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4章·乌集

锦绣阁位于翠微园西南,是一座八角状的楼阁。此时阁内灯火如昼,人声鼎沸,在阁外便能听到划拳声、豪饮声、丝竹声、叫好声、大笑声不绝于耳。

程宗扬掀帘而入,入目的景象让他以为酒池肉林重现人世。

阁内两班坐着乐工,各自捧着乐器鼓瑟吹笙,热闹非凡。十几名打扮齐楚的小厮流水般往阁中传菜递酒,其他菜色也不用多说,其中一件是两个小厮抬着一只两尺多宽的银盘,里面竟然是一只蒸好的驼峰。那些小厮到了门口便停下来,由里面的婢女接过再传到席间。

锦绣阁中间张着一圈一人高的帷幕,内外曲乐相闻,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形。那些公子哥儿便在帷幕内寻欢作乐。

程宗扬向富安摆了摆手,悄悄进了帷幕,只见里面红烛高烧,正中间摆着一张八尺见方的大圆桌,号称十三太保的十几个小衙内倚着锦榻围桌而坐,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怀里各自抱着一个罗裳半解的女子,有些还不止一个。

那些女子有的是各家的姬妾美婢,有的干脆是相好的青楼粉头,这会儿混成一片,倚在主人怀中忸怩作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高衙内当仁不让地坐了东首的上席,他右手第三个就是姓梁的小崽子。程宗扬不言声地在一旁观瞧,那些公子哥儿喝得兴起,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忽然阁中爆发出一阵大笑,却是梁公子拉起旁边一名婢妇的裙子,把她里面的亵裤扒了下来。

那婢妇穿着青衣布裙,虽然不施脂粉,却颇有几分姿色,这时当众被剥了裤去,不禁羞禁难言。

在众人的鼓噪下,梁公子朝她臀上拍了一掌,喝道:“脱光了!给在座的爷儿们敬酒!”

那妇人满面含羞,在主人的威逼下脱去衣裙,然后捧了酒,跪在首席的高衙内面前,“请爷用酒……”

众人起哄道:“南苑一支花!来个玉乳飘香!”

那妇人含羞托起双乳,将酒杯夹在乳间,送到高衙内面前。

高衙内低头一口干了,然后搂着那妇人的粉颈,带着满嘴酒气亲了个嘴,一边在她白臀上扭了一把。

那妇人裸露着白生生的肉体,赤条条挨席献酒,被那些年纪只有她一半的纨绔公子或是拥劲亲吻,或是探乳,或是抚臀。有些不肯喝玉乳飘香,偏让她把酒杯放在臀上,翘着屁股献到面前,趁机扒开她的臀肉,揉牝弄阴。

这边正在劝酒,席间又是一阵大笑,却是一名公子哥儿从桌下拉出来两个奴婢。这两人一直钻在桌子下面,肩并肩伏在那公子哥儿胯间舔弄,这时被灯光一照,右边稚秀可人的小婢面露羞色,左边一个涂脂抹粉身着女装的奴婢却满脸媚笑,捏着嗓子娇滴滴道:“爷,小尾子箫品得好不好?”

程宗扬汗毛直竖,众人却一阵欢笑。

梁公子得意洋洋地说道:“小尾子乖得很呢,他妹那个小婊子,一开始寻死觅活的,还是他压手按脚,才让我把他妹开了苞。”

一个公子哥儿叫道:“小尾子行啊,你妹子才多大?”

“十二三吧?”

“十一!”梁公子大笑道:“幼屄嫩光光的,大补!”

“呦,七哥喜欢幼的,该不会那话儿太细了吧?”

众人哄笑道:“小尾子!让大伙看看你妹的花苞!”

小尾子翘起兰花指一甩,然后把旁边的小婢按在桌上,扯下她的裤子,将她粉嫩的屁股扒开,小穴果然光滑无毛,娇声道:“好鲜嫩的花儿呢,哪位爷爷来尝尝?”

高衙内叫道:“放着我来!”

旁边有人道:“小尾子!先给太岁爷品品箫,好让太岁爷弄着爽利……”

小尾子一脸殷勤地凑过去。

“滚开!”

高衙内把他推到一边,然后爬起来凑到桌旁,胖大的肚子压在女孩雪嫩的小屁股上挺身而入,众人顿时一片鼓掌叫好。

小尾子讪讪地退开,眼珠四处乱转,接着脸色一板,朝那女孩喝道:“哭什么哭!还当你是侯爷家的千金小姐?一个下三滥的贱淫材儿!主子搞咱们兄妹,是看得起咱们!”

