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09章·怀璧

回到居处,秦桧奉命去召集众人。程宗扬先到内院整理思路,刚一进门,程宗扬眉角不由得突突跳了两下。

一个老者负手立在院中,仰首观赏着天际一弯残月。他皓首长须,身上穿着淡青色的道袍,颈后斜插一柄拂尘,银白色的拂丝随风而动,怎么看都像个大有德行的有道之士。

程宗扬在心里暗骂一句“皓首匹夫”,脸上堆起笑容,打着哈哈道:“原来是蔺教御!晴州一别,没想到教御又来了临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蔺采泉仰天叹道:“小友只道是有缘,却不知老夫下了多少力气,才找到小友的踪迹。”

自己的住处虽然隐秘,但太乙真宗想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全力搜索一个人,就算躲进大内也未必安全。

“久闻太乙真宗是宋国第一大道门,看来半点不假。我才来临安几天,蔺教御就摸上门来了。”程宗扬道:“我猜蔺教御半夜来访,不是为了喝茶,咱们就免了茶水吧。”

蔺采泉转过身,神情自若地说道:“礼法岂为吾辈所设?”

蔺老贼就是有这本事,不管什么尴尬事、龌龊事,他都能说得冠冕堂皇。

“蔺教御有什么指教,在下洗耳恭听。”

“指教不敢当,只是说些闲话而已。”蔺采泉道:“听说小友与明庆寺的挂单僧人鲁智深结交,不知小友可知晓这位花和尚的来历?”

“蔺教御消息真灵通。”程宗扬道:“花和尚的来历我也听说过。据说他原本是个军官,因为打死人、吃了人命官司,不得已投了佛门,这些年四处挂单修行,年前才到的明庆寺,当了看菜园的大和尚。”

蔺采泉频频点头,然后道:“小友可知花和尚为何不在本寺修行呢?”

“多半是那庙里管得严,不让他吃狗肉吧。”

“花和尚剃度的寺庙乃是五台山大孚灵鹫寺,拜的师父乃是大孚灵鹫寺方丈智真大师。”蔺采泉悠然道:“花和尚这些年四处挂单,与其说是修行,不如说是逃命。”

“还有这种事?他是偷吃方丈养的狗,还是打死了哪个不开眼的沙弥,让人追杀这么多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蔺采泉捋了捋胡须,谓然叹道:“花和尚错就错在他一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却继承了智真大师的衣钵。大孚灵鹫寺乃是十方丛林中的名刹,岂能容一个好酒好肉的和尚窃占方丈法衣钵盂?智真大师圆寂后,花和尚存身不住,与师弟臧和尚一起逃下五台山。臧和尚入了岳鹏举的星月湖,花和尚却不肯给人惹麻烦,孤身一人云游至今。”

程宗扬啧啧道:“佛门清净地,怎么闹得和宫廷内斗一样?这些和尚也太利欲熏心了吧?”

蔺采泉道:“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小友何必叹息?”

程宗扬笑道:“那蔺教御这趟来,又是为了什么利?不会是半夜睡不着,找我来讲故事吧?”

“老夫此来,不过是与小友谈笔生意。”

“这个我爱听!什么生意?”

蔺采泉淡淡道:“当然是小友的性命。”

程宗扬看了他片刻,“蔺教御,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小友可知,你已是怀璧之罪?”

程宗扬双手抱胸,倚在柱上,“说来听听。”

蔺采泉接下来一句,就让程宗扬变了脸色。

“九阳神功。”

蔺采泉摘下拂尘,在手中轻轻摇着,淡淡道:“江州城外,九阳神功横空出世,小友可知在天下引起何等轩然大波?单是太乙真宗门下,想取你性命的就何止十万?”

