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32章·花火

兰汤馆位于城东,粉墙灰瓦的院墙高及丈许,隔绝了外界好奇的目光。馆后的排水渠兰香四溢,不住有花瓣随着混了脂粉的温水漂过,淌入河中。据说运气好的,还曾在渠中捡到过女客遗失的珍珠。更有一些登徒子在渠畔徘徊,纵然见不到那些美人儿,也想着能一亲香泽。不过来兰汤馆洗沐的女子大都非富即贵,往往带着大批仆从。一见到那些如狼似虎的恶仆,登徒子们立时作鸟兽散。

泉玉姬付了银铢,取过一支小小的竹筹,便有馆里的侍女来接引客人。小紫摆了摆手,“你去吧。”

泉玉姬离开后,小紫和梦娘随着侍女入内。

兰汤馆里面分成十余处院落,简单的是些精致的竹阁,每间供一人洗浴;还有的是幽静的雅舍,可以带贴身丫鬟入内;最豪华的则是几处独院,里面不仅有池沼精舍,还有假山花木,舍中各色胭脂水粉一应俱全,并且提供饮食和茶点服务。因此颇有些名媛把兰汤馆当成会客之所,往往在此消磨一整日的时光。

侍女一边帮小紫更衣,一边羡慕地看着她脂玉般吹弹可破的肌肤,由衷地赞道:“小姐生得真美,莫说晴州女子,只怕天上仙子也比不过呢。”

小紫笑吟吟道:“莫非晴州那些豪门小姐的身子,你都见过了?”

侍女道:“那可没有。那些小姐夫人都是贴身丫鬟服侍的,奴婢只是侍奉茶水罢了。不过单看相貌,都没有能及得上小姐的。”侍女乖巧地说道:“能侍奉小姐是奴婢的福分呢。”

梦娘两手平握在身前,娉娉袅袅立在一旁,虽然没有开口,但那种优雅的气质、香艳奢华的风情,却是仪态万方。

小紫换了一袭轻如柔云的浴袍,躺在一张用整棵紫檀树根雕成的半月榻上。侍女解开她的发丝,小心地浸在漂着花瓣的温泉水中,用象牙梳子轻柔地梳理。

第一遍清洗完,侍女仔细抹上香膏,然后帮小紫按摩头部,片刻后再用清水洗去香膏。

侍女用丝巾帮小紫揩干秀发,又从一只瓷瓶中倒出香露,在掌心揉开。

梦娘在旁道:“错了呢,要用地乌桃再洗一遍才好抹玫瑰露。”

侍女一怔,连忙道:“夫人教训的是,奴婢疏忽了。”

梦娘接过掺了香料的地乌桃,微微一嗅,摇了摇头,“不该用麝香。麝香辛温气烈,沐发要用馨宁香才是。”

侍女惊讶地问道:“奴婢刚听瑶家娘子说,馨宁香一两价值万贯,整个晴州都没有多少。夫人从哪里知道的?”

梦娘神情恍惚了一下,再想不出自己为何说起馨宁香。

小紫笑道:“阿梦,你来帮我洗吧。”

“是。”梦娘接过侍女手中的丝巾,跪在小紫身后,一手挽起发丝。

侍女悄悄吐了吐舌头。兰汤馆来往的豪门贵妇络绎不绝,相比之下,这位夫人无论容貌、举止、气质都是少见的国色,谁知竟是这位小姐的婢女。

※ ※ ※ ※ ※

“哇!这里好漂亮啊。”

“真的呢。小板凳,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邓晶道:“我不想来……”

乐明珠捏捏她的鼻子,“你都快成臭臭的小板凳了。”

邓晶赌气道:“臭死我好了。”

穆嫣琪道:“小笨笨,我们要这一间!”

“好——”

乐明珠刚说了一半突然哑住。大笨瓜那个坏家伙射了好多东西在自己屁股里,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洗,一会儿脱了衣服肯定会被小木头和小板凳发现。

“那一间只够两人用的,”泉玉姬道:“或者我和邓姑娘一起吧。”

邓晶凶巴巴道:“我不要!”

