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21章·密林

阳光透过枝叶,斑斑驳驳地洒在身上,空气仿佛凝滞了一样,没有一丝微风。虽然是仲春天气,董超与薛霸却走得汗流浃背,两人只拽了根哨棒,行李、包裹都挂在林冲的木枷上。

“贼厮鸟!”薛霸恶狠狠道:“莫若就在此地结果了他!也少走后面几千里的路。”

“噤声!”董超压低声音道:“昨晚你施计策拿开水给他烫脚,这厮的眉毛也不挑一下,滚开的水烫上去,脚背不见半点红!你还瞧不出林教头这一身的好功夫?”

薛霸急道:“老董!咱们拿了钱的!你若是打退堂鼓,太尉府那钱可是好白拿的?”

“偏是你急!”董超拉着薛霸又堕后几步,远远瞧着林冲的背影道:“这厮功夫扎手,等闲制不住他。若是用强,怕是坏了我二人的性命。”

薛霸悄声道:“依你之见?”

董超从袖中摸出一根竹管,然后拿出腰间的水囊,拔开塞子,把竹管的蜡封揭开,将里面的粉末倒进去。

“这是我花了一个银铢才买来的。饶是大罗金仙,只要吃下去,一时三刻也要筋酥骨软……”

忽然旁边“呼喇”一声,把两人唬了一跳,仔细看时,却是一只野鸡从林间拍着翅膀飞出。

薛霸眼明手快,抄起哨棒将那只野鸡打下来。两人对视一眼,董超提着野鸡的两只翅膀朝前跑去,口中嚷道:“林教头好口福!这只野鸡半路撞出来,正好给教头打牙祭!”

林冲戴着重枷,头发髡过,脸上刚刺了青,比起当日的豪迈多了几分沧桑。他立定脚步,两手捧着枷,微微躬身,“不敢。”

董超从腰间解下水囊,一边笑道:“本该我们自己拿行李,偏生昨晚吃坏肚子,身上半点力气也无,偏劳教头了。辛苦辛苦!且来喝口水。”

林冲看着他把水囊递到木枷上,片刻后张开口,犹如长鲸吸水,一口气喝了大半。他的双手被铁镣锁着,递不到木枷上,无法抹嘴,只点了点头,说道:“谢了。”

董超堆起笑脸,“累了这一路,也该歇歇了。教头且坐,待小的杀了这只鸡,给教头尝鲜!”

林冲倚着一棵大树坐下,虎目四处一扫,只见周围的山林烟雾弥漫,古木森森,翻起的树根犹如怪蟒,透出一股险恶的气息,不禁问道:“这是何地?”

“野猪林。”董超道:“往江州去的必经之路。教头放心,这路我们兄弟都是走熟的,断不会有事。”

林冲道:“离江州还有多少路程?”

董超还没开口,薛霸便道:“好不晓事!刚出了临安,离江州还远着呢!”

林冲不再言语,背靠着大树闭目养神。

董超使一把牛耳尖刀利落地给野鸡放血,一边向薛霸使眼色。两人是做惯活的,薛霸心下会意,一边做出小解的样子,把腰间的铁索抖得哗哗作响,一边骂骂咧咧往树后走去。

到了树后,他瞧准林冲的位置,猛地抖手一挥,铁索绕过大树,“哗啦”一声绷紧,将林冲当胸捆在树上。

铁索捆在身上,林冲却没有挣扎,只像是没了力气一样,缓缓睁开眼睛。

董超将野鸡一抛,一边提着滴血的尖刀过来,一边道:“林教头,你不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兄弟也是奉命行事。”

林冲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沉声道:“是谁要取林某的性命?”

“还能有谁?”薛霸将铁索钉在树后,提着腰刀过来,抖着一脸横肉说道:“要怪就怪你娶了个花枝般的娘子,惹得太尉府的小衙内动心。你若不死,小衙内怎好与你家娘子双宿双飞?”