有人拿起一只枇杷投过去,笑骂道:“小尾子,你可真够贱的!”

有人叫道:“南苑一支花呢?拉过来作个陪席!”

席间献酒的妇人面色苍白,勉强笑道:“须不好看……”

“少废话!”小尾子自告奋勇地把她推搡过来,赤条条按在桌上,然后爬上去骑住她的颈肩,双手抓住她白花花的臀肉,朝两边扳开。

众人哄笑声中,小尾子捏着嗓子道:“南苑一支花!大白屁股肥又圆,里面夹着朵牡丹花!水灵灵,软嫩嫩,又鲜又美人人爱!招的是蜂,引的是蝶,各位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尝尝这鲜灵灵的南苑一支花啊……”

“那兔儿爷是魏申,”富安道:“魏篝侯的儿子。原来是十三太保的老七,家里一倒霉就被除了名,靠卖屁股当了梁公子的小厮。”

“他们两家有仇?”

“哪儿有仇?墙倒众人推。姓梁的早就看上了南苑一支花,还有他未出阁的妹子,眼下捞到手,还不弄个痛快?”富安见程宗扬神情不对,低声问道:“程爷?”

程宗扬摆了摆手,然后转身离开。

※ ※ ※ ※ ※

不多时,程宗扬一脸欢笑地进了锦绣阁,抱拳道:“各位衙内,我来晚了!该罚该罚!”

高衙内刚干完,正拿着一柄如意靠在榻上指着眼前的淫景戏笑,见程宗扬进来,立刻像踩了弹簧一样跳起来,“师父!你可来了!”忽然他目光一呆,“这是谁?”

席间的欢淫刚到高潮,魏篝侯一家三口都被按在桌上,由几名衙内从后奸弄,席间淫声四起,肉欲横流。

然而当程宗扬拉出身后的女子,众人的目光都移了过来,露出色授神予的表情。那妇人酥体半裸,这会儿似乎出了许多香汗,白馥馥的肉体又滑又腻。

比起席间白羊般一丝不挂的母女,她胸前多了一根只有手指宽窄的朱红色丝带,细细的带子从她一双肥耸的玉乳上横着勒过,只能勉强掩住乳头。她腰臀光溜溜赤裸着,两条玉腿上却裹了一层半透明的物体。那东西像是长袜,却薄如蝉翼,紧贴着肌肤,从足尖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勾勒出腿部诱人的曲线。丝袜顶端,绣着一圈精美的花边,将她双腿衬托得愈发精致。

这么一个肥乳丰臀的成熟妇人半裸着出现在眼前,顿时令众少年血脉贲张,都急切地想一睹她的容貌。可她脸上却戴着一只蝴蝶状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和香艳的红唇。

那妇人白皙饱满的胴体微微颤抖着,全靠程宗扬手臂的支撑才没有跌倒。她大腿紧紧并在一处,屁股不停战栗,就像一头发情的雌兽,急切地想要交媾。然而看到席间正在荒唐淫戏的少年,她身体猛地僵住,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程宗扬毫不理睬她的惊讶,笑道:“头一次和大伙喝酒,怎么能没有礼物?这是临安城中一个粉头,我用过几次,倒还过得去,各位若不嫌弃,便带来供大伙消遣。”

那妇人紧紧抓住程宗扬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摇着头,眼中露出哀求的目光。

程宗扬在她耳边笑道:“刚才说得好好的,吃了药过来陪我几个朋友乐乐,怎么?想反悔吗?”

黄氏浑身颤抖,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实情来。

程宗扬半是冷笑地说道:“你是不肯?”

黄氏不受控制地摇着头。

高衙内叫道:“这种不识抬举的粉头,抽她几鞭便老实了!”

程宗扬笑道:“小娘子可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让大伙儿快活快活,又不是要她全家老小的命,哪里就不肯呢?上去吧!”

黄氏终于垂下目光,认命地爬到圆桌上。

程宗扬拍了拍她白光光的屁股,笑道:“哪位先来?”

