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11章·生意

“我是个生意人。”

陶弘敏往椅背上一靠,手指把玩着茶盏,悠哉悠哉地说道:“做的无非是生意。”

陶氏钱庄与贾师宪谈得好好的,突然蹦出个自己横刀夺爱,程宗扬就知道陶五迟早会找上门来,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急切,刚接到消息就拦路邀见。

程宗扬抢先道:“陶五爷的生意可了不得,连宋国朝廷都要向五爷借贷。”

“什么借贷?”陶弘敏叹了口气,“左右是买路钱罢了。”

“四十万金铢的买路钱,不是小数目啊。”程宗扬装出好奇的样子道:“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陶五爷在宋国做的什么生意?”

“哪里是四十万?”陶弘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竖起一根手指,“整整一百万金铢!五年为期,年息一分!”

年息一分,这简直和白送差不多。程宗扬一怔之下,不由心头火起,要知道孟老大从陶氏钱庄借贷的时候,可是月息四分!陶五借高利贷给孟老大打仗,又转手以近乎白送的利息借贷给宋国朝廷来打星月湖,这手段未免太不地道了!

程宗扬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压下心底的火气,良久才微笑道:“陶五爷做的好生意啊。”

陶弘敏道:“打开天窗说亮话——程兄是不是觉得我陶弘敏一边借钱给孟老板,一边又借钱给宋国,让两边打得你死我活,我陶氏钱庄好从中间渔利,这事做得忒不地道?”

程宗扬索性道:“难道不是吗?”

陶弘敏苦笑道:“程兄不会以为这笔钱是我陶氏一家拿出来的吧?不妨告诉程兄,这笔钱实是晴州总商会和贾太师打的商量,晴州总商会以我们陶氏钱庄的名义,为宋国朝廷提供一百万金铢的借贷,宋国官府保证我们晴州商人能在宋国境内安安稳稳做生意。说白了,这是宋国朝廷向我们晴州变相征税。”

贾师宪下手够黑的,程宗扬还记得自己在晴州的时候,贾师宪阻截云水的交通,迫使晴州商人低头。现在勒索到一百万金铢的优惠贷款,也算回报丰厚了。

而且他还怕这笔钱不够用,准备拿出四十万金铢的本金来发行五倍的纸币,合计下来等于是多了二百六十万金铢的财政收入——程宗扬终于知道贾师宪那个特别开支计划的资金来自何处了。

可以想象,这笔巨款对于捉襟见肘的宋国来说,等于是性命交关。要知道宋国财政的大窟窿不只一个江州,最要命的还在于强制推行方田均税法导致的财政困境。拿出一百万金铢,已经是晴州商人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对于宋国的亏空仍然是杯水车薪。从这个角度来讲,贾师宪发行纸币救急也是迫不得已。

但陶弘敏这么心急火燎地跑来与自己见面,肯定不会是因为给交战双方同时借贷这点事。

果然,陶弘敏话锋一转,“若论大手笔,比起程兄的气魄,连我陶五也瞠乎其后。四十万本金,二百万纸币,五处分号,随时承兑!程兄这一手亮出来,我陶五也只能双手写个‘服’字。”

程宗扬道:“实不相瞒,今日与贾太师见面之前,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这种事。陶五爷不会是为了钱庄的事来找小弟泄愤吧?”

陶弘敏哈哈大笑道:“泄什么愤!这烫手的山芋,我陶五扔还来不及呢。难得程兄仗义,替我火中取栗,我陶五除了‘服’字,还得写个‘谢’字送给程兄。”

程宗扬苦笑道:“陶五爷原来这么不看好这桩钱庄生意。”

陶弘敏笑道:“五倍本金,随时承兑,这条件谁若答应了,可不是疯了吗?程兄乐意发疯,我陶五可没疯。”

程宗扬坐直身体,“真的吗?”

陶弘敏笑容不变,神情却变得庄重,“程兄是不是发疯,我不知道,但我们陶氏钱庄能做到现在,程兄可知道我们钱庄规矩的第一条是什么?”

陶弘敏竖起一根手指,缓缓道:“不为天下先!”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这是老子的名言?”

“不错。”陶弘敏道:“这桩钱庄的生意能不能赚钱,我陶五承认自己一点都看不准。让我来看,风险远远大于收益。既然程兄如此有信心,不妨先做几年。我陶氏虽然算不上晴州的大户,好歹也有几个臭钱,不客气地说,总比程兄家底厚些。如果真的有利可图,我陶氏再照本宣科也不迟。”

“……陶五爷倒是好计较。”

“怎么样?哥哥说得够坦白吧?”陶弘敏用力拍了他的肩头一把,“如果说天下有谁想让纸币这件事做成的,我陶五算第一个!程兄若能开出一条新路出来,别人我不管,我陶五铁定要跟着程兄的步子亦步亦趋!程兄,好好做!我看好你哦!”

