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57章·翻脸

建康,乌衣巷。

晋国丞相王茂弘慢吞吞地看着文书,良久才交给谢太傅,然后闭上眼睛,手掌摩挲着膝盖,似乎要昏睡过去。

坐在下首的王文度却没有他那么好耐性,作揖道:“王丞相!宋军入境,视我大晋朝廷如无物,岂可听之任之?”

坐在他旁边的是仆射周伯仁。今日朝中重臣在相府议事,周伯仁却一坐下来就连呼上酒,还未开始议事已连饮数杯,这时拿着酒樽,醉醺醺睁开眼睛,讶然道:“我大晋朝廷如今可有物吗?”

王文度为之气结。这位周仆射少有令名,身居高位,却终日沉缅于酒,好作惊人之语。当日在舟中就是他第一个说的“风景虽佳,奈何不得其主”,如果不是大晋真的不得其主,就他这张大嘴巴,少不得要下狱问罪。

桓大司马满不在乎地说道:“宋军不过是借道而已,王侍中何必惊扰?”

“宋军在江州立下营寨,重重围困,十日前已经开始攻城,哪里是借道!”王文度又朝王茂弘一揖道:“王丞相!江州虽小,也是我大晋土地,岂可容宋军放肆?此事关乎朝廷体面,请丞相三思!”

“唔唔……”王茂弘连连点头,似乎对他的话十分认可。

谢太傅一览而过,随手把文书递给周仆射。周伯仁一下子没有接住,王文度抢过来,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十万!”

谢太傅安慰道:“匪寇不过千余,宋军剿过匪便罢了。”

王文度拿的是宋国的国书。因为晋帝重病,无法上朝,政事都由丞相处置,因此朝中重臣一大早都聚在丞相府中。书上写着宋军借道江州,不意遭遇匪寇,死了一名都指挥使,如今正在剿匪,请晋国予以谅解。

看到谢太傅从容的样子,王文度暗自惭愧,自己气度终究还是有所不及。他镇静了一下,勉强道:“萧侯坐镇江宁,哪里会有匪寇?即便有匪寇,以萧侯的勇武,举手便平定了,何必由宋军越俎代庖?”

玄武湖之战,桓大司马虽然在王谢两家的压力下选择观望,但与萧道凌交情匪浅,闻言当即道:“萧侯手里哪里有兵?”

王文度掷下文书,冷眼道:“大司马不必诳我!萧侯当日离开建康,至少从石头城水师大营带走了万名精兵,难道面对千余匪寇便束手无策?”

“莫吵,莫吵。”王茂弘咳了一声,睁开眼睛,“少陵侯在宁州,以他的部曲,能守住大江便不错了。至于江州的匪寇,便交给宋军去操心吧。”

王文度叫道:“丞相!”

谢太傅劝道:“由于江州匪患,百姓都已迁到宁州,如今少陵侯麾下并无兵丁,只有万余部曲。因此丞相已命幼度带北府兵前去,以保宁州无忧。晋宋两国向来交好,清除边境的匪寇未必是我大晋一家的事。况且宋国贾太师书中已经说过,清剿江州匪寇之后,江州城池房舍都由宋国重建,更不敢占我晋国寸尺土地。”

王文度出身世家,如何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谢太傅这番话有几重意思:其一是只承认少陵侯手下是部曲,也就是依附于主人的家兵和私兵,而不是朝廷募集的正式军队。其二是北府兵的动向,说是保宁州无忧,实际是控制形势。第三层意思则是暗示毁掉江州城也在所不惜。

王文度终于明白过来,王丞相和谢太傅对宋军入境非但毫不在意,竟然还腾出江州的土地让宋军与匪寇厮杀。震惊之余,王文度脱口道:“那伙匪寇究竟是何人?”

