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291章·上钩

“一共三十七名宋军,无一漏网。”秦桧在寨中转了一圈,回来说道。然后他压低声音,“寨子里的男人都死了,这个寨子也完了。”

程宗扬已经见惯生死,但看到这惨烈的一幕仍不禁心头发紧。他咬了咬牙齿,忽然抓起旁边的一具尸首,狠狠抽了一记耳光。

王管家只是被踢晕过去,因此躲过一劫,没有被愤怒的荆溪女子撕碎。他被程宗扬一个耳光抽醒,看到场中的形势,立刻尖叫道:“饶命!饶命!”

程宗扬森然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筠州的乡勇!是官兵!是官兵!”

“官你妈的兵!”程宗扬一个耳光抽掉他半边牙齿,“来干什么的!”

王管家满口流血,大着舌头道:“我们是来催粮的……是王团练的主意!”他狂叫道:“不关我的事啊!”

程宗扬咬牙道:“少啰嗦!快说!”

王管家一五一十地交待了自己的来历。他们都是王团练管辖的筠州乡兵,常平仓失火,州中紧急征集粮草。王团练除了逼迫州民,还派出乡兵四处劫掠。

“杀人抢粮?宋国官府还真有本事!”

“都是王团练!他为了赚钱,让我们来抢粮,好卖给官府!”王管家急于洗白自己,拼命说着,嘴角都溅出白沫,“王团练说,这些蛮族不服王化,杀了也就杀了……”

“王团练那个狗崽子还没死吗?”

王管家死命摇头,“大少爷的骨头断了几根,一直起不来。我家太太天天向老爷哭诉,要找那个姓程的商人算账……”

“砰”的一声,一块石头砸在王管家的脑袋上。王管家白眼一翻,顿时又晕过去。

相雅美目通红,几乎流出血来,她还要再打,程宗扬连忙拦住她。

相雅手中的石头“砰”地掉在地上,她美目淌下如血的泪珠,良久才叫了一声“程商人——”然后发出一声凄痛无比的悲鸣,令人肝肠寸断。

好不容易等相雅冷静一些,程宗扬才从她断断续续的泣诉中得知事情原委。

这支荆溪蛮族多年前受到县衙的压迫,举族迁到山中,少与外人接触,但程宗扬的出现改变了他们对外界的印象,尤其是秦桧按照程宗扬的吩咐,两次到村寨送来族人需要的各种货物,更打消了他们对外人的戒备。

因此这些乡兵傍晚时来到村寨,受到了荆溪人最诚挚的欢迎。他们拿出最好的食物、最美的果酒,招待这些远来的客人,没想到迎来了一群豺狼。

姓王的管家花言巧语打听了村寨的情形,得知所有人都聚在这里,于是起了歹心。在欢迎的宴席上,那些乡兵突然出手,这支荆溪人虽然不乏勇士,但猝不及防下,所有男丁来不及拿起武器就被乡兵杀死。荆溪女子白皙的皮肤和美丽的容貌更激起他们的兽欲,直接在荆溪人神圣的图腾柱下大肆奸淫。如果不是他们放火焚烧村寨,这支荆溪人可能无声无息间就被灭族,连凶手都找不到。

说起来,荆溪人遭此大难,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果不是自己故意哄抬粮价,这些乡兵未必会来;如果不是自己给荆溪人送来货物,荆溪人也不会毫无防备;如果不是自己为避免节外生枝,一直容忍王团练,更不会有今日的惨剧。

程宗扬越想越是窝火,寒声道:“会之,我看姓王的是留不得了。”

“属下明白。”秦桧道:“我与长伯一起去。”

“不。”程宗扬一摆手,“神不知鬼不觉除掉他,太便宜这王八蛋!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死得不能再死!”

“公子的意思是?”

程宗扬没有再说,而是对相雅道:“这里的事,有我一半的责任。你放心,我会给你们族人一个交代。”

相雅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他们的交谈,但也明白他是要为自己的族人报仇。她拭去泪痕,白皙的面孔上露出荆溪女子的坚毅,“你已经救了我们全族女人的性命,我们要自己为死去的丈夫和父亲报仇。”

程宗扬道:“你们的仇人是筠州的团练,他手下有近千名乡兵。”

“如果我们不是相信了敌人的谎言,再多的敌人也攻不破我们的村寨。”

见程宗扬不相信她们有复仇的能力,相雅取下图腾柱上的一只号角,然后用力吹响。

苍凉的号角声传入深山,接着,一阵沉闷的兽鸣应和般远远响起。

大地微微震动,在程宗扬惊愕的目光下,一个庞大的影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程宗扬曾见过阁罗乘坐的白象,但这头巨象比阁罗的白象体型更大,高度接近两丈,如同一座移动的城堡。它遍体披着灰褐色的长毛,象鼻粗长,巨大的象牙弯曲出极大的弧度,圆桌大的象蹄落在地上,整个地面仿佛被踏得凹陷。

