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54章·云仙

渔船顺流直下,两岸山水越来越绿,空气中也多了几分春日的和暖。江畔的林木越发茂密,有一段江面整个被枝叶覆盖,小船仿佛飘荡着在浓绿的碧树间穿行,阳光透过枝叶,一路留下斑驳的光影,宛如一道长长的画廊。

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程宗扬慵懒地躺在船上,享受着这难得的美景,心里惬意之极。中午时分,右侧多了一条支流,江口一块被藤萝覆盖的大石上刻着两个字:荆溪。这便是荆溪蛮的来历,也是宋国留下的最远一点印记。

一直到暮色降临,路上都没有看到人烟聚集的村落,程宗扬禁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闯到无人区来了,竟然连一个蛮族都没遇到。好在船上备的有铜炉、木炭和足够的食物,船只不必靠岸,直接取水煮粥,在船上过了一夜。

睡到半夜,程宗扬陡然惊醒。船外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声,不是一头,而是一群巨兽在咆哮。那声音在山谷间回荡,根本辨不出声音传来的方向。梦娘也被惊醒,畏惧地依偎过来。

程宗扬拥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那东西在山上,离这里远得很呢。咱们在船上,周围都是水,有什么好怕的?”

正说着,船身忽然“咯”的一声,被硬物撞上。程宗扬脸色大变,如果是船头,还可能是撞上礁石,但撞击的部位却在船尾,难到有什么水怪追来?

程宗扬朝梦娘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一跃,掠到船尾,一边握住怀中的珊瑚匕首。

船尾又震动了一下,程宗扬瞪大眼睛,只见一个白色的物体从船尾升起,顶部尖锐,通体呈弧形,就像一只怪兽的独角,又像某只巨兽的獠牙。

那物体在船尾摩擦着,越升越高,如果这真是怪兽的牙齿,那怪兽的嘴巴怕是比自己的渔船还大上几倍。

程宗扬盯着那只升起的獠牙,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儿里。这样的庞然大物,自己却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一点异样的气息和动静都没有,这让人更加恐怖。

忽然,那只獠牙往上一跃,像蛇牙一样倒伏过来。程宗扬擎出匕首,正要出手,耳边突然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死丫头!你捣什么鬼!我干!这是什么鬼东西!”程宗扬抱住那只半人粗细,比自己还高的白色物体,一身的冷汗都淌了出来。

小紫一手攀着船沿,从水中跃出,笑道:“程头儿,你发财了。”

程宗扬惊动甫魂,抱着那根柱子般的东西看了又看,没等他看明白,梦娘讶异的声音传来:“好大的象牙呢。”

果然,那是一支巨大的象牙,长度超过两米,除了石胖子家的象牙亭,自己还没有见过这么大只的象牙。只不过这只象牙比石胖子家的弧度要大得多,牙身向内弯曲,仿佛一只牛角。

那只象牙比一个人还重,根部足有人大腿粗细,程宗扬叫道:“水里怎么会有象牙?这也太大了吧!哪儿来的?”

小紫朝江畔指了指,“那边有好多。还有更大的,不过人家拿不动了。”

程宗扬精神大振,睡意不翼而飞,脱掉衣物道:“我去看看!”

不出所料,那是一片位于水下的泥沼。巨大的象牙呈窝状聚在一处,最大的长近丈许,小的也有四五尺,层层叠叠堆积着,下面不知有多少。据说大象每个种群都有一个埋骨的泥淖。大象临死前会独自走进泥淖,尸体分解后,只剩下象牙。那处水面只有半人深浅,程宗扬怕陷进泥里,不敢细看,片刻后浮上水面,朝渔船游去。

“发财了!这是象牙窝啊!没想到荆溪居然有大象。”程宗扬笑道:“死丫头,真有你的!居然让你找到这个宝贝地方。来!亲一个!”

