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13章·采魂

巍峨的梵天寺木塔浸浴在苍茫的暮色中,一行白鹭掠过飞挑的塔檐,檐角金色的铜铃在晚风中摇曳,发出清脆的响声,铃身映射出落日的余晖。

站在凤凰岭的最高处凭栏远眺,半岛上的雷峰塔、碧波荡漾的西子湖,甚至湖畔绿杨荫里的翠微园都隐约可见。

当目光掠过湖畔那边的桃林,程宗扬的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

剑玉姬放出话来,要斩断云氏对江州的支持,但经过自己在中间的奔走,如今的云家与江州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而黑魔海在晋国的根基早已被清除干净,她哪里来的信心和手段能拆散双方的合作?

秦桧道:“剑玉姬……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秦桧的询问,程宗扬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踌躇良久,才一言难尽地吐出四个字:“神仙中人。”

秦桧道:“巫宗长于采补,这位剑玉姬莫非是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

程宗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秦桧挑眉道:“此姬面见公子时,难道戴着面纱?若是如此,她的身份便颇有蹊跷……”

“不是。”程宗扬道:“我和她交谈那么久,这会儿回想起来,连她具体长得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只有一个‘飘乎若神,仙姿无双’的印象——”

程宗扬举了举手指,似乎想勾勒出剑玉姬的相貌,最后还是放弃了。

“只知道她是个风姿绝美的女子。”

秦桧眉头微锁,心下暗忧。剑玉姬既然未曾遮面,家主却只见其风采,未见其面容,这种障眼的法术本是巫宗的秘技,不足为怪。然而凭他对家主的认知,另外一个可能性也不小:家主真是被剑玉姬的美色冲昏头了。

程宗扬感叹道:“我原以为自己遇到剑玉姬,会二话不说拼个你死我活,就算说话也没什么好话可说。但剑玉姬给我的感觉……”

程宗扬靠在栏杆上,有些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竟然像交往多年的故人一样——你别误会,我绝对是头一次见到她,这种女子,我如果见过一面,肯定不会忘记。剑玉姬无论是言谈举止,都让人如沐春风。连她最后说准备斩断云氏和我们的联系,听起来都不像威胁,更像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秦桧仔细听着家主的陈述,一边分辨其中的意蕴。

“这会儿说起来,我自己都有点不信。”程宗扬道:“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对她生出一点敌意,后来我觉得情形不对,故意用不客气的言词想去撩拨她的怒火,可她始终如一地从容不迫——干!”程宗扬一把拍在栏杆上。

“这会儿回想起来,我才知道剑玉姬最可怕的地方在哪里。会之,你知道吗?”

“请公子明言。”

“你这个猪!”

秦桧愕然片刻,然后潇洒地一躬身,“属下惭愧。”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看到了吗?如果别人故意出言不逊,一般人的反应无非是针锋相对地反唇相讥;或者装死狗,置若罔闻,任人唾面自干;或者诚心诚意地认错;还有一种是开个玩笑,好化解尴尬。”

秦桧沉吟道:“属下想来是第三种,剑玉姬如此高明,莫非是第四种?”

“我还没说完呢。”程宗扬道:“换个角度考虑。我出言不逊,第一种反应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大吵一架,一拍两散。第二种似乎是有涵养,但在谈判中出现,立即落了下风,让人存了看不起的心思。第三种更无聊,我都故意了,还认什么错?就算你做得滴水不漏,让我相信你的诚意,结果恐怕更不妙——强硬的觉得你是软柿子,如果是好人,免不了会心存歉疚。”

秦桧立即道:“公子千万不必歉疚。”

“得了吧,奸臣兄,我要对你歉疚,我就是傻子。”

秦桧笑道:“家主捷对,属下佩服。敢问剑玉姬可怕之处何在?”

“如果是第四种,未免显露聪明,让人心生戒意。剑玉姬的可怕之处在于:她的反应都在正常范围之内,没有针锋相对,没有让我看不起她,没有让我心怀歉疚,也没有显露智慧,让我生出丝毫戒意——我脾气发了,威胁也听了,可从头到尾对她都没有半点心结。”程宗扬揉着胸口道:“和她见面,感觉反而很舒服似的。”

秦桧琢磨片刻,“若是如此,剑玉姬似乎也不甚高明。既然是与公子谈判,着意引导公子的心意,达成目的,方是上策。”

程宗扬长叹一声,“我在路上也是这么想的。直到站到这梵天寺木塔上,我才想明白——她根本没准备谈成这桩生意!”

