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3章·王氏

手指微微一动,意识仿佛从极深的水底慢慢浮现,程宗扬动了动手臂,然后抬手遮着窗外射来的光线,勉强睁开眼睛。

昨晚席上用的殿司凤泉不愧是宫廷酒坊麦曲出的名酒,程宗扬放开酒量,喝得酩酊大醉,这会儿一觉醒来,头也不痛,口也不干,只是有些酒后的倦意,懒懒地躺在榻上不愿起身。

程宗扬嘟囔一声,放下手臂,手肘碰到一团柔滑的肉体。他扭过头,只见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赤条条躺在床内,却是阮香凝。她一侧的手脚被红绫带绑着,悬在床架上,白生生的玉股间,敞露的秘处一片狼藉。一双玉乳被红绫带从乳尖拦胸捆住,丰满而白腻的乳肉从两侧溢出,愈显肥滑。一只银质的漏斗斜斜插在她臀间,将柔嫩的菊肛挤得圆张。

程宗扬摸了摸脑袋,他依稀记得自己昨晚玩得高兴,拉着阮香凝玩了一下捆缚游戏,增加情趣,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就印象全无……等等,还有黄氏那个荡妇呢?

程宗扬四处打量,却没看到黄莺怜的身影。好像自己昨晚兴起的时候,把她抱到水榭外面,让她趴在栏杆上,自己面对西湖夜色,从后面猛干这个骚妇的后庭……不会是掉水里了吧!

程宗扬赶紧爬起来,一把扯断红绫,跑到外面去看。

还好,还好,外面没有见到浮尸。可能黄氏早上醒来,只觉昨晚的荒唐无颜以对,悄悄收拾衣服离开。不然自己这跟头就栽大了。

阮香凝没有习过武,也没有服药,昨晚折腾得筋疲力尽,这会儿还在熟睡。

程宗扬拉了一条锦毯将她裹好,然后走到外厅,顺手锁上内室的门——自从那天阮香凝被爆炸吓到,让小紫揭穿了自己内室藏娇的勾当,程宗扬痛定思痛,在内室加了把锁。阮香凝虽然在瞑寂术下受到暗示,每日自觉地足不出户,不在外人面前出现,但万一哪天受惊,被李师师撞到,自己就不好解释了。

水榭外花木葱茏,一派春光韶然的景象。程宗扬梳洗罢,摆出员外的派头,晃悠悠地在院中散步。

沿途碰见的小厮,两名从雪隼团新加入的护卫,还有出来吸纳天地之气的林清浦,都向自己含笑施礼,只不过众人的笑容都透着点古怪。

程宗扬莫名其妙,眼见冯源忍着笑向自己施礼,然后就要跑路。程宗扬一个箭步上去拧住他的手腕,把冯源拽到竹林里。

“冯大法,笑什么呢!”

“没事!没事!”冯源板着脸道:“我笑了吗?”

“少跟我装神弄鬼!怎么回事!”

冯源忍俊不住地小声道:“程头儿,你可太厉害了……昨晚那动静,一里外都听得见。”

程宗扬黑着脸道:“你们听到什么了?”

“就是昨晚来的那个婆娘。”冯源道:“程头儿,你办完事,把她赶出来你都忘了?”

程宗扬脸更黑了,“我把她赶出来了?”

“可不是嘛。连人带衣服都扔出来了。那婆娘还不肯走,光着身子在外面乱扭。后来是师师姑娘看不下去,封了她的穴道,送到药房里的。”

程宗扬沉着脸道:“冯大法,你不是逗我玩的吧?”

“程头儿,人这会儿还在呢。要不你去看看?”

“看个鸟!赶紧让她走!”程宗扬痛心疾首地说道:“我一世清名都被这贱货给毁了!”

