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01章·宝刀

“后面没人盯梢还真有点不习惯。”程宗扬靠在车内看着车外的景物道。

秦桧钦佩地说道:“秦某现在还想不出公子为何能那般神机妙算,一招驱虎吞狼,不露声色就解决了林教头这桩麻烦。”

程宗扬道:“林教头命中注定有此一劫,难为他忠心王事,可惜后院起火,自顾不暇。奸臣兄,该陪小弟去一趟悦生堂了吧?”

秦桧道:“不知公子购了书,又准备去何处?”

程宗扬哈哈笑道:“当然是再备几样礼物,去林教头家里登门拜访了。这场热闹,不看白不看。”

秦桧道:“高衙内在临安欺男霸女、横行无忌,却不知对这位林教头会如何下手。”

程宗扬笑眯眯道:“奸臣兄,换作是你会怎么做?”

秦枪捋着胡须略一思忖,然后道:“旁人也就罢了,林教头既然是禁军教头,在太尉手下当差听令,不妨由此做出文章。先设个圈套,给林教头栽个罪名,远远刺配充军,然后路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发了他。剩下的林娘子,就可以随意消受了。”

程宗扬上下打量着秦桧,“真是奸臣所见略同啊。”

“公子何出此言?”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实在应该和高太尉磕头拜个把子。”

秦桧只当是说笑,对家主的话一笑置之。在他看来,比起一个禁军教头的命运,另一件事显然更重要。

“设若那位林娘子真是巫宗的御姬,她自甘嫁给一个禁军教头,又栖身临安这么多年,究竟有何图谋?难道林教头身上有什么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不成?”

程宗扬坐起身,“老敖!林教头成亲有多久了?”

敖润很快给出答案,“十二年。”

从时间判断,凝玉姬应该是黑魔海被岳鸟人清洗之后,重新栽培的人选。现在太尉府、皇城司、黑魔海这三方势力,对于局势恐怕都没有旁观的程宗扬把握得清楚。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这三方势力就会撞到一起,打得头破血流最好。

秦桧笑道:“高衙内这口天鹅肉未必能吃上。”

“这要看巫宗是什么打算了。说不定林娘子打着和阮女侠一样的念头,一门心思要搭上高太尉的线……”

程宗扬忽然停住口,望着街边一处门店,那是鹏翼社在临安的分社。自从江州起事之后,社中的骨干已经离社赶往江州,鹏翼社在临安的分号也被皇城司盯上。这次来临安,孟非卿让俞子元随行,启用了留在临安的暗桩,还特意提醒他不要与分社接触,免得被皇城司察觉。

程宗扬放下车帘,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烦躁。自己一直都想着光明正大地做正经生意,却不得不藏头露尾,这种局面要想办法改变一下了。

悦生堂位于临安城南的太平坊,堂内陈设极为雅致。墙壁上挂着瑶琴,竹制的书架上放着一卷卷书籍,行走其间,能闻到洁净的纸张散发着淡淡的墨香,令人一洗俗尘。

秦桧如数家珍地说道:“这卷《六朝掌中珍》选取了六朝十二名家的诗词文赋,大不盈掌,最便于携带,公子在路上看最方便不过。这套《百家诗选》别具一格,按咏物、咏史、闺情、文学分门别类,公子得此一卷,再要吟诗便可手到擒来。这一册《断肠词》凄婉过甚,以愚观之,不及《漱玉词》多矣。这……”

程宗扬道:“有《金瓶梅》吗?”

秦桧嘴巴半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程宗扬不耐烦地说道:“我问你有《金瓶梅》吗?少整这些没用的。”

秦桧低咳一声,“公子借一步说话。”

“怎么了?”

秦桧低声道:“悦生堂不卖这个。”

“《金瓶梅》都没有,还算书店吗?”

“公子若是请师师姑娘读那个——《金瓶梅》,属下以为颇有不妥……”

“有什么不妥?开扩眼界,陶冶情操。”程宗扬道:“小二,给我来一套《金瓶梅》,要插图版的!”

文士打扮的店员客气地说道:“出去!”

