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83章·审讯

鬼眼刺客灭宝失去右臂,吴战威也伤了左臂,原本实力悬殊的两人一时间斗了个难解难分。

另一边,小紫与女刺客的交手更像是话家常。小紫笑道:“姐姐的身材真好呢,虞家姐妹的身子人家也见过,好像还及不上姐姐呢。”

“小贱人,知道我们是龙宸的人,还敢下手?”惊理森然道:“知道龙宸的报复手段吗?”

“知道哦。”小紫眨了眨眼睛,天真地说:“姐姐知道人家的手段吗?”

“贱丫头!”惊理一指按住娥眉刺,朝小紫眉心刺去。

小紫笑吟吟地抬起手掌,掌中多了一只血迹斑斓的玉瓶,正是程宗扬一直带在身边的都卢难旦妖铃。

这只瓶子,程宗扬琢磨过不少次,怎么看都是个实心瓶,跟铃铛扯不上半点关系。然而小紫玉掌轻轻一摇,一串铃声便从瓶中传出。铃声带着奇特的韵律,仿佛来自九幽之下的异界。

那声音鬼气森然,以惊理的修为,心神也为之一滞。紧接着一只鬼手破空而出,如幻影般穿过她掌中的娥眉刺,重重击在她的胸前。

惊理的身形蓦然后退,高耸的胸脯不停起伏,胸前的皮革已经多了一道爪痕,她目如寒冰,恨声道:“幽冥爪!”

小紫笑道:“很好玩吧。”

妖铃声响起,又是一只鬼爪飞出。幽冥爪一经施展便阴魂附骨,不死不休,根本无法闪避,只有硬拼一途。惊理全力封格,她如针刺般尖锐的真气对阴魂毫无作用,只能靠本身修为硬挡,接着体内剧痛,经脉已经受伤。

惊理修为稳在小紫之上,却被冥幽爪打得狼狈不堪,她咬牙道:“好歹毒的小贱人!”

幽冥爪是幽冥宗绝学,透过抽取阴魂的力量凝成鬼爪,威力相当于阴魂生前的全力一击。幽冥爪的诀法并不艰难,有第四级入微境的修为就可以施展,但幽冥爪每出一招都要耗费一条阴魂。如果阴魂生前修为平平,全力一击也没什么效果;如果是高手,世间又哪儿来那么多高手让人抽取阴魂?因此幽冥爪只能算是一种鸡肋绝学,幽冥宗内也没有几个人修炼。这个小贱人小小年纪就两次使出幽冥爪,手上至少已经有两条性命。

小紫笑道:“别冤枉人家,人家是刚捡的,还有两个一起给你好了。”

惊理略一思忖,才知道她抽取的是自己四名同伴的阴魂。妖铃连声响起,又是两记幽冥爪接连攻出。这四记幽冥爪相当于四名刺客各自全力一击,而且在妖铃催发之下,根本不必凝气换招,攻势迅猛之极,以惊理第五级坐照境的修为也难以承受。勉强封住最后一记幽冥爪,她也口吐鲜血,从墙上跌落。

程宗扬也明白过来,难怪自己吸收不到死气,原来都被小紫用都卢难旦妖铃抢走了。

那只妖铃原本是幽冥宗的圣物,建康之战,古冥隐落在小紫手中,毕生所学都被小紫毫不客气地搜刮干净。那只妖铃在自己手中顶多让月丫头听话点,在死丫头手中却成了杀人夺魄的利器。

鬼眼刺客与吴战威拼得两败俱伤,武二郎从后赶来,双刀带着无数鲜血朝鬼眼刺客斩去,程宗扬来不及阻拦,灭宝就被武二那厮分尸了。

“停!”

程宗扬连忙拦住杀起凶性的武二郎,免得他顺手把那名折肩断腿的刺客也干掉。怎么也得留个活口,问问龙宸为什么要找自己麻烦吧?

武二郎一拳把受伤的刺客打晕,然后扯起吴战威。

吴战威哈哈大笑,“二爷!咱们又见面了!”

武二郎摸着颈后的虎斑,一直牛气哄哄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吴大刀,听说你娶婆娘了?你可欠了我一顿酒啊!”

“好说!等回建康,我给你补上!到时候让我婆娘出来给你倒酒!”

“拉倒吧!嫂子倒酒,按规矩我得跪着喝,这事儿我武二不干!”

“哟,二爷长学问了,还知道规矩。”程宗扬揶揄道:“谁不知道二爷是天生的大爷,见人大一辈儿,竟然把吴大刀当哥,这也太给我们面子了吧?”

