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10章·轻佻

眼前是一幢古色古香的楼宇,上书“多宝阁”。无数身着艳服的美貌姬妾在阁内穿梭,犹如仙子。比姬妾更多的则是阁中琳琅满目的书画珍玩。程宗扬虽然不懂行,但也瞧得出这些鼎玉书画都不是凡品,随便拿出去一件都很能值几个钱。

那位曾在晴州见过的老者戴着八角巾,安然坐在一张锦榻上,周围林立着如花的美姬。见程宗扬等人进来,他只摆了摆手,“坐。”

老者口气虽然平淡,却自有一番不容抗拒的权势。程宗扬只好坐下来接过香茗,只听那老者道:“小友看老夫这半闲堂如何?”

程宗扬苦笑道:“在下井底之蛙,今日一见,才知世间‘富贵’二字。啧啧,贾宝玉的大观园恐怕也比不上这里。”

老者微微一愕,“贾宝玉?”

“哦,我们家乡的一个公子爷,号称‘富贵闲人’的。”程宗扬连忙岔开话题,“当日在晴州有眼不识泰山,敢请教老丈尊姓大名?”

老者道:“倒是巧了,老夫也姓贾,号秋壑。”

程宗扬有些纳闷地瞧了秦桧一眼,死奸臣一脸谦和的笑容,似乎早知道这个老者的身份,偏偏不给自己半点提示。

程宗扬只好硬着头皮攀谈道:“秋壑先生是生意人?还是做官的?”

不知道自己问出什么荒唐话来,周围的侍姬或惊或笑,一个个目露讶色,老者更是哈哈大笑,指着程宗扬道:“群玉,老夫说的如何?这位程小友虽然有个官身,却是半点没有做官的心思!不然怎会连我贾师宪的名号都没打听过?”

程宗扬虽然有一点心理准备,但“贾师宪”三字一出,还是如同当头挨了一棒。先是高俅,然后是老贾,怎么都喜欢和自己玩这一出?

来临安之前,自己也想过贾师宪会是个什么人,会不会与他打什么交道,却从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贾师宪,宋国的太师,总揽朝政的权臣,江州之战的筹划者,自己在宋国最大的敌手——这会儿竟然就这么坐在自己面前。

贾师宪站起身,负手在阁中走了几步,一边叹道:“当日在晴州程小友与贵伴当一番批评,老夫每每思之,常怀耿耿。”

在晴州自己和死奸臣说了些什么,程宗扬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没什么好话。当时死奸臣口如悬河,当着贾师宪本人的面把宋国这位权臣一通臭批,只差没说:玩政治你不行,不如让我来干得了。换了自己是贾师宪,恐怕也得好几年忘不了。

贾师宪从装满古董的阁子中拿出一份卷宗,在手中摇了摇,“滕甫虽然不识时务,眼光倒还有几分,若不是有他举荐,老夫也未必能与程小友再次见面。”说着扭头对廖群玉道:“这份功劳且给他记下了。”

廖群玉微微躬身,“是。”

贾师宪回过头,“你在筠州开棚施粥,平价粜粮,做得很好。”

程宗扬心虚到十二分,讪笑道:“不敢、不敢。”

秦桧道:“这是我家公子一点赤子之心。蒸蒸苍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妻子?如宾如友。我家公子不忍见苍民受苦,才施粥救济。但论起活人之功,筠州一地、数万民众而已,又怎及太师惠施大宋四百军州、亿万生灵?”

秦桧此时开口,一番言词终于使阁中近乎僵滞的气氛有所和缓。

贾师宪放下卷宗,笑道:“秦伴当这番话便是言不由衷了。”

秦桧道:“当日一番胡言妄语,太师不加怪罪已是宰相之腹,今日又待我等以宾客礼,如此盛德,实是圣人胸怀。”

秦桧这高帽子不要钱似的一顶顶扔过去,终于搔到贾师宪的痒处。

“这点胸怀,老夫还是有的。”贾师宪道:“可笑几个腐儒还说老夫了无容人之量,若他们的见识有程小友与秦伴当万一,老夫岂会不容他们?”

