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27章·赐宴

回到翠微园已是午夜,程宗扬顾不得洗去身上的血污、泥土,急匆匆地登上天香水榭,掩上门,从贴身的夹袋里取出那张抄录的纸条,小心地在灯下摊开。

纸上的文字在抄录时已经读过,程宗扬此时读来,仍然惊心动魄。

“当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也许已经回归主的怀抱——那是我长久以来的夙愿。愿上帝保佑你,我的朋友。”

“我,乔治·沃克,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一九〇八年生于乔治亚州。蒙主恩宠,我在二十岁时成为一名神父,并在乔治亚的乡间度过了宁静的一生。”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一个痛苦的日子,在教堂主持弥撒的我遭遇了一场只有上帝才能解答的变故。”

“死亡的气氛笼罩在我身上,我想我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我张口呼叫,听到的却是一声婴儿啼哭……”

“我再一次降生,却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我的父母——愿上帝保佑他们——是愚昧的异教徒,他们崇拜偶像……”

“由于在成长过程中,我显露出超越同龄人的能力,我的父母认为我是一个天生的异教徒,把我送进一座异教徒的教堂:大孚灵鹫寺……”

“他们按照异教徒的仪式给我剃度,并给了我一个新的名字:不拾。”

“我无法理解这一切,但一个卑微的凡人不能去质疑上帝的安排……”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决定在这个世界宣扬上帝的福音,但我深深知道,一旦暴露,我在这个充斥着异教徒的世界里,将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于是我经过周密的计算和安排,终于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十五年,成为这座异教徒教堂的主持……”

“……这件圣衣实在太小了,我把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录和思考留在了教堂图书馆中,希望你——我的转世者能阅读。愿上帝保佑你!哈利路亚!”

树枝誊写的字迹模糊不清,由于是对着袈裟的纹路抄录,字句的顺序也显得杂乱无章。程宗扬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浑然不觉长夜过尽,天际泛起黎明的微光。

十方丛林曾经的首脑、大孚灵鹫寺前任的方丈,被尊称为一世大师的不拾和尚,竟然是一名穿越者!

即使程宗扬已经习惯了贾似道用“莫须有”宰了岳飞、高俅成为卧底、秦桧和蔡京同台飙戏,这个发现仍让程宗扬足足有两个时辰站不起来。

大孚灵鹫寺,到底是个佛教化的天主教,还是天主教化的佛教呢?不拾大师在大孚灵鹫寺的藏经阁中究竟留下了什么样的记录?他的前世记忆?日记?还是对这个世界的分析?会不会有回去的方法?

程宗扬的心头忽冷忽热,恨不得立刻冲进大孚灵鹫寺的藏经阁,把不拾留下的记录全部抢走!那些光头大和尚跟自己拼命也不怕!江州之战结束,星月湖大营两千多人马全拉过去,踩也把他们踩平了!

“咯”的一声,手中的笔管碎裂,程宗扬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冲动得失去理智。他长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急躁,起身在室内走动。

路上他向秦桧打听十方丛林的由来,才知道十方丛林是这位大孚灵鹫寺的一世不拾大师联合佛门诸寺一手所建,不拾大师也因此被佛门尊奉为大有功德的高僧,只不过六十年前不拾大师便已经圆寂。

据说不拾大师圆寂前曾留下法旨,称自己将再度转世,他所留的衣钵便是转世信物。大孚灵鹫寺用了四十年光阴,仍未找到不拾大师的转世灵童。直到十余年前,智真方丈圆寂,寺中的沮渠大师在诸僧拥戴下,继承了一世不拾大师悬置已久的法号,成为二世大师。但因为没有转世的信物,这位二世大师的位子一直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大孚灵鹫寺四处寻找花和尚鲁智深,就是为了他身上的传世衣钵。

程宗扬安慰自己,六十年都过去了,不用急在一时。谁知道一世不拾最看重的遗书,是不是一部凭记忆重写的《圣经》呢?如果是这样,可就坑死人了。

程宗扬重又拿起那份抄录的纸张,忽然眼前光芒微闪,虚空中悄然浮现出一面水镜。

林清浦的声音传来:“家主,江州有讯。”

程宗扬将桌上的纸张挪到一旁,“接进来。”

水镜闪了一下,接着浮现出萧遥逸笑嘻嘻的面孔。

“干!小狐狸!孟老大不是关你禁闭了吗?怎么看起来比我还高兴呢?”

