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5章·拆府

李师师将银刀和小针放在酒水中清洗干净,一一收起,然后摘下口罩,“三天内不能走动,在阁里好好养伤。每天换一次药。”

“两次吧。”程宗扬笑嘻嘻道:“这样我每天能多见你一次。”

李师师白了他一眼,“误了换药,将来会留疤。”

程宗扬对这点皮外伤并不在意,有自己的生死根在,这点伤用不了两日就能平复。要紧的是自己丹田挨的那一脚着实不轻,起码三四天不能提气运功。可惜李师师学的是外科,对内伤所知甚少。

“那些小兔崽子呢?”

“闹到方才刚散。”

“姓黄那婆娘呢?”

“回去了。”李师师道:“天快亮的时候她来说要给我磕头,我没见她。”

程宗扬微笑道:“心里有没有好受点?”

李师师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已经忘了。”

“忘了就好。”程宗扬把一只瓷瓶扔给她,“这个给你。梁小崽子的娘来求的时候,随便给她一粒半粒。”

“这是什么?”

“一点小玩意儿。”

李师师把玩着瓷瓶,过了会儿道:“你倒是舍得。”

“什么舍得?”程宗扬问出口才恍然道:“你说姓黄那婆娘?哈哈,这有什么舍不舍得的?我跟你说,好白菜我当然留着自己拱,一棵烂白菜难道还当宝不成?嘁,那骚婆娘连烂白菜都算不上,瞧她那模样,以前就没少勾三搭四,都该算是泡菜了!世上难道还有把一棵烂泡菜当成宝贝疙瘩的傻瓜?我要把一棵烂泡菜还留着自己慢慢吃,那不是有病吗?”

“烂泡菜吗?”李师师被他逗得一笑。

“是我吩咐的,让姓黄的婆娘临走时给你磕个头。”程宗扬冷笑道:“昨晚那种丑事都做出来,往后她再没有脸面在你面前抬起头来。她那一家都是狗男女,用不着对她客气。”

“奴家知道了。”李师师站起身,然后交待道:“好生休养几日,饮食忌辛辣、酒水。”

“你放心,这几天我闻到酒味就想吐。”程宗扬道:“给我留一点伤药,要活血化瘀的。”

李师师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依言留下药物,离开水榭。

李师师走后,程宗扬赶紧解开裤子,龇牙咧嘴地把伤药涂在胯下,他张着腿歇了一会儿,然后勉强爬起来,像螃蟹一样迈着步子上了楼。

阮香凝比他幸运得多,手雷的残片没有一片炸到她,但近在咫尺的爆炸使这个不谙武功的弱质女子受到强烈冲击,一时间昏迷不醒——其实就是震晕了。

程宗扬探了探她的心脉,料想无妨,然后坐下来,打开背包。

那份誊录的袈裟符文正静静躺在背包内,除了自己,世间恐怕再没有一个人能猜到上面记载了怎样神秘而又惊心动魄的内幕。

野猪林一战,将静善的身份揭开一角。

叵密原本属于佛门显宗,但随着十方丛林的崛起,许多不认同十方丛林教义的佛门派系被指为异端外道,首当其冲的就是叵密。

为了匡护各自的佛门正义,大孚灵鹫寺与叵密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冲突。双方由最初的口诛笔伐,演变成大打出手,最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冲突以叵密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早在一世大师圆寂之前,叵密就已经销声匿迹,没想到会在此时出现。

程宗扬慢慢抚着那张纸,心里转过无数念头。叵密门下竟然会培养出兽人血统的弟子,难道那些秃驴是逃到兽蛮人的地域躲避追杀?慈音贼尼又为什么会和他们搞到一处?还有西门庆那狗贼,一路与静善眉来眼去,又有什么企图?

另一方面,一个穿越者一手缔造了佛门势力最强大的十方丛林,披着宏扬佛法的外衣,却在故意引导十方丛林教会化,这种创造性的举动,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家主安在!”秦桧闻讯赶来,在外面唤道。

明知道这位奸臣是天生的演技派,但他口气中的焦虑和急切,还是让程宗扬生出一丝感动。

程宗扬出去开了门,笑道:“奸臣兄,见过你的嫩草了?”

程宗扬把秦桧留在城内,一大半是为了方便他勾搭李清照的表妹,听到程宗扬的笑谑,秦桧只一拱手,便问起遇袭的情形。

程宗扬说完经过,秦桧思索片刻,然后道:“不必去追静善尼姑的下落。”

程宗扬点头道:“那贼尼多半是从湖里逃走,一点线索都没有。”

秦桧道:“不用寻。她必会再来。”

程宗扬一拍大腿,“没错!”

