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85章·引虎

晴空下,一股烟尘拔地而起,像奔涌的潮水一样越来越宽,几乎覆盖了半个视野。

萧遥逸道:“宋军真没粮了,要不怎么会这么急?昨晚刚碰了个头破血流,这会儿又来送死。”

程宗扬却有些怀疑。他拿过望远镜看了半晌,皱眉道:“宋军怎么连兵器都没带,每人背着一个大口袋,那是做什么的?”

侯玄、崔茂、王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负土攻城!”

萧遥逸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负土攻城是一种完全依靠人力消耗的战术,由人背负泥土冲到城下,依靠人力堆积形成直通城上的缓坡,进行攻城。一般情况下,这种战术都是驱使对方的百姓来做,有些残酷的将领甚至将民夫和泥土堆在一起,反正都是对方的人,怎么消耗都不在乎。但江州周边的人口早在战前就已经疏散,宋军能够消耗的,只有自己的士卒。这种用人命来强填的蛮横战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使用。众人的心里不禁生出疑惑:宋军突然间这么拼命,到底是什么原因?

金明寨内,夏用和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他的帅椅仍保留,位置却挪到一边,他本人更是双膝跪地,不敢抬头。坐在上首的是一名绿袍文官,品阶不过七品。

翁应龙虽然只是一名堂吏,却是贾师宪最信任的人,与廖群玉并称为贾太师的左膀右臂,夏用和与他在太师府也见过几面,但今天他还多了一重身份:口含天宪的钦命使者。

翁应龙沉声道:“陛下问:夏用和,尔以十万之众困守城下,屡战屡败,师老无功,有何说辞?”

夏用和顿首道:“末将无能,有负圣恩,无辞以对。”

“陛下问:朝廷以十万精锐尽付于尔,贼寇之众不过数千,如今已近两月,破敌几何?斩首几何?”

“幸得秦帅之助,数日前一战,斩首二百有余。”

宋军与江州贼寇多次交手,虽然有一些杀伤,但由于三战皆溃,斩获极少。只有定川寨一战,选锋营突然袭击,打乱了贼寇的部署,战后取得将近二百级的斩首,数字才没有更难看。

“我军折损几何?”

“负伤五千余人,战殁四千。”

众将听着钦使代宋主质询主帅,都知道夏用和的数字有些折扣,但谁都不敢作声。秦翰初来乍到,并没有被宋主质询,这时也退到一边,垂手静听。毕竟他是陛下家奴,与诸将身份又有所不同。

翁应龙一拍案,厉声喝道:“折损万余,寸功未立!朝廷养兵千日,何以至此!夏用和!”

“末将在!”

“陛下有旨:着免去夏用和四厢都指挥使之职!罚俸一年,允其戴罪立功!以一月为期,若未克全功,即刻下狱论罪!”

夏用和顿首道:“末将听令!”

翁应龙从袖中抽出一份旨意,“李宪!”

“臣在!”大貂珰李宪伏地听令。

“黄德和诉刘平通敌一案,已着三司审明,确系诬陷。本朝以仁治国,纵有谋逆之罪,不过大辟之刑。黄德和弃军逃生,死罪一也;诬陷死节之将,其罪二也。不严惩不足以慰将士之心。陛下旨意:处黄德和以腰斩,于军前悬尸示众!李宪举发有功,加官一级,钦此!”

旨意一下,众将有羡有妒。大伙儿在前线打生打死,结果败绩有罪;这个太监不过举发黄德和诬陷,却顺顺当当加官进爵。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李宪!陛下圣恩浩荡!你一个内宦小臣,骤升高位,要牢记圣恩!为陛下效力!”翁应龙一点都没给李宪面子,劈头盖脸好一番教训。

李宪神色愈发恭敬,连声应是。宋国的文官一向如此,对太监、武将之辈从来不假以辞色。一个七品文官就敢教训三品的大将,何况自己只是个太监?打内心深处,这些文官就看不起武将,更看不起太监,说实话,他们连陛下也看不起。先帝曾经开玩笑,说自己两位宰相一个病目、一个跛足,按相法的道理都不是富贵之相,怎么会位极人臣?旁边的大臣也不含糊,直接告诉他:如果这两人不是一个病目、一个跛足,就不是这个位子了。当时就让先帝沉默了。

