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296章·衙内

离开雷峰塔,俞子元才道:“已经打听出来了。威远镖局年前失的镖是太尉府衙内的货物,单是珠宝价值就不下十万贯,而且里面还有一条御赐的玉带。威远镖局如果讨不回这批货物,恐怕连镖局都保不住。”

秦桧插口道:“谁劫的?”

“没有消息,到现在都没查出来是谁劫的镖。”

一般江湖蟊贼很少敢动镖局的货物,敢动的大都是称霸一方的势力。江湖走镖,武功还在其次,要紧的是人缘广面子大。通常丢了镖,镖局讨不回来都会找人说和,有时候甚至会出货物几倍的价钱把镖赎回来,为的就是顾及镖局的名声脸面。像这种一点线索没有的,少之又少。

“太尉府的衙内?不会是高俅高太尉家里的高衙内吧?”

“没错。”俞子元道:“太尉高俅膝下无子,因兄长早逝,过继了本家侄儿当螟蛉子,对这位小衙内万般宠溺。这厮生就横行霸道,专爱淫人妻女,有个诨号叫‘花花太岁’……公子,你怎么了?”

程宗扬表情怪异,“宋国如今的太尉是高俅?”

俞子元神情有些不屑地哂道:“高俅是幸臣出身,因为踢得一脚好球,被宋主看上,后来从的军,算起来执掌兵权已有二十年。”

太师贾师宪、太尉高俅、大将夏用和,只差蔡京和秦桧这两个宰相,宋朝的奸臣败类就都凑齐了。要说这位宋主可真了不起,一手牌能烂成这样也算少有,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混过来的。

“原来是这位高衙内啊……”

程宗扬在六朝混了这么些日子,早不是当初的小白。李师师主动开口邀自己来雷峰塔,怎么都透着一股蹊跷的味道。李师师千里迢迢赶赴临安,唯一的大事就是威远镖局失了趟镖。自己原本猜测她是找到劫镖的匪徒前来讨镖,拉自己当打手。但这种事更应该由她老爸、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出面,没道理让两个女人出头,何况那个凝姨看起来完全不谙武功。现在看来,她要对付的八成不是劫匪,而是传说中的高衙内……俞子元继续说道:“属下刚才找了镖局几位趟子手,据说高衙内开出价码,要不送还货物,要不把总教头的小姐送到太尉府,让他享用一年。”

程宗扬啧啧道:“这厮倒打的好主意。”

俞子元微笑道:“真要能了结此事,李总教头夫妻说不定真就做了。”

程宗扬怔了一下,“这对夫妻还真舍得。”

“李寅臣名头虽响,修为其实不怎么样,威远镖局混到今日,靠的就是见风使舵、巴结官府和各大宗门,碰到硬茬就没辙了。”

“也不至于把女儿扔火坑里吧?”

秦桧道:“若能用一个女儿保住自己的家业,李总镖头为何不做?何况真要告上官府,别说一个女儿,他的镖局、家眷也未必能保住。”

俞子元道:“属下方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了高衙内的车马,多半是与师师小姐约好在此见面。公子,一会儿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什么都不做!”程宗扬道:“给个笑脸就想让我替她顶雷,这丫头也太精了。咱们就在旁边看笑话。哼哼,光明观堂的弟子,哪儿轮到咱们星月湖出头了?”

俞子元精神一振,“是!”

说话间,一行车马越过西湖上的长桥,朝雷峰塔驰来。前面十几名少年锦衣怒马,有的拿着弹弓,有的拿着吹筒,有的举着粘杆,还有的架着苍鹰、牵着黄犬,一路车喧马腾,气焰嚣张。

程宗扬让俞子元、青面兽先避开,自己像没事人一样和秦桧回到塔上。李师师与凝姨正轻声私语,见他上来,李师师拢了拢秀发,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明知道这丫头是在利用自己,但她娇美的容貌仍令程宗扬一阵心动。光明观堂的弟子自己也见过几个,论美貌论修为,李师师不见得稳居鳌头,但论起心思精明、擅长利用他人,能把自己女性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李师师绝对要超过潘姐儿和小香瓜一大截。这种女人并不是刻意算计着施展魅力,而是天生的尤物。

李师师敛衣施礼,然后道:“今日奴家请公子游湖,其实另藏了一番心思,还请公子恕罪。”

程宗扬笑呵呵道:“没关系没关系,你说。”

“奴家是明州虎翼国随军医官,家却在临安。家父开了一家镖局,年前失了趟镖,货主趁机勒索……”李师师面露凄然,“那厮是临安有名的恶少,花花太岁高衙内。他不知从何处听说奴家的姿色,勒逼家父,要纳奴家为妾……”

为妾?人家说的可是玩一年。程宗扬顿足道:“这个败类!”