“怎么了?”堂内传来一声询问,接着走出一个人来。

店员道:“廖爷,有人来堂里找茬……”

说话间双方打了个照面,堂内出来的那位正是在晴州见过的廖群玉。

廖群玉一愕之下,显然认出他们,接着面露喜色,快步迎过来,揖手道:“程公子,秦先生!竟然是两位大驾光临,敝堂蓬荜生辉!”

程宗扬笑道:“这趟来临安,想起廖先生说的悦生堂,正好要买几本书,便来见识一番。打扰打扰!”

廖群玉道:“当日一晤,廖某受益良多,敝东家也常常念及两位,若知两位来临安,必定欣喜!”一边又对那店员笑骂道:“你这杀才,竟然不识贤者。两位要什么书?还不快些拿来。”

店员尴尬地低声说了几句,廖群玉的表情怔了一下,然后咳了两声,“程公子这……请里面坐,来人!上茶!”

廖群玉热情十分,两人也不好推辞,一同到了内堂,坐下寒暄。

廖群玉谈吐文雅,颇有君子之风,死奸臣这会儿摆出文士的派头,引经据典,娓娓而谈,倒也旗鼓相当。

双方闲聊片刻,廖群玉道:“敝东家对两位的风采久系于心,今日正好也在堂中,只是事务繁杂,无暇脱身。不知两位是否能在临安多盘桓几日,待群玉禀过东家,专门请两位共叙一场。”

程宗扬道:“在下此行只是路过临安,只怕三四日间就要离开。”

廖群玉踌躇片刻,“三四日未免太过局促……不知两位住在何处?待敝东家抽出时间,廖某好登门拜访。”

“廖先生太客气了,大家见见面、谈谈话就好。”

程宗扬说了自己的住处,反正吏部档案上写着同一地址,自己以半商半官的身份出面,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廖群玉仔细记下,这会儿店员也拿了一个精致的纸包过来,神情有些古怪地呈到案上。

廖群玉将纸包推到程宗扬面前,笑道:“里面便是公子要的书籍。廖某多言一句,此书虽好,但公子血气方刚,不宜多读。”

程宗扬道:“我是送人的。对了,我要的是全本,别给我删节的洁本。”

廖群玉啼笑皆非,连连摇头,亲自捧了书送两人出门。

一辆马车正好在门前停下,一个公子哥儿掀开车帘,先哈哈长笑两声,然后道:“人生何处不相逢!程兄别来无恙!”

这回轮到程宗扬惊讶了,来的竟然是熟人,晴州陶氏钱庄的少东家,陶五陶弘敏。如果是别人就罢了,陶五可是自己的大债主!程宗扬只好迎上去,客气地拱手道:“原来是陶五爷!”

“甭爷不爷的,喊个哥就给我面子了。”陶弘敏道:“你来临安也不和我说一声?上来!咱哥俩儿有段日子没见了,这回可得好好聊聊!”

廖群玉脸上微微变色,“陶先生,敝东家已经等候多时。”

陶弘敏不以为意地说道:“又不急在一时,今日难得遇到程兄,和贵东家见面就改日吧。”

廖群玉脸色数变,微微挺起胸,沉声道:“请陶先生三思!”

“行了,就下午吧。”陶弘敏笑嘻嘻道:“说不定我一高兴还能让几分息呢。程兄,咱们走!临安夕鱼楼的鱼羹你多半还未尝过,那滋味,真是天下无双!”

廖群玉的脸色极为难看,显然对陶弘敏临时变卦大为恼怒。陶弘敏却是浑不在意,连声招呼程宗扬去吃鱼羹。程宗扬只好苦笑着向廖群玉告了罪,与陶弘敏一道上了车。

数月不见,陶弘敏仍是那副二世祖的模样,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程宗扬丝毫不敢掉以轻心。陶弘敏让雪隼团暗中窥视梦娘的事,自己还没忘。程宗扬倒有些好奇,这位陶五爷是看上自己哪点了?难道真想拉自己当帮手,争夺陶氏当家人的位子?

但程宗扬一上车,陶弘敏就声明今天不谈生意,只是闲聊。他说到做到,甚至连江州的战事也只字不提,似乎对陶氏的大笔投资丝毫不放在心上,说的无非就是吃喝玩乐。

夕鱼楼的鱼羹果然美味,即使程宗扬存着心事也吃得赞口不绝。

一顿饭吃完,临别时陶弘敏才不经意地问道:“听说云六爷也来了临安?”

