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16章·大错

有云氏商号的暗中操作,宋国纸币发行异乎寻常的顺利。三日内,以临安为中心,周边数十个州县便将一百万金铢的纸币发行罄净。到第六日,以急脚递送往各州的纸币已越过沅水,抵达最西面的筠州。

早已接到消息的祁远当仁不让,一举认购二十万石。至此,云氏手中控制的粮食已经售出二百六十万石,抛去损耗和一些富粮区州县的低价因素,程宗扬一共收入现款六十万金铢,纸币更是超过一百二十万金铢。

云秀峰看着账册,良久露出一丝笑意,“很好。”

程宗扬笑道:“我先与六爷算算成本——包括筠州的二十万金铢在内,这次粮食生意,云氏一共投入资金八十六万金铢,目前收入纸币一百二十万,钱铢六十万。还有晴州朱氏粮行订购的一百万石,以及存放在各地仓库中的四十余万石粮食。按照当初与云六爷商量的条款,获利由云氏商会与盘江程氏均分。现在六十万金铢的粮款归云氏所有,盘江程氏再支付云氏二十六万金铢,抹平成本,剩下的就是利润。”

程宗扬在纸上列下项目,“纸币一百二十万,双主各得六十万,剩余粮食一百四十余万石,程氏得七十万,其余归云氏所有。另外还有一笔——”

程宗扬另起一栏,写下“十二万”的字样,“我在筠州的粮食交易,一共获利十二万金铢,其中六万也是云氏的利润。”

云秀峰道:“这笔收入你本不必给云氏分成。”

程宗扬笑道:“既然是云家出的本钱,自然要算在其中。”

云秀峰也不推让,点了点头,收下这六万金铢,然后道:“晴州粮价虽有波动,但始终未超过九百铜铢,不能按宋国粮价计算,这一百万石都归盘江程氏。宋国境内四十六万石粮食,归云氏。”

云秀峰说的没错,晴州粮价比宋国低出近一半,如果运到宋国发卖,单是运费就能将利润吃净,因此虽然有一百万石,但价值与四十六万石差不多,当下程宗扬也不推辞,“那就多谢六爷了。”

至此,云氏与盘江程氏在宋国的粮食交易全部厘清。云氏收回所有成本,同时获得六十万金铢的纸币、六万金铢的现款和四十六万石的存粮,总价值超过一百万金铢,可以说大赚一笔。

而盘江程氏将所有的钱铢收入支付给云氏以外,另外还付出二十六万金铢,加上筠州收入的六万金铢,如果单从账面的现金计算,还亏了二十万金铢。

不过程氏钱庄的设立,使程宗扬不至于一下子无钱可用。贾师宪从晴州提供的借款中提出四十万作为钱庄的本金,这样扣除付给云氏的二十万之外,程宗扬手中尚有二十万金铢的钱铢、六十万金铢的纸币和一百万石在晴州的存粮。

如今宋国发行的纸币已达二百万金铢,其中一百二十万在自己和云氏手中,不用担心兑换的问题。另外一百八十万金铢中,有一百万仍在户部账上,程宗扬要应付的只是八十万纸币。

如果这八十万金铢的纸币完全被一家拿到,程宗扬还要担心挤兑,但目前这些纸币散布在宋国上百个州县的几百家粮商手中,二十万金铢的准备金就完全可以周转。

程宗扬算罢收入也感慨万千。自己不名一文地来到这个世界,现在将一百万石晴州存粮折价二十万金铢,计入贾师宪提供的四十万金铢本金之中,自己手中仍然不名一文,只是多了自己印制的总面额六十万金铢的纸——可以向宋国支付赋税的纸。

程宗扬依依不舍地放下账目,抬首笑道:“该和云六爷商量商量另外一桩生意了。”

云秀峰坐收百万金铢,脸上却看不到多少喜色,淡淡道:“讲。”

“关于盘江程氏向云氏借贷的三十万金铢,按照条款,粮食交易的一半利润作为利息,现在已经付清。”

云秀峰点了点头。

“当初在建康,我向云三爷借了两万金铢买地,这几个月云氏向江州运送的各种物资零零散散加起来,差不多有三万金铢。另外小侯爷向云三爷借了五万金铢,加起来就是十万,本来我应该向云六爷支付二十万的粮款,这二十万便算作此次借贷如何?”

云秀峰没有半点迟疑,“可。”

“既然如此,半年之后,九月初四,我盘江程氏向云氏付清三十万金铢的款项。如果到时现金不足,以纸币支付,则以九折计价,如何?”

