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23章·对招

“我佛慈悲……”

“我佛慈悲。”

“我佛慈悲!”

鲁智深立定脚步,他的僧衣垂下半幅,破破烂烂地掖在腰间,赤裸的上身仿佛镀金的铁塔,皮肤上纹着连绵不断的花朵刺青。

随着几声佛号,十余名穿着白色僧衣的和尚陆续从林间现身。他们声音或高或低、或紧或慢地宣了佛号,然后抬起右手,郑重其事地在胸前画出一个“卍”字符。

鲁智深脸上露出既恼怒又无奈的神情,指着那些和尚道:“你们这些……哇呀呀,气死洒家了!”

为首的净念一丝不苟地画完卍字符最后一笔,然后抬起头,“花和尚,世间万事有果有因,你纵然能化身芥子藏于大千世界,又如何能逃过因果?”

鲁智深扛着禅杖道:“罢罢罢罢!你们一说这些,洒家便头痛难耐。净念和尚,师父当年传我衣钵,你也在场,着实是师父亲手将衣钵传于洒家,为何时至今日还苦追不休?”

净念道:“衣钵原是二世大师的故物。”

鲁智深虎目一瞪,“师父亲手交予洒家!哪个敢说不是!”

“智深师兄所得,确是前任方丈智真大师相授,但那些衣钵原本是一世大师所遗,智真大师也仅是保管而已。如今二世大师已在寺中坐床,即便智真大师尚在,衣钵也该交予二世大师。”

鲁智深哼了一声,“沮渠师兄想要师父的衣钵,自该亲自向洒家来讨,让你们来算什么?”

“阿弥陀佛。”净念道:“二世大师乃是不拾大师转世,身份尊贵,我等匡护圣教,为大师奔走,自是理所应当。”

鲁智深拍了拍腰间,豪气干云地说道:“衣钵便在此!只凭你们,洒家却不肯给!”

“善哉善哉。”净念道:“佛曰:‘汝不可贪图他人财物’,鲁师兄此举,却是犯了贪戒。”

鲁智深托着禅杖大步迈出,边走边道:“洒家还有事做!想与洒家说佛法,待改日洒家洗洗耳朵再来听吧。”

净念身形一闪,挡在鲁智深身前,神情坚定地说道:“鲁师兄,西方极乐世界已近,你该忏悔了!”

鲁智深恼怒地瞪着他,忽然哈哈大笑,“你们这些秃驴!说来说去还是要动手,却与洒家嚼了半天的舌头!”

旁边一名和尚按捺不住,喝道:“花和尚!你敢污辱我佛门子弟,小心要下拔舌地狱!”

“恁多废话!”鲁智深禅杖横扫,满地落叶被狂飙卷起,扑向诸僧。

诸僧齐声梵唱,净念弹指在胸前画了一个卍字符,长声道:“佛祖圣灵!圣光禅掌!”

净念一掌拍出,远处落叶汇成的狂飙在他身前三尺的位置仿佛撞上一道无法逾越的长堤,无数落叶轰然破碎。

鲁智深退了半步,粗犷的面孔闪过一抹血红,哈哈笑道:“好个圣光禅掌!净念小和尚,数年不见,你的修为竟然已经进入了第六级通幽境!洒家倒是小看你了!”

一个僧人喝道:“净念大师乃是十方丛林新晋的红衣大德!只是大师为人谦逊,才以白袈裟示人!”

“红衣大德!了不起啊!”鲁智深道:“不过想胜过洒家,只怕也不容易!来来来!再试洒家这一杖!”

净念却合什道:“阿弥陀佛,出家人心怀嗔念已是不该,何况好勇斗狠?但师兄既然不肯归还衣钵,贫僧只好强行讨要。”说着他抬起头,“贫僧与鲁师兄这场比拼乃不得已为之,只分胜负,不决生死。”

鲁智深嘿了一声,“你比洒家还小几岁,怎如此迂腐?若都是点到为止,打起来缚手缚脚,不痛快不说,即便打到天明也未必能分出胜负,且放开手脚来打!”

“自然不会与师兄打到明日。”净念神情坚定地说道:“贫僧与鲁师兄以招数定胜负。”

鲁智深挠了挠脑袋,“几招?”

净念抬起右手,然后屈起拇指,眼中流露出无比的信心,“四招!”

鲁智深一愕,接着爆发出一阵大笑,“洒家离寺多年,倒让人看扁了!便是沮渠师兄也不敢说此大话!净念小和尚,洒家二十四路伏魔杖法,用零头便能把你拍得扁扁的!”

