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290章·灭族

“李师师”三个字一出,程宗扬的耳边就好像听到老虎机“哗啦”一声,吐出无数硬币。

中大奖了啊!这还是自己头一回遇到青史留名的名妓。据说钱塘名妓苏小小喜爱春日乘油壁香车出游,原来李师师也有这样的雅好。不过冬天大半夜乘马车在穷山恶水里瞎转悠……这种爱好实在是太特别了。

看到程宗扬古怪的表情,李师师讶然道:“公子认得奴家吗?”

“听说过……”程宗扬看着她的面庞,仿佛坠入那种现实与历史、真实与梦幻交织的感觉中。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听到自己用暧昧的声音问道:“多少钱一夜?”

李师师茫然睁大眼睛,似乎没有听懂。

这样娇弱的神情,果然是名妓风流……程宗扬挤挤眼睛,“我是说,跟你过夜的话,要几个金铢?”

“啪!”

一个耳光结结实实地印在程宗扬脸上。

程宗扬顿时清醒过来。真是色迷心窍啊!亏自己还是个新鲜出炉的高手,连这个小娘儿们的一记耳光都没躲开。

“喂,你这个小娘子!凭什么乱打人?”程宗扬义正辞严地说道:“我是说这荒郊野岭的,你这样摔下来,肯定走不成了。我们要保护你,也不能白干对吧?你怎么也得给几个钱是不是?”

李师师冰雪聪明,哪里听不出来他是找台阶下?没有理会程宗扬的解释,她撑着车厢起来,忽然脚下一软,吃痛地跌了回去。

打过这么多架,程宗扬对跌打损伤多少有些了解,一看就明白了几分,“别动,你扭了脚踝,我帮你看看。”

“不用。”

李师师挽起裤筒,然后看了他一眼,先拉过车帷遮住双腿,这才除下鞋袜。她活动了一下脚踝,然后打开厢内一口金属匣子,取出药物、绷带,熟练地包扎起来。

程宗扬瞪大眼睛看着李师师。她身上的白衣式样简洁,没有一点多余的饰带,而她耳朵上挂的丝绦竟然是一只摘掉半边的口罩!老虎机之神在上!李师师不当名妓,改行当护士了吗?

正胡思乱想间,敖润拖着那个驭手过来,他脸色奇差,老远就向程宗扬打手势。

“老敖,搞什么——干!”

程宗扬仔细一看,只见那名驭手穿着黑色的皮甲,头戴红缨毡帽,赫然是一名宋兵!

敖润挑了挑眉毛,然后比了个手势,意思是杀了车内的人灭口。

程宗扬脸色数变。自己费力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就是想避开宋军,结果阴差阳错撞了个正着。如果换作别人,自己也许真就下手灭口了,可车内是李师师啊!

李师师飞快地包扎好脚踝,然后抬起螓首,神情凛然地说道:“奴家是大宋明州虎翼军随军医官,师从光明观堂,忝居外堂弟子。今日奉军令赶赴江州,随行有虎翼军一个指挥的骑兵。方才马惊坠崖,得阁下援手,奴家在此谢过。”

这丫头不简单,先亮出虎翼军和光明观堂的名号,表明身份,然后又郑重道谢,给足了自己面子。即使荒山中遇到的这几个陌生人真有什么不轨之心,被她这番话一说,多半也会打消念头。

程宗扬笑道:“原来是光明观堂弟子,那就不是外人了。小可程宗扬,与鹤羽剑姬、乐明珠、穆嫣琪、邓晶几位仙子都认识的。”

李师师一怔。光明观堂有内堂、外堂之分,内堂传衣钵,外堂传医术,这陌生人说的几个都是内堂弟子。鹤羽剑姬潘师姐名头响亮,他听说过并不奇怪,乐明珠、穆嫣琪、邓晶几个,外界少有人知,他竟然也知道。

“年前小可在晴州正逢几位仙子设立慈幼院,小可解囊相助,才与几位仙子相识。”

李师师容色稍霁。原来是晴州来的商人,难怪会在山中夜宿,又如此锱铢必较。

山崖上传来一阵呼喊声,李师师放下心来,扬声道:“我在崖下!”然后向程宗扬一笑,“程商人,多谢了。他日有闲,奴家与穆师姐、邓师姐一起登门道谢。”

眼前的李师师年纪尚小,已经有意无意间显露出一番风流韵致,真不知她再长几岁,会是何等风流婉转?可惜头顶足足有一个营的宋军,程宗扬再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也只能含笑拱手,说一声:“保重,有缘再会。”

宋军垂下绳索,将医官和摔死的同伴接上去。看到山中有人,几名攀绳下来的宋军都露出戒备的眼神。尤其是那几名兽蛮人更引起对方的警觉。

好在有慈幼院的一番交情在,李师师没有难为他,说了马惊坠车,得程商人援手的经过,双方就此告辞。

等这一营宋军走远,程宗扬吐了口气,“明州的虎翼军。太好了!贾师宪这是铁了心要打下去!你们几个吃完马肉都把嘴擦干净!有没有一点形象啊?两天之内赶不到筠州,每人扣一只羊!”

