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77章·死门

程宗扬一边揉着酸麻的手臂,一边丝丝吸着凉气。吴战威和敖润一个瞪大眼睛,一个张大嘴巴,半晌吴战威才道:“程头儿,你啥时候变这么强了?”

敖润也道:“老程,你吃啥玩意儿了?这修为一日千里啊!”

兽蛮武士如小山般的身体伏在城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躯干下散落着一片青铜护心镜的碎片。

刚才一番恶战,程宗扬双刀几乎被兽蛮武士的重斧砍成麻花。他弃刀用掌,一连六掌将兽蛮武士的护心镜拍得粉碎,硬把这个豹子头生生打倒。程宗扬也不轻松,这兽蛮武士天赋异禀,自己出掌时用上了九阳神功,就是一头野猪也能打趴了,这厮居然只断了一根肋骨!幸好兽蛮人的身体结构和人类差不太多,自己用重手法封了他几处大穴,如果只拼力气,不一定能斗得过它。

这么丑恶的家伙,居然叫豹子头,跟它一比,武二那糙爷都帅得掉渣了。程宗扬心里嘀咕着,一边吩咐道:“把它锁起来,弄个笼子,别让它逃了!”

他好奇的是兽蛮人为什么会听从秦翰的命令?如果秦翰再有几个营的兽蛮武士,这场仗也不用打了。

敖润应了一声,叫来几名雇佣兵,把兽蛮武士连它的大斧一并拖下城去。

孟非卿拍了拍程宗扬的肩,然后扬声道:“程少校连克两敌!我星月湖——不败!”

远近城墙上的星月湖军士连声应道:“不败!不败!”

夏用和与秦翰交换了一个眼神,“星月湖八骏,何时多了一个姓程的?”

秦翰与他交过手,折断的指骨仍然没有痊愈,对那个年轻人记忆犹新,开口道:“这贼寇修为尚可。”

李宪道:“莫非是只闻其号、不见其人的玄骐?”

夏用和思索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想必就是他了。”

众将恍然大悟。难怪选锋营两次挑战都输了个干净,只可惜离得太远,城上又没有灯火,无法看清八骏中最神秘的玄骐真面目如何。

宋军挑战失利,但一个秉义郎孤身登城,又从贼酋手中脱身,士气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刚才沉寂的投石机再次发威,数百团火球接连飞去,将城楼和堡垒砸成一片火海。但火光不久即灭,水泥抹过的城堞仍然坚不可摧。

过量投掷的投石机在重负下开始损坏,攻势渐缓。不久之后,最后一团火球投出,投石机突然沉寂下来。

程宗扬恢复了一些力气,“八成是冲车过来了。”

冲车以冲撞城门而得名,最大特征就是车上巨大的攻城槌。普通冲车都是固定结构,依靠人力推动车身去撞击城门。宋军的冲车则是悬挂式,不仅省力,撞击速度也比固定式快出数倍。程宗扬愈发肯定,宋营调集了大批工匠参战,战争还将延续下去。

从三川口开始,星月湖大营在劣势下屡次主动出击,就是想打痛宋军,迫使宋军撤兵。可是宋国不屈不挠,在军费飙升的状况下仍然不惜增加兵力,这让程宗扬大感头痛。毕竟宋军耗得起,星月湖大营可耗不起。

“程少校!”

程宗扬回过头,却是萧五带着云家刚送到的弓、盾赶来。程宗扬一边让人交接弓盾,一边道:“那些少爷呢?”

萧五道:“听到动静都要来呢,就是服了散,来不了那么快,这会儿正在整顿人马,顺便解解酒。有萧少校在,出不了乱子。”

“乱子倒不怕,只要他们别伤着就行。”程宗扬拿起一张龙雕弓,“老敖!瞧瞧这个!”

敖润已经有了龙鳞盾,看到龙雕弓顿时眼睛发亮,一把抄起来展臂拉开,接着怪叫道:“这是什么弓!”

程宗扬笑道:“怎么样?”

“这弓有些邪门啊,拉着不沉,劲道却不小。”

旁边伸出一只手,却是孟非卿,他径直取了一张大弓,搭上箭支,接着松开手指将二百步外一名拔刀督战的指挥使射杀。

“好弓!三石的弓,却有四石的力道!”