秦桧这下终于诧异了,“那她为何出面?”

“我猜,她这次出面只有一个目的,”程宗扬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建立信任。”

“信任?”

程宗扬苦笑道:“我知道这话跟疯了一样,但剑玉姬确实做到了——不但她说的每句话我都信了十足,而且对她这个人,我都有种说不清楚的信任感。她说对我没有恶意,我真相信她确实没有恶意。她说想招揽我加入黑魔海,我真相信她不但是认真的,而且不会过河拆桥,玩弄什么计谋。”

程宗扬拍着栏杆叹道:“从剑玉姬身上我才学到,一个人无论是机敏过人、才智非凡,还是国色天香、千娇百媚;无论是修为超凡入圣、天下无敌,还是位高权重、一言兴国——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只有一点:信任感。就算你真是一头猪,我信任你,你就是神!”

秦桧有些不以为然,“何以至此?”

“你是没见过追星族和狂信徒。原本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不管哪种傻瓜都有人崇拜?现在我才明白,就是他娘的信任。无论是圣哲还是傻瓜,只要能被人信任,就有人愿意当飞蛾——何况剑玉姬是来真的!”

程宗扬长叹一声,“我终于明白游婵为什么会对她死心塌地。这位剑玉姬,绝对是个操纵人心的高手、处理人际关系的天才!她的眼光,就像站在这梵天寺木塔上俯观天地一样,比我高得太多了。”

秦桧久久不语。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不困难,如何把握其中的度,在显示自己存在的同时,又不引起对方任何负面情绪——锋芒不露,直入人心,这才是最难的。

程宗扬忽然道:“桃之夭夭——后面是什么?”

秦桧应声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还有呢?”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程宗扬摸着下巴琢磨半晌,然后抬眼望着秦桧,“什么意思?”

秦桧愕然道:“公子未曾读过《诗经》?”

“当然读过!”程宗扬其实是心里没底,不知道这则《桃夭》在六朝的时空是否有其他意蕴,厚着脸皮道:“考考你不行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言桃花之极盛也。《礼记》有云:桃之有华,正婚姻时也。《易林》曰:春桃生花,季女宜家……”

“打住!说人话!”

“就是说桃花开得正艳,姑娘嫁得正好。”

程宗扬沉思良久,然后抬起头,一脸震惊地说道:“天啊!难道是剑玉姬思春了,想嫁人?”

“以属下之见,公子此解,只怕……不甚妥当。”

说话间,敖润一步数级地跃上木塔,“冯大法带着人把金铢运来了!林先生也到了,路上没发现有人盯梢。”

程宗扬收起刚才那点感叹,带着秦桧快步离开木塔。

※ ※ ※ ※ ※

一间僻静的禅房内,林清浦已经准备好铜盆、清水、灵砂。程宗扬进门走到他面前,林清浦随即施展出水镜术,手掌在空中一抹,凝出一面水镜。

江州的音讯被宋军阻绝,水镜术只能联系到筠州。当水镜的波光变得清晰,显示的影像让程宗扬大喜过望,“小狐狸!你怎么来筠州了!你的伤怎么样?”

萧遥逸没有戴那顶象征身份的金冠,只是随意束了一角乌巾,手肘靠着一张软垫,脸上挂着放浪不羁的微笑。

“圣人兄!吓你一跳吧?放心,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江州怎么样?”

小狐狸身为江州刺史,现在双方正据城血战,他丢下江州跑到宋国境内,怎么看都不合情理。

一眨眼间,萧遥逸就收起笑容,摆出一副刚死了亲爹般的哭丧表情。

“宋军在城外建了法阵,克制了城中大半的法术。十三座堡垒被打掉九座,宋军的土墙已经垒到城墙边上,大伙不用出城就能和宋军聊天打屁。夏用和那个老匹夫,昨天已经开始堵截西门的水路——你说怎么样?”

程宗扬这一惊非同小可,“真的?”

萧遥逸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吓住你了吧!”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你这个死狐狸,敢骗我!”

萧遥逸指天发誓道:“我有一个字说谎,出门就让我撞到秦太监!”

“宋军都登城了,大家还打个屁啊!”