好不容易翁应龙宣读完旨意,他坐下来饮了口茶,温言道:“江州之战,陛下、贾太师都关心得紧。贾太师每日都要听取军报,我军连日来屡屡失利,太师忧心忡忡,斗蛐蛐也没了兴致。”

众将凑趣地笑了几声。贾师宪喜欢斗蛐蛐,在宋国朝野不是什么秘密,他还以蛐蛐的别名专门写了本《促织经》,细叙斗蛐蛐的诸般心得。

翁应龙一来就奉旨免去夏用和的帅职,此时也不为已甚,温言安抚众将几句,又道:“黄德和诬陷忠臣,幸而我主圣明,使刘将军冤情得雪。如今案情水落石出,朝中群情汹涌,陛下也为之大怒。国朝早已废止腰斩,三司严查案情始末之后,奏请专门为黄贼恢复此刑。实为百余年来唯一一例,多少也能告慰刘将军在天之灵。”

众将诺诺连声。为刘平诉冤是情理之中,判黄德和腰斩却是意料之外。黄德和弃军逃生,导致三川口惨败,众将一想到此战就对他恨到骨子里,现在黄德和罪有应得,大快人心之余,众将多多少少有些悚然。大军围城失利,士气不振,以至于全军溃散,自古以来不乏其例。如果江州之战演变成大溃败,大伙儿的下场不会比黄德和好多少。

“本官宣旨之外,尚有督军之责。”翁应龙道:“大军困于城下,每日耗费钱粮何止千万?如今国中粮价腾贵,此地的战事绝不能再拖延下去!夏帅,你说呢?”

夏用和已经摘去头盔,露出萧索的白发,这会儿宣旨完毕,他站起身来揖手道:“一切听钦使吩咐。”

“既然如此,自今日起,诸军全力攻城!”

听到全力攻城,帐中传来一阵骚动。

“江州一日不下,本官一日不归!”翁应龙声色俱厉,镇住全场,然后缓缓道:“江州城本官已经看过,确是坚城。但捧日、龙卫二军都是禁军精锐,为国死战乃是分内之事,岂可畏战不出?诸位有不同意的,尽可直说。来时贾太师曾有言:我军有十万之众,何以枯坐城下空耗钱粮,不敢一战?若哪位认为这仗不能这么打,我便上书陛下,换人来打这一仗。”

翁应龙语调平和,言语却锋利之极,众将都被他“换将”的说法镇住,帐中一时间鸦雀无声。

良久,夏用和道:“禀钦使,末将已然下令命诸军负土攻城。一旦修成马道,数日内便可攻克江州。”

“好!”翁应龙一推桌案,站起身来,“本官亲自为军士擂鼓!来人啊!先将黄德和押至军前,腰斩示众!鼓我三军士气!”

诸将各自振作精神,齐声应喏,仿佛江州一鼓可下。

※ ※ ※ ※ ※

宋军一旦开始不计伤亡全力攻城,防守的压力顿时大增。宋军的神臂弓手一直压到城前两百步的距离,与星月湖大营的龙雕弓对射,同时步卒张开布幔,来掩护背着泥土、手无寸铁的同袍。

负土攻城虽然是下下策,但宋军也不是一味蛮干,任由士卒们背着泥土直接冲到城下,垒成可供战马驰骋的长坡,而是严格地划出距离。第一批土囊投在城下近百步的位置,先堆积成两丈宽三尺高的缓坡,然后依靠坡体的遮掩逐段向城墙逼近,尽可能减少士卒的伤亡。

这时宋军的人数优势便体现出来。数万名军士背着泥土汇聚过来,只一趟就投下数万包泥土,堆出一段缓坡。随着泥土不断堆积,那条缓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延伸。

江州城墙高度足有四丈,宋军在百余步外就开始垒土,正面又修得极宽,可以看出夏用和打的如意算盘。两丈的宽度,足够骑兵纵横驰骋,一旦坡道建成,守城方下一轮在城上所面对的,便是具装马铠的重骑兵了。

