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61章·员外

香竹寺,观音堂。

慈音拿着钱袋进来,正要打开,一条黑白相间的细长物体忽然伸来,像豹足一样轻捷地踏住那只淡黄的丝囊。

轻风拂过,白色纱帷飘荡起来,露出纱帷后一个俊俏的身影。

静善一手挽着佛珠,俏生生地立在柱旁,一条修长的豹尾弯成弧形,从她的身后一直延伸到慈音手边,长及丈许,黑白交错的豹纹在柔美中蕴藏着野兽凶猛的力度。

慈音叹了口气,松开钱袋。

静善露出一丝不屑的目光,豹尾一卷,把钱袋收了回去,冷冷道:“果然是贼性不改,这时候还想着骗人钱财。”

慈音淡淡道:“小师太还是年轻,哪里知道世间的父子可以成仇,夫妻可以反目,师徒可以冰火不容,亲如手足也可以你死我活。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这些钱铢,至少它们不会背后给你一刀。”

静善冷笑道:“你骗了那么多钱,难道能救你一命吗?”

慈音道:“如果不是我拿钱买命,哪里还能活到今日?”

凝在空中的豹尾突然挑起,像鞭子一样朝慈音抽去。慈音拂尘一旋,白色的细丝旋转着散开,吐出一朵淡红的荷花花蕾。娇艳的花瓣层层绽开,露出里面金黄的花蕊和碧绿的莲蓬。虽然是真气凝成,却维妙维肖,犹如实物。接着她一声清吟,犹如玉石琵琶被一双纤纤玉手拨动,让人禁不住沉醉在优美的旋律中。

静善眼中闪过一抹妖异的光泽,接着红唇轻动,“咄”的一声轻喝,慈音的清吟随即断绝。那条黑白相间的豹尾从荷影中穿过,将那朵荷花击得粉碎,然后重重抽在慈音胸前。

慈音的护体真气轻易地被豹尾破开,身躯如落叶般的飘飞出去,跌倒在地。她抚着胸,唇角涌出一股鲜红血迹。

静善的豹尾在身后昂起,她穿着白色僧衣,两条修长美腿交错着款款走来,然后一脚踏住慈音的胸口,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你想不到他会给你留下一个禁制,而且还泄露出来了吧?”

慈音脸色苍白,唇旁殷红的血迹令人触目惊心。

静善俏脸一板,寒声道:“你在香竹寺已经住了一个月,十天之内再不把玄水玉交出来,我便剥了你的皮!”

说着她豹尾一挑,扯开慈音的衣袖,从里面挑出一颗佛珠握在手中,转身离开。

慈音望着静善的背影,苍白的面孔逐渐变得冰冷,刹那间,她看似寻常的面孔就像拂去尘埃的花间精灵,流露出与平常截然不同的冷艳风华。

※ ※ ※ ※ ※

敖润光着膀子提了桶凉水,“嗷嗷”叫着兜头浇下。虽然不是滴水成冰的酷寒天气,但进出都要穿着重裘,那桶水也和冰水差不多。

敖润这个凉水澡洗得惊天动地,让冯源抱着皮袄在一旁看得直咧嘴,“我说队长,洗个澡用得着这么鬼叫吗?”

“痛快!痛快啊!”

敖润拿着钢针般的猪鬃刷子在身上刷着,对冯大法的讥讽理都不理。他的胸前长着半寸长的护胸毛,像毯子一样虬结成一片,身上肌肉块块隆起,单论身板,三个冯源捆起来也及不上他。

敖润昨晚一夜没睡,和鹏翼社的人马一起把金铢装船运往荆溪,这会儿刚回来。他拿着鬃刷把自己浑身刷得发红,然后又“嗷嗷”叫着浇了一桶凉水,接着把衣服拧干,披在肩上,大摇大摆地回了房间,一边叫道:“冯大法!给哥哥生堆火!哥哥要烘衣服!”

冯源一口回绝,“程头儿吩咐了,今天让我养精蓄锐。队长你要用火,我到灶上给你拿。”

“木柴一股烟火味儿,哪儿有你烘出来的干净?”敖润道:“我跟你说,你们平山宗的火法,烘衣服最合适……”

“我呸!我先把你的裤衩都烧了!让你太冬天光着屁股套皮袄去!”