“八折。”

“好!”程宗扬一口应诺,笑道:“江州的物资还要多请云氏帮忙了。”

云秀峰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只要你肯将江州的水泥优先供应我云氏,一切好说。”

终于与云秀峰谈完生意,程宗扬不禁感慨。这场粮战虽然没有江州战场那样刀光剑影、轰轰烈烈,但平淡的账目下,各方不知费了多少心力,调动了多少资金,摆平了多少关系。如今终于风平浪静、水落石出,粗略地一算,斩获之丰便不逊于战场,不仅双方各自获利丰厚,而且给宋国的财政捅了一个难以弥合的大窟窿。

算完双方各自的收入,接下来的交谈,气氛便轻松了许多。

云秀峰慢慢饮着茶,说道:“我们云氏人丁不旺,这一代的兄弟活下来的只有三人。而我们兄弟只有栖峰生了一个儿子,年纪尚幼。”

程宗扬道:“云三哥好像没有成亲?”

云秀峰目光黯然,“我们云氏对三哥亏欠甚多。”他抬起头,“你知道,三哥是庶出的。”

“听说过一些。”

“三哥性子温和,我却冷硬了一些。”

程宗扬笑道:“六爷惜字如金,我是见识了。”

“倒非惜字如金,只是事务繁忙,无暇长篇大论。”云秀峰顿了顿,“商贾之家,若没有朝堂中人的支持,终究是不成的。先父在时,靠着与羊氏结亲,才好不容易将栖峰送入仕途。”

程宗扬恍然大悟,难怪云栖峰出身商贾还能在晋国当官,原来靠的是老婆家的门第。

“三哥性喜游历,待人接物犹如春风,由他来当云氏的当家人,原本是最佳之选。但因为三哥是庶出,无法接掌云氏,先父便有意给三哥定下亲事,所选的是王氏家族的旁支。”

云秀峰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随即被良好的克制力掩盖下去。

“对于这门亲事,三哥原本无可无不可。但消息传开之后,建康士族群情汹涌,称士族与商贾之家的庶子结亲,骇人听闻,玷辱士族,莫此为甚!甚至讥讽王家卖女,要将其剔出士族。”

想必云栖峰是嫡出,有云家的财势撑腰,与士族结亲也就罢了,换成云苍峰这个庶子,连云家的财势也不顶用了。

程宗扬道:“原来如此,云三哥亲事不成,才心灰意冷。”

“你错了。”云秀峰冷冷道:“三哥的性子外和内刚,听闻士族非议,竟然直入王家,找到王家的小姐,一番交谈之后,带了王家的女儿私奔。”

程宗扬怔了半晌,然后拍案叫道:“云三哥竟然还有这等手段!真看不出来啊!”

“三哥年轻时风流倜傥,比我强了许多。”

程宗扬笑道:“云三哥原来也是个风流人物。后来呢?”

云秀峰握住已经变冷的茶盏,半晌才道:“王氏那位嫂嫂虽然与三哥琴瑟和睦,终受不了士林非议,不到三年便郁郁而终,未留下一子半女。三哥在她坟前立誓,今生不再婚娶。”

程宗扬这时才知晓云苍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难怪他会寄情山水。

云秀峰道:“人之一世,贤愚岂与嫡庶相关?”

程宗扬连声道:“正是!正是!”

云秀峰话锋一转,“丹琉也是庶出。”

程宗扬正纳闷间,只听云秀峰道:“先兄早亡,丹琉是他留下的遗腹女,过完年便是二九年华,一十八岁年纪。虽是庶出,我云氏却视之与嫡女无异。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丹琉的生母是一位鲛女。”

程宗扬打着哈哈干笑道:“怪不得大小姐水性这么好……”

“你在建康出入我们云家的事,三哥都和我说了。我们商贾之家,不讲那些繁文缛节,不过丹琉在海上多年,性子刚硬处近于男儿——你知道了?”

程宗扬心惊肉跳,云秀峰果然是挑女婿来了,一向惜字如金的他能说出这么多话,还真看好自己这个便宜女婿。只是——我要的不是她啊!