萧遥逸得意洋洋地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大婚了!”

程宗扬叫道:“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

“云家的!”萧遥逸兴高采烈地说道:“孟老大关了我三天禁闭,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我和云家大小姐有一腿啊!你说我一个男人,这种事都干了,总不能不负责任吧?”

“等会儿!你和云大小姐有一腿?你没疯吧!”

萧遥逸用折扇敲了敲脑袋,长叹道:“程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在建康是有那么几个很要好的异性朋友,偶尔忘掉一个也很正常……云大小姐既然说是我,肯定就是我喽。圣人兄,我现在想通了,我要向你学习!主动扛起责任!”

萧遥逸眉飞色舞地说道:“你别说,大小姐那两条腿可真够长的,我怎么就没一点印象呢?难道是哪天我喝醉了干的勾当?”

“死狐狸!谁说你要娶的是云大小姐?”

萧遥逸讶道:“云家不就那一个小姐吗?”说着又得意起来,“云三爷找我说话的时候,我还纳闷呢!幸好孟老大关我禁闭,我才想明白!真险啊,差点儿就错过这桩好事,哈哈……”

“死狐狸……你真睡过云家大小姐吗?”

萧遥逸摸着下巴道:“可能有吧……不过云家说有就肯定有了!云家大小姐的奶子那么大——不对!眼睛那么大!总不会认错人吧?圣人兄,你想啊,我在建康又没什么好名声,云家白白把一个大姑娘塞到我这儿,一点好处没有,反而要惹一屁股麻烦,如果是故意的,那不有病吗?”

程宗扬有气无力地说道:“小侯爷,你可想清楚了,不是你干的千万别乱认啊。”

“不是我,难道还是圣人兄你吗?哈哈哈哈!”萧遥逸摇着扇子一阵大笑。

程宗扬剧烈地咳嗽几声,正容道:“我觉得你最好先和云家人见见面,打听清楚。”

“云家都主动上门了,哪儿还有不清楚的。”萧遥逸说着又高兴起来,“我已经跟我爹说了,儿子要结婚,手里一文钱都没有,让他赶紧给我置备产业,要少于十万金铢,我这辈子在老婆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说不定还要为她捶背、捏腿、倒洗脚水,到时候把少陵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

“……你还真开得了口!萧侯爷活活养了只白眼狼啊!”

“谁教他是我爹呢?我不敲他敲谁啊?”萧遥逸扳着指头算道:“从我爹手里敲五万金铢现款,云大小姐的嫁妆起码也有五万金铢吧?加起来就是十万,佛祖爷爷,我终于不用破产了!”

瞧着萧遥逸一脸市侩地算计未过门老婆的嫁妆,程宗扬憋得脸都青了,忽然水镜中一只大手伸过来,抓着萧遥逸的脖子把他拎到一边。

“别听小狐狸瞎说。”孟非卿道:“我已经派人向云三爷传话,等宋军一撤围,就把这小子五花大绑送到云家。只要认定是他干的,云家要杀要剐随意!我们就当没这个兄弟!”

程宗扬一肚子苦笑,偏偏又厚不起脸皮说明真相,只好岔开话题,“宋军有动静吗?按说今天应该撤退了。”

“静塞军和虎翼军已经撤出烈山,金明寨大营今天也该动了。”孟非卿握了握手腕,“今晚我们要全军出动,和宋军打最后一仗。”

程宗扬吓了一跳,“还要打?太太平平撤围多好!宋军断后的肯定是主力!九成是姓秦的死太监,这种无谓的伤亡最好还是避免吧!”

“我们兄弟商量过了,这一仗必须要打,原因只有一个——”

萧遥逸在后面插口道:“军械!这可是发财的机会啊!”

程宗扬明白过来,孟老大是要打落水狗了。宋军的战斗力虽然算不上一流,器械之精却是六朝无人能比。这次江州之战,宋国出动十几万大军,各种军械堆积如山——对于濒临破产的星月湖大营来说,这都是钱啊!

瞧着萧遥逸眼露金光的样子,程宗扬苦笑道:“见好就收吧!赚钱事小、保命事大!俞子元受了重伤,随我来的三名兄弟也不在了。”

“野猪林?”