董超道:“教头莫听他胡说,今日之事,与你家娘子无关,教头只需安心上路,往后一年两祭少不了教头的酒水。”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薛霸挽起袖子狞笑道:“姓林的!明年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林冲腮帮绷紧,盯着两人手中的刀,虎目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和激愤,一字一字地说道:“我家娘子现在何处?”

董超道:“林教头,你今生夫妻缘分已尽,还管得了许多?”

薛霸喝道:“少跟这厮废话!早些了账便是!”

两人并肩上前要结果林冲的性命,这时头顶忽然传来一声炸雷似的大吼:“贼厮鸟!且吃洒家一杖!”

一个穿着僧袍的大汉从树上跃下,一路“噼啪”连响,胖大的身体仿佛一口铜钟,撞得枝叶纷飞。

两名官差愕然抬头,便见鲁智深带着一股劲风直扑下来。大和尚暴喝声中,一杖将薛霸的右手连刀拍进土中。薛霸只发出半声惨叫,整只右手便被鸡蛋粗的杖身砸成肉泥,鲜血四溅,顿时昏了过去。

董超眼珠滴溜溜一转,欲待逃走又心下不甘,握住尖刀朝林冲的心窝猛刺过去,却见林冲长吸一口气,接着“噗”的一口,喷出一条水柱,却是将方才喝下的半囊水尽数喷出,正中董超脸上。

董超只觉面门像被人重重擂了一拳,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鲁智深挥起禅杖,便要了结两人的性命,却听得“铛啷”一声,禅杖被一条铁镣缠住。

林冲双手拽着铁镣,挡住鲁智深的禅杖,摇头道:“杀不得。”

鲁智深“嘿”了一声,摇了摇光秃秃的大脑壳,“偏你是个善心人。”

说着,鲁智深顾不上理睬两名官差,一把将禅杖扎在地上,两手扳着林冲的木枷就要掰碎。

林冲闪身避开,“开不得。”

鲁智深道:“林师弟!洒家赶来救你,你这是何道理?”

林冲道:“拙荆尚在临安,小弟……”他咬了咬牙,腮帮肌肉鼓起,“小弟刺配江州,尚有回乡之时,若是杀官逃亡……”

不等林冲说完,鲁智深便哇哇叫道:“哎呀!林师弟!你就是放不下你那处宅子、那点产业!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还想着回临安!你被刺配江州,阿嫂也不见踪影,便是回临安又有何用?”

林冲劈手抓住鲁智深的僧衣,叫道:“不见踪影!”

鲁智深自知失言,又无法改口,被林冲连声追问,只好搔了搔光亮的头皮,说道:“洒家听说你被下狱便赶到林宅,屋里已经不见半个人,问遍街坊邻居,都说不知。”

林冲的双手微微发抖,忽然目光一闪,大喝一声,抡起铁镣。

鲁智深也同时反应过来,展臂抓住禅杖,身上僧袍鼓起。

随着弓弦的震响,几点乌光从林叶间飞出,一半被林冲挥舞铁镣格开,另一半则飞向鲁智深。带着锯齿的箭头如毒牙般穿透僧袍,在衣内发出金石碰撞的声音,像射在铁块上一样弹开。

鲁智深拔出禅杖,迈开大步,就像一头犀牛般冲进密林,草鞋在地上留下一串数寸深浅的脚印。

林冲叫道:“是皇城司!小心他们的铁网!”话音未落,便看到一顶大网从天而降,如乌云般罩在鲁智深头顶。

这铁网是皇城司惯用的捕具,可攻可守,但有心戒备时,并不难防。林冲闪身退到树侧,一边抬脚将昏倒的董超和薛霸两人踢到树丛深处,免得在搏杀中误伤。

林冲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震碎贴着封条的木枷,挽着铁链朝遇袭的鲁智深跃去。

那张铁网是用蚕丝混着铜丝织成,就算是一头犀牛也会被困住。鲁智深禅杖被铁网缠住,一时无法挣开,接着几条人影从树上飘下,两人对付鲁智深,另外四人则围向林冲。

正在疾掠的林冲脚下一沉,像钉子一般凝住身形,捧枷望着来人道:“赵大夫可是来取林冲的性命?”