云如瑶身份隐秘,无论云苍峰还是云秀峰都对她讳莫如深,如果自己坦言相告,云秀峰的反应难以预料。但现在误会已成,这会儿不分说明白,等侄女代替小姑上了花轿,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幸亏我程某人有先见之明,与云三哥平辈论交,若娶了云丹琉,岂不是低了你们一辈?如果是云如瑶,这些都好说了。

程宗扬心一横,硬着头皮道:“听说府上还有一位……”

话未说完,房门轻轻一响,一名云氏的随从在外道:“六爷,有讯息。”

程宗扬与云秀峰商谈的都是绝密生意,云家的下人都自觉地不来打扰,这会儿突然敲门,必然出了极大的变故。云秀峰告了声罪,离席前去处置。

程宗扬自己坐在室内,一会儿想着怎么解释大小姐这桩误会,一会儿想着怎么开口说云如瑶的事,一会儿又担心云家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会不会是剑玉姬出手?短短一盏茶时间,竟然心乱如麻。

忽然外面一声脆响,似乎掼碎了什么东西。程宗扬闻声立刻弹身而起,一把拉开房门。

云氏与影月宗交情非同一般,外面万金难觅的影月宗弟子,云氏商会却有好几个。声音传来处,正是旁边一间传讯的静室。程宗扬刚一靠近,就听到云秀峰的怒吼声:“竖子敢尔!”

程宗扬还想走近,两名云氏的随从却客气地拦住他,“请公子稍等片刻,敝家主一会儿便出来,当面向公子告罪。”

既然不是黑魔海来袭,程宗扬也耐住性子等候,心里想着究竟是什么事,会让云秀峰这种泰山崩于前都脸色不变的大东家当场摔了东西?

程宗扬并没有等太久,不过几句话时间,房门便即打开。云秀峰面沉如水地出来,对程宗扬道:“今次却要食言了。”

程宗扬一惊,“怎么了?”

云秀峰明显在压抑怒火,清瘦的面孔挂着一层寒霜,冷冷道:“自今日起,我云氏与江州一刀两断,再无半点瓜葛。程公子若往江州运货,且另请高明。”

程宗扬顿时傻了眼,刚才还言笑甚欢,一眨眼工夫却彻底变卦,禁不住失声道:“怎么回事!”

云秀峰拂袖道:“不足为外人道耳!我云氏与盘江程氏的生意仍然照旧,但与江州就此恩断义绝!”

程宗扬叫道:“大家有什么误会,说明白便是了!”

“哪里有什么误会!”云秀峰愤然道:“好个小侯爷!竟然欺辱到我云家头上来!且看你能猖狂到几时!我们走!”

云秀峰一声令下,众护卫一起动手,片刻间便整好行李、备好车马,接着风卷残云般离开梵天寺,剩下程宗扬和秦桧面面相觑。

“公子,出了什么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程宗扬在空荡荡的禅房里走了几步,忽然大叫道:“剑玉姬——肯定是这个贱人!她早就算到这一出,等着看我笑话!死贱人!我干你娘咧!”

“可剑玉姬如何能移祸小侯爷?”

“天知道!会之!你立刻追上去,不管你是威逼利诱,还是用什么手段,总之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秦桧领命而去,程宗扬立即叫来林清浦,“联系小侯爷!”

林清浦施术片刻,“江州法阵未解,只能联系到筠州。”

“就筠州!让老四立即派人去江州,问小狐狸究竟干了什么好事!”

祁远还没睡,接到消息,二话不说就派人奔赴江州打探。筠州到江州一来一回至少要五天时间。程宗扬又让林清浦联系建康的云苍峰,林清浦大耗法力,将水镜传入建康,结果却让他大出意外,云苍峰竟然不接他的讯息。

程宗扬越想越是不安,虽然不知道剑玉姬用了什么手段,但云家如此决绝,事情绝对不小。难道是剑玉姬遣人刺杀云苍峰,嫁祸给萧遥逸?可双方合作正密切,云家这几位当家人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中了这么拙劣的挑拨之计?

程宗扬忽然叫道:“丹阳!广阳渠!”

他想起来高俅提供的情报,说贾师宪派人往建康,以丹阳换取晋国方面对江州事件的表态。莫非是剑玉姬插手其间,打消了晋国开通广阳渠的念头,并且把责任推给萧遥逸?

云家对于连通云水的广阳渠可谓梦寐以求,如果真是因为江州的缘故,让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云家的暴怒也可以理解。不过以云秀峰的城府,绝不至于如此怒形于色啊?

一直到午夜时分,秦桧才赶回梵天寺,看到他一脸苦笑的表情,程宗扬心就直沉下去。这件事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棘手。

“云家的车队已经离开临安,回建康去了。”

程宗扬沉住气,“到底怎么回事?”

秦桧有些不好措词,斟酌片刻才道:“事情不大,却是个死结。属下旁敲侧击,从知情人打听出来……”

他压低声音,“却是云家内宅的事。云家有一位小姐,身子一向羸弱,本来好端端在内宅养着,从不曾与外人照面。谁知五日前却出了事,竟然流掉了一个三个月的胎儿……”

程宗扬目瞪口呆,只听秦桧说道:“事情至此,再无法隐瞒,云三爷震怒之下,百计询问,才知道是小侯爷做的好事。”

程宗扬都听傻了,做梦般道:“五天前?没搞错吧!怎么今天才发作?”