高衙内刚干过,这会儿有心无力,另外几个排行靠前的结义兄弟正骑着魏申一家男女抽弄,眼见那粉头伏在桌上,一只又肥又圆的大白臀颤巍巍往下滴水,剩下几个你争我抢,都想一尝美味。

作为十三太保的老大,高智商一锤定音,“小梁子先来!”

众人叫笑声中,梁世杰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爬到桌上,他抱着那只大白屁股先亲了一口,然后扒开臀肉,阳具对着不住滴水的淫穴一捅而入。

“好热乎的老屄!就是松了点儿!”

“小梁子,你行不行啊!一根牙签瞎比划啥呢!”

“给她个爽快的!用羊眼圈!”

在众人的撺掇下,梁世杰把羊眼圈套在肉棒上,然后重新干入。

带着韧性的羊睫毛纳入蜜穴,在肉壁上来回刮动,强烈的刺激使他身下的妇人魂飞魄散,顿时用变调的声音尖叫起来。

梁世杰哈哈大笑,又叫了两名婢女帮他推屁股,戴着羊眼圈的肉棒在那妇人肉穴内横冲直撞,干得那粉头肥臀乱颠,淫水四溅。

众恶少拍掌叫好,喊道:“七哥威武!”

程宗扬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拿起酒杯。

高衙内笑道:“魏申那小贱货原来排第七,现在他成了小梁子的跟班,小梁子又把他娘他妹都拉来让大伙享受,我们兄弟公议,让小梁子顶了他的位置,如今是我们十三太保的老七。”

程宗扬看着那个涂脂抹粉的小尾子,依稀就是当日在小瀛洲和自己叫骂过的恶少之一。谁知道转眼间他就被往日的结义兄弟当成奴仆,不仅自己后庭难保,连母亲妹妹都被结义兄弟们上了个遍。

程宗扬讥刺地说道:“你们兄弟的交情可真不错!”

高衙内沾沾自喜地说道:“那当然!城里多少衙内都想加入我们十三太保呢。刚少一个这不就补上了?还是十三个好兄弟,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这帮小崽子,活活糟蹋了“兄弟”两个字。真不知道岳鸟人从哪儿找来的高智商这个活宝,硬塞给高俅这个倒霉的爹。

※ ※ ※ ※ ※

把那个吃了淫药、脱光衣服,戴着面具的黄氏扔到席间,程宗扬并没有待多久,便自行回到天香水榭,任由那些小崽子胡闹。

半夜里,程宗扬忽然睁开眼,握住枕下的珊瑚匕首。

身旁媚香轻溢,阮香凝侧身而卧,一条雪白的大腿压在他身上,光洁的肌肤像丝绸一样柔滑。程宗扬却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额角的生死根微微震动,捕捉到一丝冰水般的死气。随着真元的凝炼,程宗扬的生死根感应愈发敏锐,自己几乎可以根据死气的强度在脑海中勾勒出它出现的位置——天香水榭临湖一侧南端檐角下。

程宗扬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和岳鸟人一样仇家满天下,但拜岳鸟人遗泽所赐,自己眼下的几个敌人都够瞧的。接手临安的雪隼团分号之后,程宗扬让敖润选了六名可靠的佣兵,作为护卫,顶替战死的星月湖退役老兵。

这六名护卫两人一组分成三班,白天贴身随护,夜间布置成暗梢。其中一个就在水榭的檐角下。

程宗扬心里暗恨,今晚死奸臣留在城中的宅子里照看,金兀术轮到去钱庄的金库的当值,青面兽在养伤,眼下只有一个豹子头可用。因为高衙内那帮狐朋狗友摆明了要闹通宵,前院人多眼杂,自己把老豹放在内院的大门处当门神——单凭他狰狞的模样就足以把哪个不开眼的小厮吓跑。结果防卫力量最弱的时候,偏偏撞到鬼上门了。如果不是生死根的感应,自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程宗扬把枕头塞到被子下,然后跃起身,壁虎般攀在梁上,将珊瑚匕首贴肘收好,屏住呼吸。

片刻后,室内的轻纱风吹般飘起,接着床边多了一个人影。

即使在暗夜中,程宗扬仍能认出那女子的尼帽缁衣和她颈中的星檀念珠——竟然是静善那个小贼尼!