李师师凄婉地说道:“奴家若是不从他,家父便要被送官问罪;若是从他,又岂能甘心?奴家不揣冒昧,请公子拿个主意。”

程宗扬愕然道:“啥主意?”

李师师眼中闪过一丝愠怒,然后垂下眼,楚楚可怜地说道:“敢问公子,奴家该从了高衙内,还是不从?”

“这……你可难住我了。”程宗扬抓了抓脑袋,“按说高衙内不是啥好人,你嫁给他当妾着实太委屈了。可是呢,高衙内的亲爹高太尉主掌太尉府,手握兵权,他要把你调到太尉府当值只是一道手令的事。高衙内没有借助他老爹的权势,而是丢了货物后才提出纳你为妾——师师小姐,小生倒觉得高衙内对你是一片真心啊。”

以李师师的聪明,听了这番话也不由呆住了。他竟然劝自己去给高衙内当妾?他还有一点起码的良知吗?

程宗扬心里冷笑。没有一点好处,空口白话就想让我替你火中取栗?我就算长得一副包子样,也不能由着你们乱啃吧?

他一脸诚恳地说道:“我只是个小商人,平常想巴结太尉府的衙内都巴结不上。师师小姐,这个一步登天的机会,你千万要把握住了。”

李师师的玉脸时红时白,忽然拂袖道:“凝姨!我们走!”

凝姨柔声道:“这位公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师师,你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爹娘多想几分。”

李师师咬着嘴唇,半晌才道:“凝姨,连你也这么说!难道爹娘生我、养我,就是让我给花花太岁作妾的吗?”

凝姨轻声道:“姨妈嫁给一个小武官,这些年虽然夫妻和睦,但眼看着他被人排挤,一身的好功夫,却怎么也不得升迁……这种辛苦,你怎能体会呢?”

李师师退后一步,凄声道:“要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男人,我宁愿从塔上跳下去!”

凝姨惊惶地说道:“师师小心!”

“有事好商量!”程宗扬道:“师师小姐,不要因此寻死觅活!”

车马停在塔下,那群少年脚步“噔噔”地上了塔来。程宗扬低声道:“冷静点儿!”然后满面春风地迎过去,“哪位是高衙内?”

为首一个少年锦衣华服,一手转着两颗玉球,一手挎着腰带。他看起来十六七岁年纪,生得四肢肥短,体型活像小一号的石超,相貌倒不算十分难看,但一张胖脸上五官都挤在一处,让人望而生厌。

那少年一撇嘴,翻了个白眼,显然不把他放在眼里。旁边一个少年抢着道:“你是谁?”

程宗扬笑嘻嘻道:“在下是个商人,偶然来此一游。各位一个个玉树临风,一看便是年轻有为的俊彦之士!令在下油然而起仰慕之情。”

这也不算十分说谎。说良心话,少年时代程宗扬的偶像就是高衙内,有钱有势有个贴心的老爸,还不用上学,无聊了就带一群狗腿子到街上欺男霸女,简直是过的神仙日子。

说话的少年露出笑容,“有眼力!我们是临安城有名的十三太保!这位便是我们老大,花花太岁高衙内!”

一群小屁孩,毛都未必长齐,学人家古惑仔吗?程宗扬抱拳连声说道:“幸会!幸会!失敬!失敬!”

高衙内腆着肚子道:“那小妞呢?”

上来这么一群陌生男子,凝姨已经由侍女扶着回避了。李师师却不忌讳,款款走过来,一双美目冷冷看着高衙内。

高衙内一见之下向后便倒,后面一个少年连忙扶住,用足做戏的本领,失声叫道:“老大!”

高衙内喘着气道:“哎呀呀呀,这个小娘子……本公子一见之下,身体就酥了半边。这滋味……爽!”

另一个少年嘿嘿笑道:“老大酥的是下半边?这可麻烦了!万一今晚入不了洞房,是不是还要兄弟们代劳?”