程宗扬口里有些发干,如果自己没有认错,这应该不是大象,而是一头活生生的猛玛!干!自己拿到的竟然是猛玛牙,难怪比一般的象牙更巨大。

在自己的世界里,猛玛早在史前一万年就已经绝迹。程宗扬完全没想到这里的群山之间竟然还有长毛象的存在。他已经放弃弄清六朝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时代,即使真的是史前一万年,程宗扬也不会有半点惊讶。

地面的震颤不断传来,一头又一头猛玛出现在焚烧过的村寨中。相雅把号角挂在胸前,抓住猛玛的长毛,敏捷地爬上猛玛的背上,然后吹了声号角。

猛玛如巨蟒般的长鼻伸出,以不逊于人手的灵巧卷住图腾柱旁的一根长矛,递到相雅手中。

相雅的白衣被军汉们扯碎,只有几块碎布贴在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肤,但她对自己裸露的肌肤毫不在意。她跨在超过自己体型百倍的猛玛巨兽上,手握长矛,就像一个勇武的女战士。接着手臂向前一挥,长矛呼啸着刺中一棵大树,深度几达半尺。

荆溪女子纷纷攀上猛玛,跟随着相雅乘坐的头象,将长矛投在同一棵树上,展示出她们精湛的掷矛手法。然后相雅吹起号角,座下的猛玛迈步上前,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头颅顶住树干,像折断一根牙签般,将大树顶断。

号角声中,所有的猛玛同时扬起巨鼻,犹如一片森林,接着巨口张开,发出沉闷而雄浑的吼叫声。那声音并不高亢,然而站在近处,空气中传来的压力仿佛要将耳膜压碎。

程宗扬这才明白她们哪里来的信心。用驯服的猛玛当作坐骑,简直是拥有了冷兵器时代无敌的移动堡垒。面对这样的巨兽,申婉盈固然花容失色,勇悍如金兀术、青面兽也都禁不住露出惧意。秦桧仍保持着神态自若的文士派头,但长袍微微鼓荡,显然也不那么轻松。假如这支猛玛战队投放到战场上,再多的战马恐怕也要拉稀。

“有了你们这支猛玛战队,我的把握更大了。”程宗扬提高声音,“如果你们还信得过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让你们报仇雪恨!”

相雅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相信你!”

※ ※ ※ ※ ※

筠州,知州衙门。

滕甫拍案而起,“三十万石!”

程宗扬道:“这个数量大了点儿,我已经和昭南人说了,有十万石……”

“断断不可!”滕甫打断他,“三十万石便三十万石!”

程宗扬为难地说道:“可是昭南人开价甚高……”

“索价几何?”

“每石八百铜铢,加上运费,至少九百。”程宗扬苦笑道:“这个价格实在是太贵了。”

滕甫长叹道:“你可知道如今筠州粮价多少?每石一千四百铜铢!自从你走后,筠州粮价便连番飞涨,宏升粮铺与日昌行这些奸商,收购价压在一千铜铢,出售价却是水涨船高,一转手便是四百铜铢的利润!即便官府征购,还索要一千二百铜铢的高价。你这些粮食如果卖与那些粮商,每石至少是一百铜铢的利润,你却径直找到本官。”滕甫频频点头,“你很好,很好!”

程宗扬谦虚地说道:“在下正好路过昭南,听说昭南人有一批粮食要出手,想到州中缺粮才引他们来交易。大尹明鉴,每石九百铜铢,三十万石便是二十七万贯,合十三万五千金铢。这笔巨款……”

滕甫顿时怔住了。十三万五千金铢相当于筠州五年赋税的总合,而筠州最好的年景,结余也不足十分之一。也就是说,以筠州的财政收入,五十年也凑不出这笔巨款。

“不必担心!”滕甫断然道:“这笔款项由我来筹措。你先唤那些昭南人进来,这三十万石粮食正解我军燃眉之急!绝不容有失!”

程宗扬暗赞一声:不愧是当过朝廷大佬的,真是有担待!自己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怂恿滕甫铤而走险,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下来。

程宗扬从衙中出来,向那名挑选好的昭南人知会了一声,让他进去与滕甫面谈。然后对秦桧道:“我们走!”

上了车,程宗扬才道:“你打听清楚了?”

“一共二百万银铢,昨日刚刚押解到筠州衙门。”秦桧道:“这笔款项是前线的军饷,本来年前就该发放。宋国财政捉襟见肘,一直拖延到现在才不知从哪里挤出这笔钱来,消息断不会有误。滕知州的意思是?”

