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2章·庆宴

夜色初临,西子湖畔的天香水榭灯火通明,一楼大厅正中放着一张大圆桌,桌上金樽美酒,玉盘珍馐,错落杂陈。

宋国的餐饮是程宗扬见过最繁盛豪富的,桌上摆着茶果八样:榛子、松子、橄榄、核桃……蜜饯糖饯各八样:蜜金橘、蜜木瓜、蜜李子、十香梅、玲珑子、水滑滋糕、生熟灌藕……还有各色时鲜水果:罗浮橘、洞庭橘、鹅梨、甘蔗……不一而足。

接下来的菜品有海鲜头羹、江柱、松花腰子、燥子决明、江鱼玉叶、锦鸡鼋鱼、羊血粉、青虾、白蟹、香螺、蚶子、蛤蜊……水陆鲜味应有尽有。

肉食更多了:鼎煮羊、入炉炕羊、白炸鸡、白燠肉、八糙鸭、炕鸡、炕鹅、水晶炸子、美醋羊血、澄沙团子……还有各色汤饮:玉消膏、乌梅膏、糖乌李、杨梅糖……各色饮食琳琅满目,将一张大圆桌摆得满满的。

临湖一侧的门扇全部打开,湖上清风徐来,坐在厅内便能看到西湖的万顷碧波和天际的明月。

席位以程宗扬为首,往右依次是李师师、林清浦、冯源、豹子头、青面兽、金兀术和秦桧,连受伤的俞子元也被抬来,半靠在软榻上,占了一个席位。

江州战事结束,除了李师师不谙内情,三名兽蛮人满不在乎以外,其余人都如释重负,俞子元失血而苍白的面孔也浮现出一片红晕,一番喜气洋洋。

待众人到齐,程宗扬道:“江州大胜,今晚咱们也开个庆功宴!”

众人轰然叫好,李师师却讶异地张大美目,“江州大胜?官军破城了吗?”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不管江州谁胜谁负,保住这笔生意就是我赢了。”

李师师明智地没有多问,她嫣然一笑,举杯道:“祝公子发财。”

程宗扬按住杯口,“这杯却不急着喝。”

程宗扬站起身,一手拿着酒杯,收起嘻笑,肃容说道:“当日来时我们一共十二人,如今老敖去了建康,老俞重伤不起,其余三位兄弟老桑、老夏和老沉却是再也不能来了。这第一杯酒,先敬三位兄弟的在天之灵。”

程宗扬将酒水泼在地上,然后道:“三位兄弟的尸骸眼下都葬在风波亭。会之,你想办法联系三位兄弟的家人,厚给抚恤。需要迁葬家乡,或者有家人需要奉养的,由我们盘江程氏一力承担。”

秦桧起身拱手,“是。”

“第二杯酒也不急着喝。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第一桩是死者为大。接下来就该罚过了。”程宗扬道:“冯大法,野猪林一战,你本来应该在树上投手雷,结果一上树你就晕了,贻误战机,导致俞子元被袭受伤,这个责任应该谁负?”

冯源脸上浮现出一抹朱砂色,站起来“吭哧吭哧”地想要辩解,却被程宗扬按着肩膀坐下。

“这个责任该是我负。”程宗扬道:“明知道你有恐高症,事前却忘了个干干净净,这个责任我不负谁负?”

秦桧道:“计划由属下制定,不周之处属下也有责任。”

程宗扬道:“那好,这个责任我和老秦一人一半。每人罚一个月的薪金,补给老俞和三位兄弟,怎么样?”

秦桧正容道:“属下甘心认罚。”

俞子元虚弱地说道:“属下受伤怨不得他人,这些钱还是给三位兄弟吧。”

“可以。”程宗扬斟了杯酒,举起来道:“罚完该论赏。这一趟临安之行,会之居中运筹,四处奔走,论功该为第一,诸位可有异议?”

众人都道:“正是!正是!”

秦桧躬身道:“属下为家主效力而已,岂敢居功?”

程宗扬笑道:“你就别谦虚了。不过你的功劳眼下只能记着,到下个月股东大会的时候再说。秦兄,干一杯!”