那些少年仿佛说到趣处,都哈哈大笑起来,还有几个一边打量李师师,一边在高衙内耳边窃窃私语,一个个面露淫笑,似乎已经把李师师看成自己盘里煮熟的鸭子。

高衙内得意洋洋地一招手,“小娘子,这便跟本少爷走吧!今晚本少爷就给你开……嗷!”

李师师一把拧住他的手掌朝后弯去,高衙内胳膊被拧得后转,“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那群少年顿时大哗,抢过来就要拼命。程宗扬冷眼旁观,李师师的修为比南荒时候的小香瓜强不了多少,但对付这群恶少已经够用了。

木制的走廊沿塔身而建,宽度只能容两人并行,这群恶少一挤,反而一个都挤不过来。纷乱中,忽然一条身影横空掠过,那人拿着高衙内的手腕轻轻一拖,从李师师的手中拽出,然后扶着高衙内退回人群。

高衙内痛得几乎飙出眼泪,暴跳着尖叫道:“陆谦!把这个小贱人擒下来!本少爷要好好教训她!”

程宗扬心里一动,留神朝那人看去。只见那人三十来岁年纪,穿着一身武官服,相貌堂堂,比起林冲也不逊色多少,只不过脸盘较窄、双眉低垂,看起来气量略显狭小。程宗扬心里嘀咕:原来这就是害得林冲家破人亡的陆谦陆虞侯啊。

陆谦眼锋一扫,已经看清局势。远处一个文人倚栏而立,眼前只有威远镖局的小姐和一个外地商人,这样的身份在太尉府眼中不过蝼蚁一般,即便打死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不过李师师还多了一重身份,不好轻易冒犯。

陆谦抱了抱拳,“师师小姐。令尊丢了敝主十万贯的财物,今日之事,想必令尊已经和小姐说过。”

“欠债还钱。十万贯的财物,我们家未必拿不出来。”

陆谦温言道:“威远镖局的家底,令尊比师师小姐更清楚。何况丢失的财物中还有御赐玉带一条,再多的钱也买不来。镖局丢失货物,例须赔偿。我家衙内看在令尊令堂的面子上,才没告上临安府。不然哪里还有威远镖局?就连令尊令堂也免不了下狱问罪。师师小姐,我家衙内这片好心可是良苦得紧。”

李师师倔强地抬起头,“不过是丢失货物,只要我请出师门前辈,定能讨回财物。”

陆谦看了李师师半晌,莞尔道:“你以为令尊没去求过吗?李总镖头年前便已经亲赴明州,求见几位仙长。只不过镖局丢了客户的财物,自该全额赔偿。贵宗一向好口碑,自然不会偏袒门下弟子,何况是弟子的家眷。贵宗已经明示,光明观堂例不参与江湖恩怨。令尊在山上长跪数日,只能无功而返。”

程宗扬心头微动。看来这丫头早已经知道了,否则也不会像抓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自己这个陌生人来帮忙。

李师师胸口起伏,脸色却渐渐发白。

程宗扬忍不住有些同情她了,好端端的镖局大小姐、光明观堂的弟子,却因为一桩意想不到的祸事,被人当成货物一样送了出去。她活了这么大,可能头一次发现父母和师门竟然都靠不住,这种打击恐怕比把她送给高衙内更让人难以接受。

“今日雷峰之会,是李总镖头亲自转告,我家衙内已备好香车,”陆谦温文尔雅地伸出手,“师师小姐,请。”

陆谦说的是“请”,一出手却毫不客气地抓向李师师的手腕。李师师那点修为,对付几名恶少不在话下,跟禁军高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她挣了一下没有挣开,已经苍白的面孔不禁泛起红晕。

“陆虞侯何必强人所难呢?”

听到家主开口,秦桧露出一丝苦笑。本来信誓旦旦,事到临头又心软了,家主这作风还真是不敢恭维……秦桧上前一步,抬起拇指,如蜻蜓点水般在陆谦虎口处一触。陆谦脸色顿变,这名看似清客的文士出手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他一指按下,真气顷刻间数次惊变,自己整条经脉都被震得发麻。这般怪异的指法实是自己生平仅见,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自己当场就要出丑。

那名富商打扮的公子哥儿,这会儿露出懒洋洋的笑容,“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师师小姐今天跟我约好游雷峰塔,高衙内不如改日好了。”

“妈逼你算哪根葱!陆谦!打死他!”