“还能有谁?”说话的却是周仆射,他一口饮尽樽中美酒,然后呼了口气,“岳武穆,星月湖余孽。”

“砰”的一声,王文度肘边的小几跌落在地。

※ ※ ※ ※ ※

程宗扬从浮凌江上岸,江畔已经有马车等候,车夫戴着斗笠,看起来有些面熟。程宗扬也没在意,把被褥裹着的贱人塞到车里,自己乘了匹马,返回城中。

已经过了申时,程记粮铺还未打烊,门前的水牌上标着每石四百铜铢的价格。阶下停着几辆载满粮食的大车,祁远正和一名客人在店内商讨价钱。程宗扬朝他作了个手势,让他继续谈生意,自己从侧门进了院子。

院内堆着新购来的粮食。易彪正在看守放钱的仓房,他拉了条长凳坐在门前,见到程宗扬只是点头致意,报了平安,并没有起身。

秦桧迎出来道:“原以为公子昨日就回来,却等到今日。”

程宗扬边走边道:“路上长伯跟我说了。王团练那边情形不好?现在是什么说法?”

秦桧苦笑道:“正是没有说法,在下才觉得事态不妙。王少爷自家不慎烧着衣服,又被家仆泼上灯油,才酿成大祸。此事香竹寺大门前几百人都看得清楚,王团练自然无法委过公子。但王少爷出事的由头却是公子身边的那位美婢,王团练明面上无法委过,暗中迁怒定是少不了的……”说着,秦桧住了口。

程宗扬瞧出异样,“怎么?他想找我麻烦?”

“我私下找过王团练的管家打听,他言语中透露,王团练知道是少爷调戏公子的美婢才出了事,在家里大发雷霆。”

“朝王少爷发火?”

秦桧摇了摇头,“是朝公子发火。那管家说,为了一个奴婢酿成这等祸事,直接打杀了便是,公子如此护短,好不晓事。公子若不舍得杀,就送到府中伺候少爷,事平了再还给公子。”

程宗扬火冒三丈,“放屁!”

秦桧从容道:“在下知道公子定是不肯的。昨日开市,我找牙人买了两名出色的婢女,公子明日赴宴,我便把人送去。”

程宗扬暗道:不如把卓贱人送给他!凭卓贱人的手段,要不了两日就弄死那小子!但这事程宗扬只是想想,自己也没有当真。

“息事宁人也未尝不可,王团练若是接了,往后两不招惹。拉他下水的事不用再提了。”

“是。”秦桧顿了顿,然后道:“还有件事,孟团长派了人来。”

程宗扬立刻站了起来,“在哪儿?出了什么事?”

秦桧道:“并不是什么大事,是鹏翼社的车马行到筠州开了分号,昨日才租下铺面,来了十几个人。”

“来的是谁?”

那名车夫走进来,摘下斗笠。程宗扬看了半晌,才从他眉眼的轮廓中找到一丝熟悉的痕迹,叫道:“俞子元!怎么是你!”

“程少校。”俞子元行过礼,笑道:“在下的易容术还过得去吧?”

“什么时候化妆成个娘儿们让我认不出来,那才叫本事呢。”程宗扬笑道:“江州那边恨不得一个人切成两个使,孟老大怎么舍得派你来了?”

“来的就我一个,其余的都是从其他分社调来的兄弟。”俞子元笑道:“如今筠州生意好,换了筠州车马行的招牌来赚几个钱。”

程宗扬一听就明白,鹏翼社被宋国盯上。社里的星月湖旧部大都去了江州,孟非卿怕自己人手不够用,暗中派了人来,换了名字在筠州开分社,一是方便自己行事,其次也是给自己安排一条后路。

如果在以前,自己会觉得孟老大过于小心,现在自己与云家安排的王团练结仇,倒要佩服孟非卿的谨慎了。有了这些得力的臂助,自己更多了几分底气,即使与王团练翻脸,自己抱着金铢逃命,谅他们也追不上。