这些龙雕弓都是程宗扬定制的,大都是两石左右,只有几张是三石的强弓。

弓身的力道一般都是在弓弦上悬挂秤砣,根据弓弦拉满的负重进行计算。平常人用的大都是一石弓,能开两石弓的都是好汉。龙雕弓射出的力道比别的弓高出三成,三石弓能射出四石弓的力道,而且龙筋耐用,不用频繁换弦,射程和准度更加稳定,因此张少煌才把他那张一石半的龙雕弓视若珍宝。

敖润拿着龙雕弓爱不释手,程宗扬一笑,“给你了。”

敖润大喜过望,“啥都不说了!看我的吧!”

程宗扬对孟非卿道:“这是我让云家制的龙雕弓和龙鳞盾。龙雕弓的力道比平常弓高出三成,这龙鳞盾能防宋军的神臂弓,就是数量不多,不够人手一张。老大,你看怎么分?”

孟非卿屈指弹了弹龙鳞盾,“好东西!有了这个,跟宋军的神臂弓硬撼也不怕。具体怎么分,你看着办。”

“行!”

程宗扬也不推让,先拿出一百一十套弓盾,让人分送给堡垒上的守军,其他按各城兵力分发下去,保证一线战斗的每个连都有十张龙雕弓和五十面龙鳞盾。

“不错。”孟非卿等他有板有眼地吩咐完,说道:“下面由你来指挥。”

程宗扬叫道:“不是吧!老大!”

孟非卿挑起浓眉,“不敢吗?”

“干!我是说守城的活儿大家都挺熟,用不着谁来指挥,我看这会儿就守得挺好。”

“守得再好也是各自为战。如何补住缺口、振作士气,都要看你的了。”

“老大,你还真信得过我!”程宗扬一把夺过令旗,先问道:“那两辆冲车呢?”

敖润道:“已经到了城下。”

“好!放它进来!”

最前面一辆冲车绕开堡垒,首先进入江州城门高大的门洞。冲车附近一个都的步卒一直举盾防护,等头顶有穹顶防护,立刻放下盾牌一涌而入,抽刀奋力劈砍城门。

城门一般都是木制,最多在外面包上一层铁皮。出乎他们的意料,江州的城门竟然是石制的,钢刀砍在上面火星四溅,效果却远不如鹤嘴锄之类的工具来得实在。

“让开!让开!”

后面传来一阵叫声。沉重的冲车推入门洞,一路洒下满地泥浆。这辆冲车高达丈许,用铁链悬着一根重逾数千斤的攻城槌。众人喊着口号拉起攻城槌,然后用力朝城门撞去,巨大的冲击声几乎让整座城墙都为之震动。

等另一辆冲车也进入门洞,程宗扬朝孟非卿看去。孟非卿抱着肩膀,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表情。程宗扬叹了口气,“如果他们知道城门其实是一道足足五尺厚的水泥墙,不知道会不会哭死……老敖!关门打狗!”

敖润抡起刀,用刀背往脚边的一根木桩上一敲。木桩歪到一边,卡在桩上的铁链发出沉重的摩擦声,向面前一道尺许宽的裂缝中滑去。

“轰隆”一声巨响,城墙内厚达五尺许、高及两丈的水泥门闸坠落下去,几名幸运的宋军正好站在门闸下方,当场被碰得尸骨无存。更多不幸的宋军则被困在门洞内,进退不得。

“石头的!又是石头的!”后面的宋军叫道:“江州这鬼地方,连石头都这么古怪!”

后面一辆冲车的都头立刻下令将冲车后移,攻击门闸,但敌寇的动作更快。

一道炽热的液体顺着门闸泼下,不小心沾到的宋军顿时发出惨叫:“滚油!是滚油!”

“不用怕!”都头大声道:“这是城门!贼寇不敢放火!”

