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66章·溃亡

胜利的天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星月湖大营一方偏斜。萧遥逸跃跃欲试,用商量的口气道:“程兄,要不咱们兄弟走一遭?”

程宗扬一口回绝,“少来!你是想让我背着你吧?哟,小侯爷居然受伤了?这枪怎么不往中间偏点,扎到你中间那条腿上呢?”

萧遥逸悻悻道:“我以前又没打过仗,吃点亏你就笑吧。”

星月湖大营解散时,萧遥逸才十几岁,与那些久经沙场的兄长相比只能算菜鸟,侯玄、崔茂能在万军丛中来去自如,都是多年血战积累的经验,不是看看就能学会的。

萧遥逸打量了程宗扬几眼,忽然露出古怪的表情,“你看起来怎么……”

程宗扬有点心虚地摸了摸脸,“怎么了?”

萧遥逸眉毛挑了挑,忽然一拳击来。

程宗扬横臂挡住,真气一触,立刻察觉到小狐狸手上只使了六成的力道,用的是诱招,真正的攻势在下面一脚。程宗扬侧身避开,接着反掌切出。

腿掌相接,萧遥逸腿法力道强猛凌厉,将他手臂震得发麻,结果却是小狐狸一声惨叫,抱着腿跳开。

“太毒了吧!朝人家伤口上打啊!”

“谁让你先动手的?这不找打吗?”

萧遥逸坐在地上“嚯嚯”地叫着痛,半晌才道:“程兄,你修为进得太快了吧?什么时候进到第五级了?”

程宗扬一怔,“有吗?”

“还差了一点——我问你,刚才你怎么知道我要出腿的?”

“你刚才那一拳击来,力道并不像表现的那么强。反而真气下沉,我猜你会出腿。”

“这是第四级入微的境界,加上我没有刻意隐藏,你作出这样的判断并不奇怪。”萧遥逸道:“但我问你,你反击的时候本来是攻我的膝盖,为什么往上移了几寸,打中我的伤口呢?”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我出手的时候并不知道那里是你的伤口,只不过你刚才那一腿踢来,真气中有一处瑕疵,好像招术里有个小小的破绽,于是临时移了几寸。”程宗扬抬起头,皱眉道:“这是第五级吗?我怎么没感觉呢?”

“第五级的坐照,坐而忘机,观照正理。”萧遥逸上下打量着他,“你修为虽然差不多够数,运用还差了一大截。古怪,别人到了你这样的修为,真气早就运用自如了,你不会是吃了什么仙丹硬拔上来的吧?”

“吃仙丹就低人一等啊?”程宗扬道:“要说古怪,把修为划分出层级才古怪吧?就好比从四级到五级,难道说我多炼了一口气,就有天差地别的变化了?我明天感冒一场,是不是又从五级掉回四级呢?这种层级的划分很不靠谱嘛。”

萧遥逸一脸稀奇地看着他,“程哥,你哄我的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程宗扬道:“我说错了吗?”

“错得太离谱了!”萧遥逸叫道:“要不是跟你一块儿偷过鸡摸过狗,我都怀疑你是出来混的。”

程宗扬强辩道:“划出级别是定修为的高下对吧?五级比四级高,那么四级就肯定打不过五级——这种鬼话你信吗?”

萧遥逸一个劲儿地摇头,“外行!太外行了!五级修为不一定能稳赢四级,但五级修为和四级修为打一百场,五级能赢九十九场。明白了吗?”

程宗扬哂道:“修为等级的划分怎么定的?难道也有个委员会,制定了一套标准?”

“你竟然不知道?”萧遥逸看着程宗扬理直气壮的样子,禁不住道:“你不是蒙我的吧?”

被小狐狸识破自己的底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程宗扬大大方方一摇头。

萧遥逸叹了口气,“我从头讲吧。修为的层级,代表进入的境界。第一级筑基,是筑下基础,找到修炼的门径——”他压低声音道:“我敢肯定,你是把这一关隔过去了,才会说出那么外行的话。哼哼,是不是王哲?”

程宗扬笑眯眯道:“你猜的倒挺准。”

“正宗的道家底子,我还能看不出来?你要是老老实实从头开始练,一个筑基,至少要用三年,该学的早就都学会了。王哲也真是,给你筑完基就不管了。这么多年你怎么练的?”

“他就教我了一点打坐呼吸的基本功。”

萧遥逸道:“程哥,你也太天才了吧?这么多年你就瞎摸过来的?”

