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04章·遇袭

程宗扬推开门,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然后走下台阶,在庭院里活动一下手脚,这才负着手朝前院走去。

七个月时间,从一只菜鸟跃升为踏入第五级坐照境的高手,即使有生死根的辅助,这个速度也足够惊人。程宗扬不知道其他有生死根的人是不是有自己的运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连赶上数场战争,其中两场都是伤亡以万计的大战。

充足的死气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真阳,使自己的修为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突飞猛进。

对于寻常人来说,第五级的修为意味着五十年的修炼。资质卓异者即使修行倍进,也需要二十年以上的苦修——而自己仅仅用了七个月。虽然因为王哲的告诫,程宗扬没有流露过什么得意,但心里也不免为这种速度沾沾自喜。直到离开江州之前,听到殇侯的提醒,才使他警醒过来。

依照殇侯的指点,程宗扬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的修为进度。也许是因为修为的提升,也许是因为这次足够耐心,程宗扬终于注意到自己丹田内那些组成气轮的细微白光内,并不是想象中纯净的光芒,而是伴有许多看不清楚的微小暗色物体,蕴杂着大量杂质。

生死根性质特异,沟通生死之际,化死为生。往好处说,自己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身怀绝世奇珍,死老头说的天命之人,舍我其谁!往坏处说,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根本没什么人见过,也就没有人能给自己指点。殇侯的提醒只是出于他身为宗师级人物的推断,真要想把生死根弄明白,只怕要把自己剖开研究个十年八年才好说。

程宗扬只能猜测,这些杂质可能与死者的魂魄相关。生死根在吸收死亡气息、转化为生命之源的时候,把大量杂质也一并吸收进来。大部分杂质都能在自己修炼时被清除出去,但还有一部分留存在体内。这些杂质少的时候还好说,但现在自己吸收的死气不是几百几千道,而是数以万计,累加起来是个很可怕的数字。

真气驳杂不纯的恶果,一般修炼者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总之就像盖楼一样,根基不稳,盖得越快、建得越高,倒塌的可能性也越大。因此离开江州之后,程宗扬不再刻意追求修为的提升,而是每天用两个时辰凝聚真元,去除真气中的杂质。

但去除的进度比自己想象中要慢很多,毕竟自己吸收的死气不下万道,想彻底炼化干净,恐怕要十年八年。程宗扬倒不是很急,十年八年自己也等得起,问题是有人等不起。

自己出现在六朝,至今还不足一年,托岳鸟人这个便宜岳父的洪福,结下的仇家已经一大把了。而且程宗扬很清楚,这只是岳鸟人遗产的冰山一角,能把这鸟人搞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的大仇家恐怕还在后面。目前的修为用来对付恶少不在话下,若撞上真正的高手——远的不说,就秦太监那种的随便来一个,自己立马就得歇菜。

想自保起码得有第六级的修为,打不过也逃得过。现在自己一方面急需提升修为,一方面又要避免修为疾进,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这两者的平衡还真不好拿捏。

程宗扬晃到门口,又转身回来。前些天他还有心情去门外散散步,和街坊们打个招呼,见识见识临安的市民生活。但这份心情在自己屯田司员外郎的身份传开之后,被迅速破坏了。

想想看,一大早出门散个步,一票人不管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见面就客气行礼,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程员外”,对一向以现代都市死白领自居的程宗扬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在院里散步也没躲开,自己刚折过身就有人过来,抱着拳粗声大气地道了声:“员外!”

程宗扬一早的心情都被这声“员外”搅了,黑着脸道:“狼主,你羊肉吃多了?”

金兀术粗声道:“秦帅吩咐过,见到官人,要叫官称!”

“打住!你这声‘官人’把老子的汗毛都吓得竖起来了!”程宗扬道:“有什么事,赶紧说!”

“瘦子冯来了。”

“冯源?”

金兀术道:“天没亮就来了,老秦正给他疗伤,没有惊动员外——家主。”

程宗扬赶到客房,秦桧、俞子元和林清浦都在,却没看到冯源。

“怎么回事?冯大法怎么受伤了?”

