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48章·刚愎

李士彬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目光从堡垒到江州城门,再到城头的巨弩,一一看过,最后与堡垒上那名戴着金冠的少年对视一眼,才策马返回金明寨。

萧遥逸握着弓,悻悻道:“这家伙跑得倒快。再等一会儿就不用那个什么斩首行动了,我们兄弟出手,直接把捧日军右厢的将领一网打尽。”

程宗扬用单筒望远镜盯着李士彬的背影,一边道:“谁让你把城门关上的?那门开一次起码得半个时辰,等你追出去,铁壁相公回营连汤都喝完了。”然后又道:“他们怎么还不攻城呢?”

“可能是他们来了才发现这周围没木头吧。”萧遥逸道:“攻城用的巢车、云梯、冲车、轒輼都要用木头。但这周围几十里的大树都被我砍光了,他们想要大木,还得从烈山运来。至少要七八天工夫才能准备齐全。”

程宗扬放下望远镜,“看来铁壁相公等不到攻城的时候了。”

萧遥逸靠在城堞上道:“那个独眼龙找到了吗?”

“没有。”程宗扬道:“老臧和老杜把城里的雇佣兵都过了一遍,找到十来个独眼的,但查下来都不是。一种可能是那个独眼是假扮的。”

“还有呢?”

“他躲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看来是假扮的了。”萧遥逸对江州了如指掌,根本不信有人能在江州城内瞒过自己的视线,直接排除了这个可能,说道:“在我的城里装神弄鬼,也太不把我这个江州刺史放在眼里了吧?”

“不过秋小子也说,那个人似乎没什么恶意。”

萧遥逸摸了摸面颊,“秦桧是黑魔海殇侯一支,现在又来了个太乙真宗,再加上隔山观虎的谢小子。本来以为这一仗是我们和贾师宪打,现在可越来越热闹了,我这个江州刺史面上有光啊。”

※ ※ ※ ※ ※

金明寨宋军大营,捧日军右厢诸将齐聚帐中。

部将郑雄大咧咧道:“老办法,先用巢车压制城上的大弩,再用轒輼车靠近城门,放火烧。这样的小城,我看连云梯都不用使,就能把城门烧开!”

一名将领道:“江州只有南北两个门,要攻城,南门首当其冲。不如我军佯攻南门,等贼寇都赶来守城,让龙卫军用云梯攻东面的城墙。”

“大好的功劳,凭什么让龙卫军白白拿去?”另一名将领道:“依我看,巢车、轒輼、云梯全用上!等石帅主力赶来,出动七八个军同时攻城,踩也把那些贼寇都踩死了。”

“江州虽然不是大城,但墙高城坚,不是那么好打的。”说话的是右厢第七军指挥使周美。他是士卒出身,由小兵积功升至军指挥使,在军中声名显赫。

“江州城高四丈,比寻常的云梯高了一丈,”右厢第一军指挥使马怀德道:“用云梯不如用攻城塔。虽然费工了些,但兄弟们的性命要紧。”

“如果主攻南门,那些堡垒倒是麻烦。”有人提出顾虑。

郑雄哂道:“几座孤堡有什么用处?”

周美道:“城下没有护城河,多半有地道与堡垒相连。”

“那也无妨,几座巢车架上床子弩,便把它打垮了。”

众人争持不休,旁边两名将领却一言不发,他们两个来自捧日左厢军,是刘平的属下。左厢主力未至,主将就战败身死,让两人都憋了一口气。

李士彬沉默移时,这时才开口道:“诸军用心戒备,今晚敌寇必来袭营。散了吧。”

入夜,金明寨东西两处同时起火,早有戒备的捧日军迅速迎战,凭借寨墙将敌寇抵御在寨外。众将都披甲带刃,随主将观战。己方守御得井然有序,敌寇纷纷败退,眼看又是一场胜仗,几名将领异口同声说道:“果然不出将军所料!”

“铁壁相公,名不虚传!”

李士彬冷哼一声,“这点伎俩也敢来献丑!郎职营出击!”

数十名军士从寨墙后一跃而出,朝敌寇杀去。这些军士都有着武义郎、秉义郎、忠翊郎、承节郎之类的职衔,属于低级武官,身手不凡,李士彬为了应付敌寇的偷袭,才专设此营,人数虽然不多,战斗力却极强。被这股生力军一冲,敌寇立即溃散,有一小股敌寇被宋军追及。眼看无法脱身,那些敌寇跪地求饶,临阵投降了宋军。

“果然是乌合之众。”几名将领笑道:“大人一出,敌寇望风而降。”

“这点降兵算什么?当年我随大人在边军,蛮兵投降的数以万计!”

