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03章·群辱

廊外传来环佩的轻响,接着一个美艳的女子便缓步进来,伏在地上向高衙内叩拜一礼,声音柔细地说道:“民妇阮香琳拜见衙内。”

高衙内歪斜着倚在榻上,懒洋洋道:“起来吧。”

那女子抬起头,果然是威远镖局镖头夫人,销魂玉带阮香琳。她此时刻意妆扮过,与平常容貌又是不同。她的玉颊细细敷了粉,眉毛仔细描过,唇上涂着名贵的胭脂,衣物也换了一袭淡红色的云裳,里面的抹胸开得极低,露出大半白腻的雪乳,下身是一条薄薄的碧丝长裙,在灯光下更显得眉枝如画,艳光照人。

高衙内眼中满是得意地招了招手。阮香琳款款起身,扭着纤腰,风姿绰约地走过去。高衙内一把揽住她的腰肢,把她抱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毫不客气地朝她嘴上亲去。

阮香琳已经是被他弄过的,这会儿面带羞态,半推半就地依在他怀中,扬起脸任他亲吻。

如果眼前一幕是高太尉那种老牛吃李师师那样的嫩草,自己说不定已经怒发冲冠,跳下去给他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可高衙内虽然胖得像猪,年纪才不过十五六岁,阮香琳却是个三十余岁的妇人,论年纪当他娘也够了。这样一个热辣的美貌妇人被一个小兔崽子乱搞,程宗扬有种异样的好笑感,一时倒不忙着去打扰这对野鸳鸯。

高衙内一边亲着美妇鲜红的小嘴,一边张手在她丰挺的雪乳上揉捏。阮香琳的身子软软依在他怀中,浑圆的美臀坐在他的腿上,仰起粉白脸蛋儿,胭脂红唇张开,吐出香舌任那小家伙含在嘴里咂弄。

高衙内的双手越来越不老实,一边把脸埋在阮香琳香滑的乳沟中舔舐,一边伸手去解她的衣带。阮香琳勉强挣开嘴,两手挽住衣带,娇喘细细地说道:“衙内,奴家……不可以的……”

高衙内眼一横,“本衙内搞都搞过了!这会儿怎么不可以?”

阮香琳柔声道:“奴家的女儿过几日便要到府上服侍衙内,奴家……不好再做这种事……”

“你女儿是你女儿,你是你,有什么妨碍的?”

阮香琳既然把女儿送给高衙内消受,也算得上是他丈母娘,为了起码的体面,不好和他再行苟且。高衙内又扯又拉,阮香琳推三阻四,只是不肯。

高衙内想起陆谦的话,于是放开手,摆着架子道:“姓阮的,你们威远镖局丢了我的财物,一条御赐的玉带,让你女儿陪本衙内一年,本衙内已经是赔了。还有十万贯的货该怎么算?”

阮香琳脸色微微一白,她自知理亏,十万贯又着实赔不起,一时间讪讪地无法应答,半晌才软语道:“求衙内恩典。”

“恩典?好办!”高衙内隔着衣物在她的腿间摸了一把,淫笑道:“没钱就拿身子来还,成不成?”

阮香琳低声道:“奴家是良人,不是乐户……”

“良人怎么了?”高衙内道:“本衙内跟你打个商量,你让我肏一下,算是一贯,怎么样?”

阮香琳面露惶然,一时没有答话。

高衙内以为她不情愿,哼了一声道:“姓阮的,你可想清楚了,临安青楼上好的粉头,被人肏上一夜,夜资不过十来贯,十万贯把人卖了也挣不出来。本衙内给你开的价码是肏一下一贯,你只要分开腿,轻轻松松就赚了上千贯,世上哪儿还有这么便宜的事?”

阮香琳心里已经是肯了,面上不好一口答应,挽着衣带的手却渐渐软了。

高衙内瞧出便宜,淫笑着一把扯开她的衣带,把她的长裙褪到臀下。

阮香琳碧绿的丝裙滑下半截,露出如雪团般的粉臀,她的腰身纤细之极,臀部却又圆又大,状若肥桃,充满成熟妇人丰腴的风情。

高衙内俯身压在她的身上,一手往她股间探去。阮香琳害羞地掩住下腹,但高衙内一句话便让她转了念头。

高衙内搓着手指淫笑道:“摸一下也算一贯!”