秦桧道:“雪隼团出事了。”

程宗扬心头一紧,“哪边?”

“城外,薛团长在西湖边的藏身处。”秦桧道:“凶手是冲着薛团长去的。冯大法昨晚出去买东西,回来发现已经没了活口,薛团长的首级也被人取走。老冯倒没有受伤,只是一路跑回来脱了力,又受了风寒。”

薛延山伤势渐愈,自己有心把冯源替换回来,将薛延山送到江州,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实行,就撞上这件事。

程宗扬边走边道:“其他人呢?”

“敖润去分号打探消息,有社里的兄弟跟着,这会儿差不多该回来了。”

程宗扬进到内室,看了看冯源。冯大法的脸色又青又白,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性命却无碍,这会儿熬了药,刚服下入睡。

程宗扬悄悄退出来,埋怨道:“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叫醒我?”

秦桧道:“公子昨晚从瓦子回来已经晚了,属下擅作主张,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公子责罚。”

程宗扬一阵尴尬。自己昨晚从西湖畔的别墅回来,在橡树瓦子消磨了两个时辰,回到住处,天也差不多快亮了。

说起来自己也够惨的,本来身边不缺女人,别说死丫头和梦娘那种绝色,就是卓贱人拉出来,就能把橡树瓦镇了。可自打离开筠州,他就跟一群光棍汉子混在一处。这一个月来除了偶然遇到游婵,大家出于友情临时搞了搞,其他时候过得比花和尚还素。昨晚那幕活春宫只要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他没有当场跳下去把那帮小兔崽子踢倒,干翻阮香琳那个大淫妇,已经很有克制力了。

但这些理由实在不足以为外人道,程宗扬只好拍了拍秦桧的肩,“你做的不错,但碰见这种事还是叫我一声。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在外面拼死拼活,我在里面睡大觉,这说不过去。”

秦桧拱手道:“是。”

程宗扬坐下来思索半晌,然后道:“出事的虽然是雪隼团,但雪隼团出事之前正准备赶往江州,很明显,下手的人是冲着江州来的。我对薛团长说过,雪隼团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份责任我来担!会之,你去出事的地方看一下,找找有什么线索。”

“是。”秦桧领命而去。

程宗扬对俞子元道:“那处别墅打听出来了吗?”

俞子元道:“打听出来了。那园子叫翠微园,是高太尉的别业,与黑魔海应该没什么关系。”

看来是自己杯弓蛇影了。论起与岳鸟人的血海深仇,黑魔海恐怕还在贾师宪之上,可自从在晴州交手之后,黑魔海就全无动作,这种反常的举动更让自己疑神疑鬼。

上次与游婵见面,虽然知道了凝玉姬的存在,但她来临安做什么,程宗扬却一无所知。如果说黑魔海平白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却轻轻放过去,不加报复,他们就不是黑魔海了。

程宗扬想着,随口道:“高太尉这人怎么样?不会是个大忠臣吧?”

高俅奸贼的名声比秦桧差不了多少,但在六朝这个变形的世界里,天知道他会不会变成圣人。

“高俅,奸贼耳。”俞子元不屑地说道:“那厮没什么长处,不过踢得一脚好球,投了前任宋主所好,不知如何从了军,就此青云直上。自从他当上太尉,就拼命聚敛钱财,掌管的禁军不光给朝中的官员牵马守门,有些当官的起楼造屋,还让禁军去做苦力,直把禁军当成自家仆役,自己赚得盆满钵满,还讨好了朝中官员。”

林清浦笑道:“这等好官,千万不能让他倒台了。”

程宗扬也笑了起来,“会之说咱们那位线人抵得上数万精兵,我看这位高太尉起码也能顶一个军。宋国有这样一位太尉,是我江州之福。皇城司呢?有动静吗?”