程宗扬老老实实道:“其实也没多少年。”

“十年?十五年?看你的水准,王哲是在你八九岁的时候给你筑基的吧?我猜是十五年,王哲给你筑完基不久就去了左武军,不然也不会撒手不管。奇怪,王哲那牛鼻子怎么就会看上你呢?”

如果自己老实说其实不到一年,不知道会不会把小狐狸气疯?自己现在的修为拿出去虽然很能唬几个人,但程宗扬心里知道,自己那点儿真气差不多全是白捡来的。王哲来不及教自己,武二这个老师又渣到极点,渣到不能再渣,殇侯那死老头跟自己相处的时间不短,却只在临分手时才揭破身份,临时指点了一把。重要归重要,跟基本功可是一点不沾边。

再往后就是孟老大在晴州给自己搞了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可能他也没想到自己当时有着四级修为,进入入微的境界,对修炼的理解却连一个初学者都不如,也没有涉及这些常识。以至于自己现在坦克都能开了,还不知道怎么爬。

“别扯这些没用的。筑基之后呢?”

“筑基之后,真气运行十二周天,收敛心神,吐纳养气,修为一到,你就能看到体内经络的运行,这便是第二级内视的境界。明白了吗?”萧遥逸道:“修为级别的划分并不是别人说你是你就是,而是从个人的进境自有感觉。”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内视也能划一级,这也太简单了吧?”

萧遥逸摇了摇头,“筑基是起步,内视是让你选择怎么走。每个人的经络都有差别,打个比方吧,我们都是人,但人和人的容貌气度都不一样,经络也是如此。没有内视,对自己的经络和进境一无所知,说不定两天就练死了。”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接着说。”

“气盈于内,施之于外,是谓生象。一般的小门派,练到第三级的生象,就可以出师了。”萧遥逸道:“一般江湖上的好手大多是这个层级。功底扎实的,开碑碎石都不是难事。”

程宗扬一边听一边点头,吴战威、易彪都属于这个层级,彼此虽然有高下之分,但差别并不大。

“再进一步,便是入微之境。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到了入微的境界,才算一窥道法门径。”萧遥逸道:“这一关如果没有人指点,很难跨过去。我就不明白了,你是怎么练出来的?”

自己筑基是靠王哲帮的忙,第二级内视是大草原之战后,在苏妖妇的地牢中获得的。第三级生象,是在南荒,当时糊里糊涂,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鬼王峒时的事。第四级入微的突破,自己却印象极深。回忆起来,在突破之前,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徘徊不前,真元虽然不断积累,但一直没有质的突变。却是在与苏妲己交手时,自己被她打得呕血,反而从她身上得到一丝助力,跃入第四级的境界。

这事当时自己就觉得古怪,现在想来更古怪。苏妲己身上怎么会有太乙真宗的正宗玄功?难道是王哲下在她身上的禁制,冥冥之中阴差阳错,又在无意中帮了自己一把?

“喂,想什么呢?”

程宗扬定了定神,“我在想第五级的坐照。我听人说,这一级是内功修行的分水岭,许多人一辈子都练不到这一级。”

“没错。要达到坐照的境界,除了明师指点,更要紧的是自身资质。许多人一世修行,真元积累虽然不少,却困在入微的境界,无法寸进。跨过这一级,才算真正的修行有为。肉身由后天返先天,犹如脱胎换骨。练到这个境界,冬天披一条薄衣不惧风寒,十几天不吃饭也饿不死,到五六十岁年纪,面貌还像三十来岁,”萧遥逸道:“世俗凡人望之如神仙,就是这种境界了。”

程宗扬想起苏妖妇和卓婊子,这两个贱人年纪都不轻了,岁月却没有在她们容貌上留下什么痕迹。自己原来就怀疑是不是修炼真元有养颜驻容的附加效果,现在听小狐狸一说,还真是这样。

“喂,”程宗扬很谦虚地问:“后天返先天,是不是天人合一?”

萧遥逸怔了一下,然后“哼哼”冷笑两声,“省省吧你。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大宗师,那叫第九级的入神,这世上可有些年头没见过了。”

程宗扬失望地叹了口气,忽然又问:“三真有什么区别?”