在云水时泉玉姬虽然与她们并肩作战,大家是友非敌,但她抓住自己塞进渔网的事,邓晶一点都不原谅她。

泉玉姬也不生气,微笑道:“那么邓姑娘和穆姑娘在这里洗,我和乐姑娘去另一间。”

乐明珠连忙道:“好的!好的!泉姐姐,谢谢你啊。”

旁边的庭院中,小紫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对侍女道:“你出去吧,有我的奴婢伺候就可以了。”

“哇,这里有仙鹤啊!”乐明珠一进庭院就高兴地说:“潘师姐肯定会喜欢这里的。”

精舍内传来一声轻笑,乐明珠伸头看去,正看到小紫笑吟吟卧在榻上,旁边一个美艳的妇人正屈膝跪坐一旁,手里挽着她湿漉漉的发丝。

“小紫!是你!真的是你!”乐明珠跃过去拉住她的手,像快乐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道:“上次人家还没跟你说话就被师姐拉走了,人家都后悔死啦。你是不是还和大笨瓜在一起啊?咦,大笨瓜呢?”

小紫天真地说:“在你后面啊。”

乐明珠转过身,“骗人,哪儿有啊?”

小紫从后面拥住她的腰肢,在她耳边促狭地小声笑道:“乐姐姐不是已经见过他了吗?”

乐明珠立刻红了脸,接着臀后一动,被小紫捏住臀肉。

“哎呀,不要摸……”

乐明珠反手挡住小紫的皓腕。小紫咯咯一笑,玉指抬起,点向她虎口的劳宫穴。

两女在南荒玩闹惯了,乐明珠一招乳燕还巢握住小紫的手腕,劲力一送,才发现小紫体内真气不足以前一半,被自己一推便即震开。

乐明珠连忙收手,“我不是故意的!小紫,有没有打痛你?”

小紫玉脸闪过一抹红晕,轻笑道:“乐姐姐,让人家看看嘛。”

乐明珠被她抱住腰肢又不敢使力,只能推搡着不让她拉自己的衣带。笑闹间,忽然一双手伸来抓住自己的手腕。

乐明珠挣了一下没有挣开,才发现按着自己手腕的是泉玉姬。她着急地嚷道:“坏丫头,不要闹了……啊呀……”

一只柔嫩的小手伸到自己臀间,隔着衣物在臀沟内揉了一把。乐明珠娇躯一颤,身子顿时软了下来。

乐明珠双手被泉玉姬握住,按在那张紫檀月牙榻上,臀部向后翘起。小紫娇笑着扯住她的衣带,双手一分朝两边扯开,接着手指勾住裤腰顺势一褪,将亵裤扯到臀下。

乐明珠浑身力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只觉臀后一凉,臀肉被小紫分开,柔嫩的屁眼儿暴露在空气中。

“乐姐姐,你屁股里有白白的东西哦。”

乐明珠虚弱地说道:“坏丫头……不要再看了……”

“没关系的,人家也是女孩子啦。”说着小紫朝乐明珠臀间吹了口气。

乐明珠浑身一阵战栗。她屁股又圆又嫩,臀肉白腻如脂,这会儿臀沟被一双小手扒得敞露,中间娇艳的肛洞圆圆张开,红嫩的肛肉上还残留着精液浊白的痕迹。

小紫笑道:“是不是那个大坏蛋用他的大肉棒搞了乐姐姐的屁股,还在里面射了这么多东西?”

乐明珠小嘴扁了起来,“坏丫头,你和大笨瓜一样都坏死了……”

“姐姐不要生气啦,大家都是女孩子,看看有什么关系?不信你瞧。”

小紫朝泉玉姬使了个眼色。泉玉姬松开乐明珠的手腕,挺腰解开衣带,将长裤褪到膝下,转过身,赤裸着白生生的下体,将雪白的圆臀翘到乐明珠面前,接着扒开臀肉绽露出柔嫩的屁眼儿。

乐明珠还是第一次目睹别人这里的隐私部位,她低叫一声,心头怦怦直跳,本能地移开视线。

小紫在乐明珠耳边笑道:“她的屁眼儿也被大笨瓜开过呢。泉奴,是不是啊?”

泉玉姬娇声道:“奴婢下面都被老爷用过了,后面更被老爷用大肉棒插过好多次呢。”

小紫拥着乐明珠的身子笑道:“姐姐,你看她的屁股好不好玩?”