“一旦攻下江州,左厢都指挥使这个位置跑不了是大人的。”

周美皱了皱眉,这位都监大人虽然作战豪勇,为人却刚愎骄纵,数日来连战连胜,只怕已经忘了刘平军在烈山的惨败。

李士彬对投降的敌寇并不在意,只下令审讯,查出与星月湖那些悍匪无关,只是被裹挟的民众,便编入营中作苦力,随即忘在脑后。

※ ※ ※ ※ ※

江州城内,石之隼正与程宗扬交谈。

“筠州的商家手里倒有些余粮,不过如今正值腊月,青黄不接时节,价钱比前两个月涨了许多。”

他派往筠州的手下已经回来,带回筠州两家粮商的口信。

“多少?”

“每石三百五十铜铢。一千石以上还能再便宜些。”

这个价钱比孟非卿购买时涨了三成,不过还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

紧接着石之隼又说道:“如果数量超过一千石,他们可以运输到公子指定的地方,每百里只用加十个铜铢。”

程宗扬精神一振,这倒是个好消息,本来他最头痛就是运输。买来大批粮食全放在云家的布行,难以储存不说,一旦宋军缺粮,说不定会直接军管,自己的大笔钱铢就白白打了水漂。

“看来我要亲自跑一趟了。”

石之隼慷慨道:“我派人随公子一道去。不过现在路上都是宋军,去筠州就得绕路了。”

程宗扬迅速盘算了一下,以筠州为据点,收购现粮,再转运到其他地方,那么最近的选择,就是沅水的水路。看来自己需要在沅水沿岸找一个不引注目的码头。

“多谢石兄。”程宗扬由衷道:“石兄这次可帮了我大忙。”

石之隼笑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说不定程兄改天就有生意照顾我们雪隼团呢。”

“这个好说!有生意肯定是咱们雪隼团的!”

程宗扬送石之隼离开,一回头,看到秋少君立在门侧,饶有兴致地望着石之隼的背影。

“那人是谁?”

“雪隼佣兵团副团长,石之隼。”程宗扬笑道:“敖润和冯大法的老板。”

“佣兵团的团长,怎么天天在房顶窥伺呢?”

程宗扬心头一震,“你没看错吧?”

“我守了三个晚上,他的气息我不会认错。”秋少君道:“你今天一大早就去了城上,昨晚还有个好玩的,没来得及告诉你。”

窥伺的人居然会是石之隼,着实出乎自己的意料,程宗扬压下心惊肉跳的感觉,问道:“什么事?”

“昨晚石团长又来了,正好还有人来凑热闹,用弩机对准紫姑娘的窗户。还是石团长出手,赶走了那人。”

“那人是谁?”

“我跟他又不熟,怎么会认识?好像石团长认得他,两人交手前还说了几句话。”

程宗扬心头翻翻滚滚,想着城内的两千佣兵,一旦这些雇佣兵反水,江州城立刻完蛋。如果自己抢先翻脸,一千多星月湖军士与两千雇佣兵被宋军围着,在城内大战,还不如立刻弃了江州,逃往宁州,利用大江的天险抵御宋军。

秋少君忽然压低声音,“对了,你那么晚怎么还在紫姑娘房里?”

程宗扬一阵尴尬,自己昨晚和小紫逗笑,虽然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但窗户外面几个大男人盯着,那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

程宗扬板起脸,“你要对睡觉没兴趣,以后就在前院的房顶蹲着吹风,少来这边听墙角。”

“哇!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秋少君恼道:“你说的话听着就让人脸红,我才不要听呢!”

秋少君话音刚落,温度陡然下降,空气中几乎能结出冰霜来。秋少君与程宗扬面面相觑,然后勉强道:“好啦好啦,我往后进后院就塞着耳朵。不过你也不要说摸女人屁股什么的,人家还是处男呢。”

“干!你都二十了还是处男,不觉得丢脸吗?我说摸梦娘屁股,其实根本就没摸到……不跟你说了!快滚!”

“好吧好吧,我滚了。”秋少君气道:“往后再有人趴到你窗户外面我也不管了。哼!我是来保护月姑娘的,不是来给你看门的!”