小紫擦着湿溚溚的秀发,笑道:“阿梦,让老爷亲亲你。”

程宗扬讪笑两声,一边扯开话题,“这山里居然有大象啊,真古怪。刚才的声音你听到了吗?难道那是大象在叫?太奇怪了。大象怎么能跑到山上去呢?还有,这个象牙弯得也太厉害了。”

小紫拿过他的珊瑚匕首,从象牙上截下一段。程宗扬这才发现象牙内部是中空的,切出的牙质洁白细腻,没有一点发黄的迹象,比寻常的象牙质地还好。他掂了掂切下来的象牙块,份量沉甸甸地压手,拿到市面上,也很能卖几个钱。

※ ※ ※ ※ ※

过了荆溪,浮凌江水势更显浩大,两岸的山峰逐渐变得平缓,由山地变为沼泽,两岸的密林也被大片大片的芦苇代替。水面漂满浮萍,再往下游,一连几十里都是望不到尽头的碧绿莲叶,如果换成夏季,可以想象荷花一直连绵到天际的胜景。

程宗扬坐在船头,手里拿着一杆渔竿,心情快意之极。昨晚遇到那处象牙窝之后,他便在江岸上找了棵大树,剥下树皮,刻了一个大大的程字,标明位置,回来的时候也不愁找不到。里面的象牙至少有几百枚,如果运回去,算是此行最值钱的意外收获了。

江面已经泛滥得找不到河道,程宗扬也不费心去找,只顺水而行,每隔一会儿,用竹篙试探河道的深浅。过了沼泽,河道又重新出现。水流比起上游湍急了许多,如果逆水而行,恐怕要费不少力气。

身后的船舱内不时发出一声或是清悦或是喑哑的声音,那是小紫正和梦娘一道从象牙上取出一段,做成洞箫。

这么大一只好端端的象牙,就被死丫头这么浪费掉,程宗扬不免有些心痛。不过只要死丫头高兴,哪怕她把象牙都削成牙签呢。

渔船顺流而下,虽然没有船帆,但速度平缓,根本不用费心操控。程宗扬打了个呵欠,把一条鱼也没钓上来的鱼竿放在一旁,自己躺在船板上,阳光暖暖晒在身上,心情一片轻松。

“死丫头,要不要回去?”

“不要。”

“已经出来两天了,回去的时候还得划船,起码得三天。不如我们拿上那些象牙回去好了。”

“我要你捉只大象给我。”

“别开玩笑了,单象牙就有六七尺,这大象还不得好几丈长?比咱们的船都大!你就是把它切成几块也装不下。”程宗扬道:“筠州的事,估计秦桧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后天就是初五,一开市,还要收购粮食呢。”

小紫回过头,“阿梦,你说回不回去?”

梦娘道:“那边有船呢。”

程宗扬连忙站起身,果然,远处的芦苇荡里有条船,而且还是条渔船,与荆溪蛮人的独木舟大相迳庭,船上一位渔翁正拿着网捕鱼。

“老丈!”程宗扬呼道:“这是什么地方?”

渔翁抬起头,远远说了几句,却听不清楚。程宗扬移船靠近,询问之下,才知道这里已经临近昭南。往下游十几里,便是沐羽城,是山中蛮人与昭南交易的地方。

“这一带是申服君的封地,你们来时那片沼泽,往年只有荆溪人的独木舟才能通行。”渔翁看看他们的渔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程宗扬笑道:“我们这是平底的沙船,最适合走浅水。老丈,你方才说的沐羽城,也是那位申服君的封地吗?”

“可不是嘛。申服君有六七座城,沐羽城算小的,平常只有他家的宰臣来打理。今天是初三,城里正热闹呢。”

程宗扬问明方位,驾船南下,不多时便驶近一座城寨。

进入沐羽城,已经是傍晚时分。沐羽城临水而建,比起江州和筠州,城中的建筑显得更加质朴和原始,梁柱虽然精致,上面雕绘着各种花纹,屋顶却大都是茅草搭成。此时城中欢庆的气氛正达到高潮。一群沐羽城的居民穿着长长的白色羽衣,打扮成巨大的白鹤,沿着街道翩然起舞。满城居民都涌上街头,手里捧着笙竽,跟随着羽鹤边歌边舞,将欢乐的气氛洒遍全城。