净念一拂衣袖,“鲁师兄,请!”

鲁智深也不废话,喝道:“且看洒家第一招!天地玄黄!”

暴喝声中,鲁智深那根镔铁禅杖在头顶一旋,搅动起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流,接着“轰”的一声,一道影子脱杖而出,如怒龙般劈向净念。

净念张开双臂,抬掌道:“以佛祖之名——合!”

净念双掌一合,宽大的僧袖鼓荡起来,犹如两面白帆蓦然张开。周围的林木被他的掌力吸引,十余株大树同时向内弯曲,枝叶簌簌飞落,仿佛都在向他这一掌俯首。

鲁智深奔腾的杖影落入净念掌中,随即湮灭无形,甚至连他的衣角都没有荡起分毫。

“好!”鲁智深大笑道:“净念小和尚,你的圣光禅掌不过八九分火候,这招天地合的修为却超过十成!该不会是这么多年,就只练了这一招吧!”

“阿弥陀佛。圣光禅掌乃是本寺一世大师穷尽二十年心血创出的绝学,神威无俦,贫僧所修不过皮毛。”

“少来吹牛!”鲁智深喝道:“看洒家的第二招!”

鲁智深禅杖斜举,喝道:“日——”

杖身轻震,圆形的日轮微微一沉,轮面绽放出如骄阳般的耀目光华。

“月——”

禅杖另一端的月牙逸出一道月钩般的影子。

鲁智深将禅杖横放胸前,脸膛的虬髯如刺猬般鼓胀起来,接着舌绽春雷:“轮——”

禅杖两端的日轮与月影同时升起,光芒刺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回!”

空中传来奔雷般的震响,仿佛两轮日月同时在大地间碾过,带着无边威势袭向净念。整座野猪林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压迫,树木的枝干都向下弯曲,山林间弥漫的浓雾也为之下沉。

强大的声势令群僧为之色变,谁也没想到鲁智深竟然能修成十方丛林的无上杖法。

伏魔杖法名列十方丛林绝学之一,以伏魔为名,伏的并非邪魔,而是心魔。若心魔不除,修为再深也难练成此杖,因此修成伏魔杖法的无不是佛法精湛的高僧大德。鲁智深明明是个好酒好肉、口无遮拦、不守戒律的花和尚,如何能修成伏魔杖法?

惊愕归惊愕,鲁智深施展的伏魔杖法却并非幻觉。不少僧人色变之余,情不自禁地抬手出掌,试图合众人之力抵挡他这记声威赫赫的日月轮回。

净念双掌轻合,念诵道:“神圣归于佛祖,光荣属于一世大师,愿佛祖的圣光照耀众生——”他双目一张,“圣光禅掌!神圣启示!”

一点光芒从净念的掌中逸出,旋转着迅速变大,仔细看时,却是一个不住转动的“卍”字符,散发出圣洁的白光。

净念一掌拍出,神圣的符文扑向伏魔杖法的日月双轮。

一瞬间,整个天地仿佛失去颜色,变成灰蒙蒙的一片。所有的声音、气息都在这一瞬间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弹指的刹那时光,又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一声佛号打破了死一般的静寂。

“南无阿弥陀佛——”

随着这声佛号,各种颜色、声音、气味纷至沓来,一瞬间便充满了每个人的感官。

鲁智深脸色凝重,镔铁打制的杖身此时就像一根琴弦,在他的掌中微微震动。每一下震动都在消耗他的真元。

净念也不好受,右臂衣袖破碎,露出瘦干的手臂。

片刻后,鲁智深长吸一口气,身上遍体的花纹金光流溢,最后汇向他雄壮而挺拔的背脊,沿着刺青的纹路,在虬结的肌肉上流动。

这一招鲁智深再次吃了暗亏,幸好他的金钟罩对于佛门武学有极强的疗伤效果,真气一经运转,强行将伤势压了下来。

“来得好!”鲁智深挺杖喝道:“再接洒家这招——韦陀诛邪!”

鲁智深吼的是“韦陀诛邪”,禅杖挥出,用的却是伏魔杖法第十三式大地风雷!

