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41章·退兵

一股暗黑色的铁流涌入大雪覆盖的三川口。镶着蹄铁的马蹄溅开积雪,捧日第六军骑兵潮水般驰骋而来。冲在最前方的是骁骑营的军士,他们卸去甲胄,轻骑突进,在距离溪水还有五十步的位置便张开角弓,箭矢雨点般朝敌寇射去。

沿溪守御的雇佣兵分成两列,敖润带着数十名雇佣兵守在溪后,他挥舞长刀劈开几支箭矢,然后反手摘下铁弓,展臂挽成满月,瞄也不瞄便将最前面一名骑手射下马来。佣兵们发出一片欢呼,弓手纷纷张弓搭箭,还有几名擅长甩石的汉子则用皮绳兜起石块,在头顶甩了几个圈子,接着奋力甩出。

矢石交错,双方各有损伤,但骁骑营射来的箭矢无论数量还是力道都远远超过佣兵,这一轮较量无疑是雪隼团吃了亏。

很快骁骑营距离溪水只剩下十几步,佣兵的暗器开始出手,第一轮的飞蝗石和袖箭不约而同打向骁骑营的坐骑,尤其是马匹的眼睛。最前面六七匹战马嘶鸣着栽倒在地,将马背上的骑手抛开。

第六军两千骑兵作为捧日军的精锐,奉命出击,却被对手引得大兜圈子,折腾半日也没能好好打上一场,全军上下都憋着一口气。这会儿与中军大军只隔着两道溪流,一个冲锋就能将敌寇灭掉,士气高涨。面对射来的飞石、暗器,骁骑营毫无惧意,反而心生鄙夷,对手果然是一帮上不了台面的贼寇。

骁骑营的营旗越来越近,蜂拥而至的骑兵策马绕行,避开倒地的同伴。随着队中指挥官的命令,一边调整坐骑的步伐,一边收起角弓,摘下鞍侧的短枪,同时放低身体重心,开始冲锋,准备全速越过溪水,一举将敌寇的防线撕碎。

就在这时,对岸徒步的敌寇忽然朝两边跑开,露出后面一队骑兵。

两百名雇佣兵只有一半人有马,这时百余名骑手分成两个锥形的队伍,在溪水后留出二十步的空当,严阵以待。当第一股宋军骁骑踏碎冰面,驰过溪流,对面的骑手也开始行动。杜元胜和苏骁担任锥形阵列的箭头,身后分别是徐永和赵誉的两个班,再往后才是雪隼团的雇佣兵。

他们利用那片二十步的空当不断加快速度,在交锋的刹那坐骑的冲速也达到最快,只需挺起长矛,单靠马匹冲锋的势能,就足以刺穿对手的身体。而骁骑营刚越过溪流,速度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当坐骑踏上对岸,速度也降到最低。面对高速驰来的对手,骁骑营第一波攻击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

众人分工明确,杜元胜、苏骁、徐永、赵誉带着星月湖旧部负责攻坚,专克强敌,雇佣兵在后面席卷而来,转眼就将骁骑营的先头部队冲散。

战马和重伤的骑手不断跌入溪中,短短一盏茶时间,不宽的溪流便被堵塞。溪水慢慢涨起,浸过倒毙的人马尸骸,被染成刺目的红色。后面的骑兵被激起血性,毫不退缩,等于踏着同伴的尸体越过溪流,发起冲锋。

负责阻敌的星月湖军士和雇佣兵毕竟数量太少,压力迅速增大,眼看防线就要被撕开,三匹战马突然从队伍中驰出,逆着骁骑营的铁流杀过溪水。徐永一马当先,长矛运转如飞,不断挑开对手,另外两名上尉赵誉和杜元胜紧随其后,三骑联手杀开一条血路,朝骁骑营的营旗直逼过去。苏骁坠在后面,阻杀渡溪的宋军骑兵。

骁骑营指挥使郭逵策马抢出,他是第六军都指挥使郭遵的亲弟,麾下的骁骑营是第六军最强悍的骑兵,但自从进入烈山,连日交锋,寸功未立,却折损了五分之一的人马,刘宜孙、张亢这两名属下也去职被贬。如果这一仗再败北,不用兄长开口,郭逵自己便抹了脖子。

