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7章·杀心

“初八日卯时一刻,太皇太后、皇太后銮驾出大内,沿途由禁军护送。六刻至明庆寺,稍事休息。辰时一刻,叩拜寺内宝塔。四刻,至五岳楼祈福放生。巳时一刻,入大雄宝殿恭迎佛像。三刻,安座金盆、上香、礼佛。五刻,备五色香汤浴佛。七刻,绕佛祝圣。午时一刻用斋饭,四刻启驾返宫。銮驾及寺内由皇城司及大内守卫。自卯时起,至午时末,沿途及明庆寺周围两里禁止百姓通行。”

程宗扬放下纸张,笑道:“难为你写得仔细。”

孙天羽毕恭毕敬地说道:“叔叔的吩咐,小侄自当尽力!”

姓孙的虽然够乖巧,一句话都不多问,但漏洞不能不补。程宗扬叹了口气,一脸头痛的表情,半是随意半是为难地说道:“你也知道,原来的武穆王府如今正在拆迁,王府又紧邻着明庆寺,万一浴佛法会上那些工匠惊扰了宫里的贵人,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孙天羽恍然大悟,满脸敬佩地说道:“还是叔叔想得周到。”

双方戏演到这儿就差不多了,程宗扬喝了口茶,“当日城内的大火,查出原因了吗?”

孙天羽斟酌着说道:“这件事不是侄儿经手,但听说是一个小官熬药时引燃了厨棚。幸好贾相爷处置得当,才没酿成大祸。城中民居虽然烧了一些,但各处官衙都没波及,只烧了太医局几处房舍。”

当日的临安大火程宗扬心里一直在嘀咕,会不会是黑魔海做的手脚?他在宫中与高俅通过风,自己又一堆的事情要处理,这事便一直由高俅在查,但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现在听来只烧了太医局几处房舍,要紧的六部、大内都没有波及,看来自己有点儿疑神疑鬼了,什么事情都往黑魔海身上想。

孙天羽走后,林清浦提醒道:“此人心术不正,不宜多用。”

程宗扬道:“虾有虾道,蟹有蟹道,小人也有小人的用处。只要防着他别去害人便是。老四那边有消息吗?”

“祁执事亲自把张侯爷一行一直送过沅水,后面这一路顺风顺水,大概四月中旬能到临安。”林清浦道:“易彪一行虽然启程晚了几日,但昼夜兼程,听说已经赶在张侯爷等人前面。”

“建康方面有消息吗?”

林清浦摇了摇头。

程宗扬叹了口气,云如瑶那边至今没有半点音讯,她身体本来就弱,如今又伤了元气,万一寒毒发作,不知道能不能撑下来。云秀峰带人返回建康,以他的交游、手段,云家的安全倒不是问题。只可惜自己分身无术,无暇亲赴建康,向云老哥他们磕头赔罪。

程宗扬收拾起杂乱的心绪,聚精会神地计算着账目,直到日色偏西才放下账册。

武穆王府从拆到建,少说也得一年才能完成,如今程氏钱庄仍在户部提供的陋巷里。不过这些天来,身边的陋巷几乎成为闹市,除了临安本地以外,还不断有各处州府的商人赶来询问如何兑换纸币。

程宗扬原以为小额纸币难以推行,第三批一百万金铢的小额纸币只是用来换取武穆王府的地产,推给官府就不再操心。谁知蔡元长半逼半送又把皮球踢了回来,强行抵押了三十万金铢的现款。

正棘手间,秦桧在半闲堂随便放出一则流言,不仅把这批纸币兑换得干干净净,连以前收回的纸币也兑出不少。死奸臣这等翻云覆雨的手段,不禁自己暗中拍案叫绝,连贾师宪都心生忌惮。

至此程氏钱庄三批纸币全部发行完毕,由于第三批是直接在钱庄兑换,所有现金都进入钱庄的金库。随着晴州的粮款陆续运抵,刚才盘点账目,折为金铢计算,自己手中的现金总计近一百八十万,纸币仍有五十七万,另外还有筠州分号储备的五万金铢。