沐羽城常有外地客商,城中居民对外来人并不在意,也没有人过来盘问,让程宗扬有时间能从容观赏这座充满原始风情的城寨。

与江州和筠州相比,最大的差别是沐羽城没有官府衙门,只有一座驿馆。每年夏季,申服君的家臣会来一趟,收取赋税。收税模式也是单纯的人丁税,按每户人丁多少收取,未成年的儿童和女子收取一半,外地人居住不满一年的免收。

城中也没有客栈,外来的商人大多在城内的民家借住,还有一少部分住在驿馆。

由于是新年,客商大多返乡,城中欢庆的人群都是本地人。

程宗扬猜测,昭南实行的是封君制,封君类似后世的土司,对外服从于昭南的君主,对内则是一方诸侯,实行自治。由于没有严格的官吏制度,这种松散的统治模式对周围的蛮族颇有吸引力,难怪荆溪蛮宁肯多走两日的水路,到沐羽城来交易。

在香竹寺出了那档事之后,程宗扬带小紫和梦娘出来,都记得让她们戴上面纱,因此也没有吸引多少目光。他们随着人群走了一圈,意外地看着一座楼阁,虽然只有三层,但矗立在一片茅草屋顶间,不啻于鹤立鸡群。城中的居民对那座楼阁也十分尊敬,打扮成白鹤的舞者汇集在楼阁前,歌舞多时,终于院门打开,出来一乘肩舆。

那肩舆由四名年轻的女子抬着,四周垂着白纱,里面隐约坐着一个曼妙的身影。

两名老者恭敬地走上前来,像敬拜神祇一样用额头触了触白纱。接着一名少女从肩舆后走过来,她双手捧着一只银盘,盘上覆着一方锦帕。那少女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穿着一袭白色的锦服,衣襟和袖口翻出一圈绒白的裘毛,容貌秀丽,皮肤有着水乡女子特有的白嫩,整个人温婉如水。

那少女一出面,人群立即安静下来,显然在沐羽城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望。

“沐羽春夏每多瘴气,”那少女道:“我当日求得仙丹,列位辟瘴祛邪,多受其福。但仙丹有时而尽,如今云中仙子光临沐羽,赐下仙方,在阁中烧炼七七四十九日,终得圆满。”

说着少女取下锦帕,露出银盘中数百颗珍珠大小的红色丹药。

两名老者抬掌施礼,小心地取了一颗,然后高高举起。人群发出一片欢呼,纷纷道:“君姬恩德!”

少女嫣然一笑,“这是云中仙子的恩德。”

人群拥过来,争相去触摸肩舆,似乎只要能摸到一星半点,就能得到神明的赐福。

施药的少女退开一步,然后举起银盘,将丹药倾入人群,众人欢呼声愈发响亮。程宗扬好奇心起,让小紫和梦娘待在一旁,自己挤过去,也捞了一颗。其他人得到丹药,都小心地贴身收好,程宗扬没那么多忌讳,咬开舔了舔味道,与祁远以前带的药酒有点相似,似乎没有什么出奇的。

就在这时,一只玉手分开肩舆的白纱,露出一张姣丽的面孔。她戴着一顶玉冠,身上穿着一袭天青色的道服,黄昏的阳光映在她玉脸上,美貌得宛如一尊仙子。那仙子对刚才施药的女子说了句什么,然后放下白纱。

惊鸿一瞥间,程宗扬浑身的血液都仿佛涌到头部,两侧的太阳穴霍霍跳动,几乎听不到周围的欢呼声。

什么云中仙子,原来是这贱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居然躲在这里!真是上天开眼,新年佳节给自己送了份大礼!

※ ※ ※ ※ ※

外面的人群让卓云君心神一阵不安,她掀开轻纱,对自己的弟子吩咐几句,申婉盈随即让门人将肩舆抬回,然后闭上门。

“师傅,你怎么了?”