“简单地说,真元是性命,真阳是精力,真气是你能用出来的力量。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比如你赚了一笔金铢,你把其中的大头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谁都夺不走,这是真元;拿出一部分平时开销,整天油光满面,走路带风,这是真阳;财大气粗,看到哪个山头不顺眼,从利息里拿一把钱砸出去给平了,这是真气。”

程宗扬抛出自己思索很久的问题,“你刚才说每个人的经络不同,同一门功夫各人练出来也不完全一样——如果一个人练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功心法呢?”

“那是找死。轻则变成废人,重则全身血脉爆裂。这种傻事没人干,一般人也干不了。”

程宗扬接着问道:“既然都是真元、真阳和真气,为什么不能相融呢?”

“你能把两只老虎关一起吗?”

“难道练了一种就不能练另外一种?我要一上手就练了五虎断门刀之类的低浅功夫,想换也不行吗?”

萧遥逸耐心地解释道:“天下武学好几千种,大部分都源自佛、道两宗,当然还有黑魔海那些邪派。同源还好办,行功路径大同小异,只不过有高下之分。比如道家六宗,公认太乙真宗的九阳神功是道宗第一神功。上乘功法,平常人一辈子也练不完,再换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等于把以前练的全都推倒重来,所以十方丛林的大和尚可能会参详道家的心法,但肯定不会去练。”

自己平时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冲突啊?不过自己的真元都是捡来的,九阳神功和太一经的心法哪个顺手用哪个,平常再有五虎断门刀作掩饰,不是死老头那种大行家,或者泉贱人那种知根底的,等闲也看不出来。至于以后怎么样,还要看死老头的解决之道是不是够彻底。

萧遥逸给程宗扬好好上了一课,然后问道:“月姑娘呢?”

程宗扬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伤势还算稳定,就是寒毒又犯了。”

萧遥逸道:“月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切,上次和郭铁鞭交手也是犯了寒毒,本来身体就有隐患,还偏好冲锋陷阵,想想就伤脑筋。”

程宗扬却知道月霜那丫头并不是鲁莽或者自不量力,实在是自己这个解药有点坑人。每次月霜体内的寒毒被压制,实力大进,往往比她平常高出两个等级,很容易让她错估自己的能力。结果一旦遇到强敌,几下就被打回原形。月霜多半也心知肚明,知道寒毒不解,她那些纵横沙场的梦想都不可能实现,才会忍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就像刚才,自己刚压着她漂亮的小屁股干完,便立刻被她踢了出来,纯粹是把自己当药方用了。

萧遥逸却在皱眉苦思,一边嘀咕道:“得想办法给月姑娘治疗寒毒……喂,程兄,你看月姑娘怎么样?”

程宗扬警觉起来,“什么意思?”

萧遥逸哼了一声,“意思是紫姑娘已经跟着你了,你少打月姑娘的主意!”

“她要是打我的主意呢?”

萧遥逸像听到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才收住笑,叹了口气,“月姑娘和紫姑娘一个爹,性子却天差地别,如果合起来再分成两个,那就完美了。”

月霜和小紫的性子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但把她们两个中和一下,就真的完美吗?死丫头那种妖精和月丫头那种好战分子加在一起,简直是恶魔的化身……程宗扬扯开话题,“雪隼的石团长呢?”

萧遥逸立刻提起戒心,两人四处张望,却看不到雪隼佣兵团这位副团长的身影。从卢景处得知雪隼佣兵团与龙宸暗中有牵连,众人都更上了一份心思,没想到一圈人盯着,还能让石之隼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不好!”萧遥逸低叫道:“月姑娘!”

程宗扬一把拉住他,“有秋小子在。”

萧遥逸道:“他是太乙真宗的。”

“太乙真宗也有好人吧?”

“有!在大草原都死光了!”萧遥逸到底放心不下,叫道:“萧五!你去照看月姑娘!”

萧五刚才跟着他冲敌破阵,也受了伤,闻声立即跃上坐骑,朝阵后奔去。

※ ※ ※ ※ ※

战场上的搏杀还在继续,臧修的金钟罩最多只能在巅峰状态维持一刻钟,这时身上澄金的色泽已经减淡。宋军步卒有两千余人,加上失去马匹的骑兵,有近三千人的规模,在耿傅的指挥下,他们用血肉之躯硬顶着那些悍匪的攻击,一点一点拖延时间。

耿傅盯着坡下的贼寇,然后又抬起头,望向阴沉沉的天际。战场中虽然杀声震天,双方拼了命地殊死搏斗,他却有种异样的感觉,除了眼前的战场之外,周围安静得可怕。没有风声,没有鸟鸣,也没有友军的喊杀声,战场仿佛被扣在一个无形的罩子中,与外界隔绝。

耿傅叫来两名都头,下令道:“立即带你们的部属抢占北侧的山梁!”