秦桧举杯与家主一碰,然后一饮而尽,彼此心会。

“功劳第二位要属清浦,”程宗扬道:“这些天联络各方,全靠了林先生,虽然没有上阵厮杀、流血流汗,但身体消耗之大,还在我们之上。来,喝完这杯酒,接下来几日,你可要好好调养了。”

林清浦拱手施礼,然后接过酒杯,“多谢家主。”

“往后盘江程氏所有的情报都要交给你过目,如果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允许你自行挑选僚属作为辅助。但你挑选的人,这一辈子都不能活着离开程氏,明白了吗?”

家主这是把最机密的核心交付给自己全权处理,林清浦哪里还能不明白?他仰首饮尽樽中美酒,“清浦定不会有负家主。”

程宗扬与林清浦碰了一杯,然后走到俞子元身边,“俞兄出生入死,单是凤凰岭引走敌人主力就是大功。”

俞子元抚了抚受伤的腿,惨然笑道:“俞某已经是残废之人。”

“肢残不能复生,废却未必。”程宗扬道:“我已经买下武穆王府,奏报是拆除改建,其实是给大营留个落脚之地。俞兄,我已经替你向孟老大申请退役,将来专门帮我处理商务,武穆王府的改建,还有金库的大总管,这两副重担非你莫属。”

俞子元喉头哽住,半晌道:“誓不辱命!”

程宗扬笑道:“你身上有伤,我就不劝你酒了。待你身体大好,大伙再痛饮几杯。”

俞子元费力地向他敬了个军礼,眼圈不禁发红。

程宗扬走到冯源身边,“冯大法,让你弄个手雷,房子都炸了两幢,把你排到第四位,不冤吧?”

冯源嘿嘿笑道:“不冤不冤。”

“你的功劳,手雷是一桩,另一桩是雪隼团的佣兵。”程宗扬一边斟酒,一边道:“除了钱庄,武穆王府的地产,还有会之抢过来的土木生意,每一桩都是千头万绪,若没有这些人手,我们每个人都生出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冯源拍着胸脯道:“程头儿,你放心,这些兄弟都是靠得住的!”

程宗扬笑道:“那就好!我还指望你给我建个法师营呢。”

冯源苦着脸道:“要建也行,就是太花钱。”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大事。”程宗扬举杯道:“冯大法,往后能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冯大法师,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冯源一口气喝完酒,抹了抹嘴,“我在江州请匡神仙算过命!只要跟着程头儿,跑不了的大富大贵!”

程宗扬大笑起来,匡仲玉这个大忽悠,冯大法找他算命,想听到点儿别的都不容易。

“再干一杯!看看咱们匡神仙的铁口神断准不准!”

程宗扬走到三名兽人身边,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三名兽蛮大汉喜笑颜开,“从这个月起,每人加一只羊!”

豹子头咧开大嘴,口水横飞地说道:“羊!”

青面兽矜持地点头道:“甚好!甚好!”

金兀术也眉飞色舞,显然对这个奖赏很满意。

程宗扬继续道:“另外按照护卫的定额,每人每月给两贯的薪水。”

“吾不要钱!”豹子头道:“换成羊便是!”

青面兽扭头道:“两贯能买几口羊?”

冯源道:“半只都不到,羊肉一斤都要好几百钱!”

青面兽皱起眉头,摇头道:“太少了!”

程宗扬啼笑皆非,宋国羊贵猪贱,一头羊的价钱够买五头猪的,自己为了养这几个兽蛮人,单是羊肉钱每个月就得好几十金铢,折算下来够雇十几个佣兵了,现在怕他们几个存不住钱,特意加了两贯,这头淫兽居然还嫌少。

金兀术没有吭声,只低着头扳着手指一阵猛算。

程宗扬莫名其妙,“狼主,你这算什么账呢?”

金兀术抬头道:“吾让一半羊出来。”

“我没听错吧?你们这几个吃羊不吐骨头的,居然还从嘴里往外掏羊?你准备让给谁?”

金兀术道:“吾族老幼。”

程宗扬一怔,旁边的青面兽和豹子头却陷入沉思。半晌,青面兽叹了口气,“吾也一半。”

豹子头却是万分不舍,欲哭无泪地说道:“让一半吾唯余一只矣……”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老豹,你不识数就少丢点儿脸吧!”

众人一阵大笑,冯源扳着豹子头的手指,好不容易才让他弄明白让出一半还剩三只。这下豹子头转忧为喜,把头点得飞快,“吾留肥的!”