说着贾师宪又拿出一份札子,拍着封面道:“这份札子,想必是程小友的功劳了。”

程宗扬一头雾水,“什么札子?”

“滕甫的请罪札子,论及挪用军费购粮之事,里面算了一笔账,倒是朝中少有的明白账。”

程宗扬明白过来,自己的那封书信有了效果。

“滕大尹为筠州军民殚精竭虑,在下不过是提供了几个数字。”

“这几个数字岂是易得,连户部那些官吏论及粮价都没有如此详细透彻。以滕甫的眼光,哪有这般见识!”

贾师宪与滕甫互为政敌,提到对方都没什么好话。他放下札子,忽然道:“听说晴州陶氏钱庄鼓吹的纸币,乃是你提出来的?”

程宗扬心里升起荒谬的感觉:无论高俅、云秀峰、蔺采泉还是贾师宪,都活像成精的老狐狸,似乎有满天下的耳目,总能给自己点惊喜。这句话自己这几天已经说过几遍,现在不得不又一次老调重弹。

“太师消息可真灵通……”

“不是老夫消息灵通,是陶五亲口说的。”贾师宪的语气中充满冷笑和入骨的蔑视,“这些晴州商蠹!”

陶弘敏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大债主,贾师宪动怒,程宗扬也不好接口。不过贾师宪是堂堂太师,执掌宋国权柄十余年的重臣,陶弘敏有什么本事让他动怒呢?

过了一会儿还不见贾师宪脸色转缓,程宗扬只好打了个哈哈道:“当日不知道太师身份,在下言语间多有冒犯,还请太师恕罪。”

贾师宪冷哼一声,“当初你是晴州的一介白衣便也罢了,如今你既然身为宋国客卿,食君俸禄,可知道非议朝政是何罪名吗?”

自从提到晴州的商贾,贾师宪便心情大坏,这会儿好端端的又突然摆起官架子,让程宗扬禁不住纳闷他唱的是哪一出?

关键时候秦桧挺身而出,替家主两肋插刀,“敝家主既然身为客卿,议论朝政便是分内的职事,见而不言,反是有罪,请太师明鉴。”

“秦伴当的才学、口齿,老夫已经领教过。”贾师宪森然道:“不过老夫若给程员外定下罪名,无论大理寺还是御史台,都不会有人说个‘不’字——秦伴当可相信吗?”

刚才还谈笑风生,一转眼贾师宪仿佛变了个人,虽然衣着还是一副富家翁悠闲的派头,眼神却变得犀利异常。他微微抬起下巴,那副傲然之态,自然而然便流露出身为一国权臣说一不二的滔天气焰。

眼见贾师宪以势凌人,秦桧不慌不忙地拱手一揖,然后从容道:“既然不议朝政,不知太师今日召见敝家主,所为何事?”

贾师宪盯着秦桧,多宝阁如山雨欲来,气氛凝重得吓人。周围的侍姬都神情惴惴不安,噤若寒蝉,廖群玉也低头啜着茶,不发一言。

在贾师宪的威压下,秦桧脸上依然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虽然彼此地位悬殊,但他的神情丝毫没有因为贾师宪的森冷而改变。

良久,贾师宪忽然发出一声长笑,指着秦桧摇头道:“便知道吓不住你秦会之!”

说着贾师宪收起笑容,眼中精光闪烁,扭头对程宗扬道:“今日唤你来,当然是为钱庄之事。”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时辰,席间贾师宪反复追问,程宗扬反复解释,两人从纸币的功能、印制,一直说到流通、兑换的细节,旁边的秦桧和廖群玉几乎插不上口去。好不容易贾师宪问完,程宗扬感觉身上的汗都下来了。宴席上虽然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玉盘珍馐,席间侍奉的姬妾更是容貌出众的美人儿,程宗扬却味如嚼蜡,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

终于贾师宪停住询问,菜肴也全部撤下,换了清茶。

贾师宪沉吟良久,似乎在琢磨程宗扬刚才对纸币的讲述,最后道:“程员外方才有言,发行本金五倍以内的纸币都在安全范围之内,此话可当真?”