静善既然是为袈裟上的文字而来,这一趟没有得手,肯定还会再找下手的机会。只要守株待兔,不怕她不自投罗网。

程宗扬心里去了一份隐忧,笑道:“你来得倒快。我还吩咐过,你说不定正幽会小情人呢,没让他们去通知你。从哪儿得的信儿?”

秦桧苦笑道:“属下是为他事而来,进园才知道公子遇袭。”

“什么事让你连夜跑一趟?”

秦桧道:“江州兵败已经传到临安。”

程宗扬愕然道:“这么快?”

秦桧道:“并非军报。是有人从烈山传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程宗扬笑道:“嫩草告诉你的?”

秦桧微微一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从昨天起,王党成员相互间走动剧增。多半是准备借机搞垮贾师宪。”

“老贾没这么容易倒吧?”

“五五之间。”秦桧道:“梁师成倒台后,他门下的党羽大多改投王禹玉,令王党势力大增。眼下抢先发难,未必不能扳倒贾师宪。”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是谁给王禹玉传讯的?”

程宗扬与秦桧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了答案:神霄宗。

“老贾这条船八面漏风,大伙儿都抢着要跳了。”程宗扬叹了口气,隐隐为自己的钱庄担忧。

秦桧从容道:“公子何必忧心?即使贾太师失势,钱庄也未必便办不下去,说到底,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程宗扬大笑道:“正是!”说着他站起身,“江州事定,咱们只用笑看宋国重臣斗法,倒是能忙里偷点闲出来。今天我打算给自己放个假,出去办点事。有什么事,等晚上回来再说。”

秦桧拱手道:“是。”

※ ※ ※ ※ ※

“陛下已经下决心收了贾师宪的权。”

橡树瓦的密室内,一副商人打扮的高俅一边喝着蛇麻酒,一边慢悠悠说道。

作为星月湖在宋国最大的敌人,贾师宪倒台本来是仅次于江州大胜的好事,程宗扬这会儿心里却不免有些惋惜。

秦桧虽然点明钱庄不会必废。但在政治层面上,制度以外的举措大多都是因人成事,人亡政息的例子屡见不鲜。贾师宪一力推行纸币,钱庄之事虽然小有波澜,也算是顺顺利利办了下来。一旦贾师宪失势,继任者如果继续推行纸币,功劳都是贾师宪的,事情干完,还白白替人作了嫁衣。如果纸币出了漏子,更是替老贾背了黑锅。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事,傻瓜都知道怎么选择。

一旦贾师宪交出权柄,最可能主管纸币事务的无非三五个人。无论蔡元长,还是韩节夫、史同叔,可都不是傻瓜。蔡元长已经准备好卸磨杀驴,就算他留三分交情,这一刀也能斩得自己半死不活。

高俅对程宗扬的担忧毫不在意,“员外多虑了。你只怕朝廷占完便宜就把纸币弃如敝履,却未想过朝廷对这笔收入也是难以割舍。四十万金铢的本金当作三百万来用,这种好事谁肯放得下?”

程宗扬苦笑道:“我是怕咱们宋国上下都把我看成一只傻乎乎的肥羊,不但杀了吃肉,还要剥皮剪毛,抄了我家,还让我谢主隆恩。”

高俅摆了摆手,“必不至于。陛下年纪虽轻,心里却是有主见的,并非猜忌苛刻的庸主。”

即使宋主是个翻脸不认人的狠角色,自己除了求神保佑也没什么好办法。哪天想拿自己这只肥羊开牙,要吃红焖的、蘸汁的,还是孜然味的,都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程宗扬转过话题,“宋军败得那么惨,怎么朝廷一点动静都没有?”

高俅悠然道:“怎么没有?”

相比于决定撤军时的沸沸扬扬,江州溃败的消息传来,朝中的反应却出奇的寂静。梁师成已经远赴州县,梁党冰消瓦解。王禹玉行动如常,每日照旧是三句话:请圣旨、接圣旨、已得圣旨。他的门人更是全无异动,预料中雪片般弹劾的札子一封都没有。王党引弦未发,贾党成员更是噤若寒蝉,人人自危,朝廷中保持着古怪的沉默。

但这些都是表象。高俅道:“陛下得知宋军大溃,辎重损失无算,当即掀翻了御案——你可知道?”