金兀术揉了揉鼻子,“吾想把族人接来吃吾的羊。”

程宗扬看了他一会儿,“用不着从你们的羊里扣,就一条,人不能太多。吃饭管饱,但不做事的,羊每月只有半只——谁说少我立刻翻脸!你们知道这儿的羊他娘的有多贵吗!”

三名兽蛮人都露出笑容,用力点头。三头大牲口把头凑在一起,商量片刻,金兀术道:“吾去!”

“得了,一群兽蛮人招摇过市,到不了筠州不是被乡兵剿了,就是被人口贩子卖了。何况这边还得你们办事,也走不开。”程宗扬琢磨了一下,“这样,让祁远去安排,也不用来临安,先到荆溪落脚。”

程宗扬以前便听金兀术说过族人在山中生活极苦,如今他们想把族人接来吃羊,虽然又背上一堆要抚养的包袱,但至少说明这三名兽蛮人已经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

程宗扬答应金兀术接来亲近的族人,只是出于善意,却没想到不久之后那些兽蛮人会给他一个惊喜。

程宗扬最后走到李师师身边,“师师姑娘刚来不久,不说别的,单是救下老俞这条命,我们大伙儿就该向你道声谢。来,我敬你一杯!”

李师师低头想了片刻,然后展颜笑道:“师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酒宴……很古怪。但也很有趣。”说着她接过酒杯,浅浅饮了一口,柔声道:“奴家不胜酒力——”

“不行!”程宗扬打断她,耍赖道:“我敬的酒你若是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大伙面子!”

李师师嗔怪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举杯一口饮尽。酒液入喉,李师师洁白的面颊立刻染上一抹嫣红,倍显娇艳。

“好样的!”程宗扬兴致高昂,拿起酒坛放桌上一放,挽起袖子道:“赏也赏了,罚也罚了,现在开始喝酒!先说好,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敢不喝,直接扔西湖里!老俞!你的酒先记下!等你伤好了,加倍补出来!”

俞子元笑道:“成!”

秦桧当先发难,“狼主!上次在林教头家你说秦某酒量不及你!今晚咱们便比上一比!”

金兀术一脸不屑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比便比!先各喝一坛!”

“干喝有甚兴味?不如划拳。”秦桧笑眯眯道:“狼主不会也不识数吧?”

金兀术勃然大怒,“吾当然识得数!便是划拳!来啊!”

秦桧和金兀术挽起袖子,“五魁首、六啊六、哥俩好”地吆喝上了。豹子头和青面兽热心地替两人数指头,谁数错就罚谁一大觥。

冯源和林清浦玩的是雅戏射覆,两人轮流拿杯子扣着一件事物让对方来猜,输者饮一杯。俞子元看了两眼便失笑起来,“冯大法!你换个玩法吧。林法师的水镜术最擅长隔板猜物,你就是玩到天明也赢不了啊!”

冯源拍案叫道:“哎哟老林!我说我怎么总输呢!这不坑人嘛!”

林清浦笑道:“在下量浅,只好让阁下多饮几杯。”

冯源叫着不依,程宗扬道:“人少玩着也没劲。清浦、冯大法、老俞还有师师,咱们五个也别搞什么花样了,来个最简单的,掷骰子!我一、师师二、清浦三、冯大法四、老俞五,掷到谁谁喝!”

“若是六呢?”

“全喝!”

“好!”众人都鼓掌叫好。

冯源跑去取了骰子,兴冲冲往碗里一丢,却是个四点,只好在众人的笑声中自饮一杯。

湖上波光连着月色,清风徐来,水榭宛如浮在水上的琼宇。众人放开胸怀,一番畅饮,欢笑声、吵闹声……从水面上远远传开。

程宗扬发现李师师虽然不常饮酒,却是天生的好酒量。她杯来盏往喝了差不多有半斤,那双美目水汪汪的,泛起桃花醉人的红色,可还没到喝醉的地步。

林清浦首先退出酒战,一身酒气地靠在椅子上,沉入醉乡。冯源喝得舌头都大了,与俞子元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高兴。另一边秦桧独战三名兽蛮勇士,却丝毫不落下风。豹子头和青面兽已经醉倒,只剩下金兀术还在苦苦支撑。

众人一直喝到近三更,秦桧一连喊了几个超过五的大数,终于成功地把金兀术也彻底喝倒。饶是占了兽蛮人不识数的便宜,划拳十胜未必一负,死奸臣这会儿也喝了不少,长须上酒水淋漓,举止也少了几分从容,多了几分醉态。

直到深夜,酒宴方散,除了秦桧和李师师能走着回去,其他人都是被抬回去的,尤其是那三个兽蛮人,肉山一样的体型可累坏了翠微园的小厮。

程宗扬趁醉拉住李师师的手,入手的纤软柔滑让他心头禁不住一阵激荡,涎着脸道:“今晚月色真好,师师姑娘要不要一起赏月呢?”