喊杀声响彻战场,城上、城下的箭矢交织在一起,宛如无数飞蝗。守城方的弓矢全部集中在南门一带,居高临下对着宋军猛射。堡垒、悬楼、城墙,弓弦的震动声不断响起,尤其是数百张龙雕弓,几乎每一箭射出都会重创一名宋军。城上的滚石、檑木全部停止投掷,避免被宋军用来当作登城的材料。

宋军全力攻击南门,北门和东城只留下两队骑兵游弋,防止贼寇出城偷袭。攻守双方的重心随之偏移,以孟非卿为首,星月湖七骏都聚集在南门的城楼上,一个个神情严肃。

宋军迟迟未能攻下江州,除了江州坚城似铁,也是因为宋军不肯多伤士卒。现在宋军不计伤亡,单是南门一带投入的兵力就不下五万。四个完整的步兵军结成阵形,在两翼防守,另有四个军拱守中军大营,除了这两万名战兵,其余士卒都被调去运送泥土。

穴攻时堆积起来的土山已经被挖去一半,数以万计的草袋、蒲包逐一装上泥土,士卒背起来冲向城墙。箭雨中不时有人跌倒,但幸存的士兵仍拼命奔跑,以最快的速度将土袋运到指定位置。

侯玄扣上帽子,“我带一个团冲一下,挫挫宋军的锐气。”

卢景道:“太危险,被两翼的四个军缠住,伤亡不会小。不如我和四哥走一趟,从侧面绕过去,直接烧了狗日的金明寨大营!”

崔茂道:“恐怕来不及,我倒有个主意。”

众人都朝他看来,崔茂道:“八牛弩!”

萧遥逸道:“好主意!朝他们的中军大帐来一下,最好把姓秦的死太监射成蜂窝!”

孟非卿却道:“程少校,依你看呢?”

程宗扬道:“我在算这条缓坡的工程量。缓坡起点到城墙的距离是一百步,高度四丈,正面宽两丈,如果堆成斜坡,一共需要泥土近五千立方米。每名士卒背负的重量大概是一立方米的三十分之一,按宋军投入三万人计算,每人要运五趟、奔跑距离十里,负重至少七十斤——我建议半个时辰之后出击,届时宋军运送到第四趟,体力差不多达到极限,出击的成功率会大增。”

几个人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侯玄拍了拍他的肩,“好小子,算得够清楚!”

崔茂颔首道:“当年岳帅也是未战先算,交战之前,双方一兵一卒都计算得清清楚楚,才能百战不败。”

萧遥逸道:“程哥,你不是常说自己是文科生吗,居然也通算学?”

“做生意怎么能不算账呢?我见过一个丫头,算得比我还清楚……”程宗扬道:“老大,如果出去打,我建议用重兵,星月湖大营的兄弟全部出动。”

王韬谨慎地说道:“宋军列阵的有八个军共两万人,出击当以突袭为主,若全军出动,孤注一掷,一旦被宋军主力缠住会十分危险。”

“这一把恐怕是要赌了。”程宗扬道:“如果我们调集营里所有的法师,先给他们几个雷法,然后星月湖大营的兄弟全部出动,再加上用八牛弩袭击宋军中军大帐。我打赌,在两翼的宋军合围之前,就能把这些疲兵击溃。运气好的话,三万溃兵会把宋军整个阵形冲散。”

“一千多人击溃五万人……”侯玄挠了挠头,然后笑了起来,“够胆大的。这一把,我也赌了!”

“看来是不得不赌。”孟非卿双手挎在腰带上,虎目露出好战的光芒,“如果宋军立稳脚跟,这一仗就难打了。传令!除六营以外,其余军士全体集合,半个时辰之后出击!”