武二郎眼一瞪,“二爷佩服的是好汉!吴大刀身上这伤放你身上,早就哭爹喊娘了。”

“武二!你哪只眼睛见过我哭爹喊娘了?”

吴大刀压住伤口,哈哈笑道:“吵!接着吵!这么吵着才热闹!”

两人却不吵了,程宗扬打量着武二郎,武二郎也打量着他,半晌后两人同时露出笑容,流露出久别重逢的欣喜。

当日在南荒,武二郎身负重伤、修为大退,接着又和苏荔分手,整个人像条死狗一样,蔫得不成样子。数月不见,武二郎没有半点风霜之色,倒像是在哪儿过了个肥年,吃得红光满面,这会儿又是一副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牛气冲天。

“伤好了?”

武二郎一摊巴掌,气势十足地说道:“六重!正宗的九阳神功!”

“干!你说六的时候不要伸五根手指头好不好?”

武二虎目一翻,“二爷乐意!你要看不顺眼,二爷这就拍屁股走人。江州这破事,二爷还就不管了!”

程宗扬道:“二爷来江州是给我助拳的?”

“呔!平白给你助拳?二爷才没那么闲。”武二郎道:“无利不起早,二爷听说江州招雇佣兵,正好手头缺钱,想赚两个子儿花花。”

程宗扬笑道:“这个好说,两个银铢一个月,干不干?”

武二郎扭头道:“紫丫头!二爷急着赶路,咱们回头见!”说着拔腿就走。

程宗扬好整以暇地说道:“二爷慢走,见着苏荔族长对她说一声,她那一成股份恐怕没了。”

武二郎停下来,“啥股份?”

“当初在南荒,大伙分股,说好由我打理,二爷和花苗各有半成股份。二爷充当大方,把自己的半成给了苏荔族长。如今我把全部资金都投到了江州,里面就有苏荔族长那一成。二爷若愿意呢,就在江州帮苏荔族长照看一下生意;要是不乐意,就当我没说过。”

程宗扬接着哈哈一笑,“二爷,我随便说说,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就算江州失守,苏荔族长的钱血本无归,赔得底儿掉,也跟你没半点关系,责任全由我来负!”

“你算老几!负得起吗?”武二郎瞪着眼吼道:“她的钱就是二爷的钱!谁敢动二爷一文钱试试!”

“二爷的意思是,苏荔族长的股份你看着?”

“废话!”武二郎吼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那是我们俩的钱……”

程宗扬笑眯眯道:“不合适吧?”

“哪儿不合适!”

“合适!合适!不过工钱的事……二爷是不是直接跟苏荔族长算?”

“啥钱?”武二郎恨铁不成钢地朝他脑袋上一拍,“自家的生意还要工钱?你傻吧你!”

龙宸七名刺客或死或擒,庭中的禁音术已经失效,城上的喊杀声隐隐传来。

武二郎在江州已经待了几日,一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外面打得天翻地覆也跟他老人家没半文钱关系。这会儿得知城里的生意有苏荔的份,武二郎的眉头立刻皱得老高,“不成,二爷得去看看!免得那些废物被人打进来,动了二爷的生意!”

程宗扬朝吴战威竖了竖拇指。看不出武二这粗胚还是个居家好男人,对自家的生意够上心的。只不过武二这厮也太护食了,就这么蹿到城上,恐怕臧修他们先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死丫头!”

小紫朝他摆了个“一切都好”的手势。程宗扬也不废话,把吴战威背到肩上,一边去追武二。

卓云君被雁儿扶着仍站不起身来,她跪坐在地上,望着武二的背影,眼中流露出种种惊愕、不甘、羡慕和懊恼。

镇教的九阳神功被一个全无关系的外人学去,她身为太乙真宗的教御却沦落人手。造化弄人,莫过于此。

※ ※ ※ ※ ※

六朝各派宗门多如牛毛,论起最危险的组织,黑魔海当仁不让坐头把交椅。若论最神秘的组织,则莫过于龙宸。作为一个纯粹的杀手组织,龙宸刺客团始终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

若非小紫揭破,绝少有人知道凶名昭著的妖星都隶属于龙宸,更没人知道妖星中的昭旦、昭明双星就是虞氏姐妹。

妖星者,五行之气、五星之变,如见其方,以为灾殃。天道有常,不在群星之中的流星、彗星则称为妖星,分别是太白、岁星、辰星、荧惑、填星这金木水火土五星精华流散变化而成。

