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18章·欢畅

程宗扬如风一般的赶到林清浦所在的静室,那面水镜已经悬了一炷香的时间。

镜中波光微动,映出一张皱巴巴的老脸。

程宗扬心头大定,殇侯出手破了宋军的法阵,至少江州眼下还是安全的。

心头一松,程宗扬脸上带了几分笑意,“哎哟,八八爷,怎么是您老人家?”

殇侯有气无力地说道:“小程子,你就学坏吧,你交的这帮朋友,活活是缺了大德啊……”

“老头儿,你不是说笑话吧?他们再缺德,还能比得上你?”

“瞧瞧!瞧瞧!”殇侯痛心疾首地指着地上的几面旗子。

那些旗帜都是火红的战旗,上面织金绣彩、华丽异常,依稀就是小狐狸上次说老头儿耍猴把戏的大旗。只不过用的旗号恁古怪,大大地写着一个“公”字,再看一面,还是个“公”字,一连十几面,一串全是“公、公、公公、公公”……瞧了半天,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这旗上原本是用黑色丝线绣的“八八”两个字。多半是小狐狸犯坏,偷偷拿墨笔在下面添了一道,给改成“公”字,远远看来简直天衣无缝。

程宗扬越看越忍不住,大笑道:“怎么全是公的?没一个母的?”

“哎哟喂,小程子!你就跟他们犯坏吧!”

“侯爷别生气!就是个玩笑,我让小狐狸改过来,立刻改,行不行?不过话说回来,为了几面旗子的小事,您老人家亲自破阵找我,这气魄真了不得!”

“什么破阵啊!”殇侯捶胸顿足地说道:“你不知道我老人家被坑苦了啊!这些旗本来用得好好的,我老人家每天转一圈就回家睡觉。今天一打出来,别人也就罢了,有一支啥龟孙军,一见着旗子就红了眼,玩命地跟我死磕啊!从城头打到城下、从城下打到城外!全是精锐也就算了,还有骑兵;全是骑兵也就算了,还有兽蛮人啊!连人带牲口的,生生把老头逼到这儿来啊!”

程宗扬七情上脸,他使劲憋着笑,肩膀一抖一抖地,最后一头撞在水镜上,水镜波光一闪,随即消失。

“哈哈哈哈!”程宗扬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起来。

殇老头恐怕也想不到,他的卫队会莫名其妙地与城下最精锐的一支宋军死拼一场。

没错,肯定是选锋营!这旗号一打出来,一连串的“公公、公公”,每一面都在打选锋营主将秦翰的脸,选锋营那帮精兵悍将不和他们玩命才见鬼了。

程宗扬兴高采烈地叫道:“清浦!快连江州,我倒要瞧瞧殇老头和秦大貂珰火拼一场谁胜谁负!”

一回头,却见林清浦盘膝坐在地上,脸色泛青,额头全是汗珠。程宗扬想起水镜术最忌干扰,自己一不小心撞碎水镜,却伤了正在施术的林清浦。

“无妨。”林清浦勉强道:“属下歇息片刻就是了。”

程宗扬连声道:“你歇着!你歇着!”

忽然他肩背一僵,回头叫道:“你刚才说什么?属下!我干!你答应加入我盘江程氏了?”

林清浦苦笑道:“林某此时若是请辞,家主可肯放在下离开?”

“废话!”

林清浦耸了耸肩,“那林某为免被家主灭口,只好如此了。”

程宗扬仰天大笑,边走边道:“我程氏终于有自己的专职法师了!”

冯源从远处伸出头来,“老程——你叫我?”

“叫的就是你!”程宗扬笑骂道:“冯大法!都一个多月了,我跟你说的手雷搞出来了吗?”

“那东西好做,就是太花钱了,一个得好几十个银铢,不划算啊!”

“明天找老秦,先给你一百金铢,不管响不响,先做一批出来让我看看!”

“成!公子你就瞧好吧!”冯源道:“我们平山宗搞设计是祖传的!”

“要是被你祖师爷看到你做的东西,非气死不可!”

临进水榭时,程宗扬看到李师师也被自己的笑声惊动,抱着皮夹,讶然朝这边望来。

程宗扬一时间恶作剧心起,一个箭步掠到李师师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便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朝她的樱唇上亲了一口。

李师师顿时满面羞窘,竭力推开他,转身跑开。

“别跑啊,我有正事问你呢!算了算了,明天吧!”