郭逵喝开亲兵,亲自上阵,挥起凤嘴刀,朝为首的贼寇劈去。徐永挺矛架住他的刀杆,双臂奋力抬起。郭逵的坐骑突然向前一纵,人借马势,硬生生将他的长矛压落下来。

宋军的坐骑高度普遍在一米五左右,算不上神骏,骁骑营的马匹却是重金购置的良马,腿长体壮,比寻常马匹高出一个头。徐永在坐骑上吃了亏,甫一交手就被逼落下风,失去先机。就在这时,他身旁那个不起眼的汉子突然一挟马腹,坐骑陡然加速,闪电从两人身畔掠过,抓住郭逵亲兵队列间一个细小的缝隙,穿了进去。

迎面便是骁骑营的军旗。十余名骑手团团围住营旗,那人刚一接近,六七支长枪同时刺来,将他的坐骑刺毙。

杜元胜弃马落地,身形一闪,游鱼般从两名宋军之间掠过,接着飞身而起,收在肘后的佩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雪亮的光弧,斩在旗杆上,将手臂粗的营旗砍成两截。

营旗被砍,不啻于在骁骑营脸上重重甩了个耳光。周围守旗的军士顿时都红了眼,拼命朝那贼寇攻去。杜元胜左臂一展,身在半空抢住那面被斩落的半截营旗,然后振臂横扫,将两名骑手打下马来,接着右手佩刀疾劈,将一名陷在马镫中的骑兵小腿齐胫斩断,跃上空鞍。

不足三十步的距离,杜元胜接连换了三匹坐骑,与他交手的骁骑营军士或死或伤,竟然无人是他一合之敌,眼看着杜元胜硬生生从敌阵中溃围而出,带着骁骑营的营旗,驰归本阵。

众人拼死拦截,却被一名不起眼的敌寇于万军丛中斩旗而还,满腔热血的骁骑营军士仿佛兜头被人泼了盆了雪水,士气大落。

徐永和赵誉轮流在前阻挡追骑,交替撤退,郭逵已经杀红了眼,紧咬着这两名贼寇,将两人死死缠住。

赵誉使出浑身解数,佩刀挽成一团光球,守住身体要害,忽然手腕一翻,刀柄猛然送出,砸开郭逵的凤嘴刀,将他逼退。赵誉正待借势后退,却见眼前黑影一闪,一匹通体乌黑、四蹄雪白的战马怒龙般破雪而来,马上的一名将领身形如岳,手中一杆铁枪撕开空气,发出刺耳的呼啸声。

赵誉两手握住刀柄,双肩一耸,佩刀劈出,正中敌将的枪锋。两人身体同时一震,赵誉胸口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真气凝滞,余下的招术一时间无法使出,他长吸一口气,真气疾转,打通受创的气脉,但那名敌将比他更快,右手一伸,从鞍侧抽出一支铁鞭,兜头砸来。

鲜血猛然飞起,雨点般溅了徐永一身,宋军大呼声中,徐永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盯着来骑道:“郭铁鞭?”

郭遵一鞭击杀赵誉,眼睛落在徐永身上,低声道:“杀不尽的贼寇!”说着左手持枪,右手持鞭,跃马杀来。

徐永长矛由下而上,划了个圆弧,攻向郭遵的胸腹。郭遵铁枪扫出,徐永白腊杆制成的矛身弯成一个半圆,几乎折断。忽然徐永手掌一松,木制的矛身猛然弹直,他借势飞起,在空中扭身避开一支箭矢,大鸟般飞过十余丈的距离,落在对岸。

第六军都指挥使亲自上阵,格毙悍匪,宋军士气复振,狂呼着跃过溪流。苏骁和杜元胜左冲右突,但在骁骑营的攻击下,回旋的余地越来越小。

杜元胜闯阵夺旗,郭遵铁鞭破敌,两边军士跃马奋战,双方攻守之势像海潮般此起彼落。相比之下,星月湖主力所在的四营、五营一片寂静。这边全部是星月湖旧部,虽然苦战多时,战斗力仍远远越过雇佣兵。但他们面对的局势更加险恶,因为他们的对手是神射营。

第七军都指挥使卢政拔出佩剑,指向远处的敌寇。神射营五百名弓手以五十人为一列,紧邻着第二道溪水排成横阵。他们的神臂弓长不过一米,所用箭矢只有六七寸长,箭尾装着木羽,丝麻混扎的弩弦绞紧,瞄向对手。