自己为了救小狐狸的性命,与秦翰交手时使出九阳神功,当时并没有十分在意,这时被蔺采泉点醒,程宗扬才意识到其中的危险。

九阳神功是太乙真宗镇教神功,别说寻常门人,就是宗门精英也不见得就能修习,流传至今,九阳神功已经成为一种象征,可以说修习九阳神功是掌教的必备资格。现在太乙真宗正为掌教之位斗得不亦乐乎,九阳神功却在江州出现,一旦处置不当,这场风波就会演变成一场野火。

鲁智深好歹还是大孚灵鹫寺方丈的弟子,照样被追杀这么多年。自己和太乙真宗屁的关系没有,竟然使出镇教神功,用脚后跟想想就知道太乙真宗那帮人的反应。

程宗扬一脸愕然地说道:“竟然有此事?难道是贵教哪位高人到江州作客了吗?”

蔺采泉一挥拂尘,眼中透出精芒,片刻后哑然失笑,“程小友何必隐瞒?”

程宗扬这才想起蔺老贼用过类似的法术辨别自己言语的真伪,看来是瞒不住他了,只好干笑几声。

蔺采泉沉声道:“九阳神功在江州出现的消息如今已经风传天下,小友想让太乙真宗十万弟子蜂拥赶往江州,与宋军合力破城吗?”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而且这威胁的力度真不小。太乙真宗如果站在宋军一方,参与江州之战,大伙儿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扔下江州,有多远跑多远。太乙真宗甚至不用全力出手,只要蔺采泉一系的弟子投入宋军,就够孟老大喝一壶了。

程宗扬哈哈笑道:“蔺教御既然是来做生意,总得把交易的货物拿出来让在下看看吧?”

蔺采泉从容道:“这笔生意对小友百利而无一害——只要小友承认掌教真人当日许诺由蔺某接任教主,那么在江州动用九阳神功的,便是我蔺采泉。蔺某不但替你挡下所有质疑,并且宣布,我太乙真宗将全力支持江州。”

良久,程宗扬吐了口气,然后挑起拇指,“姜还是老的辣!蔺教御好手段,我程宗扬佩服!”

蔺采泉这一着可谓绝妙,不但解了自己的困局,又在他的掌教之争中投下重重一枚砝码。难怪他如此笃定。这样的交易,自己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但程宗扬在六朝混了这么些日子,不至于像刚来时一样,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他话风一转,“不过太乙真宗表明态度全力支持江州,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蔺教御不怕别人起疑?”

蔺采泉慨然道:“我太乙真宗前任掌教王真人与武穆王的交情义薄云天,世间尽人皆知,蔺某此举,不过是追慕先贤之义。”

程宗扬点了点头,“这个解释不错,但还有一桩——当时和我交手是秦翰秦大貂珰,蔺教御让我编个故事出来好办,但想堵住秦大貂珰的口,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你我所言,自然便是真相。秦帅虽然勇武绝伦,终究是个阉人,他的说辞未必便有人信。”蔺采泉胸有成竹地说道:“更何况秦帅未必肯趟这漟浑水。”

“蔺教御一开场的故事讲得真不错,我这会儿想不答应也不行了。也好,我得了太乙真宗的支持,蔺教御得了掌教的位置,这笔交易大家算是双赢。”程宗扬说着竖起一根手指,“我只有一个要求。”

“小友尽管道来。”

“太乙真宗宣布支持江州的时间,要由我来决定。”

蔺采泉抬起手掌,“一言为定!”

两人轻击一掌,敲定了这笔交易。

蔺采泉大袖一摆,洒然离开,一边道:“有劳秦小友久候,老夫告辞。”

秦桧回来复命,一见院中有生人立即潜踪匿形。以他的身手想瞒过旁人并不算难事,谁知被蔺采泉一口叫破,只好现身出来,拱手笑道:“蔺教御一路顺风。”

“借秦小友吉言。”

蔺采泉收起拂尘,从袖中取出骨笛,身形飘然而逝。片刻后,一曲笛声响起,在月下渐行渐远。

“同样几十年修行,师帅修成圣哲,姓蔺的这老家伙倒修成老妖精了。”程宗扬揉了揉脸道:“我原本还想着让卓婊子或者秋小子当这个掌教,把太乙真宗拿到手中。幸好没干,不然他们两个加起来也斗不过姓蔺的老狐狸。”