阮香琳最后的防线终于失守。烛影摇红,美妇斜倚榻上,碧绿的丝裙被扯落下来,光着一条白滑的玉腿斜垂在榻侧。她一手扳着坐榻的靠背,一手扶着榻沿,玉体横陈,面颊绯红地张开腿,将秘处绽露出来。

阮香琳上身还穿着云裳,下身却一丝不挂,衣内垂下的抹胸被向上翻去,敞露出光洁的下体。

高衙内活像一头小公猪趴在她腿间,一脸淫笑地拨弄她的牝户,然后拿起榻侧一只酒觥让她喝下去。

阮香琳娇喘道:“奴家不会饮酒……”

“哪里是酒?里面是上好的春药,”高衙内道:“且喝了,待本衙内与你好生快活,你若肯卖力,今晚便能赚够一万贯!”

阮香琳听见一个晚上便能挣到一万贯,不禁心头摇曳。左右已经遂了高衙内的意,用不用春药也没甚区别,于是接过来慢慢喝了。

那春药性子极烈,不多时阮香琳便露淫花心,眉眼间满是诱人的春色。

高衙内笑道:“好香的妙物!”说着张嘴亲住美妇的潮穴,在她的玉户间舔舐起来。

阮香琳低叫一声,玉腿猛地绷直,足尖紧紧勾着,被他舌尖挑弄得娇躯乱颤。

过了一盏茶工夫,高衙内才松开嘴。阮香琳如白玉般的股间玉户大张,吐露出一片嫣红。

她的阴户肥软,充血的阴唇像花瓣一样绽开,红腻的蜜肉上沾满淫液,被灯光一映,就像一朵嵌在玉股间的牡丹,颤巍巍轻动着,娇艳欲滴。

高衙内爬起来,一边解着衣服,一边道:“把衣服脱了!”

阮香琳也春情涌动,依言解开衣物,一件一件地放在一边,最后除下抹胸,脱得身无寸缕,仰面躺在榻上,分开双腿。

高衙内扶起阳具,对着她湿腻的蜜穴捅了进去。

阮香琳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叫,就在这时,后面的屏风突然被人推开,大厅的灯光一下子透过来,将坐榻照得通明,接着身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阮香琳赤裸着雪滑的玉体躺在榻上,蜜穴中正插着高衙内的阳具。她惊恐地瞪大眼睛,只见榻后十几个华服鲜衣的恶少正放肆地大笑着。

“这粉头不错嘛,老大真是好口福!”

“哪儿是粉头,这是威远镖局总镖头的老婆!还是个什么女侠呢,照样被老大搞到手!”

“这么浪!下面都湿透了,还一个劲儿地滴水,老大,你是不是喂这婊子吃春药了?”

“老子还没玩过女侠呢,听说练过武的女人特厉害,又耐玩又耐肏,是不是真的?”

阮香琳惊觉过来,一边去推身上的高衙内,一边急忙去掩住身子。手一动,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一丝力气都没有,竟然连身上的小衙内都没有推开。

阮香琳刹那间想起自己喝的那杯药酒,里面不但有春药,还有散功的药物。无法催动真气,自己连寻常的弱女子也有所不如。

高衙内像个调皮的小孩子一样用力挺着阳具,“这婊子下面夹得真紧!小的们!把她的腿给本衙内拉开!”

一帮恶少七手八脚地按住阮香琳,将她的两条美腿拉得大张着。

高衙内一边干着她的蜜穴,一边道:“这婊子欠了本衙内的钱,自愿拿身子还债,说好肏一下算一贯,一共是十万贯。阮婊子,这十万下本衙内一个人干不过来,便把兄弟们叫来一起讨债,你看怎么样?”

旁边有人怪腔怪调地说道:“咱们十三太保合斗阮女侠,大战十万回合!保证把阮女侠打个屁滚尿流!”