※ ※ ※ ※ ※

店铺本来只够五六人居住,自己房里已经有了小紫和梦娘,这会儿又多了卓云君和申婉盈,哪里还有住处?申婉盈还好说,卓云君那贱人却是时刻不容她脱离自己的视线,绝对不能把她放在外面。眼下不是找房子的时候,程宗扬便让她们两个打了地铺,又在房内拉了一道帘子。不是把她们两个隔开,而是避免被外面看到。

秦桧买的两名美婢留在牙人处,准备明天赴宴时直接带去。程宗扬打定主意没有去看,免得见了心软。如果因为王团练而坏了自己的大事,江州之战再拖延下去,死伤的都是自己的弟兄。孰重孰轻,自己还是清楚的。

吃过晚饭,程宗扬坐下来开始看这两天的账簿。城南的粥棚和知州滕甫的赞许,给自己带来不少方便。筠州人都知道程记粮铺的东家仁义,收粮价格比别处高出许多,买粮又是施粥行善的好事,已有几个大户人家来卖粮,这两日收了近三千石。院子里堆的粮食不是来不及入库,而是库房已经满了,只能堆在院子里。

这三千石粮食都是按四百铜铢的价格收的,一共用了近六百金铢。最大的一笔开销则是日昌行老板周铭业的一万石粮食。原本说好三万五千银铢,十日之内再加一成,周铭业为了挣这一成利润,只怕年都没过,昨天已经传来消息,说是备好了货,只等搬运。至于价格,以金铢结账的话,只收一千九百枚。

程宗扬用笔杆掏了掏耳朵。手里一下子有了近两万石粮,用去近三千金铢。这两万石粮食折一千多吨,要是全搬到粮铺来,大家只好睡在粮食上了。要是直接从浮凌江运走,又太过招摇,必须想个办法掩人耳目才好。

因为房间不够,自己只好拿一间库房当作办公室。比起自己以前待过的现代化写字楼,这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库房显得很寒酸,充作座椅的木箱也远远不如皮革座椅舒适。但一想到屁股下面坐着足足二百公斤的黄金,程宗扬就觉得特别安心——单是份量就压倒世上任何一张豪华座椅,实在太奢侈了。

至于房间另外一角的箱子里则装着一批从江州带来的烟花。一是金铢,一是烟花,能不能在筠州打开局面,就看这两样东西的威力了。

程宗扬心不在焉地拨了拨灯芯,正思索间,院外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阿弥陀佛。”

程宗扬停下笔杆,听着冯源趿了鞋子,“踢踢哒哒”地跑过去,拉开门就是一句:“无量天尊!”接着道:“喂,师太,这儿是我们道家的地盘。你若想化缘,一来天晚了,二来你也敲错门了。”

程宗扬莞尔而笑。各大宗门都以道家自居,冯源法术不怎么样,他们平山宗也没沾道家什么光,维护起道家的利益却是不遗余力。

那尼姑也不生气,柔声道:“贫尼自香竹寺来,欲见你家主人。”

听到香竹寺,程宗扬心里不禁暗暗叫糟。自己偷了根竹子,竟然被失主找上门了。

冯源道:“我家公子不信这个。别以为我们程头儿设棚施粥是你们的功劳,我们程头儿那是天生的心善,跟你们佛家没关系。你知道平山宗吧?你知道今天在粥棚掌勺分饭的就是我们平山宗的大法师吗?你知道……”

“我与程公子乃是旧识。”

一句话把冯源的滔滔不绝堵了回去。过了会儿,冯源道:“程头儿,外面有个尼姑说是找你的!”