程宗扬点了点头,简单汇报了野猪林一战的结果,然后道:“钱庄这边,我准备招募一些人手。老大,你给我一份名单,最好都是漂白过身份的。”

“好,我让老七给你拟出来。”

“还有一件事。”程宗扬道:“我打算提前召开股东大会,张侯爷他们既然在路上,地点就选在临安。老大,星月湖这边由你出席吧。”

“我留在江州整顿军务。”孟非卿道:“你要发财,江州可是根本。”

程宗扬失望地说道:“那老大派谁来啊?”

孟非卿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月霜。”

“老大,不能换个人吗?”程宗扬哀求道。

“这些产业迟早要交给月姑娘,早些上手,将来也好办。”

程宗扬叫道:“里面也有死丫头的一份啊!”

“紫姑娘也去。”

“……我错了,我就不该召开这个什么股东大会!”

孟老大挑了挑眉毛,“好说,要不要我亲手写一份布告送到临安,张贴到宫城外,声明盘江程氏和我星月湖大营从今往后一刀两断,将来无论是死是活都没有半点关系?”

程宗扬立刻道:“我明白了!老大!股东大会如期举行,欢迎月姑娘和紫姑娘代表星月湖大营前来参加!”

水镜消散,程宗扬在案旁坐了多时,心头翻翻滚滚都是那些从袈裟上抄来的英文。

一时想着那位身为佛门领袖的前世神父,到底有什么样的心得和记录?一时又担心时隔多年,那些记录是不是还保存在大孚灵鹫寺的藏经阁中?一时则怀疑这会不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愚人节玩笑,其实什么都没有……天色已经大亮,程宗扬好不容易才抛开这件事对自己的诱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站起身,准备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他曾经以为随着修为的精进,生死根吸收死气之后的负面影响会越来越淡,没想到修为愈进,生死根也愈发敏锐,什么乱七八糟的死气都能吸引过来,搞得负面效果比刚开始还严重。

路过邻室的时候,程宗扬忽然停下脚步,转头望着帘中那个优美的身影。

轩窗前,一个美妇正垂首绣着什么。她玉颈低垂,神情安详静谧,优雅的姿势一如当日,但彼此的心境已经大为不同。

这个黑魔海的弃子忘掉了所有与黑魔海有关的往事,只以为自己是被高衙内抢来的,置在阁内。阮香凝不会武功,又因为瞑寂术而被自己吃得死死的,不怕她留在这里会出什么意外。为免她长日漫漫、无所事事,程宗扬随便给她安排了些事做,最简单的就是让她像平日一样刺绣,打发时光。

听到脚步声,阮香凝回过头来,露出一丝愕然。

程宗扬也不废话,直接道:“哆啦A梦!”

阮香凝美目一黯,失去神采。

程宗扬猜测自己心情的波动,一半是因为那件袈裟,另一半是因为昨天吸收的死气,放着这样一个好鼎炉,怎么能让她空着?

“今天换个花样,你扮个被人逼奸的处女。”程宗扬摸着阮香凝光洁的玉颊道:“因为有把柄落到我手里,被迫让我开苞,用心点,阮美人儿——会飞的都是鸟人!”

阮香凝眼神闪动片刻,露出一个娇媚而怯怕的笑容。程宗扬扯下罗帐,拥着阮香凝倒在榻上。帐内发出一声低叫:“公子,求你饶过奴家吧。”

男人狞笑道:“别忘了,你的把柄还在我手里!把腿张开!让我摸一摸!”

“不要啊公子……哎呀!”女子小声啜泣片刻,央求道:“公子,你已经摸过了,放过奴家吧……”

“别傻了!乖乖伺候本公子高兴!”

“哎呀!公子轻些……奴家好痛……”

“小美人儿,破了吗?”

“奴家元红已经破了……呜呜……奴家会乖乖让公子干……那些事求公子不要让别人知道……若被人知道,奴家就无法做人了……”

美妇伏在榻上,翘着雪臀被人从后奸弄。她一边掉着泪珠,一边央求,那种娇羞怯弱的神态一如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

程宗扬用力把阳物干进她体内,感受着她的蜜穴如刚开苞的处子一般的紧张和生涩。

“啊呀!不要——”

“呜呜……奴家已经答应把前面给你干了……呜呜……不要干奴家后面……”

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程宗扬才从房里出来。阮香凝身无寸缕地倚在榻上,白美的胴体布满欢好过后的痕迹。