程宗扬伏在梁上,悄悄握紧拳头。阮香琳为了讨好高衙内、保住财物,自愿以肉体和高衙内做交易,虽然算不上公平,但一个愿肏、一个愿挨,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可小兔崽子这么做,未免有点过分。

园中的护卫仆从知道主子在水榭搞事,都知趣地远远避开,要对付这些小崽子算不上什么难事。程宗扬盯着阮香琳,暗暗准备出手,只要救了人,再往水里一跳,西湖这么大,就是陆谦带着禁军来也没用。

阮香琳被突如其来的惊吓骇得脸色雪白。

陆谦说她爱慕虚荣、贪图富贵并不是事出无因。当初她为失镖的事求到高衙内,被他借机占了便宜,虽然事后颇为后悔,但转念想到就此攀上太尉府小衙内这根高枝,反而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太尉府掌着兵权,临安城里多少镖局想攀太尉府的关系都苦无门路,自己却不仅入了太尉府的门,甚至还上了小衙内的床榻,与高太尉爱如珍宝的小衙内有了肌肤之亲。反正已经遂了小衙内的意、失了名节,不若趁小衙内高兴,为丈夫谋个一官半职。

阮香琳反复权量,自家年纪已长,小衙内多半是图个新鲜,三五次之后说不定就忘到脑后,自己白白失了贞节不说,便是小衙内一时半刻不丢手,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没有三天两头去太尉府的道理,因此才动了嫁女的心思,想图个长远之计。

方才高衙内说起拿身子换十万贯,阮香琳一半看在钱财上,一半也是念着好攀紧高衙内这根高枝,借着还债的名义,用身子慢慢笼络他,才应承下来。没想到高衙内却把自己看得如此轻贱,占了自己的身子不够,还呼朋引类,一道拿自己消遣。

阮香琳羞愤欲绝,心底的恨意直涌上来,一时只想等自己功力恢复,便把这些恶少杀个干干净净!

羞恨纠缠间,阮香琳脑中忽然有一个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紧接着变得清晰起来。

这些公子一个戴金挂玉,都是大有来头的权贵子弟,论家世,只怕比高衙内也差不了太多。如果能和他们都拉上关系,各家的财货都由自家的镖局承运,丈夫再设法谋个武职,有这么多权贵子弟帮衬,必然如水得鱼,自己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将来的富贵不可限量……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阮香琳似乎看到富贵正朝自己招手,起初那点羞愤已经不翼而飞。渐渐的,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些权贵子弟一个个都大方得紧,若能巴结上他们,付出一点代价也值得了。

程宗扬刚长身欲起,却见阮香琳呆了片刻之后,忽然身子一抖,接着露出一个柔媚入骨的笑容,娇声道:“好衙内,轻着些,莫把奴家的嫩穴肏坏了……”

众人哄笑道:“好骚的浪货!”

“被老大干还能笑得这么开心,老大,你太男人了!”

“虽然年纪大了点,身子还够水灵的。老大好眼力!”

说话间,一个公子哥儿挤过来,一脸咬牙切齿地张开手,抓住阮香琳丰腴的乳房用力一扭。

阮香琳吃痛地皱起眉,不知道这个陌生的贵公子怎么看起来一脸恼意。

公子哥儿道:“贱人!认得我吗!”

旁边有人笑道:“小梁子被这婊子的女儿打了,今晚可得讨回来。”

高衙内一边在阮香琳身上挺动,一边道:“要不是小梁子被打,我才不会把她叫来给你们出气。小梁子,等我干完,你来尝尝,这婊子女侠练过武,干起来特够味!”

梁公子心花怒放,“多谢大哥!”

阮香琳望着他指上的金戒指,露出一丝迷醉的眼神,然后抬起眼睛,娇声说道:“梁公子莫要气恼,待小衙内肏完,奴家便陪公子快活……”

程宗扬慢慢松开手,眼睛却盯着阮香琳的表情。他不明白阮香琳已经到了羞愤欲绝的边缘,为什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时高衙内干完,毫不客气地在阮香琳蜜穴内射精,然后得意洋洋地爬起来,“这婊子怎么样?瞧这一身美肉,比楼里那些当红的粉头也不差吧!”

“奶大屁股浪,天生的淫材儿!”

“好个肥嘟嘟的小嘴儿,人美,屄也美!”