程宗扬叹了口气,搁下笔,先揉了揉脸,弄出笑眯眯的一团和气才出门。

一名四十多岁的尼姑立在门外,她眉眼柔和,头上戴着尼帽,手拿拂尘,胸前挂着一串佛珠,看起来也不是什么贵重木料。程宗扬看到自己在观音堂撞上的年轻尼姑没有跟来,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没有目击证人,自己打死不认账,她也没辙。

程宗扬先行了一礼,假惺惺道:“师太可是来化缘的?来人啊,取两串钱来,给师太奉上。”

“贫尼并非为化缘而来。”

“那是化斋?哎呀,我们这儿不忌荤腥,没什么素食。茶水倒是素的,不知道师太……”

“贫尼也非是为化斋而来。”那尼姑双手合什,念了声佛号,然后道:“贫尼慈音,乃是为香竹寺之事而来。”

“原来是慈音师太。还真是巧,大年初一我才去贵寺上过香。”程宗扬装傻道:“贵寺真是灵验,听说金刚像会自己倒下来压住恶人——不过这事跟我可没关系。”

慈音慈眉善目地说道:“金刚显圣,镇恶驱邪,公子得见,乃是福缘。不过贫尼亦不为此事而来。”

那就是香竹的事了,死尼姑这么笃定,先杀杀她的威风再说。程宗扬抱起肩膀,“刚才师太说与我是旧识——咱们好像没见过面吧?”

慈音淡淡道:“若不是如此说,如何能让贵属闭嘴呢?”

程宗扬看了慈音尼姑几眼,“我记得出家人不打诳语的吧?”

“阿弥陀佛,贵属是好辩之人,能省些口舌,想必佛祖不会怪罪的。”说着她自顾自地朝院中走去,一边道:“出家人所需不多,公子刚才说有素茶,便来杯素茶吧,素点府上既然没有,公子就不必麻烦了。”

这尼姑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程宗扬只好亲自跑回去捧了茶来,请慈音在院中坐了,一边向易彪使了个眼色,让他到仓房内回避。

“师太既然不是化缘讨斋,又不是因为在下曾至寺里上香,不知这么晚来,找在下何事?”

慈音看了看茶水,“没有饼茶吗?”

杯子里泡的是自己惯喝的茶叶,没想到一个尼姑这么挑剔,还要饼茶。有也不给你喝!

“没有。”

“哦……”慈音浅浅尝了一口便放下杯子,左右打量,“这院子也不大呢。”

“比起贵寺是小了很多,哈哈……”

程宗扬打着哈哈,慈音倒叹了口气,“檀越不知,大有大的难处。庙大了,免不了有些宵小之辈趁机出入。我一个出家的尼姑总不好出面去管,有时候贼人进出也是免不了的。”

程宗扬放下杯子,“师太,你这是当面骂我的吧?”

慈音讶然道:“我是说王团练家的少爷,公子想到哪里去了?”

程宗扬心里骂了声“贼尼”,索性道:“不错!是我拿了你们的竹子,不过出家人四大皆空,割肉饲虎也割了,为了一根竹子用得着找上门吗?那根香竹我已经扔了,师太若是不乐意,我出钱给你们修座金刚像怎么样?”

慈音笑逐颜开,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公子一片善心,贫尼多多谢过了。不过呢,贫尼也不是为香竹而来。”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半晌才道:“你门也进了、茶也喝了、重修金刚像你也笑着纳了,这会儿又说不是为这事,那你干嘛来了?”

“小徒静善失了颗佛珠,还请公子赐还。”

那颗金星紫檀的佛珠——程宗扬心里干了一声,这尼姑还真是抠门,为一颗佛珠,巴巴地跑上门来。

“师太早说啊!用得着绕这么大的圈子吗?”

慈音低眉顺目地说道:“贫尼也无法,若说得早了,只怕公子不认。”

程宗扬噎了一口。她若开门见山就要佛珠,自己可能真的来个抵死不认。说到底还是自己做贼心虚,沉不住气,先漏了底。

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程宗扬只好道:“等着。”

程宗扬回房从背包里翻出那颗佛珠,朝小紫翻了翻眼睛,又顺手在卓云君身上捏了一把,再出来递给那尼姑。

慈音眉开眼笑,“承情承情。”她接过佛珠,纳入袖中,一边站起身,双掌合什,“贫尼今日就不打扰了。庙里的金刚像还请檀越多多费心。公子若是事忙,贫尼就明日再来,请留步,请留步。”