“刻薄的主人……”

“闭嘴!”青面兽和豹子头一起按住金兀术,喝道:“你不想吃羊了!”

※ ※ ※ ※ ※

望着船来船往、热闹非凡的浮凌江,程宗扬哑口无言。这是赶庙会吗?自己以为死奸臣他们偷运粮食都是趁夜偷偷摸摸来去,谁想到声势会这么浩大,公然在宋国人眼皮底下玩花样。

秦桧神采飞扬地说道:“这些都是运木料的船只。筠州常平仓被一场大火烧成白地,如今百废俱兴,全靠我程氏商行登高一呼,招募民夫从下游砍伐树木,送来木料。前两日筠州官府专门送来一块光荣匾,上书‘急公好义’,如今就挂在粮铺的大门上。”

“行啊奸臣兄,再干些日子,官府都该给你立牌坊了。”程宗扬道:“回来的时候是木料,去的时候都不是空船吧?三十万石粮食,你们真是好本事。”

秦桧道:“荆溪县衙只能存粮二十万石,另外的十万石,我们在城中另租了场地存放。往荆溪去的船只出入都由粮铺统一安排,倒也不是十分麻烦。”

“王团练那边有动作吗?”

“暂时还没有。”秦桧道:“常平仓失火,粮价飞涨,筠州的官员都在四处催粮,供应军需。王团练公务缠身,恐怕一时顾不上我们。”

“他不动手最好,干完这一票,我们立刻走人。一个团练用不着我们大费心思。”程宗扬道:“慈音那边呢?”

“来过两次。”秦桧道:“第二次来时,我见她气色很不好,似乎和谁动过手,还吃了点亏。”

程宗扬不知道静善与慈音之间的底细,一想到城中还隐藏有高手,心头不禁微微一震,“这几天是要紧时候,不能让她坏了事,让长伯盯住她!”

“不成了。”秦桧苦笑道:“前日我们的人等了一夜不见师太出来,冒险潜进去,才发现观音堂已经人去楼空。她们师徒不知何时不告而别,连庙里的僧人也不知晓。”

这下麻烦了,自己还答应殇侯要带他见慈音,结果上钩的鱼偏偏长出翅膀飞了,老头知道还不气死。

秦桧看出他的神情,“有何不妥?”

“算了,先不管她。”

死尼姑那么贪财,怎么会轻易跑掉?自己不去找她,她也会找上门来。程宗扬把这事放到一边,又问道:“沐羽城联络了吗?”

“依公子吩咐,属下从沐羽城请来五百名昭南人,如今已经到了荆溪,只不过……”秦桧苦笑道:“他们只肯与公子打交道。”

程宗扬皱了皱眉。五百人的队伍,昭南人真下本钱。在他的计划里,昭南人只是一个道具,如果再跟他们扯皮,只怕耽误时间。

“粮价呢?”

“接到公子的吩咐,我们已经出了八万石的货,目前和谈的消息还没传来,粮价仍维持在一千铜铢以上。”秦桧笑道:“有滕知州的赏识,各家对我们程氏粮行十分信得过。宏升行和日昌行各买了三万石,都是交钱订货,粮食仍存在我们程氏粮行,省了来回搬运。”

程宗扬笑道:“看来空手套白狼的生意还有得做。既然粮食大都还在,索性三十万石粮食全卖给滕知州。”

秦桧低咳一声,“属下倒有个主意。”

听着死奸臣小声说出计策,程宗扬的眼睛越瞪越大,“死奸臣!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太黑了!”

秦桧谦虚地说道:“近朱者赤。属下追随公子多日,多少学了一些法门,不足以别开生面,不过拾遗补缺而已。属下以为,一丝一粟,当思来之不易,一火焚之,未免可惜。”

“奸臣兄,你不当官真是可惜了。这么卑鄙的事都让你说得冠冕堂皇。”

秦桧谦虚地说道:“近朱者赤。属下追随公子多日,多少也学了一……”

“停!这不是我教你的!黑锅少往我身上扣了。”

秦桧哈哈一笑。

程宗扬思索半晌,“不要让人起疑才好。常平仓不到一个月便两次失火,恐怕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属下想办法做得巧妙一些,终不能让人疑心到我们程氏身上。”秦桧道:“公子,要不要去粮铺看看?”