陶弘敏没有多留,直言今日之事出乎他的意料,要立即向陶氏钱庄和晴州总商会汇报,等忙完再来答谢程宗扬“舍身挡刀”的义举。

程宗扬哭笑不得。谁能想到连陶氏钱庄都对发行纸币畏若蛇蝎?自己看来天大的好事,别人看来却好像自己这个傻瓜正乐颠颠地拿着毒药当美酒喝呢。

程宗扬忽然用力一顿足:自己原本畏手畏脚,怕给江州之战带来无法预料的影响,一直不敢挑明了和黑魔海作对,但眼看自己将重金在握,黑魔海的威胁又算得了什么?

心头一动,程宗扬立刻道:“不回城了!转头!去翠微园!”

※ ※ ※ ※ ※

“师父!”

被岳鸟人起名为“高智商”的小衙内凑过来,一脸的殷勤讨好。一天不见,他似乎对自己从愤恨和怀疑,直接转变成信任和感激,那眼神几乎都有点崇拜的意思了。

“师父教我的那几招,真是管用!”高衙内眉飞色舞地说道:“徒儿我小试牛刀,就把这骚娘儿们搞得叽哇哇乱叫!”

程宗扬瞧了阮香凝一眼,那位林娘子微微低着头,玉颊适时地浮现出红晕,眼底那一丝讥讽也隐藏得极好。

高衙内的得意似乎比自己还更甚几分,他这两日都待在翠微园的水榭中,偶然露面都一手搂着林娘子,满脸红光,似乎满意到十二分。对比他旁边那个美妇含羞带耻的娇态,任谁都不会怀疑高衙内这两日在卧房里搞的什么勾当。

但程宗扬知道,这小子其实什么都没干,尽在卧室睡大觉了,气色不好才稀罕呢。至于他的崇拜,除了自己教他的那点小勾当,倒有一大半得归功于旁边那位林娘子。

“想再学点吗?好办,”程宗扬笑眯眯道:“去夕鱼楼给我买份鱼羹来。”

“成!”

高衙内兴冲冲地就要叫人,程宗扬拦住他,“给师父买东西还叫下人,有点诚意没有?你自己去。”

“师父!”高衙内抗议道:“这一趟得一两个时辰呢!”

“一份鱼羹换门真功夫,你还挑三拣四?要不你到西湖游半个时辰的泳,回来我就教你。”

大冷天下湖游泳,连敖润都知道是要命的事,高衙内立刻抱拳道:“徒儿明白了!师父保重!徒儿去也!”

翠微园一阵鸡飞狗跳,高衙内吆五喝六,带了车马仆从,随即像风一样出了园子,赶往城中的夕鱼楼。

阮香凝抬起眼,露出羞涩而感激的眼神,“程公子,妾身……”说着她声音哽咽起来,美目带着泪光,楚楚动人。

程宗扬没兴趣听她说自己怎么含辱忍耻与高衙内虚与委蛇之类的瞎话,张口打断她,“哆啦A梦!”

阮香凝含泪的美目神采顿时一黯,接着眼底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还演戏呢,”程宗扬冷笑道:“是不是想说你是被迫的,想知道夫君林教头现在怎么样?在牢里有没有忍饥挨饿、受寒受冻啊?省省吧你。”

被人当面揭破内情,阮香凝并没有流露出震惊和羞愧的表情,明艳的玉脸上只有一抹呆滞的笑容。

当日她对着镜中的自己使了瞑寂术,反而被程宗扬趁虚而入,在她意识深处种下两条指令——以前看催眠文的时候,程宗扬最担心的就是主角用的催眠指令没有特色,每次看都替主角提心吊胆,想着那些口令万一与其他人随口说的话撞车,不知道主角该怎么收场。但程宗扬相信,在这个世界,自己给阮香凝下的指令绝不会出现这种糗事。

接到指令的阮香凝立即陷入瞑寂状态,效果好得像是在她的大脑里装了开关——这些都应该归功于凝玉姬的术力。

程宗扬现在已经知道,阮香凝由于体质的原因无法修炼,确实不谙武功,但她有着另一项能力:瞑寂。这门出自黑魔海的法术是一种古老的巫术,阮香凝不适于习武的体质,却是修习瞑寂术的绝佳材质。瞑寂术透过她的双眼一经发动,便能让对方陷入梦境而无法自拔。