三十六妖星大都是其他门派的弃徒,抛弃原来的姓名,以妖星为名,本身来历就足够神秘,但他们只属于龙宸外围,龙宸内部真正的核心,连他们也未曾真正接触过。

但谁也没想到,辰星一组的拂枢、灭宝会在短短几个照面间就被斩杀殆尽,此时连仅剩的惊理也到了绝境。

惊理竭力施展身法在楼内疾掠,她的动作迅捷而隐蔽,皮制的水靠紧贴在身上,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那具凸凹有致的身躯在楼梯上一掠而过,下一个瞬间便侧身闪入一间空房,然后往桌侧一伏,使出遁术,借助光线和室内的器具隐住身形。

她面罩仍在,身上的连体水靠却破开一条裂缝,露出腰侧雪白的肌肤和一道溢血的鞭痕。那个小贱人阴损之极,方才交手时突然挥出一条紫色长鞭,险些将自己腰椎打断。如果不是自己打出最后一支防身的娥眉刺,只怕刚才便束手就擒。

她屏住呼吸,真气在受创的经络间行走,缓慢积蓄力气。她知道那个可怕的大汉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个小贱人。她的修为在自己之下,只要自己真元恢复少许,就能轻易脱身。等一个月后,自己功力尽复,这个小贱人就该后悔她为什么要生出来。

忽然颈后一凉,一个悦耳的声音轻笑道:“原来在这里啊。”

女刺客顾不得思索自己为何会露了行藏,立即出掌,向后拍出。突然腰后一痛,一丝尖锐的痛楚钻入腰椎,接着经脉间微微一震,刚才积蓄的些许真气顿时消散。

一只纤纤玉手晃亮火褶,点燃案上的蜡烛。摇曳的烛光下,映出少女如花的笑靥。

“姐姐跑得好快,人家差一点就抓不到你呢。”

惊理冷冷看着她,没有开口。每一名龙宸的刺客都接受过审讯训练。在审讯中,最有力的抗拒不是激烈的反抗或者巧妙的谎言,而是沉默。激烈的反抗会大量消耗体力,使自己过早崩溃。再巧妙的谎言也会暴露出过多的信息,只有沉默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小紫笑了起来,“你以为不开口就可以了吗?”

尖细的娥眉刺穿透皮革,在女刺客高耸的乳房上微微一挑,准确地挑住她的乳头,然后刺了进去。

戴着面罩的女刺客眼神冰冷,看着自己的娥眉刺从黑色皮革上穿过,将她高耸的乳房与皮革连在一起,仍旧一声不吭,连呼吸都保持着平静的节奏。

少女轻笑一声,把她翻转过来。穿着娥眉刺的双乳撞在地上,乳头传来撕裂般的痛意,接着背后一凉,水靠上那条隐蔽的拉链被人拉开。

布帛撕裂声起,那少女没有剥下她的水靠,而是把手掌伸到里面,直接把她的贴身衣物扯碎,只剩下一具赤裸的胴体包裹在冰凉的皮革中。

“雁儿,把蜡烛拿来。”

烛光摇动着移到自己背后,接着另一个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的皮肤好白呢,腰这么细呀!我刚才问过吴大刀,他说这个女刺客最少有三四十岁,为什么一点都不老呢?”

“这就是修真养气的好处啦。像她这样的修为,再过二十年、三十年,身子也不会显老呢。”

“这么好啊。”雁儿忽然嘻嘻笑了两声,“她的水靠好像有点小,贴这么紧,身子都被人看光了。”

“她的身子好不好看?”

“还好啦。奶子大,屁股也大,奴婢听说男人就喜欢这一种的,就是不知道脸长得漂亮不漂亮。”

小紫笑道:“让她做婊子好吗?”

“好啊!兰姑正发愁楼里的姑娘太少、不够用,就让她当婊子好了,谁让她那么坏,想害我们。”

两个少女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说着,谁也没有理睬女刺客的反应,好像她已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物体。

惊理神情冷漠地闭着眼。透过言语使被审讯者产生不被重视的卑微感,进而恐慌,以此打破被审讯者的心防,这种伎俩,龙宸要多少有多少。

“要不要测试一下?”

“好啊。”

惊理的眼皮一动,被一双柔软的手指撑开,接着看到一名美貌少女俯身望着自己,“坏女人,你被我们抓到就要乖乖听我们的话,明白了吗?”