“可不是嘛。”冯源还往他伤口上撒盐,“程头儿,让我说,你下次弄完,还是杀人灭口得了……”

程宗扬仰天长叹,“酒色害人啊。”

出了这种丑事,李师师再看自己就跟看禽兽差不多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啊程头儿,”冯源好奇地问道:“你用的什么手段?那婆娘都跟化了似的。那个水儿流的……”

“闭嘴!”

※ ※ ※ ※ ※

被放在临时改造的药房过了一夜,黄氏身上的药效已过,却双腿软得走不动路,最后找了两名仆妇,才把她送上马车。

程宗扬只恨没个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问完冯源,也没敢再和别人照面,就赶紧溜了,比黄氏更早一步离开翠微园,免得撞见李师师尴尬。

临行前,程宗扬让秦桧拿了张手条去户部。蔡元长现在正有求自己,这种抬抬手就能放过去的小事,不会不给自己面子。

马车在一座高大的门楼前停下,跟在车后的兽蛮武士走上前来,扯下大门上的封条,然后抓住门锁一扭,拧断锁条。

尘封多年的大门带着刺耳的“吱呀”声,朝两边推开。程宗扬跳下马车,看了眼已经摘掉匾额的大门,然后跨进这座被视为禁忌的武穆王府。

办完交接的契约之后,这座王府,包括土地,都归在了程宗扬名下,成为盘江程氏的产业。

武穆王府占地甚广,横跨了半个如意坊,西、北、南三面临街。王府西面是明庆寺,南面与临安最大的北瓦子隔街相望。单从地理位置来说,就是一块坐地涌金的好地。府邸内楼台相连,看得出当初建造时花了不少钱。

程宗扬一路走去,对府中的景物只走马观花地随便看了几眼,并没有急切地寻找这位穿越前辈留下的痕迹。

从俞子元的叙述中,程宗扬得知岳鹏举在王府居住的时间并不多,更多时候他都住在晋位王爵之前所居的星月别院——星月湖大营正是由此得名,那里也曾经是星月湖大营的总部。但岳鹏举事败之后,星月别院已经被彻底拆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即使在临安的时候,岳鹏举经常居住的其实也是在大内。武穆王府更像是个用来掩人耳目的幌子。

虽然宋主对那十二道货真价实的超大号金牌耿耿于怀,但程宗扬不相信岳鸟人会把那些黄金埋在他自己都不怎么住的王府里。况且这十余年间,各方势力都不会闲着,王府就算有些东西,也早就被各路英雄摸干净了。

王府最中央的银安殿气势恢弘,不过里面空空如野,连柱子上的饰物都被剥得一干二净,地上被桐油浸过的金砖更是掘得七零八落、遍地坑洞,与雄伟的外观相差悬殊,让程宗扬怀疑这座大殿会不会一转眼就塌下来。

府邸后方的花园杂草丛生,从御河引水掘成的池塘早已枯涸,无人修剪的花树四处疯长,密得连人都进不去。好在池旁的假山还在,宋主总算没派人把这些石头都掀翻一遍。

程宗扬跃上假山,目光越过鳞次栉比的宫殿屋脊,将整座王府尽收眼底。武穆王府占地六十余亩,大小建筑近三十处,一个王府该有的应有尽有,只是荒废已久,此时看去满目萧然。

秦桧文质彬彬地从角门进来,见程宗扬立在假山上,随即展开身形,几个起落便掠上山尖的凉亭内。

“见到蔡侍郎了?”程宗扬道:“他答应了吗?”

秦桧摇了摇头,“没有。”

程宗扬愕然笑道:“怎么?这点小事蔡侍郎也不肯给面子?”

秦桧道:“蔡侍郎听闻公子有意插手此事,起初颇为欣喜。但听说公子是为梁师都求情,倒是笑公子不免有些妇人之仁。”

程宗扬讶道:“蔡元长难道还想灭了梁家满门?”

“蔡侍郎与梁家并无仇怨。查封通源行,也并非为当日的一口恶气。”

程宗扬听着纳闷,“那他不会是闲的吧?”