程宗扬一边听着两人在外面斗口,一边拿着笔杆,在库房写着辞行的书信。

来筠州的半个月,接连出了王团练和慈音这两桩意外,虽然暂时没有造成危害,但对自己的粮食生意深具威胁。不过在解决这两桩麻烦之前,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俞子元坐在他对面,同样一夜未睡,这会儿看起来却精神奕奕。库房所有的金铢都已经转移到荆溪县衙,按照计划,今晚之后,除了祁远在城中的粮铺应付门面,吴三桂、易彪、林清浦、冯源,连同俞子元从鹏翼社带来的几名兄弟,都会转移过去。敖润则和程宗扬同行——毕竟自己来筠州是雪隼佣兵团牵的线,冯源既然留下来,至少敖老大要回去向石之隼复命。

“公子要回江州?”

程宗扬拿起信纸吹干墨迹,笑道:“这叫制造不在场证据。”

程宗扬无意久留,今天粮铺挂出每石六百铜铢的收购价,铺面的粮食收购量显著减少,一般人家已经开始惜售观望。相反,来自同行的交易量大增。宏升粮铺大量出货,日昌行的周老板甚至把库存全部搬空,从程记粮铺的这位少东家身上狠狠赚了一笔。

而周边州县的粮商也不肯让筠州这两间粮行吃独食,连日来,祁远已经陆续谈定十几笔生意,少的数千石,多的上万石。按这样的规模,一个月内,自己手中的存粮就能突破三十万石。

时间也正好。秦桧文质彬彬、儒雅风流,既出口成章,又写得一笔好字,轻易就博得筠州官府那些文官的好感,言谈间将他们无意透露的只言片语拼凑起来,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宋军的后勤供应摸得一清二楚。

随着年节结束,各地民夫陆续抵达,明天,也就是正月十一,筠州常平仓存粮将开始启运,以支应烈山前线。从筠州到最前方的金明寨,运粮队伍需要六到八天。据秦桧打探的消息,宋军的存粮最多只能支持八天左右。

周铭业等人猜的不错,自己确实在筹划着操弄粮价。不过那些商人只想到官府会调用常平仓平抑粮价,让自己这个不懂规矩的外来商人血本无归,却无论如何难以想到,自己操弄粮价的手法是直接烧掉筠州的常平仓,让他们无粮可调!

筠州常平仓的数十万石存粮一旦被毁,前线的宋军立刻就陷入无粮可用的困境,而负责后勤供应的官员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调集粮草。周边州府的常平仓一旦告罄,粮价将一飞冲天。

在关系到胜败生死的紧要关头,王团练的威胁、慈音的出现,都成为可有可无的插曲。

秦桧来筠州的头一天就把常平仓的建筑图弄到手,这些天他去常平仓闲逛没有十次也有八次。有死奸臣负责放火,可以提前庆祝筠州常平仓的末日。

至于程宗扬自己,必须赶在筠州常平仓被毁的消息传到宋军大营之前,回到江州,和孟老大、小狐狸一起面对宋军可能采取的激烈攻势。

※ ※ ※ ※ ※

“草民程宗扬,见过滕大尹。”

程宗扬来之前,原本想着见到官就叫声“大人”。秦桧一听,赶紧交待这位不懂礼节的家主,无论汉晋还是唐宋,“大人”都是儿子对亲爹的称呼,千万不能乱用,家主恐怕以前就常被人笑话。对于滕甫来说,直接的就称“知州”,文雅的称“大尹”,以滕甫担任过御史中丞、自请外放做州官的身份,叫声“州牧”也不为过。

滕甫点了点头,“坐。”

程宗扬没想到滕甫会亲自接见他。滕甫是一州之主、文官首领,自己只是个外来商人,能递一份书信进去已经不错了,可滕甫看过信,便让人召他在花厅见面。

滕甫敲了敲信笺,“字写得不错。”

程宗扬笑道:“不敢掠美,是秦桧的手笔。”

“秦桧是个人才,不但写得一笔好字,经义也是极精的,处事又干练。如此人物,却做了商贾……”滕甫摇了摇头,“野有遗材,宰相之失啊。”

当着自己的面夸自己的手下,这墙角挖得太直接了,程宗扬只好来个笑而不言。

“不过论起仁厚,”滕甫话风一转,“秦桧却是不及你了。”

“大尹谬赞了。”

“你信上说,粮价高昂,本金不足,准备还乡再携来钱款?”