乐明珠被小紫引得抬起眼睛,只见泉玉姬嫣然一笑,抬起手将手指放到唇间舔湿,然后掰开臀肉,用湿淋淋的指尖揉住菊肛,当着她的面玩弄起自己的屁眼儿来。

泉玉姬的雪白屁股俏生生地翘在半空,她每天都修饰身体,小巧的屁眼儿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污物,这会儿沾了香唾,显得愈发鲜嫩动人。

她白嫩的手指在肛中时揉时捅,不时用指尖勾住屁眼儿扯动,展现出肛洞迷人的弹性。

“泉奴,老爷平时是怎么干你的?”

“老爷最喜欢从后面干奴婢。”

泉玉姬模仿着与主人肛交的动作,将右手放在臀后,中指笔直竖起,指尖对着屁眼儿,接着抬起雪臀,用屁眼儿来回套弄着玉指,一边发出淫浪媚声。

旁边的梦娘玉颊微微发红,美目水汪汪仿佛能滴出水来。乐明珠更是面红过耳,却忍不住好奇心,美目瞪得圆圆的看着这一幕。小紫轻柔地剥开她白美的臀肉,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乐明珠雪滑的臀肉丰腻柔嫩,臀沟间的红嫩菊肛仿佛渗出蜜汁,泛起妖艳的光泽。她抬起手指按住乐明珠的肛洞,轻轻一捅。

“啊呀!”乐明珠低叫一声,雪臀一阵颤动,“不要!”

小紫纤美的玉指滑入嫩肛,在里面搅弄起来。乐明珠吃力地叫道:“小紫……不要……啊呀……不要弄人家的屁眼儿……”

“乐姐姐,你屁眼儿好软哦。”小紫笑嘻嘻地翘起手指,在她柔软的嫩肛中来回挑弄。

乐明珠白滑的雪臀在紫檀榻上一颤一颤,随着小紫手指的动作不停晃动。

小紫又伸进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一并塞到她柔嫩的屁眼中,一边转动,一边勾住她的肛肉揉捏挑逗。

乐明珠只觉自己的屁股被人分开,手指仿佛两条灵巧的小蛇,在自己敏感的屁眼儿里钻进钻出,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每一次触摸,那种令人战栗的快感都仿佛传递到了身体最深处。

忽然小紫两指一分,将乐明珠柔软的屁眼撑开。只见白嫩的粉臀间绽开一个红艳的肉穴,两根白玉般的纤指撑在肛洞边缘,将嫩肛拉成狭长的形状。透过肛洞能看到里面红腻的肉壁,几缕白色的黏液沾在鲜红的肛肉上,在玉指下不停蠕动。

小紫的挑弄还不到半刻时间,乐明珠已经体软如绵、意乱神迷。眼前那只白花花的雪臀淫浪地耸动着,做出种种肛交的动作;臀后敏感的肛洞被人肆意摆布,快感像潮水一样涌来。

小紫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乐明珠娇美的面孔越发羞红。忽然她身子一颤,像小猫一样可爱地低叫,一股蜜汁从腿间喷射而出。

就在乐明珠失神的刹那,小紫扬手在她颈侧一切,小丫头嘤咛一声,在高潮间昏迷过去。

小紫拥住乐明珠香软的玉体,一手掠开她的发丝,露出白嫩的粉颈,脸上漾出甜美的笑容。

她用舌尖舔了舔乐明珠的玉颈,接着俯下头樱唇一张,咬住她的颈子。齿尖刺穿她颈部的血脉,鲜血瞬间涌出。

小紫花瓣般的美唇贴在乐明珠粉颈上,将她的鲜血吞入体内。

“死丫头!你疯了!”

随着一声怒喝,程宗扬跃过来一把扯开小紫,一缕鲜血随即从乐明珠白玉般的颈中淌下。

程宗扬对小紫喝道:“你杀人啊!”

