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本集后记】

对宋史有了解的朋友,看到三川口、好水川和金明寨,也许就已经知道宋军所面对的结局了。

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次战役,合称为陕西三大败。

当时正值北宋仁宗时期,如果翻开北宋的户籍册,会看到这样一串名字:包拯、范仲淹、文彦博、富弼、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苏轼、张载、周敦颐、程颢、程颐、柳永、晏殊、黄庭坚、沈括、毕升……然而最令宋仁宗不安的,莫过于这个名字:嵬名曩霄,李元昊。

1032年,二十三岁的宋仁宗赵祯已经在位十年。这年秋天,三十岁的李元昊继任世袭银州防御使,成为名义上的北宋边将。

八年后,李元昊张开雕弓,将羽箭射过绵延的横山,目标正是延州的金明寨。

金明寨的主人,担任都监的李士彬同属党项族,屡次击败西夏,被称为铁壁相公。李元昊先用反间计不成,又招降被拒,于是派兵诈降,潜入金明寨。李士彬为人严酷,当西夏军进攻时,士卒牵来劣马,并割断鞍带,导致李士彬落马被擒。

西夏军趁势进攻延州,只有几百士兵的知州范雍急调诸军救援。环庆副都部署刘平首先赶来,与石元孙合兵万余,在三川口遭遇十倍于己的西夏军队。刘平派大将郭遵、王信出击,击退西夏前锋。混战中,刘平颈、腿多处受伤,幸好大将卢政率弩兵射退西夏军,救出刘平。紧要关头,后军都监黄德和率军逃跑,宋军溃散。刘平仗剑拦住千余士兵,边战边退,激战三日,趁敌军稍退,在山中修建七重木寨固守,最终寨破被俘。

第二年,庆历元年,好水川之战爆发。宋将任福率军一万八千余人,追击小股敌军至好水川。途中宋军看到数百只用泥封裹的木盒,打开木盒,数百只白鸽振翅飞出,埋伏的西夏军铁骑四合,李元昊亲自在山岗上以大纛为号,指挥诸军围攻。

双方激战至午时,任福兵败被杀。好水川一战,宋军损失高级将领十五人,将校二百余人,军士六千余人,野战精锐遭受重创。

庆历二年,定川寨之战。大将葛怀敏被困定川寨,前军突围时被李元昊截断道路,葛怀敏以下十六名高级将领战死,军士损失九千余人。

对宋朝军事薄弱的抨击中,大多会指出“将从中御,以文御武,临阵授图”等等弊端。但1040、1041和1042年这三次大败,恰恰是由于主将轻敌冒进,不听从文官指挥,被西夏军以优势兵力击败。

四名将领中,石元孙是宋初名将石守信的孙子,葛怀敏是名将葛霸的儿子。任福曾经奇袭白豹城,是宋军名将。刘平则是进士出身,担任过监察御史,文武双全。

郭遵是宋军有名的悍将,刘平退兵时命他殿后。郭遵明知有死无生,仍独闯敌阵,无人能敌,西夏军用铁索拦截,被他用铁鞭、大槊尽数打断。最后坐骑被西夏军射杀,步战身死。

另一名将领王信是武林大豪,曾带领门下弟子攻破匪寨,由此担任军职。三川口一战,他侥幸生还,后来成为仅次于狄青的名将。

黄德和逃跑后,诬告刘平通敌,被文彦博查明真相。宋朝已经废除酷刑,特意为他重新判定腰斩,悬首延州,以告祭亡灵。

宋朝以文人转武职的颇有一些,但除了采石矶一战大放异彩的虞允文以外,下场都不太好。与刘平同时的,还有一位由文转武的名将,张亢。他同样是进士出身,曾担任知州。从金明寨之战开始,三年间,北宋与西夏有过四次大战,宋军三次败北,唯一的大胜就来自于张亢。张亢虽然是正经的进士出身,但行事不拘一格,连军中的大老粗也称其粗鄙,因此屡屡被贬,郁郁而终。

陕西三大败,使宋军彻底打消野战击败西夏的念头,开始采取范仲淹的浅攻战术。直到徽宗时,童贯一举攻克四州,西夏败亡在际,然而靖康之战爆发,一切化为泡影。

往事越千年,曾经声名显赫的边陲重将已经被掩埋在历史的烟尘中。但许多人可能知道下面这件事:庆历二年的定川寨之战,范仲淹率兵救援,路过泾州,知州滕子京动用公款劳军,祭奠亡灵,结果报销时对不上账,于是才有了“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谢谢大家耐着性子看完前面那一大段,下面说点轻松的,关于主角。

程宗扬并不是那种散发着王霸之气的人物,他更像一个平常人。有一点小小的野心,但更喜欢安逸。有时喜欢偷懒,有时候热血上头,也干一点冒险的事。他不是横行无忌的霸者,也不是个滥好人。对于便宜,抱着不沾白不沾的心态,但也有自己的原则。总之,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像我们大多数人。

不平凡的是他来到另外一个时空。

有一种量子理论认为,每一次原子分裂,都有无穷多的可能性,构成与我们宇宙相似或者相异的平行宇宙。在无穷多的平行宇宙中,有无穷多的可能性。我们会在某一个宇宙中长生不死,获得超人的力量,目睹到英武的半人马,斩杀八歧大蛇,或者与秦王对饮,听李师师唱:“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吹笙……”

程宗扬的优点是有自知之明,自己可能比这个平行世界的人多一点现代的知识,但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去做他们的导师。我们很容易把知识当作智力,其实这是两码事。在智力水平上,我们与古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我们接触到的信息。

老子五千言,一张报纸就能印完,但自从报纸诞生以来,也没有印出第二部《道德经》。所以程宗扬也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或者有必要去写《道德经》,与秦皇汉武争天下。他更多的是想享受生命。

他想有很多很多钱,但钱不是目的。他有很多朋友,但并不想成为领导者。他会为美色而动心,但并不想生一大堆孩子。挣钱的目的不是为了守财,就像招妓的目的并非传宗接代一样。

当然程宗扬也不逃避责任,当秦桧说出“猛虎依深山,愿得松柏长,客行依主人,愿得主人强”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有责任去保护身边的人。

于是怀着挣更多的钱、在时空的漩涡中生存的梦想,他去了筠州。命运的蛛丝交织起来,又向未知的远处伸去。

龙璇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