程宗扬险些吐血,这贼尼是讹上自己了,自己若不给香竹寺修金刚像,她就天天上门来打扰。死丫头,你这一下可砸了好几百石粮食出去。

程宗扬边走边道:“师太,过两天我到你庙里去,你千万不用来了。修座金刚像要多少钱,你出个价来,我一文不少地交到你手里。”

“檀越想必是误会了,贫尼只是在观音堂挂单,寺里修佛像的事与贫尼不相干。再说,贫尼是出家人,怎么好去拿铜钱,染上一身铜臭呢?要知道,贫尼用的钵盂还是紫金的呢。”

“……你是想要金铢吧!”

“金、银都是佛家七宝,贫尼自然是不忌讳的。公子既然发大善心,愿以金铢重修金身,贫尼便代为收下,想来寺里的师兄也不会见怪。”

慈音在门口停下脚步,转过身,客气地施礼道:“公子刚才说还有两串钱?出家人清苦,要足陌的才好。”

居然怕是小串,还指明要足陌的!程宗扬道:“成串的都是铜铢!师太不怕铜臭味?”

慈音从善如流地说道:“公子说的是,那便换成两串银铢吧。”

两串铜铢和两串银铢可差了一百倍,贼尼姑真能张开口!

程宗扬黑着脸拿出十几枚银铢,“就这些了!”

似乎是看到程宗扬脸色不好,慈音没有再挑剔,接过来纳入袖中,合什道:“阿弥陀佛,公子留步,改日再结善缘。”

善缘个鬼啊!程宗扬拍上门,转身叫道:“死丫头!那根香竹呢?我要把它做成马桶刷子!”

内院的一间耳房打开门,却是林清浦朝自己招了招手。

店铺的房间不够,祁远、冯源住一间,易彪、敖润和吴三桂挤在一间,林清浦的水镜术需要静室,原本单独住一间,现在人手一多便只能与秦桧同处一室。这会儿死奸臣出去散步,九成九是去常平仓踩点,只有林清浦一人在屋内。

掩上门,林清浦道:“那师太的法号可是‘慈音’?”

“你认识?”

“只是听说过。”林清浦道:“据说慈音出自玉音庵,也是十方丛林一支,多年来云游天下,四处化缘,没想到会在香竹寺挂单。”

“十方丛林出来的?这贼尼简直是从钱眼里生出来的,太能搂钱了。”

林清浦道:“慈音师太十余年前大发弘愿,要建一座观音行院。”

“难怪呢。建座观音行院要不少钱,老尼姑抠死也未必能建起来。”

林清浦咳了一声,“慈音师太打着玉音庵的名号四处化缘,江湖中的施主看在十方丛林的面子上纷纷解囊,数年间便赚够了建观音院的钱。慈音师太曾说观音院建成之后,要为施主立碑传世,结果她化够缘,一没寺庙,二没碑记,那笔善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叫道:“这个死尼姑是骗子?”

林清浦道:“江湖中风言风语,但此中内情在下就不清楚了。慈音师太带了那笔善款一走了之,有几年不闻音讯,没想到会在此地见到。”

程宗扬想起那个小尼姑打出佛珠的指力,单凭这手修为,真要打起来,自己也未必能占到便宜。难道慈音这个贼尼还不如她的徒弟?要靠招摇撞骗为生?

“骗子吗?”小紫听他说完,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笑吟吟道:“人家最喜欢骗子了。”

“你是喜欢骗那些骗子吧?”

