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298章·轻薄

“哦……”

那女子螓首昂起,喉中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她上身还穿着药婆的衣衫,下身却脱得一丝不挂,这会儿柔顺地伏在座椅上,双臂张开,扶着晃动的车厢,白光光的大腿朝两边敞开。她一边顺从地耸起雪白的屁股,让车内的男子从背后进入,一边向后挺动着,迎合阳具的抽送。

以这样一种毫无保留的姿势敞开身体,那女子显然对身后的男子有极大的信任。程宗扬两手握住她的纤腰,一边挺动阳具一下一下地干着她的蜜穴,一边从背后审视她的反应。

“上忍的阳具好硬……干得好深……”

程宗扬特意看了她的菊肛一眼,嫩肛软软的,因为蜜穴被阳具杵入而有些变形,随着阳具进出,被扯得不断开合。

假如她有所戒心,身体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紧张的反应,绝不会像这样温柔如水。

程宗扬坏笑道:“游老板的桃源洞和以前一样美妙啊。”

那女子包头的布巾散开,粉面半露,正是广阳赌坊的老板游婵。

她与程宗扬曾有过露水之缘,此时他乡重逢,才发现这位上忍的手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蜜穴被粗大的肉棒捣弄着,体内快感如潮,她颤声道:“上忍的阳物又暖又热……奴婢……奴婢快要……快要……哦——哦!”

“这么快?”

自己虽然用了一点房中术的技巧,却没想到游婵这么不济事,几下就被搞得泄了身子。

游婵脸色潮红,娇喘细细地说:“奴婢从上次和上忍欢好过,再没和人做过……飞鸟大爷的阳物好厉害,每一下都像干在奴婢的心尖上……”

程宗扬笑道:“来,换个姿势。”

游婵媚态横生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听话地翻过身子,躺在座椅上,接着抬起一只玉足,朝旁边张开,露出玉股间仍在微微翕动的玉户。

程宗扬俯下身,游婵的双手扶住他怒胀的阳具,顺从地纳入蜜穴。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上忍。”

游婵眼中的喜悦没有半点作伪。她只是黑魔海的边缘势力,当初暗杀小太监计好被程宗扬撞见,还是程宗扬替她隐瞒此事。因此对这位供奉,除了下属对上级的服从之外,别有一分私人的感激。

游婵一边与程宗扬交合,一边道:“两个月前仙姬传讯,说晴州出了些纰漏,上忍遇袭失踪,让各地分舵留意上忍的下落。仙姬说,当日事出仓促,圣教多有照顾不周之处,万望上忍见谅,诸事都好商量。”

在晴州和黑魔海交手是三个月前的事,游婵接到消息差不多在两个月前。当日清剿黑魔海在晴州巢穴之后,自己透过泉玉姬对黑魔海临阵弃友的行为表示了极大愤慨,声称双方合作就此作罢,随即赶往江州。泉贱人北返长安,音讯不通,没想到黑魔海还在寻找自己的下落。

程宗扬哼了一声,生硬地说道:“此事勿要再提。”

游婵赔了一个妖冶的笑容,“仙姬说,上忍受惊,圣教自当赔罪。请上忍明鉴,圣教已取出秘库的十藏经,愿与上忍交换。”

这个十藏经肯定是飞鸟熊藏梦寐以求的物品,不然剑玉姬也不会专门提出来以打动他,可惜自己对十藏经一窍不通,只能哼哼两声掩饰过去。

游婵道:“奴婢对上忍的神术半点不懂,不过仙姬说,另一位飞鸟上忍已经闭关,来日必能成就飞鸟一流的无上忍术。”

程宗扬脸色稍霁,“这也罢了。我什么时候想去见她,自己就会去了。哼,黑魔海临阵弃友,害得本忍险些被杀。若不是你,本忍也不会出来见面。”

一句话将两人的关系又拉近几分,让游婵感觉到彼此间与众不同的亲近。对于游婵来说,这位上忍不仅替她掩盖了足以令自己粉身碎骨的秘密,又是教中特意聘请的供奉,身居高位。若与他保持亲密的私人关系,在教中就有了一个得力的靠山,因此极力游说他重归黑魔海。