在外面流通的二百四十三万纸币中,六十万握在云氏手中,散落在市面上的流通纸币一百八十三万,与储备的现金数目接近一比一,情况不是一般的乐观,即使出现最坏的局面,所有流通纸币全部兑现,自己也有足够的现金撑下来。

但从负债角度计算,四十万是宋国官方提供的本金,三十万是云氏的借款,还有蔡元长把纸币抵押给自己的三十万分期付款。扣除负债保留本金的话,自己相当于用一百二十万现金支付两倍的纸币。

虽然情况还算乐观,但这是把自己全部资本都投入钱庄的结果,一旦钱庄出现风波,自己能保住多少利润尚未可知。

最薄弱的环节也许在云氏的态度。除了自己欠云氏三十万金铢的现金,云氏手中还有六十万金铢的纸币,如果云氏与自己翻脸,一下就能拿走自己九十万金铢的现金,等于自己资本的一半。这个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不能说没有。

另一方面的隐患也不能不戒备,既然秦桧能用流言把纸币全推出去,再有一则纸币无用的流言出来,说不定全临安的人都跑来挤兑。到那时,只要有一个金铢的现款兑换不出,程氏钱庄的招牌就砸了个粉碎。

为了体现纸币的信用,程宗扬让云氏暗中操控的两家粮行,自己掌控的通源行,以及死奸臣赶在火灾时抢购的建材物品,出售时全部挂牌接受纸币。同时对工地上招募的工匠承诺,工钱每日一结,但一半由纸币支付——别说如今纸币在临安正吃香,就算纸币无人问津,只要每日干完活,能用这些纸张从粮行换来实打实的粮食,工匠们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

程宗扬甚至还和明庆寺的和尚们商量,庙中的功德钱、香火钱都接受纸币,由钱庄负责兑换。如果明庆寺肯把收来的钱铢存在程氏钱庄,钱庄提供给寺庙的利率为年息三分。明庆寺也不含糊,狠狠收了一笔好处费,答应了接受纸币,存款的任务却没能谈拢——明庆寺自己也往外放贷,利率更是高达年息五成。如此豪迈的手段,让程宗扬对这帮放高利贷的黑心和尚愈发刮目相看。

如今临安的居民拿到纸币,可以去粮行买到粮食,或者在城外买到急缺的砖瓦建材,还能到明庆寺买来香纸火烛捐献功德。各处商号把收来的纸币拿到程氏钱庄兑换成现款,程氏钱庄再用工钱的方式把一部分纸币释放出去——虽然整体规模极小,但起码这些纸币已经开始流通,越多的人开始接触纸币,也越能体会到纸币带来的方便。

程宗扬抱肩看着窗外的暮色。从二月十七日自己到临安,不足两个月时间,程氏钱庄初具雏形,屯田司员外郎、宝钞局主事两顶官衔,太师府、太尉府、皇城司、大内、六部官员……各处关系该摆平的摆平,该拉的拉上,还白捡了一个通源粮行……让旁观者看来,简直是高歌猛进,无往不利。然而如此顺利,却让程宗扬隐隐生出一丝不安。

自己一个失业的废柴白领就能在六朝呼风唤雨,以前那些穿越前辈怎么个顶个的那么倒霉呢?岳鸟人手握星月湖大营那样的强军,照样被雷劈得无影无踪,自己脚下会不会也是流沙?转眼就将自己吞噬得干干净净?

自己手边最靠得住的势力,要数星月湖大营,其次是殇老头、云家和高俅。最靠不住的,肯定要数宋国官方。从风传老贾出事前后,官场态度的变化就能看出,别看现在贾师宪、蔡元长、韩节夫、史同叔等人和自己称朋道友,一旦卸磨杀驴,绝没有一个手软的,能让自己光屁股,绝不会给自己留条裤衩。相反,如果能在朝中稳住脚,像梁师都、黄氏那样自愿带着家产甚至家眷投效的都不知有多少。可惜自己只是个客卿,出身不正,想站得稳,还需要更硬的靠山。