惊理的眼中露出一丝轻蔑。

“前天我们也抓到一个女贼,叫……”

看到雁儿求助的眼神,小紫笑道:“罂粟女啦。”

“对了,是罂粟女。”雁儿努力装出凶巴巴的表情,“她像你们一样偷偷进来做坏事,也被小姐抓到了。本来她也好骄傲的,小姐在她两颗奶头上都开了洞,还挂了两只铃铛,她就听话了。”

“笨丫头,你的口气好假啊,真事都让你说得没有了。”

雁儿懊恼地说:“奴婢是不是还不够凶?”

“凶巴巴有什么用?她们又不怕的。好了,把小花放进去吧。”

背上忽然一凉,一条蛇般的物体进入皮衣内,在自己赤裸的胴体上游动起来。

惊理的皮肤猛然绷紧,一声惊叫已经到了喉头,又被她强忍下去。

那条蛇在她皮衣拉链间游动了一圈,然后一头钻到衣内。她能感觉到蛇身冰凉的鳞片在肌肤上摩擦着,从她的背部缓缓游到腰间。即使被人用刀切开皮肤,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但对蛇类的恐惧却是女性的本能。

惊理紧紧闭着眼睛,感受着蛇身游过自己的臀部,接着挤入臀缝。那只妖异的蛇头在臀间蠕动着,能清楚感觉到蛇头包裹在鳞片下的骨骼。蛇头一点一点接近,忽然蛇口张开,一条冰凉的蛇信闪电般从自己的肛蕾掠过。

正当惊理接近崩溃的时候,那只试图挤进她肛中的蛇头突然消失,紧接着又在下体出现。它狰狞地张开蛇口,尖锐的毒牙猛然合拢,咬住自己秘处最柔嫩的部位。

在女刺客的尖叫声中,雁儿正对着闹钟认真做着记录,“反应时间,十七秒。敏感度,乙级。反应强度,丙……”

惊理惊魂甫定,才发现身上根本没有蛇的踪迹,两个女孩只用幻术就蒙蔽了自己的感官。

被戏弄的愤怒使女刺客失去了冷静,“小贱人!要杀便杀!”

小紫笑道:“人家才不会杀你呢。只要你乖乖听话、用心做事,就会活得好好的。”

惊理用嘲讽的口气道:“听你的?用心做事?”

“事情也不是太多。”小紫没有理会她的讽刺,煞有介事地扳着手指说道:“第一桩,你既然被人家抓到了,就是我们的奴隶。别的奴隶怎样做,你也要怎样做。第二桩,人家有个奴婢开了一间妓院,现在缺人,你就去里面接客,替我挣钱好了。听明白了吗?”

“作梦!”

“那个罂粟女一开始也这样说呢。”雁儿道:“我听人家说她很厉害,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可小姐只用了一个时辰,她就变得比小猫还乖,自愿废掉武功到妓院里接客。听说很多男人喜欢她呢。”

女刺客发出一阵冷笑,“当婊子很可怕吗?被人肏又不会少块肉,我只当被狗舔了一口!这种伎俩就想从我口中问出什么,你们看错人了!”

小紫笑道:“你也看错了哦,人家才不想要什么口供呢……”

雁儿抬起小手,亮出一柄小巧的银剪。两女将女刺客的水靠胸部部分贴着乳根剪开,露出她白生生的双乳。她们笑闹着一边把玩,一边品评她的乳房够不够大、乳头够不够翘。两支娥眉刺还留在乳头上,雁儿将皮革剪得只剩拇指大小,挂在她乳尖。

然后两女把她翻过来,将她的水靠从腰间剪开,在皮革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心形缺口,使她整个臀部裸露出来,接着又拿出皮尺测量她臀部的大小、臀肉的弹性,甚至阴门和屁眼儿的位置、形状,还有色泽,唯一没有理会的就是她此行的目的。

惊理这才知道两女根本没有审讯的兴趣,只是把她当成一件好玩的玩具。她决心用性命保守的秘密对她们没有任何用处,她们在意的只是她的身体。

忽然一个淡淡的影子飘入体内,惊理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伸手接过蜡烛,然后蹒跚着走出房间。

烛光在楼道里映出浓黑的影子,女刺客的面容被面罩遮住,唯一露出的双眼和嘴部的圆孔,看起来阴森又诡异。

皮革上的水迹已干,在烛光下散发出黑亮的光泽,往下则是一具活色生香的肉体。白光光的双乳高高耸起,沉甸甸的乳房随着她的步伐不时抖动。

在她身后,浑圆的雪臀完全裸露出来,从后看去,那只丰满白皙的屁股嵌在皮革心形的缺口间,愈发醒目。

两女没有跟来,就这样把她独自放到外面。惊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失去控制,更不知道这两个少女要做什么。她虽然意识尚存,肉体却仿佛被人操弄的傀儡,一步一步走向楼外未知的夜色。