“宋军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把土墙修好,大家就歇了。前几天我还和宋军一个军官在城头谈生意,一贯银铢卖他两双丝袜,说是孝敬上官用的,怎么样?这生意还不错吧?”

程宗扬沉住气道:“怎么回事?”

萧遥逸一拍几案,咬牙切齿地说道:“殇侯那个老东西!把我们兄弟的风头都抢了!”

“死老头那么低调的人,会抢你的风头?”

“低调?那老家伙让人举着大旗……”

“等等!死老头打的什么旗号?”

程宗扬不信死老头敢打着“鸩羽殇侯”的旗号出来,可如果他打出“盘江程氏”的旗号,自己就得赶紧化装跑路了。

“八八!”萧遥逸一脸不屑地说道:“这算什么鸟旗号?还举得几丈高。一群人敲锣打鼓,摇旗呐喊,沿城墙划了一道黑线。那作派,城里城外看得那叫一个热闹!跟耍猴差不多。”

“病毒!”程宗扬拍手道:“死老头终于干了件好事!”

“好个屁啊!”萧遥逸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老东西说那条线至少能换宋军五万条人命。”

“这不是好事吗?”

“好个蛋啊!老东西说,每条人命起码一枚金铢,划完线就找我要五万金铢。”

程宗扬听得直咧嘴。死老头真够不要脸的,在自己身上赔了钱,死乞白赖要从星月湖身上找补回来。

他却不知道殇振羽也是欲哭无泪,小紫的傀儡铁人活活就是个烧钱机器,他老人家天天大出血,要不从萧遥逸这里敲一笔,眼看就要失血休克了。

“五万金铢?”程宗扬关切地说:“你破产了吧?”

“早就破产了!”萧遥逸道:“老东西张嘴就要现金,我好说歹说才宽限了几天,先打了张欠条,说好十天内付现,超期一天,多付一成的利息。”

“十天?我倒是想帮你,可我这会儿向你运钱也来不及啊。”

“我用少陵侯府在建康所有的产业做抵押,向云氏借贷五万,云三爷已经答应了,这两天就送钱先给我应急。圣人兄,你把我坑苦了!殇侯那老东西活活就是个属蝙蝠的,逮住血就往死里吸啊。”萧遥逸终于说到正题,“这笔钱,你得替我出了。”

“你签合同,我去付款?你打听打听,天下有这个道理吗?”

“我不管……”萧遥逸眼泪汪汪地说道:“都是你带来的吸血鬼……我的龙牙锥……呜呜呜……你若不付钱,我就死给你看……”

“我看你是闲的!”

殇侯终于出手,江州即便不算固若金汤,挡住宋军几轮攻势也不在话下,难怪小狐狸能溜出来,还有闲心跟自己扯淡。

程宗扬这会儿也不着急了,笑眯眯道:“你要还不起钱,我倒能给你出个主意——瞧你这一身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不如把自己卖给殇侯,说不定老家伙就好这一口呢。”

“不就是屁股吗?真能换钱撑过这一仗,谁敢买,我就敢卖!”萧遥逸衣服一撩,拍着屁股叫嚣道:“有种朝这儿插!”

“这么不要脸的话,你小声点吧!”程宗扬连忙道:“清浦!赶紧把声音整小点儿,别让外面的和尚听见!”

“为弟兄们的性命,我卖屁股我光荣!”萧遥逸叫道:“你信不信?大街上我都敢说!”

“我信!我信!比起不要脸,小侯爷怕过谁?”程宗扬道:“别扯这些没用的——兄弟们怎么样?”

萧遥逸悻悻道:“好得很呢。就是武二爷和秋小爷去砸宋军的法阵,撞上姓秦的死太监,吃了点小亏。”

“等等,你说秋小子我还信,但武二那厮从来都是捻轻怕重、偷奸耍滑,偷袭宋军这种事他会干?”

萧遥逸咂了咂嘴,“这事儿吧,本来是咱们秋爷追着二爷决斗,整天闹得鸡飞狗跳。后来紫姑娘发话,说他们这样打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如去砸宋军的法阵,谁先得手算谁赢。咱秋爷是个明事理的好人,一听就答应了。二爷呢,是个一点亏都不肯吃的横人,说什么也不答应。”

萧遥逸一脸稀罕地说道:“后来不知道紫姑娘和武二说了什么,二爷当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冲出城。程哥,你是没见着,连孟老大都在城头看呆了,直夸二爷:好一个风一般的男子!”