卓云君一手支着额角,然后摇了摇头,“外面太闹,吵得有些头晕。”

申婉盈笑道:“师傅喜静,耐不得吵闹。自从盈儿依师傅的方子制成去瘴气的丹药,沐羽城的人都把我们太乙真宗的人当成神仙。眼下正逢新年,师傅又正好在这里,让他们见见师傅这样的神仙中人,也是他们的福气。”

“人多眼杂。太招摇了不好。”

“师傅是担心蔺教御他们吧?师傅放心好了,我爹爹已经说了,过完年,就在宗阳城建一座太乙真宗的道观,请师傅前去。”

听到“宗扬”这两个字的谐音,卓云君手指禁不住微微一颤。申婉盈是申服君的女儿,六岁时拜在自己门下,是自己最得力的弟子。两年前,她学成离山,回到申服君的封地宗阳。

太乙真宗在唐国和宋国势力极强,晋国又无法隐身,因此卓云君从建康逃离之后,便来到六朝中与诸国联络最少的昭南。

到了宗阳之后,她才知道申婉盈已经在沐羽城设了一处道观。沐羽城邻近蛮荒,地僻人稀,正是躲避太乙真宗和那个人追踪的绝佳地点。卓云君只告诉弟子自己因为掌教与蔺采泉起了冲突,不愿再回龙阙山,申婉盈对师傅的出现喜出望外,不疑有他。她身为申服君的女儿,在城中备受崇敬,无论什么事,只需吩咐下去,顷刻即办。卓云君便在沐羽城隐居下来,耐心地恢复自己的修为。

和申婉盈说了几句,卓云君回到楼上自己的静室,盘膝打坐。她始终不知道那个少女用了什么手段,将自己的内息牢牢制住。两个多月来,无论她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解开。这件事涉及到自己失手被擒的屈辱经历,卓云君对自己的弟子也没有多说,只说冲突中略受了些伤,需要调养一段。

夜色渐浓,卓云君将那缕游丝般的真气纳入丹田,默默思索着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疏漏。

耳边传来“嗒”的一声轻响,接着室内亮起灯光。卓云君皱了皱眉,不悦地说道:“盈儿,为师修炼的时候不要来打扰。”

“嗒”的一声,又一盏油灯亮起。卓云君回过头,身体顿时一僵。

程宗扬将那株铜制的七盏灯树一盏一盏点亮,然后放下火褶,轻松地坐在椅中,微笑道:“卓贱人,不认得我了吗?”

卓云君脸色变了几变,最初的震惊之后,她眼中闪过一丝狠绝,似乎想放手一搏,接着又犹豫起来。

程宗扬丹田气轮疾转,真气蓄势待发,虽然这贱人被小紫下过禁制,但时隔多日,谁知道她是不是已经解开禁制。如果她功力恢复,以她太乙真宗六大教御之一的修为,自己能不能逃出这间静室都不好说。

卓云君脸色渐渐变得灰白,半晌才牵了牵唇角,说道:“奴婢见过主人。”

程宗扬丝毫不敢松懈,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不错不错,还知道你是我的奴婢。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呢。”

卓云君沉默片刻,然后低声道:“她呢?”

“托你的福,还没死。”

卓云君脸上掠过复杂的表情,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

程宗扬扬起脸,“卓贱人,见着主人还不过来?”

卓云君抬手拨了拨发丝,忽然手腕一翻,露出袖中一柄尖刀,紧紧抵在自己心口,惨然道:“我早知会有这一天。她身上的焚血诀只有我才能解开,你若逼我,我便杀了自己!让她受一辈子苦!”

程宗扬仿佛吃了颗定心丸,“哈”地笑了一声,然后道:“好啊,记住用力点,免得一刀扎不死,还得让我再给你补一刀。我来帮你数:一,二,三……”

卓云君咬紧牙关,手腕却禁不住微微战栗,程宗扬刚数到“五”,她手指忽然一松,尖刀掉在地上,接着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卓云君摆出自尽的样子,程宗扬就知道自己赢定了。他冷冰冰道:“你要肯死,早就死了!你下面有几根毛我都清清楚楚,还跟我装什么烈女!贱人,给我爬过来!”