宋国最硬的靠山还不是宋主,而是进士头衔——每三年考一次,每次录取三百来人,自己能考中的机率和被雷劈了差不多。

程宗扬心里突然跳出个念头,宋主年过二十还没有娶正宫,不会是在等李师师吧?瞧他那张小白脸,倒和徽宗有七八分相似。如果真是徽宗,自己的公关经理出马,绝对是手到擒来……程宗扬刚想到这儿,立刻在心里大摇其头,如果这位宋主真是徽宗,自己肯定把李师师藏得严严实实,连影子都不让他瞧见。

李师师不是云如瑶那样的账目天才,不过她外表看似柔弱,骨里子却倔强得很。自己刚才看的账目就是她用了两天时间,一笔一笔核算出来的。论起认真细致,比自己可强得多了。

程宗扬看了眼在内室翻看账目的李师师,禁不住又在心里摇了摇头。自己把她请进公司,不是让她当会计的。可惜别的东西自己又教不了,只盼着兰姑快些到临安来,私下里教教她风情,免得这块上好的白玉被自己耽误了……“会之还没回来吗?”

林清浦道:“没有。”

王禹玉顷刻间失势落败,别人倒也罢了,秦桧倒比树倒猢狲散的王党还忙上几倍。这几日为着王禹玉往筠州赴任的事前后打点,整天出入王家,连钱庄的事也暂时放下了。

程宗扬道:“准备三万金铢,让冯大法送到户部,交给蔡侍郎。”

“是。”

冯源直到掌灯时分才回来,只带了一句话:“蔡侍郎已经清点过了,他说承公子的情,明日请公子去家中赴宴。”

自己还兼着宝钞局的主事,属于户部的下设机构,不过宋国上下都把宝钞局看作临时机构,连衙门都没设,只是给程宗扬一个官方的名义而已。说起来蔡元长也算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请自己去家里赴宴,着实够给面子。

看到这批纸钞顺利变成钱币,蔡元长恐怕肠子都悔青了。可是纸币已经到了钱庄手里,想再赎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况且为着明年能继续发行纸币计较,户部也不好随意就朝令夕改。那么蔡元长找自己干嘛?又变着法子想从自己这儿掏钱吗?

程宗扬略一犹豫,便道:“让人回蔡侍郎,明天我一定去。”

※ ※ ※ ※ ※

蔡府在涌金门外,离西湖不远。蔡元长刚由郎中升任侍郎,府邸规模并不算大,但府中建筑精巧,陈设雅致,一砖一石用料都极为扎实,富贵而不外露,显然蔡奸臣在户部这些年没少捞钱。

蔡元长自重身份,没有出门迎接,等程宗扬进来,他在内院的檐下远远拱了拱手,笑道:“程主事,多谢你为朝廷分忧啊。”

程宗扬回了一礼,笑道:“这是在下份内的差事,怎敢让侍郎道谢?”一边说,一边让人把备好的礼物送进内院。

蔡元长哈哈一笑,亲自下阶把住程宗扬的手臂,请客人入内。

程宗扬来时反复想过,蔡元长既然在家里设宴,谈的肯定不是公事,私事除非就是通源行。

果然,双方入席,酒过三巡之后,蔡元长便主动问起通源粮行的生意。此前因为江州之战,粮价上下波动,程宗扬固然赚得盆满钵满,通源行这些粮行却没捞到多少好处,虽然没有赔钱,但粮价飞涨,成本上升,占用了不少资金,通源行又贪图粮价飞涨的暴利,因此才从官府挪用钱款来炒粮。

通源行背后的宁王和梁家都是消息灵通之辈,对朝局了如指掌,原以为能趁此机会大捞一把,谁知太乙真宗突然表明态度,导致局势急转直下。眼见粮食生意一败涂地,再加上梁家失势,户部清查账目,宁王落井下石,抢先提走了铺中的现金,把个烂摊子扔给梁家。这边程宗扬露出接手的意思,宁王乐得作个顺水人情,痛快地把股份让给了盘江程氏。

程宗扬接手之后,先从云家的云海行购得一批粮食,然后大笔注入资金,才让通源行转危为安。按照私下里的约定,蔡元长不再追查通源行的账目,条件则是白拿四成的利润。即使只为私下的利益考虑,蔡元长也得让通源行的生意越来越好。