第一轮齐射,前面六列三百名弓手微微抬起神臂弓,同时扳动机括的铜牙,弩弦振动空气,发出沉闷的“嗡嗡”声,弓臂两端的齿轮飞速旋转,弹回原位。三百支利箭瞬间越过二百步的距离,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高速飞向敌寇。

程宗扬曾经见识过左武军的神臂弓如何将数百步外一整队长弓手消灭干净,神臂弓特有的“嗡嗡”声刚一响起,就立刻扑倒在地。崔茂和王韬几乎同时掠起,贯满真气的披风鼓胀起来,接着一瞬间就被箭雨撕成碎片。

在他们背后,来自星月湖四营和五营的军士举起盾牌,强行抵御宋军的神臂弓。他们的盾牌都是两层硬木制成,中间夹着坚韧的铁网,足以抵挡骑兵全力冲锋时的枪刺,然而面对神臂弓强劲之极的杀伤力仍显得单薄,不时有军士中箭溅血。

如果以这样的密集度来个十轮八轮,星月湖两个营铁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幸好神臂弓再强,也是靠人力拉的。第一轮齐射之后,后面三列射手退出战斗,踏住弓背的铁镫,借助弓臂两端齿轮力量,拉开弩弦,开始安装箭矢。没有参与射击的一百五十名士卒则将装好的神臂弓递给同伴,一边接过空弓,重新装箭。其余五十人则负责指挥射击,分发箭矢以及更换备用的弓弩。

宋军挑选射手,首先看中的是力气,能不能拉开硬弓,准头倒在其次。但神射营最前面三列一百五十名弓手都是挑选过的神射手。即使经历过敌寇突袭、前阵崩溃等一系列险恶的局面,刘平也没有派出神射营,一是因为风雪会影响神臂弓手的视线和准确度,更重要的是留着这支队伍,以应付敌寇随时可能出现的援军。这时风雪渐止,雪地上的目标分外清晰,郭遵的第六军又及时赶回,刘平不再犹豫,立刻派出神射营,接应渡溪的骑兵。

一百五十名神射手每人身后都有两人负责安装箭支,他们托起神臂弓,专注地盯着对手,轮流放箭,给敌寇造成连续不断的打击。

第一轮三百支箭的齐射之后,神射营稳定在每个呼吸五十支箭的速率。即使早有准备,神射营第一轮齐射仍给星月湖军士造成巨大的伤害。星月湖军士缓缓后撤,与神射营拉开距离。但神臂弓射程超过三百四十步,二百步以内杀伤力无敌天下。他们除非退过第一道溪水,陷入背后第六军铁骑的重围,否则都将处在神臂弓的威胁下。

程宗扬趴在地上,头顶箭矢破空的锐响接连划过,幸好他没有穿星月湖的军服,更没有佩戴少校的军衔,不然五十名弓手一波齐射,就要了自己的小命。不过这时自己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指望那群视力超群的神射手看不到自己,实在太不靠谱。

程宗扬深吸一口气,双掌按住地面,等弩弦响动的一刹那,足尖用力,猛然向前纵去,身体紧贴着雪地掠出。侧眼看时,神射营中至少有六张神臂弓转移方向,朝自己瞄来。程宗扬头皮一阵发麻,被这东西射中一箭,大概和挨颗子弹也差不了太多。

“老程!”刚从溪畔撤退的敖润一声大吼,从背后摘下一面盾牌,“呼”地猛掷过来。

程宗扬抬手接住,顾不得多想便横在身侧挡住要害。弩弦“嗡”的一声响起,几乎同时,盾牌像被铁锤砸到一样,发出“砰砰”几声闷响。

强劲的力道将程宗扬凌空撞开,他顺势一滚卸去力道,然后心有余悸地抬起盾牌。那面盾牌只有两尺大小,上宽下窄,表面呈现出角质青黑的颜色,盾内用烧炙法钻出孔洞,然后装上把手,份量并不沉重。

神臂弓射来的箭矢在盾牌表面留下几个凹坑,距离如果再近几十步,也许盾牌就被射穿了。程宗扬松了口气,这面盾牌是用龙神背部的鳞片制成,质地最为坚固,当初秦桧动用足以摧城拔寨的大黄弩也无法穿透,只能选择龙神相对柔软的腹甲攻击。自己在扬州的时候,给敖润和老张一人送了一面龙鳞盾,没想到却救了自己一命。

王韬飞身抢来,挥斧将另几支箭矢劈飞,一边道:“好盾!”