“滕知州肯定要动这笔款项了。”程宗扬道:“私挪军费,这位滕大尹的胆量真不小。”

秦桧道:“宋国优待文臣,何况滕知州还做过御史中丞,为着朝中老臣的体面,总要包容一二。不过兹事体大,纵然不会杀头,也免不了下狱问罪。”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这位滕知州实在不是个坏官,让他背这个黑锅也是迫不得已,但能帮他一把,最好帮一把。

“会之,给滕知州送封书信过去。”

程宗扬自己的书法实在不怎么样,死奸臣倒是一笔好字,一般的书信都由他来代笔。秦桧也不推让,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墨,说道:“写什么?”

“给滕大尹算笔账。”

滕甫与昭南使者商晤多时,谈定三十万石粮食的交易才有时间打开书信,他一目十行地看过,立刻唤来家丁,“程公子呢?”

“一个时辰前已经与秦伴当离开了。老爷可是要叫程老板过来?”

滕甫重新读了一遍书信,摇了摇手,“不必了。拿札子来,今日之事我要立刻上奏。”

滕甫当日便写好札子,程宗扬递来的书信被他一字不改地抄入其中。

信中程宗扬确实算了笔账,但不是给他,而是为宋国算了笔账。滕甫之所以挪用军费购买粮食,只因前线已然断粮。与其运送二百万银铢的军费,不如换成粮食,以解前线燃眉之急。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与临安的案牍往来至少要一个月之久,文书送到早已时过境迁。况且不论是否挪用军费,单以成本计算,从筠州本地购粮肯定能节省大笔开支。

程宗扬在信中便是从成本入手。按照宋国一般的军粮转运,各地派遣民夫往筠州运送粮食,每运送一石粮到筠州,路上的耗费几乎在十倍以上。如今宋国各地均粮价腾贵,即使能买到六百铜铢一石的粮食,运到筠州的实际成本也远远超出一贯。现在筠州用九百铜铢的价格购买三十万石粮食,再没有其他支出,算下来成本只有各地调运的数分之一。

滕甫在札子中列出各地粮价,以及由官方组织民夫运到筠州的实际成本,包括途中耗费、征用民夫所误工时,一笔一笔分列清楚。事后滕甫因为挪用军饷被有司论罪,宋主也因为这封札子,特旨下诏不问。后来这封札子被收入《六朝名臣奏议》一书,被人评论为:以宰执之才行商贾之术,事不足道,仁心可嘉。

※ ※ ※ ※ ※

程宗扬的身份只是昭南与筠州方面的引见人,昭南的使者与滕知州见上面,就没自己什么事了。紧接着他去见了云氏在筠州的暗桩孙益轩,商量已定,才与秦桧一道赶往王团练位于城南的大宅。

程宗扬亲自登门,王家的下人照样爱理不理,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出来一名管家,阴阳怪气地说道:“老爷不在。太太说了,程商人是自己来的,就不用拜见了。一名贱婢,在我们王家眼里如猪狗一样!却有人当了宝。一个不识时务的外乡人,小心后悔晚矣!”

程宗扬早知道有这一出,心平气和地听他骂完,然后递上一张折好的信笺,微笑道:“劳烦管家递给王团练,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管家不屑一顾地接过来,打开一看,胡须顿时抖了几下,然后飞快地跑进后宅。

程宗扬好整以暇地喝着白开水,不多时,那管家又奔出来,“老爷有请!”

王团练穿着一身绛紫色的祥云茧袍,他屈指弹了弹那张信笺,“五千石?”

“正是。”

王团练冷哼一声,“程公子好生豪富。”按现在的价格,五千石粮食合三千多金铢,无论如何也不算一笔小数目。

“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个朋友多条路。”程宗扬一脸阿谀地赔笑道:“还请王团练笑纳。”

王团练对这个外路商人愈发鄙夷,冷哼一声收起信笺,心里暗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倾家荡产滚出筠州,才见我的手段!

他不知道,对面的外乡商人也转着一模一样的心思:善恶到头终有报,让你身败名裂、满门尽灭,才见我的手段!

程宗扬本来不想和这个地头蛇多做纠缠,但荆溪村寨的惨剧让他下定了决心。一个小小的团练也敢盘踞筠州作恶多端,撞上我算你恶贯满盈,既为荆溪的朋友雪恨,也为筠州人除此一害。

※ ※ ※ ※ ※

次日一场大雪覆盖筠州。担心突降大雪酿成灾祸,天未亮,滕甫便出门察看雪情。

浮凌江畔的粥棚人头涌动,大批民夫聚在此处,都盼着大冷天能喝上一口热粥。粥棚如期开门,成包的粮食被倾倒出来,用石臼舂好。粥棚前,数十口大锅一字排开,待热水烧滚,舂好的粮食倾入其中,在沸水中滚动着,不多时便飘出粥香。

滕甫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在粥棚前驻足良久,今天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浮凌江上。

