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31章·大捷

离棚子还有几丈远,一帮恶仆就拦住去路,嚷道:“这是各家衙内、公子订的位子,快走!快走!莫冲撞了各位少爷!”

吵嚷间,有人从棚子里伸出头来,一看是程宗扬,高衙内立即像皮球一样蹦过来,兴高采烈地叫道:“师父!”一面挺胸凸肚地教训道:“你们这些狗才!连本衙内的师父都不认得!”

高衙内呵斥了众仆,一边引程宗扬进棚。那些公子衙内见到程宗扬,有些不理不睬,有些面露不屑,有几个在他手下吃过亏的,更是横眉瞪眼,嚷道:“哪里来的篾片先生?快赶出去!”

高衙内恼道:“什么篾片先生?这是我师父!”

程宗扬也懒得理会那帮小崽子,趁高衙内向那群十三太保兄弟们辩解,他对高衙内身边的管家富安道:“刚才有个女的过来?”

富安嘿嘿一乐,“爷好眼力!”他往旁站了几步,压低声音,“威远镖局总镖头的夫人,销魂玉带阮女侠。”

程宗扬心头雪亮,这富安虽然一副下流狗腿的模样,但高俅经营多年,不可能一个心腹都没有。既然能被安排到岳鸟人送来的高衙内身边伺候,富安绝对是高俅心腹中的心腹。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了然,心照不宣地走到棚后,避开众人的视线。

“怎么回事?”

富安也不隐瞒,“衙内自把阮女侠弄上手,便送给他的兄弟们玩耍。刚才在岸边见到,就派人把她唤来了。”

“车里是谁?”

“梁衙内。”

程宗扬心里像吃了个苍蝇般难受,“你去把她叫出来,就说家里有急事,让她立刻回去。”

打扰正在兴头上的梁公子,绝对不是个好差事,但富安没有半点犹豫,应了一声便去叫人。

这狗腿子还真有点本事,在车外说了两句,便见阮香琳从车中出来,匆匆忙忙离开。接着梁公子气急败坏地下了车,对着富安破口大骂。

富安双手叉在身前,赔着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等他骂完,富安不知道又说了几句什么,顿时让梁公子转怒为喜。

等富安过来,程宗扬带着一丝不屑冷笑道:“姓梁的好大的架子。”

富安倒不放在心上,带着笑脸道:“都是主子,骂几句也算不得什么。”

阮香琳在天香水榭和那些衙内淫乱的荒唐一幕,程宗扬还记忆犹新。虽然阮香凝被剑玉姬封了记忆,无法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手脚,但阮香琳很可能是被自己亲妹算计,才举动失常。这么好一棵白菜,自己看在李师师面子上,硬是忍住没拱,怎么能让这些小兔崽子乱拱呢。

“姓梁的要找你麻烦,就来找我。”

“没事。”富安笑道:“梁公子刚买的几个奴婢正好送来,这种小事一转眼便忘了。”

高衙内教训了一帮兄弟,过来拉程宗扬入席。虽然宋国讲究师道尊严,但他们这些有权有势力的公子,看不上的就是那些连进士都考不上,整日在各府混吃混喝的教书先生,全靠着高衙内的面子,才没有给程宗扬难看。

程宗扬当然不会和他们计较,随意喝了几杯酒,远远看到一个怯生生的少女被带进来,送到梁公子的车上。

程宗扬心里暗自摇头,面上却若无其事,随口道:“今天人不怎么齐啊?”

高衙内道:“今天是热闹日子,有两个兄弟陪家里人脱不开身,还有个倒霉鬼是出了事。”

“出了什么事?”

高衙内笑嘻嘻道:“晚些徒儿再与师父说。来,师父尝尝这盏内府流香,正经的内府酿造!”

喝了几盏,程宗扬便要脱身,高衙内接连几天没有见着这位师父,有心跟他再学几手功夫,这会儿虽然不舍,也不敢强留,一边送出来,一边道:“师父,今晚徒儿要和兄弟们结拜,要不要来乐乐?”

程宗扬听得好笑,“你们十三太保还没结拜过?”