程宗扬咧嘴一笑,扭头朝敖润竖起拇指,敖润也用力挑起拇指,然后返身朝第六军的骑兵杀去。

崔茂面对铁甲营单骑踏阵,嚣张之态早已成为宋军的眼中钉。卢政亲自挑出几名射手,数张神臂弓一直盯着他。接连避开数轮攻击之后,终于有一支箭矢咬中崔茂负伤的左臂,将他手肘射了个对穿。

崔茂凶性大发,把混元锤往阵中一丢,俯身捡起几根长矛,用受伤的左臂挟住,飞身抢出十余步,右手连掷,贯满真气的长矛激射而出,一连刺杀了数名射手。

前面几列射手向后退去,避开飞矛的威胁,神射营的阵形微显散乱。忽然一支羽箭破空飞来,射在长矛下方尺许的位置,将崔茂掷出的长矛射飞。接着数十张神臂弓一齐朝崔茂射来。崔茂挥矛拨飞箭矢,接着振臂一挥,将这最后一支长矛也掷了出去,才飞身后退。

卢政挽起铁弓,一枚羽箭扣在弦上,瞄着崔茂的背影一箭射出。这支铁骨丽锥箭箭头狭小尖锐,不但势能破甲,而且破空时悄无声息。箭矢及体的刹那,崔茂似乎生出感应,身形一侧,铁骨丽锥箭透肩而过,带出一片血雨。

崔茂掠回本阵,他这几矛令神射营为之胆寒,自己也大耗真元,军服更是被鲜血浸透,不住从袖中滴下血来。程宗扬用龙鳞盾掩住他,望着他肩上的箭头,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那只箭头三面见棱,形如刀片,造成的伤口也呈三角形,是处理时最棘手的一种伤口。

崔茂三根指头挟住箭杆,微一用力,将箭头拗断,冷哼道:“卢政小儿,箭法还过得去。”

王韬测了下距离,心有不甘地说道:“若是老四、老五联手,说不定能取了刘平的首级。”

程宗扬道:“宋军的神臂弓太强了,硬拼不是办法。不如再往后退几步,让宋军的骑兵围过来。”

崔茂道:“是不是怕了他们的神臂弓,宁肯和骑兵厮杀,也不想面对他们的弓箭?”

没等程宗扬回答,崔茂便道:“我也是。”

程宗扬苦笑道:“崔兄这么坦白。”

崔茂折断臂上的箭矢,将带着木羽的箭支拔出来,一边道:“宋军的神臂弓犀利异常,说不怕那是假的。幸好只有一个营,如果再来一个营,我们肯定有多远逃多远。”

王韬道:“刘平吃了几次亏,学得小心起来。这会儿神射营耗费的箭矢不到两千支,射到天亮还有的剩。”

崔茂和王韬最忌惮的就是神臂弓,不过宋军急于进军,把辎重都扔在半路,一旦箭矢耗尽,神射营就成了没牙的老虎。眼看算盘落空,宋军不会大规模消耗箭矢与骑兵前后合击,崔茂和王韬只好改用守势,指挥属下逐步向后退却。因为有溪水阻挡,神射营难以在酷寒的天气中越溪追杀,只能逐渐加大射程。不过两道溪水间总共只有二三百步的距离,神射营即使寸步不进,也能将对手全部笼罩在神臂弓的射程之内。

程宗扬实在不想充当神臂弓的人形移动靶,随即与崔茂、王韬二人分开,靠着龙鳞盾掩护,更是靠着孟非卿这些天强训的临阵经验,终于在神臂弓的威胁下全身而退。

双方骑兵的对攻惨烈无比,溪流中坠满倒毙的人马尸骸和折断的刀、矛、战旗。在军都指挥使郭遵的率领下,第六军的骑兵全面撕开对手的防线,将敌寇压迫在只有几十步宽的一小片区域内。