“林教头家宅不安,顾不上公务,皇城司那边暂时没有人手理会咱们。”

“狡兔三窟,看来咱们得再准备一窟了。”程宗扬道:“临行前孟老大吩咐过,皇城司盯得很紧,大营留在临安的人手无论明暗都有走漏消息的风险,能不接头尽量不要接头。你去找个僻静处,悄悄安排一座宅子。薛团长出了事,咱们也该小心点,万一这边被人盯上也有个落脚处。”

“是。”

俞子元离开后,林清浦才道:“公子这几天四处奔忙,会之是想让公子多休息一会儿。”

程宗扬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笑道:“我没有怀疑过会之的忠诚,更不是因为猜忌他擅权。你将来会知道,我敲打他其实是为了他好。唉,为了咱们这位奸臣兄别走上歪路,我也是很费力啊!”

林清浦笑道:“我和会之相识不久,但看得出他虽然八面玲珑,内里也是有骨梗的,不至于便当了奸臣。”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林兄,这事我可不想和你赌。江州联系上了吗?”

“惭愧。在下多次施术都未能进入江州。”

“这怪不得你,是我虑事不周。其实有祁老四在筠州,传讯给他只晚个三四天,也不妨事。”

“在下已经与祁先生联络过。”

“做得好!”

林清浦拿出一份卷宗,他已经将宋军设置法阵的消息告知祁远,让他派人向江州传讯,警告孟非卿等人秦翰准备利用和谈行刺的计划。另外一部分则是祁远对筠州近期情形的汇报。

程宗扬透过和谈制造粮价波动的一着,彻底将筠州的粮商打垮。程氏粮铺如今成了筠州粮商的眼中钉,但程氏粮铺背后有滕甫撑腰,吴三桂又放出谣言,说程氏粮铺其实是滕大尹私下的产业。消息一出,那些有心告发程氏的粮商立刻偃旗息鼓。

祁远也没有斩尽杀绝,而是以相对优惠的价格收购各家余粮,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如今筠州包括周围州县,七成可交易的粮食都控制在程氏粮铺手中,市面上的粮价已经逼近一贯五。

看着林清浦递来的卷宗,程宗扬才明白文泽以法师的身份,为什么能在星月湖大营与八骏一同担任少校,在左武军又成为王哲的左膀右臂。一个优秀的影月宗术者,是情报与协调核心的不二人选,说他是指挥体系中最重要的中枢神经也不为过。

“老吴这一手够狠,把滕大尹都拉下水了。”程宗扬笑道:“看来滕大尹的位置还稳得很,挪用军饷这么大的事也不了了之,没了下文。”

“外面有传言说,宋国财政紧张,滕知州在筠州这些日子颇有理财手段,宋主有意召他回朝中任职。”

“竟有此事?”程宗扬心头一动,如果滕甫能回朝担任户部尚书,对自己的生意百利而无一害。

“还有一事。”林清浦道:“云六爷刚刚传讯,下午可至临安,邀公子到梵天寺一晤。”

“太好了!”程宗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其实是云家出事。自己的盘江程氏集团羽翼未丰,江州物资供应全靠云家的船队。云家当家人云秀峰遍历六朝,路上风险极大,一旦途中出了什么事,江州失去云家的支撑,立刻就成了一座孤城。现在终于得到云秀峰安全抵达临安的消息,自己多时的担心总算是放下了。

“云六爷来这一趟不容易。”程宗扬笑道:“怎么选到庙里了?”

“云六爷原本准备进城,但听说薛团长出事才改在梵天寺。”林清浦道:“云六爷与薛团长是莫逆之交,薛团长的藏身之处就是云六爷安排的。”

程宗扬一惊,连忙道:“梵天寺安全吗?”

林清浦道:“梵天寺在内城,又是十方丛林的上院,安全无虞。”

“既然是下午到,那么定在申时,我在梵天寺恭候云六爷。”

敖润去过雪隼团在临安的分号,没有发现异状,接着赶往湖畔的藏身处,正好与秦桧见面。两人找遍所有能找到的线索,直到午时才回来。

有价值的线索很少,秦桧只能从现场的蛛丝马迹推断,凶手只有一人,所有死者都是一掌毙命,身上看不出任何外伤。

“属下剖开一名死者胸腹看过。那人心脏破裂,但胸前没有受伤的痕迹。”秦桧道:“属下仔细查看,才发现那人心脏是由内而外撑碎的,像是有人把力道打进他的心脏之中,然后向外迸开。据属下所知,有几门功法可以力透骨肉,专伤腑脏,但落掌处都有脉络可循,这种全无外伤、迸碎心脏的功法,着实古怪。”