程宗扬脸一沉,喝道:“高俅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哪儿轮到你这个小兔崽子!”

程宗扬这一喝贯满真气,雷峰塔檐角悬挂的铜铃被震得铮铮作响,连高衙内都一下子被他镇住,那群小屁孩更是一个个呆若木鸡,雷峰塔顿时安静下来。

虽然是冬季,陆谦的额头也不禁渗出冷汗。像这个年轻商人般敢大模大样喝出高太尉名讳的,整个临安都没有几个。况且不论他究竟是何等身份,只看他和那名伴当显露的修为,陆谦就知道今日绝讨不了好去。

趁高衙内还没有回过神开始放泼,陆谦俯身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然后抱拳道:“我家衙内向来不强人所难,师师小姐既然不知根底,我等这便告辞。师师小姐,令尊令堂都是明白人,待两位给师师小姐分说明白,再作计较。”

高衙内指着李师师道:“小贱人!你给我等着!还有你!”他指着程宗扬叫道:“跟我争女人!你疯了!”

放完狠话,一群少年如恶狼般离开雷峰塔,呼喝着远去。

凝姨从后面出来,忧心忡忡地望着李师师。李师师咬着唇,一脸倔强,眼中却隐约可见泪光。半晌她扭过脸,“你是谁?”

“我?”程宗扬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就是个小商人。刚刚那话是吓唬他的。什么高衙内,就是一个小屁孩!一吓就吓住了,哈哈……”

李师师侧身施了个礼,“多谢公子。师师……”说着她两行珠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谁能想到,自己信赖的父母、师门都不足恃,却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为自己解了围。

小美人儿哭成这样,程宗扬也没心情再看什么风景。那位凝姨婉言谢绝了他的护送,带着李师师登车离去。

程宗扬道:“光明观堂可真够绝情的,对自己门下的弟子都不理不睬,眼看着别人把这个小美人儿往火坑里推。”

“光明观堂远在明州,派门下弟子到虎翼军当医官,也是不想与宋国为敌。”秦桧道:“高太尉手握兵权,光明观堂纵然想替门下弟子出头,也要掂量一二。何况对于光明观堂来说,只有内堂才是真正的门人,外堂都是不入门庭的记名弟子罢了。”

秦桧一番解释,让程宗扬明白了光明观堂的选择。为了一个寄宿生的家属和当朝太尉翻脸,光明观堂的宗主要这么做,那才是疯了呢。

说起来自己早就应该去明州看看丈母娘,可惜一直分身无术。派人去吧,星月湖的人肯定不行,他们若去,说不定顺手把光明观堂给灭了。派秦桧和吴三桂这两个奸臣更不行,光明观堂肯定以为是黑魔海毒宗来砸场子的,不打个你死我活不算完。至于祁老四和吴大刀,一个俗人、一个粗人,能不能进门都是问题。看来还是得自己出面把小香瓜讨过来。

想起小香瓜,程宗扬就觉得心头一团火热,恨不得插翅飞到晴州去。

“打听一下,能帮就帮她一把。”程宗扬道:“好白菜总不能让猪拱了!”

秦桧道:“公子此言大善!”

程宗扬道:“要拱也得我先拱!”

秦桧抚掌道:“公子此言更胜一筹!”

“马屁滚滚而来,想把我淹死?”程宗扬靠在垫子上,“奸臣兄,你说死丫头要在这儿,她会怎么做?”

“这个……”秦桧琢磨片刻,然后苦笑道:“属下不敢妄自揣测。”

死丫头要这儿,肯定会趁火打劫,把那个小尤物收了当干女儿吧?程宗扬在心里叹了口气:死丫头,我想你了……※ ※ ※ ※ ※

“弟兄们——快跑啊——”

江州城下,由明州驰援而来的虎翼军刚刚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一个都的宋军试图封锁水门,却被城中冲出的怪物如绞肉般绞成碎块。

远处阵列中的一名军官大声喝道:“无令不得妄退!我虎翼军——”

“威武!”长期的训练使军士们本能地齐声响应,但不少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盯着前方,表情呆滞。

一团裹杂着沙土的黑烟带着震耳的怪响滚滚而来,沿途逃奔的宋军像灰渣般被黑烟吞噬,断裂的肢体、刀枪、旗帜、马鞍……不断从黑烟中飞出,无论是骁勇的骑兵,还是擅射的弓箭手,都在黑烟面前溃不成军,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它前进的脚步。