“长得漂亮有个鸟用,我家那几个姬妾上了床都跟木头一样,哪像这老婊子,刚才老大肏她的时候,在下面又扭又叫,看得老子都硬了。”

一个公子道:“这婊子不光生得美貌,难得的是够骚够浪!老大,你从哪儿找来的?”

“魏七,刚才不是说了!这是威远镖局总镖头的老婆!”

“原来是个民妇。”姓魏的少年道:“我还以为老大抢了谁的如夫人呢。”

阮香琳赤条条地躺在榻上,被那些恶少指指点点,又摸又弄。那具雪滑的胴体带着成熟妇人特有的丰腴与白美,在灯光下纤毫毕露,充血的乳头又红又紫。刚交合过的下体阴门敞露,一片狼藉。她脸色潮红,发出细细娇喘,浑圆的双乳在胸前不住起伏,被人摸到紧要处,不时发出几声媚叫。

“让开!让开!”高衙内道:“该小梁子了!”

高衙内指着梁公子道:“这是梁公子,十三太保排行十一!”

阮香琳娇声道:“梁公子。”

梁公子解了衣物,抱着阮香琳,正待提枪上马,阮香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梁公子脸上露出淫笑,然后松开手,将指上的金戒指揪下来丢给她。

阮香琳捡起戒指戴在指上,风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风情万种地抬起玉体,一手扶着坐榻,弓着腰,将白生生的圆臀耸翘起来。

高衙内道:“小梁子,你这是干什么?”

梁公子笑道:“这婊子说,头次交欢要向我讨件定情的信物,一会儿为了向我赔罪,她换个姿势让我从后面肏她。”

一帮恶少哄笑起来,都道这阮女侠着实淫贱。

阮香琳似乎对那些恶少的讪笑毫不在意,她喜滋滋地看着指上的戒指,目光里充满沉醉的喜悦。

对于这个年纪比众人都大的美妇,一众少年本来就没有半点怜惜,何况又是这样淫贱的妇人。几只手同时伸来扒开美妇雪白的臀肉,梁公子挺起阳具,从她后面用力干了进去。

望着阮香琳脸上的笑容,程宗扬心里没有半点出手救援的冲动,眼神变得冷静如冰。

阮香琳也许有一点虚荣和贪图富贵,但不至于淫贱至此。从一个总镖头的夫人,变成一个可以为一枚戒指出卖肉体、人尽可夫的淫妇,这种转变太不正常了。

那些恶少丝毫没有察觉到阮香琳那一刻异样的转变,在他们眼中,身份地位不及自家的女人,本来就是能被自己随意淫辱的娼妇,何况这贱人家里连个官人都没有。

梁公子却是个快枪手,没讨得几贯的债就一泄如注,在众人的奚落声中爬了下来。

高衙内笑骂几句,然后道:“大伙按次序一个一个来!看谁能先把这婊子搞得泄出来!”

哄笑声中,高衙内拉着另一个少年对阮香琳道:“这是蔡公子,十三太保排行第二!你们两个亲近亲近!”

阮香琳已经被干过两次,容颜却倍显艳丽。她在春药的刺激下,玉颊带着醉人的潮红,下体春潮涌动,淫水四溢的蜜穴淋淋漓漓淌出浓精,娇滴滴道:“蔡公子。”

蔡公子揪下一枚红宝石戒指,“赏你了!”

阮香琳握住戒指,骚媚地说道:“这是公子给奴家的定情之物,奴家会仔细戴在身上,从今往后,奴家与公子情比金坚……”

“骚货,给爷来个倒浇蜡烛!”

阮香琳光着身子爬到那少年身上,张开双腿,扶着他的阳具送入自己体内,一边扭着雪臀,卖力地用淫穴套弄他的阳具,一边媚致地柔声道:“蔡公子,切莫忘了奴家……”

灯火通明的水榭中,美妇白艳的肉体犹如一株柔美丰润的玉海棠,敞露着诱人的花蕊,引来一只又一只的狂蜂浪蝶在她的蕊中采香探玉。

阮香琳被一群少年轮流抱住,从坐榻干到宴席的圆桌上,又从桌上换到椅上、地上。她淫浪的叫声和恶少们放肆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在西湖无星无月的水面上远远传开。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