秦桧道:“蔡侍郎的心思倒不难猜。临安城中饿狼无数,梁师成倒台,与他相关的那些或明或暗的产业,免不了会被人逐一侵吞。即使蔡侍郎肯放手,通源行也保不了几日平安。宁王抢先收手,非是怕了户部查封,而是打的以退为进的主意,借蔡侍郎的手除掉梁师都,好吞下整个通源行。”

“人人都打得一手好算盘啊。”程宗扬叹了一声,“蔡侍郎是什么心思?”

“蔡侍郎的意思是:这种好事,与其便宜外人,不如便宜了自己。”

“他想自己干?”

“朝廷律令,官员不许参与市易。”

程宗扬呼了口气,“我明白了。你告诉蔡侍郎,通源行我接下来。将来的利润四成归他。”

“是。”

秦桧和蔡元长的说法没错,有道是树倒猢狲散,梁师成被贬,梁师都怎么也保不住通源行,与其便宜了不相关的外人,还不如自己接过来。这个结果梁师都夫妻也未必不肯接受,如果换了别人,梁家被扫地出门不说,甚至还会被锒铛下狱。

这些成名的奸臣,果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抢了你的产业,还让你心服口服——没把你往死里收拾,都是大恩一件。

程宗扬摇了摇头,把这件事放到一边。他指着眼前的王府道:“这块地东西宽近二百步,南北宽六十步,西面临着明庆寺的一侧,我准备建成三层,一层铺面,二层三层是食肆酒店,隔成二十家,往外租赁。南面临街与北瓦相邻一带,我准备建成三个院子,分别是瓦子、青楼和汤池。”

程宗扬顿了顿,“江州打完了,兰姑的生意不妨开到临安来。”

秦桧提醒道:“祁远在建康。”

程宗扬叹了口气,“就是因为这个。吴大刀都有娃了,祁老四的婚事也不能再耽搁。趁这个机会先把他们隔开,免得将来麻烦。”

秦桧有些不以为然,“公子多虑了。”

“多虑总比少虑强。让老四和兰姑在建康搭伙照看生意,每日里眉来眼去,没事都惹出事来。”

秦桧一笑,“北面一侧呢?”

“北面是背巷,我准备临街开成钱庄和客栈。里面设成四个区域,外面西侧是盘江程氏的办公区,东侧是住处,最内是金库和内宅。”

“公子成竹在胸,”秦桧抚掌道:“这番策划便在临安立住足了。”

“这些都是空的啊。”程宗扬叹道:“看到梁家的遭遇了吗?如果贾师宪倒台,这片王府重新建成,说不定就便宜了别人。”

秦桧沉吟片刻,“公子要不要在朝中寻几位官员引为奥援呢?”

“咱们是外来户,根基未稳,就算有钱也塞不出去啊。”程宗扬道:“我倒是想着怎么把滕大尹请回临安,万一老贾倒台,好傍着他这棵大树多混几年。”

“滕大尹远在筠州,缓不济急。倒是有条路子,公子不妨试试。”

程宗扬心头微紧,“谁?”

临安虽然高官云集,但真正位于权力顶峰,有能力影响朝局的,不过寥寥数人。其中与自己关系最深的,高俅肯定要算一个。

高俅的真实底细只有自己知道,每次见面两人都是密室对谈,连秦桧也蒙在鼓里,虽然这位奸臣兄七窍玲珑,多少能猜出自己与高俅的关系不简单,但绝不会凭空猜出高俅的身份。

没想到秦桧却给了自己一个意外,他轻拈长须,徐徐道:“宰相王禹玉。”

虽然听说宋国朝廷有贾党、梁党、王党,但自己进入临安以来,还没有和王禹玉打过交道,这些宰相的存在感甚至还不如蔡元长,没想到秦桧竟然会有路子攀上这位相爷。

“公子可还记得当日在晴州,有家珠帘书院?”

“记得,离咱们当时的住处不远。这和王禹玉有什么关系?”