“不用。有老四在,我放心。咱们去荆溪县衙。”

船近荆溪,远远能看到数十艘船只由舟手操纵着,在岸侧排列整齐,百余名民夫正在林中砍伐树木。这里离荆溪县衙,水路只要绕个弯就到,走陆路却隔着大片大片的密林。从上游来的船只都在岸旁停下,卸下民夫工匠,然后由粮行的人接手,绕到后面卸载压舱的粮食,再一一驶出。因此岸上民夫虽然多,却无人知道相隔不远,有一处比筠州官府还要富足的大粮仓。

程宗扬没在伐木的岸旁停留,直接到了荆溪县衙的码头。祁远是大管家,坐镇城中粮铺,吴三桂则去打探消息,留在这里的易彪、林清浦、冯源闻讯赶来,众人见面又是一番欣喜。

“彪子,吴大刀来江州了!”程宗扬大声说道:“忙完这边的事,你就回江州,干你的老本行!”

“走南荒?”

“当你的大头兵!”

易彪怔了一下,然后怪叫着向后一个空翻。只有这时候才看出他其实还是个年轻人,不像他哥哥那样沉稳。

敖润笑道:“彪子!往后就是咱们三个搭伙了!”

易彪喜形于色,“成!”

冯源叫道:“我呢?”

敖润道:“程头儿,咱们直属营的法师太弱了,能不能换一个啊?”

“哇呀呀!好你的敖大块儿!看我的火法!”

几个人笑闹着乱成一团,程宗扬向林清浦拱手道:“林先生。”

林清浦双手合拢,长揖一礼,“程公子。”

“这些日子多辛苦你了。”

林清浦道:“职责所在。”

程宗扬一听,知道这趟墙角是挖不成了。不过林清浦如此忠心,更让自己起了招揽的心思。

林清浦道:“这几位是?”

金兀术、豹子头、青面兽见着生人,都警觉地闭上嘴,眼中凶光毕露,倒和一个人掉进狼群时全神戒备的神情差不多。

“我收的几个家丁,还看得过去吧?”程宗扬道:“忘了告诉你,武二如今也在江州。”

林清浦嗟叹道:“南荒一别,以为再难有相见之日,哪知数月之间又陆续汇聚到公子旗下。”不等程宗扬开口,林清浦便道:“公子,请。”

程宗扬只好苦笑着把招揽的话咽了回去。

整座县衙如今都堆满粮食,成堆的蒲包整齐码在一起,每隔几层还用木架隔开,留出空隙,便于通风。收来的粮食在粮铺和粥棚的仓库各留了一部分,并没有全部送到此地,但二十余万个蒲包的规模已经足够壮观。要知道,这可是上万吨的粮食,如果没有路上的耗费,尽数运到江州前线,足够宋军用几个月。仅靠浮凌江的水路,自己就能收来这么多粮食,可见宋国民间的富庶和官府浪费之大。

粮库有秦桧和祁远等人打理,程宗扬只看了一圈便与秦桧一同出来,带着三名兽蛮人赶往昭南人的营地。

不多时,秦桧遥遥一指,“就在这里了。”

眼前是一片空林,连个帐篷角都没看到。秦桧示意他往上看,程宗扬才发现头顶的树干上多了数十个大巢。那些昭南人用树皮和枝条编成巨大的巢状物,上面用树叶一搭就成了能够容身的宿处。枝条间隐约能看到箭头的寒光,显然他们几个的到来已经引起昭南人的注意。

程宗扬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并高声道:“在下程宗扬,请问是哪位沐羽城尊长带队?”

一个身影出现在树枝上,裘衣素带,却是沐羽城的主人申婉盈。

※ ※ ※ ※ ※

斑驳的月光从枝叶间穿过,如水一样浸润着少女晶莹的胴体。申婉盈赤条条地伏在一根半人粗的树枝上,光洁的肉体仿佛一团莹白软玉,在月光下起伏。生满树叶的枝条犹如绿色的双翼,从她的身下向外伸展开来。

树梢离地面足有五六丈高,朝下看去足以令人眩晕,程宗扬却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他背后是一个半人高的树洞,剖开不久的树干上还滴着浓绿的树汁。身前的少女像骑马一样骑在树枝上,身下垫着一块纯白的狐皮。她双腿低垂,浑圆的臀部向后耸起。程宗扬骑在她的臀上,火热的阳具硬邦邦地顶在少女的蜜穴中,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接触。