这会儿蔡元长问起粮行的生意,程宗扬当即大倒苦水。反正通源行当时都已经惨到老板娘要去卖身,自己把局面说得再困难十倍也没有多少出格。

蔡元长沉吟片刻,徐徐道:“王师江州败绩,损失无算,为免国中震动,朝廷有意购买一批粮食,补充各地的常平仓。”

程宗扬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宋国官方要通过各地粮行进行粮食储备,如果能成为官方的供应商,还用担心什么销路?

但程宗扬关心的还是最要紧的一个问题,“钱从哪里来?”

“晴州的商税。”

程宗扬一头雾水,“晴州的商税不是已经征过了吗?”

他记得晴州每年向宋国朝廷支付二十万金铢的固定商税,作为晴州实行事实自治的条件。二十万金铢不过四十万贯,相比于晴州的商业规模,这点钱真不算多。

蔡元长举杯与他一碰,悠然道:“贾太师与晴州总商会交涉,由总商会一次支付九十万金铢,作为今后五年的商税。”

程宗扬脑中顿时跳出来个词:割肉补疮!贾师宪先从晴州大笔借贷,接着发行纸币,现在又把今后五年的商税一并收来,只要能应付眼前的危机,往后哪管是不是洪水滔天。

程宗扬忍不住道:“陛下答应了吗?”

“已经御批了。”

程宗扬不禁又同情起宋主来。前面一个岳鸟人,用十二道金牌把这个小正太勒索得一干二净,后面又来了个贾师宪,三下五去二就把宋国的家当败掉一大半,到时候就算干掉老贾,宋国这摊子也烂得差不多了。说起来晋国的陛下还是白痴,都没他这么惨的。

都是自家的生意,双方也没有再搞什么花样,直接在席间敲定,由通源行作为临安常平仓的唯一供应商,三个月内向仓内提供六十万石的粮食,每石价格十二银铢,总计三十六万金铢。随着江州之战的结束,粮价回落已成定局,这个价格定得不是一般的高。但宋国朝廷如果要求降价,主管户部的蔡元长肯定头一个不愿意——降一文就是从他口袋里往外掏钱。

谈罢生意,双方都轻松了许多,蔡元长亲手夹起一箸肉干,笑道:“来,尝尝厨下做的黄雀鲊!”

程宗扬尝了一口,这东西自己还是头一次吃。感觉是用酒酿成,咸香可口,滋味奇佳,不禁赞道:“好味道!”

他夹起一片,审视着道:“这是麻雀?怎么做的?”

蔡元长心情正好,笑道:“黄雀比麻雀略小,捕来后用酒洗净拭干,装入坛中。加入麦黄、红曲、花椒、精盐、葱丝等物,层层铺实,然后用粽叶封好。待坛中卤出,则倾去其余,加酒浸渍。黄雀肉性大温,食之壮阳补气。程主事若喜欢,舍下正好多做了几坛,一会儿让人送到府上。”

“那我就不客气了!”

双方哈哈大笑。这场小宴虽然没有歌舞伎乐,但双方一拍即合,算得上宾主尽欢。

眼看天色将晚,程宗扬起身告辞。蔡元长亲自送到檐下,又谈笑了几句,这才分手。

程宗扬挥挥身上的酒气,正要登车,却见冯源脸色发青,神情紧张地盯着旁边一辆马车。

程宗扬不动声色地上了车,然后把冯源叫上来,“怎么了?撞鬼了?”

冯源咽了口唾沫,“程头儿,我刚见着一个人……”

他凑过来,在程宗扬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程宗扬霍然起身,“你没看错吧!”

“错不了!”冯源道:“老豹也看到了。”

“老豹!”

豹子头把头伸进来,“何事?”

“你们刚才见到一个拿折扇的公子哥儿进去了?”

“然也。”豹子头道:“吾认得,乃西门大官人。”

程宗扬一点酒意顿时清醒过来,西门庆竟然堂而皇之地出入蔡元长府上,难道蔡元长也和黑魔海有牵连?