为首一名汉子抬起手止住同伴,然后道:“林教头,我赵奉安敬你是一条好汉,你若答应,我便让你自尽,留一条全尸。”

说着赵奉安一扬手,将一柄腰刀掷到林冲面前。

林冲盯着刀锋看了片刻,摇了摇头,“林某死不足惜,但一死之下,‘畏罪自尽’这四个字,今生再无法洗脱,只怕连累家人。”

旁边一名戴着禁军腰牌的汉子冷笑道:“林教头好生伉俪情深,都死到临头还放不下自家娘子。可惜尊夫人已进了太尉府,皇城司就是千肯万肯,也动不了高太尉一根汗毛。”

赵奉安带的诚组一共有六人,三人来自皇城司,其余分别是从兵部和刑部抽调来的好手。说话的江逢岩也是禁军武官,平日与林冲多有不合,眼看他虎落平阳,心头的快意哪里还按捺得住,开口便是一番奚落。

听江逢岩说得刻薄,赵泰安暗叫不好,耸身准备去抢回腰刀,却听到背后一喝,那张铁网轰然破碎,像被巨兽撕开般寸寸断开。

鲁智深僧衣扯下半幅,露出一侧粗壮的肩膀和肌肉虬结的胸膛。他一手握着禅杖,赤裸的胸膛上挂着一串佛珠,身上连绵不绝的百花刺青暗金浮动,犹如一尊怒目金刚。

两名皇城司的属下同时举刀向鲁智深劈去,刀锋及体,立刻被他的金钟罩震开。

鲁智深抡起月牙铲,横手一挥,将一名皇城司属下拦腰截断。血雨纷飞间,鲁智深拔步冲来,刚才说话的禁军武官往腕背上一拍,从袖中弹出一道淡金色的小符,反手抹在刀锋上。

林冲叫道:“小心!是乾贞道的焚金符!专破护体真气!”

符箓如烟氤般融入刀身,刀锋闪起一点锐金的光泽,江逢岩沉肩侧腕,腰刀由下而上,直挑鲁智深腰腹。与此同时,两枚弩矢从头顶飞下,弩矢的锋芒上,也闪烁着同样的光泽。

在长刀和弩箭的威胁下,鲁智深庞大的躯体显现出惊人的柔韧性。他腰身一折,就像一头巨熊突然间做出体操的动作,以不可思议的灵巧接连避开两支弩矢,接着鼻尖紧贴着江逢岩的刀锋滑到他臂间,然后雄躯一展,挺身重重地撞在他胸口。

江逢岩只觉眼前一花,臂间忽然多了一个龙精虎猛、遍体刺青的半裸和尚,然后整个人腾空飞起,右侧一排肋骨齐齐折断,跌倒在地,再爬不起身。

赵奉安向后跃了一步,眼锋犀利如刀,“好一个花和尚!好俊的身手!”

鲁智深一手提着禅杖,一手拍着胸膛的花纹叫道:“鸟官差!看清楚了!杀官的是洒家!莫要栽到我林师弟头上!”

赵奉安道:“林教头,得罪了。”

林冲道:“赵大夫,当日之事,林某从未吐露半字,如今林某已是阶下囚徒,何必赶尽杀绝?”

赵奉安道:“若你在大宋境内,我皇城司势必保你周全,可高太尉将你刺配江州,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说着他吩咐手下,“你们送林教头上路,我来会会花和尚。”

皇城司出动的诚组一共有六人,赵奉安仍觉得不放心,私下又从禁军邀了两名神射手,专在暗处伏击,谁知一照面便在鲁智深手下折了两人。眼见这花和尚不好惹,听到赵奉安的命令,其余三人都松了口气,放开鲁智深,持刀向林冲杀去。

赵奉安从腰间解下一串黑黝黝的铁器,抬手一抖,却是一根精钢打制的蜈蚣鞭。鞭身布满倒钩,鞭尾带着一个四面分叉的蝎钩,寒光森然。

“花和尚,你杀官劫囚,已经犯下死罪!”