随着阳具的挺动,柔腻的蜜穴有节律地收缩着,湿滑的蜜汁从花巢深处涌出,濡湿了身下的狐皮。少女白皙的胴体伴着苍翠的树枝在夜风中起伏,就仿佛在凭风飞翔。

“弟子……要泄身了……”

申婉盈呢哝着说道,一边挺起雪臀,将颤抖的花心迎向身后火热的龟头。

一股凉丝丝的气息从少女的子宫深处涌出,程宗扬深吸一口气,龟头顶住申婉盈的花心,使出卓云君亲传的房中术,将她乖徒儿泄出的阴精采补一空。

程宗扬从背后握住申婉盈的双乳,在她高潮的蜜穴中又开始新一轮的抽送。申婉盈连续两次高潮,阴精被程宗扬采补殆尽。最后,程宗扬亲自把精液射进她的体内,使她也完成了一次阴阳交融。

“弟子回到沐羽城便依照掌教真人的指点,勤加修习。”申婉盈道:“前日得到掌教召唤,弟子随即带领族人北上。”

云收雨散,申婉盈的眉眼间多了一抹娇艳,整个人像初绽的蓓蕾,愈发鲜美动人。虽然她师傅不是什么好鸟,但她完全是无辜的。卓贱人怕事情败露,不惜把爱徒拉下水,撺掇自己占了她的便宜,但程宗扬不打算让申婉盈吃亏。对卓贱人,自己只是单方面的采补,玩过算完;对申婉盈,他每次都是依照太乙真宗密传的房中术,阴阳双修。申婉盈虽然失身于他,实际上得益甚多,因此对他愈发信赖。程宗扬甚至怀疑,哪天自己冒充的“掌教真人”身份被揭穿,她也未必会和自己翻脸。

申婉盈恭敬地说道:“有事弟子服其劳,掌教有事相召,婉盈及沐羽城族人唯掌教之命是从。”

“明天我要去见筠州的滕知州,到时你不用出面,只要派个人与我一道去就行了。”

“是。”

程宗扬又指点了她几句房中术,顺便把自己想要的几个妙处放进去,比如让她试试女上位,主动与自己交媾。申婉盈对他奉若神明,自然不疑有他。除了这些增添趣味的细节,其他口诀都毫无水分。毕竟自己的房中术是太乙真宗教御亲传,成色十足。

说话间,对岸的山谷突然腾起一片火光,虽然隔着二十余里,但在黑夜看来分外显眼。

程宗扬皱了皱眉头,自己的生意正在紧要关头,这两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什么差错。他迅速穿好衣物,飞身从树上掠下。

秦桧也看到火光,带着金兀术等人赶来,“那地方属下去过两次,是荆溪人的村寨!”

程宗扬心头一凛,立刻吩咐道:“让易彪、敖润看紧粮库!我们走!”

申婉盈道:“我也去!”

程宗扬一点头,带着她掠往江边。

沐羽城的昭南人乘独木舟而来,六人上了两条独木舟,越过浮凌江,朝对岸的着火点驶去。

山路虽然崎岖难行,但六人都是身手不俗。申婉盈犹如一只夜莺,轻盈地在枝叶穿梭,显示出她身为卓云君得意弟子的不凡修为;秦桧大袖飘飘,宛如在林中御风而行;金兀术、青面兽和豹子头四肢并用,身子一纵就是一两丈的距离,在树枝间跳跃前行,如同矫健的猛兽。

不到半个时辰,众人已经接近着火地点,能看到不远处的山谷中,一处村寨正在燃烧。六人悄然潜近,程宗扬额角的伤疤微微跳动,感受到一缕缕或浓或淡的死亡气息。

靠近村寨一角,入目的情形使申婉盈花容失色,几乎要惊叫失声。

荆溪人的村寨有近百户人家,大多是土楼,寨中到处是青翠欲滴的葡萄藤。一条碎石铺成的小径蜿蜒伸入绿荫深处,小径尽头是一片广场,中间竖着一根嵌着人形面具的图腾柱。青山秀水,宛如世外桃源。

广场上摆着一圈桌椅,上面菜肴杂陈,似乎正在举行欢宴。然而此时,广场内伏尸处处,地上数十具无头尸体,都是蛮人服饰的汉子。滴血的首级挂在图腾柱上,最上面一个赫然就是与自己做过生意的麻黩。他脸上还带着凝固的笑容,眼中却充满了震惊和意外,似乎是正在欢饮时遭到屠杀。

几名穿着号衣的军汉正举着火把大肆放火,土楼一座座燃烧起来,有些留在楼中的老人和孩子刚跑出门,就被那些军汉砍杀。

一名军汉头目坐在图腾柱下,一边喝着村寨酿的果酒,一边用尖刀挖下一个蛮人老者的眼珠,“你们这些蛮狗,粮食都藏在哪儿了?”