程宗扬摇了摇头。

高俅道:“陛下盛怒之下,派内侍传旨,赐前去督军的翁应龙军前自尽。”

翁应龙是贾师宪的心腹,与廖群玉并称为左膀右臂。按说处理翁应龙,应该下狱付有司问罪,宋主连审都不审,直接赐自尽,显然对贾师宪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高俅道:“江州溃败的消息传来,贾师宪应该立即入宫请罪,但陛下足足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这位太师的人影。陛下连番催问,前去传旨的内侍都回奏说找不到贾太师,你知道当时在场的王禹玉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

“王禹玉说,听闻贾太师新纳一妾,或在湖中赏玩也未可知。”高俅笑道:“你若听说贾师宪新纳的姬妾是从宫中私自放出的宫女,便该知道陛下有多愤怒了吧?”

“王禹玉这眼药上的是地方啊。这一来还不把陛下气炸了?”

“陛下面色铁青,半晌才下诏——”高俅模仿着宋主的口气道:“御史中丞尸位素餐!着令致仕!诏命筠州知州滕甫复位。”

御史台本来是监督百官的机构,贾师宪一意孤行,招致大败,御史们早该飞奔过来咬他个血肉模糊,这回却偏偏装聋作哑——御史们连宋主都没少骂,居然畏惧太师的权势,这种事放在哪位君王身上都无法接受。不过程宗扬更在意的是高俅的后半句。

“招滕甫复位?还当御史中丞?”

高俅点了点头。

“太好了!”

滕甫原本就是因为与贾师宪有隙,才被远贬筠州。此时宋主召滕甫回朝,言外之意连聋子都能听懂。老贾这回麻烦不小。

程宗扬还待再问,刚刚还一副重臣口吻的高俅忽然坐直身体,盯着水镜上泛起的光亮发出一声欢呼,“鞠赛开始了!”

高俅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镜,一边伸手拉了拉绳子。室外铜铃轻响,接着两名穿着短旗袍的歌妓玉蝴蝶般飞进来,笑靥如花地斟酒削果,一面吸着雪茄,给两人奉上。

高俅绝口不提朝廷中事,言语间都是商人口吻。程宗扬也只好把事情放到一边,专心致志地观看起鞠赛来。

高俅多年乔装看球,为避免暴露身份,总是独处一室,顶多有两个歌妓陪着说笑。对于他这样的铁杆球迷来说,两个投客人所好的假球迷就和不解风情的妓女一样,不过是聊胜于无。

这会儿好不容易盼来个懂行的知己,而且同处一个阵营,彼此知根知底,不用担心得意忘形,说出不该说的话来,高俅心里这份畅快,就像走了十几年的夜路,终于遇到亲人打着灯笼来接他一样。相比之下,江州之战星月湖大胜,在高俅看来都算是小事。

冒着泡沫的蛇麻酒一杯接一杯递来,两人叼着雪茄,靠在沙发上,怀中各抱着一个半裸的美女,冲着水镜实时传来的鞠赛影像拍桌顿足,大声叫好,为一个球争得脸红脖子粗,为比赛胜负打赌。

程宗扬固然被鞠赛热烈的场面感染,高俅这老家伙竟然也激情如火,甚至在比赛中间休息时露了一手,跳到桌上把一只铁皮酒杯踢得绕身乱转。

十升一桶的蛇麻酒两人足足喝下去两桶,五十银铢一支的雪茄烟不知道吸了多少。高俅本来就酒量平常,这会儿全靠强撑着才没趴下。程宗扬酒量比不上云丹琉,比高俅可不是强上一点半点,这会儿照样喝得大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包厢里四个男女,身上加起来只有一件衣服,还是高俅愿赌服输,穿了娇儿的肚兜。他按照赌约,解开头发披散到脸前,冲出去大声喊了一嗓子,“我是猪!”然后才飞奔回来。

程宗扬更干脆,他猜对了胜负,却赌输了进球数,高俅喊完,他醉醺醺接过肚兜,一包头脸,然后单枪匹马地冲下楼,在刚散场的球迷们万人唾骂声中,面不改色地裸奔一圈,最后带着七八斤重的口水跑回来。还剩下一桶蛇麻酒全给他当了洗澡水。

两人一直闹到深夜,才满身酒气勾肩搭背地离开橡树瓦。临行时,久在临安经营珠宝生意的苏老板苏佳朴还一脸正气地痛斥掌柜,“哪里来的失心疯!扰人清兴!下次逮到,往死里打!”