程宗扬不置可否,只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游婵是黑魔海在广阳发展的暗桩,有什么事会让她亲自来临安?更重要的是她刚才见了谁?李师师?凝姨?男主人?还是宅里的其他人?李师师背后突然出现黑魔海的影子,让程宗扬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奴婢这次来临安,是为了教内一件大事。”游婵欲言又止,最后歉然道:“请上忍见谅,奴婢不能说得太多。”

“哟西。你做得很好。”

游婵缠着他的腰身,媚声道:“不过此事已经了结,奴婢刚缴了令旨。上忍若是要让奴婢伺候,奴婢还能在临安多留几日……”

程宗扬的心头翻翻滚滚。游婵既然是去缴令,她刚才见的人在黑魔海的地位绝对不低,甚至可能是黑魔海在宋国的中枢。那个人究竟会是谁?

程宗扬淫笑着在游婵脸上摸了一把,“她生得难道比你还美吗?”

游婵抛了个媚眼,“奴婢蒲柳之姿,怎么能跟凝玉姬相比?”

※ ※ ※ ※ ※

程宗扬在室内来回踱步,眉头拧得像要打结一样。他猛地停下脚步,朝众人道:“你们再确认一遍,她真的不会武功?”

青面兽道:“吾……”

“你给我闭嘴!”

青面兽一脸不服气地闭上嘴。

俞子元道:“我修为不行,确实看不出来。秦兄你看呢?”

“子元兄过谦了。”秦桧道:“以秦某之见,那女子确实手无缚鸡之力。”

程宗扬道:“李师师唤她‘凝姨’,黑魔海的人从她家里出来,又说接头的人是凝玉姬——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可黑魔海的御姬怎么可能不会武功?”

秦桧道:“公子莫急,敖润打探消息也该回来了。师师小姐的姨母是否有嫌疑,一查便知。”

“等等!”程宗扬一手扶住额头,陷入沉思。

众人不敢打断他的思路。片刻后程宗扬抬起头,秦桧立刻道:“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有,但和那位凝姨无关,是另一桩。游婵说她来临安是为一件大事——有什么事会让黑魔海必须把她从广阳调来?”程宗扬慢慢道:“游婵的身份只是广阳一个赌坊的老板,但她的亲兄游雍是太湖盟和翻江会的双龙头!孟老大在晴州挑了黑魔海的巢穴,这边赶往江州助战的雪隼佣兵团就在太湖出了事——黑魔海的手伸得好长!”

俞子元、秦桧都露出凝重的神色。片刻后,俞子元道:“黑魔海收容游雍是在公子到晴州之前,难道那时他们就算定要在太湖伏击雪隼团?”

“不可能!”程宗扬道:“除非那个仙姬是活神仙!”

秦桧道:“公子的猜测有九分可信。黑魔海拉拢游雍只是下了一着闲棋,正好在此时用上,只怕这样的闲棋,黑魔海在六朝都布过不少。”说着他不禁佩服起来,抚掌道:“落子绵密,布局深远,这位仙姬好生了得!”

俞子元道:“如果不是公子撞见,谁也想不到黑魔海在临安布有棋子,而且还嫁了人。”

“打听到了!”敖润带着一股寒风推门进来,兴冲冲道:“程头儿!你猜那座宅子是谁的?”

敖润带来的消息不是什么秘辛,随便找个懂行的打听就能问出来。但程宗扬听在耳内表情却说不出的古怪,用做梦般的口气道:“林冲林教头……李师师的姨妈是林娘子?”

“没错!”敖润道:“阮家姐妹俩,长姐叫阮香琳,嫁给威远镖局的总镖头李寅臣。小妹阮香凝,嫁给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阮香琳是林州小碧潭门下,人称‘销魂玉带’,门派不怎么起眼,她的修为在门中算是出类拔萃的。阮香凝没习过武,早早就嫁给禁军的林教头。林家夫妻一直没有子裔,林娘子经常请尼姑、道姑、药婆之类的上门,乞求早日得子。”

俞子元道:“难道黑魔海在临安的头目是这位林娘子?”说着他倒吸了口凉气,“黑魔海的人嫁给禁军教头,难道已经把手伸到宋国禁军里面了?”