小院三面环楼,邻着院门的一处房间门窗紧闭。他们潜入客栈时已经检查过,这处房间没有任何可疑的气息。然而惊理跨入房内,却仿佛突然踏入一座兽栏,鼻中满是呛人的野兽气息。

惊理半裸的身体被无形的意志操控着朝房内走去。烛光映出地上纷乱的杂物、零星的血迹……在她面前赫然是一口巨大的铁笼,两个猛兽般的巨人被铁链锁在笼中,彼此相距丈许。它们胸部浓密的鬃毛微微起伏,喉中发出低沉的咆哮,笼内到处是斑驳的血迹,还有被撕咬过的动物骨骼。

在两个兽人之间倒伏着一具尸体,两名兽人彼此低吼着,似乎在商谈怎么把尸体撕碎分食。烛光映入室内,两名兽人同时向她看来,非人的目光中充满兽性的残忍和嗜血。

惊理本能地想要逃离,可她恐惧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却一步一步走近兽笼。与她心里的恐惧不同,她的脚步变得轻盈而充满诱惑,那对傲人的双乳抖动着,白花花的肉光吸引着兽蛮人的注意力。

她忽然意识到那两名少女说的并不是谎言,即使和她一样的女杀手,也会像猫咪一样顺从。

然而她无法停住脚步,裸露着臀乳走进笼中,一直走到两名恐怖的兽蛮人之间,然后侧过身,让两名兽人一前一后把自己夹在中间。

她看到兽人身上锁着巨大的铁链,自己所处的位置正好两名兽人都无法够到她的肉体,但偏移半步,自己就可能成为兽蛮人的食物……甚至比成为食物更可怕。

她想拔腿逃开却无法移动半步,她想大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两个半兽人咆哮着伸出巨大的兽爪,她就像走在钢丝上,随时都可能被兽人撕碎,而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做出抚臀摸乳、揉花弄阴的挑逗动作,犹如玩火的飞蛾。

惊理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脆弱的蛹,被无法言喻的恐惧一层层包裹着,巨大的压力使她无法呼吸。

就在惊理被压力击溃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掌忽然抓住自己的臀肉。

她颤抖着回过头,看到那具尸体拖着折断的脖颈从地上爬起,变形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它张开嘴,腐烂的牙床发出恶臭的气息……※ ※ ※ ※ ※

程宗扬把受伤的吴战威交给城中巡逻的星月湖军士,立刻赶去追武二郎。刚登上城头还没看到武二,就不由地倒抽一口凉气。

城外密布着星星点点的火把,在夜色下犹如繁星。远处一座土山已经成形,大批宋军士卒在土山上川流不息,肩扛手提,运送掘出的泥土。

看土山的规模,宋军挖掘的地道绝不是仅仅一两条那么简单。土山的位置远在龙雕弓射程之外,正面还张着数层布幔用来阻挡流矢。布幔之后隐约可以看到几个步兵方阵正严阵以待,数量不下三个军。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调集三个军用来守卫土山完全是多余,宋军半夜大规模集结,唯一的可能就是进攻。江州平原是大江多年冲积而成,土壤肥沃,挖掘地道事半功倍,以宋军的人力,只怕地道已经掘到自己脚下。

想到这一点,程宗扬立刻拦住一名军士,“现在城上是谁在指挥?”

那军士三十多岁,眼神中带着百战之余的锋锐,他向程宗扬行了个军礼,然后道:“报告程少校!目前指挥官是萧少校!”

程宗扬认出他是自己手下的一营军士,“你是一连的?臧修呢?”

军士指了指旁边的悬楼。城上的民夫和雇佣兵都觉察到危险,一个个握着兵刃,紧张地盯着城外,悬楼内却鼾声大作,臧修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这会儿睡得正熟。

“臧和尚!”程宗扬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宋军都快摸到城上了,还在睡!”