“洒家行得端!走得正!”鲁智深豪气干云地喝道:“你们这班鸟官差,早就该死!便是洒家开了杀戒,佛祖面前也自见分晓!来来来!让你尝尝洒家的禅杖!”

赵奉安一抖钢鞭,迎向鲁智深。他身为武功大夫、带御器械,是皇城司有数的高手,一条蜈蚣鞭刚柔并济,一时间与鲁智深斗得难解难分。

林冲双足微分,牢牢立定,身体却如暴风中的长草,随风偃伏,在三人的夹攻下左闪右避,不时用铁镣木枷封格三人的攻势。那三人也是皇城司的好手,数招一过,立即找出林冲的破绽,当即便有人挥刀朝林冲小腿削来。

林冲脚一翻,踏住刀身,然后用木枷在对方腕上一磕,趁对方吃痛松手,侧肩将他送出,被铁镣锁住的双手同时往对方的腰背一搭,力透经脉,封住穴道。

见同伴远远飞出,另两人不禁心生怯意:林冲披枷戴锁还有如此手段,只怕赵大夫才能制得住他。

赵奉安的蜈蚣鞭神出鬼没,舞动间将鲁智深一身僧袍撕扯得千疮百孔,但他心底没有半点轻松。面前的花和尚一身金钟罩修为深厚,鞭上锋锐无比的钩爪缠在他手臂上,竟然发出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无法刺入分毫。

鲁智深的金钟罩不惧刀斧,况且一件破僧袍值不了几个钱,手中禅杖大开大阖,没有半点顾忌。赵奉安几次抽打都被鲁智深用金钟罩强行震开,渐渐落了下风。

赵奉安一边守紧门户,一边盯着鲁智深的招数,忽然手腕一挺,蜈蚣鞭笔直飞出,鞭尾的蝎钩挑向鲁智深腰间,落处不是他的熊腰,而是他腰间一只灰扑扑的旧布袋。

果然,连劲弩射中都只当苍蝇乱飞的鲁智深竟然扭身避开蜈蚣鞭,显然对旧布袋十分看中。

赵奉安一招探出底细,顿时像一条蛰伏的毒蛇猛然露出毒牙,身体突然间动了起来。他左手一弹,数张寸许长的小符齐齐飞出,接着右手的蜈蚣鞭从飘飞的符箓间穿过,在鞭身扭动间,将那些小符一溜挂在鞭上。

淡金色的焚金符,专破护体真气;赤红色的离火符,让兵刃短时间内出现骇人的高温;苍黑色的重岩符,使兵刃击出时重量剧增;白色的迷仙符,发动时兵器仿佛化为烟雾,无法辨识,同时屏蔽出手时的所有踪迹和声音……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一张金紫色的分身符。

赵奉安的蜈蚣鞭刹那间化为三条,每一条都附加有符箓的效果。

这些符箓每一张都不便宜,加起来足够让花和尚痛痛快快吃两年狗肉,不少还是有价无市的珍品。若非赵奉安出自乾贞道门下,这些符箓大多是他花费数年时间自己做的,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此时符箓效果全开,那条蜈蚣鞭先是七彩绽放,每一种光泽都代表不同的效果,然后一分为三,接着化为一团滚滚白雾,速度奇快却毫无声息,一瞬间就将鲁智深庞大的身形整个吞没。

白雾鼓荡间,溅起点点血花,鲁智深的怒吼声像从水底传来,又沉又闷,模糊不清。

一直在夹攻中没有还手的林冲长啸一声,一手抓住木枷使力一扯,木枷应手破碎,折断的枷面像利斧一样砍在旁边一人小腿上,将那人砍得栽倒在地。接着他一把握住身前的腰刀,斜身飞起。