“骗傻瓜一点都不好玩,骗那些自作聪明的傻瓜才好玩。”小紫一脸期待地说:“人家还没骗过尼姑呢,既能骗财,又能骗色,一想就很开心哦。”

“……死尼姑祖宗的坟头这会儿肯定在冒青烟。”

程宗扬累了几天,明天又要赴王团练的宴席,也没心情与卓云君师徒胡混,只和小紫逗了一会儿,倒在床上便睡了。

※ ※ ※ ※ ※

第二天一大早便刮起北风,天气愈发寒冷。程宗扬披了一件玄黑色的大氅出来,鹏翼社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前。

有了鹏翼社的车马,出门方便许多。程宗扬带上祁远和冯源,一道前往王团练位于城南的大宅。祁远管着粮铺,自己若离开筠州,诸事都由他打理,这次赴王团练的宴席当然少不了他。冯源算是半个烧伤大夫,这趟是去看看王少爷的伤势。秦桧则去牙人处取了那两名新买的美婢,暗中送往王宅。

王团练的宅院在城外,他是筠州的地头蛇,经营多年,房舍占地颇广,两扇黑漆大门较之荆溪县衙还大了些,不过这会儿大门紧闭,只在侧院开个角门供人出入。今日来的都是城中的商户,说得好听些是前来赴宴,说得直白些,都是来给王团练送孝敬的,能走角门已经不错了。

程宗扬进去便看到孙益轩,这个云家布在筠州的暗桩朝他使了个眼色,装作随意地进了茅厕。

“事情的经过,公子的伴当已经跟我说了。王团练向来睚眦必报,这次的事只怕不好善罢干休。”孙益轩低声道:“公子想抹平此事,要先献出那名美婢才好谈。”

程宗扬一口回绝,“此事再也休提。”

孙益轩点了点头,“我这便掐断与王团练的联系。公子虽是做的正当生意,也请多小心。”

程宗扬从茅厕出来,冯源已经去内宅给王少爷看伤,祁远在外面守着。

“找到席位了吗?”

“在那边,院中第九席。”

“王团练的客人真不少,连房间都坐不下,还要摆到院子里。”

“堂上只摆了三席,剩下的都在院里。席位也不是按身份高低、生意大小排的,只看送的礼金多少。送的多坐首席,少的坐末席。”祁远悄悄道:“商户也是讲面子的,有些送的礼金不够,被赶到末席或是院子里坐,到了端午节又加倍送礼,只为坐个好位子。”

“这个王团练倒会做生意。”程宗扬冷笑道:“就是这生意霸道了些。”

程宗扬刚寻到自己的席位,旁边一名等候多时的家仆便道:“是程老板吗?老爷请程老板到堂上坐。”

听到这声招呼,周围不少人看过来,羡慕、讪笑、同情……各种目光都有。程宗扬作了个罗圈揖,笑道:“王团练有命,不敢辞。得罪了,改日请诸位吃茶。”

众人纷纷抱拳还礼,自己刚走,背后就议论声四起。程宗扬也不理会,到了堂上才发现自己的位子在首席。程宗扬明白这顿饭不好吃,与众人揖了揖手,便坐下来等王团练出面。

不多时,一个中年人进来,他四五十岁年纪,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黑色的茧绸袍,两道卧蚕眉,目光倒看不出什么异样。

堂上、堂下的客人都站起来向主人问好。王团练只略抱了抱拳,“这几日家中有事,简慢了些。”

说着,旁边的家人送上酒菜,都是些平常之物,值不了几个钱。来的客人也不是为酒菜,都道:“这一年小的们受了多少恩惠,本该请团练一场,却来叨扰,大人太客气了。”

酒过三巡,王团练执壶开始敬酒。前几位都是城中的大商贾,知道王团练的规矩,小心告了罪,逊谢几句便接来喝了。

程宗扬站起身,“粮商程宗扬,见过王团练。”

王团练斟了一个满杯,淡淡道:“程老板事忙,今日才得见面,一定要多喝几杯。”

程宗扬平常都穿布衣,今日因为赴宴,特别披了条大氅,借以掩饰腰后掖着的两柄快刀。他接过酒杯一口干了,“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请王团练多多指点。”