当然,瞑寂术的施展也有着苛刻的条件,不然黑魔海只要派出阮香凝接近孟老大,就能把星月湖整个搞定。想用瞑寂术催眠对方有两种途径:一是对方的神识低微,易于蛊惑,比如高衙内。另一种是对施术者的绝对信任,比如林冲就在不知不觉中,着了自家娘子的道。

阮香凝本身没有修为,又是对着镜中的自己施术,瞑寂术的效力几乎发挥到极限,让程宗扬抢了一个大便宜。程宗扬满心得意无处发泄,特意赶到翠微园来找阮香凝,这会儿“高智商”小衙内已经被支开,整个水榭再没有第二个人,自己当然不必跟她客气。

程宗扬抬手解开阮香凝颈下的衣纽,一边道:“那小崽子碰了你没有?”

他一开口,阮香凝立生感应,整个人像活过来一样嫣然一笑,呵气如兰地轻声道:“没有,他一进房便睡熟了。”

“连你的手都没拉过?”

阮香凝摇了摇头,“没有。”

程宗扬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捻了一把,“那小子真够衰的。”

阮香凝笑容不变,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轻薄而感到不适。

程宗扬却不急于渔色,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在临安这么多年,对谁用过瞑寂术?”

这是程宗扬最关心的头等大事。黑魔海编的网究竟有多大?触角伸得有多远?不可不防。他又补了一句:“林教头就不用说了。”

阮香凝陆续说了几个,都是无关紧要的街坊。因为黑魔海的信使时常出入林宅,免不了让街坊察觉,被她用瞑寂术补救。接着她说道:“还有锦儿。”

“那个小使女?”程宗扬道:“她不是你们黑魔海的人?”

阮香凝摇了摇头。

“你用瞑寂术让她做什么?”

阮香凝脸上微微红了一下,“官人常年沾不得奴家身子,妾身不忍他……有时便让锦儿替妾身服侍官人,只是他们两个都不知晓。”

“……你还真是个贤惠娘子。”

让夫君和使女一道上床,还把两人蒙在鼓里,这事干得也太缺德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还有吗?”

“还有妾身的姐姐。”

程宗扬心头一凛,销魂玉带阮香琳?他立即追问道:“为什么?”

阮香凝此时全无心机,脸上随即浮现出半是讥讽、半是嫉恨的神情。

“妾身比阿姐是小了六岁,可阿姐自小便事事胜过妾身十倍。妾身限于体质无法习武,阿姐却从小投入小碧潭门下。妾身与林教头做了有名无实的假夫妻,阿姐却嫁了李镖头,夫妻和睦。妾身时时小心隐藏身份,阿姐却能风风光光地行走江湖。”

阮香凝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将心底的秘密毫无保留地袒露出来。

姐妹俩身份的差异,使阮香凝对姐姐心怀嫉恨,终于按捺不住对姐姐施了瞑寂术,使这个原本性情豪爽的女子异乎寻常地热衷名利起来,对于金钱和地位的热心甚至超越了自己本身。

看着面前这个貌美如花的少妇,程宗扬却像看到一条妖艳的毒蛇。他终于明白李师师的娘亲为何会为了钱财和官职,毫无廉耻地与一群豪门恶少纵情交淫,原来都是她的好妹妹做的手脚。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阮香凝略显得意地一笑,“妾身当然知道。那日她去翠微园,妾身先吩咐过她。事后她从翠微园回来,妾身又用瞑寂术问过她在园中的情形。阿姐虽然是江湖中的女侠,其实对名利爱到了骨子里,只要给她一点名利,她什么都肯做。阿姐这只凤凰,在小衙内这里连野鸡也不如,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在我面前摆她的架子?”

这贱人有够恶毒的!程宗扬心头火起,立刻想一个耳光抽过去。想了想又忍住了,给她一个耳光未免太便宜了她。

程宗扬冷笑道:“把自己亲姐搞成这样子,你还真下得去手啊!”

阮香凝道:“若不是阿姐本来就贪图名利、爱慕虚荣,妾身如何能这般轻易得手?妾身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

如果眼前的女子有剑玉姬或者泉玉姬的修为,程宗扬还得掂量掂量,万一瞑寂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明,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人大卸八块。但凝玉姬没有一点修为,动起手来,自己一根手指就能摆平她。

有了这份底气,程宗扬不再发那份闲火,神情愈发从容,一边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一边笑眯眯道:“好漂亮的小嘴,让人亲过吗?”