高衙内道:“新来的兄弟。”

程宗扬略一思忖,“行啊。就在翠微园吧。只要别进后院就行。”

高衙内喜出望外,“成!”

湖中夺得锦标的少年已经上岸,换了一身干衣,接受观众的欢呼。金明池中的表演还在继续,除了水秋千,还有竞渡、水舞、鼓乐……按惯例一直要持续到深夜,由宫中施放完五色烟火才算结束。

秦桧道:“临安水上乐事之盛,莫过于三月金明池夺标,八月钱塘江弄潮,每至此时,都中万人空巷。”

冯源跃跃欲试道:“不知道今年的烟火有多高。”

林清浦笑道:“让冯大法师给他们放一个见识见识。”

李师师有些奇怪他怎么突然离开,程宗扬笑着解释道:“碰见几个熟人,喝了几杯酒——”

话音未落,林清浦手指忽然动了一下。程宗扬停住话头,望向林清浦。

周围人头涌动,林清浦不好开口,只微微点了点头。

离开筠州之前,程宗扬从冯源手里勒索了一块龙睛玉,由林清浦注入法术,送到孟非卿手里。那块龙睛玉很小,放不了太复杂的法术,但用来召唤施法者本身是够了。这样江州一旦有紧急情况需要传讯,可以打碎龙睛玉,向林清浦发出讯息。

龙睛玉刚送过去不久,神霄宗在城外设立法阵,双方讯息隔绝,一直没有用上。如今林清浦突然生出感应,必定是江州有急讯。程宗扬不敢怠慢,急忙吩咐一声,金兀术和豹子头并肩从人群间硬挤出一条路来,护送众人离开金明池。

※ ※ ※ ※ ※

“江州大捷!宋军已撤过烈山。”

回到翠微园的静室,林清浦施出水镜术,便给了众人一个意料之中的喜讯。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心头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从去年十二月开始的江州之战,经过三个多月超过一百天的厮杀,最终以宋军的全面撤退而告终。虽然仅仅是一场波及范围不过一州,双方投入兵力十余万人的局部战争,江州之战带给六朝的巨大波澜才刚刚开始。

江州守军以战绩证明了星月湖大营的口号,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小看这一支失去龙头而被当成匪寇的军队。同时星月湖大营也用鲜血和牺牲证明了自己占据一州之地的资格。

按照最初的约定,星月湖大营将与萧侯各占一州,划江而治。名义上双方都属于晋国的臣僚,向建康缴纳应付的赋税,但除此之外,双方都拥有领域内所有的权利,江州成为星月湖大营事实上的领土。

江州之战刚刚结束,城中百废待举。萧遥逸作为江州刺史,要修表向晋国朝廷报告晋宋两军在边境共同剿匪大获全胜的战绩。王韬与崔茂负责清点此战抢获的物资和损失,斯明信与卢景分别往宁州和上游的北府兵大营通报战果。孟非卿则是坐纛的主心骨,下面的尉级军官有些负责整军,有些维持治安,有些负责与雇佣兵打交道,还要安排民众迁回、处置民夫、商贾等等事务,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只要江州之战尘埃落定,其他全是小事,程宗扬也没有把宝贵的时间用在祝贺上,与孟非卿互报了一声平安,便立刻问起另一件要命的大事,“长伯回来了吗?”

孟非卿知道他有事要说,叫来在外等候的吴三桂,便起身回避。

“属下接连几次潜入云府,都没能见到云小姐,反而和云大小姐照了次面,险些被她认出来。”吴三桂道:“属下不好再入云府,便去找了当日往云府诊治的大夫、稳婆,还有出入云府的小厮、杂役等人。”

程宗扬把所有人都打发出去,专注地听着吴三桂带来的消息。

“属下从各个渠道得到的消息,云小姐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被云三爷送到别墅养护,下一步要等云六爷返回建康再作定夺。”吴三桂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云家对此事愤怒异常,恐怕小侯爷这次要有麻烦。”

程宗扬扯了扯嘴角,这种丢脸的乌龙事件,他才不会大嘴巴地满世界乱说,除了敖润和秦桧,其他人都还以为是萧遥逸干的好事。自己和小狐狸情同手足,大不了下次替他背个黑锅还他。

算算路程,云秀峰再有几日差不多就该回到建康,敖润一路追赶,到建康也就是前后脚的工夫。自己该说的都已经告诉了老敖,到时说出真相,要打要杀就由着云家几位爷了。

最好的结果,也许是自己把云如瑶娶来,可要娶她当正妻,别说把自己当成准妹夫看的八骏,单是死丫头那一关自己就没半点信心能过。如果当偏房,就算云老哥同意,云六爷能同意吗?