第一招鲁智深已经吃了暗亏,第二招净念施展的神圣启示,更是克制自己那式日月轮回的绝技,论起伤势比第一招更重。但鲁智深吃亏并非技不如人,因为那招神圣启示根本算不得圣光掌的绝学,不是威力不足,而是这一招有致命的缺陷——发动时必须先凝聚真元,再配合佛咒,才能发挥最大效果。

临敌之际千变万化,除非净念能够未卜先知,事先凝聚真元再使出佛咒,才能用这招神圣启示破了自己的日月轮回。可净念偏偏做到了。

鲁智深并不是墨守陈规之辈,虽然不知道净念如何猜到自己第二招会使出日月轮回,但谨慎起见,第三招便用上了诈术。

禅杖挥出,林中风雷大震,净念却像是早就算到他会使出这一招,左手结成手印,右手屈指弹出一颗晶莹小珠,接着一掌平推。

翻滚的风雷如漩涡般疯狂地朝那颗珠子涌去,净念的手掌却无惊无险地穿过杖影,平平印在鲁智深胸前。

鲁智深胸口的肌肉凹陷下去,肋骨咯咯作响,他腾腾退了两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鲁智深虽然身受重创,铁塔般的身体依然挺得笔直,他啐了口血沫,目光望向那颗珠子。

珠子“噗”地掉在地上,晶莹的珠子像蒙上一层水汽般变得乳白。

鲁智深沉声道:“小和尚,谁教你的!”

净念合什诵了声佛号,然后道:“闻说鲁师兄在临安现身,二世大师传下法旨,命贫僧取回一世大师的衣钵,同时还传下这颗定风珠。”

鲁智深哈哈大笑,“沮渠师兄半个月前隔着几千里,就能算到洒家今日会与你斗上一场,还会使出这招大地风雷?你道洒家信还是不信?”

“阿弥陀佛。”净念抬起头,“何止这招大地风雷?鲁师兄第一招的天地玄黄、笫二招日月轮回,都在二世大师预料之中。”

口诵佛号,当日沮渠师兄亲身传招的画面,净念历历如在眼前,连他所说的每句话都言犹在耳。

‘……鲁师弟是我灵鹫寺百年不遇的奇才,寺中除了几位闭关的师叔伯,其他人是拿他不住的。你虽是本寺的杰出人才,仍与他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若他全力以赴,无论我怎样教你,你也必败无疑。’二世大师温和地一笑,‘然而,这正是你的机会所在。’二世大师一边说着,手中一边比划,宽袍大袖翻飞中,圣光禅掌的精妙招数应手而出,虽未使上内力,满院落叶却受到莫名牵引,如风旋动,漫天纷飞。

‘鲁师弟见对手是你,必会大意。以他的性情,不会对后辈出全力,所以首两招用力约为五成,所使的招数,无非是伏魔杖法的天地玄黄、日月轮回、红尘灭度之类声势骇人,却杀意有限的招数。你要做的,便是用圣光禅掌挫其锐气。’净念记得自己当时忍不住道:‘鲁师兄一介钝汉,如何能练成伏魔杖法?’二世大师沉默片刻,缓缓道:‘我大孚灵鹫寺五百弟子,智真大师却将衣钵择一钝汉予之,是何道理?’‘弟子不知。’

二世大师低叹道:‘花和尚之莽,唯其率真耳。率真者,明心见性耳。所明者,菩提心耳。’净念心下震动,合什道:‘阿弥陀佛。’二世大师转过话题,‘鲁师兄之莽,只在其真,关节处却颇有几分机变,若非如此,当日未必能逃出大孚灵鹫寺。因此鲁师兄骄气一挫,为求试探,定会使诈,无论口中喊的什么,使的只会是大地风雷,因为这一式杀性不重,关键时刻收得住手。而他为免伤及人命,这一招仍不会出全力,最多……使上七成力。你不可硬拼,就以本寺重宝定风珠破他大地风雷与气门。’二世大师指点完圣光掌,负手抬头,眼看漫天落叶飘下,语重心长地说道:‘气门一伤,鲁师弟再想要全力一搏也是有心无力。你练好佛渡众生这一式,第四招当可稳稳赢他,就是慎防他比武不胜、掉头就逃,再要拿他可就不易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切勿伤他性命。除了这些以外……’‘请大师指点。’

‘凭我授你的方略,擒鲁师弟不难,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招法、战术都是死的,若有什么意外变化,你们千万小心,善哉善哉!’二世大师料事如神,武学、智慧更是渊博浩瀚,令人心悦诚服。净念眼看当日预言一一实现,面上虽然平和却禁不住心中狂喜,踏前一步道:“二世大师智珠在握,师兄还不服输吗?”