小紫说要去兰汤馆,自己就觉得不对劲。幸好死丫头还不知道自己刚学会操纵泉贱人的魂丹。透过泉玉姬,自己看到死丫头把小香瓜引到兰汤馆,又挑逗小香瓜,但自己完全没有想到死丫头这么狠,居然会吸小香瓜的血。

小紫笑吟吟舔净唇瓣上的血迹,朝他吐了吐舌头。

程宗扬黑着脸按了按乐明珠的脉搏,然后用丝巾掩住她颈中的伤口,转身对小紫叫道:“死丫头,你敢伤害她!我跟你没完!”

小紫笑容一僵,挑起弯眉,眼中流露出自己很久没见过的寒光。

程宗扬大叫不妙。自己口气这么重,万一引得死丫头发飙可就麻烦了。

程宗扬连忙抱住小紫,呵哄道:“死丫头,你别生气啊。你瞧,我这会儿心还吓得怦怦乱跳呢。”

小紫扭过脸不去理他。

程宗扬把手臂放到小紫唇边,涎着脸道:“你要生气,就咬我一口好了。吸别人的血多不好,吸我的啊,反正我皮厚肉糙,血量还多,越喝越上瘾。”

小紫用力踩了他一脚,“大笨瓜!”

程宗扬惨叫一声,“我的脚……全都骨折了……只要你不生气,我让你再踩一脚好不好?”

“那好,”小紫指着乐明珠道:“你去干她。”

“干!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的!”

“你要不干,我来干好了。”

“好啊。”

小紫挽起乐明珠,“乐姐姐,醒醒哦。”

乐明珠从昏迷中醒来,只见自己身无寸缕地躺在榻上,双腿被人抬起,臀部悬空,光溜溜翘着,面前一个男人正笑眯眯看着自己。

她颈中伤口很细,此时已经止住血,没有察觉到异样。

小紫挽着程宗扬的阳具娇声道:“程头儿,你的阳具好壮哦。”说着她一只眼睛朝乐明珠眨了眨,笑吟吟道:“乐姐姐,程头儿要干你的小屁眼儿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不要……喔……”

乐明珠昂起头,小嘴张得圆圆的,露出吃痛的表情。随着阳具进入,屁股像被一根热热的大肉肠塞满,挤得膨胀起来。

“老公……不要摸人家的奶子……”

“又不是没摸过。”

“好羞人……小紫,你不要看啦……”

小紫笑道:“乐姐姐,你这会儿的样子最漂亮了。”

乐明珠拧起眉头,泫然欲泣地说道:“你们好讨厌……这种事都要看……”

“为什么不能看啊?”小紫笑道:“乐姐姐,我们让程头儿搞泉奴给大家看好不好?”

程宗扬哼了一声,小紫央求道:“好不好啊?”

程宗扬这才有点面子地拔出阳具。泉玉姬配合地伏在榻上,翘起雪臀,双手分开臀肉露出鲜嫩的菊肛,在众女的围观下被他用力干进后庭。

她不仅没有半点羞涩,反而眉开眼笑地翘起屁股,一边让主人用力插弄,一边媚声道:“老爷,你的肉棒好大,奴婢的屁眼儿都要裂开了……哦泥……好硬……”

泉玉姬媚叫着,淫浪地摆动屁股,程宗扬也不客气,挺起肉棒在她雪臀间狂抽猛送,将她红嫩的屁眼儿干得翻进翻出。

眼前的活春宫香艳火辣。粗大的阳具、娇嫩的肛洞、雪白的圆臀、红腻的肛肉,交织成一幅淫艳的画面。

乐明珠面红耳赤,感觉比自己被干还要羞涩万分,可是无论小紫还是旁边那个美妇,无论是大笨瓜还是正被他侵入的泉玉姬,似乎对这种事情都理所当然,没有露出丝毫异样,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害羞才是不对。

兰汤馆后的树林中,一群恶仆叫嚷着追来。前面一个外馆护卫叫道:“就是他!刚才爬墙头的就是那家伙!别让他跑了!”

秦桧用扯下的青衣一角蒙着面,“桀桀”发出一阵怪笑,转身撒腿就跑,与追兵保持十几步距离,引着他们大绕圈子。

秦桧一边跑,一边心里嘀咕:公子进去办事,这会儿也该出来了吧?都一个时辰了,难道遇到什么劲敌,被缠住鏖战,无法脱身?