老者号呼着叫道:“天神在上!他会吞掉你们这些恶人!”

军汉头目一刀切断老者的喉咙,溅起的鲜血让对面一个家丁打扮的男子连忙闪避,“远着点儿!赵都头,沾上血怎么吃?”

姓赵的都头连声应是,然后道:“把房子都给我烧干净!给这些蛮狗一点厉害看看!”说着他又赔上笑脸,“王管家,这寨子穷得叮当响,翻遍也没几颗粮食,倒是寨里的蛮婆挺水灵。要不您赏脸,受用几个?也解解这一路的辛苦。”

王管家咳嗽一声,迈着步子走过去。

广场另外一侧,一群荆溪女子被长索捆成一串,哭号不已。几名相貌姣好的荆溪女子被拖出来,当众剥光衣物,被十余名军汉轮流奸淫。

看到王管家过来,一名军汉笑道:“王管家,这儿有个好的给你留着呢!”说着他从人群中扯出一个女子,捏着她的屁股道:“这个蛮婆怎么样?奶子大,屁股圆,一身皮肉又白又嫩!”

相雅满面泪痕,她从军汉手里挣开腿,不顾自己还被绳索捆着,拼命朝王管家踢去。

王管家侧身避开,淫笑道:“够烈性!就她了!”

两名军汉把相雅拖到广场中央,扯开她双手捆在图腾柱上,然后撕开她身上的白衣,露出她白皙的肉体。相雅的美目张得大大的,望着柱顶丈夫的头颅,眼中满是绝望和悔恨。

旁边一名军汉道:“这些蛮女真够味!比城里的婊子白嫩多了!”

“都头说了,蛮女留着也是祸害,干完一刀砍了,干净利落!”

“哪儿的话!”王管家道:“难得这些蛮女生得标致,留两个好的给大少爷冲喜,剩下的都卖到窑子里当婊子!”

“王管家高见!”

几名军汉七手八脚扯住她的双腿用力拉开,王管家摸着相雅的脸颊淫笑道:“这婊子就不错嘛。”

相雅木然的眼睛忽然闪了一下,接着血光乍现。相雅一口咬住王管家手指,她用尽全身力气,几乎能听到指骨在齿间的脆响。

王管家狂叫着拼命拔扯手指,旁边的军汉急忙去捏相雅的嘴巴。忽然那名军汉的脖颈中响了一下,接着一蓬鲜血溅开,切断的头颅横飞出去。

漫天血光中,相雅看到一抹雪亮的刀锋穿过血雨,在自己胸口寸许的位置猛然静止,接着刀锋翻起,将按着自己双腿的两名军汉左右砍翻。

赵都头飞身跃起,然后脖颈一软,脑袋突兀地歪到一边。

秦桧像刚写完一幅字般,从容抹着手指,从他的身后悠然踱步出来。

惨叫声几乎同时从四面传出。申婉盈手中的长剑不住颤抖,显然是第一次杀人,但她出剑时没有一丝犹豫,不一会儿,几名看守那些荆溪女俘的军汉都被她杀散。

程宗扬一脚踹中王管家的小腹,将他踢得两眼翻白,闭过气去,接着举刀砍倒一名对手,喝道:“不留活口!”

一股浓重的猛兽气息袭来,金兀术赤手抓住一名军汉的面门,往后一拗,以他手撕烈马的力量,直接把那人的脑袋拧了下来。豹子头张开血盆大口,尖长的獠牙将一名军汉的手臂刺穿,牙关一合,将他的臂骨咬成三截。

青面兽与他们两个全靠半兽人横蛮的力道毙敌不同,他抓起一杆长枪,枪缨一抖便挽起碗口大的一团枪花,展臂将一名军汉的肚腹刺得洞穿,竟然有一手不俗的枪法。

这队军汉不过三十余人,穿着号衣,戴着毡帽,属于宋军序列中最末一级的乡兵。六人四面合击,不多时便砍瓜切菜般的斩杀十余人,剩下的军汉心寒胆裂,跪下来拼命求饶。

申婉盈解开那些被缚的荆溪女子,她们一拥而上,哭骂着将那些宋军一一打死。程宗扬想留下一个活口,还被那些失控的女子咬了一记,眼睁睁看着那些女子发疯般将那名宋军砸成肉泥。

相雅跪在图腾柱下凄声哭号,幸存的族人也围拢过来,一时间哭声震天,连申婉盈的眼圈也不禁红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