秦桧琢磨了一下,“蔺采泉做这个掌教,未必就是坏事。毕竟公子与他打过交道,总比旁人当上太乙真宗的掌教强些。”

“没错。老蔺虽然不是好鸟,但是个明白人。老蔺对九阳神功的眼红,傻子都能猜出来,可他跟我扯了这么久,硬是绝口不提九阳神功的着落,啧啧。”

作为太乙真宗的镇教神功,九阳神功对蔺采泉的诱惑可想而知,如果对换角色,程宗扬估计自己不管成不成,肯定会开口以索要九阳神功作为交易条件。蔺采泉却偏偏能忍住,可见这老家伙确实是懂分寸、知进退,好一个成精的人物。

程宗扬一半安慰自己,一半认真地说道:“的确不一定是坏事。真说起来,和他打交道,还比秋小子省心点儿。”

“假如蔺教御果真依诺而行,江州又得一大助力,但公子为何不立即宣扬此事?”

“这么够份量的消息,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就扔出去。投机生意赚钱靠的是什么?波动,有波动才有利润。”程宗扬若有所思地说道:“奸臣兄,咱们该琢磨琢磨,怎么利用这个消息让宋国的粮价好好地波动一下……”

程宗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临安之行会变成一场接一场的见面和谈判。来临安不到十天,自己分别与薛延山见面,接手他的雪隼佣兵团;与鲁智深、林冲见面,大伙儿攀上交情;与高俅见面,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与云秀峰见面,谈定云氏商会与盘江程氏的合作;又与蔺采泉见面,用一个为自己解困的谎言帮助他登上太乙真宗的掌教之位,换取太乙真宗对江州的支持。

不算自己与李寅臣、廖群玉、陶弘敏等人见面的小事,其中任何一桩泄漏出去,都会在六朝产生巨大的波澜。

什么时候自己拥有这样的能量,足以在六朝这个世界中翻云覆雨了?

“龙之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隐则藏于波涛之内,升则飞腾于宇宙之中。呼吸生风云,鳞爪动天地。天龙一吟,八荒皆应。”

“行了奸臣兄,吹这么大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公子龙口一开,属下不胜惶恐。”

“你这个死奸臣,拼命架梯子让我往上爬啊?我要当了皇帝,第一个先把你阉了,收进宫里当太监!”

“唔……”秦桧若有所思地捋了捋胡须,“家主既有此意,看来秦某该先找个浑家,传宗接代。”

“秦兄,你早该这么干了!”程宗扬来了兴致,“看中谁家姑娘了?跟我说说,如果是咱们自己家的,你尽管来挑!”

“倒是有一个……但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迟些属下再向公子禀报吧。”

虽然已是深夜,程宗扬在临安所有的人手,包括受伤的俞子元都已经赶来。秦桧、林清浦、敖润、冯源、俞子元、金兀术、豹子头、青面兽,加上鹏翼社两名星月湖的老兵,也算济济一堂。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江州又多了一分胜算,坏消息是云六爷被黑魔海盯上了。”

程宗扬简短介绍了一下目前面临的形势,略去如何得到情报的细节,然后告诉众人,现在要做的,首先是保障云秀峰的安全。江州方面已经失去雪隼团的外援,云家的支持是重中之重,绝不容有失。

以俞子元为首的星月湖等人看法一致:查清黑魔海在临安的底细,动用临安鹏翼分社、雪隼团临安分号,以及在座的所有人马,把黑魔海在临安的势力连根拔起。

程宗扬心里苦笑。俞子元虽然是人才,但比起杜元胜、苏骁等人还是差了一些。黑魔海在临安潜藏这么多年,只一个岳鸟人随口提到的林冲,就派出教中御姬足足监控了十二年,不显山不露水,想查清他们的底细谈何容易?一动手就可能打草惊蛇。

黑魔海打的如意算盘是坐山观虎斗,让星月湖大营在江州与宋军死磕,自己只捡漏洞下手。俞子元的主意也不算错,把可以调动的实力都集中起来,与黑魔海斗一场也不是不行。可一旦做得不干净,逼急他们,等于又在临安开了一个战场,到时候两面作战,能打赢才见鬼了。又不是生死关头,这样图穷匕现式的孤注一掷,过于冒险。