李师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位家主的举止半点也称不上正人君子,可在宋国,即便是正人君子,想要奴婢伺候也不过一句话的事。而这位家主宁愿用厚着脸皮挑逗的方式,也不肯以势欺人。似乎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虽然只限于他认为的自己人而言。

李师师轻轻抽出手,柔声道:“俞先生刚才忍不住吃了杯酒,奴家要去给他检查一下伤势。”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自己要再拦着,就不止是禽兽了。程宗扬宽慰自己:来日方长,这么鲜嫩的白菜就在自己手边放着,又不怕她跑掉,将来水到渠成,还不是想怎么拱就怎么拱?

程宗扬放开手,又觉得不舍,一拈指从她鬓侧摘下那朵海棠,放在鼻端嗅了嗅,酸溜溜地嘟囔道:“一点香味都没有。”

李师师白了他一眼,“海棠无香,却有殊色。”

“没闻到香味总是少了点什么……”

“公子醉啦。”李师师柔声道:“还是早些休息的好。”

如果用强的,小美人儿就算立刻生出翅膀,也飞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但程宗扬再醉十倍,也厚不起脸皮学高衙内那个禽兽,只好眼巴巴看着花枝一样的小美人儿带着清香,风姿绰约地离开水榭。

众人散去,程宗扬带着酒意上楼,一边摸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边醉醺醺道:“凝美人儿!不管你睡没睡……限你一分钟内光着屁股给我爬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美妇便四肢着地,赤条条从房内爬了出来。

阮香凝从头到脚脱得一丝不挂,裸露着柔媚动人的玉体,像一只母犬般摇摇摆摆爬到主人脚前,然后扬脸绽露出娇媚的笑容。她身子丰润如玉,一双浑圆的玉乳悬在胸前,纤腰盈盈一握,雪团般的粉臀高高耸起,月色下,光洁的玉体宛如一件精美的瓷器,泛起白亮的光泽。

程宗扬托起她的下巴,一手拉开裤子,把阳具塞到她口中,让她含住,这才开始解衣物。

对于这个黑魔海当礼物送来的御姬奴,程宗扬的想法很简单:难得捞到一个还是完璧的大美人儿,不用白不用。

阮香凝的记忆不知是被剑玉姬封闭还是抹去的,总之有许多空白。这样的情形与梦娘有些类似,区别在于凝美人儿多了一个作茧自缚的瞑寂术。

这些天连程宗扬自己都忘了给她下过多少指令,尤其是兴致一来做的扮演游戏,这位林娘子一会儿变成被强盗劫持的官眷,一会儿变成与情郎偷情的小家碧玉,一会儿是被审讯的女犯,一会儿是刚入洞房的新娘……天知道凝美人儿现在意识里乱成什么样。

不过有一点始终未变:在阮香凝的意识深处,她整个人都归主人所有。而握有瞑寂术指令的程宗扬是她唯一的主人。

程宗扬脱下衣服,正准备按惯例好好享用这只难得的鼎炉,楼外突然响起小厮的声音:“公子,有客人来访!”

程宗扬的酒意立刻醒了一半,能找到翠微园来,肯定不是贾师宪和廖群玉的人。既然是客人,也不会是宫里来的人,而且这会儿已经是深更半夜,谁有什么大事要来找自己?

“谁?”

“她自称是梁夫人。”

原来是那个骚妇。程宗扬既好笑又纳闷,一个在临安城也算得上有身份的内眷,半夜跑到西湖边见客人,如果传扬出去,单是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究竟是什么事,让黄氏大失方寸?