她一手拿着丝巾,羞答答地抹去下体的污迹,脸上既有开苞般的痛楚和娇羞,眉宇间又有一抹高潮后的满足感。

※ ※ ※ ※ ※

李师师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乌亮的妙目。她衣袖卷起,裸着雪白的手臂,双手用烈酒洗过,散发着浓郁的酒精气息。她低头仔细除去俞子元伤口的污物,然后用羊肠做成的丝线缝合他胸部的伤口。

看着她专注的神情,程宗扬不禁有一丝惭愧。他本来准备花重金延请临安的名医,但这样严重的外伤多耽搁一分就多一分危险。李师师是随军医官,在光明观堂也专修外伤,当仁不让地成了主治医师。俞子元身上的伤口众多,李师师从昨天一直忙到此时才见收尾,彼时自己却正和她的姨娘颠鸾倒凤,搞了不知多少荒唐的举动。

程宗扬悄悄退了出来,问道:“有几分把握?”

秦桧道:“处理完伤口,性命应该无忧,只是那条腿恐怕保不住了。”

俞子元的伤势虽然骇人,好在并不复杂。李师师的医术并非十分高明,但为人细致认真,处理得虽然缓慢,总算没有出什么岔子。

俞子元被那女孩斩去一条小腿,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断肢再植已经超过李师师的医术能力。不过星月湖大营的老兵尽有缺臂断腿的,俞子元虽然失去一条腿,总比失去性命要好。

“冯大法呢?”

秦桧又是好笑又是同情地摇了摇头,“他没事,只是吓到了。”

冯源昨天接连使用火法,又被恐高症折腾了一天,好不容易从树上下来,整整吐了一路。回来连床都不敢上,直接打地铺趴在地上才觉得踏实,这会儿还昏睡未醒。

程宗扬没有打扰他,只隔着窗户看了看,对秦桧道:“昨天已经失踪了一整天,今天不能再不露面。走,去钱庄看看。”

※ ※ ※ ※ ※

身为宋国实质上的央行,程氏钱庄只有“寒酸”两个字可形容。唯一靠得住的恐怕只有金兀术和豹子头轮流看守的金库。不过一切仅是初具雏形,程宗扬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刚坐下来翻了两页账本,秦桧便引着廖群玉进来。

“赐宴?”程宗扬奇道:“不年不节的,赐什么宴?”

廖群玉道:“汉国使节抵达临安,陛下按例赐宴,召群臣作陪。”

程宗扬道:“汉国的使节?他到临安来干嘛?”

听到家主口气中有些心虚,秦桧不动声色地替家主掩饰,插口道:“汉使应是前日抵达临安,为何今日赐宴?”

廖群玉道:“正宴前日已经设过,今日是游宴,设在御花园,并不拘礼。”

程宗扬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一个七品官也有资格作陪?”

廖群玉莞尔道:“程员外莫非嫌官位太低?”

贾师宪不理细务,钱庄的设立全靠廖群玉在中间奔走,这段时间彼此交情日深,谈笑间熟不拘礼。

程宗扬当即指着他道:“老廖,你就是故意的!”

廖群玉笑道:“不瞒你说,是陛下亲自点名让你作陪。”

程宗扬一怔,宋主亲自点了自己这个七品小官的名?

廖群玉慢慢道:“可见陛下对你的信重。”

程宗扬与秦桧交换了一个眼色,笑道:“放心,程某只是个生意人。”

廖群玉叹道:“你想岔了,贾太师岂是嫉贤妒能之人?程员外这样的贤才若受陛下信重,能为我宋国效力,贾太师高兴还来不及呢。”

程宗扬才不信贾师宪有他说得这么风格敞亮,老贾“奸相”那个名号难道是白来的?但贾师宪是不是嫉贤妒能,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这个官位就算飞着往上升,也离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差了十万八千里。贾师宪嫉妒自己,那不是疯了吗?

程宗扬笑道:“我不懂宫里的规矩,老廖,到时候还得你多照应。”

廖群玉苦笑道:“廖某一无官身,二无陛下特诏,连宫门都进不去。”

廖群玉都进不去,秦桧更别想。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御花园外不会埋伏着五百刀斧手吧?”