“云三爷大概是想庇护云家那位小姐,也是担心六爷发怒,为了弄清原委,亲赴江州,当面追问根底,没想到小侯爷却矢口否认,说自己从未见过云家那位小姐。云三爷无法处置,只好离开江州,知会六爷。”秦桧咳嗽一声,“以属下之见,这件事却是小侯爷的不是。”

程宗扬几乎要泪流满面。自己真是鬼迷心窍,只顾着和云如瑶在床上快活,却忘了自己还冒充着少陵侯小侯爷的身份。小狐狸这个黑锅背得太冤了!

半晌,程宗扬才有气无力地说道:“不关他的事,是云家搞错了。”

“属下也这样说,但听说那位小姐认定就是小侯爷萧遥逸。”秦桧长叹道:“以小侯爷的秉性,出些风流韵事也不为过,只是不肯承认却让人齿冷。云家也是为此大怒,与江州恩断义绝。”

程宗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整个星月湖大营和云家上下几千号人,排着队一人给自己一个耳光,直打得自己眼冒金星。自己干的是什么鸟事啊?吃光喝完,连嘴都不擦,人品简直都降到岳鸟人的水准了。

“不行,我得追云六爷去,把这事说个明白!”

“云六爷归心似箭,一路疾驰,属下追上他们也费了不少工夫。眼下已经走了大半日,公子再去追赶,只怕到建康才能追上。如今临安百事待举,公子哪里能走开?”

“叫清浦,我要立即联络六爷!”

“六爷途中居无定所,林先生的水镜术也无从施展。”

“我干!敖润!你立刻去追云六爷!把这封信带给他!”

程宗扬拒绝了秦桧的代笔,自己躲在房中写了信,密密封了还不放心,又融了蜡,将书信做成一颗蜡丸交给敖润,叮嘱他无论如何必须由云秀峰亲启。至于云秀峰看完信要打要骂,他都老实接着,回来自己再补给他。

敖润揣好书信,然后道:“团里的花名册已经整理得差不多,我都给了冯大法,有什么要做的,交代他就行!公子保重!老敖去了!”

程宗扬颓然坐下,双手抱头。真是乐极生悲,谁知道自己一夜风流,而且还是云丫头主动,竟酿出这样的祸事来?即使能说清误会,云苍峰和云秀峰会不会原谅自己还难说,毕竟云如瑶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竟然流产了……不对!剑玉姬怎么能在数天前就笃定云家要出事?难道是……程宗扬猛地跳了起来。是那贱人下的手!要不云如瑶怎么会正巧在这时候流产!

程宗扬如堕冰窟,剑玉姬出手真真担得起“稳、狠、准”这三字,只轻轻一拨,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云氏与江州的同盟土崩瓦解。

黑魔海好毒的手段——那是我的孩子啊!剑玉姬,敢做出这种事!老子跟你没完!

“追上老敖!”程宗扬刚叫出来,就道:“不对!这件事老敖一个人不够!联络筠州,让老四通知吴三桂,立刻带人去建康!”

黑魔海在建康肯定还有未暴露的手下,眼下当务之急是要保障云如瑶的安全,自己已经丢了一个孩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云如瑶出半点事!

林清浦连番施展水镜术,而且都是超长距离,法力消耗极大,但接到消息仍然赶来,先联络了筠州,然后依家主的命令往建康施展水镜术。

但云如瑶当日所在的小楼早已人去楼空,不知道云家将她藏到哪里,林清浦耗尽法力,也未找到踪迹。

程宗扬这一夜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但自己困在临安,鞭长莫及。云秀峰赶回建康,最快也要一个月的工夫,要解释此事只能等一个月之后。而云氏的外援中断,江州已经成了孤城,别说撑过这一个月,说不定连殇老头的卫队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江州一战,星月湖大营和宋国都出了血本。双方连番恶斗,宋军固然损兵折将,数位名将战殁沙场。星月湖靠着云氏源源不断的财力、物资支援,加上招募的雇佣兵和民夫,以及一众世家子弟带来的部曲,还有宁州水师和北府兵对宋军的威胁,同样付出惨重的代价,才力保城池不失。

双方在战场上打生打死,黑魔海只轻轻一着就让自己的后院起火,一举挑动三方,在自己和最重要的两位盟友之间造成至今也难说能否弥合的裂隙。

设想一下,假如因为云氏的背约导致江州城破,即使星月湖八骏能杀出重围,得知真相之后也绝不会原谅自己。

也许这正是剑玉姬算定的结果,失去云氏和星月湖的支持,自己真的就是山穷水尽,一败涂地,再难翻身。如果不想成为比岳鸟人稍小一号的过街老鼠,恐怕只剩一个选择:彻底投靠黑魔海——问题只在于选择巫宗还是毒宗。

万幸的是,自己不仅仅是个江湖人,还是个商人,有些手段,以剑玉姬的智慧也未必能一眼看穿。她也料想不到,山穷水尽之际,自己仍有翻盘的手段。

天一亮,程宗扬就赶往太尉府,顾不得泄漏踪迹,直接面见高俅。

“江州的情形如何?”