“没有什么古怪的。”程宗扬道:“那人用的是玄冰掌之类的功夫,一掌拍到胸口,心脏瞬间冻结,心室里的血液凝结成冰,体积膨胀,导致心脏破裂。你们去的时候,那些冰已经化开,当然看不出痕迹。”

秦桧抚掌道:“原来如此!难怪冬季缸中盛水,易被冻裂。”

程宗扬手指敲着桌面,心里已经有了七分把握,凶手很可能就是雪隼团在太湖遇袭时撞到的那名高手。前两天自己遇到游婵,她说来临安的事情已经了结,当时自己没有在意,现在想来,很可能黑魔海当时已经找到薛延山的下落,随即痛下杀手。

现在的问题是,黑魔海是否察觉到自己也在临安?游婵临别时给自己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也许该设法与她见一面,再套些情报出来。

冯源这会儿已经醒了,他除了一点蹩脚的火法,其他功夫稀松平常,一见到出事立刻舍命逃回,了解的线索还没有秦桧和敖润找到的多。

敖润双目发红,他是个重情义的汉子,两位团长先后丧命,雪隼团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让这个把佣兵团当成家的汉子心如刀绞。

“别只顾着难受了。”程宗扬道:“凶手虽然是冲着薛团长去的,但斩草除根也不可不防。你立即通知晴州雪隼团总部和临安分号,找鹏翼社的车马行、船行帮忙,把家眷移往建康。愿意跟我干的兄弟,分批赶往江州,接受吴战威和易彪的训练,想另找门路的也不阻拦。另外从临安分号挑几个精干的,留下备用。”

敖润也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振作精神大声道:“是!”

秦桧道:“公子这会儿可是要出门?”

“我去一趟司营巷,然后去梵天寺。”

程宗扬把云秀峰要来的消息告诉秦桧,吩咐他先带人去迎接云家的车队。皇城司、黑魔海,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凶手,使得临安城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程宗扬可不想让云秀峰再出什么意外。

秦桧也知道其中的份量,当即不辞辛苦,领命而去。

※ ※ ※ ※ ※

梵天寺位于临安西南的凤凰岭,由于从城中行走需要穿过宫城和大内,因此马车先出了临安东南的便门,再沿钱塘江西行,然后上山。

缺乏减震系统的车厢摇摇晃晃,自己虽然坐过不少次,照样不习惯马车的颠簸。要不是驾车的星月湖老兵技艺够好,真不如骑马舒服。

李师师将车帘拂开一线,望着外面的景物,良久道:“你方才那番话,有什么用意?”

程宗扬笑道:“宝物动人心,林教头得了这把宝刀,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当然小心些为好。”

接李师师出门时,程宗扬终于没按捺住冒充“先知”的强烈欲望,故作深沉地告诫林冲,屠龙刀这样的神兵利器,切不可轻易示人。即使身居高位的长官要看,也不可随便拿出来。

虽然林冲当时对他的话深以为然,但能不能做到就不好说了。

程宗扬一脸郁闷地想着:可惜一场名留青史的好戏看不到了。

林冲买下那把倒霉的屠龙宝刀,紧接着就该被高太尉召见,误入白虎节堂,然后才有花和尚大战野猪林、火烧草料场、雪夜上梁山的戏码。可惜误入白虎堂这样经典的一刻,自己无法当个目击者了。

既然让自己碰见林冲,绝没有放过他的道理。程宗扬不打算让林冲等到火烧草料场的时候才醒悟。花和尚在野猪林没能说服林冲,是因为林冲还存有幻想,自己只用先一步打碎他的幻想就够了。

按照自己所知道的情节,林冲被陷害刺配之后,就该是林娘子遭高衙内逼奸自尽。程宗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位林娘子会吃亏,他只是担心李师师无意中受到池鱼之灾。敖润说的对,自己吃不到,也该把她藏起来。总之这颗鲜桃,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人先啃了。