话音刚落,一道火光便从头顶的缝隙射入,顷刻间,足以容纳数百人的门洞就变成一片火海。

一般的城门最怕火攻,用以投放门闸的缝隙通常是用来灌水的,防止攻城方用火烧毁门洞。但江州的城门除了水泥还是水泥,一根木料都没有。

程宗扬并没有灌入太多的油,攻城战刚刚开始,能省一点就省一点。他只是让人用水泥板压住门闸的缝隙,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钟表,“三分钟之后打开。”

吴战威瞧着钟表的秒针走了一圈,有些不放心地说道:“程头儿,是不是太急了?”

“现在门洞里面是密封空间,火势一起,空气中的氧气立刻就会耗光。三分钟已经很保守了。我估计,在高温密封的情况下,一分钟半差不多就够了。”

门洞内发出沉闷的惨叫声,巨石般浑然一体的门闸不时传来闷响,似乎里面的宋军正拼命想撞开一条生路。城外的宋军试图救援被困的同伴,但里面的惨叫声很快沉寂下来。接着那道门闸在铁链的带动下“辄辄”升起,扑面而来的热浪和尸臭使门外的宋军险些崩溃。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刚才还衣甲鲜明的禁军精锐已经无一幸存。数百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在门闸处挤成一堆,似乎所有人临死前都在冲向这条唯一的生路。

两辆冲车这时才开始燃烧,因为缺氧而被抑制的火焰一团团升起,将巨大的车身包裹在熊熊烈火中,刺目的景象连数里外也看得清清楚楚。

程宗扬揉了揉跳动的额角,然后一挥令旗。一根带着骨哨的鸣镝呼啸着飞向天际,六座堡垒的星月湖军士同时现身,箭矢如雨点般朝宋军的背后射去。

连张少煌那种纨绔子弟都能用龙雕弓百发百中,这六十张龙雕弓落在星月湖军士手中,更是发挥出几乎堪比神臂弓的巨大威力。

冲车在城门内燃烧,被火焰照亮的宋军成为最好的靶子。神臂弓虽然还在攻击堡垒,但星月湖军士全部聚集在堡垒背面,根本不需要理会那些连目标都没有的利箭。

短短一炷香之后,城门前方二百步的距离内已经没有一具活动的物体。

石元孙用马鞭狠狠敲在靴子上,爆出一句粗话。夏用和哼了一声,这名仅存的捧日军右厢都指挥使立刻闭上嘴,挺起腰背。

夏用和前些天坐守城下、不思进取的样子,石元孙没少腹诽过,但这会儿他已经心服口服,不敢再乱说乱动。夏帅暗中调集工匠,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金明后寨造出大批攻城器械,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万钧。虽然暂时小挫,但这样大规模的攻城战,石元孙有九成信心,江州将一战而定。

“秦翰,你看如何?”

能够直呼秦翰名字的,除了宋主陛下,也许只有从军数十年的夏用和了。

秦翰道:“逆贼防守得当,城坚士锐,此战不易。”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但夏用和也不介意。

李宪忽然叫道:“那位小将是谁?居然已经攻上城头了!”

石元孙也叫道:“折继闵!好小子!真有他的!”

众将一片喝彩,士气略振。

折继闵出身将门折家,与杨家为世交。杨家这一代的家主杨延昭之生母折太君就是他的姑婆,算起来折继闵与杨宗保是平辈。折家多子多孙,武将比杨家出得也多。他是世袭的武职,一从军职位就比同辈高出一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捧日军左厢第二军的都指挥使。石元孙原本把他当成靠父荫混职位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他竟然以军都指挥使的身份第一个登城。

夏用和脸色却十分难看,“胡闹!一军主将却冒险登城,匹夫之勇,何以成大事!”

李宪低咳一声,“折继闵原是刘平将军的部下,刘将军遇害,捧日军与这些贼寇仇深似海。他年少气盛,此番登城,也是勇气可嘉。”

秦翰没有作声,只抬头看了看夜色,不易察觉地皱起眉头。

折继闵以一杆银枪在城头打下一个缺口,身后的宋军欢声一片,数十名勇士顺着云梯向上攀爬,准备随主将破城。

忽然一道闪电劈开夜空,一名浑身散发着淡金色的大汉挥舞战刀,攻向折继闵的枪网,刀上的光芒使折继闵的银枪也黯然失色。

李宪讶道:“雷霆刀臧修?这厮居然还活着?不好!”