※ ※ ※ ※ ※

宋军大帐前方,数十面战鼓一字排开,鼓声震耳欲聋。刘宜孙按着佩刀立在土山上,目光从鼓手面上掠过,然后停在中军大旗下的那颗首级上。

黄德和在军前被当众腰斩,惨叫了将近一盏茶时间才死,然后由刘宜孙亲手枭首,悬在旗杆上示众。

翁应龙带来的诏命对刘宜孙大加勉励,并越过营指挥使,将他直接任命为军都指挥使,成为禁军的高级将领。

一下越过数级成为一军主将,刘宜孙没有半点喜悦。对他自己来说,恨不得立刻攻入城内,手刃贼寇,为战殁的父亲报仇,但眼前的强攻却让他面沉如水。

参与负土攻城的军队一共有三万人,包括金明后寨收拢的全部溃兵。虽然有神臂弓的压制和布幔的掩护,但第一轮冲锋,就出现四百余人的死伤。随着土坡逼近城墙,伤亡数字也迅速上升,四轮下来,伤亡已接近三千。虽然箭创在军中并不算致命的重伤,但高达一成的伤亡率已经使军心浮动,堆土的速度也减慢许多,毕竟不是谁都能在箭雨的威胁下舍生忘死。

站在土山上,军士们的惊惶、恐惧、迟疑……刘宜孙都看得一清二楚。不需要太敏锐的目光就能看出,金明后寨那六千余名溃兵,已经成为最危险的因素。

夏帅从军中抽出一千人的督战队,现在已经有数十名试图逃跑的士兵死在督战队的斧下。但缺乏基层指挥官的约束,那些溃兵即使有督战队监督,在敌寇的箭雨下也越来越慌乱,随时处在再次崩溃的边缘。

刘宜孙不相信老于战场的夏帅会看不出混乱的苗头,但中军始终没有下令将他们撤离战场,只一味击鼓促战。

盯了击鼓的文官一眼,刘宜孙道:“误国之辈!”

“将军这便错了。”刘宜孙升为军都指挥使,张亢对他的态度仍一如往日,毫不客气地说道:“以夏帅之能,不会料不到溃兵会酿成大乱。夏帅把重兵放在两翼,就是要让敌寇出城突袭。”

“等敌寇出击?这些军士呢?”

张亢反问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刘宜孙握紧刀柄,“他们这些人,包括我们,都是诱饵?这里足足有三万人……”

“饵不做大些,哪里会有鱼儿咬钩?”

张亢一边说,一边挥舞令旗,命令刚运土回来的一队士卒休息。

刘宜孙突然发现那队士卒正是自己军中的,再往周围看时,张亢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把自己麾下的一个军都替换下来,留在土山附近待命。

“张兄?”

张亢低声道:“留够本钱才好活命。”

刘宜孙不再说话,仔细看时,只见那些军士虽然散落四处,其中却有脉络可循。最内围几十名军士是自己当初任都头时的老队伍,三川口一战,自己这个都伤亡最小,现在经过补充,已经是满员都。向外一些是自己代任营指挥使时的部下,营中的都头、副都头都是张亢挑选,由自己亲手提拔,指挥起来得心应手。

再外围则是另外四个营,虽然刚刚接手,但几位营指挥使都是父亲当年的手下,与自己也不陌生。

张亢冷静地说道:“贼寇该出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江州城那座被一整块水泥板封着的城门突然打开,早已准备停当的贼寇分成数股,蜂拥而出。

最前面的贼寇清一色都是骑兵,两个神射营的指挥官大声下令,近千名神臂弓手同时张弩劲射,却被他们各自用一面苍青色的盾牌将劲弩尽数隔开。

刘宜孙惊讶地看到,三百步外还能洞穿木盾的利矢,竟然无法穿透那些又薄又轻的盾牌。

宋军堆积的土坡距离城墙已经不到三十步,两个呼吸间,贼寇的前锋已经越过三十步的距离,锐利的攻势宛如一柄快刀,轻易将那些手无寸铁的士兵阵形切开。战马如风驰过,鲜血随即从马蹄两侧泼溅开来,染红了刚刚堆积的泥土。

短暂的震惊之后,宋军随即大乱,所有人都丢下土袋,嚎叫着拼命后退。那些骑兵就像驱赶羊群的牧人,从后逐杀逃散的人群。

两翼的宋军排着整齐的阵形向前移动,仿佛一柄铁钳,将贼寇包围起来。

除了孟非卿和萧遥逸以外,侯玄、斯明信、卢景、崔茂、王韬全部出动,他们各自带着一个营分路出击,经过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穿插、分割之后,五个营几乎同时出现在战场另一侧,然后重新合在一起,围住宋军左翼最前方的一个军。

