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26章·袈裟

鲁智深暴吼一声,挥起铁拳,劲风到处,包裹猛地一震,在距离地面只有寸许的位置蓦然弹起。

一道红影从土中跃出,那女孩如乳燕般掠来,凌空抓住包裹,然后身形一凝,立在一根树枝上,甜甜笑道:“大和尚,你把林冲的人头给我,我把包裹还你,好不好?如果不好呢,人家把这只包裹一把火烧个干净,让你在佛前忏悔到死……”

鲁智深吼道:“臭丫头!有种与洒家大战三百回合!”

女孩双乳微微抖动,娇俏地垂头看着鲁智深,忽然一手伸到腿间隔着皮衣揉弄着下体,咯咯娇笑道:“花和尚好坏,知道人家没有种呢。”

鲁智深老脸发红,气得暴跳如雷,抖手将禅杖掷了出去。女孩立足的树枝应声而断,她如小鸟般飞起,一边抬起左掌作势朝包裹劈去,要将里面的衣钵一举粉碎。

忽然空中气流一荡,一抹刀光仿佛从虚空中挥出,斩在女孩左掌上。能与秦桧、鲁智深斗得平分秋色的小女孩娇躯一震,身体像弹丸般倒飞出去,竟然被这一刀劈得溃不成军。

刀光刚一亮起,程宗扬心头像有一块大石落地,终于知道一直隐约感受到的不安来自何处。

一个黑衣丽人出现在空中,她细白的玉颈中戴着一条黑绒颈带,翻开的衣领一侧缀着一枚乌钢色徽章,容貌精致如画,神色却冷冰冰没有半点情感。但即使把她烧成灰,程宗扬也能认出她正是在南荒夺走龙精的那个女子!

程宗扬抢到树上,抄起最后一颗手雷,大喝道:“冯大法!”

黝黑的铁西瓜带着劲风疾飞过去,这一下凌空爆炸,碎片全无死角,不仅那个黑衣丽人,连周围的人也少不得都要倒霉。但程宗扬已经顾不得许多,谢艺的死虽然是西门庆诱使,但这贱人肯定要担上一大半的责任!

冯源火法发动,却没有半点声音,他壮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险些把眼珠子瞪出来。

黑衣丽人如白玉般的手掌一扬,将铁制的手雷轻松切开,从中拈出一颗米粒大小的碎玉,冷冰冰道:“龙睛玉这般乱用,暴殄天物。”说着随手纳入袖中。

程宗扬一言不发,珊瑚匕首如流星般飞出,这一掷没有动用半点真元,而是附上大量死气,只要她敢碰,准让她大大吃个亏。

黑衣丽人玉手微动,似乎想借机取走这柄匕首,接着又改变主意。她身形微闪,避开匕首,随即冉冉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转世灵童至今未见,大孚灵鹫寺的衣钵便由我星月湖先行保管。”

下面三个人同时喊了起来。

“二世大师已在本寺坐床!”这是净念的争辩。

鲁智深喝道:“兀那女子!把洒家的衣钵留下!”

程宗扬大叫道:“干你娘!东西都抢了,还要嫁祸给别人!”

眼看那丽人的身形就要消失,净念举杖道:“大悲天龙——”

他手中的锡杖微微一震,招数还未使出,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鲁智深长吸一口气,宽阔的胸膛膨胀起来,然后腾起身,双拳同时挥出,狂喝道:“万佛朝宗!”

无数树叶像剑一样竖起,被劲风带得脱枝而起,朝那丽人射去。那丽人轻蔑地一笑,“强弩之末,也敢妄用此招。”

她半边身体已经隐入虚空,这时将包裹绕在臂上,玉手微举,朝鲁智深的拳锋迎去。

鲁智深像石头一样从空中直堕而下,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黑衣丽人的玉掌也现出一道血痕,即使占尽优势,她这一击也未能了结花和尚的性命。

程宗扬吼道:“冯大法!”

冯源已经施术完毕,用尽全身力气叫道:“爆!”

“砰”的一声震响,那枚龙睛玉在黑衣丽人袖中化成一团火球,系在那丽人臂下的包裹被火法炸开,一件袈裟和一只木钵从天而降。

黑衣丽人虽然被火法贴腕而爆,白玉般的手臂却没有半点伤痕,不过她此时已经完成遁术,即使再想争夺也来不及了。只见她玉手一闪,最后一点影痕从天际间消失。

程宗扬抢过衣钵,落在地上,一把扶起鲁智深,把袈裟和木钵递给他。

“一件旧袈裟、一只破碗,白送我都不要,用得着抢来抢去吗——”

话音未落,程宗扬忽然愣住了。

那件袈裟虽然是有年头的旧物,但保管极佳,尤其是上面的金线,就像刚绣上去一样崭新。问题是那些金线织构成的纹路,自己看上去不是一般的眼熟,而是十分眼熟!

