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79章·围城

桓歆和石超硬着头皮随臧修上城,剩下那群公子哥儿被奴仆、婢女们搀扶着回水香楼压惊。众人的家丁和部曲都留了下来,一千多人倒也黑压压的一片。

崔茂的四营和自己的六营已经赶来助战,将兽蛮武士阻截在数丈宽的一段城墙上,吴战威和敖润捆走那名兽蛮武士,这会儿早已过来,一左一右护着程宗扬。

等那些世家子弟离开,敖润低声道:“老程,你是商人还是世家出身?这些公子爷对你可服气得很啊。”

程宗扬笑嘻嘻道:“想不想跟着我混个世家出来?”

敖润咧了咧嘴,“我儿孙要是这熊样,直接掐死。嘿,那几个少爷涂的粉,加起来有几斤吧。”

程宗扬大笑几声,然后走到那些部曲面前,收起笑容。

“你们可能已经知道了,前面就是战场。贵主人希望立下军功,你们可以不在乎,但我程宗扬在这里告诉各位,斩敌一首,赏钱铢五贯。斩敌三首,我亲自向贵主人叙功,为立功者脱去奴籍。斩敌五首,不但脱去奴籍,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加入我盘江程氏,不是奴籍,而是我盘江程氏的职工。”

有人道:“是匠户吗?”

“不是。我盘江程氏会给所有职工按月发薪,对待遇不满者,可随时离开,来去自由。”程宗扬笑了笑,“关于职工的待遇,你们可以问这位吴爷,叫吴大刀就成。不过现在不是问待遇的时候,守住江州,有的是时间向大伙细说。”

有人叫道:“五贯钱是不是真的?”

程宗扬道:“敖润!”

敖润拍了拍胸膛,声如洪钟地说道:“我是雪隼团的雇佣兵!别说你们是部曲,就是招募的民夫,赏钱也是直接发到手上。战场上刀枪无眼,真要送了命,该发的赏钱,程头儿会直接送到你们家里!一个铜子儿也少不了!”

一众家丁、部曲顿时沸腾起来,“干了!”

“一颗人头就是五贯钱,三颗就够换一亩地!值!”

程宗扬负手等了片刻,然后开口道:“这仗不是你们想打就能打的。”他这一声用上了真气,音量虽然不高,却把千余人的骚动都压了下去。

等那些部曲安静下来,程宗扬道:“苏骁。”

这名六营的骁将挺身出来,“喝过酒的,退开一步。”

“打过仗的,上前一步。”

“拔刀!”

拔刀声刚一响起,苏骁便叫道:“停!没有拔出刀的,退开一步!”

“杀过人的,上前两步。”

苏骁从那些部曲身前走过,迅速挑选出能战之士,每十人派出一名星月湖军士指挥。

程宗扬不敢久留,立即带着吴战威和敖润回到城上。

三个营的星月湖军士合力,终于挡住了兽蛮营的攻势。这会儿兽蛮营已经退出城墙,一群胆壮的民夫不停挑着水泥、粗沙、碎石上来,混合后灌进裂缝。

桓歆和石胖子已经在城上待了一阵子,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人兽恶战、血肉横飞的场面,两人都松了口气,脸色也回了过来。桓歆早把大氅和外袍丢了,带着几名护卫,自己一身劲装、背弓带矢,收拾得像打鸟的一样。石胖子还是老脾气不改,也改不了,虽然护卫比桓歆还多,但上座城都得由几名婢女扶着。

臧修寸步不离地跟着两人,偶尔有失去准头的冷箭飞上城头,都被他抢先一步拨开。

程宗扬发现臧和尚确实很会吸引女人的注意,那些美婢频频偷眼看他,臧和尚也摆出气宇轩昂的架势,有意无意地显露自己胳膊上的肌肉,搞得一群美婢眼睛直亮。若论长相帅气,苏骁能甩臧和尚两条街,可论起泡妞的本事,臧和尚能甩出苏骁两光年,难怪这花和尚会有一妻一妾。