在众人惊呼声中,折继闵已经被臧修逼到城墙边,接着雷霆战刀重重劈在枪锋上。折继闵立足不稳,身体向后一仰,从城头栽下。

夏用和冷哼道:“给他点苦头吃吃也好。”

折继闵摔了个七荤八素,好歹没要了性命,但他打开的缺口已经被蜂拥而来的贼寇堵上,云梯也被砸毁。

一军主帅真不是好当的。程宗扬一边盯着城头的激战,一边留心看着宋军的调动,一边估算己方的损失,一边还要不停询问其他几处的战况,分析宋军是不是声东击西?己方的伤亡是不是可以承受?需不需要动用城中的预备队?

那名银枪白袍的小将抢先登城,让程宗扬吓了一跳。己方最大的弱点就是兵力不足,一旦被宋军登城打开缺口,己方从守城变成敌我共险,兵力的劣势就暴露无遗。程宗扬立即派出臧修增援。臧和尚不愧是谢艺手下第一虎将,不到一刻钟就将登城的宋军尽数逼退。

宋军攻势屡屡受挫,诸将都绷着脸,气氛越来越凝重。不少人悄悄向秦翰看去,石元孙壮着胆子道:“久闻选锋营兵卒之强,甲于天下……”

夏用和眼锋一扫,石元孙讪讪闭嘴。

秦翰心下暗叹,正要开口,李宪骇斥道:“方才秦帅麾下与贼酋交手,全身而退,已经大涨士气。选锋营虽强,终究是骑兵,岂可用来攻城?”

石元孙一膝屈地,抱拳道:“末将无知,请秦帅责罚。”

秦翰沉默片刻,然后缓缓道:“夏帅兵强器精,秦某的骑兵在此间并无用武之地。但国事为重,岂能坐视……兽蛮营!”

阵后传来一阵猛兽般的低吼,一名身披铁甲、身材雄壮的兽蛮武士走过来,单膝跪在秦翰身前。

秦翰一手摩住它的头顶,过了会儿道:“东城。”

那兽蛮武士站起身,对着五名兽蛮营的裨将发出一声长嗥。五名裨将用低沉的咆哮声回应,紧接着一个营的兽蛮军立即出动,宛如兽群朝江州城东奔去。

兽蛮营的冲锋,即使同一阵营的宋军也不敢靠近,沿途的宋军纷纷避开,骑兵的战马发出惊惧的嘶鸣声,只有选锋营的人马像钉子一样一动不动。

夏用和与秦翰对视一眼,虽然不动声色,但都看出彼此眼底隐藏的苦笑。有贾师宪的眼睛盯着,明知徒劳无功,也不得不让将士流够鲜血。

※ ※ ※ ※ ※

“砰”的一声,刘宜孙重重摔在地上。他咬着牙单刀拄地,翻身跃起,靠在一辆砸毁的轒輼车后,避开贼寇的弓箭。

刘宜孙的案子还没有结清,但刚刚得到消息,大貂珰李宪亲自递上札子,为刘平通匪辩诬。据说枢密院已经派人查访,并且释放了被拘禁的刘平家眷。他在牢中已经听说龙卫军在好水川遭遇伏击,任福、任怀亮父子同日战死。顾不得为好友伤悼,刘宜孙从牢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捧日军将领,要求攻城。

捧日军左厢第一军主将曹琮不好阻拦,便把他编入军中,作为预备队。没想到战事一起,刘宜孙就到了第一线,抢先攻城。

三支攻城的宋军先后受挫。进攻北门的龙卫军接连遭遇好水川、定川寨两场惨败,虽然选锋营救援及时,没有被贼寇全歼,但军中士气一直不振,这次勉强出兵,只是用来牵制贼寇。

进攻东城的是刘平旧部,士气最为高昂。刘平极得军心,三川口兵败身死,众将士都念着替主将报仇雪恨。但夏用和把捧日左厢军的主力,包括折继闵的第二军都放在南城,东城只动用了三个军。