衣钵失而复得,鲁智深哈哈大笑,这时伸手去拿,却被程宗扬死死抓住。花和尚抬眼看去,只见程宗扬两眼瞪得几乎找不到眼眶,直勾勾地盯着那件袈裟。

鲁智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程兄弟?”

程宗扬回过神来,一把将袈裟抱在怀里,叫道:“这袈裟是谁的!”

鲁智深与净念异口同声道:“是本寺一世大师亲传!”

程宗扬双手几乎抖了起来,抱着袈裟道:“给我行不行?”

净念叫道:“阿弥陀佛!程施主!你还是说点别的好吧!”

鲁智深为难地挠了挠脑袋,“这衣钵本是程兄弟抢回来的,给你也是应当。但洒家答应过师父,便是给你也得抢回来。”

程宗扬干笑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让我观赏一会儿总可以吧?”

鲁智深大方地说道:“尽管看!”

“师师!笔墨!”

李师师拿出一只有拉链的皮包,打开取出笔墨纸砚。

程宗扬摊开纸,提笔抄录袈裟上的符号,刚抄了两下他就把笔扔了,叫道:“给我根树枝!”

程宗扬用树枝蘸着墨,艰难地将那些符号抄录下来,幸好内容并不长,一盏茶时间便抄录完毕。

静善远远看着这一幕,目光不住闪烁,等程宗扬放下袈裟,她忽然闪身跃上一棵大树,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鲁智深拿起纸张,横看竖看,“这是什么东西?”

程宗扬干笑道:“小弟见袈裟上的花纹好看,想照着绣一个出来。”

鲁智深嘿嘿一笑,拍着程宗扬的脑袋道:“知道洒家的法号吗?智深!意思是洒家的智慧像海一样深!你以为蒙得住洒家?小子,你多半是瞧着袈裟上的金线像符咒,想抄下来破解吧?”

程宗扬一脸惭愧地说道:“果然瞒不过智深大师。”

“洒家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还看不出你那点心思?”鲁智深一边收起袈裟,一边道:“洒家劝你还是少捣腾这东西,大孚灵鹫寺几十位高僧琢磨了几十年都没琢磨出来,会让你一眼就破解了?”

我还真是一眼就破解了……程宗扬心里哀叫:袈裟上的金丝纹路,别人可能不认识,自己却学了十几年!从看到第一行符号开始,就看出这些符号都是英文!

一个会英文的十方丛林一世大师,究竟意味着什么?程宗扬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自己恐怕连觉都睡不着了……程宗扬把那张纸贴身收好,环顾左右。

场中的局势已经明朗,皇城司两组人马全军覆没,六扇门三名捕快死得更是不明不白。大孚灵鹫寺十余名僧人一半战死,一半因为施展阇都诃那的毁灭术而尸骨无存,眼下只剩净念一人尚存。

净念先后伤在鲁智深、西门庆和那个黑衣丽人手下,即使大难不死,一身修为也去了五成。

静善一去无踪,料想是见机得快,先一步逃脱,让程宗扬想把她扣下来充当货物都来不及下手。

西门庆远远退到战场一边,手里摇着折扇,脸上笑眯眯的,似乎对战果十分满意。但从他目光不时扫过林冲所在之处的模样看来,他这次行动最重要的目标并没有达成。

那个黑衣丽人一直等到最后的机会才出手抢夺衣钵,结果漏算了冯大法这个不起眼的三流法师,功败垂成。她施展遁术凌虚而去,即使想回来也没那么容易。

倒是那个杀人无数、最后还击伤俞子元的小女孩并没有远离,她这会儿已经从地下出来,正扬着脸看着树上的林冲,似乎在思考怎么取他的性命。一条银色的细链从她颈中垂下,戴在脸上的蝴蝶面具轻盈得仿佛随时都会飞去。

另一边的西门庆面带笑意,不知道是伪装,还是见到黑衣女子失手而由衷地感到高兴。他远远道:“小生与程兄一见如故,今日这番交手着实莫名其妙,不知程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场乱仗打到现在,程宗扬一方也损失惨重。俞子元与林冲生死未卜,仅存的一名从筠州带来的星月湖属下,被大孚灵鹫寺僧众施展阇都诃那而战殁,三名兽蛮人以起初独斗大孚灵鹫寺众僧的青面兽受伤最重,鲁智深也重伤未愈。

但秦桧和金兀术尚在,再加上程宗扬自己,想干掉西门庆这小子并非不可能。程宗扬也不客气,指着西门庆道:“西门狗贼!你暗算谢三哥,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程兄说的是龙骥谢艺?”西门庆叫起屈来,“小生与谢将军素未谋面,何时暗算过他?”