皱着眉想了片刻,程宗扬吩咐道:“让她进来。”

不多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黄氏似乎很着急,匆匆忙忙上了楼,在门外道:“公子,奴婢……”

“少废话。”程宗扬懒洋洋道:“在门外脱光了爬进来。身上剩一条带子,你就滚出去!”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接着黄氏光着屁股像条母狗般爬进房内。

月光下,一个美妇翘着白嫩的雪臀趴在地毯上,那位年轻的商人浑身酒气,这会儿正裸露着精壮的身体,两手握住美妇纤软的腰肢,从后面一下一下干着她的屁股。

黄氏伏在地上道:“奴婢见过公子。”

程宗扬嘲讽道:“夫人是不是想起当日的乐事,半夜睡不着,巴巴地赶来等着挨肏呢?”

黄氏扬起脸,玉齿咬住红唇,眼泪仿佛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然后哀声道:“求公子救救奴婢……”

“天塌了?”

“奴婢刚听到消息,户部新任的蔡侍郎要清算几个月来囤积居奇的商家,明日要查封的便是通源行。”

通源行是临安知名的粮商,背景深厚,当日在樊家园,就是他们硬顶着不给蔡元长面子,结果让死奸臣摆了一道,蔡元长趁机发难,把他们逐出会场。现在蔡元长新升了官,少不得要拿他们开刀,杀一儆百。

“一家粮行,封了便封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氏急切地说道:“公子不知道,前些天城中的涌金典当行刚被封了,追查之下,牵连到朝中几个官员用官钱放贷,蔡侍郎一封札子奏报上去,陛下大怒,已经罢免了那几名官员,查抄家产。为首的还被下狱论罪,连家眷都被官卖,追讨欠款。”

程宗扬道:“你们不会也挪用官府的款项了吧?”

黄氏没有作声,只垂下头默认了此举。

程宗扬思索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难怪当日在樊家园,通源行死活不肯认购呢,原来是挪用了官府的钱款炒作粮食生意!这下可傻眼了!”

通源行原本是借机炒作,结果被蔡元长强压着由官府收购粮食,拿到手的一半都是纸币,而他们从官府挪用的都是钱铢,如今事情败露,除非变卖家产补上窟窿,否则这个亏空就算想弥补都弥补不上。但查封的消息来得甚急,就算梁家肯变卖家产,眼下也来不及了。

“你有什么好急的?”程宗扬笑道:“听说通源行背景深得很,不是还有宁王嘛。”

黄氏小声道:“王爷先从宫中得知消息,已经取走粮行所有的现钱。眼下行里只剩下一些纸币。奴婢闻讯后,在王府一直等到深夜,都没能见着王爷。如今即便能还上欠款,蔡侍郎如果追究起来,奴婢一家也难保平安……”

对于梁师都一家来说,这下真是天塌了。本来就不怎么认他们这些兄弟的梁师成失势,少了遮风蔽雨的大树,原本同做粮行生意的宁王抢先跳船,把个天大的窟窿留给他们。蔡元长可不是什么善人,这一刀下去,梁师都能不能保住小命都难说,怪不得黄氏这么着急。

但梁家看起来天塌了,在程宗扬眼中,这点漏子连窟窿都算不上,想要摆平此事,用不着吹灰之力。

黄氏心急如焚,凄声道:“爷……”

程宗扬豪迈地打了个酒嗝,“蔡元长再急,也不会连夜封店铺。”他勾了勾手指,“梁夫人,过来乐一个吧。”

黄氏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道:“只要爷救奴婢一命,奴婢便是给爷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好说。”程宗扬笑眯眯看着她。这妇人容貌比阮香凝差了一截,但那种又骚又媚的模样,却让人心里痒痒的。

程宗扬看了片刻,忽然道:“看梁夫人这模样,也是风月场上的人物。今晚本公子心情好,大伙儿来个热烈的。”

程宗扬抓起桌上的背包,从里面取出一只瓷瓶,拇指一挑,推开塞子,倒出一粒小小的药丸,“把这个吃了,和本大爷好好疯狂一把!”