秦桧低咳一声,“在下闲时曾往书院拜访过。”

“哟,奸臣兄,你还真有雅兴啊。”程宗扬笑了两声,忽然脸上变色,大叫道:“等等!你不会遇到李清照了吧?”

秦桧摇了摇头,“易安居士未在书院,秦某未曾识荆。不过在下遇到一位在书院求学的少女,乃是易安居士的表妹……”

“奸臣兄!你真有一套啊!”程宗扬眉飞色舞地说道:“难怪你支支吾吾说自己有了相好的,原本是李清照的表妹!喂,人家还是未成年少女吧?你这就看上人家了?老牛吃嫩草,不厚道啊奸臣兄!”

自己昨晚酒中干的荒唐事都成了众人的笑柄了,这会儿好不容易逮到死奸臣这个大八卦,说出去立刻就能转移众人的注意力,程宗扬不由心花怒放。

秦桧微笑道:“在下不才,蒙其垂青,只是世似浮萍,原以为晴州一别,再无相见之日。焉知事有凑巧,却在临安又再相遇。”

看着秦桧流露出的笑意,程宗扬也替他高兴,这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对天真少女的杀伤力几乎是无解的,钓到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不足为奇,但晴州临安两地相逢,这就是缘份了。而且又是李清照的表妹——死奸臣终于不用娶他那个东窗事发的王氏了,这种好事实在应该庆贺一下!

程宗扬笑道:“奸臣兄,要不要我给你提亲去?”

秦桧叹道:“红颜知己罢了。若论婚嫁,却是难以高攀。”

程宗扬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们盘江程氏的大总管,论身家论能力,比六部的员外郎只高不低,配谁配不上?难道她是公主不成?”

“却是王相的孙女。”

程宗扬怔了半晌,“王禹玉的孙女?难道她姓王?”

“公子英明。”

程宗扬没在意他的揶揄,仰着脸一手拍着额头,半晌才道:“我应该把老四放到临安,把你踢到建康去……她怎么能姓王呢?”

秦桧挑起眉峰,“有何不妥?”

良久,程宗扬放下手,叹息道:“没什么不妥。”

既然秦桧都能变得忠心耿耿,王氏也未必就能坏到哪儿去,何况这个王氏是李清照的表妹,未必就是死奸臣命中注定的那个王氏。

程宗扬打起精神,“那咱们就试试王宰相的门路。”

※ ※ ※ ※ ※

从西边的侧门出来,前面便是明庆寺。寺中依旧香火旺盛,来求神拜佛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明心远远看到程宗扬,立刻飞奔过来,一边合什道:“阿弥陀佛——却是活菩萨来了!”

程宗扬毫不含糊地说道:“赏!”

几枚银铢丢过去,明心立刻笑得满脸找不到眼睛在哪儿。程宗扬一边随口问着寺中的香火,一边不经意地绕到祈福榜看了一眼。

花和尚离开明庆寺并没有引起多少波澜,不过随着倒拔垂杨柳的事迹越传越广,常有人前来打听。寺中的和尚嗯嗯啊啊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倒是多了条化缘的路子。

程宗扬在寺内逛了一圈,没有遇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离开寺庙,绕着王府走了一遭,心下已有计较,让秦桧在王府门外贴出告示,招募民众,准备拆除武穆王府。

“拆下的砖瓦全部卖出去,一块都不留。”程宗扬道:“城中正缺木石,这些房子能盖多少民居?等房子拆完,木石的价格也该回落了,到时再买新的。”

正说话间,一名官差拦住去路,他气势汹汹地亮出腰牌,喝道:“皇城司公干!请公子借一步说话!”

上了马车,孙天羽立刻屈膝跪倒,抱拳道:“叔叔在上!请受侄儿一拜!”