诸僧齐声诵道:“阿弥陀佛!二世大师乃我佛转世,心如明镜,身如菩提,能知过去未来……”

鲁智深仰天大笑,“以为洒家这般好诳!”

净念道:“师兄,胜负已分,还请交出衣钵。”

鲁智深长啸一声,声振林野,“约好四招,还有最后一招!小和尚,让洒家看看你还有何手段!”

“我佛慈悲。”净念宣了声佛号,随即大步踏出。

若论修为,净念本在鲁智深之下,但他这三招偏偏都是鲁智深所使招数的克星。一连三招受创,鲁智深伤势一次比一次重,最后更伤及气门,虽然有金钟罩强行压制,但净念再度出手势必雷霆万钧,一旦护体的金钟罩被攻破,即便能保住性命,修为也必定大退。

鲁智深光秃秃的脑袋上冒出白气,纹身的金光愈发耀眼,明眼人都已看出,这一次交手决定的不再是胜负,而是生死。

净念神情间露出一丝悲悯,但取回衣钵的强烈使命感使他不再留情,抬掌道:“圣光禅掌!佛渡众生!”

“星河欲转!”

随着一声长喝,林冲的腰刀犹如长虹,斩向净念。

林、鲁二人都是身手高明之辈,林冲这一刀斩出,正选在净念掌力将吐未吐之际,刀势狂放恣肆,逼得他不得不回招。净念僧袖一摆,手掌妙至毫巅地斜斜抹出,轻轻按在林冲的刀锋上,化解了他这一刀,然后退开一步。

林冲也随即退开,一手抚着刀身,暗道:若是屠龙刀在手,这一刀便斩下那和尚半只手掌。

双方一场恶斗,直打得林间枝叶飞舞,周围的树木被劲风带到,新生的嫩叶簌簌掉落,无数枝叶纷纷折断,飘落下来,被三人的劲气激荡飞开。

数十步外的林中,却有一双桃花眼正带着三分笑意,悠然看向那处战圈。

西门庆比林冲等人更早来到野猪林,董、薛二人动手,花和尚现身,皇城司折戟,陆谦在阮香琳身上做手脚……尽数落在他那双桃花眼中。但西门大官人始终保持着足够的耐心,静静等待机会。

陆谦在太尉府的几次动作虽然并不起眼,但落到有心人眼中难免会露出破绽,剑玉姬已经决定舍弃这枚棋子,以绝后患。西门庆暗想:陆谦若自作自受,被毒针毒死,倒省了自己一番手脚。就算他服了解药、捡回一条性命,要除掉他也是眨眼间的事。这趟野猪林之行,西门庆的目标只有一个:林冲。

因此林冲一离开,西门庆也潜踪尾随,倒错过了与老友程宗扬相会。

西门庆一路盘算,十方丛林的出现早在剑玉姬的计算之内,自己这会儿半路截击,一来取林冲的性命不免要费一番工夫,二来反而帮了那些秃驴的忙,倒不如让他们火拼一场,自己坐收渔人之利。

抱着这个念头,西门庆一路追来,到了花和尚与群僧恶斗的场边,远远能看到落叶纷飞间,几个小光头围着一个大光头斗得正急。他便倏然止步,就像一片落叶般轻轻一荡,悬在枝上。

林冲并肩与鲁智深站在一处,朗声道:“大师是有道高僧,敢问鲁师兄有何过错,要让诸位高僧大动干戈?”

“阿弥陀佛。”净念温言道:“这是敝寺之事,与施主无关。”

另一名僧人气势汹汹地说道:“我大孚灵鹫寺是十方丛林的盟主,举世公认的白道领袖!你与我们大孚灵鹫寺为敌,莫非是哪里来的邪魔外道!”

净念道:“慧安,不可妄语。”

他双掌合什,向林冲施了一礼,“敝寺无意与施主为敌,只是鲁师兄与敝寺有一些小事,需要分说清楚。”

忽然一个声音冷冷道:“你是净字辈,他是智字辈,大孚寺的规矩就是这样乱吗?”

众人抬起头,只见树上立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头戴尼帽,身穿缁衣,胸前挂着一串念珠,神情冷冰冰的,却是一个美貌尼姑。

听到小尼姑的质问,鲁智深头一个不高兴,“洒家法号智深,洒家师父法号智真!都是智字辈的,谁敢说方丈不是洒家师父!”