“也许是林教头。”秦桧沉声道:“有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身份做掩护,他们在临安行事方便百倍。”

敖润也道:“程头儿,老敖插一句,那位林教头盯上咱们,不会是黑魔海的意思吧?”

秦桧与俞子元异口同声地说道:“很有可能!”

程宗扬用手拍着额头,紧张地思索着。如果林冲真是黑魔海的人,自己一到临安就被他盯住,很有可能自己根本就没有脱离过黑魔海的视线,始终处于他们的监控之下。

程宗扬放下手,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

虽然在这个世界里,武二郎是个臭不要脸的流氓暴徒,潘姐儿里外都透着一股圣女味儿,林教头成为黑魔海的卧底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程宗扬有种强烈的预感:林冲与黑魔海并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林冲与黑魔海没有关系,那么黑魔海精心培养的御姬奴嫁给一个不起眼的禁军教头,其中的缘由就很耐人寻味了。

忽然程宗扬露出一个充满狡黠意味的笑容,“想知道他们的底细并不算什么难事。”

秦桧眼睛微亮,“计将安出?”

程宗扬胸有成竹地说道:“兄弟们,咱们该去拜访一趟鲁大师了。”

※ ※ ※ ※ ※

一个和尚赤手倒拔垂杨柳的壮举,这些天在临安传得沸沸扬扬,花和尚鲁智深的名号也随之不胫而走。每日从早到晚,明庆寺菜园子的矮墙外都聚了不少闲人来看稀奇,一边看,一边还指指点点。

“瞧见没?这就是倒拔垂杨柳的鲁大师!”

一个商贾啧啧赞叹道:“这两膀足有千斤力气!难怪能将垂杨柳拔起来,果然是好神通!”

旁边有人暗笑道:“客官是外地来的吧?其实鲁大师拔的杨柳不是树,是个大活人……”

“佛心庵的小尼姑……”

“……叫杨柳的。”

“要不是花和尚呢……”

叽叽歪歪的笑声中,几个泼皮翻墙出来,“走走走!有什么好看的!”

有人认得这些泼皮破落户,立刻一哄而散。有些不认得的还不服气,“菜园子又不是你家的,看看怎么了?”

“怎么了?”一名泼皮从墙上抽出半块破砖,横着眼道:“滚不滚?”

那人也杠上了,“这堂堂临安城,首善之地,你还敢打人不成?”

那泼皮龇牙一笑,拿起破砖朝自己的脑门上“砰”地一拍,顺势翻着白眼直挺挺倒在地上。

周围的泼皮立刻揪住斗口的闲人,嚷道:“救命啊!打死人啦!”

矮墙外乱成一团,十几个泼皮揪住那外地汉子,要他赔命还钱。

墙内鲁智深气宇轩昂,像擂鼓一样拍着胸口,“洒家行得端!走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怕几个鼠辈瞎嚷嚷?”

秦桧挑起拇指,高声道:“豁达!”

鲁智深哈哈大笑,指着秦桧道:“洒家看你的打扮,还以为是个酸丁!唔,不错不错!怪不得能和小臧称兄道弟。”

程宗扬笑道:“臧和尚还俗后娶了一妻一妾,鲁大师,这你可不如他了。”

“娶婆娘拖家带眷操不完的心,洒家不耐烦这个。”鲁智深摸着光秃秃的脑袋道:“六根清净!六根清净!”

程宗扬拿起一根竹筷,敲着陶碗赞道:“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烟蓑雨笠卷单行,芒鞋破钵随缘化。”

鲁智深又是一阵大笑,“好句子!痛快!痛快!当日五台山一别,二十年未见,不知洒家那臧兄弟如今在何处?”

程宗扬放下筷子,微笑道:“江州。”

鲁智深笑声一顿,眼中爆出一缕寒芒。贾太师兴兵讨伐江州,临安城已经尽人皆知。鲁智深虽然住在寺庙的菜园子里,也听说过一二,却没想到多年不闻音讯的师弟如今会在江州。

“鲁大师再来一碗!”程宗扬拿起酒坛,“这是小弟特意买来的烈酒,据说常人喝不过三碗,有个名号叫‘三碗不过冈’!”

“喝寡酒有甚趣味?小的们!把洒家炖的香肉拿来!”