程宗扬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百分之二十的准备金,我可以肯定安全。”

贾师宪放下茶盏,像下了决心般盯着程宗扬道:“若是将四十万金铢的本金交付于你,你可以保证二百万金铢的纸币随时兑换吗?”

程宗扬愕然之下,立即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毫不犹豫地答道:“绝对可以!”

“既然如此,”贾师宪道:“请陶氏钱庄的夏执事来。”

不多时,一个老者被引入厅中,他按规矩先向宋国这位太师、相爷行了叩拜的大礼,然后爬起来,小心地退到一边。

贾师宪并没有为他引见程、秦等人,而是直接问道:“你们钱庄是个什么章程?拿出来了吗?”

夏执事恭恭敬敬道:“小人已经带来了。”说着取出几张上好的素笺。

贾师宪看也不看,一摆手道:“且说你们可以提供几倍的纸币?”

“回相爷,敝钱庄核算过,最多能提供两倍,但既然相爷亲口提出来,敝钱庄无论如何也要向相爷提供三倍的纸币兑换。”

“四十万金铢的本金,印制一百二十万金铢的纸币?”

“回相爷,正是。”

“兑换的方式呢?”

“敝钱庄将在临安开设一间分号,每月头五日承兑纸币。”夏执事道:“任何人只要持币前来,敝号都依数支付钱铢。”

贾师宪回头对程宗扬道:“贵号呢?”

程宗扬已经明白过来。陶氏钱庄先向贾师宪推荐了纸币,却没想到贾师宪会直接与自己拉上关系。贾师宪也是个精明人,交谈一毕,立即唤来陶氏钱庄的人见面,竟是让自己和陶氏钱庄当面竞价。

问题是贾师宪对盘江程氏的底细全无所知,只凭滕甫的举荐和程宗扬员外郎的客卿身份,就让他参与到这件大事中来,真不知道是滕甫的名声太好,以至于贾师宪对他的举荐全无怀疑,还是贾师宪压根就没有把纸币兑换当回事。

程宗扬还想到一个可能:贾师宪掌权日久,性格过于专横,行事颇有些自以为是。因为当日秦桧和自己在晴州与他见过面,便有种慧眼识珠的自负。无论如何,这位贾太师在这件事上都轻佻到了近乎儿戏的地步。他之所以名列奸相不是没有原因的。

程宗扬开口道:“纸币一旦发行便是流通全境,只在临安一处承兑,恐为不便。在下会在临安设一处总号,同时在东南西北各择一地,设立分号,不分年节,随时承兑。”

夏执事神情一震,这才意识到那个年轻人的身份,随即改口道:“若太师同意,敝钱庄也当增设分号,只是如此一来,只怕给各处官府多添麻烦。”

程宗扬笑道:“若能随时承兑,这点麻烦官府也不见得会怕。”

贾师宪问道:“若由陶氏钱庄操作,这些纸币如何发行?”

夏执事谨慎地说道:“纸币由敝钱庄印制,交付户部使用。其中一贯票面四十万张,百贯票面两万张。敝钱庄一旦接到纸币,便兑换为钱铢,到年底与户部盘账。”

程宗扬道:“纸币事关重大,敝号不敢自专。以在下之见,当在每年年初,有请户部与敝号协商:预备发行多少纸币,应当提供多少本金,然后由敝号统一印制纸币,朝廷自行使用,敝号见票即兑。原则上总数目不超过本金的五倍,至于印制的费用,当由敝号承担。”

陶氏钱庄的执事怔了一会儿,屈膝道:“相爷,此事小人不敢自专,当先请示敝东家……”

贾师宪打断他,“不必了。群玉,此事你来处置,谈妥之后,从陶氏钱庄借来的四十万金铢便交由程员外。”

贾师宪心意已决,陶氏钱庄的执事虽然大为惶恐,也只能叩首告退。

贾师宪起身道:“那两只蛐蛐罐,我已经看过了。难得有这样大的象牙,便是宫中也不多见,有劳程员外费心了。可惜如今时令不应,待到夏日,再请程员外来我多宝阁赏虫为乐。”

程宗扬连忙道:“请相爷留步,有两条章程在下要先禀知相爷!”