敖润和冯源的念头与俞子元相近。团长薛延山被杀,等于整个雪隼团覆灭在黑魔海手中,双方仇深似海,能有机会报仇,敖润和冯源都不肯错过。

秦桧、林清浦则和程宗扬的看法差不多,认为现在若与黑魔海全面交锋,天时、地利、可以动用的人手均不合适。既然黑魔海的目标是云秀峰,己方还藏身暗处,不如利用这一点先设法保住云秀峰,以守代攻,等江州大战尘埃落定,再与黑魔海来算这笔账。

豹子头和青面兽最干脆,两人一共凑出六根手指头,然后说:“四只羊!你让我们打谁,就打谁!”

只有金兀术没吭声,两只兽眼凶光毕露,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程宗扬道:“狼主,想什么呢?”

“野猪林。”金兀术声音嗡嗡地说道:“他们不会放过林教头。”

程宗扬一拍脑袋,没想到是智商不超过七十的兽蛮人一语点醒自己这个梦中人。黑魔海放弃林冲这枚棋子不代表会放过他,很有可能是解决掉林冲,然后让凝玉姬搭上高衙内这条线。现在林冲既然是刺配充军,程宗扬有九成把握,黑魔海会选在野猪林动手。如果把握住这个机会,即使不能重创黑魔海,斩断它几条触手还是能做到的。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当所有细节安排停当,天色已经黎明。众人离开后,不知道是这一日一夜的经历过于峰回路转,以至于情绪亢奋,还是别的原因,程宗扬怎么也睡不着。

在床上辗转多时,程宗扬仍没有一点困意。前天在凤凰岭遇袭,身上受了不少伤,好在没有伤筋动骨,经过一天的休息,伤处已经好得七七八八,额头被刀气切开的伤口也愈合得几乎看不出来。

想到屠龙刀无坚不摧的锋芒,程宗扬不禁想起来背包里的那个鬼东西,眼看天色将亮,左右是睡不着,程宗扬索性爬起来,打开背包,拿出那支光秃秃的刀柄。

刀柄上的红色符咒已经散碎,没有留下丝毫痕迹。这只刀柄还是程宗扬在建康时,从那个什么乱波上忍飞鸟熊藏身上得来的。在晴州时,黑魔海的巫嬷嬷也曾提到它,似乎是件很重要的东西。

程宗扬已经见过这个邪门兵刃的三种状态:空柄、电光刀刃和凝出的实体刀刃。直到现在,自己还对刀锋出现时的一幕记忆犹新。当时这把鬼刀几乎把他所有的真气全部吸干,先出现未定形的电刃,然后才有那个黑白花纹的刀身。

难道这把刀解开封印之后,与执刀者的修为相关?持刀人有什么修为,刀柄就会出现什么样的刃身?

程宗扬握好刀柄,试着把真气注入其中。这次他十分小心,为了防止刀刃逸出伤人,他特意把刀柄朝下,结果电光飙射的刹那烟雾四起,用青砖铺成的地面立刻被刨出一道五尺多长的沟来。

秦桧听到动静,闪身而入,只见室内砖屑纷飞,程宗扬一边挥着灰尘,一边咳嗽,在他脚边的地上多了一道笔直的刀痕,整齐得像用尺子量过一样。旁边掉着一把刀,刀身挺直,顶端微弧,一眼看去便能看出黑白相间的剑身有种诡异的美感。

秦桧在殇侯身边追随多年,也算见多识广,但看到这样的刀身,仍禁不住失声道:“这是什么刀?”