小紫要挑动武二还不容易?只要在武二面前挂块骨头,写上“苏荔”俩字,保证二爷跑得比狗还快。

“然后他们两个就被秦太监打了?该!”程宗扬道:“让他们消停两天!小紫呢?她怎么没来?”

“紫姑娘这两天身体不舒服。”

程宗扬腾地站起来,“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萧遥逸咳了两声,然后道:“我跟你说实话,你可别往心里去——我们兄弟都瞧着紫姑娘年纪小,为人又好,都没在意……”

萧遥逸吞吞吐吐的样子让程宗扬更是悬心,“出了什么事?”

“真没什么事,就是紫姑娘趁着武二和秋小子出城的时候,误入了宋军的伤兵营……”

程宗扬沉着脸道:“然后呢?”

“后来听说伤兵营里的宋军死了六成——肯定不是她动的手,但紫姑娘似乎受了惊,这几天身体都不舒服。”萧遥逸小心道:“程哥,你不会对紫姑娘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吧?”

不好的看法?你亲哥我早就领教过了。什么误入,你以为她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免啊?死丫头打的什么主意,我用肱二头肌都猜得到!她拿那两个傻瓜钓鱼,自己闯到宋军的伤兵营采集魂魄去了!难怪不肯跟我来临安呢。

程宗扬心里恨恨道:你这个死丫头,一次少采点儿会死啊!这下吃多了吧!

虽然一肚子抱怨,程宗扬却没有太多担心。有殇侯在,死丫头最多就是个消化不良,不过她要这么多魂魄,究竟想搞什么呢?

萧遥逸看他的脸色时阴时晴,也不打扰他,只打开折扇轻轻摇着。

良久,程宗扬吐了口气,“难怪你亲自来呢,就是说这个吗?”

宋军的威胁、殇侯的勒索,都不算大事,至少用不着萧遥逸亲自跑一趟。他这会儿跑到筠州跟自己见面,为的还是小紫。在八骏眼里,岳帅的女儿就等于他们的亲妹妹,死丫头一直伪装成邻家小妹,结果一出手就是几千条人命,顿时把几兄弟都吓住了。人命事小,但这事如果成为程宗扬与小紫之间的阴影,只怕会影响两人往后的相处,不由得八骏不上心。从中也能看出,八骏对小紫,包括对月霜的爱护。

见程宗扬没有异样的表情,萧遥逸也放下心来,这才说到正事。

“围城到现在,星月湖的兄弟虽然还能支撑,但伤亡越来越大,佣兵和各家部曲的损失也不小。说实话,我们现在全靠着云家的补给和殇老头的病毒喘口气,一旦水路被截断,就要陷入大麻烦。程兄,你那边还要等多久?”

“我本来准备再等几天,把握更大一些。既然这样,四个时辰之后,我开始粮战的操作,快则七八天,慢则十来天,必见分晓。”

“好!”萧遥逸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圣人兄,这次你要能把江州的事解决,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乐一把,好不好?”

“去死!”

小狐狸翘了个兰花指,往脸侧一甩,“讨厌……”

“死狐狸!小心我隔着水镜吐你一脸!”

林清浦散去水镜,双方音讯断绝。

程宗扬在暮色中坐了一刻钟,然后下定决心,“是龙是蛇,就看这一出了。林兄,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如何不敢?”林清浦道:“二百银铢,我赌公子赢。”

“钱不少嘛。”程宗扬笑道:“别被老敖听到了,找你借钱。”

林清浦道:“敖队长要照顾的人多,不怎么花在自己身上。”

“老敖是厚道人。”程宗扬道:“等雪隼团的名册造好,愿意加入盘江程氏的都由公司负担,不用他自己掏腰包了。”

林清浦沉默片刻,叹道:“公子仁厚。”

“只要愿意跟着我的,我都会尽力照应。没有后顾之忧才好用心做事,算下来还是我赚了。”

程宗扬涎着脸等林清浦的回应,半晌没有下文,只好一笑道:“我去见云六爷。”

※ ※ ※ ※ ※

云秀峰正和一名须发俱白的老僧对坐品茗,见程宗扬进来,笑道:“这位是梵天寺的方丈,智永大师。”

智永大师年过六旬,慈眉善目,令人一见便心生敬意。

程宗扬拱手道:“小子程宗扬,见过大师。”