“不对!”

如果蔡元长是黑魔海的人,他们避人耳目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公然出现?还让自己见到?莫非这是剑玉姬故意在对自己示威?

程宗扬沉住气,皱眉思索半晌,开口道:“走——”

刚说了一个字,他忽然闭上嘴,双眼紧盯着蔡府大门。

一个遍体风流的公子哥儿潇潇洒洒从大门出来,他穿着白色的锦袍,戴了一顶瓦楞帽,手中一柄大红洒金的折扇,一双桃花眼顾盼间勾魂夺魄,正是西门庆那狗贼!

程宗扬隔着车窗淡绿色的玻璃冷眼旁观,只见蔡府的家仆奔前走后,对西门庆执礼殷勤,态度比见着自己这个官儿还亲热几分。西门庆也似乎在府上常来常往,与众人熟不拘礼。

蔡家那几名仆人一直把西门庆送到马车边,各自得了一份厚厚的赏钱,才欢天喜地地离开。

西门庆掀开车帘似乎要登车,忽然放下帘子,晃悠悠走了过来。他远远就把折扇插在领后,双手抱拳,躬身深施一揖,然后笑嘻嘻道:“果然是程兄!久违久违!”

既然已经露了行藏,程宗扬也不再躲藏,他抬手推开车窗,冷笑道:“大官人,咱们离上次见面也没几天吧?”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何况咱们兄弟可有几日没见了呢?”

对于当日在野猪林的交手,西门庆似乎没有半点芥蒂,一边说一边还挑了挑眉毛,一副谈笑风生的派头。

这狗贼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他既然敢在这里等着自己,多半还有后手。只凭冯源、豹子头和自己,想干掉他并不容易。

“大官人还真是悠闲,天天跟在我马车后面吃灰吗?”

“贤弟可是想岔了。”西门庆毫不介怀地笑道:“愚兄只比贤弟晚来一步,听说贤弟正与干爹宴饮,没敢打扰,没想到出门又遇上,果真有缘。”

程宗扬有心骂他个狗血喷头,听到“干爹”二字不禁一愣,半晌才道:“蔡侍郎是你干爹?”

西门庆笑嘻嘻道:“让程兄见笑了。”

程宗扬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似乎看到剑玉姬正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在棋盘上轻轻落子。

自己在临安的粮战,正是因为纸币才大获全胜,转手间就拿到了一般粮行几十年都赚不到的钱。而同样是因为纸币,自己所有的利润全在钱庄上。如果蔡元长是黑魔海的人,他一手把持户部,自己这一番辛苦,就等于全都白白给黑魔海作了嫁衣。

西门庆神情淡定,摇扇笑道:“不知程兄何时有空,大家一起喝杯茶呢?”

程宗扬冷静下来,“是剑玉姬让你来的吧?”

西门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笑道:“程兄既然是生意人,总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程宗扬忽然一笑,“这几日忙东忙西,也没顾得上向仙姬道谢。这样吧,今天是初三,初八、初九、十一、十二……四月十二,程某在西湖宴请两位如何?不知大官人府上何处?到时我定下地点,好通知大官人。”

“好说。”西门庆痛快地拿出一封竹制的名刺,笑道:“如此,愚兄便静候佳音了。”

程宗扬放下车帘,马车随即起步。他拿起西门庆递来的名刺看了一眼,随即交给冯源,“这狗贼居然还有公开的身份!让皇城司去查!”

“是。”

“通知林清浦,立即联络彪子,让他们加快速度,四月初十之前务须赶到临安!”

冯源应了一声,然后忍不住道:“程头儿,你真要给他们设宴啊?”

“没错。”程宗扬冷笑道:“鸿门宴!”

※ ※ ※ ※ ※

回到翠微园,远远便看到一个白白嫩嫩的皮球滚出来。高衙内连蹦带跳,一脸欢喜地叫道:“师父!你可回来了!”

程宗扬跳下车,“怎么?衙内今天得闲了,来我这儿转转?”