虽然自己对屠龙刀的来历很好奇,更有心见见高太尉那个大奸臣,但自己来临安,最重要的事就是与云秀峰见面,与正事相比,去白虎堂看戏这种纯属私人兴趣的小事,只能放在一边了。

李师师玉容无波地望着车外,心里却远没有她外表看起来那么平静。父母的背弃、师门的冷漠,使这个少女寒透了心。尤其是西湖小瀛洲那些恶少恶毒的嘲讽,使她感受到生平从未有过的耻辱。

自己的母亲竟然抛开贞洁和起码的道德,成为临安城臭名昭著的花花太岁又一个玩物。她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却为了钱财和荣华富贵,委身给一个年纪只有她一半大的小衙内。这种耻辱,令李师师一想起来就羞愤欲绝。

直到现实残忍地暴露在面前,李师师才发现,即使有身为总镖头的父亲、有受人尊敬的师门、有一个英雄豪杰的姨父,自己却根本无法改变什么。太尉府的权势和地位就像一张庞大的蛛网,使她无法逃避、无力挣扎。自己只能像困在网中的蝴蝶,等待着被吞噬的一刻。

她甚至想过,如果想逃脱束缚,似乎只剩下一个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她今年不过十八岁,美好的生命才刚刚开始,无论如何也不肯就这样结束。

让李师师意外的是在山中偶遇的那个年轻商人。最初自己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论起相貌,他虽然不算难看,但和自己想象中的俊朗帅气沾不上边;论起谈吐的文雅和博学,他也比不上身边姓秦的伴当。而且他的身份又是商人,一个满身铜臭味的晴州商人。李师师当然知道白乐天“商人重利轻别离”的名句,然而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商人,不仅给了她一线希望,而且他的所作所为,也使她越来越看重他的存在。

在雷峰塔,这个姓程的年轻商人在明知道高衙内等人的身份之后,仍然挺身而出,阻止了那些恶少。在小瀛洲,同样是他出手赶走了梁衙内,保住自己没有受辱。

高俅高太尉、护国节度使梁师成……这些显赫的名字和官位,让枪棒无双的姨父英雄气短,让身为总镖头的父亲不敢作声,让母亲甚至甘愿抛弃名节、只为了能讨好他们。然而这个外地来的年轻商人嘴上说着受宠若惊,下手却没有一丝犹豫,似乎一点不把那些显赫的官位放在心上。

李师师曾经以为他是个不知深浅的傻瓜,心里为着利用他存有一分歉意,但渐渐地却发现,他并不是晴州哪家商人不懂事的二世祖。

他身边的伴当秦桧满腹才华,八面玲珑;姓俞的管家看似商贾,但眼中时时流露精光,分明有一身不俗的修为;护卫头领敖润虽然喜欢吹牛,手底的功夫却极扎实;姓林的账房先生不显山不露水,但偶然一次见到他袖中的莹光,李师师才惊讶地发现他是一名无论官府还是民间都万金难觅的影月宗法师。甚至那三名野性难驯的兽蛮人和驾车牵马的残疾汉子,也不是普通的仆从。

不仅这些人都对他以家主相称,“盘江程氏”的名号也同样透着古怪。如果没有记错,自己第一次听说“盘江”这个地名,还是听偷偷跑去过南荒的乐师姐提起的。

李师师不知道一个商人为什么会不惧太尉府、护国节度使的赫赫权势。直到昨天,他送来那套书,才真正让李师师感到不可思议。没错,就是悦生堂印制的那套《金瓶梅》。他也许不知道悦生堂的《金瓶梅》意味着什么,性好读书的李师师却知道悦生堂在临安城的地位。

悦生堂的主人廖群玉是进士出身,先后接到过太府丞、知州的任命,但从不赴任,只醉心于刻书藏书。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宋国权臣贾师宪最核心的幕僚,真正能够影响这位权臣的几个人之一。

想拿到悦生堂用来厌胜辟邪的《金瓶梅》,只怕高俅、梁师成都没有这等面子,这个年轻商人却丝毫不当回事地拿来转手送人。

这个年轻商人究竟是谁?他做的是什么生意?身边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人才?他与悦生堂的廖群玉、甚至贾师宪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不惧高俅、梁师成等人的权势?他和潘师姐、乐师姐是怎样相识的?