净念不动声色,施礼道:“阿弥陀佛,原来是佛门一脉。师太有所不知,不仅你我佛门弟子,便是世间芸芸众生,无不身背罪衍,由佛祖以大智慧、大神通点化,方成其为人。因此佛祖有言:‘众生平等’,以此论之,无论师徒僚属,抑或父子母女,在佛祖之下尽皆平等。师太身为佛门弟子,以身外的法号排辈份论规矩,却是着相了。”

小尼姑不屑地冷笑一声,“又来原罪之论,妄改佛祖本意,也敢论佛?”

净念神情一凛,“本寺佛门要旨乃是一世大师亲传,师太妄论是非,小心误入外道。”

小尼姑寒声道:“你们大孚灵鹫寺窃占佛门正道,与己不同便斥为外道,亟欲除之而后快,流毒至今。一世贼秃死后指定的灵童至今未能找到,且看大孚灵鹫寺还能嚣张多久!”

“善哉!”净念一声断喝,抬手在胸前飞快地画了个卍字符,刚才的慈眉善目已经变为怒目金刚,“果然是外道余孽!”

“不就是画卍字符吗?我也会!”

小尼姑抬起玉指,同样在胸前画了个卍字符。下面的僧人却一片哗然。

“她用的是两根手指!”

“是从左到右!”

“是叵密!叵密外道的余孽才会这样邪恶的画法!”

林冲与鲁智深面面相觑。这小尼姑一露面,那帮和尚连传世的衣钵也顾不得了,只盯着小尼姑,仿佛她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看到林冲询问的眼神,鲁智深有些惭愧地挠了挠光头,“洒家半路出家,自打入寺就不耐烦那些左啊右啊的,闹不清哪边才是正宗。”

净念沉声道:“阿弥陀佛!师太既然是叵密一支,贫僧少不得要为佛祖伸张正义,斩妖除邪!”

净念左手一翻,从背后取出一根四面带环的锡杖,往地上一插,然后一掌竖在胸前,沉声道:“愿佛祖仁慈的圣光庇护弟子!清除妄改佛祖本意的外道,扫荡邪魔——大悲天龙!”

净念手中的锡杖仿佛发出一声咆哮,空气像被一把无形的利剑劈开,激起一声锐响。小尼姑立足的大树随之一震,树身从中裂开,劲气宛如一条怒龙,张牙舞爪地向上飞去。

小尼姑身前的念珠蓦然散开,犹如一串飞舞的流星击向净念的大悲天龙。她实力稍逊,紫檀制成的念珠仿佛击在铜钟上,发出金属般的震响,被净念的大悲天龙震得四处乱飞。

眼看净念的大悲天龙就要缚住小尼姑,横里一柄禅杖挥出,月牙华光大作,将净念磅礴的真气一斩为二。

净念握住锡杖,厉声道:“鲁师兄!你可是要与外道勾结!”

鲁智深僧衣半解,裸着一侧肩膀和胸膛,握着禅杖豪声道:“洒家不管你们什么正道、外道!一帮光头汉子欺负这个小尼姑,洒家便是看不过眼!”

净念长吸一口气,僧袍一阵鼓荡,瘦削的身材仿佛变得高大起来,接着一杖向鲁智深点去。

林冲刀随人走,横身架住禅杖。净念身后大孚灵鹫寺众僧同时发动,将两人团团围住。

小尼姑手一招,散落的念珠重新飞回,结成一串,她挑起双方恶战却似乎不准备插手,只在树上冷冷观望。

林冲与鲁智深切磋多日,对彼此修为、所长了然于胸,此番虽是初次联手,却仿佛同门修炼多年,熟稔之极。

大孚灵鹫寺赶来的诸僧中,新晋的十方丛林红衣大德净念一枝独秀,其余僧人修为参差不齐,配合也远没有林、鲁二人熟练,虽然人多势众,却渐渐落了下风。

林冲擅长马上功夫,以枪棒闻名,但他是禁军世家出身,刀法也颇为不俗,与鲁智深的禅杖一长一短,相得益彰。不到一顿饭工夫,已有三名大孚灵鹫寺弟子或是受伤,或是被封了穴道,退出战斗。

鲁智深禅杖飞舞,看似威风八面,林冲心下却越来越是不安。鲁智深与净念交手三度受伤,虽然靠金钟罩压下伤势,但已是强弩之末,再撑下去,伤势将越来越重,一旦金钟罩被破,情形便难以收拾。

忽然小尼姑纤指一弹,一枚念珠倏然飞出,从鲁智深的腋下掠过,没入一名正在叫骂的和尚口中。

那和尚脖颈一弯,折断的颈骨猛然向后突出一截,顿时毙命。

众僧尽皆失色,连鲁智深也瞪大眼睛。双方虽然敌对,但花和尚念着同出一寺的香火情,下手极有分寸,被他打倒的僧人只伤不死,甚至连伤势也不怎么严重。没想到这小尼姑如此狠辣,一出手就取人性命。

林冲看准时机,一把扯住鲁智深,展开身法穿林过树地飞奔出去。

“阿弥陀佛!”净念道:“叵密外道!汝等又增杀孽!”