程宗扬心头微震,脸上笑道:“陶兄消息倒灵通。”

陶弘敏道:“云六爷插手临安的精铁生意,抢了晴州商家三成的份额,颇有几间铁商恨他入骨,我陶五怎么会不知道呢?”

“天下的生意天下人做,那几位把持了宋国的精铁生意,就不许别人进,未免太霸道了吧?”

“我早就看那些铁耗子不顺眼了,能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陶弘敏笑道:“程兄若是有时间,明天大家再吃顿饭?有些事想向程兄讨教。”

债主把话说到这份上,自己再没有推辞的余地。程宗扬只好道:“明天恐怕不成,后天,小弟一定扫榻恭迎。”

“一言为定!”

陶弘敏离开夕鱼楼,车马滚滚赶往悦生堂的方向。

秦桧道:“此人城府极深,公子小心。”

程宗扬心知肚明,今天的鱼羹只是试探,后天要说的才是正事。他摸着下巴道:“我倒有些奇怪,什么生意能让陶五爷亲自来临安呢?”

陶弘敏怎么看都不像买书的人,来悦生堂多半是与廖群玉的东家谈生意。但悦生堂在业内再有名声也只是一间书坊,全卖了也不见得值多少钱,更用不着陶弘敏亲自来临安。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也琢磨不出,干脆扔到一边,“走,去司营巷!”

“去拜访林教头?”

程宗扬笑道:“去看戏。”

※ ※ ※ ※ ※

司营巷口已经有了一辆马车,这边驾车的星月湖独臂汉子一手抖动缰绳,策马从那辆马车旁驶过,停在能看到巷内的地方。

司营巷是条僻巷,这会儿刚过午时,巷中略无人迹。程宗扬拿出那套《金瓶梅》翻看,不愧是悦生堂出的精品,不仅纸张、印刷、校对都精细无比,而且图文并茂,比自己在建康的那一套强太多了。

“瞧瞧这印刷!这绘图!比你六十枚银铢买的地摊货怎么样?你还说悦生堂不卖这个……”

秦桧道:“悦生堂确实是不卖这种书的。”

“那这是什么?你别告诉我,这是廖老板自己的私藏。”

“公子说的不错,这确是悦生堂的私藏。”秦桧道:“书坊、藏书堂等处最怕火灾,传言火神忌秽,因此堂中往往会收藏一些春宫图书,以为厌胜,用来避火。这套《金瓶梅》便是悦生堂专门刻印镇堂的图书。”

“还有这一说?”

“廖老板把镇堂的藏书送给公子,这份人情可不小。”

闲聊间,林冲与鲁智深一同回来。两人多半是在哪儿刚吃过酒肉,一边走,一边谈论拳脚功夫。林冲本来眉头紧锁,还为前日的事动怒,但他是好武之人,听着鲁智深谈到妙处,眉宇间的忧怒渐渐散开。

程宗扬隔着车帘,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看着两人。秦桧虽然不明白家主的用意,但也耐着性子在旁等候。

忽然旁边的马车轻轻一动,一名灰衣大汉悄悄下来,先绕了个弯,避开巷内两人的视线,然后昂首挺胸朝巷中走去。

那大汉生得浓眉大眼,颇有几分好汉的气势。他怀中抱着一只布囊,囊上插着一茎干草——六朝风俗,物上结草便是变卖的意思。离林冲和鲁智深还有十几步的时候,灰衣大汉长叹一声,拍着布囊慨然道:“如此宝刀,竟无人能识!”

林冲回头朝那汉子望去,鲁智深朝他肩上拍了一掌,“这贼厮鸟一看便不是好人,理他作甚!”

林冲却道:“兀那汉子,你拿的是何宝刀?”

灰衣汉子道:“你又不识货,问那么多却有何用?”

“你如何知我不识货?”林冲道:“且拿来让某一观。”

灰衣汉子有些不甘愿地解开布囊,绳结一松,仿佛有股寒意从囊中涌出,接着露出一截刀柄。

林冲一看之下,脱口道:“好刀!”

