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55章·伏威

卓云君的高潮持续了将近两分钟,程宗扬又狠狠挺动几下,干得卓贱人低叫连连,才拔出阳具。

程宗扬狞笑道:“卓贱人,真不巧,你这位弟子看到她不该看的。为了免得走漏风声,我只有一剑杀了她!”

申婉盈通红的面孔一下变得苍白。她正是如花年纪,就这样被恶徒杀死,无论如何也不愿意。

“不要!”卓云君哀求道:“求求你放过她……她不会往外说的……”

“嘴巴长在她身上,又不是你身上!少废话!再啰嗦我连你一块杀!”

申婉盈心头不住战栗,眼看着师傅哀求半晌,那个凶恶的男子终于改变了主意,他打量了自己一眼,然后摸了摸下巴,“想留她性命也容易……”

申婉盈心头的大石刚落下,便听到那男子狞笑着说道:“叫她也乖乖地让我快活快活!”

申婉盈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脸色一下又涨得通红。

卓云君婉言道:“主人若想寻乐,便用奴婢的身子好了。奴婢伺候主人是应当的,盈儿年幼无知,请主人饶过她吧。”

那男子把师傅往椅上一推,用力挺入,只顶弄几下,刚泄过身的师傅就承受不住,脸上露出痛楚的神情。

那男子嘲笑道:“好没用的贱人,再强撑下去,不怕我活活干死你?”

卓云君白着脸,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吃力地说道:“只要能替下盈儿,我这当师傅的,宁肯一命换一命。”

申婉盈心头一阵激动,禁不住流下泪来。

程宗扬佩服地看着这贱人,难怪能混到太乙真宗的教御,如果没有自己,以卓贱人的手段,也够蔺采泉喝一壶了。

“少啰嗦!主子这会儿阳精未泄,火气正旺!小心我给你这位漂亮徒弟来个先奸后杀!哼哼,你费这么多唇舌,不若教她好生服侍我,如果服侍得我高兴,说不定还留她一条性命。想明白了吗!”

卓云君还在哀求,申婉盈颈下的穴道忽然松开,脱口道:“师傅!徒儿答应了!你千万别伤了身子!”

“徒儿……”卓云君挣扎着过去,与申婉盈抱头痛哭。

半晌,卓云君收起眼泪,“师傅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位程公子,是我们太乙真宗新任的掌教。”

申婉盈惊叫一声,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卓云君柔声道:“程公子得到上一任掌教紫阳真人亲传的九阳神功,手里又有掌教的亲笔书信,自王掌教仙逝后,便是我太乙真宗的主人。不合师傅心高气傲,未曾将主人放在眼里,一连三次都完败在主人手下。师傅做错了事,心甘情愿接受主人的惩罚,可是好徒儿,你又何苦呢?”

申婉盈惊愕半晌,眼神变得又敬又畏。原来是掌教真人,怪不得以师傅没有受制,也毫不反抗。想到那男子是掌教真人,刚才师傅种种无法理解的姿态,此时在她眼中都成了对宗派的忠诚和奉献。

程宗扬心里啧啧连声,这段话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外,卓贱人还真会把握弟子的心理。她亲自开口认定自己的身份,由不得她门下弟子不信,轻易就把这少女骗得服服帖帖。

“掌教才华横溢,修为高深,年纪又轻,能够得到他一星半点的传授,便是我等之福。不是师傅不肯,终究你还是处子之身,那些双修的法门,你如何又能学得?”

申婉盈忽然脸上一红,含羞垂下眼睛。

卓云君摇了摇头,“你若愿意,也便罢了。我太乙真宗门人十万,又有几人能有机会与掌教真人双修呢?”说着她回过头,柔声说道:“盈儿已经肯了,多谢主人成全。”

申婉盈身上的穴道还没解开,卓云君无力解穴,于是退到一旁,一边朝程宗扬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笑意。

外面忽然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说得真好听呢,卓美人儿。”

卓云君脸上突然一白,再没有丝毫血色。

小紫轻盈地走进静室,笑吟吟道:“卓美人儿,你又漂亮了呢。”

卓云君极力压抑住心头的恐惧,接着伏下身,低声道:“女儿见过妈妈,妈妈吉祥……”

“妈妈吉祥,你也吉祥。”小紫笑道:“这是你徒弟?好漂亮的小姑娘。”

申婉盈讶异地看着这个精致如玉的绝色少女,然后向师傅投过求助的眼神。

卓云君咬了咬牙,“这是紫姑娘,也是我们太乙真宗的主人。”

申婉盈从未见过这样的称呼,心里更为错愕,却无法再问。小紫笑道:“你徒儿被封了穴道,卓美人儿,你不帮她解开吗?”