“便叫群玉……”

程宗扬坚持道:“这两条章程对在下而言事关重大,但对相爷来说不过是些一言可决的小事,还请相爷决断。”

贾师宪停下脚步,“且说来听听。”

※ ※ ※ ※ ※

从半闲堂出来,程宗扬终于卸下镇定的伪装,嘴巴无法控制地咧开,笑得合不拢嘴,仿佛从天而降一个大金元宝掉在自己怀中,摸上去还热得烫手,乐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与程宗扬一副满把飞来横财幸福到爆的表情相比,秦桧的脸色则显得十二分的慎重。车过西泠桥,秦桧终于忍不住道:“公子,贾师宪的条件如此苛刻,怎可轻易答应?”

程宗扬讶道:“怎么苛刻了?”

“贾师宪要求公子以屯田司员外郎的身份主持钱庄,以四十万金铢的本金发行五倍的纸币,这种条件岂可应得?”

“嘿嘿嘿嘿……”程宗扬笑得像偷鱼的猫,“这不是老贾的主意,是我当初向陶弘敏说的,陶五又把这主意原封不动地送给老贾。不过陶五胆子太小,三倍的发行量,怎么能满足老贾的胃口?”

“五倍就是二百万金铢,如果全是纸币倒也罢了,终是宋国自尝其果。可公子答应贾师宪开办钱庄,允许纸币随时兑换为金铢——这一百六十万的缺口从何而来?”秦桧提醒道:“公子,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程宗扬道:“会之,我问你,这二百万纸币宋国会怎么用出去?”

秦桧思索片刻,“总不会是发放俸禄,多半是宋国官府强行摊派,向百姓买卖物品时以纸币支付。”

“你前面说的没错,军饷谁也不敢拿纸条凑数,不然闹出兵变,老贾权再大也得下台,官吏更不会收纸张当俸禄。但如果直接支付给百姓,我敢断定这纸币一天都发行不下去。”程宗扬道:“真正用得着这些纸币的,在眼下看来只有商人。”

“哦?”

“你还记得云家那二十万金铢吗?云家用了二十多名高手护卫,由大小姐亲自护送,从建康一路运到筠州。如果是纸币,一个人便能轻易携带,到了地方再足额兑换成金铢,省了多少力气?好笑的是陶氏钱庄还怕分号太多、承兑压力太大,只准备在临安设一家分号。若搞成这样,陶五的钱庄只有赔死的份儿。”

程宗扬笑道:“贾师宪想用纸币填补宋国财政的窟窿,但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办,他不放心宋国的官吏,更不放心晴州的钱庄,才找上我。哈哈,这下他找对人了。”

“何止是不好办。”秦桧道:“贾师宪虽然唤来陶氏钱庄的执事与公子当面竞价,但在下在旁观瞧,贾师宪早已认定由公子操持,唤来那位执事只是堵陶氏钱庄的嘴罢了。公子,贾师宪根本就是设了个圈套让公子来跳。”

秦桧的担忧不无道理,贾师宪虽然轻佻,但绝不是良善之辈。他弃陶氏钱庄而选自己,显然是认为自己更容易控制。不过程宗扬并不担心,贾师宪对纸币的疑忌,恰恰给了自己一个天赐良机。

“奸臣兄,这个你就不专业了。”程宗扬笑道:“不用着急,咱们慢慢说。老贾手头没钱,听了陶五的建议,想把纸币变成金铢来用,又觉得这事太悬,怕砸在手里。他找到我,一是纸币是我提出来的,让我来做多少有些把握。二是因为滕大尹的举荐,我现在有个过得去的官身,说起来算宋国朝廷的自家人。第三个嘛,让我以半官半私的身份开设钱庄,负责官府发行纸币的发行承兑,打的主意无非是一旦出事,好拉我垫背。”

程宗扬拍着椅背道:“可老贾没想到,他把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生生送到了我手里!”