宋军面无人色地看着那团黑烟越来越近,一匹奔逸的战马被黑烟卷住,接着就看到马肉一片片飞了出来,每一片都两寸厚薄,从马头到马腿,连骨带肉包括马鞍都被切得整整齐齐。

当几名军士惨叫着被裹入黑烟,接着毫无差别地变成肉片飞出,阵列中的宋军终于无法再硬撑下去,一个人先拔腿逃跑,接着整个营的军士都狂叫着一哄而散。

那名军官大声呼喝也无济于事,黑烟越逼越近,仿佛金属摩擦一样的怪响震彻天地,压住他徒劳的呼喊。那名军官盯着黑烟,然后收起佩刀,将头盔的缨带一根根系好,整好战甲,盘膝坐下。

黑烟带着巨大的声响滚滚而来,不时有血点甩到他脸上。那名军官将佩刀横在身前,握紧刀柄,等待着被黑烟吞噬的一刻。

忽然“嘎吱嘎吱”一阵怪响,黑烟在距离他尺许位置猛地停下。

那军官看到一个黝黑的大铁块在自己鼻尖不到一寸的位置前转动着,速度越来越慢,露出上面用拙劣的手笔画出的两只眼睛,还有一张歪歪斜斜的嘴巴,最后“咔”的一声停下,就那样与他大眼瞪小眼地凝视着。

那名军官咽了口唾沫,呆呆看着面前的大铁块,脑中乱纷纷的,没有半点死里逃生的喜悦。

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大铁块下面是一个像是身体一样的长方块,方块两侧各有三个一人多高、样式古怪的轮子。每一个轮子周围都布满尺许长的锯齿,上面沾满血迹和碎肉。被这样一个东西碾过而切成肉片等于撞上头彩,一般情况应该直接变成肉馅……一道紫色的影子如流云般飘来,落在怪物头上。那名军官抬起眼睛,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此生所见过最美丽的少女。

莹润如玉的面颊、宝石般的红唇、明净如水的眼眸……那少女一颦一笑都流露出无比的天真而纯美,散发着近乎圣洁的光辉。但此时与那具血腥的机器放在一起,形成一幕诡异的画面。

“又坏了呢……”少女懊恼地拍了拍大铁块,一边好看地拧起弯眉。

然后那名军官看到了自己这辈子所见过最猥琐的一个老头儿。

“俺就说这东西不好使……”老头儿袖着手,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叽叽歪歪道:“一个大铁疙瘩懂啥啊?上足劲儿也跑不了一里地,净瞎耽误工夫。”

少女熟练地打开大铁块,取出几个怪模怪样的零件,然后从一个小铁盒里面拿出一团白色的粉末。

老头儿一看,嘴角抽搐起来,满脸心痛地说道:“咋地又使净了呢?”

少女摊开白嫩的手掌,“一块龙睛玉不够哦。再拿一块好啦。”

老头儿哭丧着脸道:“我说丫头,小程子拿大爷的钱不当钱使,你好歹给大爷省点。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大爷手里也不宽裕啊……哎哟哎哟!太大了!你换个小点儿的啊!”

少女拿出一颗小小的碎玉正要投进去,又改了主意。她拿出一个奇怪的圆形物体,隔着透明的盖子看了看里面的指针,“咦?一颗龙睛玉只支撑了不到二十分钟呢!喂,是不是你的傀儡术不好用了?”

老头儿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胡说!本座的傀儡术是黑魔海嫡传!怎么会不好用?”

少女皱了皱鼻子,把那颗龙睛玉丢给老头儿,“好啦,你要是心痛,人家就不用好了。”

“不行!你一定要用!”老头儿不由分说地把龙睛玉硬塞给她,一边道:“巫宗的傀儡术,本座已经破解了二十余年!诸般法门了如指掌!哈哈,本座知道了!那颗龙睛玉不过是太小,容纳不了本座的通天巫力!来来来来,本座再给你一块,肯定好使!”

少女笑眯眯接过老头儿递来的龙睛玉,连那块小的也没忘了拿回来,“别生气哦,人家会试的。”

老头儿一张老脸笑得像菊花似的,搓着手道:“放进去!快放进去!这么大一块,跑到临安都够使了。”

少女把两块龙睛玉托在掌心,星目流露出迷人的光彩。那军官几乎忘了自己在战场上,眼睛愣愣望着少女如白玉般的纤指,仿佛置身在梦幻中。

那少女把两块龙睛玉全都收进袋子,然后拍了拍小手,“人家忽然想出一个好主意呢!你瞧……”

少女纤手一转,白嫩的掌心托出一只小小的玉瓶,笑盈盈道:“都卢难旦妖铃!”