那刀柄的把手上缠着暗红色的细麻绳,露出的部分色泽乌黑,柄后的环首并非寻常的铁环,而是一条鳞须飞扬的蟠龙。龙身虬屈如环,质地十分特殊,非金非石,上面隐隐闪动着寒光,单看刀柄就不是凡物。

林冲按捺不住,伸手要去拿刀。灰衣汉子一把抱住布囊,正色道:“我这宝刀乃绝世珍品,等闲不得一见!你要看刀,且拿钱来!”

鲁智深勃然大怒,“贼厮鸟!看一眼也要钱?”

林冲拉住他道:“且说如何计较?”

“看一寸须得一贯,此刀长三尺六寸,你若看全刀,须拿五十贯来!”

林冲的月俸不过几贯,鲁智深更是常年精穷的身家。听到那汉子开出的价钱,林冲不禁道:“看一眼便要一贯,你这刀须卖多少?”

灰衣汉子摊开手掌,“两千贯!”

鲁智深叫道:“贼厮鸟!敢来消遣洒家!哪里的鸟刀便要两千贯!洒家二十文买把菜刀,也切得肉,也切得青菜、豆腐!”

灰衣汉子拉起布囊,转身要走。

林冲叫道:“且慢!”他拿出十枚银铢,“且看一眼!”

灰衣汉子哼了一声,接过银铢揣进怀里,然后握住刀柄拔出寸许。

一抹寒气从鞘中逸出,凝重的刀光犹如实质。鞘口的猪婆龙皮仿佛无法承受锋锐的刀光气,“啪”的一声轻响,裂开一道细缝。

林冲怔了片刻,然后叫道:“这是何刀!”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灰衣汉子傲然道:“这便是屠龙刀!”

程宗扬差点把手里的《金瓶梅》砸到那汉子脸上。好嘛!倚天剑还在叩天石那儿插着,屠龙刀也出来了,你们这戏演得太凑合了吧?

林冲却被那柄屠龙刀的寒芒镇住,半晌才道:“八百贯!”

“两千贯!”

双方争执半天,最后花和尚抡起拳头作势要打,那汉子才服软,以一千贯的价格成交。

秦桧咂嘴道:“此刀价值千金,林教头一千贯买来,着实捡了便宜。”

程宗扬冷笑道:“如果我在那儿能杀到两贯成交,你信不信?”

秦桧摇头道:“此刀绝非凡品,两贯的价格,属下实难相信。”

“奸臣兄,这场戏你也当真了。”程宗扬道:“只要林教头肯要,那贼厮鸟白送都肯。”

“公子此言,这屠龙刀莫非有什么古怪?”

“你听说过倚天剑,难道没听说过屠龙刀?”

秦桧摇了摇头。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程宗扬拍了拍袖子,“这对赝品,假得他娘的不能再假了。”

秦桧讶道:“此刀虽未出鞘,已然锋芒毕露,称之为神兵利器也不为过,公子何有此说?”

“忘了咱们是来看戏的?”程宗扬道:“这是高衙内挖的坑,专等着林教头往里面跳。你瞧着吧,后面还有好戏呢。”

正说着,巷内多了两条身影。那两人头戴斗笠、脚踏芒鞋,一手拿着竹杖缓步行来。

林冲与鲁智深正在把玩那柄宝刀,未曾留意。擦肩而过时,其中一人手里竹杖“啪”的一声碎开,接着杖中飞出一点寒光,如流星般直射鲁智深眉心。

鲁智深光头一摆,寒光贴着头皮掠过,却是一柄细若手指的利剑。林冲正捧着刀爱不释手地把玩,过客竹杖碎裂的同时,他也握住刀柄。那柄屠龙刀极长,林冲反手将刀背在肩后,接着猿臂一展,宝刀出鞘。

只迟了这一瞬,鲁智深已陷身险境。另一名刺客提杖朝他腰后刺去,杖至中途,竹管迸碎,露出里面细长的剑身。

鲁智深被面前的对手逼住,无法闪避。他低吼一声,接着双掌“砰”地合在一处,那身破旧的僧衣应声鼓起,衣内仿佛有无数巨蟒涌动,接着露出无数细微的金光。

偷袭的长剑从鲁智深的腰侧刺入,剑锋钻入衣衫间,接着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竟然是金属撞击般的声音。

鲁智深护体神功全力施展,扭身一拳砸在剑上,暴喝道:“哪个鼠辈敢偷袭洒家!”