“黑魔海的奸细查出来了吗?”

吴三桂摇了摇头,“事情出来,云家更换了所有的护卫和仆从,听说全部打发到庄子里看管起来,外界打听不到消息。”

程宗扬叹了口气,“算了,只要她平安,这事儿你就别管了,等老敖见着云三爷再说。”

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敖润把这事儿说清,然后自己就老老实实躺倒挨捶,云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程宗扬打起精神,“咱们的直属营练得怎么样了?”

“有三四成凑合着能用,真正能拉出来的,也就几十个。”

“慢慢来,个把月就能练得和星月湖的爷儿们差不多,人家也不用混了。”程宗扬道:“吴大刀家的柳嫂快生了,给他放几个月的假。你去挑三十个靠得住的,让彪子带到临安来。”

“我呢?”

“你留在江州,给我练一支像样的护卫队出来。”

吴三桂也不推托,“成!”

“还有。过几天有个囚犯会到江州,”程宗扬道:“你们两个好好打交道。将来我把你们两个放到一营当上尉,可千万别给我丢脸。”

“谁?”

“宋国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

吴三桂应道:“是!”一句废话都没多问。

殇侯和小紫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东西,林清浦的水镜术略一接近就转来剧烈的灵力波动,程宗扬只好熄了和死丫头聊天的念头。

接着程宗扬不顾林清浦的疲倦,让他用水镜术联络上筠州的祁远,仔细叮嘱了几件事,包括钱庄分号的运作;如何处理好宋军在江州的溃败,稳定市面,为滕甫增添政绩;通过各种渠道向云家示好,尽力给自己干的破事擦屁股;还有就是派人接应鲁智深和林冲一行。

好不容易交待完,林清浦撤去水镜,闭关调养。程宗扬独自坐在静室中,反复权衡江州之战结束的局面。

一个稳定而可靠的后方,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完全是不言而喻的。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基地,程宗扬曾经考虑过几个地点:南荒、建康、江州,甚至荆溪。

南荒过于偏僻,气候、交通、环境、人力资源……每一项都有无法克服的难题。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南荒也只能作为一个并不发达的原料基地而存在。

建康是个非常理想的商业据点,水陆交通发达,人口众多,又是晋国财富汇聚的中心,唯一的缺点就是自己在建康根基太浅。萧遥逸父子退出建康之后,自己的根基甚至还比不上石胖子。程宗扬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一些股份就能把建康的世家彻底与自己绑在一起。那些世家子弟锦上添花可以,一旦到雪中送炭的关头,需要的是过命的交情。而这种交情需要时间和机遇来培养。眼下只有一个临江楼还好办,等盘江程氏长成大树,如此浅的根基,一阵风就能把它吹倒。因此在程宗扬的构想里,建康只能当作一个营销中心,而非自己押上重宝的基地。

荆溪的条件还不如南荒,唯一的优势是位于晋、宋、昭南交界。除非自己准备拉杆子起义,完全不适合投入巨量资金。如果想把山高林密的荆溪改造成合适的工商业基地,单是修路搭桥、建设城镇这些慈善事业,自己这辈子加下辈子都搭进去也干不完。

江州是自己目前最好的选择。土地、人员全部控制在自己手里,就和自己家一样方便。唯一的劣势在于江州地理偏于南方,游离于云水这条六朝的黄金水路之外。不过广阳渠一旦开通,直接将云水与大江连为一体的水路,多少能弥补一些地理上的缺陷。