“是。在下初来筠州,粮价每石不过三百铜铢,如今已经涨了一倍。铺中虽然尚可支撑,不免捉襟见肘,恐怕有负大尹所托,才要回乡一趟。”

滕甫叹道:“也是老夫强人所难。你既然是做粮食生意的,依你之见,粮价是否还会再涨下去?”

程宗扬明白过来,滕甫肯接见自己,是因为担心粮价。毕竟他是一州的父母官,粮食高涨关系到州中的民生,不容他不关心。

“粮价高低,在下不敢妄言,不过如今粮价高涨,根子还是在于去年的秋粮歉收。在青黄不接的时节,一有风吹草动,粮价立即高涨。”

秋粮歉收是因为贾师宪推行方田均税法,风吹草动是贾师宪擅自兴兵,人心动荡。贾师宪身居高位,如此倒行逆施,实是误国之辈!滕甫心里怒气难平,面上却不肯露出来,只点了点头。

程宗扬继续道:“大尹心怀黎民,数次暗访粥棚,又兴建粮仓,供应饥民。在下虽是商贾,但仁义之道,匹夫有责。”

“好,好!”滕甫赞许几声,问道:“听说你的粮铺在今日收购粮食的价格,已经是每石六百铜铢?”

程宗扬按着编好的说辞道:“在下是外来商人,每日施粥耗用粮食极多,除了提价收粮,没有别的门路。但在下与大尹有约在先,粥棚要一直常设下去,直到所有民夫还乡。市面粮价四百铜铢,我便用五百铜铢收,市面五百铜铢,我便拿六百铜铢收。为保证外来的民夫和城中的饥民有口饭吃,在下即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程宗扬这番话只能骗鬼去,他与秦桧对滕甫的看法一致,这位知州虽然品行高致、学识精深,但对经济一无所知。换成其他商贾,立刻便猜到程宗扬挑动粮价上涨是不怀好意,但滕甫是行事方正的君子,正是“君子欺之以方”。粮价上涨,不得不高价收粮——这也是因为程宗扬有施粥的先手,换成另外一家带头涨价,滕甫少不得会起疑,但程宗扬说出来只会让滕甫大为感动:程记粮铺只收不卖,收来的粮食都施了粥,维持地方稳定,又从哪里赚钱去?

滕甫感叹良久,“只是亏了你了。”

程宗扬笑道:“施粥再久也有个了结的时候。在下在筠州的生意,却是打算常做的。不瞒大尹,那天在城外许诺粥棚一直设下去,实是在下一时冲动,事后也有些后悔。只是没想到大尹微服亲至,又建了粮仓给在下使用。能让大尹青眼有加,在下花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纵然有些肉痛,也硬着头皮做了。”

滕甫大笑道:“老夫青眼,怎抵得了你万贯家财?”

“滕大尹名满天下,能得大尹垂青,何止千金?”

“既然你如此义举,老夫也不能让你白做。”滕甫道:“便将你施粥用的粮食折成钱铢,老夫亲写札子,为你捐个员外郎的官职。虽然是虚职,也算有个身份,往后见着官员,至少不必跪拜。”

捐官?员外?程宗扬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象自己戴着方帽,挺着肥胖的大肚子,走路一摇三晃,被街坊尊称一声“程员外”的可憎模样。

“……大尹,不合适吧?”