卓云君身子颤抖着,片刻后终于抛下矜持,四肢着地地爬到程宗扬脚边,然后扬起玉脸,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

程宗扬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膝上,一手伸进她的衣襟,先送过一缕真气,探明这贱人的身体仍然受着禁制,比起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这才放下心来,握住她饱满的雪乳。

卓云君肌肤因为突如其来的惊悸而绷紧,微微有些冷汗,摸上去又滑又凉。不过她双乳仍是一样敏感,只揉捏了几把,乳头便硬硬翘起,在掌心中滑来滑去。

“以为躲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一个拜过妓馆的祖师爷、做过娼妇的逃奴,居然戴顶玉冠就冒充仙子。”程宗扬嘲笑道:“卓贱人,把衣服脱掉!”

卓云君玉脸时红时白,明知道主人要在静室里做什么,也无法违抗,她双手解开衣带,然后挽住衣襟,慢慢脱下。

门上忽然轻轻一响,申婉盈的声音道:“师傅。”

卓云君浑身一震,张口欲喊,程宗扬手指比她更快,闪电般在她颈侧一拍,封住她的哑穴,然后身体一滑,游鱼般掠过丈许的距离。

卓云君眼角微微跳动,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冒险一搏。两个多月不见,主人的修为又精深了许多,这一跃已经有了第五级的实力。

程宗扬先推了一下门,然后拉开门闩。申婉盈毫无戒心地推门进来,突然劲风袭体。申婉盈一手托着木盘,一边侧肘封住袭来的手指。肘指相交,一股灼热的真气从曲池穴透入,顷刻间整条手阳明经络的穴道都被制住,身体顿时一软,失去反抗能力。

这股真气自己虽然没有接触过,但纯正精微,与自己所学同出一源。申婉盈本身修为不弱,但心里先入为主,以为是师傅试探自己的修为。她嗔怪地说道:“师傅……”回过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

程宗扬顺手封住她的哑穴,接着一手接住她手中掉落的餐盘,一手搂住她的腰肢,抬脚掩上门,踢上门闩。

申婉盈先是一脸茫然,待看清室内的情形,不由目露惊恐。自己的师傅软绵绵跪坐在椅上,道袍褪下半边,露出两只高耸的乳房,其中一只白腻的乳球还留着发红的指痕,似乎刚被人用力抓捏过。

程宗扬把餐盘放到案上,然后拉过另一张椅子,让申婉盈坐好,看着卓云君道:“卓贱人,这是你的弟子吧,果然是水乡女子,很水灵嘛。”

卓云君哑穴松开,不等呼吸顺畅,便喘息着说道:“不……不要……她是申服君的女儿……”

“是吗?那要看你乖不乖。”

卓云君用耳语般的声音乞求道:“求你……不要让她看到……”

程宗扬微笑道:“是不是要让你妈妈来,你才肯听话呢?”

卓云君浑身一抖,立即噤若寒蝉。

程宗扬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颊,“申姑娘,真不巧让你撞见。不过你师傅是我的逃奴,被人看到也没什么关系。卓贱人,你说对不对?”

卓云君仍沉浸在对小紫的恐惧中,半晌才应道:“是……”

申婉盈丹田被制,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她勉强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丝毫声音。申婉盈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自己师傅会被人制住。她追随卓云君多年,深知自己师傅性烈如火,就连门中的教御也毫不假以辞色。可在这个男子面前,却仿佛丧失了所有的骄傲。连师傅都失手被擒,这个男子的修为究竟有多深?还有他用的功夫,为何与太乙真宗如此相像,而且还高明了许多?

申婉盈脑中翻翻滚滚都是疑问,却见那男子毫不客气地扯住师傅的道袍,从头到脚剥了个干净,扔到一旁。

那男子笑道:“你们师徒情同母女,有什么好害羞的?申姑娘,瞧瞧你师傅这一身白肉,光溜溜又白又结实,很诱人吧?”