臧修鼾声一停,接着跃起身,脸上已经没有半点睡意。他走到悬楼射孔处看了一眼,然后道:“我们作过推演,宋军想破城,至少要调动五个军。三个军的兵力很可能是佯攻,以擂鼓远射为主,目的是掩护正在挖掘的地道。”说着他咧嘴一笑,“前面有老鲁守着,误不了事。”

南门正前方的堡垒中,鲁子印盘膝坐在一个半人深的土坑内,坑上覆盖着一口大缸。他双目微闭、敛息凝神,在黑暗中仔细倾听着地下的动静。

挖掘泥土的“沙沙”声从远处不断逼近,一点一点到达脚下。鲁子印没有动,只闭着眼,等着地下挖掘的范围越来越大。

连日来的战斗让星月湖上下都对程少校拿出的水泥深具信心。宋国的军队在六朝中算不上一流,但器械之精,甲于六朝,论起攻城的手段,宋国自认第二,六朝没有谁敢承认第一。饶是如此,宋军器械对江州的水泥坚城仍然束手无策,用尽手段也没攻下哪怕一座堡垒。

在萧遥逸不计成本的投入下,六座通体由水泥浇铸的堡垒犹如六枚铁钉,成为宋军无法攻克的噩梦。水泥的便捷性、可塑性、坚固程度……远远不是岩石城堡所能抗衡的。宋军摧城拔寨的利器,在江州的水泥坚城面前毫无用武之地。

要对付这些水泥堡垒,最好的办法便是穴攻。采取挖掘地道的方式将堡垒下方全部掏空,用木柱支撑,然后烧毁木柱,利用堡垒自身的重量造成地层塌陷,使堡垒倒塌,将其拔除。

针对宋军的穴攻,鲁子印已经准备好给宋军一个惊喜。

鼓声隆隆响起,宋军的三个步兵方阵缓缓向江州进发。他们每迈出一步,都用刀剑敲击盾牌,发出巨大的声响。踏入守城方的射程之后,宋军本就不快的速度愈发缓慢,鼓声却越来越响。

程宗扬松了口气。臧修所料不差,宋军这次进攻是佯攻,虽然声势震天,军中却连云梯也没有几架。

“外强中干。”程宗扬丢下一句评语,然后笑道:“臧和尚,让你说中了,宋军连演戏都舍不得下本,看来真是穷了。”

说笑间,一行人远远行来,正是在城上巡视的萧遥逸。小狐狸锦衣玉冠,腰里挂着一串香囊,衣领、鞋子都镶着龙眼大小的珍珠,架子更是摆到十二分,周围单是提灯笼的就有七八个人,程宗扬估计城外的宋军隔着两里地都能看到他拉风的模样。

“照这么亮,给神臂弓当靶子吗?”

萧遥逸道:“我就是怕他们看不清,不小心给我一箭,那可冤枉死了!有这么多灯笼照着才安全。”

自打从秦翰手中捡回一条命,萧遥逸就把自己江州刺史的身份当作护身符,除非宋国准备和晋国撕破脸,否则他越拉风,活命的机会越大。

程宗扬笑道:“那你干脆学着袁成子他们,脸上敷点脂抹点粉,找几个美婢扶着,走两步吟首诗,再吐半口血,这才像晋国的贵族。”

萧遥逸翻了翻白眼,“你掐死我得了!”

两人说笑几句,程宗扬问起武二,萧遥逸却是一愣。他在城上巡视一圈也没见着半个外人,何况是武二郎那样的大块头。

程宗扬听得纳闷。从客栈到城墙并不太远,武二郎即使属乌龟的,这会儿也该爬到了,难道是迷路了?

萧遥逸听说又来了一个高手助阵,不由心花怒放,至于武二的脾气,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高手嘛,有脾气、有性格,那叫有本事!我喜欢!”说着他有些不放心地问道:“真的不要钱?”

“放心吧,武二爷向来一口唾沫一个坑,说不要钱就不要钱。”程宗扬忽然停下来,扭头朝城下看去。

城下一处民居轰然一声巨响,一条人影直射出来。看到那个大脑门,程宗扬不由一愣,“秋小子?”

秋少君像狂风中的树叶般被卷起数丈,接着身子一翻,头下脚上,朝那处民居疾掠过去,人在半空便喝道:“先天五太!太素第四!咄!”

房舍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巨人踏过,满檐的屋瓦同时破碎,溅起一片灰土。房中传来一声暴喝:“臭小子!给二爷滚开!”接着灰土之间有一团光球冲天而起,破开秋少君的太素诀,击向他的胸口。

秋少君“哇”地吐了口鲜血,一头撞进尘雾弥漫的瓦砾间,摔得灰头土脸。他袖中的少阳剑如影而出,绕身游走,忽然一手伸来,抓住他的肩膀。秋少君弹指低啸,少阳剑如游龙般刺去。

程宗扬竭力避开剑锋,一边叫道:“秋小子!是我!”