臧修的坐骑已经被射成刺猬,这会儿徒步紧跟着月霜,他护体的金钟罩全力施为,金光灿灿的躯体宛如金甲天神。手中雷霆战刀不住轰鸣,将侧方杀来的敌骑一一劈下马来。

月霜娴熟的骑术在狭小的空间内展现得淋漓尽致,她踩着马镫,身体微微抬起,灵活地策动马匹,像舞蹈般越过地上的尸首,不止一次依靠纯熟的骑术将敌骑甩开。

置身于战场中,浓郁的死亡气息像潮水一样源源不绝地涌来。厮杀声、叫喊声、刀盾相交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身手再高明的强者,在这样的搏杀中,能感受到的,也是自己的渺小。严格的纪律,整齐的阵形,才是唯一的保命之道。

在捧日军铁骑的攻击下,雇佣兵逐渐不支,一点一点败下阵来。敖润眼看形势不妙,大呼道:“雪隼的兄弟们!别忘了咱们雪隼的荣誉!雪隼必胜!”

在敖润的鼓动下,佣兵们重新鼓起斗志,竭力挡住骁骑营的攻势。

双方的战线犬牙交错,到处是奔驰的铁马,飞舞的兵刃,鲜血一朵朵在雪地上绽放。太阳穴的伤痕霍霍跳动,一股久违的嗜血欲望被唤醒,像燃烧的烈酒一样辛辣。

程宗扬把龙鳞盾系在背后,然后抽出双刀,一招饿虎吞羊,将一名宋军骑兵劈下马背。后面一名骑手提枪冲来,程宗扬往旁边跃出半步,人马相交的刹那,身体一旋,双刀砍在那人腰间。

正被围攻的一名雇佣兵缓过气来,喘着气道:“兄弟好身手,也是星月湖的爷儿们吧?”

“你是跟着苏骁的?难怪没见过我。我是他的指挥官!”程宗扬喝道:“跟我来!别被冲散了!”

程宗扬领着那名落单的雇佣兵朝左首冲去。十几步外,几名佣兵汉子被一小队骑兵围住,不断有人溅血倒地。

“刺马腹!”程宗扬喝道。

那名雇佣兵持枪朝骑兵的战马刺去,骑手策骑闪避,早已蓄势待发的程宗扬腾身而起,一刀劈中骑手的短枪,一刀劈断他的脖颈。

骑兵的包围圈被打开缺口,几名佣兵全涌了过来。程宗扬叫道:“两个使枪的在后面!抵住他们的马!其他人跟我退,不要走散了!”

几人聚在一起且战且退,途中又救出两名佣兵。程宗扬这支小小的队伍就像一块磁石,将零星散落在战场上的佣兵不断吸引过来。宋军也注意到这支不断膨胀的队伍,纷纷策骑杀来。

孟老大在晴州那些日子的强训此时显出效果,程宗扬镇定地收拢队伍,采取守势,一有机会就猛然出击,每次目标只锁定一名对手,尽可能速战速决。

等程宗扬与敖润会合,身边已经有二十余人,倒在众人刀枪下的宋军也差不多有同样的数目。敖润身边还有七八个人,双方会合后,压力顿时轻了许多。这时溪水旁已经逐渐形成几个小的战场,无论是宋军还是雇佣兵,只要落单都只是一个死。

“老程,看不出你一个公子哥儿还有一手哇,”敖润喘着粗气道:“硬是拉出来二十多名兄弟,老敖服了!”

程宗扬拍了拍背后的龙鳞盾,“你这盾可救了我两次呢。”

说话间,又一队骑兵冲来,程宗扬大声指挥手下的佣兵,按照星月湖大营的方法结成战阵,然后当先掠出,将最前面一名骑兵劈下马来。

鲜血淋漓洒落,浓烈的死气笼罩在自己刀上、手上、衣服上,奇怪的是那种刺目的殷红却让自己想起草原那个夜晚。

程宗扬抬眼朝月霜望去,那丫头被一股骑兵缠住,举剑左劈右刺,她手下一个班的军士这会儿还剩下四人,臧修光着膀子,赤裸的躯干肌肉块块隆起,蛮横地将敌骑刀枪尽数挡住。鲁子印和两名同伴紧跟在月霜马后,替她挡开后方的攻击。