“谁昨天去军营,活活被月丫头赶出来的?你还有脸说!”

“我哪儿知道一提到你的名字她就翻脸啊?我后来说师哥,她也不信我了,都是你害的!”

“那你滚到军营去给她看帐篷吧。”

秋少君重重摔上门,在房里叫道:“月姑娘不在!”

“我差点儿忘了,月丫头上好水川看地形去了。虫小子,你不是很能跑吗?跟着她马屁股去啊。”

程宗扬等了一会儿,然后道:“喂,虫小子,你不会哭了吧?”

忽然一阵气劲交击声在房内响起,接着秋少君声音响起:“阴阳未变,无光无象!恢漠太虚,无形无名!”已经用上了先天五太的太易第一。

片刻后一条人影破门而出,手提长剑,耸身跃上屋脊。程宗扬听到声音已经戒备,见状两手在腰后一抹,双刀脱鞘而出,衔尾追去。

那人背后仿佛长了眼睛,身形左右一晃,避开双刀的刀锋,接着头也不回地一剑挑出,将程宗扬的攻势尽数封死。招术狠辣,看不出是哪个门派的。

程宗扬双刀交错攻出,在屋脊上与那人连交数招,秋少君这时从房内出来,忽然道:“让他走吧。”

程宗扬攻势一缓,那人从刀影中脱出,接着飞身跃起,在房舍上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他是林师哥的门人,追了我一路。”秋少君解释道。

他话虽然没说完,程宗扬已经明白了,秋少君在龙池与林之澜的见面极不愉快,以至于林之澜派人来追杀这名小师弟。但中间的原委秋少君不肯多说,程宗扬也不好细问。

程宗扬收起刀,“吃饭吧。你小子很走运嘛,今晚全是素菜。”

秋少君眉开眼笑,“我就说素菜是最好的,又好吃又养生,你看我皮肤这么好,都是因为吃素菜。”

“所以才吃出来个大脑门?你那里面装的都是菜帮子吧?”

※ ※ ※ ※ ※

随着捧日军主将夏用和临近战场,宋军开始在金明寨旁另设新寨,作为大军的营地,两者相隔只有一里,呈犄角之势,相互呼应。

江州平原土地松软,设立城寨并不困难,但苦于周围缺乏树木,都是些不堪使用的灌木和小树苗,修葺寨墙、建造攻城器械的木材都需要从远在百里之外的烈山运来,耗费了大量人力,进度缓慢。

从天亮一直干到伸手看不清五指,劳作一天的军士们才得以休息。军中的规矩,入夜后不许任何人交谈,以防出现营啸。士兵在临阵时精神压力极大,往往因为一个士兵的叫喊就酿成大乱。

宋国兴起时进攻筠州之战,曾经遭遇过类似局面,当时筠州重兵云集,数万大军连营数里,宋军连觉都不敢睡,所有军士严阵以待。结果天亮时发现,敌营只剩下一个面无人色的老者,自称是筠州军的主将。原来筠州军半夜发生营啸,数万军队一夜之间跑得干干净净。因此宋军大军出动,对此防范极严。

敌寇劫营失败后,一连三日没有动静。李士彬本来预料敌寇会有一次出动主力的偷袭,他面上虽然对江州的贼寇不屑一顾,但星月湖余孽和刘平战败这两件事使李士彬警惕万分,接连几日都是披着甲胄入睡,随时防备敌寇袭营。

几日下来,众将都有些懈怠,李士彬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小题大作,毕竟金明寨有六个军的重兵,龙卫军左厢都指挥使任福的大营也离此不甚远。一旦敌寇倾巢来攻,这边火起,那边龙卫军便能攻破江州城。

李士彬叫来亲兵,除去甲胄,躺在行车床上思量,巢车、攻城塔之类的器械虽然还在建造,但这几日营中已经建好几台冲车和数架云梯。或者明日先投入一个军,试探敌寇守城的强弱。至于部队,就调左厢的第五军好了。

睡到半夜时分,一阵嘈杂的响声传来,李士彬霍然张开双目,披上衣物急步走出营帐。外面火光大作,叫嚷声不断传来。

李士彬厉声道:“出了何事?”