五个营的星月湖军士有一千余人,超过宋军一个军的四成,甫一交手,这个步兵军就被重创,主将更被侯玄当场斩杀,整齐的阵形顿时变得千创百孔。

星月湖诸人毫不恋战,破军之后立即分成数股撤退,重新闯入逃亡的工兵队伍中,一路厮杀过去。乱军丛中,侯玄的玄武槊、斯明信的十翼钩、卢景的阴风爪、崔茂的混元锤、王韬的焚天斧分路突进,片刻后又从另一侧出现,五股分开的兵力仿佛一只拳头,蓦然合紧,与右翼的一个军撞在一处。

远远能够看到两军厮杀的残酷场面。贼寇步骑混合,战斗力更是凶猛之极,两军相接便看到无数血肉横飞起来。从这个方向看得更加清楚,那些贼寇并不是一味强拼,而是在高速运动中分成无数细小的组合。

他们以十人的小队组成品字形冲锋,第一队撞入宋军的阵列,随即分成三人的小组,接着第二队从他们的背后再次冲锋,楔入阵列,然后是第三队、第四队……接连杀入,形成连续不断的冲锋,将宋军的阵列撕开,然后才是徒步的悍匪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将已经崩溃的阵形彻底冲散。

从远处看来,宋军严密的阵形像被一柄铁锤砸中,队列先是凹陷变形,紧接着就被穿透,最后像被一只大手抹平。敌寇过处,只留下满地尸首断肢,阵中的军旗只支持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被斩断,颓然陨落。

翁应龙震惊地看着战场,手中的鼓槌脱手落下,掉到鼓面也没有察觉。从来没有人见到这么多鲜血同时溅出,那伙贼寇就像一柄锋利的斩马刀将宋军拦腰斩断,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们的锋芒。

夏用和面无表情,连胡须也没有抖动一下。倒是大貂珰李宪上前扶了翁应龙一把,细声道:“这些贼寇悍勇过人,好在人数不多。既然他们出城而战,少不得要折损人手。贼寇死一个便少一个,我大军十万,人力无穷无尽,钦使不必焦急,只用笑看吾辈破贼。”

翁应龙脸色青白,“今日方知贼寇凶悍,难怪贾太师……”他忽然一把挥开李宪,大声道:“召张如晦!”

不多时,一名披着鹤氅的羽士来到帐前,与诸人稽首为礼。

李宪大喜过望,迎上去道:“原来是神霄宗的张仙师!不知冲虚仙师、元妙仙师、虚靖仙师可安好?”

张如晦微笑道:“掌教和两位教御安好,多谢大貂珰挂念。”说着他又向秦翰施了一礼,“小子张如晦,见过秦帅。”

秦翰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贾师宪以儒宗自居,与道家宗门关系并不好,神霄宗却是例外。论起势力,神霄宗在宋国道门中的位次还在太乙真宗之下,但秦翰知道神霄宗的三位教御与贾师宪的关系并不简单。

翁应龙这时已经冷静下来,收起刚才的失态,沉声道:“张如晦,你既然出自神霄万寿宫,想必已得元妙仙师真传,今日唤你来,可知何事?”

张如晦对翁应龙不怎么客气的口气并没有流露出反感的神情,从容道:“修道之人本该不问世事,但岳逆横行无忌,早已触犯天条。当日吾师替天行道,今日岳逆余孽死灰复燃,弟子自当效力。”

“好!一旦功成,本官必不吝封赏!来人!给张道长另辟一帐施法!”

“不必。”张如晦道:“我神霄金火天丁大法以元命之神,召虚无之神,以本身之气,合虚无之气,运雷霆于掌上,包天地于身中,曰旸而旸,曰雨而雨,以人应天,随处可施。”

说着张如晦一挥大袖,喝道:“风!”

话音刚落,天地间一股长风便浩荡而来。

风势越来越大,朝江州城的方向吹去。贼寇逆风而战,攻势顿时一缓。

“云!”

张如晦一手指天,晴空万里的天际随即涌来一团乌云,战场的光线迅速暗淡下来。

“雷!”

“破!”

张如晦的雷咒刚出,突如其来的一声断喝几乎刺破他的耳膜。张如晦羽氅一震,脸上血色尽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