鲁智深亲自动手,满满给程宗扬捞了一碗肉,“这锅香肉炖了四个时辰,滋味正足!来来来,尝尝洒家的手艺!”

鲁智深说的香肉就是狗肉,敖润道:“一黑二黄三花四白,大师这香肉一看就是上等的黑犬!”

鲁智深立刻对他刮目相看,“这位敖兄弟原来也是吃狗肉的行家!好好好!来一块!”

“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老敖好口福!”敖润也不客气,下手捞了块香喷喷的狗肉入口大嚼,吃得汁水淋漓,一边挑起拇指含糊赞道:“好!”

鲁智深大笑道:“冬日进补,狗肉第一!原本今日要请我林师弟大快朵颐,各位兄弟来得正好!”

程宗扬笑道:“说到就到——那不便是林教头吗?”

林冲脸色有些僵硬地从园侧出来,朝众人拱了拱手,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他一大早就盯上程宗扬的梢,没想到这人在城中转了一圈,却来到明庆寺与鲁智深把酒言欢。林冲藏身不是、露面也不是,弄得骑虎难下。但他是豪杰心性,既然被人叫破,便不再藏头露尾。

鲁智深却没在意,把着林冲的手臂笑道:“林师弟!这几位朋友当日便已见过,却不知是我臧师弟的好友!大家都是好兄弟,同坐!同坐!”

林冲也不推辞,坐下来拿起酒碗饮了一口,赞了声:“好酒!”然后向程宗扬抱拳道:“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程宗扬笑道:“林教头,你这就不厚道了。我的身份旁人不知,林教头难道还不知晓?”

林冲嘿了一声,“官府公事,程员外莫怪。”

鲁智深嚷道:“鸟的公事!我说林师弟,你就这点不好!凭你的身手,二十年只是个教头,不如抛开那点鸟功名,与洒家一道快活!”

林冲的手指微微一紧,良久后放下酒碗,苦笑道:“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篷。不瞒哥哥说,林冲蹉跎多年,这点功名之心早已淡了,只是拙妻尚在,学不得哥哥快活。”

“洒家方才说的吧!有了婆娘就是麻烦!”鲁智深摇了摇他的大脑壳,一叠声道:“喝酒!喝酒!”

秦桧、俞子元、敖润与鲁智深谈得投机,尤其敖润也是个好吃狗肉的,两人说起吃狗的心得分外投契,差点就在席间拜了把子。

林冲与程宗扬的交谈却是暗潮涌动,林冲话里话外都在打探程宗扬的来历,在筠州做什么生意。

“听说程员外祖籍盘江,林某冒昧,不知盘江在六朝何地?”

“小地方,南荒。”程宗扬笑眯眯道:“要按路程呢,离晋国倒是挺近。”

“程员外是晋国人士?”

“也算不上。化外之地,穷山恶水,尽出刁民。”

程宗扬扯着闲话,心里却在冷笑:林教头啊林教头,你这皇城司的差事已经干到头了,还操什么闲心呢?

说话间,一个小婢慌慌张张跑来,见着林冲便哭道:“官人,不好了!”

林冲一撩衣服,起身道:“锦儿,出了何事?”

“娘子今日到庙里上香,在五岳楼被一个歹人拦住不肯放。”

林冲怒从心头起,罗圈一揖道:“改日再来吃酒!哥哥休怪!”

鲁智深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一听之下,顿时暴跳如雷,喝道:“小的们!拿洒家的禅杖来!”

秦桧、俞子元和敖润都看着程宗扬,暗赞家主料事如神。

程宗扬慢悠悠吃了块狗肉,然后站起身,“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还有王法吗?走!给林教头助拳去!”

众人一哄而起。

五岳楼旁早已聚了一群人,一伙家丁将闲人挡在楼下,楼上高衙内正张着双手,将两个女子拦在栏杆拐角处。

李师师退在后面,美目冷冷盯着高衙内,默不作声。

那位凝姨又羞又气,粉面涨得通红,“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拦着奴家?”

“哎哟!哎哟!我这心病又犯了……”高衙内捂着胸口道:“小娘子,你就是本太岁救命的丸药,无论如何也不能见死不救哇……”

“公子自重!”