黄氏二话不说,咽下那粒药丸。

程宗扬一边干着身下雪肤红唇的美妇,一边笑嘻嘻看着她。

不多时黄氏呼吸便急促起来,她只觉浑身燥热,脖颈不由自主地微微扭动,双乳和下体仿佛淌过滚滚热流,不一会儿奶头和私处便充血一样热得发烫。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欲望从心里涌起,似乎急切地渴望有人来揉捏自己的双乳,插弄自己的骚屄。

“哦……”

黄氏面红如醉,她仰身躺在地毯上,一手抓住玉乳,一手伸到腹下,禁不住摸弄起来。

程宗扬“啵”的一声从阮香凝穴内拔出阳具,然后俯身抓住黄氏的脚踝,朝两边一分,向上提起。

黄氏粉颈和香肩贴在地毯上,身体被拉得倒竖起来,雪白的双腿朝天张开,露出股间一只水汪汪的蜜穴。她双臂摊开,玉指抓紧地毯,粉颈无意识地来回扭动,一边张大妙目,急切地望着程宗扬腹下直挺挺的阳具。

“凝奴!”

阮香凝直起腰,笑吟吟伸出手掌,在黄氏股间抚弄几下,然后扶住主人的阳具,对准她微微翕张的穴口。

程宗扬把黄氏赤裸的腰臀放在自己膝上,阳具一沉,以近乎垂直的角度杵进她穴内。

黄莺怜发出一声尖叫,强烈的快感使她两眼上翻,身体像抽风一样痉挛着,从蜜穴中挤出的淫水溅在她精心妆扮过的面孔上。

这些药丸是殇侯根据程宗扬带来的药品做成的,虽然以死老头的性子,不在南荒试验个八九不离十,肯定不会专门拿来给自己献宝,但程宗扬还是很怀疑他能做出来什么鬼东西。何况死老头就算能做出原汁原味的摇头丸和麻古,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因此那些药丸被他扔在背包里,一直没有理会。

眼下在黄氏身上一试,事实证明死老头的星相、巫术之学虽然十二分的不靠谱,玩毒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

黄氏穴中一片火热,阳具刚一进入,蜜腔内湿淋淋的媚肉就紧紧夹住肉棒,像一张饥渴的小嘴般拼命抽动起来。

程宗扬把那个妖媚的妇人压在身下,以俯览的角度观赏她失控的淫态。

黄氏一双粉白的大腿大张着,丰满的屁股被程宗扬双膝夹住,淫穴像一朵盛开的牡丹,在她白生生的大腿间朝天绽放。一根粗壮的阳具在她穴中直上直下地硬邦邦来回捅弄,干得她淫水四溢。

黄氏两团乳球沉甸甸地倒垂下来,充血的乳头又紫又胀,像熟透的葡萄一样硬硬翘起。程宗扬的视线从她乳峰间看去,黄氏那张本来就带着几分媚意的玉脸此时更是淫态十足,随着阳具的进出,她迷乱地瞪大眼睛,张开红唇,一边拼命扭动玉颈,一边放声尖叫,似乎浑忘了自己的身份,全身心地沉浸在与人偷情的肉体欢愉中。

程宗扬暗赞死老头搞出来的这东西够水准,从黄氏的神情看,这药丸是混合了摇头丸和麻古的效果,而且由于纯度的关系,药效更加霸道。只是不知道成瘾性怎么样?

话说回来,黄氏即使变成吸粉的烂泥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程宗扬还没滥好人到觉得自己应该为这骚妇负责的地步。倒是她真上了瘾,更容易控制。哪天姓梁的小崽子不开眼再惹自己,自己一个口信,就能把他娘叫来出气。

黄氏毫无遮掩的淫态在程宗扬眼底一览无余。她玉体倒立,腰臀奋力向上挺动,迎合阳具的进出,那只敞露的蜜穴中,淫液像泉水一样直淌下来,不多时便溅得乳上脸上都是。她摇头扭臀,湿淋淋的乳球配合着尖锐的淫叫声来回摆动,整个人就像一具上足发条的美肉玩具,没有半点安分。

程宗扬一扭头,看到阮香凝像猫咪一样伏在自己脚边,她美艳的脸上带着娴淑优雅的笑容,雪滑的胴体曲线玲珑,那只大白桃般的玉臀浑圆柔润,充满性感的诱惑。

程宗扬抓住她的雪臀往上一推,阮香凝顺从地翘起屁股,两手伸到臀后,抱住白玉般的臀肉朝两边分开,将她处子般娇美的性器和精致小巧的菊肛展露在主人面前。

程宗扬一边干着黄氏热情如火的淫穴,一边把玩着凝美人儿娇美动人的雪臀腻穴,心头半是酒意半是欲望地涌起一股豪情:终有一天,无论是苏妖妇还是剑玉姬,那些视我为敌的贱人,都将屈服在我身下!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