自己把盘江程氏的重心放在江州,建康和临安就成为舒展开的双翼,而申婉盈的沐羽城,相当于盘江程氏这只鹰隼踏入昭南的一足。

随着江州之战尘埃落定,程宗扬对建康、江州、临安三地的定位也已经明确下来。无论从自己手握的资源还是市场状况来看,盘江程氏在建康的主打将会是奢侈品与娱乐业。晋国的世家子弟一大半都被自己拉入盘江程氏,成为集团的股东,单做水泥不可能完全吸引他们的兴趣。另一方面,自己涉及其他行业,都不免要与云氏的利益相冲突。因此,利用临江楼、霓龙丝衣和南荒奇珍,面向晋国世家、富商,打造高端品牌,走上层路线,才是最有前景的选择。

来临安之前,程宗扬完全没想到会有眼前的局势。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迫切需要资金支撑财政压力的宋国,竟然把兑换纸币的钱庄交到自己手里。从宋国朝廷的角度来看,这也许只是一个弥补财政窟窿的临时举措,无论是贾师宪还是宋主,一开始都存了见势不妙卸磨杀驴的心思,先拿到钱救急,一旦捅出漏子就把自己这个外来的客卿当作替罪羊。

程宗扬并不熟悉现代金融那些令人眼花缭乱,凭空就生出钱来的运作方式,但一个现代人常识性的金融知识,使他远比宋国朝野更能认清纸币的力量。

宋国商业比晋国更发达,由于没有晋国那样垄断性的世家势力,临安的市民相对富裕,可以说已经进入市民社会。发达的商业,大量具备一定资产的市民,以及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些因素确定了临安在盘江程氏整个蓝图中的位置:一个以纸币运作为主的金融中心。

但无论营销还是金融,都不足以为盘江程氏扎下根基。盘江程氏想能抵挡风雨,真正的落足点还在于江州。

无论在军事战争还是和平建设当中,水泥都有着极其广泛的用途,并且有巨大的需求量——如果有可能,程宗扬很想发展出整套完整的工业体系,带领六朝迈入工业时代甚至是电子和信息时代。

但这些全是妄想。单是水泥程宗扬都没有信心能搞成产业化,顶多是作坊的水准。不过对于六朝而言,这样的水准已经足够用了。

作坊式的工业流程很难实现大规模生产、获得巨额收入,但通过垄断,可以给盘江程氏带来稳定的现金流,同时将销售渠道铺向六朝各个角落。

有了财力、物力、人力和自己的地盘,黑魔海的威胁又算得了什么?当年黑魔海的鼎盛时期,不照样险些被岳鸟人灭了门。等自己羽翼丰满,苏妲己和西门狗贼这样的对手,和自己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别说让孟老大出马,就算自己带着培养好的直属营杀到五原城,就能轻轻松松把苏妖妇绑来,到时候想抽鞭子就抽鞭子,想滴蜡就滴蜡,保证苏妖妇还要赔着笑脸和自己搞SM游戏……“公子。”秦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程宗扬擦了把口水,“进来吧,我正要和你商量下一步怎么做。”

秦桧盘膝坐在蒲团上,一手轻捻长须,然后道:“宋军若是安安稳稳撤军倒也罢了,如今成了溃败,贾师宪难辞其咎。”

“老贾也真够倒霉,刚坐稳的位子眼看又要悬了。”程宗扬道:“咱们怎么办?要不要扶他一把?”

秦桧道:“计将安出?”

程宗扬叹了口气,自己只是个不入流的客卿,一旦钱庄运转不灵,随时都可能被当成替罪羊拉出去宰了,居然还想着扶宋国最有权势的贾太师一把。

“江州大胜,对咱们是一件大好事。”程宗扬转过话题,“少了眼前最大的威胁,终于能好好做我的生意。现在唯一的麻烦是扩张太快,人手不够用了。”

“公子囊中人才甚多,何谓无人?”

程宗扬咧了咧嘴,“要找打手,我随便都可以给你拉一车出来。可做生意不是打架。眼下也就祁老四算个行家,奸臣兄你算是万金油,放到哪儿都能用,可要把你放出去,我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就没了。”

秦桧笑道:“公子抬爱。”

程宗扬自顾自说道:“祁老四在筠州做得风生水起,一时半会儿也离不了,但筠州毕竟是小地方,把老四放在那里太浪费了。常言说狡兔三窟,建康算是一窟,有他在我才放心一些。可老四一走,谁来接筠州的位置呢?”