桓歆和石胖子先是对着城墙上水一样乱洒的血迹一惊一乍,看到一条断肢都要嘀咕半天,随着尸体越来越多,两人的一惊一乍都不够用了。这会儿又换了新鲜的,围着那些民夫,看他们用水泥灌浆。瞧着稀奇,桓歆甚至还蹲下来摸了摸那些泥浆。

看到程宗扬上来,桓歆“嘿嘿”笑了两声,抬起手让石超的美婢擦干净,一边笑道:“江州这破城没想到修得够结实的。从哪儿弄的石料?我瞧有几根足足一丈来长,里面还有竹片,看着就稀罕。还有,灌泥浆能干嘛?”

程宗扬指了指泥浆,笑道:“你看的这个就是,水泥。”

“你跟云执事打赌,盖临江楼的也是这个?”

“没错。这城堞、悬楼,还有前面的堡垒,都是水泥做的。你看那些堡垒,前后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建成,如果不是兽蛮人用了妖法,连投石机都砸不动。”

石超道:“程哥,这水泥是哪儿来的?”

“不瞒你说,这是我商行的货物。”程宗扬拿了把水泥,“就是这样,做出来就像碎粉,拿水一浇就成,晾干比石头还结实。你看这条裂缝,今天灌上拌好的混凝土,明天就凝固,补得严严实实。”

桓歆呼了口气,“这倒是好东西!”

石超眼巴巴道:“程哥,这水泥怎么卖?”

程宗扬笑道:“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不过今天来不及,改天再谈。”

臧修忽然叫道:“敌人上来了!”

程宗扬瞥了一眼,来的不过是小股宋军,为首一个似乎有点眼熟。这点兵力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臧和尚喊这么响,不过是给两位公子一个吹嘘的机会。

“桓兄、石兄,退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我还要去北门看看。”

桓歆也看到宋军不多,拍着胸膛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小的们!都跟我来!”

整座江州城周长不过十一二公里,程宗扬用了半个多时辰便环绕一圈。说是巡视,其实是借机多吸收些死气。

但北城和西城的战况远不及东、南两处惨烈。北门有侯玄坐镇,防守最为轻松。龙卫军几乎连城墙都没摸到就被击溃。西城的水门只有宋军的轻骑游弋,一开始还对着城头叫骂两声,等城上的军士换上龙雕弓之后,那些骑兵跑得连影子都不见了。

南门的战事仍在持续,宋军的攻城器械大半被击毁,城下火光四起,都是燃烧的轒輼车和云梯。那些巢车本来就不是专门攻城的器具,只能隔着百余步与城上对射。但随着星月湖军士都用上龙雕弓,宋军的射手已经落了下风。

天色微微发亮,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宋军仍然没有退却,仿佛在酝酿着更强烈的攻势。

宋军众将已经没有了最初的踌躇满志,眼看着己方攻势一波一波被化解,轒輼车、云梯、冲车、巢车、投石机……这些攻城的利器一一折戟沉沙,此时都鸦雀无声。

夏用和头也不回地说道:“张亢,你看如何?”

张亢自从说过江州水泥,就默不作声,这会儿道:“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

众将人人色变,李宪也是通兵法的,一听张亢引用这段话,就暗自跌脚。

这个张亢,自己好不容易把他一个小小的都头拉到身边,与众将待在一处,他一开口就公然打主帅的脸。夏用和睚眦必报,岂是好惹的?

夏用和却没有生气,“你是说打不下来?”

“贼寇久备,上下同心,坚城如铁,蚁附攻城必定无功。”

“那你说说看,怎么打合适?”