小尼姑反唇相讥,“斩杀十方丛林的叛佛者,每一桩都是无上功德!”

说着小尼姑玉手一张,收回念珠,接着灵巧地一跃,如狸猫般掠出数丈,攀住一根幼枝一荡,转眼消失在林叶间。

大孚灵鹫寺众僧面露悲戚,齐齐在胸前画了个卍字符,为殡身的同伴哀悼,然后背起受伤的同伴,追赶那个外道的小尼姑。

纷杂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野猪林一时安静下来。

西门庆盯着小尼姑的背影,唇角微微挑起,诡秘地一笑。那小尼姑与林、鲁二人分道而行,大孚灵鹫寺众僧都去追赶十方丛林的外道余孽,此时鲁智深身负重伤,只剩下一个林冲,倒是下手的好机会。

西门庆垂下手,一柄大红洒金的折扇从袖中滑出,落在掌中。他正待纵身去追,却陡然回过头,望向后面一棵大树。

枝叶起伏间,一名中年文士风度翩翩地立在枝头。他负着手,颔下三绺长须在风中微微飘动,神情俨然,意态从容,似乎已经在树上等了很久。

西门庆微微发青的面孔变了数变,最后“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在身前轻轻摇着,微笑道:“原来是秦先生。”

秦桧负手道:“西门大官人不在五原城发财,怎么有心情来到临安?”

西门庆那双桃花眼露出醉人的笑意,“临安人口繁杂,在下的生药铺也尽有生意做得……倒是秦先生不远千里来临安城,莫非是准备考个状元?”

秦桧笑道:“正有此意。”

说着秦桧一步跨出,他明明已经站在枝头,这一步跨出应该落在空处,然而他脚步微沉,却凌空越过两丈的距离,一步跨到西门庆身前。

秦桧一根修长的手指仿佛从虚空飞出,透明的空气在指下荡起涟漪,刹那间惊魔指全力发动,攻向西门庆的心脉。

西门庆俊俏的面孔露出一丝慌张,似乎在秦桧全无预兆的猛攻下乱了方寸,仓促间挥舞折扇,勉强挡了秦桧两指,接着脚下一滑,像一脚踏空,要从枝下堕落。

秦桧却倏忽收回手指,负手退开一步,冷笑道:“大官人果然秉性不改,事起仓促还不忘算计,小心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西门庆哈哈一笑,“小生这点癖好,倒让秦兄见笑了。”他直起腰,亮出左手一柄只剩骨架的钢伞般古怪的兵器,微笑道:“惊魔指名列毒宗绝学,空手应对未免不敬,这是小弟刚刚制成的天魔伞,还请秦兄指点。”

那柄天魔伞全无伞面,裸露的骨架不知道是用什么异兽的骨骼制成,色如白玉。骨架间用极细的金丝编织成的细索穿起,纹路奇异莫名,宛如一串连绵的符文,不时跳动出星星点点的磷火。

秦桧意态闲暇地抹了抹手指,“大官人用别的倒也罢了,这柄天魔伞却是犯了秦某指法的名忌,当心尸骸难以返乡,落在此间,与虫豸为伍。”

西门庆道:“秦兄未免高估了自己,且试试小弟的天魔伞,看秦兄的惊魔指能否撼动!”

西门庆左手一抬,尺许长的天魔伞伞骨张开,无数鬼火在金丝符文和白骨间跳动着,织构成一幅诡异的伞面,朝秦桧兜去。

黑魔海巫宗与毒宗的两名精英门人交手,与方才大孚灵鹫寺两拨人马的比拼截然不同。大孚灵鹫寺武学大开大阖,声势浩荡,一招一式无不堂堂正正。秦桧与西门庆的交手却在方寸之间极尽诡诈变幻之能事,两人同站在一根树枝上,相去不过咫尺,交手范围不及丈许方圆,然而招数间的生死残毒却能让大孚灵鹫寺瞠乎其后。精彩纷呈之余,更令人心生寒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