※ ※ ※ ※ ※

翠微园远在西湖,从城中赶回去恐怕天都亮了。两人分手之后,程宗扬忍住酒意赶往原来的住处,然后倒头大睡。

这一觉直睡到午后方醒,等程宗扬好不容易睁开眼,带着宿醉起身洗漱,便接到手下传来消息,说生意上出了些麻烦,请他赶紧去照看。至于究竟出了什么麻烦,来报信的也说不明白,程宗扬没奈何,只好匆忙赶到钱庄。

钱庄铺面照旧是门可罗雀,除了几名雇来的朝奉,鬼都没有一只。这种局面原本也在预料之中,程宗扬没有多停,随即便赶往武穆王府。

刚从冷清的钱庄过来,武穆王府入目的情景使程宗扬险些惊掉下巴。数不清的人群蚂蚁般在偌大的王府内进进出出,每人手里都搬着几块砖几片瓦,像刚从灰窝里钻出来一般,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程宗扬立刻叫来看场的手下,“这是怎么回事?谁请了这么多工人?喂喂!那个娃娃才六岁吧!怎么连童工都有?”

“回公子!是师师姑娘的吩咐。”

“师师?她怎么管到这儿来了?”

“昨天临安府来人,称王府内鼠患成灾,限我们三日内拆除王府,不然就要回收土地。我们四处找遍都没寻到公子,只好在园子里等候。师师姑娘出来时遇到我们,问明情形,便先拿了主意。”

昨天自己和高俅在橡树瓦子看球的事,可是机密中的机密,连秦桧和林清浦都不知道,难怪这些人找不到自己。不过临安府突然变卦,限自己三天内拆光王府,却给程宗扬敲响了警钟。

武穆王府在这儿撂了十几年的荒都没人敢碰,怎么到自己手里就老鼠成灾,非得三天内拆光?无非是看到贾师宪那边风头不对,临安府的人抢先作下文章,一旦贾师宪倒台,就先宰自己这只肥羊一刀。

别处是人走茶凉,这里是人还没走,抢茶的手就先按到杯子上了,宋国的官吏这头脑真够机灵的。

程宗扬沉住气,“师师姑娘是怎么说的?”

“师师姑娘说,左右已经挂了告示要雇工来拆房子,不如改一下,就说前些天大火,不少人家受灾,如今城中砖瓦价格高昂,我们程氏为济民解困,特意放开王府,所有受灾的人家都可以随意入府中取用砖瓦,程氏不收分文。”

那名手下道:“头一天人还不多,今天一大早就涌来上千号人,这会儿更是人山人海,我们拦都拦不住。公子爷,照这势头,到不了晚上就全拆平了。刚才还有邻居过来,说我们召来的灾民把他们家的房子都拆了一半。我们要是不管,他们就要报官。可眼下这势头公子也瞧见了,我们想管也管不过来啊。”

眼前来拆房子的起码几千人,把偌大的武穆王府挤得满满的,程宗扬看着都眼晕,愣了一会儿,才安慰道:“行了行了。别说你们,这会儿就是星月湖大营在这儿也拦不住。他们想报官就报官好了,官府要能拦住这些人,江州早就打下来二百次了。”

那名手下嘀咕道:“这些砖瓦还能卖不少钱呢。”

程宗扬玩笑道:“我给你张桌子,你到门口去收钱,能收上来的全是你的,我一文都不要,怎么样?”

那手下一听这话,立刻缩头不语。这么多人,手里还都有家伙,就算一人扔一块砖,都够给他盖七八座像样的大坟了。

前天还满目荒凉的王府,如今各处都热火朝天。看样子几千都打不住,上万都有可能。成群的年轻汉子攀上墙头,先掀掉房顶,锯断大梁,推倒立柱,然后抡起铁锤、鹤嘴锄,将墙上的砖头一层层敲下来。下面人头攒动,争抢着掉落的砖瓦。远远望去,整座王府尘土弥漫,人声鼎沸,一场拆迁,硬生生让他们搞出大兵团作战的声势,难怪连邻居家都遭了殃。

程宗扬大开了一番眼界,带着满肚子的感叹号赶回翠微园。

※ ※ ※ ※ ※

此时园中却多了一位不速之客。程宗扬带着路上买的糖葫芦,兴致勃勃地来找李师师,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阮香琳穿着一身淡绿的衫子,长发被一条丝帕束在脑后,娇俏的五官明艳照人,看起来英气十足。如果不是她右手的戒指自己曾经在高衙内的手上见过,活脱脱就是个英姿飒爽、行侠仗义的女侠。

只不过此时阮香琳杏眼含怒,娇美的玉脸仿佛挂了一层寒霜。坐在对面的李师师姿容婉丽,沉默地望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母女间的气氛僵硬无比。

程宗扬笑嘻嘻地把糖葫芦递给李师师,“这家的山楂又大又红,你来尝尝。”

李师师暗暗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目光,然后接过糖葫芦,起身道:“娘,这是女儿投奔的家主,盘江的程公子。你有话就对他说好了。”

李师师说罢便起身离开,把程宗扬一个人留在室内。

程宗扬堆出一脸笑容,“不知道伯母有何见教?”