张亢毫不犹豫地说道:“临、穴。”

这两个字是军事术语,“临”是堆土为山,一直高过城墙,利用宋军擅长远射的威力,克敌制胜。“穴”是地道,在一般情况下,并非靠地道渗透到城内,而是挖到城墙下方为止,用木桩支撑坑道,完工后烧毁木桩,使城墙下陷,用来摧毁城墙。

夏用和紧逼着问道:“贼寇弓矢劲利,如何堆成土山?”

“幔。”

夏用和倏然回头,鹰目盯着张亢,片刻后忽然大笑起来,“王信!你手下有这等人才,还等什么!”

王信在三川口一战负伤,一直在军中赋闲,此时待在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对众将的讨论也不插话,好像没他这个人似的。听到主帅的命令,王信挺身跨出一步,单膝跪地,“请大帅令!”

夏用和丢下一支令箭。

王信捧起令箭,大声道:“得令!”然后回身喝道:“儿郎们!抄家伙!”

程宗扬走了一圈,又赶到南门,这会儿不但城下的宋军,城上的守军也伤亡惨重。城上备的水泥石料已经耗尽,受伤的民夫不时发出惨叫。

孟非卿一指下面的宋军,“若是岳帅还在,此时便精兵尽出,直攻敌军中军大营。”

“岳鸟……岳帅够猛的啊。老大,岳帅的修为跟你比怎么样?”

孟非卿道:“岳帅不败的威名岂是白来的?人力有时而穷,岳帅却是万军丛中越战越勇。敌军越多,厮杀越惨烈,他出手的威力越大。我孟非卿自负豪杰,但这种大战,要不了一两个时辰便真元耗尽,岳帅却从来没有力竭难支的时候!”

程宗扬心里一动:孟老大描述的岳鸟人越杀越猛,该不会和自己一样……宋军的攻势忽然一顿,接着阵后那支一直没有动静的军队开始动作。

他们没有携带武器,这会儿掀开大车,里面都是锄头、铁铲之类的工具。接着十几名军士将掩车的皮革、布幔张开,形成一道高近丈许、宽数十步的屏障,将携带工具的军士掩护起来,然后一层一层向城墙逼近。

这种皮、布制成的软幔是弓箭的克星,大多数箭支射过去就钉在上面,即使能够穿透也不知道目标在哪里。眼下又正值冬季,宋军浇上江水,便可防火。对付这种布幔的利器是投石机,但江州城没有一具。

宋军逼近到城前百余步的位置就停下来开始掘土。数千人挥起锄镐,远处只能看到布幔后泥土纷飞,就像工地,还是环保型的。

此起彼落,一时间泥土纷飞,江州城前仿佛变成一处大工地。

程宗扬讶道:“这是在干什么?”

“堆土山。”

程宗扬拍了拍额头。孟老大在晴州给自己讲过,一时没想起来。看着宋军热火朝天地干活,程宗扬牙痛似的吸了口凉气。

这是最笨拙、最低效的攻城战术,但也是对付江州最稳妥、最有效的战术。宋军虽然屡挫,兵力仍远远超过江州,只要他们守在城外,城中就难以出击,只能看着土堆越来越高。

孟非卿道:“他们多半还在挖地道,掘出的土用来堆山。”

程宗扬苦笑道:“如果不是铁丝网用完了,我们这会儿通过地道从堡垒杀出去,就要他们好看。”

说话间,东城传来军报。程宗扬接过来一看不由地吓了一跳:刚才宋军攻击东城,己方伤亡十五人只留下对手五具尸体,这是双方交战以来比例最悬殊的一次。

“怎么回事?”