“谢三哥去南荒,是从一间生药铺得到线索,西门庆!敢说不是你这个黑魔海的狗贼设的圈套?”

西门庆正容道:“程兄!话不能这么说,天下的生药铺何止千万?程兄怎么就认定是我西门家的?况且你说我是黑魔海的人着实是冤枉我了!我西门庆不能说和黑魔海没有一点关系,但绝不是黑魔海门下!不信秦兄可以作证嘛。”

秦桧道:“他是西门世家的少主,并非黑魔海门下,但母系出自黑魔海巫宗却是无疑。”

西门庆笑道:“这下误会说清了吧?”他摇着折扇道:“不管程兄信还是不信,反正我西门庆是把程兄当朋友的。”

程宗扬冷冷道:“这我可不敢当。大官人好端端在五原城发财,跑来临安难道是找小弟谈心的?”

西门庆长叹一声,“不瞒程兄,前些日子五原城来了些恶客,在下眼不见为净,才到临安散散心。”

程宗扬心里一动,谢家果然派人去了五原城。西门这狗贼倒奸猾,一看风声不对就脚底抹油溜了。

西门庆合起折扇在掌心敲着,笑道:“江湖上的恩怨和生意是两码事,他们尽管折腾他们的,咱们兄弟好好做生意,程兄你看怎么样?”

程宗扬冷笑道:“又一个做生意的,你们这么喜欢做生意,干脆我把黑魔海改成妓院得了,保你们客似云来,生意兴隆。”

西门庆目光一寒,随即又恢复正常,“程兄是说笑了,即便不做生意,大家当初也谈得投机,如果能与程兄一道寻花问柳,也是一桩美事。”说着他勾了勾手指,“小玲儿,过来让叔叔抱抱。”

这会儿众人已是心头雪亮,此战原本有不少伤者,但随着战事拖延,伤者陆续死于非命。此时看来,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死者是被那小女孩一人所杀。她年纪虽幼,出手的狠辣却无人可及,只是她的身份来历,在场的没有一人知道。程宗扬把目光投向秦桧,奸臣兄也微微摇头。

程宗扬哼了一声,“黑魔海今天可是下足了本钱,连未成年少女也用上了?”

西门庆笑道:“小玲儿倒是想进黑魔海,作梦都想当个御姬奴,可惜黑魔海不收她。小玲儿,对吗?”

即便握住俞子元心脏的时候,那女孩神情也没有丝毫波澜,就像在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漠然。然而被西门庆一唤,她脸上的冰冷仿佛被暖风融化,露出甜而媚的笑容,娇笑道:“西门叔叔。”

西门庆一把搂住她,那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笑道:“程兄别以为我西门庆有什么毛病,喜欢这种小娃娃。其实小玲儿已经十六岁了,只是长得水嫩,看着还像十一二岁的模样。是不是啊,小玲儿?”

西门庆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到小女孩衣内。小玲儿甜甜笑道:“大官人叔叔,玲儿好久没见到你了呢。”

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西门庆中了什么邪,突然在这儿对一个小女孩动手动脚,就算再急色也该挑挑时间、地点吧?

西门庆似乎十分享受众人的目光,他拥着女孩粉嫩的身子,一手伸到她皮衣内摸弄着,将那件皮衣扯下来。女孩两团丰满的乳球立刻跳了出来,仿佛两颗白光光的雪球在胸前晃动。

西门庆毫不客气地抓住小玲儿的双乳,当着众人的面放肆地揉捏起来。这种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难以承受的羞辱,小玲儿却似乎习以为常,甜笑着挺起胸脯,任由他将双乳捏得时圆时扁。

程宗扬虽然没有证据,但心里认定谢艺之死与西门庆脱不了关系,即使他真是被冤枉的,就凭他对凝羽做的事,背上这点冤枉也不算什么。眼看他如此嚣张,刚压下的那点杀机又重新涌起。