阮香凝露出一丝羞态,微微摇了摇头。

“那好,把舌尖吐出来。”

阮香凝顺从地张开檀口,吐出滑腻柔嫩的香舌。程宗扬捧住她美艳的娇靥,然后低下头一口含住她的小嘴,在她红艳的唇瓣、柔滑的香舌上亲吻着,最后把舌头伸到她温润的口腔中,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阮香凝一边与他亲吻,一边挺起丰腴的娇躯贴在他身上,任他的手掌在自己的胴体上游走抚弄。她体质柔弱,不一会儿就在程宗扬的亲吻下娇喘息息。

良久,程宗扬松开嘴,带着一丝坏笑道:“凝美人儿,主人要和你玩个好玩的游戏……”

如果说阮香凝对林冲还有一点情分,但从她对付自己亲姐的手段就能看出这贱人的心肠如何,对付这种人用不着太客气。

程宗扬有样学样,执笔在素纸上绘了一个三乘九的方格。

“凝美人儿,这些格子代表你的年龄,主人每划掉一个,你便小上一岁,明白吗?”

程宗扬拥着阮香凝,用笔将方格一格一格涂黑,片刻后他停下笔,“凝美人儿,你如今几岁了?”

阮香凝姿容未变,眼中却露出如少女一般的风采,她用轻柔而娇细的声音道:“十五。”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阮香凝眼睛飞快地眨了几下,“不记得了……”

程宗扬好整以暇地说道:“今天是你成亲的日子,丈夫呢,就是我了。”说着他坏笑道:“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之夜,接下来为夫该给你开苞了。”

阮香凝如白玉般的面孔猛然升起一抹红晕,美目波光微转,神情间娇羞无限。她垂下头,片刻后小声道:“可奴家的夫君是林教头……”

“林教头有事,由我来代劳。”程宗扬轻松地说道:“怎么?不相信我的话吗?”

“奴家不敢。”阮香凝抬起眼,含羞地瞥了面前的男子一眼,然后柔声道:“官人……”

阮香凝明明是个媚艳妖娆的少妇,这会儿的一举一动却充满了少女的韵致,再加上瞑寂术的影响,使她对面前的男子有着近乎本能的信赖。那种少妇风韵、少女情怀、旖旎柔顺的神态使程宗扬心动十分。

既然是新娘,怎么能没盖头呢?程宗扬想着,拿起榻上红色的丝绸枕巾披在阮香凝头上,然后按了按她的肩。

阮香凝完全陷入瞑寂术的影响中,她顺从地跪在地上,心如鹿撞。

片刻后,面前微微一动,一根火热的阳具从枕巾下伸来,接着一个声音道:“给主人吹个箫。”

阮香凝对那个声音奉若纶音。心里没有半点怀疑。她张开红唇,含住主人的阳具,然后细致地吞吐起来。

“小美人儿,把盖头掀开一点。”

美妇柔顺地把枕巾拉起少许,露出她正含着阳物的精致唇瓣。

她粉艳的玉腮因为吸吮而收紧,随着阳具的进出,龟头不断捅入她温润的口腔,将美妇娇艳的玉颊顶得不断鼓起,露出龟头的轮廓。

阮香凝口型极美,唇瓣红润而艳丽,犹如精巧的菡萏,吞吐间,一缕唾液从她唇角溢出,摇摇荡荡垂在一边,倍显柔艳。

“啵”的一声,阳具从口中脱出,程宗扬笑道:“味道怎么样?”

阮香凝玉颊飞红,用柔细的声音道:“官人的阳具又热又大……好浓的男人气味……”

“好好记住这种味道,”程宗扬在她耳边道:“往后你闻到这种味道,不管你愿不愿意,身体都会开始发浪——记住了吗?”

阮香凝轻声道:“是,官人。”

她的耳边传来一声低笑,“真乖。”接着阮香凝忽然身子一轻,不知如何便飞了起来,然后落在榻上。

高衙内穷奢极欲,卧房的床榻又大又宽,四角立柱,三面雕花,里外两重纱帐,榻侧设着盛放物品的小箱子,还有一张折叠的小几,可以在榻上饮宴,就像一间小房子。

榻上铺着茵席和厚厚的锦垫、被褥,跌在上面犹如置身云端。阮香凝芳心正乱,刚欲起身却被一双手按住,接着那双手一颗一颗地解开她的纽扣。

程宗扬一件件解开阮香凝的外衣、中衣,露出里面一条桃红的肚兜。少妇裸露着玉臂和柔美的香肩,在锦缎的映衬下更显得肌光肤莹。肚兜包裹的双峰浑圆而丰隆,轻轻一碰便抖动起诱人的波涛。