静善弹指射出一枚长针,打进被内,然后一把掀开被子。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扬起的被角像被风吹开一样绽裂,一柄寒光凛冽的匕首从空中一挥而下,然后羽毛般贴在静善颈后。

被刀气一激,静善细白的玉颈泛起一层细密的肉粒。她背对着程宗扬,一双妙目冷冷盯着被下蓦然惊醒的阮香凝和那只枕头。

程宗扬左手往静善背上一拍,用上太一经的阴劲,封住她的穴道。然后往阮香凝颈侧一点,把她送入梦乡——天知道剑玉姬是不是还有什么手段能读取阮香凝的记忆,他可不想什么事都被阮香凝听到。万一阮香凝这个傀儡美人儿被做成人肉窃听器,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自己就该哭死了。

一连封了静善数处要穴,确定她无力反抗,程宗扬放下心来,然后板起脸,严肃地说道:“小师太深夜摸进程某的卧室,是不是来偷程某的人呢!”

静善立在床边,俏脸上毫无表情。

“开个玩笑嘛,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呢?”程宗扬凑到她颈间用力抽了抽鼻子,赞道:“非兰非麝,好正的体味!”

静善冷冰冰道:“你再顶一下试试!”

程宗扬道:“又不是我故意的,它自己愿意挺起来,你还能让它软下去?嘿嘿,话说回来,要想让它软,还非你莫属……”

程宗扬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一百金铢,煮熟的鸭子转了一圈,又自己飞回锅里,你说这事儿闹的!

程宗扬心头快意非常,一边故意顶了顶静善圆翘的屁股,一边道:“小师太作了尼姑,莫非下面也改吃素了……”

话音未落,忽然一条细长的物体从静善身后飞出,像铁鞭一样狠狠抽在程宗扬胯下。

程宗扬愣了两秒钟,然后发出一声闷哼,像棵被砍倒的大树一样栽倒在地。

饶是静善穴道被封,这一记尾鞭没有用上真气,但男人的命根子挨上一记,就算是新晋的第五级坐照境高手也扛不住。一时间程宗扬两眼发黑,全身上下都是蛋碎的感觉。

静善口中抽出两对豹齿般的尖牙,体内的骨骼仿佛重组一样发出细碎的“咯咯”声,白皙的皮肤上浮现出一层斑纹,接着她被封住穴道的手臂略微一动,攀住床榻,微微俯着身,修长的身材宛如一头矫健的雪豹。

难怪自己封她穴道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这贱人竟然有兽族血统,而且还是有变身的能力的兽族血统!

眼看静善就要冲开全部穴道,程宗扬忍痛咬住牙关,一把抓住她的豹尾,使劲一拧。

静善变身中充满张力的胴体猛然一震,身上扩散的兽纹随即收敛。程宗扬痛得满头都是冷汗,却死死拧住静善的豹尾不肯撒手。

静善愤怒地瞪大眼睛,神情不住变幻,忽然飞起一脚,踹中程宗扬的小腹。

程宗扬要命的部位挨了一记豹尾,护体真气早已震碎,静善这一脚踹中,顿时丹田剧痛,“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边静善强行变身的过程被程宗扬打断,所受的反噬比程宗扬更重,她凝聚所有力量的一脚踢出,随即也一口喷出鲜血,与程宗扬同时宣告身受重伤。

静善变身被阻,强行冲开穴道又伤了经脉。程宗扬丹田受创,腹内的气轮像坏掉的齿轮一样支离破碎,略一催动,就刀割般痛彻心扉。但眼下性命交关,两人谁都不怠慢,各自强压下伤势,厮打起来。

这会儿两人一个比一个狼狈,空负一身修为,却像两个丝毫不懂武功的小孩子一样靠着体力扭打。程宗扬虽然是个壮男,可静善这个女人却有着兽族血统,一番扭打竟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更吃亏的是静善还是个尼姑!

既然是死缠滥打,绝招无非是抠鼻挖眼撇指头,外加对着扯头发——可对着静善这个光头小尼姑,自己活活少了一项要命的技能!

搏斗中,程宗扬右脸被静善一记肘击打得青了一大块,程宗扬也没客气,朝她小腹狠狠擂了一拳。

两人扭打了一盏茶工夫,才好不容易分开,各自“呼呼”地喘着粗气。程宗扬抹着唇角的血迹骂道:“死尼姑!你疯了!”

静善胃部受到重击,捂着小腹伏地呕吐,半晌才昂起头,厉声道:“把你那天抄录的符文交出来,饶你不死!”

程宗扬无名火起,这年头劫匪都这么嚣张,什么要求都敢提!