一名都头道:“通判,那边离战场太远了。”

“不用你们作战,只要能抢占下来,就是大功!”

“是!”两名都头应了一声,带着两个都二百名宋军离开战场。

果然,贼寇发现宋军的举动之后,立即派人袭扰。让这一小股宋军占据北侧的山梁,对这边的战局并没有直接影响,但星月湖众人都明白,王珪的第八军就在北侧不远处沟壑纵横的川谷中,一旦两边合兵,宋军超过五千人的实力,足以把他们死死拖住。

山梁上很快爆发激战,双方的厮杀和飞溅的血光远在阵中也看得清清楚楚,然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战场中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耿傅握惯笔管的手指却不由捏紧剑柄。一直没有见到援军的原因,这时已经可以解答。龙卫左厢八个军被分割成四部分,任福亲领的四个军,自己的两个军,朱观的第二军和王珪的第八军,相距也许不过一两里地,音讯却被完全阻隔,无不以为自己陷入孤军作战的绝境中。

耿傅虽是文官,也深知士气的紧要。矢尽被围,无援可济——这种绝望感,足以令一支士气低落的军队崩溃。

耿傅高声道:“任将军的大军就在左近!诸君奋勇杀贼!”

闻说主将就在旁边,宋军士气顿时高涨起来。雪隼佣兵团的汉子虽然悍勇,但大规模作战的经验比训练过的宋军少得多,虽然将宋军冲得后退,却无法破阵而入,只能和对手一起一点一点消耗彼此的血肉。

耿傅又调出两个都,朝西面和东面突进,三千名宋军拿出几个都的军士不算什么,星月湖大营派出徐永的一个连,兵力就显得捉襟见肘了。现在还能够动用的,只剩下杜元胜手下的一个连。包括程宗扬在内,几名校官都知道预备队的重要性,不到生死关头,这个连绝不会动用。

死亡的气息在川谷中弥漫,甚至比击溃任福的主力时更强烈。这次好水川之战,星月湖大营战略方面作了调整,不再以歼敌为主,而是追求杀伤率,宋军大量士卒受伤,无法作战,真正战死的却不多。这时死亡的数量却迅速增加,程宗扬额角的生死根霍霍跳动,胃部像被人扭住一样,传来反胃的恶寒感觉。与此同时,背上的伤口阵阵痒痛,各种不适感使他一阵心浮气躁,深埋在心底的杀戮欲望隐隐膨胀起来。

忽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那种尖锐而亢奋的金属声熟悉无比,让程宗扬一时忘了身在何处,过了一会儿才意识是王韬带的闹钟。

王韬按下闹钟的振铃,然后道:“树旗。”

一杆大旗高高树了起来,九条豹尾在风中摇曳着,旗上字迹分明,正是龙卫左厢军主将任福的大纛。

战场似乎停滞了一下,浴血厮杀的宋军抬起头,望着主将的大纛在敌寇营中举起,仿佛被一盆冷水淋下。被长官鼓动而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

王韬竖起任福的大纛,是原定的计划,以主将的战旗引诱王珪的第八军朝自己的方向移动,给他们设下圈套。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眼下这边的宋军还没有溃散,王珪的第八军一旦攻来,自己就会落入两面受敌的险境。

王韬挽起焚天斧,雄鹰般从丘上飞起,掠向敌阵。长斧一抡,一名都头连人带刀被拦腰斩断,上半截身体带着一蓬血雨冲天而起,碎裂的战甲片片飞散。

宋军为之气夺,潮水般向后退开。耿傅须发飞舞,怒喝道:“怕什么!此战有进无退!”

“弓手听令!”耿傅厉声喝道:“看准那名匪首,把所有箭矢都射出去!”