江面上铺满了筏子,每一条筏子都有一名昭南人在操篙而行,筠州急需的粮食就堆在筏子上,正源源不断地驶到江畔,岸上有数十名来自筠州衙门的官吏正在点验粮食。由于常平仓被焚,库房来不及重建,只能在常平仓清理过的废墟上搭起棚子堆放粮食。

那些官吏前后奔忙,指挥充作仓丁的乡兵搬运。由于粮食太多,从清晨到现在,众人都累得人仰马翻。

一名吏员抹着汗道:“这些昭南蛮子!连蒲包都不知道用,还得一船一船地称量。”

“哪里还用称量?”旁边的吏员悄声道:“一筏三百石,用三百条蒲包正好装完,我经手过了十余船,半点不错!”

“昭南人哪儿来的这么多粮食?三十万石,好家伙!上等的良田亩产也不过两三石,足足十几万亩的收成。”

“昭南的土地一年三熟,有粮食不奇怪。这几日前线催粮都催疯了,不光咱们筠州,周边州县的粮价都一个劲儿地猛涨。”

“浮凌江下游什么时候能通航了?这么多筏子,怎么过来的?”

忽然有人叫道:“来了!来了!”

一众官吏望着由远处丛林中走出的庞然巨兽,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一名书吏更是险些把笔杆拧断。

数十头庞大的长毛象出现在视野中,它们如粗蟒般的长鼻卷起拦路的大树,巨大的象蹄践开灌木,长而弯曲的巨牙扫开藤萝,从林中鱼贯而出。

它们的体型犹如一幢房屋,象头的高度足以令人眩晕。每头巨象硕大的颅顶上都坐着一个女子。她们的颈中挂着号角,肩后背着弓箭长矛,身上披着水牛皮制成的胸甲和膝甲,仿佛不惧严寒般暴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肤。

她们的眼神充满敌视和戒备。如果平时看到这样一支战象队伍,筠州人会立刻关闭城门、敲响铜钟,防备蛮族的攻击。然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巨象背上的物品所吸引。那是一堆堆如小山般的粮食,每一头的负重都足有近百石之多。

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泛起一个念头:难怪昭南人能把粮食运过来……在昭南人的引领下,巨象一头头走近临时的粮棚。接着女武士吹响号角,长毛巨象扬起长鼻,将粮食一包包卸下,由昭南人交割清楚。

官吏们愈发忙碌,都跑来清点象队运来的粮食。江边只留下四五名小吏,木筏不可避免地越聚越多。

忙碌间,忽然有人道:“咦?那不是王团练吗?”

王团练主管乡兵,常平仓的仓丁说起来都是他的手下。那些吏员虽然不是他的僚属,但和王团练早已熟稔,这会儿都迎上去与王团练寒暄。

不知双方说了些什么,能看到不少吏员都面露难色。接着王团练把手放到吏员袖中,再拿出来时,那些吏员都露出笑容。

滕甫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插曲,甚至对巨象也没有多加留意,他的眼中只盯着那些粮食。常平仓被烧、前线断粮,他这个筠州最高长官压力不可谓不大。昨日敲定这三十万石粮食的交易,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只是昭南人甚为固执,一口咬定要钱粮两迄。由于所需款项甚多,即使挪用军饷还有三万多金铢的亏空,他已经招集城中的商贾,希望他们能联名作保,先买下这批粮食。

膝甫巡视一圈,便赶往衙门。城中的商贾早已等候多时,对于官府摊派式的作保,商贾们都有些无精打彩。最后日昌行的周铭业提出,不如将余下的粮食由各家认购,一旦官府凑出钱来,便原价卖给官府。这样官府若是无钱购买,各家得了粮食也不吃亏;有钱购买,各家只当给官府保管几天,蚀些仓储的费用也是应该的。

一众商贾立刻都打起算盘。粮食过手一趟,看似不挣钱,其实里面有大把捞钱的机会。九百铜铢的价格,比市面收购价要低出一成,眼看前线剿匪不顺,粮价还要再涨,如果官府无钱购买,粮食放在手中等于自家落得便宜。纵然官府拿出钱来,自己也大可以偷梁换柱、以次充好,些许仓储费用一转手便挣了出来。

滕甫哪知道这些商贾算盘的精明?他见各家商贾气氛踊跃,你一万石、我五千石地把粮食认购下来,心情也是大好,当即拍板与昭南的使者结清粮款。

程宗扬也应召而来。这些商贾虽然都是精明奸猾之辈,但决定权不在他们手中,再精明十倍也不过是自己棋盘上的棋子布局。

借用滕甫的虎皮,把自己手头的三十万石粮食推销出去,程宗扬便离开衙门。

“王团练那边呢?”

“上钩了。”

“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程宗扬道:“我让他死得明明白白!”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