高衙内叫屈道:“我整天忙得要死要活,哪儿有闲空啊?”他扳着指头道:“就拿今天说吧,上午忙着去江上钓鱼,蔡老二把丰乐楼的大厨叫了来,在江上现钓现杀现煮尝鲜!钓完鱼去北场看的鞠赛,百锦社那帮废物,害得我输了好几百金铢。小梁子输得比我还惨,在厢房拿着南苑一支花撒气,倒让我们瞧了个乐子。晚上兄弟们原本要去北瓦子,徒儿念着好几天没见师父了,特意来给师父你请安的。”

“行啊徒儿,难得你有这份孝心。”

“那是!”高衙内涎着脸道:“师父,要不要徒儿给你捶捶腿?”

“免了吧。”程宗扬道:“你旁的还有什么主意,赶紧说,我这儿正忙呢。别说你没有啊。”

高衙内嘿嘿笑道:“师父,那天那个粉头是哪个行院里的?我们兄弟找遍了都没找到。”

“怎么?上瘾了?”

“不瞒师父说,徒儿也算阅女无数,那么骚的还是头一次见。那大白屁股扭的,啧啧……”

程宗扬笑道:“那是个私娼,你们去哪儿找啊?我这几天不得闲,改天有时间,让她去找你。”

高衙内喜笑颜开,“多谢师父!”

打发了高衙内,程宗扬先来到静室。

林清浦道:“刚得到消息,秦大貂珰伤势沉重,已经上札子请求解除军职,回临安休养。”

“有多重?”

“具体伤势不清楚。”

“哪里的消息?”

“明庆寺那位线人的。”林清浦道:“可以确定,秦大貂珰是与萧侯交手时受的伤,但此事关乎晋宋两国机密,只有军方高层和宋主等数人知晓。”

消息既然出自高俅手中,真实度可以确定。萧道凌是晋国大将军,秦翰是宋国重将,他们两人战场相逢的消息传出,就等于是晋宋两国交锋,眼下两国朝廷各有难处,只好都装糊涂,谁也不敢揭破。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萧侯过江来打落水狗,我都觉得蹊跷,难道是专门来为儿子出气的?”

林清浦一笑,“想必如此。”

小狐狸在江州城外险些被秦翰一掌打死,萧侯就这一根独苗,要能忍住气才是怪事。他这一记落水狗正打到节骨眼儿上,牵制了宋军最精锐的选锋营,让江州顺顺利利劫走宋军的辎重,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这些老家伙的手段一个比一个精明凶狠,让自己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秦翰回临安,倒是一桩麻烦。江州时自己虽然露过面,但都是几千几万人的群殴,一般宋军士卒倒也罢了,在临安碰面的机会微乎其微,即便撞见也未必能认出自己来。秦翰却是与自己实打实地交过手,像他这种高手,只要看过一眼,自己就算天天戴着面具,只怕也会让他认出来。

幸好传来的消息说秦翰的伤势沉重,难以疾行,即使宋主允准,也要两三个月才能到临安。到时自己随便找个由头出去避上几个月,先给小狐狸找到赤阳圣果,再让高俅想办法把这个碍眼的秦太监远远踢到边远州郡,想来也没有多少碰面的机会。

程宗扬顺手倒了两杯茶,递给林清浦一杯,自己一饮而尽,然后道:“会之呢?”

“仍在王家奔走。”林清浦道:“王禹玉虽然被贬,但宋主是念旧之人,顾及老臣体面,听说还赏赐了不少物品,应无大事,这两日也该回来了。”

林清浦主管各处情报,有童贯这个耳目,关于宋主的消息也极为灵通。王禹玉完全是被贾师宪赶出去的,宋主虽然不好违抗太皇太后的懿旨,心下的不情愿可以想象,料想王家不至于和其他失势的人家一样倒霉。

“等会之回来,让他来见我。”程宗扬道:“我去见见师师姑娘。”

“师师姑娘尚在钱庄,仍未回来。”林清浦停顿了一下,“却有两位客人来找师师姑娘。”

程宗扬放下茶杯,“谁?”

“先是师师姑娘的尊亲,方才是梁家的夫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