“是桓公子和石公子的护卫。”

宋军攻城的人数不多,桓歆有意露脸,把守城的星月湖军士和佣兵支开,自己亲自带着护卫防守。谁知这股宋军在星月湖军士手下走不了几招,对付这些豪门的看家护院却是一打一个准。为首一名都头一上来就挑翻两名护卫,那些护卫刚退后重整旗鼓,后面十几名宋军就一窝蜂上来,当场有超过十名护卫被宋军击杀。

他们不知道这些宋军都是刘宜孙振臂一呼找来的勇悍之士,即使在捧日军也算得上精锐。如果不是臧修见势不妙,怕宋军大部队抓住机会破城,出手救援,这些护卫只怕就在两名少爷眼皮底下被全歼了。

护卫中不是没有好手,但这些世家子弟平时靠名头都能压死人,护卫武功高点、低点的差别不大,倒是一些嘴上会来事的容易混成贴身护卫,是不是花拳绣腿无关紧要,反正欺负良民够用了。

程宗扬哭笑不得,桓歆和石超的这把米亏得有点大了,只盼他们带来的部曲不是这种水货。

随着宋军改变策略,战事陷入僵持。天色渐渐发亮,城墙下烧毁的攻城器械冒出滚滚浓烟。宋军派出几支没有携带武器的小队,将死伤的同伴运回金明寨大营。城上的守军很有默契地没有开弓放箭。

一夜鏖战,交战双方都成为疲兵。宋军换上生力军防护堆积土山的军队,城上的守军也换了一遍,昨晚参战的星月湖军士、佣兵和民夫都撤下城休息,不多时城中便鼾声处处。

昨晚一战,虽然试探的成分更多一些,但战况的惨烈比起六朝任何一场攻城战都不逊色。惨重的伤亡使双方不约而同地采取守势。宋军埋头堆土山挖地道,星月湖大营也暂时没有力量出击。

守城战最怕的就是这种闷围闷守,毕竟再强悍的军士也是人,不可能每天十二时辰都保持警觉。相比之下,防守一方的状况要好得多,星月湖军士为信念而战,士气不用鼓励。佣兵的士气与赏金成正比,只要有足够的金铢,士气就能维持在一个夸张的水准上。至于民夫,他们的士气大多建立在星月湖主力的基础上。星月湖军士一胜就士气大振,一旦受挫就成了惊弓之鸟。

程宗扬也支撑不住,被崔茂替换下来之后便回到客栈。他解开衣服,肩头的伤口扎进去寸许深浅,昨晚恶战时没有留意,这会儿手臂几乎都抬不起来。

“星月湖大营有做饭的,有搞情报的,还有跳大神的,居然没有医生,还得从宁州请。真是邪门儿……”程宗扬龇牙咧嘴地解开包扎的布条,一边抱怨。

小紫一手支着下巴,笑道:“萧五说,以前营里有医生的。”

“是吗?”程宗扬随口应了一声,忽然醒悟过来,“光明观堂!”

光明观堂以前与岳帅的星月湖大营交好,星月湖大营的医生都是光明观堂门下弟子,双方翻脸之后,光明观堂撤走了全部弟子,星月湖大营也不再有随军的医生。

“光明观堂为什么和星月湖大营决裂?总该有个原因吧?”

“姓岳的要造反啊,光明观堂当然不肯跟着他们干了。”

程宗扬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瞎扯。岳鸟人在宋国大权独揽,进宫就和回家一样,还用造反?再说了,真要造反,用的罪名还会是莫须有?”

“大笨瓜。若等到姓岳的举旗造反,谁能制得住他?当然要先下手为强啰。”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这还真有点可能。但岳鸟人那么嚣张,搞得满世界都是仇人,怎么会一点反抗都没有,老老实实地被就地正法了呢?

这个问题别说自己,恐怕孟老大他们也回答不了,一时半会儿也不用去想。

程宗扬活动了一下肩膀,然后道:“我去打坐,不许人打扰。”

小紫没说什么,只唤了雁儿去烧水,准备汤浴,等他打坐出来清洗伤口。

程宗扬盘膝静坐,将吸收的死气一一化解,一个时辰之后才睁开眼睛。手臂的伤口已经好了许多,虽然还没有完全愈合,但已经不影响用力。丹田的真气又多了不少,但距离第六级还差得远。他忽然想起刚才在城上的疑惑:岳鸟人是天生晕血的菜鸟,偏偏还组建了星月湖大营,四处打仗,而且越打越猛,不会是和自己一样,也有生死根在身,靠战争来吸收死气吧?