卓云君道:“主人亲手点穴,奴婢不敢擅解。”

“原来是这样啊。”小紫笑靥如花地看着她,眉眼间似乎没有丝毫怒意。

卓云君却知道自己这次大败亏输,再难有机会逃脱。小紫笑得越开心,自己的下场越凄惨,若是被她痛骂甚至痛殴一番,反而有一线生机。

不等主人开口,卓云君便道:“掌教真人,紫妈妈,卓奴门下弟子盈儿,自愿服侍掌教真人,伏请掌教真人允许。”

程宗扬抱着手臂走过来,胯下阳物硬邦邦挺起,龟头紫红发亮,引得申婉盈一阵脸热心跳。

上下打量了申婉盈一番,程宗扬挑起唇角,“很好。”

小紫用指尖挑起申婉盈下巴,然后笑道:“不用怕,让你师傅来服侍你。”

卓云君将申婉盈抱到静室中央的蒲团上,然后抽下她的衣带,将她的锦服褪了下来。被自己视若母亲的师傅宽衣解带,申婉盈脸色越来越红。围在领中的裘领分开,寒意浸入肌肤,忽然间身下一凉,贴身的亵裤已经被师傅除下,露出两条白生生的玉腿。

申婉盈低叫一声,双手急忙抱住身体。她小腹白滑而平坦,白美的双腿并在一处,腿缝儿中露出几缕柔软而黑亮的耻毛。往上是纤细的腰肢、洁白的胴体和圆鼓鼓的乳房。她玉脸飞红,面孔害羞地扭到一旁,身体微微颤抖。

卓云君一边伏身帮徒儿除去鞋袜,一边翘起浑圆的雪臀,将自己光溜溜的大白屁股和水汪汪的凤眼美穴展露在主人面前。

这是雌兽表示臣服的姿态,这种姿态将最重要的性器官暴露给对方,完全放弃了对自己的保护,表明自己没有任何攻击性,同时也把性权力交给对方。

她的姿态很快起到效果,当臀部受到第一次撞击,卓云君暗暗松了口气,知道在主人对自己的肉体失去兴趣之前,自己的性命暂时保住了。

小紫一脚踩住卓云君的雪臀,白花花的臀肉在她脚下抖颤着滑来滑去,那只凤眼美穴随着臀肉的颤动不住开合,滴下清亮的淫水。

卓云君将弟子的衣袜脱除干净,柔声道:“好好服侍主人,掌教真人是我太乙真宗的神阳,用心承受掌教真人的恩泽。”

申婉盈羞怯地点了点头。

小紫笑道:“你是师傅,不教她怎么会呢?”

卓云君明白过来,笑道:“盈儿,师傅来教你。用心学哦。”

卓云君挽住少女的双膝,朝两边分开。申婉盈咬住嘴唇,脸上红得仿佛火烧一样,双腿微颤着被师傅拉开。

她性器干干净净,乌黑的耻毛,白嫩的肌肤,红润的蜜肉,色泽分明。她阴阜隆起,阴唇软软的,微微分开,散发出处子的芬芳,里面是浅嫩的红色。

“盈儿,还记得《道德真经》吗?真经有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以前你说不懂,师傅也没有给你讲。今日师傅告诉你……”

卓云君抚住申婉盈的玉户,轻轻一按,“这个便是你的玄牝了。勤字通尽,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女子的阴门,是天地的根本,绵绵不绝,用之不尽。”

“《大易》有云:一阴一阳谓之道。若想修行精深,必从阴阳着手。当日讲丹诀时,为师说过鼎炉,你的辟瘴丹药便是从鼎炉炼出。但鼎炉不仅是器用,以身体为鼎炉,修炼元丹,便是内丹之法。”

“一阴一阳鼎内存,灵龟入炉深更深。主人的阳物便是灵龟,盈儿的阴门便是玉鼎。《玄关诀》说:玄关一玄通真诀,乾坤辟破蓬壶阔。黄庭有个元翁客,抱琴侍守天边月。二水清兮三水浊,金花开,兑头缺,峨嵋山上紫霞飞,霞飞化了红炉雪。龙吟逼,虎啸迫,灵龟吸尽金乌血……金乌是至阳之精,盈儿只需打开阴门,让主人的灵龟进入鼎炉,待掌教真人阳精注入,便是与主人同修秘法。”