“打开天窗说亮话。”阮香琳果然是快人快语,“我家师师原本已经许给高太尉家的衙内作妾的。你若识相,便少来纠缠她。”

程宗扬一边打量着阮香琳凸凹有致的身段,回忆着她包裹在女侠外表下的熟美肉体,一边笑道:“阮女侠大概是头一次来这里,可知道这园子是谁的吗?”

阮香琳对他的暗示恍若未闻,带着一丝不屑道:“小衙内叫你一声师父,便以为这园子是你的了?”

“天地君亲师,我这师父也是五伦之一。”

“习文习武都可以称师。教人经商的老师,我阮香琳还未听过。你可知道外间如何说的?”阮香琳讥讽道:“人说小衙内名字里有个商字,要有商贾在旁才能成事。你这师父,不过是太尉府的仆役而已。”

程宗扬碰得不止一鼻子灰,足足被奚落得灰头土脸,心里不禁暗骂,这九成是高俅那老奸巨滑的家伙故意放出的风声,好掩盖两人的交往。

程宗扬总不好对李师师的娘亲拍桌子,忍气道:“师师姑娘是自愿加入我盘江程氏,阮女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

阮香琳挑眉道:“师师年幼无知,若非你花言巧语,怎会离家出走?”

“阮女侠,师师姑娘离家出走是因为你们逼她嫁人吧?话说回来,师师姑娘这样一朵鲜花般的人物,你们怎么就舍得让她嫁给花花太岁作妾呢?”

“给高衙内作妾难道有什么不光彩吗?”阮香琳道:“太尉府满共就这一位小衙内,高太尉位高权重,又有几世吃用不完的身家,师师嫁过去有何不妥?”

“师师姑娘要嫁的是高衙内,何必总说高太尉的权位?这样你还不如让师师姑娘直接嫁给高太尉算了。”

阮香琳眼中露出一丝怒气。

“阮女侠,”程宗扬认真道:“嫁人可是一辈子的事。高太尉能把钱财留给衙内,可他能把权位也留下来吗?高太尉的权势能保护他十年二十年,能保护他一辈子吗?为了眼前一点利益牺牲师师姑娘一生的幸福,值得吗?”

“你一个外人,难道比我这当娘的还关心师师?”阮香琳冷笑道:“你又有什么?一个微末客卿而已,我难道把师师交给你?”

程宗扬越听越气,盯着阮香琳高耸的胸部暗暗发狠:摆什么架子!你身上哪块肉我没摸过?揭穿了当场就要你难看!嚣张个什么!

心里发泄一番,程宗扬笑眯眯道:“阮女侠既然知道我是客卿,想必也知道我还是宝钞局主事吧?”

阮香琳嘲讽地说道:“一介商贾而已。便是你有钱能买下王公伯侯的爵位,还不是要抄家便抄家?”

“喂,魏篝侯那是作孽太多,拿了官府的钱放高利贷才被抄家的好不好?”

双方唇枪舌剑,谁都没能说服谁,阮香琳等了许久,也不见李师师回来,最终含怒离去。

李师师等母亲走后才出来,歉然道:“我娘性子急躁,有些话说得重了些,公子不要往心里去。”

程宗扬却道:“糖葫芦呢?你都不给我留一个啊!”

李师师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剩了一半,都给你好了。”

“这还差不多。”程宗扬拿起糖葫芦,咬了一颗。

李师师道:“我娘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贾师宪要被治罪,因为听说你是走贾太师的门路买的官,才来要我回家。”

程宗扬终于明白,难怪阮香琳看不上自己,在他们眼中,只有权力才是实实在在的,无权无势或者失去后台的商人,不过是鱼肉而已。看来贾师宪倒台,对自己的影响远比想象中要深远得多。

“令堂消息够灵通的。”

“镖局消息原本就比外面快些。何况城中都已经传遍了。”

程宗扬摇着糖葫芦道:“她老人家可猜错了,我走的不是贾太师的门路。”

“别人会信吗?”李师师道:“你连悦生堂的镇堂之书都能讨来,难道还没关系?”

程宗扬顿时来了兴趣,“你看了吗?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李师师啐了一口。

程宗扬笑道:“你放心,老贾要倒台,我顶多倒点儿小霉,大事不会有。”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