很有可能,但即使有也是他最大的秘密。除非那鸟人复活,否则任何人也没有答案。

程宗扬抛开思虑,从静室出来,一边道:“死丫头!”

小紫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大笨瓜。”

程宗扬推门进去,笑眯眯看着她。

小紫白了他一眼,“想找雁儿吧?”

程宗扬干笑两声,自己刚化解了死气,正有这个心思,没想到被死丫头一口道破。

小紫忽然眨了眨眼睛,“程头儿,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卓美人儿了,你难道不想她吗?”

“对啊,有好几天没见她了。你不会刚解了焚血诀,就把她分尸了吧?”

“切开能当两个玩呢。”小紫笑吟吟道:“一个大美人儿,一个小美人儿,你选哪个?”

小美人儿是雁儿,自己这时候给她开苞,恐怕这个小美人儿承受不住。卓贱人这些天不知道被死丫头搞的什么名堂,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自己倒有些好奇。

“那就大美人儿吧。”

小紫扬声道:“阿梦。”

“你叫梦娘干嘛?”

“你不是选了大美人儿吗?”

“我是要卓贱人好不好?”程宗扬气都不打一处来,“死丫头,你明知道梦娘不能用,还叫她来干嘛?”

小紫哂道:“怪不得你那么大方说不碰她,原来早就摸过了。”

程宗扬板着脸道:“她跟着我混饭吃,我多少对她了解一下,有问题吗?”

程宗扬说得正气凛然,肚子里却在叹气。自己不是坐怀不乱的圣人,梦娘不仅仪态万方,美艳迷人,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万种风情,更重要的是她什么都忘掉了,就像一张白纸任自己书写,那种熟艳贵妇与童稚幼女的混合体,对自己极具杀伤力。

在筠州的时候,自己摸也摸过、搂也搂过,可就差临门一脚,没有享受到她的美肉。不是自己品德高尚,而是无能为力。

天知道梦娘身上被下了什么禁制,除了一张妙趣横生的嘴巴,下面两个美穴都是中看不中用。后庭还好一些,臀白如雪,肛嫩如菊,但后庭只能勉强伸进一根小指,再粗就像肛肉里有个铁箍一样,无法扩开分毫。前面的美穴更是连插也插不下去,根本就是件纯粹的观赏品。

程宗扬打定主意:再撞上黑魔海的家伙,无论如何也要抓个活口,问清楚梦娘身上的禁制怎么解?不然光是只能看不能吃,想起来心里就像长了毛似的。

“死丫头,梦娘身上的禁制真不能解?死老头……殇侯行不行?”

“殇侯是毒宗,他们是巫宗,你说呢?”

程宗扬唉声叹气,“这死老头也太没用了!”

小紫忽然眨了眨眼睛,给他使了个眼色。程宗扬心下会意,起身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忽然身形一晃,一把将雁儿抱进来。

雁儿准备了汤水沐浴,芳心忐忑地在房内等了许久,却不见动静,不禁又是委屈、又是疑惑,大着胆子过来。谁知道刚到门口就被主人一把抱住,小美人儿一张玉脸顿时红透了,“公子……”

“真香。”

程宗扬在她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抬起头一脸坏笑地看着小紫,想让死丫头知趣点,免得耽误自己给雁儿开苞。没想到小紫也露出一丝坏笑,慢悠悠道:“刚才萧五过来,请你去大营开会。你正在打坐,我就让他走了。”

程宗扬满腔欲火都被这盆冷水浇得干干净净,气急败坏地匆忙束上衣带,叫道:“死丫头!你明知道有事,还跟我废这么多话!”