程宗扬信心十足的样子让秦桧愈发不解,说道:“公子智珠在握,属下愿闻其详。”

“你还记得我对老贾提的要求吗?”

秦桧点头道:“公子方才对贾师宪提了两条章程,但依在下之见,这两条章程未免过于空泛。”

程宗扬笑道:“这两条章程你听着空泛,其实是纸币的根基。我说的第一条是:纸币必须由官方承认,必须保证可用于支付赋税。”

秦桧还在思索这条章程,程宗扬已经说道:“说实话,这种纸币其实不能算真正流通的货币,应该算现金支票,或者直接说是欠条。宋国的做法等于用这些纸条,预支了未来数年一百六十万金铢的赋税。”

程宗扬对这种纸币的不彻底性非常遗憾,但目前情形下,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自己所能操作的极限。用税收作为货币之锚,这种纸币至少有了宋国朝廷的信誉做保证。

秦桧却道:“属下以为,这是宋国以纸币换取了我们程氏一百六十万金铢。归根结底这笔钱终究要落到我们程氏身上。”

“你是怕挤兑吧?但凭我的经验,这种风险非常小。”程宗扬胸有成竹地说道:“而且我还有第二条章程:宋国发行纸币的数量,必须经我盘江程氏的钱庄认可。宋国户部只需要挂个名,纸币印出来,派人来拿就行。”

程宗扬长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底沸腾的激动,然后道:“奸臣兄,你知道这条有多重要吗?这等于说纸币发行权在我手中!”

秦桧眉头紧锁,在他看来,宋国拿出四十万金铢的本金,要求程氏设立的钱庄支付二百万金铢可随时兑换的纸币,简直与自家往外送钱没有分别。

但在程宗扬看来,这个条件简直优厚得令人发指。贾师宪的做法看似小心,其实等于是把政府央行交给自己个人经营。只要操作得当,不但秦桧担心的一百六十万金铢亏空不会发生,只算宋国交付的四十万金铢本金,自己就能大赚一票。

这也怪不得贾师宪失算,连秦桧都觉得这笔交易是程氏吃了大亏,冒了极大的风险,何况那些见识和思维能力不及死奸臣的人呢?

对宋国来说,把四十万金铢交给程氏的钱庄,程氏钱庄提供二百万金铢的兑换保证,宋国朝廷占了天大的便宜。而在程宗扬看来,自己不费一文钱就白白得到了宋国的央行。表面上看来双方各有所得、皆大欢喜,但只有程宗扬心里明白,自己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程宗扬心头的激动像波涛一样翻翻滚滚,这笔交易堪称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其中的真实份量超过自己以外任何一个人的想象。来自现代世界的他,深切知道手握一国央行是个什么概念。与自己将要获得的权力相比,连贾师宪也相形见绌!

良久,程宗扬呼了口气,“我说奸臣兄,你早知道贾太师的身份了吧?”

秦桧本来忧心忡忡,但家主如此笃定,他也放下担忧,摆出谦逊的样子道:“亦不甚早。”

“还跟我耍花枪呢?你若不知道他的身份,会巴巴地弄对蛐蛐罐当礼物?看老贾那个高兴劲儿,跟添了个儿子似的。奸臣兄,老实说吧!瞒着我是不是故意要我难看?”

秦桧笑道:“实不相瞒,当日在晴州廖先生亮出身份,属下便已知晓,之所以不告诉公子,是属下见廖、贾二位对公子似无恶意。恕在下直言,公子胸中非有山川之险,若先知晓,见面时不免露出异样,反而引得廖、贾二位生疑。因此属下自作主张,未知会公子。”

秦桧说的虽然没错,但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确实不好受,程宗扬埋怨道:“你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也好啊,搞这么一出,不怕把我弄出心脏病来?”

秦桧莞尔道:“公子心胸宽广,必不至于此。”

说话间,马车忽然减速,有人在外面道:“来人可是程公子?我家少爷有请公子一叙!”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