这位铁壁相公治军严酷,几名亲兵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底细,一时间也没有人敢作声。

李士彬正要发怒,一名满脸烟灰的士兵跑来,“禀大人!营中失火,存放木材的木料场烧了起来。”

看来明日攻城的计划要延后了,从烈山伐来的木头都在木料场,一旦被大火烧完,又要重新从烈山运来。李士彬心头一阵烦闷,“传令各军!没有调令,无故行走者,一律处斩!看管木料场的是哪个营?告诉他们!木料场烧掉一成,便处死一成的军士。烧掉五成,半数处决。全部烧完,让营指挥使自己把脑袋挂在辕门上!”

几名亲兵应道:“是!”说着分头往各军传令。

李士彬转身准备回营帐,忽然间停下脚步,扭过头死死盯着大火升腾的木料场。木料场一向是防火重地,怎么会突然间烧起来?而且看火头,不止一个地方在烧,会烧成这样子,只可能是敌寇的奸细混入营中。如果说奸细的目标是木料场,但攻城器械的建造刚刚开始,这时要烧木料场,不如等到巢车或者攻城塔建成,那时放起火来才事半功倍。那么敌寇此时放火,目的何在?

李士彬高声道:“来人!备马!”

话一出口,李士彬才想起身边几名亲兵都分头传令,只剩下那名跑来报信的军士。

好在那军士十分知趣,一听到都监大人发话,立刻奔到营后,牵了马来,一弯腰趴在地上,学着亲兵的样子用背脊当作都监大人的上马石。

李士彬对这个军士十分满意,一边上马,一边说道:“你是哪个都的?叫什么?可愿意到我身边作亲兵吗?”

“不敢。”那军士道:“小的姓秦,草字会之。”

李士彬失笑道:“你一个小小军士还有字?”

说着李士彬往鞍上一跨,刚迈腿身体就往旁边一歪,连人带鞍掉在地上。李士彬身手豪健,本来也摔不住,可马镫套在脚上,一时无法挣开,再加上那军士正撑起身托他上马,这下倒摔了个结实。

李士彬定睛一看,才发现马鞍的肚带不知何时被人割断,一使力,整套马鞍都掉落下来,成了一匹空鞍马。

李士彬怒道:“这是怎么回事!看马的是谁!如此漫不经心!立刻斩首示众!”

秦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上的泥土,笑道:“都监大人虽是好马之人,却不知此马眼下有泪槽,额上有白点,名为的卢,骑则妨主。”

李士彬一手撑着地面,看着这个不起眼的小兵身体一挺,虽然满脸烟灰,却流露出潇洒自若的气度,不由脸上变色,失声道:“你是谁?”

“盘江程公子门下,秦桧秦会之。”秦桧道:“敝人花了数日工夫才接近大人,此间辛苦一言难尽。”

李士彬额角青筋绷起,“你是星月湖的余孽?”

“秦某与大人素无怨仇,不过家主有命,自当奉行。”秦桧笑道:“铁壁相公秉性刚强,才有此败。若非大人治军严酷,岂会落得孤家寡人?黄泉路远,奈何水深,大人此去,一路小心。”

说着秦桧抬起手掌,一掌挥出,拂在李士彬额头上,掌下随即发出骨骼碎裂的响声。

※ ※ ※ ※ ※

李士彬身死,宋军满军皆惊,不少人吵嚷着要立刻退兵,与厢都指挥使石元孙合兵一处,待主将夏用和抵达再作定夺。不行就毁掉金明寨,退到烈山。更有人提出,立即联络龙卫军左厢都指挥使任福,双方合力攻城。都监在营中横死,属下个个都有罪,除非打下江州,才能保住性命。

危急关头,周美力排众议,下令全军在金明寨固守,严防敌寇趁乱袭营,并请来左厢第五军指挥使郭志高、第九军指挥使张节,以及王信和种世衡。王、种二人是败军之将,李士彬将他们扔在后营,不加理睬。周美这时一并请来,商讨对策。

秦桧扮作降兵混入金明寨,用了两天时间摸清宋军的底细,然后一击得手。不但成功刺杀捧日军右厢都监铁壁相公李士彬,还火烧木料场,将宋军好不容易从烈山伐来的木材焚毁一空。宋军攻城器械尽失,想重新攻城,至少要六七天时间。