小紫笑道:“卓美人儿,你的修为好精深呢。”

程宗扬听得似懂非懂,虽然自己练过太乙真宗最高明的功夫,但卓云君这一大段究竟是真的,还是蒙骗人家无知少女,自己也分辨不出,但估计八成都是蒙的。

申婉盈却听得目眩神驰,师傅这番话仿佛给她打开一扇大门,原来熟悉的经文口诀,突然间有了崭新的含义。正思索间,忽然她娇躯一颤,却是被师傅的唇舌含住阴户。

小紫把卓云君的面孔推到申婉盈下身,吩咐道:“里里外外都要舔到哦。”

卓云君玉脸埋在徒儿股间,细细舔舐起来,将她柔嫩的性器舔得温暖湿润。申婉盈身体像触电般颤抖着,下身传来奇妙的感觉,眼神越来越迷离。

沐羽城悄然进入深夜,夜色下的茅草屋有着图画般美感,静谧而又安详。城中唯一一所楼阁,此时却未曾入眠。

楼阁上的静室内,两具美妙的女体并肩躺在一处,左边是一个三十许人的美妇,她玉体裸裎,一身白肉光滑紧凑。右边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同样一丝不挂,洁白的肌肤显得更加柔嫩。那美妇似乎刚欢好过,下体淫液横流,充血的穴口微微鼓起。旁边的少女玉户也一片湿滑,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红晕。

在她们面前,是一男一女。男的浑身赤裸,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女的穿着一袭紫衣,绝美的面孔仿佛夜间精灵般姣美而精致。

“师傅和弟子差不多高呢。不过师傅的奶子大很多,小徒儿要努力哦。”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卓贱人的奶头比弟子深好多呢。”

“那当然啦,卓美人儿被你搞过那么多次,泄身的时候奶头都快要胀碎了,颜色当然深了。”

美妇一边任他们观赏着品头论足,一边柔声道:“妈妈叫女儿卓奴好了,女儿只是主人的奴婢,当不得美人儿。”

小紫笑道:“谁不知道卓教御是个大美人儿,有什么好谦逊的?卓美人儿身子好白哦。”

“师徒两个皮肤都很白嘛,不过徒儿的更水嫩一点,师傅的虽然不够嫩,但够光够滑,很出色的白肉美人儿嘛。”

“卓美人儿,刚才说你下边叫什么名字啊?”

“凤眼。”卓云君两根食指按住阴唇,将玉门分开,“奴婢穴口生得小巧,里面又浅,主人说叫凤眼穴。”

“真的呢,做师傅的小穴多生了那么些年,反而比徒儿还小呢。”

申婉盈垂下眼睛,忽然下体一凉,嫩穴敞开,柔嫩的蜜肉暴露在空气中。她颤声低叫道:“师傅……”

卓云君柔声道:“盈儿,让主人看看你的鼎炉。”说着她抬起眼,对程宗扬道:“掌教真人,你看盈儿的小穴像不像两片红莲?”

“好漂亮的红莲,卓美人儿,你徒儿的小穴比你的要鲜嫩呢。”小紫笑着将两女的身子放在一处评论比较,然后宣布道:“卓教御这个大美人儿是我的。那个给你好了。”

程宗扬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俯身握住少女的小腿。申婉盈心如鹿撞,神情间露出一丝紧张。程宗扬朝她一笑,“别怕,你师傅被我搞过那么多次也没事。不过你是第一次,破身的时候会有点痛。”

申婉盈小声道:“多谢掌教……”

程宗扬分开她的双腿,俯身将龟头顶在她红莲般的嫩穴中,轻轻一送。

“啊!”少女痛叫一声,颦起眉头。

被卓云君舔舐过的穴口一片湿滑,阳具顺利挤入穴眼,硬邦邦捅进蜜穴,顶在少女未曾开苞的娇蕾上。程宗扬微微退了半寸,接着用力插入。

申婉盈只觉下身一阵剧痛,那根肉棒已经硬生生破体而入。程宗扬将她双腿压在身前,两手抱住这个温婉如水的少女,阳具像铁棒一样,深深干入少女未经人事的嫩穴。

申婉盈咬住嘴唇,掌教的灵龟在自己娇嫩的玉鼎中来回抽送,带来一波又一波的痛楚。她勉强承受着片刻,忍不住道:“好痛……掌教真人……盈儿受不住了……”