“好说!”程宗扬叫道:“我看你屁股很翘!让我干一炮好不好!”

既然话不投机,双方不再废话。静善从颈中摘下一颗佛珠,劈面朝程宗扬打去。紫黑色的佛珠飞到途中,表面细密的金色星光亮度蓦然攀升,令天际的月光也相形见绌。

当初在香竹寺,程宗扬就觉得这死尼姑的佛珠不是凡品,此时才知道静善的十八颗金星紫檀佛珠都注入过法术。虽然不清楚挨一下会是烤成乳猪还是冻成冰棍,但肯定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

程宗扬见势不妙,一头扎到床榻底下。

静善纤手一指,那粒佛珠如影随形地朝他追去。

忽然床下飞出一个黝黑的物体,就像一只黑乎乎的铁西瓜狠狠砸在佛珠上。

阁中猛然一亮,接着是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炸声浪将整座水榭都震得微微一抖,无数铁片迸射开来,将四周的轻纱撕得粉碎,接着利刃般射进木柱、窗棂、房梁。

这一下巨响终于惊动了外面人,水榭外传来叫嚷声:“有贼!”

“来人啊!家主遇袭了!”

从床榻下隐约能看到静善双足向后退去,等程宗扬从床下钻出来,阁中已经人迹杳然,只有地板上多了一道殷红的鲜血。

※ ※ ※ ※ ※

水榭内外点起灯笼,将阁中照得亮如白昼。几名护卫用长杆挑了灯笼,搜查水面的痕迹。

程宗扬坐在椅中,赤裸的上身缠着绷带——一枚铁片射透床榻,在他背后开了一道半尺长的伤口,幸好铁片余力已尽,没有透胸而过。

李师师给他包扎着伤口,另一名年轻的佣兵护卫道:“贼人已经泅水逃了。龙哥被人刺穿心脉,已经……已经没救了……”说着哽咽着滚下泪来。

“按标准厚加抚恤。另外找到他的家人,看是否需要奉养。”

林清浦躬身道:“是。”

程宗扬叹了口气,对那名护卫道:“今天这事不怪你们。但你们也要吸取教训,一个是小心警惕,另一个是加强修为。不为别的,就为自己这条命,也不能懈怠。”

“属下知道了。”那名护卫道:“请家主责罚。”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温言道:“这次就免了,下次注意。”

护卫离开后,程宗扬道:“通知建康方面,家里的护卫留四名打理生意,等祁远回去接管,其余都调来临安。”

离开南荒时,殇侯曾给了自己十名护卫。自己被苏妖妇偷袭,小紫带着自己逃离建康,这些护卫一直没有随行。后来江州之战开始,祁远、吴战威、易彪等人全被调来协助江州之战,只好把这些护卫留在建康照看各处产业,还有宅中的柳翠烟、芝娘、拉芝修黎和那些婢女。

程宗扬已经命令易彪从新组建的直属营挑三十名能干的前来帮忙,但如今自己的摊子越来越大,对手也越来越强,不得不把这些护卫也都用上。

林清浦返回静室传讯,阁中寂静片刻,李师师开口打破沉默,“你的家在建康?”

程宗扬往椅背上一靠,又痛得坐起来,丝丝吸着凉气道:“那里也和这边差不多,有房有舍,但没有什么家的感觉,倒更像客栈。”

说着程宗扬叹了口气,“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独自一个人,孤零零在天地间行走,走到哪儿累了,或是被事情缠住了,落了脚,就算是家了。”

“没有女主人吗?”

程宗扬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有。但相信我,你不会想遇见她的……”

※ ※ ※ ※ ※

鲜红的朱砂在黄色的符纸上抹过,夭幻的笔触宛如云霞,旋转着氤氲散开。

小紫放下朱笔,将绘好的符箓摊在一枚半旧的铜铢上,然后轻轻一吹。两滴鲜血沿着朱砂的纹路流动起来,最后汇在一处。血滴相触的刹那,符纸化为一股青烟,纤细的朱红色符文丝一样印在铜铢上,然后渐渐渗入其中,消没无痕。

小紫把那枚铜铢系在卓云君发梢,笑吟吟道:“好了。往后你就和雁儿心血相连,分也分不开了。”

卓云君柔声道:“多谢妈妈。”

“自己拿上行李,先去临安吧。”

“女儿知道了,紫妈妈。”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