与程宗扬接触越多,李师师越发现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团,连他这个人都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小时候母亲曾带自己算过命,那个白须飘飘的匡神仙断言自己十八岁时会有一场大难,同时得遇贵人。如果自己选择贵人,可以遇难成祥;相反,如果拒绝贵人的相助,不但自身将遇到极大的危厄,甚至将祸及父母。

这些话母亲从小就对自己讲过。当事情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降临,母亲认定自己命中的贵人是高衙内。李师师也曾这样想过,但现在,命中的贵人似乎又多了一个可能。

悄悄看了一眼他脸上不怎么正经的嘻笑,李师师的心头一片迷惘。难道他真的就是那个可以拯救自己的人吗?

“能和师师小姐同车出行,是程某几世修来的福分,不过这一回师师小姐不用担心马车会坠崖了,哈哈……”

李师师对他拙劣的笑话只有一个苦笑。如果没有在烈山的坠崖,两人也许会擦肩而过,今生不再相逢,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

马车忽然一颠,李师师坐立不稳,一下子歪到程宗扬的怀中。

“姑娘小心!”程宗扬说着,一把搂住李师师的腰身。

温香软玉入怀,娇嫩的胴体柔若无骨,让程宗扬心头舒服得几乎融化掉。自己双臂轻轻一搂,对她的身材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李师师是个娇小的少女,整个人如同一枚精致的玉坠。身材纤巧轻盈,腰身盈盈一握,显然有着和她母亲一样纤美的腰肢。她的胸部发育得甚至比她母亲还好,也许是光明观堂独特的饮食,无论小香瓜还是潘姐儿、李师师这些师姐妹,都有一对份量十足的好奶。

嗅着少女身上如兰似麝的体香,程宗扬不禁想起昨晚那一幕。那个与她有八分相似的美妇人赤裸着雪乳粉臀,像娼妓一样娇笑着敞露出花蕊,任由那些狂蜂浪蝶钻入她的蜜穴中肆意采榨。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李师师不久之后也将面临同样的一幕,从虎翼军的医官沦为那些恶少的玩物,最后成为青楼的名妓,无法自主地任人采撷。即使她因为出众的才色被皇帝临幸,也无法摆脱娼妓的身份。

隔着厚厚的冬衣,无法感觉到她的体温,但李师师涨红的耳垂却显示出她对自己的气息不是没有感觉。程宗扬别的胆子不算大,色胆却不小,张嘴朝她的耳上亲去。

突然间,前面驾车的汉子“嘿”了一声,接着挥起马鞭,发出一声锐响。

一阵沉重的响声带着树木折断的声音从高处滚滚传来。驭手马鞭落下,拉车的两匹健马同时嘶鸣,奋蹄向前冲去。紧接着像被重物击中,嘶鸣声猛然一顿,然后一股大力涌来,马车顿时飞了起来。

驾车的独臂汉子侧肩撞碎车厢,叫道:“有敌!”接着就被几支木羽短箭射中,栽倒在树丛中。

程宗扬心头猛地一紧。那些木羽短箭自己再熟悉不过,是宋国禁军配发的神臂弓。如果只有一两张,还可能是从军中盗出,但一下子拿出七八张,袭击者必定有官方背景。

袭击者先从山中推下巨石砸碎马车,然后动用神臂弓,分明是不留活口。程宗扬立刻做出推断:袭击者不是皇城司,而是宋国军方。

马车正在山路上行驶,袭击者选的伏击处虽然不是悬崖,但旁边就是一道险坡,下面是一条满是碎石的涧溪。据说别的穿越者往往会有好运气,坠崖之后不但活蹦乱跳,还能撞上什么奇遇。但程宗扬不相信自己会有这种好运气,如果摔下去,奇遇不用想,粉身碎骨肯定是没跑儿。

程宗扬顾不得思索自己哪里漏了马脚,引来宋国军方的袭击。他一把抱住李师师从破碎的车厢跃出,弓起背脊重重地撞在一棵松树上。

那棵不知生长了几百年的松树没能挡住自己的坠势,拳头粗的树身“咔”的一声折断。程宗扬被撞得背痛欲裂,几乎吐血,却眼睁睁看着自己朝山涧的碎石上跌去。

“公子!”