从江州法阵被破,到殇老头的“八八”变“公公”,再到林清浦决定加入程氏,程宗扬半年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笑得下巴几乎都脱了。

回到水榭楼上,看到赤体伏在榻侧的阮香凝,程宗扬朝她耸翘肥圆的大白屁股上拍了一把,神采飞扬地说道:“凝美人儿,趁主子今天高兴,把你后庭的花苞也开了,好不好!”

阮香凝娇滴滴道:“好呀,官人。”

※ ※ ※ ※ ※

次日清晨,翠微园,天香水榭。

李师师踏进客厅,侧身屈膝微微一福,“家主。”

“坐。”程宗扬道:“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一下光明观堂的事。”

“家主想知道什么?”

“嗯,先从光明观堂现在的情况说起吧。”

“光明观堂在明州……”

“不是在山里吗?”

李师师摇头道:“明师私下曾言,所谓深山修行,多半是求终南捷径,光明观堂本是济世救人,僻居山中,明哲保身或有之,济世救人则未必。况且光明观堂既然以医术传世,多接触病人才能增进医术,因此光明观堂的主堂是设在闹市,病人可以直接入内求诊的。”

“不对啊,为什么乐明珠乐姑娘是从山上下来的?”

“光明观堂有内堂、外堂之分,外堂重医术,内堂重修行,因此内堂设在明州东南的苍麓山,由燕师叔传习。奴家资质平常,只入了外堂挂名……”

程宗扬笑道:“怎么说着说着就不高兴了?”

李师师勉强道:“奴家是想起自己的身世。如果奴家是内堂,也不至于让父亲求告无门。”

“光明观堂这事干得确实有点薄情……不说这个了,我是想问你为什么去虎翼军,又为什么去了江州?”

林清浦还没有恢复,暂时无法联络江州,程宗扬很担心宋军趁江州外援断绝的时候全力攻城,因此先找李师师打听一番。

“光明观堂与宋国曾有约定,每年都派遣弟子往军中行医,今年正好轮到奴家去虎翼军。刚到军中不久,奴家就奉命前往江州。”李师师犹豫了一下,“奴家在江州前线遇到一种未知名的毒物,本来采集了一些,正准备送到堂中检验就接到家中的书信,因此回到临安。”

程宗扬立刻紧张起来,“你采集的毒物呢?”

李师师黯然道:“奴家已回不得光明观堂,惟恐那些毒物留着害人,已经一火焚之。”

程宗扬松了口气,“烧了就好。”

虽然殇侯的生化毒药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但光明观堂与岳鸟人有过交往,谁知道她们会不会找出破解之法?

李师师抬眼道:“除了奴家所在的虎翼军,静塞军、广武军都有光明观堂的师姐,遇到这样的毒物,肯定会送到堂中。”

看来这种病毒流到光明观堂手中已不可避免,程宗扬只好道:“送就送吧,反正那种毒物用过五次就没用了,也没有大患。”

李师师沉默片刻,然后慢慢道:“家主怎么知道那种毒物的效果呢?”

程宗扬一时语塞,然后干笑道:“你忘了我是从江州来的?咱们在路上还见过面呢!我路过战场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点。”

李师师不再多问,只拿出一本册子,“奴家原以为要问账目的事,用了一晚的时间,将钱庄的所有兑换记录全部整理了一遍。”

人家的功课做这么好,不问上几句实在说不过去。程宗扬翻了翻,一边随口道:“有什么有趣的内容吗?”

“有。”李师师道:“奴家整理收回的纸币编号发现,持纸币前来兑换金铢的,九成以上都是发往临安以南区域的,临安以北来兑换的商号很少。”

“还有这种事?”程宗扬听着有些稀奇,“会不会是临安以北的商号来往不便,暂时还没有到临安兑换?”

李师师摇了摇头,“奴家也不知晓其中的原委,但纸币推出不足半个月,只有临安和筠州两处兑换,也许家主说的没错。”

“月底再看看吧,希望他们不要兑换完,好歹留一点让我周转。”

“公子。”

俞子元进来,低声道:“高太尉发脾气了,说他家衙内一连几日不见踪影,想必是被公子带坏,在外面花天酒地,要公子上门解释。”

程宗扬一看时辰已近午时,立刻知道高俅刚刚下朝。如果不是宋国朝廷有大事发生,他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找自己。

赶到太尉府,高太尉已经等候多时。程宗扬小心赔了罪,又重重送了一份厚礼,高太尉才容色稍霁,留程宗扬在堂中喝茶。

当着府里人的面演完戏,高俅屏退家人,直截了当地说道:“朝廷已决意退兵。”

“太好了!”