西门庆最会见风转舵,眼见情形不对,立刻改变主意,趁程宗扬还没有下令动手,他弹了弹小玲儿的乳头,笑道:“叔叔好久没见小玲儿了,走,找个地方跟叔叔乐乐去。”

“好啊。”小玲儿甜甜笑道:“可玲儿还有功课没有做呢。”

“一点功课,晚上抽点时间就做了。走吧,让叔叔看看小玲儿的屁股是不是还够嫩。”

眼看西门庆像个浪荡公子一样,拥着那个裸着上身的小女孩离开,程宗扬的眉头拧得几乎打结。

这场烂仗打到现在,程宗扬虽然笑到最后,但也伤亡惨重,林冲、鲁智深、俞子元等人先后负伤,完好战力只剩下秦桧、金兀术和自己三个。一个西门庆还好说,再加上那个小玲儿,想留下任何一人都不容易。

但真正让程宗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西门庆的态度,似乎这位西门大官人压根不愿意与自己为敌。难道自己对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利用价值?

俞子元伤重不起,一直处于重度昏迷。冯源用火法从黑衣丽人手中抢回衣钵,该记首功,但他施完法不该朝下看了一眼,结果又晕了过去。

秦桧安置了众人,过来道:“子元伤势很重,只怕撑不了太久。”

“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无论如何要保住他的命。”

秦桧道:“他经脉受创,即便保住性命,多半也是修为尽失。”

“就算他躺在床上不能动,我也养他一辈子!”

秦桧深揖一礼,“属下明白!”

李师师忽然道:“我来试试。”

程宗扬看了她一眼,“老俞伤势可不轻。”

“我刚看了俞先生的伤势,都是外伤。”李师师道:“奴家修的医术便是外科,否则不会被派去做随军医官,况且俞先生的伤不能再拖了。”

程宗扬权衡了一下,“好,老俞就交给你了!”

李师师自去处理俞子元的伤势。旁边净念拖着受伤的身体,与鲁智深一道收拾了尸骸,然后搬来折断的树木堆在一处,升火焚化。

这对刚才还杀得不可开交的师兄弟,这时并肩跪在一处,低声诵念佛经,为大孚灵鹫寺的同门,也为林中所有的死者祈祷,超度亡灵。

良久,鲁智深松开手掌,扭头道:“净念和尚,还要再打吗?”

“阿弥陀佛。”净念合什道:“师兄神功已成,小僧已是输了。”

鲁智深道:“实话对你说,那袈裟不合洒家的身,木钵也盛不得狗肉,洒家带着狼伉得紧,若非答应过师父,洒家早就把它扔了。”

净念沉默片刻,叹道:“师兄天生菩提之心,却是小僧着相了。”他合什向鲁智深施了一礼,“愿佛祖保佑你。”然后飘然而去。

林冲被大孚灵鹫寺的僧人施展阇都诃那舍命一击,身负重伤,幸好他修为深厚,李师师又抢救及时,性命已经保住了。至于断裂的经脉能不能复原,还要看他的造化了。

鲁智深与林冲低声说了几句,扛着禅杖过来对程宗扬道:“洒家送林师弟去江州。”

程宗扬道:“林兄伤得这么重,你的伤也不轻,走远路合适吗?”

鲁智深摇着脑袋道:“洒家问过他了,林师弟只说要去江州待命,洒家也拗不过他。”

程宗扬盘算了一下,他本意就是想让林冲去江州与吴三桂搭伙,林冲是禁军知名的教头,如果留在临安养伤也容易走漏风声。鲁智深有金钟罩护体,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恢复如初。林冲伤势虽重,终究是伤在大孚灵鹫寺手下,鲁智深是大孚灵鹫寺嫡传,说不定有医治的妙手,而且有他沿途照应,自己也能放心。

鲁智深道:“林师弟拜托你帮忙寻找他家娘子,一有消息还请相告。”

程宗扬含糊答应下来,一边道:“林教头伤势这么重,总不能让你背到江州吧?我让老豹送你们。”

“用不着。”

鲁智深从草丛中拽出两个人来,却是董超、薛霸。他们两个武功低微,又早早就被林、鲁二人打倒,几帮人打生打死,谁都没有顾上理会他们,反而捡了两条命,只是薛霸一只手废了。

鲁智深先是一人赏了一个耳光,然后喝令他们两个用树枝做副担架,稍有怠慢就拳打脚踢。

两名官差哪儿敢有半点怨言,像扶亲爹一样把林冲扶上担架,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来。

鲁智深扛起禅杖,豪声道:“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程兄弟说的好句!洒家去也!”