俞子元一声高呼,抖手扔来一条绳索。他坐在车厢后担任警戒,遇袭的第一时间就跃下车,还摘下车后悬着的绳索。

绳索缠在腰间立刻绷得笔直。程宗扬感觉腰像被勒断一样,急忙长吸一口气,丹田气轮疾转,稳住身形。凭借俞子元的援手,他抱着李师师借势掠出,越过数丈的距离,跪在俞子元的身旁。

李师师脸色雪白,举止却没有多少慌乱。她从怀中拔出一把短剑,“咄”地钉在树干上,顺势从程宗扬臂间脱出。

俞子元将身上华丽的丝袍脱下,翻过来变成一件灰扑扑的长衣,颜色与山石有七八分相近,披在身上立即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

马车的残骸滚入山涧,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接着山上出现十几个人影。

俞子元伏在树丛中抬眼看去,然后恨恨骂了一声。

“为首那个方才见过,当时在巷口卖糖炒栗子的就是他!他们在司营巷就盯上了我们,属下这时才察觉!此番遇袭都是属下的责任,请公子责罚!”

“责任的事稍后再说!这些是什么人?能认出来吗?”

俞子元注目片刻,“他们虽然穿着贩夫走卒的服色,身手却极为精干,而且十几人就隐隐排成阵形,应该是禁军的精锐。”

李师师低低惊呼一声,“为什么会是禁军?”

“可能是看我不顺眼吧。”程宗扬咬了咬牙,带着一丝狰狞道:“十几个人就想要我的命,这帮孙子的算学一定学得不好!子元,损失怎么样?”

“老桑、老夏中了箭,这会儿就算没死,恐怕也动不了。”

程宗扬大感后悔。自己只顾着云秀峰的安危,却忽略了自己面临的危险。秦桧去接云家的车队,敖润去处置雪隼团的善后事宜,金兀术那三个粗胚在看守带到临安的钱财,都无法脱身。自己只带了三个人,如果身边再有几个人,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离梵天寺还有多远?”

俞子元道:“难说。我没去过。”

“我知道。”李师师道:“如果是马车可以通行的大路,还有十五里,但山涧对面有一条小路,可以节省一半路程。”

看着程宗扬讶异的眼色,李师师道:“我小时候去庙里上过香。”

“子元!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把老桑、老夏救过来!”

俞子元道:“我去把他们引走——程少校,我们兄弟加入大营就不把生死放在心上。你的性命关系着营里的几千名弟兄,请你立即赶往梵天寺!这边的事由我来处理。”

说着俞子元向他敬了一个军礼,“无论如何,请你保重!”

事情的轻重缓急,自己还分得清,现在不是表现有多仗义的时候,程宗扬也不废话,“我到寺里就让人回来接你!”他抓住俞子元的肩头按了按,“一定要活着回来,这是命令!”

“遵命!”

“嗡”的一声震响,弓弦撕碎空气。程宗扬在战场上已经听过无数次类似的声音,立即抱着李师师扭身躲在树后。

俞子元身形已露,他长啸一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然后如猎豹般跃出,攻向最前方的一名禁军高手。

程宗扬拉住李师师,趁神臂弓重新绞弦的时机,沿着险坡朝山涧掠去。

李师师心里的讶异越来越甚。少校、大营……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有禁军袭击他,而且那些禁军还换上便服,掩人耳目?

“咦?为什么不走了?你的轻身功夫不错啊!难道这就撑不住了?”

李师师凝望着他,“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禁军来袭击你?”

程宗扬的表情慢慢严肃起来。正当李师师以为会听到答案的时候,他突然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不瞒你说,我也纳闷呢,但不用担心!抓个活口就知道了。”

【第三十三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