滕甫道:“朝中文恬武嬉、斗虫玩物之徒尚居高位。何况纳捐只是给你一个官身,并不要你去做官。经商虽然利润丰厚,终究不是传家之计。”

“斗虫玩物”这句是有所指的,贾师宪自己不检点,也难怪别人讽刺。程宗扬道:“大人一片好意,但在下是建康人。”

“我宋国亦有客卿。”滕甫不容他推辞,“工部屯田司掌管官营田地租种,便是屯田司员外郎吧。待你回来,老夫亲自与你讨一份告身。”

程宗扬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了滕甫这片好意。

程宗扬对这个员外的身份腹诽不已,秦桧听完却是讶然,“员外郎?滕知州真这样说的?”

“可不是嘛!奸臣兄,帮我想个法子推掉吧。”

“万万不可!”秦桧道:“员外郎不是小官,即便是虚职,对公子将来行事也方便百倍。滕知州一向方正,向来看不起拿钱买来的捐官,况且工部的屯田员外郎轻易也买不来,多半他是亲自上札子荐举公子。”

秦桧解释说,宋国官员出身,最正式莫过科举,由进士得官。除此之外,还有老子当大官,给儿子挣来的荫补官;靠大臣荐举的荐官;拿钱买卖的捐官。捐官对老百姓来说是官,在朝中却是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种。相比之下,荐官还要好一点。滕甫多半是不想让他承自己的情,才说是捐官。

“临安人手里有几贯钱的,多半被人叫做‘员外’,但真的有员外郎官职者,万中无一啊,程大员外!”

“你给我闭嘴吧!死奸臣!”

秦桧笑道:“员外息怒。小人只问一句,捐官的履历要不要小人来写?”

“怎么不写?”程宗扬没好气地说:“不要白不要。对了,我这员外和王团练的团练,哪个大?”

秦桧笑道:“团练是地方从八品的闲职,说白了不过是个乡兵头子,怎么能与屯田司正七品的员外郎相比?”

员外郎才七品,团练比员外郎还低三级,这么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却是筠州一霸,地头蛇的威风真是了不起。

程宗扬道:“盯着他,免得他坏了咱们的事。”

“今晚长伯亲自去。”秦桧摩挲着手指,悠然道:“天干物燥,月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日子啊。”

※ ※ ※ ※ ※

存放的钱铢搬运完毕,众人随即去了荆溪,只留祁远在粮铺。敖润和两名鹏翼社的兄弟已经备好车马,在外面等候。

首先离开的是申婉盈,经过卓云君多日来的误导和引诱,再加上这些天来的欢好,短短几天时间,申婉盈就从疑惑,到对师傅的言词深信不疑。程宗扬把她裹胁到筠州是担心她走漏风声,现在洗脑成功,不怕她反水,便派了两个人送她回沐羽城。

有卓教御这个明师亲身传授房中术,不仅程宗扬玩得身心愉快,申婉盈也受益匪浅。昨晚一场大战,卓美人儿卖力奉迎,她那个水嫩的弟子更是把自己当成神明一般。

程宗扬兴致高涨,索性把她们两个赤条条摆到一处,让师徒俩交颈叠股,各自敞开风流美穴。自己一边抚乳扪阴、恣意把玩,一边用灵龟轮流去炼她们的玉鼎。

她们两个有没有进益说不准,自己爽到了却是真的。

得知只有自己独自返回沐羽城,申婉盈显出几分失落,卓云君便解劝说:如今教中有小人作祟,掌教伏龙在涧,身边不能有太多人,异日掌教重执权柄,定然会让她成为内室门人。况且她一个年轻弟子,能和掌教双修数日,已经是难得的福分,将来受惠无穷。申婉盈听师傅如此说,才依依不舍地去了。

诸事齐备,小紫和梦娘先上了马车,接着浓妆艳抹的卓云君被程宗扬拥着,小鸟依人般的从房内出来。程宗扬在她衣内摸了几把,然后把她推上马车,自己翻身跃上马背。

有死丫头可以斗口,有梦娘可以欣赏姿色,还有供来消遣的卓贱人,这趟旅途一定不会寂寞。筠州的局已经布好,有秦桧在,自己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大可以后顾无忧。

程宗扬将王团练和慈音抛在脑后,一挟马腹,坐骑当先冲出,意气风发地说道:“走!我们回江州!”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