“起来吧。”程宗扬道:“混得不错嘛,捞了个指挥当当。”

孙天羽赔笑道:“早该向叔叔请安,只是衙门的差事太忙,没能抽出空来,还请叔叔见谅。”

“行了,说有什么事吧。”

“侄儿这些天查案子,倒是有桩蹊跷的。”孙天羽清了清喉咙,然后说道:“年初威远镖局……”

孙天羽殷勤地将威远镖局丢失镖物的案子讲了一遍。程宗扬心下暗恨,这厮当日多半是认出阮香琳的身份,这会儿赶来向自己讨好。现在陆谦横死,高衙内被自己收拾得服服贴贴,这桩使得李师师弃师别家的失镖案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反而落了个把柄在这厮手里。

程宗扬并没有把这点心思表露出来,等孙天羽说完,取来纸笔,写了一个条子交给他。

孙天羽惴惴不安地接过条子,“这是……”

“去程氏钱庄的柜上支一千银铢。”

孙天羽忙道:“侄儿不敢!”

“想从我这里白拿钱可没那么容易。”程宗扬道:“把你手里的卷宗拣有用的送来一份。不管是朝廷百官还是市井杂事,我这里都要。”

“侄儿明白!”

孙天羽捧着那张相当于他数年俸禄的纸条,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离开马车。

这个姓孙的捕快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但鸡鸣狗盗之徒也自有其用处。只要自己位子够牢,保证他比哈巴狗还殷勤。

程宗扬用笔管轻轻敲着木桌,朝中的贾师宪、军方的高俅、隶属于朝廷耳目的皇城司,还有自己兼着差事的工部和户部——自己的关系网正一点一点显出轮廓。秦桧担心贾师宪失势,提出走王禹玉的门路。但他忘了,自己想在宋国真正立足,最大的靠山只有一个:宋国那位年轻的君主。

王禹玉年纪已然不轻,纵然掌权又有几年?倒是一些潜力股自己应该趁早投资了。

“会之!准备几份适合的礼物,去拜访几个人。”程宗扬道:“枢密院承旨韩节夫、刑部侍郎史同叔、户部侍郎蔡元长。”

一直到夜色已深,程宗扬才回到翠微园。韩节夫和史同叔对他的突然拜访都颇为讶异,但程宗扬现在身为屯田司员外郎、宝钞局主事,说起来也算是同朝为官,官位虽然低了些,但正是得用的客卿,况且因为发行纸币一事又深受宋主信任,眼下主动上门结交,两人都十分客气,也笑纳了他奉送的重礼。

宋国与晋国不同,在晋国,贵族都是世袭的,权力掌握在几个家族手中。只要攀上几个世家豪门,就无往不利。宋国以科举取士,即使出将入相、钟鸣鼎食的家族,也不可能靠血缘垄断权力。另一方面,朝为田舍郎,暮登君王堂,以平民而得富贵的例子屡见不鲜。这种情形下,拉拢人才就成了重中之重。

即便随行的秦桧也不会知道,自己今天拜访的几个人,除了位高权重的贾师宪,宋代五大奸相都算到齐了。程宗扬很清醒,这些人巴结上未必有什么好处,可一旦得罪他们,就有天大的坏处。

※ ※ ※ ※ ※

翠微园门前成堆的车马吓了程宗扬一跳,“怎么回事?变车马行了?”

冯源迎出来道:“是高衙内的人。他说程头儿你发的话,让他们兄弟在园子聚会。我没敢让他们进内院,都请去了锦绣阁。还有……”他凑到程宗扬耳边小声道:“那婆娘又来了。”

“黄氏?”