一名文官表现出的非凡勇气,激起了宋军士卒的血性。还有箭矢的弓手纷纷张开弓弩,朝着那名匪首的方向奋力射出。

宋军的弓手以力气为主,射术倒在其次,这种依靠阵形、攻击力度和覆盖密度射击的战术思想其实与近代火器战争的思想正相契合。近千支利箭呼啸而出,编织成一张致命的大网。王韬的焚天斧迸出火光,火龙般撕开箭网,如果宋军有足够的箭矢,这百余步的距离足够耗尽他的真气,但现在,宋军的步卒坚阵就要面对八骏之一朱骅王韬的重斧了。

耿傅连声下令,指挥士卒围攻敌寇,突然他身体晃了一下,一股鲜血从他颈间涌出,顷刻就浸透了他绿色的官袍。耿傅双手握剑,柱在地上,鲜血狂涌的颈中露出一截银色的隼羽。他竭力扭头,朝侧方看去。

贼寇都被挡在坡下,旁边离自己数十步的地方,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高瘦的身影。他双手没在袖中,面上带死神般淡淡的微笑,然后袖口一动,又一枚银隼箭流星般飞来,正中耿傅眉心。耿傅向前迈了一步,似乎想举剑发令,然而猛地失去所有力气,重重扑倒在地。

“通判死了!”

惊惶波涛般席卷了宋军的残兵。耿傅绿色的官袍已经成为他们最后的信心,这时看到通判倒地,不少军士丢下武器,四散奔逃,刚才还严密整齐的阵形顿时雪崩一样溃乱下来。

敖润唾了口血沫,叫道:“孙子!你们也有顶不住的时候!给我追!”

副团长石之隼出现在战场中,他拦住敖润,说道:“我们是被雇佣来江州的,一切听程公子的吩咐。”

他这一声中气十足,雪隼团几百佣兵汉子都听得清清楚楚。程宗扬与萧遥逸面面相觑,难道石之隼真的是来帮忙的?

有几名宋军武官试图重新收拢阵形,却被溃兵冲倒。逃跑的军士越来越多,很快宋军就不再有战斗的勇气,人人争相夺命,自相践踏。混乱中,只见都指挥使武英抱住耿傅的尸体,仰天大叫几声,然后拿起佩剑,切断了自己的喉咙。

与第三军的战斗已经比预计拖延了半个时辰,击溃宋军之后,星月湖众人来不及打扫战场,便立刻与孟非卿所带的主力会合。

王珪只有一军,星月湖大营却以孟非卿为首,投入了期明信、卢景三个营,随后连侯玄也赶去参战,兵力接近一比二,是江州之战比例最接近的一次,可见星月湖上下对王珪的重视。

程宗扬抵达时,战事刚刚结束。孟非卿、侯玄和斯明信都脱了军帽,向地上的对手致敬。

“王珪三次换马,孤身杀伤我兄弟数十人,两根铁鞭全部打断,被我的天龙霸戟震伤虎口,还奋击自若。”孟非卿道:“是条好汉子。”

以王珪的修为,大有机会突围逃生,但侯玄设下计策,在己方阵营树起龙卫军任福的大纛,使王珪误以为主将尚在,指挥军队全力向大纛的方向猛扑。战至午时,王珪部属已经伤亡大半,有军士试图逃走,被王珪亲手斩杀。王珪向着临安的方向再拜之后,单骑踏阵,独斗孟非卿,力战身死,部属随之溃散,在星月湖的追杀下死伤殆尽。

侯玄加入之后,卢景被调去阻挡朱观的第二军,见到战事已经结束的旗号便迅速撤离。在宋军得到消息、大举进攻之前,众人已经安然撤回江州城。

※ ※ ※ ※ ※

好水川一战,令宋军大营一片哗然。起初龙卫军回报时,只说有小股运输物资的贼寇,葛怀敏还觉得任福动用八个军是小题大作。当从溃兵口中得知任福军遭遇贼寇主力的消息,夏用和、李宪立即率兵赶赴战场,但为时已晚。

前后不到两个时辰,好水川已经血肉狼藉。此战清点的结果,令宋军上下大惊失色。龙卫军左厢八个军除朱观的第二军据险退守以外,其余七个军自主将任福以下,七名军指挥使桑怿、武英、常鼎、刘肃、王庆、赵津、王珪尽数战死,都虞侯、营指挥使等各级将校战死不下四十人,士卒死伤过万,勇将云集的龙卫左厢军几乎是全军覆没。

更让诸将心寒的是,此役真正战死的士卒只有两千余人,其余近万名都是被贼寇击伤,或者在溃逃时自相践踏造成骨折而失去战斗力的伤员。尤其是被铁丝网刺伤的士卒,伤口大多溃烂,宋军用尽了营中所有的解毒药物,才救下这些人的性命。

营中一下多了近万伤员,大半一月之内都无法再上战场,粮食消耗却丝毫不少。军粮充足时,这样的战果夏用和还可以庆幸,毕竟大部分伤员都可以恢复,如今筠州存粮被烧,军中余粮连半月也未必能支持下来,一下多了近万负累,再加上抚恤、养护的费用,巨额的支出足以让任何一个将领做噩梦。

次日的军事会议上,第一次有人提出退兵。

“军中本来就乏粮,如今又多了这么些伤兵,犹如雪上加霜。”捧日军右厢都指挥使石元孙道:“不若我军暂退,返回筠州就食。”

葛怀敏年轻气盛,当即道:“金明寨和定川寨呢?要不要留军驻守?”