“小娘子救命啊……”

林冲急匆匆赶到楼前,几个家丁过来阻挡。他两手一分,顿时将那些家丁推得像滚地葫芦一般。林冲三步并作两步跃到楼上,一把扳住那恶少的肩膀拉过来,一边攥起拳头,一边暴喝道:“敢调戏我家娘子!且吃我一拳……”

待林冲看清那人的长相,不由一怔,话音未落,手先软了。

高衙内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来的是林冲,一脸气恼地大叫道:“林冲!干你何事!要你多管!”

林冲脸上时青时红,拳头虽然举得高高的,却怎么也落不下来。

敖润佩服地小声道:“程头儿,你怎么知道林教头下不了手的?”

程宗扬微笑道:“高太尉主管禁军,正是林教头的顶头上司。调到皇城司之前,林教头每天都要在高太尉帐下听宣。他舍不得这个官身,当然下不了手。”

这边有家丁看出势头不妙,过来劝道:“教头莫怒!衙内多喝了几杯,到庙里散心,不认得是教头尊妻,多有得罪。”

高衙内叫道:“是他老婆又怎么了?给我抢过来!”

一名管家道:“少爷又喝多了,快扶着些……”

那些家丁知道林冲的身手,七手八脚把高衙内扶到楼下,牵马离开,管家又连声向林冲赔罪。

见到丈夫,凝姨眼圈不禁红了,紧紧拥着丈夫的手臂不敢松手。

忙乱间,这边鲁智深提着镔铁禅杖,带着一群泼皮破落户杀气腾腾地赶过来,“哪里来的狗贼!且吃洒家三百禅杖!”

林冲安慰了娘子几句,过来低声道:“是高太尉的衙内,不识得拙妻。林某本待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且饶他一回。”

秦桧也道:“原来是高太尉的衙内。俗话道:‘不怕官,只怕管’。高太尉是林教头的本官,不好胡乱动手。”

鲁智深气沭怵道:“什么鸟太尉鸟衙内!若是洒家撞见,少不得一顿好打!林师弟,你自家婆娘被人……”

敖润连忙拉住他,“老鲁,喝醉了不是?瞎嚷嚷啥呢?”

鲁智深这才注意到林娘子,慌忙抱拳道:“阿嫂休怪,莫要笑话!”

程宗扬笑道:“我来送林教头和嫂夫人。师师小姐,请!”

林冲心头愤恨,秦桧和俞子元多方安慰,只阴沉着脸不说话。

李师师与程宗扬乘了另一辆马车,她靠在车窗边,望着外面的人群,半晌才轻叹道:“你说的没错。师师一直以为姨夫是当世豪杰,没想到只一个高太尉的名头,就意气全消,只能忍气吞声。官位、权力,真的比武功还吓人。”

程宗扬歉然道:“是我虑事不周。原想请师师小姐到庙里散心,没想到会撞见那厮。”

李师师眼波微转,“真的吗?”

“你不会以为是我把高衙内招来的吧?”

李师师沉默片刻,忽然道:“喂,凝姨是不是生得比我还美?”

程宗扬大笑两声,“瞧你问的,这难道还用说吗?”

“你也会用这种支吾的手段?”李师师挑了挑眉毛,“少滑头,你就答‘是’或‘不是’。”

程宗扬只好道:“师师小姐国色天香,凝姨虽然美貌,终究年纪大了些,怎么能和你比呢?”

“少哄我。那个高衙内见着凝姨就像丢了魂一样,看也不看我一眼。”

“他那种鸟人,纯粹是心理变态。我估计是他娘死得早,从小缺乏母爱,导致心理异常……”

李师师忽然眼圈一红,泪水仿佛断线的珍珠一样滚落下来,“我娘……”她只说了半句便说不下去。

程宗扬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别哭。他们这种公子哥儿我见得多了,别的本事没有,吹牛皮一个顶俩,一百句也没一句真的……”

“都是你!若不是你让我和凝姨来明庆寺,哪里会撞见这个畜牲!”李师师失控一样泣声道:“那畜牲害了我娘,又想害我,又想害我姨娘……姓程的!你赔我娘!”