一股敌骑迎面杀来,为首一名大胡子敌将怒马如龙,威猛如虎,正是第六军都指挥使郭遵。

郭遵双手持枪,从鞍上侧过身,与臧修的雷霆刀硬拼一记。臧修沉腰坐马,双腿没入雪泥,雷霆战刀刀身的光泽微微一黯。

郭遵没有理会臧修,战马白色的四蹄风一般驰过沥血的雪原,径直朝月霜驰去。单看她身边的卫士,就知道这女子是敌寇的紧要人物,只要杀了她,便能重挫这群悍匪的士气。

月霜丝毫不惧,长剑匹练般卷起,剑身透出耀目的光华,一招伏魔,已经用上王哲亲传的真武剑。

郭遵满拟将她一枪刺死,见到她使出的剑法,又改变了主意。铁枪一沉,由直刺变为下压。月霜长剑递到一半,就仿佛被千斤巨石牢牢压住,连接运了几次力也未能挣脱。

错马而过时,郭遵右手张开,一把抓住月霜的胸甲。月霜惊怒之下,抬手挽起腰侧的手弩,朝郭遵射去。

郭遵头颈微微一摆,闪过弩矢,接着将月霜从鞍上拽起。鲁子印暴喝声中,双手各挺起一根长矛,朝郭遵刺来。郭遵铁枪挥出,不等他变招,便击在他矛杆中间,将他双矛一并砸断。

月霜被他抓住胸甲,玉颊涨得通红,双手拧住郭遵的手腕,一记鞭腿踢向他腋下。忽然胸口一麻,一股强劲的真气透体而入,先封住她胸口几处要穴,然后透入气海、石门二穴,将她丹田牢牢制住。

郭遵提枪逼开鲁子印,随手将月霜放在鞍上,坐下的乌云盖雪如通人性,倒退数步,然后朝横里一纵,跃出臧修等人的围攻。

月霜体内数道真气乱纷纷在经络间游走,勉强提起一些,遇到被封的穴道便即溃散。她知道自己的修为与郭遵差得太远,但仍旧不甘心,拼命摧动真气。

战场上除了程宗扬手下一支,还有几支以星月湖旧部为主的队伍,分散在战场各个角落。看到月霜被擒,周围的星月湖旧部纷纷放开对手,赶来截杀郭遵。胜利的天平逐渐向捧日军一方倾斜。

月霜咬紧牙关,竭力冲开被封的丹田,眼前奔跃的战马,头上扎着额带的雇佣兵,全副武装的铁骑,精赤上身狂呼猛斗的骁骑不断闪过。忽然刀光一闪,两柄雪亮的钢刀对着自己的脖颈猛劈过来。月霜瞪大眼睛,别人都是舍命与郭遵厮杀,那个无耻的胆小鬼出手的目标竟然是自己!

郭遵刚擒下月霜,当然不肯让她这么被杀,他横过铁枪,挑开双刀,却见那年轻人双刀一展,刀光霍然绽开,使出一轮刚猛之极的招数,攻击的不仅有自己刚擒下的俘虏,还有自己的要害和战马。

郭遵浓须飞扬,铁枪连刺,将他的攻势尽数挡下,接着右手拔出铁鞭,霹雳般挥出,将那年轻人的钢刀一举磕飞。

程宗扬等的就是这一刻,趁郭遵双手都拿着兵刃,他握住袖中的匕首,举臂挡住郭遵的铁鞭,然后一把抓住月霜,将她拖下马来。

郭遵铁鞭一震,砸在那年轻人臂上,却如中铁石,他眉峰微微一挑,左手的铁枪随即划了半个圈子,朝那年轻人刺去。程宗扬把月霜抱在胸前,转身腰背一弓,用背脊硬挨了郭遵铁枪一击,然后腾身跃出。

枪尖“砰”的一声钝响,却是刺中了那年轻人背后的盾牌。郭遵策马欲追,一名佣兵汉子舍命扑来,吼道:“直娘贼!敢伤副队长!这是抠我老敖的眼珠子哇!”

遇上这么个不要命的狂徒,郭遵也不得不收敛心神,挺枪与他战在一处,眼看着那个年轻人几个起落,消失在千军万马中,他微微皱了皱眉。

程宗扬用背脊承受住郭铁鞭一击,一口血几乎喷了出来,他咬牙切齿地抱住月霜,一路狂奔,朝星月湖军士的阵列逃去。

月霜咬牙道:“放开!”

程宗扬用尽法宝才把她抢出来,看着她厌憎的眼神,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叫道:“装什么装!我又不是没抱过!”