林冲犹如一条挣脱枷锁的蛟龙掠向赵奉安,人未至,刀锋已经撕开空气,劈向赵奉安的头颅。

赵奉安发出一声鸟啼,一直埋伏在树上的两名神射手连放数箭,都被林冲避过,接着树梢乌云一卷,一张铁网兜头洒下,裹向林冲。

赵奉安摇头冷笑,一边祭出一张小符,准备了结鲁智深的性命,夺下他腰间的包裹。符箓还未祭出,赵奉安突然瞪大眼睛,神情古怪地朝自己腹下看去。

一根黝黑的禅杖从白雾间伸出,锋利的月牙深深勒入赵奉安腰间,只差一线便将这位武功大夫齐腰斩断。

浓雾不知何时散去,丝丝缕缕绕在禅杖上,露出一只筋骨如铁的大手。

鲁智深狠狠唾了一口,“鸟官差!当初那厮用的符洒家看得仔细!以为洒家没有半点戒心?一只野鸡溅出的血便骗了你去,让洒家笑掉大牙!”

赵奉安口中溢出血来,接着身体一轻,腰椎被月牙铲截断,断裂的上身扑倒在地,不停抽搐。

鲁智深一点都没有身为出家人的觉悟,扯开赵奉安的衣袖,把里面剩的符箓都拿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塞到口袋里,一边摸着光秃秃的脑壳哈哈大笑。

林冲的身体在铁网上一触,如狸猫般翻到网上,顺着网角的绳索掠入树叶间,接着便看到折断的枝叶纷纷堕下,鲜血如流水一般沿着树干流淌下来。

片刻后,林冲提着两颗头颅从树上跃下,先一刀将那名封住穴道的皇城司好手杀死,然后喝道:“师兄!一不做二不休!”说着朝后面两人杀去。

鲁智深哈哈笑道:“痛快!痛快!”他手脚麻利地把赵奉安带的物品洗劫一空,便随林冲追去。

童贯躲在一棵大树的树桠间,眼见着鲁、林二人大发神威,风卷残云般将诚组的八名好手一扫而空,直吓得两股战战,双手抱着树干,裆里湿漉漉一片。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熟络地在他肩上拍了拍,“哎哟,这不是童公公吗?怎么在这儿乘凉呢?”

童贯扭过脸,露出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容,“不……不关我的事……啊!你不是——程员外!”

程宗扬的脸黑了一下,自己这个员外的身份算是被官方认证了,想摘都摘不掉。

童贯又惊又喜,再怎么说程员外也是朝廷的官员,总不会和那些杀官的反贼勾结吧?有他帮忙,自己这条小命就多了三分指望……不!是七分!

童贯发现,树上还伏着两条野兽般的兽蛮武士,一个虎目金睛,一个豹头兽身。他们蜷身伏在枝上,眼中凶光毕露,一左一右护在程员外身侧,就像两名扈从。

在程员外身后还有一个花枝般的少女,她穿着一件墨绿衫子,怀里抱着一只精致的皮夹,俏生生地依着树干,宛如一株鲜花。

童贯的裤子都湿透了,趴在树上不敢稍动。他根基全无,耳力、目力只是常人的水准,远处的情形既看不清也听不清,只赔着笑附和道:“员外身手真好!这么高的树还坐这么稳,别说进士,就是武状元也手到擒来!”

程宗扬堆起笑容,“借童公公吉言。”

童贯忙道:“员外是官人,我一个小小的内侍,员外叫我小贯子就行。”

程宗扬笑道:“小贯子,你乖乖在这儿待着,我保你性命无忧。如果乱说乱动……哈哈!”

“小的明白!员外……”

童贯张口还想巴结,程宗扬竖起一根手指,“嘘——什么都别说,安心看着吧!今天这事儿,比我想的还热闹。”

童贯立即乖巧地闭上嘴巴。

程宗扬道:“师师,出现多少人了?”