“阿弥陀佛,”老僧合什道:“檀越不必多礼。两位既然有事商谈,老衲便告辞了。”

云秀峰也站起身来,两人礼送智永大师离开。

程宗扬坐下来道:“江州情形吃紧。临安的粮战筹备这么久,我准备明天一早全面发动,云六爷,我需要我们目前所有粮食的准确数字。”

云秀峰为人寡言,双掌一击,让人送来账册。

“冯大法。”

“哎!”冯源应了一声,摊开纸笔。

程宗扬手上事务繁多,最要紧的莫过于寻觅刻石工匠,制作纸币的印模,这件事极为缜密,只有秦桧能做。林清浦施术之后需要静养凝神。眼下就剩冯源还算粗通文墨,程宗扬赶鸭子上架,把他拉来负责誊写账目。

冯源的字差了点,算起账来却一板一眼,极是用心。两人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将账目核对了一遍。

云氏在宋国一共有四十三家分号,其中三成在明、七成在暗。从年前开始囤积粮食,少的有三五万石,多的超过四十万石,包括筠州祁远的交易在内,总计二百七十六万石,一共动用资金七十一万金铢。另外还有向晴州朱氏粮行购买的一百万石粮食,耗资十五万金铢。

各地粮价参差不一,但眼下正值青黄不接的时节,即使在以往,粮价也在每石六百到八百铜铢之间。去年宋国推行方田均税法,大量土地抛荒,粮食减产近一成,加上江州战事和云氏暗中收购,市面流通的粮食大量减少,除了极少的粮食主产区以外,粮价都超过每石十二银铢。而在临安这样人口集中的大城市,粮价已经突破每石十五银铢,甚至攀至十八银铢。如果按目前的价格全部放出,单是云氏囤积的现粮,就将近二百万金铢。

但无论云秀峰还是程宗扬,都清楚这种理论上的超额利润绝不会实现。一旦各地云氏商号全面抛售粮食,粮价就会应声下跌——想从宋国粮食交易市场中提走二百万金铢的现金,而指望一般的居民来买单,完全是作梦。

程宗扬已经考虑多日,这会儿细看了账目,胸有成竹地说道:“云六爷既然信得过我,程某就来做个简单的布置。”

云秀峰端坐椅中,身体纹丝不动,手掌却下意识地握住玉佩。毕竟这笔生意牵涉到近百万金铢,即使以云氏的家业也几乎抽空了所有的流动资金。

“明天一早,开始按市价出售粮食,各地商号的抛售量不许超过一成,看看市场的反应。如果各地市场出现一银铢以上的下跌,说明市场还有大量余粮,那么从第二天起,我们转为收购。”

云秀峰仔细听着。程宗扬考虑更多的是江州的安危,但对云氏而言,最重要的当然是利润。从资金安全角度来讲,现在粮价已经达到十五银铢,即使逐渐销售也有足够的利润,如果收购以提升粮价,反而增加了风险。

“有两个因素,”程宗扬解释道:“第一是探清常平仓的虚实。如果粮价超过十五银铢,各地的常平仓仍没有粜粮平抑市场,说明宋国的常平仓已经无粮可调。另一个是透过先降后升,淘汰一部分投机者,让他们有机会获利离场,让我们能最大限度地控制交易。”

云秀峰道:“如果无人接盘,这些粮食又该售到何处?”

程宗扬笑道:“接盘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快则明日,迟则后日,就有人来接盘。”

云秀峰注视程宗扬许久,然后道:“一代后浪推前浪。好,便依你的主张去做。”

“多谢六爷!”

程宗扬没有向云秀峰提及黑魔海的威胁,虽然他知道剑玉姬的恫吓不是虚言,但在明白剑玉姬的手段之前,自乱阵脚只会让黑魔海有机可趁。他相信,只要篱笆扎牢,把自己和云氏的关系搞成像水泥一样坚实,黑魔海再怎么挑拨也无济于事。

接下来的一整天,程宗扬都留在梵天寺,一边趁机抽时间精炼真气,一边等待粮价的情况。

傍晚时分,第一批交易消息透过信鸽传至临安。抛售的第一天,各地粮价涨跌不一,但大都维持原价,只有三五个州县出现小幅下跌。

程宗扬放下卷宗,打了个呵欠道:“看来市面的余粮没有多少,从商人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