程宗扬全身的真气都被抽走,差点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不是电光凝出的刀锋足够锐利,这下反弹可能就要了小命。

虽然被这把鬼刀搞得一片狼狈,程宗扬还是笑出声来。自己现在最缺的不是钱和人才,而是一件可靠的武器。每次动手,自己都拿着十几个银铢一把的破刀,没面子不说,也太不经济,用过的刀不是折断就是卷刃,彻底报废。打到激烈的时候,一场战斗就得换好几把刀,比起孟老大的天龙霸戟、侯二哥的玄武槊,自己用过的刀都够开废品收购站了。有嘴损的已经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战场破烂王”。

这把刀能一下就把屠龙刀打出缺口,绝对不是凡品。听到秦桧的询问,程宗扬傲然一笑,“它的名字叫……”

程宗扬脸一僵,发现竟然把它的名字忘了。当时巫嬷嬷那只老河马提到过,但自己半点都没往心里去,这会儿死活想不起来。

秦桧等了半晌不见下文,试探道:“莫非此刀尚无名号?”

“有。”程宗扬不动声色地说道:“这把刀叫雷霆!”

秦桧狐疑地说道:“与臧上尉的战刀同名?”

干!我说怎么听着耳熟呢!

“错了,此刀黑白天成,有个名号叫混元一气阴阳神刀!”

“这个名号却与崔中校的混元锤相似。”

“不对不对,我想起来了,它的名字叫不疑刀。”

“补一刀?”

“叫黑白刀!”

“黑白道?”

程宗扬咬牙切齿地叫道:“雷射宝刀!”

“如雷而射,好名字!”秦桧犹豫了一下道:“不过以属下之见,换作雷鸣亦可。”

程宗扬将那把好不容易起了名字的宝刀抱在怀里,眼泪都几乎下来了,“你知道个屁!这跟雷没关系!你个文盲!”

豹子头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粗声大气地说道:“公子!有人来访!”说着他压低嗓门,“那人有些不对,公子多加小心。”

程宗扬不由得对豹子头刮目相看,“老豹居然长心眼了,哪里不对?”

豹子头一脸神秘地说道:“那人姓得古怪——竟是姓尿的。”

“尿?”程宗扬都震惊了。这是什么尿性才起这姓啊?

豹子头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接着程宗扬和秦桧一起反应过来,“廖——”

“会之!我看你得开个班了。”程宗扬边走边道:“给这几个牲口讲讲千字文、百家姓,要不这日子都没法子过了。”

秦桧谦虚地说道:“秦某一介文盲,不若公子亲自来讲。”

“哎哟你这个死奸臣,我都被你逼到墙缝里了,憋得一身的汗,发个火都不行啊?好好好,刚才的话我收回。我跟你说,老豹、老兽、老术这智商,也只有你能教了。”

豹子头不服气地说道:“吾不用教!吾识得字、数得数!一、二、三、五、七……吾能数到一百有一!”

程宗扬黑着脸道:“教你数数的绝对是个大师!全是质数数着快是吧?”

※ ※ ※ ※ ※

“廖先生大驾光临!失迎失迎!”

廖群玉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棉布长袍,坐在客厅等候。见主人出来,他站起身,文质彬彬地拱了拱手,笑道:“程公子瞒得我好苦!”

程宗扬心头微凛,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马脚。不过廖群玉一个萍水相逢的书坊掌柜,似乎也说不上瞒不瞒的。程宗扬一边转着念头,一边打着哈哈道:“廖先生说笑了。”

“当日晴州偶遇,敝东家便对程公子和秦先生念念不忘,今日方知程公子得滕知州推举,已经有了官身。”廖群玉道:“论起来该称呼公子一声‘员外’了。”

自己来临安这些天,还是头一回有人登门提到自己的官职。不过廖群玉在临安做生意,重视自己的官身也不意外。

程宗扬坐下来道:“廖先生消息倒是灵通,一个客卿的虚职,让廖先生见笑了。”

廖群玉文绉绉道:“单以人才而论,客卿的俊杰之士也不逊于科举。如今宋国有贾太师禀政,百废待兴,程员外若是有意仕途,前程大有可为。”

程宗扬笑道:“廖先生也是大才,又是宋国人,为何不去科考做官,却只当个书坊掌柜呢?”