秦桧策划行刺这几天时间,程宗扬也没闲着。各处消息不断传来,云苍峰调动的第一笔钱铢已经秘密运至筠州的布行。晴州的鹏翼总社先与云六爷见过面,由鹏翼社出人,云氏出钱,借用洛阳一家商号的名义,与朱氏粮行签下契约,以每石三枚银铢的价格,拿到一百万石的现粮。

程宗扬原想至少掌握两百万石的粮食,但这样大手笔的采购,朱氏粮行已经生疑,第二笔一百万石的粮契一直没能签下来。接着鹏翼总社与陶弘敏联系,递上程宗扬的亲笔书信,愿用高息向陶氏钱庄借贷一笔巨款。陶弘敏接到书信,只笑着放到一边,现在还没有回音。

这样粮食的收购战还没有开始,自己已经用去十五万金铢,再算上仓储和运价,成本还要再升两成,如果四个月内没能高价出手,等新粮上市,自己就血本无归了。

石之隼大方地派出手下,给程宗扬引见筠州的粮商,程宗扬也不客气,直接点了敖润和冯源两个人的名字。石之隼有心让他换两个到过筠州的得力手下,但程宗扬把敖润和冯源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让石之隼觉得自己再劝倒显得小气,只好听任他自己挑选。

雪隼佣兵团这次倾力助守江州,实在过于卖力,让程宗扬觉得心里不踏实,可薛延山与石之隼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自己也捉摸不透。整个雪隼佣兵团中,自己能信得过的只有敖润和冯源两个人。眼下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让他们两个同行,既不得罪雪隼佣兵团,自己也放心一些。

除了敖润和冯源以外,另外两个随行的是祁远和秦桧。这两人一个是多年行商的老江湖,一个能文能武,做生意的事,一大半要着落到他们两人身上,当然是少不了的。至于最让程宗扬头痛的小紫,这次居然对筠州之行兴趣缺缺。程宗扬也怕她路上辛苦,保证七天内必定返回,然后抱着死丫头狠狠亲吻一番,这才离开。

程宗扬叮嘱萧五看好小紫,一方面免得有人来害她,更要紧的是别让她出去害人。萧五已经知道石之隼的底细,他重新安置了暗哨,又从臧修手里要了一个班,把俞子元调来,将客栈守得连只耗子都钻不进来。

临行时,秋少君正在厨房与那位星月湖出来的伙头兵为一道素菜的做法讨论得热火朝天。这小子是个十足的乐观主义者,昨天被月霜又赶出来一次,回来洗把脸,收拾一下心情,又屁颠屁颠地跑去挨骂。对于程宗扬的远行,他一点都不担心,只是向程宗扬要了钥匙,说准备带月霜去放烟花,融洽一下关系。

程宗扬很奇怪月霜凭什么跟他一道去搞放烟花这种暧昧的勾当?可秋小子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似乎拿到钥匙,事情就已经全部搞定了。

至于两个营的军务,程宗扬都交给了臧修、徐永、杜元胜和苏骁。这四名上尉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独挡一面,把军务交给他们,比放在自己手里还让人放心。

原属萧遥逸的六营因为多数加入左武军,损失惨重,要补充的兵员远远超过其他各营。现在各营的补充目标都来自从民夫中挑选出来的三千精壮,不过自己对这两个营的补充另有想法,毕竟自己还缺一个直属营,只能等建康接到自己的信,吴三桂和易彪赶到江州再实施了。

由于烈山的道路被宋军封锁,众人先乘船北行,避开宋军,再往东去筠州。萧遥逸一直送到码头上,依依不舍地抱怨大伙没有在战前好好乐一场,一旦宋军开始攻城,想乐也抽不出工夫了。

程宗扬笑道:“你可要看好城池,别让我回来看到你们被打得哭爹喊娘,把江州都丢了,那我的生意可惨了。”

萧遥逸道:“可惜你把秦桧带走了,不然等宋军主帅来了,秦兄再混进去把夏夜眼的脑袋一切,至少又给我们挣半个月的时间。”

秦桧笑道:“李士彬刚愎酷厉,拿亲兵当上马石,不近人情,才被在下找到机会。换成夏用和,周围亲兵数百,哪里有在下靠近的时候。”

“怪不得程兄总叫你奸臣兄呢,这么谦虚,果然是大伪必奸的好材料。”萧遥逸笑道:“换作是我,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每天不吹上二十遍指定不过瘾,连走路都得横着。”

几人大笑作别,就此在江州码头分手,各自奔向自己的战场。

【第二十六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