石元孙反问道:“谁守?一把火烧掉!留着给那些贼寇用吗?”

“不能退!”龙卫军右厢第一军都指挥使赵珣道:“贼寇不足万人,我捧日龙卫二军尚有六万精兵,如何能退?”

捧日军右厢第七军指挥使周美道:“什么样的精兵也不能不吃饭。筠州常平仓被焚,粮草从何而来?”

有人折衷道:“先遣一军,护送伤兵返回筠州,再汰去老弱,留五万精兵足矣。”

忽然一名大汉站了起来,抱拳道:“夏帅!我军久驻城下,兵疲无功,却让贼寇来去自如,曹英不才,请领一军攻城!”

一直没有作声的夏用和沉下脸,然后将铁如意“咣”地扔在案上。曹英话里的意思是,如果每日围攻,敌寇岂敢倾城而出?这是在指责自己手握大权,却拥兵不动,以至于让敌寇打出好水川一战。

“老夫上阵杀敌时节,汝父尚是黄口小儿!”夏用和咆哮一声,然后拂袖而去,远远扔下一句话:“谁敢无令出兵,定斩不饶!”

帐中一片死寂,夏用和在军中积威多年,此时发怒,谁都不敢造次。可这次军议关系到数万大军的生死荣辱,一军主帅什么主意都不拿,就这么一怒走了,诸将都是打老了仗的,哪里见过这种奇事?

半晌李宪才笑了一声,“大伙不必担心,夏帅自有定计。各位将军小心看好自己的兵。十万大军在外,不是闹着玩的。”

李宪宽慰几句,诸将陆续散去,石元孙和葛怀敏却留了下来。

“大貂珰,夏帅究竟是个什么章程?”这会儿帐内再无旁人,石元孙言语也不避讳,说道:“我们都知道江州不好打,可谁能想到岳贼还有这么多余孽?”

葛怀敏却道:“岳贼余孽再凶悍,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问过溃兵,敌寇有不少是新附逆的,人数也不多。夏帅到现在也没拿个主张出来,这么多军队在城下,既不围又不攻,少不了被人家一口一口吃掉。”

曹英是他的部将,葛怀敏话里话外都是同样的意思,李宪如何听不出来?石元孙主退,葛怀敏主战,夏用和的心思他却怎么也琢磨不透,军中赫赫有名的夏夜眼何时变得这样昏愦了?不围不攻,难道是想让敌寇自己走出来?可好水川一战,敌寇倾巢而出,夏夜眼也没什么动作。

夏夜眼征战多年,是被朝廷倚为柱石的大将,以往作战颇能任贤纳谏,博采众长,可这次出兵江州,却一改往日作风,刚愎自用,容不得半点意见,难道真是老糊涂了?

李宪心里猜疑,脸上却不肯露出底细,打着哈哈道:“夏帅老于军伍,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

坐拥数万大军,却一仗不打,石元孙和葛怀敏都觉得浑身力气无处可使。眼看监军的大貂珰也没有主意,两人都有些泄气。

过了会儿,石元孙道:“还有一事。刘平刘都指挥使被黄德和那厮诬告,军中尽人皆知,我们是武将,不好替刘将军分辩,大貂珰……”

李宪点头道:“此事本监已有札子呈递,料想这几日朝廷就会派人前来。两位放心,有本监在,绝不会让任何人冤枉。”

石元孙和葛怀敏放下心来,拱手向大貂珰告辞。李宪摸了摸袖中的札子。军中诸将明知刘平被冤,苦于不好分辩,却不知军中尚有一位进士出身的武职,已经通过自己上书朝廷。

张亢,以他进士出身、在地方任过官职的资格,在军中做个都监也不甚难。若不是得罪了贾太师,何至于只当个微不足道的步兵都头。如果把他收在麾下,倒是一大助力,只是不知道他得罪贾太师有多深,自己扶持他,如果引来贾太师的恼怒,那就得不偿失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