※ ※ ※ ※ ※

程宗扬飞也似的赶到中军大帐,会议已经结束,只有孟非卿还在等他。

“宋军增兵了。西部六州的厢兵,大概三五万人。”孟非卿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

“三万人还是五万人?”

孟非卿挑了挑眉头,“恐怕夏用和都不知道。”

厢兵吃空额比禁军严重得多,准确数字只有天晓得。看到孟非卿沉着从容,程宗扬也安下心来,笑道:“贾师宪帮了我们大忙,来得越多,败得越快。如果都像选锋营那种的,来个七八千人,咱们就该去宁州了。”

孟非卿微微摇头,“我上次去宁州与萧侯约定,星月湖大营绝不过江。”

程宗扬怔了一下。难怪这边打得天翻地覆,萧侯出自石头城水师大营的两万精锐却始终不见踪影。

“不用多想。如果不是萧侯,星月湖大营根本没有起兵的机会。萧侯拿出江州,已经仁至义尽。”孟非卿微微一笑,“总不能让萧侯替我们打这一仗吧。”

“那就是一点援军都没有了?”

“师帅的左武一军覆师塞外,左武二军虽然挂着师帅的名字,实权却在吕氏手中。”孟非卿忽然停住,“你在想什么?”

程宗扬一手揉着太阳穴,一边闭上眼睛,在头脑中飞快地将线索一点一点拼接起来:王哲兵败身死,萧道凌玄武湖之战,星月湖大营割据江州,宋国禁军出兵讨伐……片刻后程宗扬睁开眼睛,目光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孟非卿道:“如何?”

程宗扬呼了口气,“我在想,如果这是有人一步一步逼星月湖大营起事,筹划着借汉、晋、宋三国之力,将聚集在江州的星月湖余部一网打尽……这个人是不是太神了?”

程宗扬虽然是猜测的口吻,孟非卿表情却严肃起来。从汉国到晋国,再到宋国,六朝有一半都被操弄在掌股之间,这个势力未免强大得匪夷所思,想一想就不太可能。但程宗扬的猜测也不无道理……良久,孟非卿道:“星月湖大营不是那么好啃的。”

程宗扬却有另外的疑惑。筠州常平仓数十万石粮食被大火一焚而空,前线已经缺粮,宋军昨晚连夜攻城,也许正是掩饰他们所处的困境。而贾师宪调集厢兵增援,最让自己捉摸不透。宋国的粮价已经超过一贯,难道宋国朝廷还有足够的物力、财力继续消耗下去?

宋国如果能撑下去,就轮到星月湖大营麻烦了。现在星月湖大营已经伤亡过半,即使大部分伤员还能再上战场,也无法与宋国的倾国之力对耗。像昨晚的攻城战,再来上七八次,星月湖大营也被耗干净了。

“说说守城战吧。”程宗扬道:“我看这样守下去恐怕不行,无论如何也要让宋军在二月之内退兵!”

“三天之后,我安排了一场劫营。”

“土山?”

“金明后寨。”孟非卿在沙盘上点了点,“到时由你领军。”

程宗扬却道:“我不去。”

孟非卿抬起眼来。

“老大,我知道你想让我多立点功劳。不过江州这一战不是战场上就能解决的。”程宗扬道:“即使劫营大胜,宋军还能不断调集军队。战场争锋,杀敌一万,我们就算只损一百,也损不掉二十万宋军。而宋军禁军、厢军、乡兵不下二百万,至少能调动五十万。”

孟非卿目光微动,“你是说经济战?”

“没错。我有七成把握可以断定,宋军昨晚的进攻是因为缺粮。只要宋国粮价持续高涨,贾师宪终有支撑不住的一天。”

孟非卿道:“你说的经济战,我还没有全明白,但我信得过你。究竟要怎么打,我们全听你的。”

“好!”程宗扬意气风发地说道:“战场上的事交给你们,战场外的事我来办!老大,来谈谈入股的事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