偷袭者的长剑被鲁智深击中,微微一沉,头上的斗笠被劲气震碎,现出面容,却是青布裹头,只露出一双眼睛。两名刺客同时进招,一左一右朝鲁智深腋下挑去。

鲁智深狂吼一声,双拳左右击在剑上,他身上的僧衣被劲气震碎,刹那间仿佛无数蝴蝶飞开,露出布满刺青的雄躯。

鲁智深遍体纹身透出暗金色的光芒,犹如无数鲜花在身上一朵朵绽放。两名刺客长剑虽利,却无法攻破他的金钟罩。交手间,忽然背后寒意大作,林冲手中的屠龙刀已经如狂龙飞天,一刀斩向两名刺客的背心。

两名刺客步法颇为巧妙,错身背对,一人攻向花和尚鲁智深,另一人旋身敌住林冲。

屠龙刀带着如匹练般的刀光落下,刺客的长剑与刀光一触,悄无声息地断裂开来,接着他握剑的手臂溅起血光,断肢与断剑同时飞出。

屠龙刀去势未绝,刀锋未至,刀光已经落在刺客的斗笠上。斗笠悄然破碎,裂成两半,接着裹头的青布也齐齐分开,露出的却是一颗光头,头顶还带着香疤,竟然是一名和尚!

刀光乍过,那和尚头顶迸出鲜血,眼看一颗光头就要被屠龙刀劈开,一只大手蓦然伸来,如磐石般架住林冲的手腕,硬生生阻住屠龙刀的攻势。

林冲抬眼去看,却是鲁智深。花和尚已经放翻自己的对手,他挡住林冲,然后对那和尚喝道:“莫慌!洒家过来救你!”说着一脚踹中那名和尚的小腹,把他踢倒,接着像火烧屁股一样地抓起旁边的碎布,手忙脚乱地为那和尚裹伤。

那和尚头顶鲜血河流,更重的伤势却是手臂。鲁智深一脚踏住他的胸口免得他挣扎,一边抓住他的断肢,封住他的穴道,然后用碎衣裹住扎紧,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直娘贼!三番五次来惹洒家!哪天惹恼了洒家,一把火烧了你们那鸟庙!”

那和尚倔强得紧,虽然疼得额头都是冷汗,还强撑着道:“鲁师兄!你抢了寺中传世的衣钵,小僧即便舍了性命,也要带你回去在佛前分说清楚!”

鲁智深屈起手指,“嘣”地在他光头上狠凿一记,瞪着眼睛骂道:“洒家若有你那么傻,还能活到今天?洒家若是回去,早让那帮贼厮鸟剥皮拆骨,什么分说清楚!呸!说得好听!要不是看在师父面上,洒家便把你这秃瓢敲开,灌泡尿进去,给你好生洗洗脑子!”

鲁智深骂得狗血喷头,手下却不含糊,三两下裹好那和尚的伤口,又帮另一名和尚推血过宫。

在巷中遭遇刺客,自己下手打伤了刺客,又卖力为刺客救治……林冲看着古怪,收起屠龙刀道:“师兄?”

鲁智深顾不上答话,只晃了晃脑袋,让他不必插手。刚才他下手不轻,这会儿疗伤颇费了一番工夫。鲁智深精赤着上身,头顶冒着热腾腾的白气,竟比方才动手伤人消耗还大。

马车内安静得针落可闻,半晌秦桧咳了一声,“此刀果然是神品!”

程宗扬也瞠目结舌。自己大大地失算了一把,高衙内居然是玩真的!这小兔崽子究竟从哪儿弄来的屠龙宝刀?

鲁智深好不容易将两人救治好,盘膝坐下调息。那两名和尚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扶携着起来,奔出巷子。

鲁智深一睁眼,发现两人已经跑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跳脚骂道:“这帮该死的贼秃!洒家又不是老虎!哪里就吃了你们!”

林冲道:“这是怎么回事?师兄与这两名僧人可是旧识?”

“此事说来话长,改日再跟兄弟细说。”鲁智深拉起林冲进了宅院,一边说道:“难得你得了把宝刀,今日且炖了香肉吃酒赏刀!莫让这些杀才搅了我们兄弟的兴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