“你师傅的第一次,就是被我们两个一起开的苞,痛得她险些晕过去。你看她现在,是不是一点都不痛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女孩子嘛,痛一次就好了。”

申婉盈泪眼模糊地看过去,只见自己师傅白光光的美腿大张着,正露着红艳的肉穴,被那个精致的小姑娘插弄。那小姑娘腰间系着一条皮革,皮革上挺着一根半尺多长、通体洁白的物体,却是一根象牙制成的圆棒。圆棒顶端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乌龟头,吻部微张,露出尖尖的舌头,这会儿正在师傅凤眼美穴小巧的穴眼内不停进出。

“这根象牙杵还是刚做好呢。卓美人儿,好好伺候它哦。”

“多谢妈妈,”卓云君挺起下身,一边迎合象牙杵的进出,一边道:“妈妈的象牙杵好精致……”

小紫腰肢一挺,粗圆的象牙杵重重捅入美妇体内。卓云君蜜穴被棒身塞得满满的,淫液被挤得从穴口溢出,下体水汪汪一片湿泞。

小紫笑道:“卓美人儿,你看象牙杵上是不是还缺什么呢?”

卓云君望着插在自己腹下的象牙杵,勉强道:“没有……”

“缺符咒啦!”小紫“啵”的一声,把滴着淫液的象牙杵从卓云君体内拔出,然后放到她面前,笑道:“要刻上符咒才好玩。你说是不是?”

卓云君脸色微微发白,勉强道:“妈妈说的是。”

“你们太乙真宗的符咒,刻什么好呢?五行诀好不好?”

卓云君轻声道:“女儿修为未复,只怕刻上符咒也无法生效……”

小紫笑吟吟道:“你的焚血诀还是挺厉害呢。”

卓云君连忙道:“女儿知道了。”她咬了咬唇瓣,“只是……只是……五行诀是格斗的杀招,从来未曾用到这里过……”

“只有我才这么天才,想到用五行诀帮你修炼鼎炉。还不谢我?”

卓云君只好道:“谢谢妈妈。”

卓云君接过珊瑚匕首,将五行诀的符咒刻在象牙杵上。当她刻下最后一个字符,小紫将她手掌往匕首锋刃上一搪,鲜血立刻涌出,将新刻的符文染得殷红。

片刻后鲜血渗入刻痕,杵身恢复成象牙洁白的色泽。

卓云君双腿笔直伸开,像触电一样剧烈地抖动着,淫液从紧窄的穴口涌出,将身下的蒲团浸得湿透。象牙杵光滑的表面刻满符咒,变得凹凸不平,随着杵身在穴中起落,身体无法自制地作出剧烈反应,把她所有的矜持都尽数撕碎。

卓云君完全不知道小紫是如何摧动五行诀的,她只能感觉到那根象牙杵上五行不住变换,进入时坚如钢铁,仿佛要将自己的蜜穴捣碎,拔出时又宛如生出无数细小的藤蔓,将自己穴内的蜜肉扯得脱出。忽然间棒身变得其冷如冰,棒端的龟头顶在自己花心上,传来冰凉入骨的寒意,让花心抽动着缩成一团,接着又变得火热,整只蜜穴都好像要被烫化一样。最让她无法承受的是象牙杵运行到土诀的时候,棒身变得重逾千斤,自己小巧的蜜穴仿佛被一只拳头硬插进来,每一道细小的褶皱都被紧紧塞满。

白色的象牙杵一端连在少女腹下深褐色的皮革上,一端插在美妇红嫩柔腻的蜜穴中,那只小巧的凤眼美穴宛如泉眼,淫液顺着棒身不断涌出,水量惊人。

随着象牙杵在肉孔中进出,上面新刻的符文微微闪动光泽,白、青、黑、赤、黄五种颜色在符文的刻槽中不停流转。浸过淫水和鲜血的符咒仿佛与她的血脉连为一体,游走在她肉体承受能力的极限边缘。卓云君感觉自己就像在被五个不同禀赋的巨人同时奸淫,每次她都觉得自己这回再无法承受,将会受到无法治愈的伤害,但当棒身再次进入,她都发现自己的蜜穴仍然完好如初,和最初一样敏感而完整,只有肉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旁边的申婉盈咬住手指,纤细的眉头拧紧,破体的痛楚使她眼睛湿湿的,充满泪光。卓云君门下都是女弟子,申婉盈第一次与异性接近,便裸裎相对、肌肤相亲,而且对方又是掌教的身份,无论身体和心理都带来巨大的震撼。程宗扬感受到她的紧张,刻意放慢了动作,缓缓抽送。