※ ※ ※ ※ ※

宴会在御花园的听风堂举行,程宗扬早早就赶到地方,免得一帮朝中大佬等他一个小官。

宋国文风极盛,这座御花园也极为雅致。园中穿渠引水,园后用数十块巨大的太湖石构成一座玲珑剔透的假山。渠水两侧栽着各色花卉,如今正值仲春,群芳吐艳,两岸花树如织。坐在堂中,清风徐来,暗香浮动,天心一轮圆月映在水中,令人尽忘俗尘。

酉时刚过,群臣陆续赶到。不一会儿便看到堂中满目朱紫,高官云集。群臣以太师贾师宪为首,然后是宰相王禹玉、太尉高俅、节度使梁师成……数十位高官济济一堂,程宗扬看得眼花缭乱,心里嘀咕:恐怕周围伺候的太监品秩都比自己高点儿。

程宗扬官卑职小,位置理所当然在最末一席。他对宋国官场的了解基本上是门外汉,这种场合又没办法带秦桧这个伴当。往好处想,反正天子的使节也不会找自己这个小官搭话,就算是不花钱看个热闹吧。

宋国官服自有制度,四品以上官员着紫服,配金鱼袋;六品以上着绯服,佩银鱼袋;七品着绿服,没有鱼袋可佩。眼看满堂高官有佩玉带的,有佩金带的,有佩金涂银带的,自己一个七品的绿服小官戴着条水牛角做的犀角带,程宗扬自嘲道:这也算是万红丛中一点绿了。

御花园面积甚大,此时堂中、廊下都点了银灯,无数宫女、太监往来不绝,传菜布盏,群臣互相寒暄,倒没他什么事做。

程宗扬游目四顾,却看到一个熟人——上次见过面的蔡元长穿着紫袍,腰带已经由金带换成玉带。听说他由于纸币发行有功,刚晋升为户部侍郎,今晚也奉诏赴宴。察觉到程宗扬的目光投来,蔡元长远远点了点头,含笑示意。

程宗扬暗道:宋朝名臣不少,怎么自己尽遇到奸臣呢?难道自己的主角光环属性是反的,专门吸引奸臣?

程宗扬再看几眼,也没有看到什么稀罕,不禁有些意兴阑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意外地发现茶水里放了参片、枸杞之类的补品。他悄悄看了一眼旁边的席位,比自己官阶高了几级的一位工部侍郎,也不过是普通茶水。

后面一个声音细声慢气地说道:“程员外,请慢用。”说着殷勤地帮他添上茶。

程宗扬一笑,低声道:“童公公,怎么让你来添茶呢?”

童贯小脸微微发红,尴尬地说道:“小的办事不力,被封公公赶回来了。”

“我那侄儿呢?”

童贯有些嫉妒地悄声道:“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拜了封公公做干爹,只怕用不了几日便是皇城司的指挥了。”

自己这便宜侄儿还真有点本事,一转眼竟然又抱住封公公的粗腿。不过童贯能回宫继续当差,这条小命至少是保住了。

由于不是正规的朝宴,宋主并没有出席宴会。一时汉使到场,隐约听到贾师宪说了句什么,然后群臣轰然举杯,向那位汉国使节敬酒。

那汉使倒是豪爽,起身举觥饮尽,又斟了杯酒,捧在手中道:“鄙人年前在唐国长安,正闻长安城中传唱此曲:‘君不见,哥舒横行夜带刀,西屠紫堡取紫袍。’谁知今日来贵国,却见衮衮诸公早已尽是朱紫,哈哈哈哈!”

童贯为人乖觉,见程宗扬听得纳闷,悄悄道:“这位汉使是来与陛下商量一同出兵江州的。”

程宗扬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尽量不动声色地说道:“出兵江州?”

“没错,一万步军和一万水军。”童贯道:“小的伺候时在外面听见的……”

程宗扬心头突突直跳,咬牙笑道:“可惜他晚来一步,江州已经撤军了,难道还能再调回去不成?”

“小的在外面听着,陛下似乎是动心了。后来陛下召贾太师密谈,贾太师一听之下当即拒绝,说这是汉国的驱虎吞狼之计,想让我大宋将士在江州不停流血。陛下被贾太师说服,所以今晚的宴会才没有出席,只让贾太师与汉国使节周旋……”

听着童贯诉说宫中机密,程宗扬的心神却莫名地一阵恍惚,想起了剑玉姬当日吟咏的两段曲子。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首《桃夭》已经让自己后院失火,头大无比。另一曲“鱼戏莲叶东”,这会儿想来,分明是暗示黑魔海会四处搅动风云,让自己焦头烂额。

这次汉国主动借兵给宋国打仗,会不会也在她算计之内呢?如果是这样,剑玉姬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