虽然尚有数日,但以属下之见,还应及早准备。”

“这个局你来安排。”程宗扬道:“后天晚上我有件大事要办,先不要打扰我。”

秦桧凛然道:“是。”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