老头儿看了看那只装了自己两块龙睛玉的袋子,又看了看玉瓶,脸上浮现出一种发现自己上当了的觉悟,半晌才痛心疾首地说道:“紫丫头,你跟着小程子学坏了哇……”

少女收起袋子,笑靥如花地说道:“人家现在跟着程头儿,不会养家怎么行呢?”

说着她抬起小手,那名军官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少女如冰似玉的白嫩纤指已经穿透皮甲,刺进他的胸膛。剧痛间,他仿佛感到自己的魂魄被人强行从肉体中抽离,飞向少女手中黑色的瓶口。

失去意识的刹那,他听到那少女的轻笑声,“给铁傀儡装个阴魂,说不定比傀儡术还好用……”

※ ※ ※ ※ ※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望着御街繁华的市面,秦桧兴致大发。

“喂,奸臣兄,”程宗扬没好气地说:“这是临安好不好?”

自己若有死奸臣一半的才情,说不定就能和李师师一道游御街了,哪儿用天天带着青面兽、金兀术这种大号牲口在街上瞎逛。

秦桧洒然笑道:“虽非一景,此情如一。公子请看,前面便是叩天石了。”

一座巍峨的城门出现在御街西侧,门上的石匾刻着“朝天门”。两队衣甲鲜明的禁军守在城门前,刀枪林立,气势威严。朝天门正前方临街的空地上,放着一块丈许大小的巨石,石面平整如镜。

“据说此石以槌击之,其响如磬,可声闻数里。宋国先主特意陈之于宫城门前,百姓有冤者,叩石而诉,宫中其应如响,因此名为叩天石。”

程宗扬的注意力却在叩天石中央。一柄长剑犹如天外飞来,剑身斜斜插入地面数尺,将叩天石切成两半。虽然经历过十余年的风雨,剑穗已经褪色,但剑身没有丝毫锈迹,依然光亮如新。只不过……这剑实在太长了点!单是地面露出的部分就不下五尺,加上地下的部分,总长度超过七尺。一柄佩剑硬生生作出斩马刀的风范来,拉风到了极点。

程宗扬脑门的血管突突直跳,指着那柄剑,手抖得和抽风一样,半晌才挤出一句:“好霸气!”心里却道:岳鸟人你真够无耻的!

秦桧念着剑上的铭文,“‘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这便是武穆王当日亲身所带的佩剑了。武穆王蒙冤,王真人便是携此剑独入临安,在宫门前一剑破石。积威所至,至今无人敢轻动,可惜此剑的名字却无人知晓。”

“怎么没有?”程宗扬道:“你看看后面,肯定还有两句:‘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就是他母亲的倚天剑!”

“四句剑铭属下也听说过,但这句‘倚天不出,谁与争锋’似是指倚天剑仍未出世。至于此剑之名,应该别有来历。”

“错不了,这就是倚天剑。”程宗扬冷笑道:“那个鸟人只要能拉风,还管什么语法对错?”

家主提到岳鹏举向来没什么好口气,秦桧一笑置之,说道:“公子要不要仔细看看此剑?”

“不看了,一把不值钱的赝品剑有什么好看的。”

“此剑虽然是武穆王的佩剑,武穆王却不是它的第一个主人。”

“哦?”

秦桧油然道:“传言此剑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兵,得此剑者可得天下,公子可有兴趣一试锋刃?”

程宗扬看了看那柄“倚天剑”,又看了看秦桧,然后笑眯眯道:“少来哄我!还天下呢!岳鸟人不光拿了剑,连字都刻上去了,结果呢?”

“武穆王剑起风云,一世之雄也!”

“人都没了,再英雄有个屁用。争霸天下的美梦让别人去做好了,我就是个商人,赚点小钱,过几天安心日子就行了。”

秦桧道:“天下也是生意。”

程宗扬停下来,半晌才笑道:“有点意思啊,奸臣兄。”

“这番生意,会之愿为家主前驱。”

“一步一步来吧。”程宗扬敲了敲车厢,“去便门瓦!”

【第三十二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