“小心!”秋少君急忙挥袖,那柄少阳剑刚生变化就被他收入袖中,让程宗扬躲过一劫。

秋少君顾不得抹去嘴边的血迹,便叫道:“有奸细!还记得我说过城中有太乙真宗的气息吗?原来就躲在这里!”

程宗扬朝另一边嚷道:“二爷,省点力气吧!误会!是自己人!”

“自己人?”秋少君叫道:“自己人他会一见面就动手打我?”

武二郎踏着瓦砾出来,横着眼道:“二爷找你问路,那是打你吗?没长眼啊你?”

秋少君哇哇叫道:“‘小子!过来!二爷有事问你’——有你这样问路的吗?我二爷早就死了,你算老几啊?”

“嘿,小鸡崽子,越说越来劲是吧!”

“哇,你还骂我!”

“停!”程宗扬拍了拍脑门,告诫自己要冷静,然后一指武二,对秋少君道:“这是武二郎,和我一道在南荒出生入死的兄弟。人呢,算不上什么好人,脾气更臭。”没等武二发飙,程宗扬又补了一句:“花苗苏荔族长的未婚夫。”

一听到这话,武二郎顿时没了脾气,整个人都美得冒泡,他一边咧着大嘴傻笑,一边拍拍程宗扬的肩,一副大家知根知底、交情十足的表情。

“这是秋少君。武二,你不是佩服师帅吗?这是王真人最小的师弟。”

“我说呢,年纪不大,修为不差。”武二大咧咧道:“不打不相识,往后跟着二爷混吧。”

秋少君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他盯着武二郎,“你为什么会九阳神功?”

武二郎立刻翻脸,“二爷会九阳神功,招谁惹谁了?”

程宗扬干咳一声,拉住要急眼的秋少君,“这事说来话长……回头有机会再跟你说吧。”

“不成!你得给我说个清楚!”

“小鸡崽子!给脸不要脸是吧!”

“哇!你又骂我!你以为我很怕你吗?”

“都闭嘴!宋军打过来了!武二,你到城上去!秋小子,你还不去保护月姑娘!”

两人恶狠狠地互瞪一眼,这才罢手。好不容易分开两人,程宗扬只觉脑袋有两个大。这两个活宝,真够伤脑筋的。

※ ※ ※ ※ ※

鼓声越来越近,鲁子印忽然双目一开,抄起手边的长矛朝地上刺去。矛身穿过泥土,猛然一沉,似乎刺到空处。鲁子印随即掀开大缸,从坑中跃出,一边发出低啸。

旁边早已等候多时的军士立刻扑灭灯火,拿起准备好的锄铲朝下挖去。整座堡垒都沉浸在黑暗中,只有挖掘声不断响起。

几名星月湖军士一起动手,不多时就往下挖了三四尺深。堡垒灯火全无,反而是地下的空隙隐约透出火把的光芒。下面挖掘的宋军士卒也听到头顶的异动,知道被敌寇发现。这里离土山入口已远,士兵们都没有带武器,只能一边拼命填土,一边匆忙撤退。

泥土一阵涌动,忽然伸进来一个巨大的铁筒口,接着轰然一声,众人困在狭小的空间里,耳膜几乎被巨大的轰鸣声震碎。

星月湖等人拔出那门用来吓人的火炮,鲁子印提着短刀当先钻进地道。堡垒下方的地道刚挖掘出来,极为狭窄,十几名宋军一个没跑,全被震晕。鲁子印毫不手软地一路杀过去,将地道里的宋军清理得干干净净。

堡垒下方已经被掏空三分之一,形成一个月牙状的空洞,用几根刚打上的木桩支撑。再给宋军一会儿时间,挖到足够的深度,一旦纵火焚烧,失去支撑的堡垒立刻会整个倾覆。

但现在宋军连日来的辛苦都便宜了堡垒的守军,几个水泥制成的蒺藜状障碍物被运送下来。交叉堵住地道入口,将堡垒下方的地穴隔成一个封闭的空间。接着鲁子印等人一起动手,也不用费什么事,直接将搅拌好的水泥灌进去,用不了多久便灌满整个地穴。

“这等于宋军出人出力替咱们挖好堡垒的地基,”臧修嘿嘿笑道:“咱们只要把水泥灌进去,就把堡垒加固了一遍。嘿嘿,大伙儿都盼着宋军在每个堡垒下方挖地穴,省得咱们再费力加固。”

“这主意太损了,谁想的?”