卓云君默默承受着主人的羞辱,心里却都是小紫的身影,想到她将给自己带来的苦楚,身体就不由一阵战栗。如果换作是小紫,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低贱的举动,来讨好和迎合那位主人。

程宗扬打定主意要狠狠羞辱这贱人,没想到申婉盈会误闯进来。正好也不用和她客气,便当着她弟子的面,把这贱人仙子的面纱撕得粉碎,让她门下弟子看看这位师傅下贱的一面。

“申姑娘,看你师傅的大白屁股,又圆又翘的,够不够浪?”程宗扬拍着卓云君的屁股道:“第一次给你师傅开苞的时候,你师傅这只大白屁股下面衬着白绫,一边淌着落红,一边还念着《太上感应篇》,道法不是一般的精深呢。卓贱人,再念一遍来听听!”

卓云君赤裸着白光光的肉体跪在椅子上,她背对着两人,一边翘起丰满浑圆的大白屁股,任他拍打玩弄,一边念道:“太上有言: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申婉盈一双妙目怔怔看着师傅,脑中一片空白。

程宗扬笑道:“说到给你师傅开苞,你这个贱贱的师傅可有一只上好的美穴呢。”

程宗扬抓住卓云君的臀肉,将她白生生的雪臀扒开。卓云君喉头哽了一下,本能地想要躲避,最后还是认命地抬起屁股,将自己最羞耻的部位展露出来。

旁边的灯树将卓云君的肉体映得纤毫毕露。从后面看去,卓云君的白臀丰腴圆润,肌肤没有半点瑕疵,宛如一团白腻腻的凝脂。在她臀间,那只性器微微隆起,白美而饱满的阴唇软软合并起来,中间是一条细细的红肉。

一双手伸过来,接着身体仿佛被猛然打开。卓云君僵着身体,感受着他粗暴地将自己玉户剥开,把自己性器内部的淫状展现在弟子面前。

“看到了吗?你师傅的浪穴外面又肥又嫩,里面的肉眼却又小又紧。这种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凤眼。既漂亮又好看,最适合像这样握在手里揉捏把玩,而且还有个好处,这种穴眼小穴浅,插进去,很容易就顶到你师傅的花心。以前你师傅给我当奴婢侍寝的时候,每次都乖乖趴好,我骑在她屁股上,每干一下,你师傅的凤眼美穴就是一紧,接着那只大白屁股一抖,干几下就水汪汪的……”

说着程宗扬并起双指,往卓云君的嫩穴中一送。卓云君低叫一声,那只凤眼嫩穴猛然收紧,红嫩的穴眼紧紧夹住他的手指,浑圆的白臀一阵哆嗦。

程宗扬按住她的屁股,在她穴内掏挖几下,然后“啵”地拔出手指,把湿滑的液体抹在她屁股上,笑道:“卓贱人,乖乖把屁股扒开,让主人在你淫贱的凤眼穴里干一回!”

卓云君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像玩物一样被主人摆弄性器,自己最后一点尊严也被粉碎,无以言状的羞耻感使她仿佛在炼狱中煎熬。这样羞耻的举动她并不是没有经历过,但那是在建康,自己的淫态只被主人看到,而这里还有自己的弟子。她不知道婉盈心里想的是什么,但今夜之后,自己尊严的师道形像就仿佛坠落在岩石上的水晶,再也无法挽回。

卓云君两手伸到身后,慢慢抱住屁股,将丰腴的臀肉朝两边分开,凤眼穴小巧而紧凑的穴口在灯光下像花蕾一样绽放开来,带着湿滑的水光,微微颤动着,暴露在主人怒胀的阳具下。

程宗扬挺起阳具,对着卓云君红嫩的穴眼猛干进去。富有弹性的蜜穴被粗硬的肉棒猛然顶入,龟头重重撞在浅露的花心上。卓云君下体一阵酸软,蜜穴随即收紧。程宗扬第一下就来了个尽根而入,龟头顶住她的花心重重撞了几下。卓云君咬住红唇,鼻腔发出低低的叫声。

程宗扬按住她的腰肢,迫使她臀部抬起,每一下都完全捅入她的嫩穴,将那只凤眼塞得满满的。卓云君肥美的阴唇朝两边张开,露出里面红腻的美肉。随着肉棒的进出,她紧窄的穴眼被带得翻进翻出,淫液点点滴滴溅洒出来。