冯源点了点头,“下午就来了,一直等着。”

程宗扬盘算了一下,高衙内那帮小崽子聚在一块,无非是吃喝玩乐,半点儿正事都不会有。倒是黄氏那边还牵连着通源行,事关自己今天和蔡元长谈妥的条件,于是径直先去了内院。

黄氏正无聊地把玩着茶杯,蓦然见到程宗扬进来,竟然脸上微微一红,连忙俯身跪倒,娇滴滴道:“程爷……”

程宗扬冷眼旁观,这妇人昨晚出了个大丑,换作别人,早就羞耻难禁,她这会儿却又巴巴地跑来搔首弄姿,不知道是想巴结自己手中的权力,还是想讨要自己手中的药丸,或者两者都有。

“通源行手中的纸币,我给你们足额兑成钱铢。”程宗扬开门见山地说道:“所欠的窟窿,你们自己去补。”

黄氏如释重负,“多谢程爷。”

程宗扬下一句话就让她变了脸色,“通源行你们梁家保不住了。”

面对惊惶的黄氏,程宗扬侃侃言道:“既然宁王撤了资,不准备再插手粮食生意。你们补完窟窿,也经营不了那么大的摊子。我已经与宁王商量过,出资盘下通源行。你们要愿意呢,就接着打理,只不过是换作替我干活。如果不愿意,大家把账目结清,好聚好散。”

程宗扬原以为黄氏会哭哭啼啼哀求自己高抬贵手,谁知自己话一说完,那妇人却露出感激涕零的神情,飞快地说道:“便依程爷吩咐。”

程宗扬挑了挑眉梢,“够痛快啊,梁夫人。”

黄氏抛了个媚眼,娇声道:“程爷便是不说,奴婢也想着把粮行献给程爷。奴婢蒲柳之姿,傍着程爷这棵大树才好乘凉……啊呀……”

程宗扬一手伸到她衣内,在她胴体上肆意揉弄着,“你怎么傍上我这棵大树的,你老公可知道吗?”

黄氏轻啐一口,“他不过是仗着他那个便宜哥哥讨来的身家,便是知道又如何?自从大伯出事,奴婢日惊夜怕,唯恐哪天一道文书,就把奴婢一家打入十八层地狱。托爷的福,今晚奴婢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顶多是夺官问罪坐几天牢,总不会送你们上法场吧?”程宗扬毫不客气地说道:“用得着梁夫人这么卖力吗?”

黄氏在他掌下骚媚地扭着身子,一边道:“程爷怎么知道家破人亡的苦呢?嘻嘻,奴婢前几日家里买了几个仆妇,程爷知道是谁吗?”

“谁?”

“魏篝侯的娘子。号称南苑一支花的。”黄氏带着三分嫉妒七分快意地说道:“那娼妇仗着丈夫封了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结果前些天魏篝侯被夺爵抄家,连家眷也被发卖为奴。”

程宗扬讶道:“一个侯爷还有家眷被发卖的?”

黄氏啐了一口,“魏篝侯哪里是正牌侯爷?他原是涌金典当行的东家,花钱买的爵位,顶多算个散侯罢了。”

程宗扬想了起来,这可是秦桧出的好主意。连侯爵都卖,贾师宪还真大方。

黄氏笑道:“奴婢把那娼妇买来,入府头一天便让她去给我家孩儿暖床。那娼妇原本装得清高,奴婢原以为要打几鞭子才肯听话。哪知她倒是个听话的,知道落到这步田地也没有什么体面可言,老老实实失了身子。第二天一早行规矩的时候,那娼妇才见着是我,羞得什么似的。”

程宗扬冷笑道:“你还真宠儿子。”

“奴婢的孩儿最是聪明晓事的。”黄氏眉开眼笑地说道:“那娼妇的儿子与奴婢的孩儿原本认识,这次奴婢把她一双儿女一并买来,原想着我那孩儿会滥好人,谁知我孩儿大被一卷,把那对小贱人都当了通房丫头使唤,嘻嘻。”

程宗扬一阵恶寒,在她身上抚弄的手掌停了下来。

黄氏不知道他的心思,心下还念着昨晚的快活。她秉性风流,不知道这位主子用了什么手段,直搞得她三魂去了两魂,七魄走了六魄,虽然出了丑,在床上却是生平未有的快意,一想起来,心里就像猫抓般直痒。这会儿在程宗扬怀中扭臀摆乳,一味卖弄风情。

程宗扬推开她,“在这儿等着,爷要出去会会客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