廖群玉一怔,然后哑然失笑,“正是正是!程兄此言,令廖某汗颜。”

秦桧微微欠身,“前日拿了廖先生几卷书,敝家主无以为报,特意准备了几件薄礼,还请廖先生笑纳。”

程宗扬暗赞一声:还是死奸臣想得周全!不过看到秦桧拿出的礼物,程宗扬不由地一愣。

两副白夷族出的湖珠手串、一株碧鲮族出的珊瑚树,都是南荒特产,虽然在临安市面上价格不菲,但也称不上十分名贵,抵一套《金瓶梅》也算有余。

不过此外还有两只尺许大小的罐子,镂刻精细,通体莹白,别人可能不太清楚,但程宗扬一眼就认出这是用自己从荆溪带来的猛玛牙雕成的。象牙在临安不算稀罕,但荆溪的猛玛牙体积更大,牙质也比一般象牙更为出色。这两只罐子看不出有什么用处,价钱可不便宜,死奸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廖群玉本来带着客气而礼貌的笑容,但这两只罐子拿出来,脸色不禁凝重起来。他仔细审视片刻,然后赞道:“好材质!好手艺!”

秦桧道:“数日前才拿去雕琢,时间仓促,未能尽善尽美,还请廖先生不要见怪。”

廖群玉叹道:“如此大小的象牙,连廖某也未曾见过,程员外和秦先生这般厚礼,廖某代敝东家谢过了。”

程宗扬忍不住道:“这是什么东西?”

秦桧道:“此物也不十分罕见,在临安更是抢手之物,只是时令不对,要过了夏才能用。”

“你说半天,我还是没弄明白这是干什么的?”

秦桧咳了一声,低声道:“蛐蛐罐。”

程宗扬脸都黑了。上好的猛玛牙拿来做蛐蛐罐,有这样糟蹋东西的吗?就是像死丫头那样做根按摩棒,也比这个强啊!

廖群玉却对那两只蛐蛐罐十分重视,小心装入盒子,让随从仔细拿好。

廖群玉诚意十足,不仅亲自来请,还带了车送两人赴宴。已经约好的饭局,程宗扬不好再推辞,客套几句便随廖群玉一起登车。俞子元受伤未愈,由敖润带着青面兽担任护卫。程宗扬带来大批金铢,原本想如果云家资金周转困难,先偿还一部分,但与云秀峰的会晤中,这位云家的当家人承诺全力襄助,这笔钱也不急着归还,因此还留在宅中,由冯源带着金兀术和豹子头看管。

上次廖群玉的东家就在城中,因为有事在身,双方未能见面。这次那位老东家却不在城内,一行人足足行了将近一个时辰,来到临安西北的葛岭。

葛岭邻着西湖,马车一路行来,碧波映着翠竹森森的山路,半山半水之际犹如画中。车过西泠桥,向北进入山中,远远便看到山间一片建筑。大门处挂着一块匾,上面用碧纱笼罩,隐约写着“后乐园”三字。

园中的仆役早已接到消息开门迎宾,车马毫不停歇地从大门驰入,一路车轮滚滚驰过以古松得名的蟠翠堂、生着满院数百年古梅的雪香榭,然后是翠岩堂、倚绣堂、挹露阁、玉蕊亭、清胜台……马车向南一转,从后乐园来到养乐园,景物也从山间到了湖畔,一路上仍然是亭台楼榭相望,马车驰过光漾阁、春雨观、养乐堂、嘉生堂、秋水观、第一春、梅坞、剡船亭,还有两处院落:水竹院和隔居的香月邻。

路上程宗扬一开始还和廖群玉有说有笑,这会儿只剩下瞠目结舌。目睹了园中的富贵,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廖群玉的东家并不是普通的书肆老板。这处别业虽然比不上石胖子家的金谷园披金挂玉,恨不得连树都砍了换成金的,可这风雅的富贵气象却是石家比不上的。

这还不算完,马车继续前行,路过有声在堂、介堂、爱此亭、留照亭、独喜阁、玉渊阁、漱石台、宜晚亭……数十处连绵不绝的建筑、景观过后,终于在一处挂着“半闲堂”的院落前停下。

廖群玉下了车,抬手道:“两位请。”

程宗扬此时也镇静下来。自己连晋国的内宫都逛过,还不至于被这一番富贵吓住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