江州东城没有城门,捧日军左厢三个军避开城外两座堡垒,集中在城墙南段强行攻城。刘宜孙第一批攀上云梯,结果刚杀伤两名贼寇就被一名女匪从城头打下来。幸好他在中间被云梯挡了一下,没有直接跌落,不然这会儿和大多数坠城的同袍一样,早已伏地不起。

本来那些凸出城外的悬楼已经让刘宜孙惊疑不定,城上贼寇使用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器具更是层出不穷。他看到敌寇用来砸毁轒輼车的巨石竟然都是四棱形状,宛如放大了数十倍的铁蒺藜,无论怎样扔下来,都是三个棱面着地,一个棱面高高坚起。每一个棱面都长达三尺,重达数百斤。随着攻城的轒輼车被陆续砸毁,城墙下方也多了一片石制森林。攻城的宋军不得不冒着被弓箭射中的风险,费尽力气把石蒺藜搬开,好给云梯腾出空间,靠近墙体。

守城用的滚石檑木刘宜孙见过不少,但他从来没见过有人把石头做成蒺藜的形状。并不是没有人知道这是守城的最佳器具,但谁也不可能费尽力气把石头刻成蒺藜状。而且那些石蒺藜都一模一样,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这让刘宜孙不禁想起江州水泥的传闻……如果江州贼寇真有把水和泥混在一起,做成任意形状石头的法门,只怕真应了张亢的话——江州之战,杀人盈野。

接着刘宜孙又看到更多奇形怪状的石制器械。

如长达丈许,檑木形状,两边刻槽,通体布满石刺的石磙。贼寇把这种石檑木架上云梯,重逾千斤的石头顺着梯身滚下来,将梯身压得咯咯作响,一路碾碎所有来不及躲避的宋军,最后还将云梯的车厢击得粉碎。

又如用长绳串起,形如铁流星的石球。悬楼中的贼寇居高临下,将成串的石球投掷下来。那些石球投入人群,几乎每击必中。刘宜孙不只一次看到宋军将士被绳索绞住,两端飞舞的石球将旁边的军士击得筋断骨折。

再如宽达丈许,镶满铁钩的石制拒马。木制的轒輼车、云梯,甚至巢车和望楼,一旦被这种拒马钩住,就寸步难移,成为战场上的活靶子。

贼寇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巨石,宋军一接近就开始不停地往下投掷。第一波攻击还未结束,城墙下方十几步范围内已经堆满了一层各式各样的巨石。大批攻城器械被卡在其中,动弹不得。奋勇登城的宋军将士也被早有准备的贼寇轻易击倒。

“刘都头!”一名士卒靠近刘宜孙,“这些石头真邪门!兄弟们好不容易砸开一块,竹签和铁钩都是长在里面的!莫不是这些贼寇有妖术?”

“不是。张亢打听过,这是江州特产的水泥,跟妖术没关系。”

“水泥……水泥……”

那士卒嘀咕着,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

※ ※ ※ ※ ※

程宗扬放下望远镜道:“老大,这边算守住了吧?”

孟非卿交出指挥权后,所有军情都直接向程宗扬汇报,如果不是孟非卿亲自指点,再加上孟老大的亲信郭盛在旁协助,自己真有些应付不来。

此时围攻南城的宋军屡屡受挫,虽然攻势未减,但士气已衰。攻城用的器械大半受损,而守城一方的布置仍然有条不紊,堡垒、悬楼、城墙构成的立体防御网坚不可摧,城上的八牛弯到现在还没有动用。如果宋军再没有出奇的手段,这一轮攻势已经是强弩之末。

“还早,”孟非卿道:“选锋营的兽蛮军出动了。”

程宗扬连忙举起望远镜,果然看到宋军阵后有些骚动。

“看样子是朝东边去了。不好!宋军是声东击西,不对!是声南击东!干!宋军又增兵了!”

宋军在南门放了四个军,这时又有两个军的旗号出现在战场中,即使守城方看出宋军的调动,也无法支援东城的守军。

孟非卿道:“南门交给我,你再带些人去。”

“成!”程宗扬立刻道:“老敖、吴大刀、臧和尚!跟我去东城!郭盛!通知崔中校的四营和六营的苏骁,准备登城!”

就在这时,一朵烟花突然在东方天际绽开,璀璨的光芒映亮夜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