月霜瞪着他,通红的脸色突然间变得雪白,片刻后猛地吐了口鲜血。那口血寒气四溢,里面还有细碎的冰晶,落在胸甲上立即凝结起来。

程宗扬瞪目结舌,过了会儿才叫道:“你傻啊!受了伤还胡乱冲穴,你不要命了?”

月霜樱唇颤抖着,勉强吐出一个字:“滚……”说着又吐出一口血。

程宗扬一口气奔到阵后,勉强止步时,两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一跤坐倒,险些把月霜扔出去。

一双手接住月霜,王韬道:“月姑娘受伤了吗?”

“死不了!”程宗扬叫道:“受伤的不止她一个,我也受伤了啊。干!郭铁鞭这一枪真够狠的……”

郭遵已经将敖润逼到下风,就这时,远处悬着豹尾的大纛向后一摆,发出撤军的命令。郭遵冷哼一声,放开这个幸运的家伙,带着麾下的骑兵驰回中军,与主将的大营合兵一处。

这一刻定格在下午三点十五分。从早上七点开始,双方几度攻守,整整鏖战了四个时辰,死伤超过三千人。

宋军伤亡最为惨重,王信的第三军几乎不复存在,由于黄德和的临阵脱逃,卢政的第七军只剩下两个半营,郭遵第六军的两千骑兵也折损三成。但更重要的是,宋军有半数以上步卒都冻伤了脚,随着战事的拖延,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江州军一方,崔茂和王韬的两个营伤亡接近三分之一,尤其是神射营的几波箭雨,使伤亡数字大幅增加,连崔茂也负了伤。至于程宗扬带来的人马,五个班的星月湖劲卒还有半数能战,两百雇佣兵则在骁骑营的冲击下损失了四成,连远远躲在阵后的冯源都被角弓射中一箭。

这时候便看出雇佣兵与真正百战之师的区别,雇佣兵投入战场最晚,作战范围也仅限于第一道溪水附近,接战之初,雇佣兵还能凭着勇气与宋军对攻,随着伤亡的增加,雇佣兵的士气迅速低落。好在有杜元胜、苏骁和敖润等人约束,总算没有出现阵前逃散的局面。这时趁着敌军撤退的空歇,连忙整队。

王韬双掌按在月霜背上,虽然是寒冬天气,他头上却冒出丝丝缕缕的白雾。月霜脸色苍白,唇角的血迹已经结冰,看得出这丫头体内发作的寒毒苦楚万分,却死死咬住牙关,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王韬已经解开她被封的穴道,却对她体内的寒毒束手无策。崔茂坐在一旁,半边军服褪在腰下,一名军士正用雪团帮他清理肩、肘的伤口。

程宗扬用望远镜看着宋军,一边道:“刘平好像要退兵了。”

崔茂道:“想硬吃掉我们这点人马,只怕崩了他们捧日军的牙,等二团的直属营出来,刘平想走也走不了。老七,怎么样?”

王韬松开手掌,“要压下寒毒也不难,但这股寒毒藏于丹田,与气血相连,如果强行压制,下次发作为祸更烈。最好设法徐徐发散。”

“不对啊。”程宗扬忽然道:“他们好像放弃来时的大路,改走小路了。”

崔茂不以为意地说道:“宋军也有精明人啊。”

程宗扬放下望远镜,“怎么回事?宋军怎么放着大路不走,走小路呢?”

“多半是有人发现大路雪厚盈尺,小路没有积雪吧。”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然后抬手划了一个圈子,“你们不会就在三川口下了这场雪吧?”

崔茂屈伸了一下手臂,说道:“方圆十里。再远就顾不上了。”

程宗扬叫道:“你们这也太偷懒了吧?”

“你知道下这样一场雪,需要耗费多少力气吗?”崔茂道:“这场大雪,至少抵得上两个营!”

王韬送入一缕真气,让月霜沉沉入睡,一面道:“此地寒气太重,要赶快把月姑娘送回去。”

说着他和崔茂都看着程宗扬。

程宗扬道:“行了,我就知道这是我的活儿。只不过这会儿正要紧的时候,我们撤军没关系吗?”

“放心。”崔茂淡淡道:“刘平若不趁着这个机会逃命,就是个傻瓜。”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