“今晨太乙真宗新任掌教入宫面君,为陛下亲上尊号‘纯一真人’,并献玉球宝册,以及临安的冲天观与江州的太乙宫,作为宫中的祈仙之所。”

“这是什么意思?”宗扬叫道:“太乙真宗在江州哪儿来的道观?”

“太乙真宗道号,‘一’为至尊,除六朝君主王侯,从不授予他人。一旦有此尊号,加上玉球宝册,便可对教内之事发言。至于江州的道观,太乙真宗要建一所,难道你会阻止?”

还真是这回事,别的不说,就冲秋小子的面子,自己也不会阻止太乙真宗在江州建观。至于送给宋主,多半是场面话,好让宋主觉得好歹在江州占了块地,总算没白打一趟。

程宗扬一瞬间就明白了蔺老贼打的主意。自己要他给宋主一个台阶下,他倒好,直接拿个尊号加两座道观献给宋主,不但让宋主能体面撤军,还给自己拉了个盟友——自从王哲一剑叩天之后,宋国与太乙真宗的关系一直比较僵,现在蔺老头借着江州的势,亲自把宋主一方的势力请入教内,在修复关系的同时,也使他在教中的地位水涨船高。这老家伙真有几下子,自己本来逼他办事,结果他事情办得漂漂亮亮,里里外外的好处也一点没落下。

“这老东西,我真服了他了!”程宗扬讲了自己的判断,不禁对蔺采泉的手段拍案叫绝。

“非但如此。”高俅对宋国的局势比程宗扬了解更多,“太乙真宗虽是宋国第一大宗门,这二十年间,与宫内联系最紧密的却是神霄宗。蔺掌教此举,未尝没有卷土重来的意思。”

王哲时代,太乙真宗与宋国关系变僵,神霄宗趁势崛起,隐隐有取而代之的势头。蔺采泉这一着既帮了程宗扬的忙,又给自己拉了一个盟友,还对神霄宗形成反制,可谓一石三鸟,滴水不漏。

“撤军的诏书什么时候能发到江州前线?”

“以金牌急脚递传送,七日可达。”

“今天是三月十一,那就是三月十八日。”程宗扬道:“太乙真宗的面子可真够大的。”

“朝廷财力捉襟见肘,也着实打不下去了。”高俅道:“今日朝会上,贾师宪仍然一力主战,结果户部的蔡郎中递了份账目,列了近来的开支,单购粮一项就用去二百万纸币和一百万金铢,合计三百万,几乎占了往年开支的一半,群臣顿时哗然。”

说到底还是粮战奏效,不显山不露水,就把宋国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太乙真宗只是压垮骆蛇的最后一根稻草。

程宗扬心里得意,脸上笑道:“是骂老贾败家吧?”

高俅摇了摇头,“相反,连陛下都说,若非贾太师推出纸币,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如今青黄不接之际,常平仓无粮可济,国中必出大事。”

“宋主这是要保老贾?”

“陛下要用钱庄,就不能让贾太师失势。”高俅冷冷道:“梁师成危矣。”

程宗扬对宋国政局的变动并不放在心上,只要有宋主和贾师宪的支持,谁得势、谁失势,跟自己一点关系没有。

“干了这么久,今晚可算能睡个好觉了。高太尉,一同去看场鞠赛如何?”