程宗扬一边看,一边褪下她的裙裾,将她裤脚绣着白色兰花的绯红绫裤剥到脚下,露出她光洁而白滑的双腿。

阮香凝披着盖头,玉体横陈榻上,听任主人摆布。不多时,她的衣物被剥得干干净净,只剩一条肚兜掩住那具优美的玉体。

将身子这样裸裎出来,阮香凝本能地感到一丝羞赧。头上披着的红绫盖头随着呼吸微微鼓荡,显示出内心此时的慌乱。但在主人的命令下,她仍然柔顺地张开双腿,一丝不苟地按照主人的命令,将处子的禁地绽露出来。

虽然阮香凝无法习武,毕竟是黑魔海的御姬奴,这会儿她在主人面前全无保留,双腿笔直伸开,轻易拉成一字,显示出过人的柔韧性。她的身材与阮香琳母女相仿,都属于娇小玲珑的秀美女子,但身体比例匀称,这会儿双腿舒展,更显得修长如玉。

首先吸引程宗扬目光的当然是这位黑魔海御姬奴的美穴。对程宗扬而言,女子敞露出羞处时股间那种没有任何障碍的滑畅感,最能激起自己本能的反应。

他张开手掌,像抚摸一件瓷器一样,从少妇膝弯开始,沿着她大腿内侧滑腻的肌肤一路摩挲到另一条美腿白嫩的足尖。

阮香凝的下体像一瓣荷花在腹下柔柔绽开。受西式爱情动作片的影响,程宗扬不喜欢浓而杂乱的耻毛,被一般人忌讳的白虎反而更能勾起他的兴趣。阮香凝虽然不是天生的白虎,但下体的耻毛很整齐,一丝丝嵌在白软的阴阜上,能清楚地看到耻毛根部白腻的肌肤。相比于自己上个开过苞的雁儿,这位尚是处子的少妇性器明显要成熟许多,绽露的玉户一片红腻,柔艳动人,充满鲜花盛开般的风情。

“呃……”

阮香凝咬住红唇,在盖头下发出一声低低的痛楚呻吟。

程宗扬一手放在少妇的玉户按了按,果然是处子的感觉,滑嫩间带着弹手的柔韧,显得紧凑而鲜美。程宗扬松开手,一边解着自己的衣物,一边观赏榻上的美貌少妇。

阮香凝躺在锦被和自己的衣物之间,白美的肢体像一只精美的瓷器般光洁无瑕。她虽然还是处子,终究年华已长,柔滑的胴体有着少妇的丰腴和白艳。她的骨骼纤细,身材却十分饱满,一身白生生的美肉滑腻如脂,丝毫不显臃肿,一举一动都风情流溢,让程宗扬禁不住赞叹这个美妇的成熟和肉感。

与阮香琳的胴体比起来,姐妹俩无疑是很像的,不过一个尚是处子,一个是滥交过的妇人。相比之下,阮香凝的肌肤比姐姐多了一分娇嫩,阮香琳则比妹妹多了一分淫浪的媚艳。

程宗扬俯身把阮香凝搂在怀里,只觉抱着一团温香软玉的美肉。少妇的身子热热的,丰腴的肉体充满弹性,散发出迷人的香气。

程宗扬一手伸到她的肚兜内,触手所及满是如脂玉般香腻的软肉。她的双乳丰挺而圆硕,乳头小小的,被手指一碰就硬硬挑起。

阮香凝仿佛回到十五岁时那晚的洞房花烛夜,只不过那晚当林冲揭开盖头,她只一笑就让那个年轻的豪杰酣然入睡,这一天她将继续那晚未完成的房事。

那个声音在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你该湿了。”

在瞑寂术的操控下,声音进入耳中,身体立生反应。阮香凝只觉下体猛地一热,便即露湿花心。

“哈!”程宗扬一手放在她的下体,指尖的湿痕使他不由地笑了一声。自己只是想试试瞑寂术的效果,没想到她真的湿了。

把玩着阮香凝的玉体,怎么给这个美少妇开苞倒是让程宗扬费了思量。

阮香凝的雪臀生得风情万种,白嫩嫩、娇滴滴,有如白玉锦团一般的妙物,骑上去从后面开了这美妇的花苞,必是一桩快事。

但她一双白馥馥的奶子同样生得诱人,再加上她如花似玉的娇靥,美目流盼之际媚姿横生,开苞时若看不到她含羞忍痛的娇态,未免少了几分意趣。

如果换作其他女子,用正常体位给双方留一个美好的初夜回忆,当然是不二之选,但对于黑魔海的御姬奴,程宗扬认为如此这般,未免有点亏待了自己。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