“程老板设棚施粥,连知州大人也赞许过的,王某哪里敢指点。请。”

程宗扬一连饮了三杯,王团练还要再斟,他一手覆住杯口,微笑道:“在下连喝三杯,再喝,就要让座中诸位笑话不懂礼数了。”

王团练哈哈一笑,“我敬的酒便是礼数,程老板尽管放宽量,几杯薄酒,王某还是奉得起的。”

席上几个都是成精的老商贾,听着双方唇枪舌剑,一个个都扮成庙里的菩萨,一句也不开口。

王团练果然是个狠角色,这番话说得狠辣,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喝。程宗扬微笑道:“让团练敬酒,在下已经是僭越了,不如让在下敬王团练几杯。”

王团练仰天大笑,半晌才收住笑声,“这就是程老板不懂规矩了。今日是王某请客,程老板远来是客,怎好让程老板来敬酒。”

“虽是客人,心意却是十足。请王团练莫负了在下一片心意。”

王团练执壶盯着他,似乎在判断他有多少诚意。堂上鸦雀无声,正沉默间,一个家人过来,在王团练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王团练放下酒壶,道声“失陪”,便进了内室。

程宗扬也不干站着,坐下来挟了口菜,慢慢吃着。旁边一席坐着日昌行的周铭业,悄悄向他竖了竖拇指,赞他被王团练逼酒还镇定自若。

程宗扬知道这会儿是秦桧把人送来,王团练进去看礼物。秦桧选的两名美婢花了自己不少钱,王团练若是满意,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过了一刻多钟,王团练满面春风地进来,连声告罪,然后拿过酒壶,这次却隔过程宗扬,往下敬酒。

程宗扬松了口气,随意吃了些菜,便即告辞。王团练也不挽留,只道:“来人啊,替我送送程老板!”

程宗扬离开院子,便看到祁远、秦桧、冯源、俞子元几个正聚在一处等候自己,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程宗扬心里一沉,“怎么了?”

祁远道:“程头儿,你再不出来,我们恐怕得进去抢人了。”

“出了什么岔子?会之,你不是送了两名美婢给姓王的吗?”

“送了。”秦桧沉声道:“王团练带了那两名美婢去见王少爷,问明不是那天在庙里见到的,当场便打死了。”

程宗扬牙关“咯”地咬紧。王团练出来时满面春风,谁知道他刚在后宅杀了两名无辜的女子,还那么若无其事。

冯源道:“我给王少爷治伤,亲眼看到的。王团练拿棍子打死两名美婢,然后对少爷说,让他安心养伤,一个商人婢有什么要紧的?若是不识相,连商人妇也一并夺来伺候少爷——程头儿,我只是在旁偷听来的,作不得准。”

“什么偷听,他是说给我听的!”程宗扬杀机立涌。不除掉王团练,自己的粮食生意也不用做了。

俞子元初来乍到,对情形不太了解,不过看众人的神情也能猜出几分,低声道:“公子……”

程宗扬明白俞子元的意思。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要杀死姓王的算不得什么难事,但如今满城都知道自己与王团练有仇隙,王团练莫名其妙被杀,头一个怀疑的就是自己。

“先不用急。”程宗扬道:“会之,从滕知州那边开始做吧,王团练这条路已经堵死了。”

“是。”

“告诉长伯,开始往荆溪运粮。子元,这件事要辛苦你了。”

“是。”

“老四,孙老板那边你去知会一声,详情不必多说,只说我们准备走别的门路。”

几个人都答应了。程宗扬道:“冯大法,那个小王八蛋伤势怎么样?能不能活过春天?”

“王少爷只伤着头脸,我给他涂过药,性命是无忧了,倒是被砸的那一下伤得重,骨头断了七八根,就算能保住性命,也是个废人。”

“大伙戒备些。”程宗扬冷着脸道:“咱们外来是客,能不动手绝不动手,但谁要敢动手,怎么收场,由咱们说了算!”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