程宗扬不闪不避挨了她几记粉拳。李师师停下手,然后伏在座椅上痛哭失声。几天来的委屈,使这个少女再也无法承受。

程宗扬只能坐在她旁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免得她哀痛过甚,哭伤了身体。

到了巷口,林冲扶了娘子下来,勉强过来见礼,“多谢程员外,请到寒舍小坐。”

程宗扬笑道:“不用客气,改日再来打扰。嫂夫人,请慢走。”

阮香凝侧身施了一礼,低声道:“多谢公子。”

林冲、阮香凝、李师师带着小婢锦儿回到家中,程宗扬仍留在巷内,看着这座与黑魔海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宅院,良久才道:“走!我们回去!”

※ ※ ※ ※ ※

一面尺许大小的水镜悬在室内,程宗扬、秦桧、俞子元、敖润、林清浦,包括金兀术、豹子头和青面兽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水镜。

镜中是上午在明庆寺五岳楼的影像,从高衙内拦住阮香凝,到林冲赶来,整个过程历历在目。

秦桧断然道:“这位林娘子确实全无修为,除非她是第八级至臻境的绝顶高手,才能瞒过秦某的眼睛!”

程宗扬道:“巫宗要有第八级的高手还费什么劲儿?直接去南荒把死老头吊起来打!”

林清浦苦笑道:“各位已经看了三遍,再看林某就撑不住了。”

“我就说让你把灵飞镜取来吧,不是省你的力气吗?”程宗扬道:“行了,歇歇吧。”

林清浦收了水镜,豹子头“咕咚”咽了口口水,咧开大嘴道:“好女子!颇水灵!”

程宗扬笑道:“老豹看中人家林娘子了?告诉你,那是正宗的豹子头,你这赝品不算数啊。”

豹子头喷了口粗气,“吾才是真豹子头!”

“别废话了。”程宗扬坐下来,面对众人,“计划刚成功一半,下面要做的事还很多。子元,你联络咱们那位卧底,我要知道宋军的最新动向,尤其是物资的供给和安排,最迟明天下午要拿到。”

俞子元双脚一磕,挺胸敬了个军礼,“是!”

“老敖,你和雪隼团的兄弟分头盯住威远镖局和林教头的家里,一有消息立刻回报。顺便让人把冯大法替回来,说不定又要用到咱们的大法师了。”

敖润一手横在胸前,中气十足地说道:“遵命!”

“清浦,你联系云六爷,看他最快什么时间到。临安的粮价才八百铜铢,该涨涨了。”

林清浦微微躬身,“是。”

“老术、老豹、老兽!你们三个去趟城外,找一个叫野猪林的地方。”

金兀术道:“为什么要找野猪林?”

豹子头道:“有野猪!”

青面兽道:“吾甚爱食野猪!”

“金兀术!我每跟你说句话,你都要问个‘为什么’是吧?你再敢问一遍,我就——”程宗扬一指豹子头,“扣他的羊!”

“为……”

金兀术还没问完,豹子头就扑通跪下来,抱住他的双腿,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羊!吾的!”

金兀术终于闭上嘴,程宗扬扭头道:“会之,咱们两个去一趟悦生堂。”

“公子要去见那位廖先生?”

“不是。我打算买几本书……行了!千万别拍马屁,我就是奔着书中自有颜如玉去的。”程宗扬拍了拍肚子,“本员外打算把这儿都装满诗文,把那丫头镇住!喂,你们几个交头接耳的,笑什么呢?”

俞子元忍笑道:“老秦说,公子拍的位置有点偏下。那地方就是全刺满,也刺不了几首诗……”

“干!你们几个把死奸臣按住!老敖!你扒老秦裤子!老术,你拿根绣花针来,我亲手在他下面刺篇带插图的《长恨歌》出来!”

哄笑中,一名装着木腿的星月湖军士走进来,先敬了一个军礼,然后递上一张明庆寺祈福的红纸条。

程宗扬接过来,上面写着:“君子福履,子孙有吉。橡树瓦孙官人二月二十一急求。”

“橡树瓦在什么地方?”

俞子元道:“橡树瓦是一间小瓦子,在城北梅家桥,在临安的瓦子中排不上名号,但是别具风味。岳帅当年最常去的就是橡树瓦。”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