高俅城府极深的表情中慢慢露出一丝笑意,“正有此意,不过先要解决了林冲的事,他在牢里坐了半个多月,也该上路了。”

“可不是嘛!不过刚才蔺掌教的话,我倒有了另一个主意……”

※ ※ ※ ※ ※

程宗扬鲜衣怒马返回翠微园,一路不敢稍作停留。

剑玉姬的手段,自己已经领教过。因为怕她对云秀峰下手,自己特意搬到梵天寺与云秀峰寸步不离,谁知道她人在临安,落子处却在数千里外的建康,只略施小计就险些让自己和星月湖大营陷入绝境。

若不是自己一手操纵的经济战超出了剑玉姬的认知,这一仗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回想起来,程宗扬暗自庆幸自己选择了经济战,把真正的战场放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之中。

一场粮战,把宋国本就虚弱的财政撕得千疮百孔,削弱了宋国的战争能力,最终在战场之外逼得宋国退兵。如今不仅解除了江州的危机,也把黑魔海出手可能造成的损失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抛去云氏的麻烦暂时不提,这场由程宗扬一手导演的经济战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至少有了底气向全力支持他的孟老大复命。

剑玉姬不动声色地出招之后,就再无动作,程宗扬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她会就此偃旗息鼓。不管是奶妈还是妃子,黑魔海能从宫里弄个活人出来,程宗扬相信,高俅和自己交谈的同时,朝议决定撤兵的情报只怕已经放在剑玉姬的案头。无论剑玉姬是继续拉拢自己,还是着手应对星月湖的反击,自己都处于危险之中。

程宗扬之所以选择翠微园作为自己的临时住处,好处是别人也许会对自己与高俅的关系生疑,而恰恰是黑魔海不会起疑。因为正是黑魔海命令阮香凝接近高衙内,自己留在翠微园,是想给黑魔海造成一种局势仍然可控的假象,但剑玉姬会不会中计,自己没有半点把握。

为了保障安全,程宗扬把能带出来的手下全带在身边,尤其是金兀术、青面兽和豹子头,三名兽蛮武士呈品字形把他围在中间。这三人不但实力强悍,体格更是活生生的重型肉盾,而且三人是半人半兽,兼备一种野兽对危险的直觉,用来防备刺杀最合适不过。

一路无惊无险地回到翠微园,刚到后院便听到一声巨响,旁边一间房舍四面窗户被震得粉碎,喷出一股浓烟。

俞子元矫健地跃起身,一把扯住程宗扬坐骑的缰绳,挡住他半边身体。接着金兀术等人往中间一合,像三座肉山一样严严实实地把他包围起来。

“咳咳……”

一个人跌跌撞撞从房内出来,浑身衣物被炸得稀烂,脸熏得黑黑的,瞧五官的轮廓,依稀是冯源。

程宗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冯大法,搞什么鬼呢?”

“木……木炭的比例大了些……”冯源咳嗽着道:“我……我再试试……”

“做实验,你装那么多火药干嘛?子元!把冯大法带到前面洗洗,看看有没有受伤。”

“我是玩火法的!什么火能烧到我!哎哟……哪儿来的玻璃……”

冯源捂着屁股一叠声地叫痛,俞子元忍着笑,扶他到前院处理伤势。

程宗扬在后面嚷道:“冯大法!你要造出来手雷,我就用你名义设个奖,叫‘冯大法师奖’!每年评一次,专门颁给各行各业的杰出人士!”

“哎哟……脚上还有一块……平山!平山!叫‘平山大奖’!我冯大法不能忘本啊……”

这个插曲让程宗扬紧绷的心事一下子放松下来,他笑着进了水榭,却见李师师坐在客厅里,一向柔和平静的玉脸此时仿佛挂着寒霜。

厅内还有一个妇人,她满头珠翠,衣饰华美,却是跪在李师师脚边,似乎在央求什么,见到程宗扬进来,她立刻堆起一脸的笑容。

李师师冷着脸拂袖而起,“家主回来了,你自己跟家主说吧。”

程宗扬讶道:“她是谁?”

那妇人道:“奴婢是——”

“是一个妓女。”李师师打断她,带着一丝讥讽的口吻道:“下面人送来让家主消遣的。”

“是吗?”程宗扬玩笑道:“哪家掌柜这么有情调?”

“是秦桧。”李师师似乎不想多理睬那女子,说完便离开水榭。

死奸臣玩这一出算什么?美色惑主?不知道我程宗扬平生最不怕的就是美人计吗?

程宗扬瞧了瞧那妇人,虽然不及阮香琳、阮香凝姐妹美貌,但水蛇腰、桃腮杏脸,打扮得花枝招展,眉眼间别有一番妖冶的风情,不知是哪家勾栏瓦子的粉头。

程宗扬走过去道:“起来吧,跪在地上,膝盖不痛吗?我就一个商人,用不着行什么跪拜礼。”

那妇人娇声道:“程爷是工部的员外,还兼着户部的差使,奴婢跪一跪也是应当的。”

“户部的差使?我怎么不知道?”