秦桧沉思许久,“无人可替。”

“是啊。老俞也算半个行商,眼下他重伤致残,只能退役,把他放在筠州也是个主意。但他的伤势少说也得休养半年,时间不等人啊。”

秦桧拂了拂衣衫,“公子是否想过借鸡下蛋呢?”

“哦?说来听听。”

秦桧提醒道:“离开江州时,公子的直属营在哪里呢?”

“雪隼团?”程宗扬似乎有点明白了。

秦桧微笑道:“临安尽有商家,公子何不寻觅一二,遇到合适的不妨吞并下来以为己用。”

程宗扬摇了摇头,“咱们的生意多少有些忌讳,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我也不敢乱用。奸臣兄,不瞒你说,除非是走投无路被我救下来的,随便找个经理人,我可不敢轻易就把生意托付出去。”

“如师师姑娘一般?”秦桧打趣一句,然后胸有成竹地说道:“倒也简单。想让一二个小商家没了活路,亦非难事。”

程宗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指着秦桧道:“奸臣兄,你这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肚子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又打起这主意!”

秦桧道:“术有经有权,公子岂是不通权变之人?”

“你是实用主义者,我也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程宗扬坐直身体,“奸臣兄,我来问问你,我和岳鹏举那鸟人有什么区别?”

“在下未曾见过岳帅,但就耳闻而言,公子所不及岳帅者,跋扈、霸气二端也,而仁义过之。”

“你这又是只拣好听话。说实话。”

“公子谨慎有余,进取不足,令人有画地为牢之叹,遇事不免缚手缚脚。”

“说难听的,你就该说我窝囊了。”程宗扬道:“岳鸟人我行我素,逢人便踩,仇家遍天下,身边有星月湖这样的强军,却落得一个不明不白的结局。我和岳鹏举的区别就在于: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个生意人。既然是生意人,便是仇敌也能谈生意。比如老贾,换成岳鸟人在我的位置上,早就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痛快是痛快了,路子却是越走越窄。”

“岳鸟人是只栽刺,不种花,我是种花加拔刺。”程宗扬举起手指,半是解释半是警告地说道:“但你把我当成老好人便也错了。对仇家,我可不会有半点手软。只不过我没那个兴趣四处树敌,以践踏仇家为乐。别人当我是朋友,我便以朋友报之。别人把我做敌人,只要他有一二可取之处,若有机会,我也会尝试化敌为友。一点好处没有的,我也尽量会留一条生路。至于那些真正视我为死敌的,大家不妨比比谁更狠。我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你猜谁能笑到最后?”

秦桧沉默多时,然后起身向程宗扬长揖一礼,“公子之术远过秦某,可谓是大道无形,志如云龙。若公子不弃,会之此生此世愿追随家主,以附骥尾。”

程宗扬笑道:“这马屁拍得真舒坦。奸臣兄,我对你说这些,是把你当成架海的紫金梁,可不是专干脏活的,明白了吗?”

秦桧叹道:“属下惭愧。”

程宗扬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曾经想过把秦桧留在自己身边,专门处理一些不好让人知道的机密事务,死奸臣在这方面的天份之高完全不用怀疑,但长久接触下来,程宗扬觉得以他的才能专门干脏活,实在可惜,这才几次三番把他往正道上引。

以秦桧早年的表现,未尝不能成为名臣,只可惜紧要关头,这位奸臣兄对权力的欲望战胜了良知,才落得遗臭万年。不过话说回来,杀岳飞这种天大的脏活他也敢做,对任何一个主人来说,秦奸臣都算得上一条靠得住的忠犬了。只希望他在自己手下能用这份忠诚干点好事,别再让他落得一个奸贼的骂名。

“江州战事已定!今晚咱们也摆宴庆祝一下!”程宗扬兴致勃勃地说道。

秦桧笑道:“属下已安排妥当,就在水榭之内,公子以为如何?”

“好!把兄弟们都叫来!今晚不醉无归!”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