高俅道:“陛下已经回复了秦大貂珰,严禁他亲身行刺——立刻让你的伴当带礼物来,就说你登门拜访,向老夫孝敬。”

“会之!备厚礼!”

“出了什么事?”

“我要宋军立刻退兵。”

高俅沉吟片刻,“朝中能决定江州战事者,无非贾相与陛下两人。贾相自不必说,陛下曾言,以倾国之力攻一江州,胜不足喜,败则可忧。如今战事不利,为了避免贻笑天下,陛下已由旁观改为一力主战。”

高俅身为军方最高长官,对军情了如指掌,一番解说之后,程宗扬心里也有了数。

“太尉刚才说的,除捧日、龙卫二军以外,调往江州的兵力已近七万。每月花费是多少?”

“筠州前日递来札子,称二十万大军所需,已令州县疲于供应。为了这些军队,朝廷每月耗费就达一百五十万金铢之巨,如果不是贾师宪从晴州借来一百万金铢,又发行三百万金铢的纸币,本月军中便无饷可发。”

“我昨天入宫见宋主,已经说了宋国目前的困境。”

“鲁莽!”

“我又没打算说服宋主,只是先埋个伏笔罢了。”程宗扬道:“贾师宪从晴州借了一百万金铢,又发行三百万金铢的纸币,宋国如今已经债台高筑。眼下虽然全力收购粮食,勉强能渡过青黄不接的难关,维持境内太平,但如果再打下去,误了今春的农时,秋赋收不上来,立刻就要酿成大乱。”

高俅摇头道:“话虽不错,但以某之见,如今陛下已经骑虎难下,断然不会轻易罢兵。”

“如果江州之战打不赢呢?宋军会不会退兵?”程宗扬道:“星月湖不过两千之众,已经坚守三个月,如果再得数万强援,宋军还会再打下去吗?”

高俅看了程宗扬半晌,“岳帅生前并无多少好友,萧侯的宁州水师与谢家北府兵均做壁上观,哪里会有数万强援?”

“强援我有,只要宋军能退兵就行。”

高俅叹了口气,“你还是没听懂——陛下要的不是胜负,而是朝廷的体面。若是就此撤军,我宋国必成天下笑柄。”

程宗扬想了片刻,然后抬眼道:“你的意思是宋主现在要找个台阶下?好办!我给他一个台阶!”

程宗扬站起身,“太尉若是参与了粮食生意,最好马上抛尽——粮价马上要下跌了。”

“等等。”高俅叫住他,“师师姑娘已在此间多日,你不会放在这里就不管了吧?”

程宗扬一拍脑袋,“忙得把我的公关经理都忘了!我在这里见她不合适,麻烦太尉把她送到……翠微园!高太尉,这座园子借我用几天,有你老人家的虎皮,多少安全点。”

“好说。”高俅道:“等忙完这几日,犬子那边,你多少要做做样子。”

程宗扬脱口就想说:那不是岳鸟人的小崽子吗?终于还是没问出口。大家都有秘密,还是多体谅一些吧。

离开太尉府,程宗扬在车中便吩咐道:“通知晴州的鹏翼总社,放出手中的一百万石粮食。只要能立刻放出,比市价低一成也可以接受。”

林清浦应道:“是。”

“冯大法,雪隼团愿意加入盘江程氏的,由你清点一下,无法上阵的老弱病残和家眷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留在晴州,由鹏翼总社负责;一部分移往建康,由建康的程氏商号照应;一部分送到临安,由钱庄安置。武穆王府要开发,少不了要用些可靠的人手。其余的佣兵大概还有一百多人,愿意打仗的一律调往江州,交给吴大刀。”

“哎。”冯源应了一声。

秦桧道:“公子身边不留些人吗?”

“不用。”

程宗扬是担心雪隼团被黑魔海渗透。在送往江州军中锤炼之前,自己宁愿另行招人,也不会轻易接纳这些背景复杂的佣兵。

诸事安排停当,程宗扬道:“去鹤林观。”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