李师师抱着皮夹道:“鲁、林、两名官差,皇城司九人,共十三人。两名官差不计,皇城司死六人,两人在逃,还有这一位。”说着她用下巴指了指童贯。

童贯心里一寒,感觉裤裆好像又湿了。

程宗扬挥挥手,“童公公是自己人。”

程宗扬的口气就像说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轻松,劫后余生的童贯却觉得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洋洋的热流淌过,看着程员外的眼神就像看到亲人一样。

“皇城司已死的应该没有六人。”程宗扬道:“花和尚一开始撞倒的那个没有确实的死亡证据,老兽!”

树下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潜在下方的青面兽出声回应。

“去看看!”

青面兽立刻跃出,在方才双方交手的战场上搜索起来。

李师师回想了一下,确实没有死亡的证据,只听家主又道:“这种统计一定要谨慎,不然一点微小的疏漏,就可能导致分析的结果完全错误。”

青面兽的咆哮声远远传来,却是江逢岩勉强抬手放出一枚袖箭。他整排肋骨都已折断,身负重伤,青面兽扭头避开,接着一掌拍在他脑门上,回头道:“死了!”

李师师半是羞赧、半是钦佩地说道:“是,家主,师师明白了。”

看着小丫头敬佩的眼神,程宗扬心情大好。别的自己也许不在行,但论起判断死亡的准确度,世间恐怕没有多少人比得上自己。从花和尚现身到现在,自己的生死根明明只感受到五股死气嘛!

程宗扬将两柄腰刀挂在身后,然后道:“我和老兽进林子里看看。老术、老豹,你们在外面,小心别露了行迹。”

那柄所谓的“雷射宝刀”程宗扬一直没弄明白,为免误事,仍用的两把普通钢刀,看来“战场破烂王”这个头衔一时半会儿还摘不掉。

金兀术道:“吾省得!”

“童公公,还有师师,林子里到底是什么情形,我也说不准,你们两个先留在外面。”程宗扬扭头道:“老术,你把他们两个背上。”

金兀术梗着脖子道:“吾背那个娃娃!”

程宗扬讶道:“师师,你什么时候和老术结的仇?”

李师师也莫名其妙,“没有啊。”

豹子头道:“吾知道!吾族兽勇武士,只骑女人,从无让女人骑到身上!”

程宗扬明白过来,这算是兽蛮男人的骨气吧?可李师师修为平常,这几名兽蛮人在山林间仿佛回到家一样,来去如风,若不背着李师师,要不了几下就把她甩得没影儿了。

程宗扬正在头痛,只听李师师巧笑嫣然地说道:“豹子头,我打赌你背不动我。”

豹子头顿时大怒,“无知的人类!吾让你见识见识吾族兽勇武士的力量!上来啊!”

李师师看着他肩背上如刺猬般的鬃毛,摇头道:“我打赌你背不动我,再加上一张鞍——赌一只羊。”

豹子头快活地在树干上蹭着皮毛,“赌了!赌了!”

看着豹子头兴高采烈地背上一张大号马鞍,然后让李师师侧身坐在上面,得意非凡地在枝上跳跃,显示自己的力量,金兀术不禁深深为同胞的堕落而羞耻,摇头嘟囔道:“一只羊!一只羊……至少要两只啊!”

童贯战战兢兢地攀住金兀术的皮甲,李师师向程宗扬比了个手势,笑盈盈地伏在鞍上。两名兽蛮人一前一后地跃上树梢,轻捷得仿佛没有重量。

这个公关经理自己算是捞着了!程宗扬都有些羡慕她的轻松,但这事她一个小姑娘能做,自己若依样画葫芦,将青面兽当坐骑,就不仅仅是被人骂脸皮厚的事了。

青面兽也很生气,“吾比豹子头力气大!背到临安用不了半只羊!”

“行了老兽!”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你就别杀价了!给你们兽蛮勇士留点体面吧!”

程宗扬一拉大氅,如蝙蝠般从树枝上滑下,然后足尖在另一棵大树的枝上一点,斜身掠起。几个起落,身影便消失在林间,只有几根树枝仍在颤抖。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