“宫里刚发的诏旨,户部新设宝钞局,陛下亲笔点了员外的名字,担任宝钞局主事,料想这两日诏书就该到了。”

“你的消息倒灵通,连我都不知道呢。”

那妇人笑道:“奴婢一听说便赶来给员外道喜,员外面相生得好福气,将来少不得封妻荫子、公侯万代。”

程宗扬停下脚步,“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妇人赔笑道:“方才师师姑娘已经说了,程爷当奴婢是下人送来的粉头便是。”

“一个粉头竟然知道宫里刚发的诏旨——你说我信还是不信?”

“无论爷信还是不信,奴婢今次专是向程爷赔罪来的,不管爷要打要骂,还是要做别的什么……奴婢都甘之如贻。”

“起来。”

“奴婢不敢。”

“我让你起来就起来!”

“奴婢——啊呀……”

程宗扬一把拽住那妇人的衣衫,拉她起身,谁知那妇人往旁边一躲,却拉住她的衣襟,手上一用力,把那妇人的衣衫拉下半幅。

丰满的乳房从衣间跳出,从她衣间看去,能看到一具白滑的胴体。那妇人衣饰极尽华美,里面却未着内衣,身子竟然赤条条地不着寸缕。

那妇人斜倚在地上,白花花的乳房在身前抖动着,眉宇间含羞带怨,妖媚地腻声道:“爷小心呢……”

程宗扬喉咙发干,愣了片刻,接着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拖到楼上。

天香水榭是一幢临湖的三层楼宇,程宗扬把高衙内赶到前院,自占了水榭居住。下面一层是平常会客办事的场所,因为里面藏着阮香凝这个娇娃,二层以上从不让外人进入。

送上门的美肉,自己都不敢吃,这要传扬出去,还不被六朝的英雄看扁啊。

抱着这个想法,程宗扬一边上楼,一边去扯那妇人的衣物。那妇人妖冶地扭动身体,不但任他扯衣脱裤,还主动摇臀摆乳地往他身上凑。华丽的衣衫裙钗一路掉满楼梯,待上了楼,那妇人已经被剥得像只白羊,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程宗扬将她往榻上一丢,然后解开衣物。

那妇人倚在榻上,双条粉腿并在一处,一边斜身摆出妖媚的姿势,一边用半是惊叹、半是妖媚的口气道:“爷的身子好壮呢。”

“壮不壮,干过才知道。”程宗扬在她脸上扭了一把,“送上门的粉头,装什么嫩呢?还不把腿打开了。”

那妇人媚笑着倾过身子,靠在榻背上,然后分开双腿,露出牝户。程宗扬俯下身,挺起阳具对着她的娇穴用力干进去。那妇人刚脱了衣物,这会儿没有经过半点前戏,下体还干涩得紧,被他这样硬干进去,少不得一阵吃痛。

她却一边淫浪地扭动下体,好让阳物干进自己体内,一边媚声道:“爷的宝贝又粗……又大……硬邦邦杵在奴的小穴里面呢……”

“哎呀!好粗……奴的小穴都要裂开了呢……”

“大爷……好厉害呢……”

程宗扬狠狠挺了几下,“得了吧,爷干过的女人多了,像你这么耐肏的真没几个。瞧你这骚样,至少也是身经百战了吧!”

那妇人嘻笑道:“奴家陪过的男人不少,爷这样强壮的倒是头一个。”

“真会说话,叫一个听听!”

那妇人放浪地叫道:“啊……啊……爷的大鸡巴干得好深……干到奴的花心子了……”

“哦!奴的小骚屄被爷干穿了……里面塞得满满的……好舒服……”

那妇人敞着一双粉腿,一边浪叫,一边耸动下体,卖力地和这个连她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交媾。

那妇人淫叫得越来越放荡,干到高潮时,她断断续续道:“奴实心实意……给爷赔罪……啊呀……求爷放过奴婢一家……”

她原以为那年轻人正要射精,谁知这句话刚出口,那年轻人忽然停住动作,接着拔出阳具,直挺挺、湿淋淋地挺在她面前,两眼冷冷盯着她,森然道:“你究竟是谁?”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