程宗扬叫道:“到了江州有人接你们!是臧和尚!”

鲁智深哈哈大笑,“好!好!好!”

※ ※ ※ ※ ※

马车辘辘而行,赶车的俞子元却换成了金兀术。驭马一闻到他身上的兽味就服服帖帖,金兀术一手扯着辔头,倒是十分轻松。

“侄儿原本是刑部大牢看管监狱的,因为办事得力,被调到皇城司,还不足一年……”

姓孙的官差命大,被埋了快一个时辰居然没死。今日野猪林死的人已经太多,程宗扬不想再杀人,于是让他捡了条性命。

这会儿在摇晃的车厢里,孙天羽原原本本说了身份、来历,没有半点隐满。

“……封公公下令要取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性命,侄儿便随着赵大夫一道来了。”

程宗扬道:“还有吗?”

孙天羽忙道:“侄儿都已经说完了。”

“那好,童公公,你来说吧。”

童贯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没得换,只能坐着捂干,他挪了挪屁股,“封公公叫了奴才去,让奴才代表宫里一道往野猪林来。封公公还吩咐奴才,一旦事成就打开瓶子、放出讯号,后面的事便不用奴才再管。”

程宗扬道:“瓶子呢?”

“奴才不小心打碎了。”

程宗扬点了点头,“于是义组就来了。他们听到有皇城司的人在,就放手大杀,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吧?”

孙天羽和童贯齐齐打了个冷颤,没敢作声。

程宗扬道:“看来皇城司的差事出了岔子,封公公担心被人知道,才要灭林教头的口,你们二位很不幸,也在封公公灭口的范围之内。”

“叔叔!”

“员外!”

两人异口同声道:“求你救我们一命吧!呜呜……”

“有什么好哭的?林教头既然没死,你们的命就保住了。而且皇城司折损了两组人马,正是你们升职的机会。”

程宗扬敲着车厢想了一会儿,“你们去吧,就说自己苦战逃生,后面的事我来处理。唔,你们都是聪明人,不用我再特别吩咐了吧?”

“侄儿明白!”

“奴才明白!”

“明白就好。”程宗扬道:“跟着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去吧。”

两人离开后,程宗扬才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拉开大氅。

一双白滑的美腿斜斜地翘在他胸前,阮香琳柔美的玉体就像一只圆环,头下脚上地斜挎在程宗扬肩上。

程宗扬拿起捆在她手脚上的玉带仔细解开,片刻后,阮香琳手脚一松,玉体僵了片刻,才软绵绵地伏在座位上。

程宗扬一手并起两指,伸进她淫腻的蜜穴内,隔着肉壁摸到那只小药瓶,另一手的两指插到她肛内,双手一起用力,才把那只瓷瓶从她肛中取出。

阮香琳似乎已察觉身边并不是高衙内,但她眼睛被蒙、耳朵被塞,根本无法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身边到底是谁,只得默不作声地任他摆布。

程宗扬掏出瓷瓶,用衣角擦拭了一下,最后长吸一口气,用大氅把阮香琳赤裸的身体盖住。虽然阮女侠的身体让自己十二分心动,但她毕竟是师师的娘,自己再怎么荒唐,这点起码的节制还是该有的。

等回到临安,找间客栈送她进去,最多一夜,她的穴道解开、手足恢复自由,就可以自己回去。

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也完全没有必要知道。知情人都死得差不多了,青面兽也不会乱说,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程宗扬把阮香琳推到一边,沉吟片刻,然后道:“会之!”

秦桧登车进来,拱手道:“公子。”

程宗扬笑道:“好你个奸臣兄!什么时候进入通幽境的?我差点都没看出来。”

秦桧道:“在筠州之时,属下忽有所感,觅地潜修数日,终于进入通幽之境。”

说到修为精进,以秦桧的矜持,也禁不住有些沾沾自喜。

程宗扬道:“我当初差你一大截,好不容易混成高手了,还是差你一大截,一点面子都没有啊。”

秦桧正容道:“若让家主冲锋陷阵,才是我等属下的耻辱。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僚属如剑,越锐越好;主君如手,愈稳愈佳。我等不如家主,才是家主颜面所不存。”

“得,又让你给我上了一课。”程宗扬笑道:“不说这个了,我叫你来是想问一件事。”

“哦?”

程宗扬道:“大孚灵鹫寺的一世大师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时日久远,属下也不尽知其详,只知大孚灵鹫寺一世不拾大师天生慧根,自幼剃度为僧,一手缔造十方丛林……”

程宗扬仔细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线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