萧遥逸眉飞色舞,“打死你都想不出来——月姑娘!”

程宗扬一脸的不可思议……那个大脑一根筋的傻妞还有这主意?

萧遥逸佩服地说道:“月姑娘聪明天授,一看到水泥就意识到这是军国利器,这段日子对水泥下了不少力气。当初月姑娘就断言,要对付水泥坚城,除非用铁制的撞车,但江州土地松软,铁制的撞车难以移动。强攻之外只有穴攻一途,早在过年前,月姑娘就针对宋军可能采取的穴攻制订了各种计划,眼下终于用上了。”

军国利器?只有月丫头这种战争狂才会只看到水泥的军事用途吧。

“这主意是不错,就是太费水泥了。”

江州的水泥窑沿江而设,大都布在城外,战事一起就停止运作。用灌浆的方式对付穴攻可谓巧妙,唯一的弱点在于水泥的耗费量会大得惊人。

说话间,宋军方阵越来越近,忽然城上一声暴喝:“来啊!孙子们!敢动二爷的钱!让你们尝尝二爷的刀!”

夜色间,武二郎这声大吼仿佛地面都为之震颤,阵后几匹战马嘶鸣一声,就像听到虎啸一样踣倒在地。

萧遥逸笑得合不拢嘴,“好汉!好汉!武二爷真够猛的!”

武二郎哼了一声,下巴几乎扬到天上去。

就在这时,土山上的宋军忽然一阵慌乱,一群浑身泥土的士卒从地下钻出,仿佛被敌人追杀一样四散奔逃。正在前进的宋军方阵停下脚步,片刻后迅速撤退。

武二郎正准备大杀一场,看到这一幕,鼻子差点气歪了,“啥意思?不打了?二爷辛辛苦苦跑来,他们竟然敢不打了?孙子!有种别跑!”

程宗扬赶紧拦住他,武二郎也就是做做样子,被他一拉顺势停住,又叫骂几声,找足面子,这才拍拍屁股走人。

程宗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厮脾气臭了点,心眼儿一点也不缺。秋少君和他一比就成了个缺心眼的傻小子。

萧遥逸笑道:“够气魄!有武二爷援手,着实是个得力的臂助。”

“在南荒,他和艺哥帮了我不少忙。”程宗扬回到守城的正题上,“水泥这么用,能供得上吗?现在还剩多少?”

萧遥逸在程宗扬耳边道:“这几个月坐吃山空,已经没剩多少了,还好宋军不知道。嘿嘿,这水泥果然好用,现在谣言满天飞,保证宋军摸不着底细……”

“什么谣言?”

“当然是水泥的谣言。你的望江楼还没建成,外面知道的人不多。江州战事之后,水泥肯定一战成名。这是咱们的摇钱树,你总不想让人知道这东西谁都能烧出来吧?”

这种低投入、高产出的产品,技术上没有什么复杂之处,想靠垄断技术赚钱,最要紧的是保密。程宗扬把它交给星月湖,也是考虑到星月湖大营不仅有充足的人力,更有严格的军纪。否则只靠祁远一个人,累死也做不出多少。

程宗扬笑道:“你怎么编的?”

萧遥逸一脸得意地说道:“水泥水泥,当然是水底的泥沙……”

“不是吧?”

※ ※ ※ ※ ※

“江州水泥名满天下,其物盖出自江州之滨,大江之内。每至晦朔,江州之民入江中取沙土,入于窑中,以烈火焙热七日,其法秘不知闻,传言每石得灰数斤,即为水泥。大江流经数千里,出水泥者,仅两里有余。江州之能富甲天下,皆源于此。”——《江州琐记》江州一战使水泥的名声不胫而走,多年以后甚至有人声称,江州之战的真相其实是盘江程氏为了推销水泥所做的一次大规模广告。随着江州水泥风靡一时,关于水泥的传言也越来越多。

其中流传最广的一种就是《江州琐记》的说法。受此启发,许多人对自己身边的河流进行了试验,但没有一例能够烧制出水泥。甚至还有人借着行船为掩护,费尽力气从江州附近的水底取来泥沙,多方烧炼也未得到产品。

这些都是后话。但江州之战,宋军折戟沉沙,水泥在守城战中的出色作用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因素。否则即使程宗扬在后世被商人津津乐道的“临安粮战”中取胜,没有坚城抵御宋军的兵锋,江州也早已易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