男子强壮的身体压在身上,结实的肌肉摩擦着自己的肌肤。在他强壮的身体下面,一根粗硬的肉棒以稳定的节奏在自己紧狭的蜜穴中进出,渐渐的,下体的痛楚虽然仍旧强烈,羞处却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玉鼎内有一朵花蕾,在灵龟的顶弄下悄然绽放。身体如同在月夜下的小船上顺着潮水时浮时沉,感觉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啊——啊啊——啊啊!”

恍惚中,耳边传来一阵叫声。申婉盈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师傅在尖叫。申婉盈从未见过师傅这样失态的样子,她仰面躺在一只蒲团上,双腿大张着,被那个少女侵入下体。那少女用的象牙杵比掌教的阳具略细一些,但师傅的反应却比自己强烈百倍。她白滑的肉体不停起伏,腰肢扭动着,竭力挺动下体,她股间敞露的蜜穴色泽愈发娇艳,充血的蜜肉宛如怒放的鲜花,湿淋淋地翕张开合。

卓云君发出的淫叫声在室内回荡,这间静室四面都张挂着帷幕和壁毯,隔音效果极好,楼阁内除了她们师徒也没有其他人,叫得再大声也不虞被人听到。她双手握住自己丰满的乳房,白腻的乳球被捏得发红,一边尖叫一边抛动下体,那只浑圆的雪臀被淫水浸透,挺动时像淌水般汁液滴溅。

申婉盈望着失态的师傅错愕地张开嘴巴,忽然身下一痛,却是被掌教真人尽根而入。

掌教真人用嘲讽的语气道:“看到了吗?你把师傅当成云中仙子,其实到了床上,这仙子就露出本相,着实比娼妇还淫浪几分。”

小紫转过眼睛,笑道:“你师傅是在练双修法,这支象牙杵,正好来炼她的玉鼎。人家趴着好累,卓美人儿,来换个姿势吧。”

在主人的命令下,卓云君双手按住椅面,两腿张开,脚尖点住地面,那只白嫩的大屁股向后挺起,白生生翘在半空。小紫轻松地站着就能把象牙杵送到她穴中。这种姿势更便于用力,小紫笑吟吟挺动腰肢,动作并不怎么激烈,她面前的女体却如受雷殛,那只水光光的大白屁股剧烈地哆嗦着,浑圆的臀球仿佛被一个巨汉侵入,被挤得膨胀起来。她的蜜穴完全张开,娇嫩的凤眼暴露在空气中,红润而小巧的穴口夹住白色的象牙杵身,随着棒身的出入像触电般来回抽动,淫液四溢。

那根光滑的象牙杵仿佛充满魔力,小紫毫不费力就将那具熟艳的女体玩弄在掌股之上。卓云君受伤的手掌紧紧抓住椅子,红肿的双乳悬在身前,前后甩动。

她两条大腿并在一处,丰满而圆硕的大白屁股悬在半空,大张的臀沟内,淫水乱溅,整只屁股就像一只滴水的雪球,被顶得上下抛动,抖出一片丰艳的白光。

这个仙姿佚貌的大美人儿红唇圆圆张开,不停发出带着颤音的失声浪叫,那具白滑的肉体就像一只美妙的玩具,曲线丰腴又充满弹性,随着臀后的撞击来回屈伸。不多时,她的凤眼美穴就在象牙杵的插弄下又达到高潮,穴口像喷泉般溅出淫水,打湿了小紫的衣衫。

小紫嗔怪地在她屁股打了一记,“真讨厌,把人家的衣服都弄湿了。”

卓云君正处于高潮的战栗中,下巴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程宗扬道:“就你自己不脱衣服,还怪别人。”一边说,一边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小紫,心想死丫头也脱得光光的,与卓贱人淫狎媟戏,该是何等艳景。

小紫笑道:“都脱了衣服就分不出谁是主人,谁是奴婢,谁在戏弄谁了。”

程宗扬哼哼两声,拥住身下的少女,阳具长驱直入,一连干了小半个时辰,才大喝一声,把精液射在卓贱人女弟子体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