程宗扬一口气干了上百下,然后用力拔出阳具。卓云君白净的手指紧紧扒着臀肉,红艳欲滴的穴口向外鼓起,像拔出一个塞子般,发出“啵”的一声,然后从圆张的蜜穴中淌出一股淫水。

程宗扬将卓云君翻过来,让她按住椅背,下身向前挺起,然后抬起她一条白美的玉腿,把阳具送到她体内。

申婉盈这时已经看出来,自己的师傅并没有受制,手脚都活动自如。可她却像个卑贱的女奴般,顺从地与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做着令人羞耻的接触,没有丝毫反抗。眼前的一切完全超过了她的理解能力,申婉盈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一个令人羞耻而且恐惧的噩梦,无法醒来。

那男子调笑声不断传来,而自己尊敬的师傅却迎合着他的调笑,时而挺起下体与他交媾,时而耸起双乳让他揉捏玩弄。师傅的面孔看起来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申婉盈几乎没有办法将这张面孔和那具肉体正在做出的举动联系起来。

那男子赤身露体,裸露出精壮的躯干,手臂和大腿的肌肉块块隆起,轮廓分明。他像神祇一样将师傅压在座椅上,随着身体的起伏,腹部肌肉不住运动,仿佛蕴藏着无穷的精力。在他胯下,那根阳具像标枪一样坚挺,棒身上鼓胀着蚯蚓般的血管,看上去狰狞而又凶恶。

而师傅却带着笑容,在他身下分开雪白的双腿,上身平躺,敞露着腿间的玉户,用她最柔软最娇嫩的部位承受着男子粗暴的侵犯。随着男子身体的起落,师傅下体不时闪露出来,白玉般的股间溅满清亮的液体,中间那只被男子称为凤眼的蜜穴红艳艳张开,像一只小嘴,不停吞吐着粗大的肉棒。

那男子双手放在师傅胸前,肆意玩弄着那对白光光的乳球。师傅似乎已经忘了近在咫尺的弟子,那男子每次抚摸,都令她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叫。申婉盈不知道师傅被天女酥浸泡过的双乳早已变成一对敏感无比的淫肉,她看着男子那双手掌,心里的惧意越来越强烈。

刚开始卓贱人除了惊惧以外,还有那么一点羞忿,但随着自己的侵入,她似乎找到了在建康的那段日子,身体越来越顺从,甚至开始知道迎合自己的进入。

程宗扬两手捻住她的乳头,下身顶住她的阴阜,以极快的动作用力抽送。

蜜穴在快速的摩擦间,温度迅速上升,柔腻的花心在龟头的撞击下收缩着不住颤抖。忽然卓云君咬住唇,发出一声仿佛带着哭腔的闷哼,当着徒弟的面开始泄起身子。

程宗扬紧紧顶在她高潮的蜜穴中,阳具不时挺动,让她高潮更加强烈,持续的时间更久。卓云君双腿分开,绷紧的脚尖点住地面,那只被阳具撑满的凤眼美穴不停抽动,吐出湿滑的淫液。

卓云君一边泄身,一边紧紧搂住程宗扬的腰,在他耳边颤抖着小声道:“她是处女……”

程宗扬眼神一利。

卓云君耳语道:“破了她的身子……不然我们的名声就全毁了……”

“她是你的徒弟,对你忠心耿耿。卓贱人,有你的啊,连这样的徒弟也要拖她下水?”

“拖她下水,今天的事就不会泄露出去。我知道盈儿,你破了她的身子,她肯定不会往外说的……”

这贱人一边被干得高潮,一边还不忘把自己的弟子推进虎口,这份果决和不留情面,自己还差了老大一截。不过卓贱人说的没错,如果自己只当着申婉盈的面干了卓云君,卓云君的师道尊严破碎无余,申婉盈对这位师傅再忠诚,也不免在心里埋下根尖刺。就算她还认这个师傅,卓云君也没有面目再去面对这个看尽自己耻态的弟子。如果把申婉盈也拉下水,师徒俩就平衡了。

当然,把卓贱人师徒俩放在一块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