※ ※ ※ ※ ※

小船在海面随风摇荡,夜色下的晴州内海一片静谧。程宗扬躺在甲板上,头顶是灿烂的星空。小紫闭着眼伏在他摊开的手臂上,呼吸轻柔如兰。

在众人引逗下,小香瓜终于乖乖撅着屁股,当着众人的面让自己尽情干了一回。作为补偿,自己当着她的面轮流用了泉玉姬的小嘴和菊肛,最后在她的美穴中劲射出来,好好给小香瓜上了一堂生理课。

小香瓜第一次看到花样百出的交合,小脸都红透了。尤其是泉玉姬被干完后,一边张开腿在池边洗濯流精的嫩穴,一边抚弄性器自慰的淫态,让充满好奇心的小香瓜都羞得不好意思再看。

雨收云散,自己搂着小香瓜,告诉她自己要离开晴州时,小香瓜几乎哭了鼻子。程宗扬也满心不舍,最后约好江州事了立即赶来晴州与她见面,小香瓜才好受了些。

最让自己担心的还是小紫。这死丫头从小就被抛弃、被背叛,养成绝不依赖他人的性格。在她狡黠的外表下有着一个极端敏感,同时多少有些扭曲的心灵。除了自己,她不相信任何人,也不在乎任何人,可能只是因为她害怕再次被伤害。

程宗扬道:“你和月霜之间怎么样了?她知道你是她妹妹了吗?”

“我才不管呢。”小紫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人家想了个主意,到时候要她乖乖来找我,让我给她的后庭花开苞,你可不许吃醋哦。”

“月霜会找你给她后庭花开苞?你别逗了吧!”

小紫嘻嘻一笑,让自己心里有点发毛,这丫头不会玩真的吧?

“她是你姐啊,你还这么做?”

“谁让她爹爹对不起我呢?”

程宗扬用手指绕着小紫的发丝,“你为什么吸小香瓜的血?”

“大笨瓜。”

程宗扬揉了揉小紫的鼻尖,认真道:“告诉我,你的伤是不是还没有好?”

小紫没有说话,只把一只温凉的小手伸到程宗扬掌中,与他十指交叉。

程宗扬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进入她的经络。真气从手少阳经上行,在接近肩颈时忽然传来一股奇异的吸力。那股吸力像火一样炽热,真气一触便传来刺痛感。它旋转着,仿佛一个恶毒的漩涡在小紫体内转动,缓慢却毫不停歇地消耗着她的气血。

程宗扬惊叫道:“这是什么?”

小紫轻笑道:“卓美人儿好坏的心肠。这个焚血诀不知她用了多久才炼了出来。”

程宗扬想起卓云君在小紫肩头拍的一掌,“它一直在里面?”

小紫皱了皱鼻子。

程宗扬小心地按了按她的肩膀,“为什么不解掉?”

“这是太乙真宗的法术,人家解不掉。”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紫好奇地眨了眨眼,“你会解吗?”

程宗扬眼睛一亮,“秋小子!他是太乙真宗的!”

“大笨瓜,这种法诀只有施术的人才能解开。”

难怪小紫这么久都没有出手,原来在她体内蛰伏着一个不停吞食鲜血的恶魔。

“所以你要饮血?”程宗扬道:“有泉贱人啊!我把她叫过来,让你把她的血全喝光!”

小紫道:“人家还是处女,只有处子的血才有用哦。”

程宗扬哑了下来。身边女人不少,处女却是珍稀品种,连月霜都不是处女了。早知如此,给泉玉姬破体之前该先问问死丫头的。

“卓婊子,你这个死贱人!”

程宗扬咬紧牙关,一腔怒火朝卓云君撒去,恨不得把那贱人碎尸万段。

“安啦,我又不会死。她真气被我制住,这个焚血诀很弱的。”说着她狡黠一笑,“人家从虞家姐妹手里抢来黄泉玉,就是要给卓美人儿一个惊喜。”

看到她的笑容,程宗扬略微放心,“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虞家那对傻瓜姐妹只会用黄泉玉驭鬼,一点儿都不知道怎么用。”小紫笑道:“人家要养一对血蚕,给卓美人儿玩。”

“吸她的血吗?”

小紫笑盈盈道:“不告诉你。”她抬起手掌,比拟着天际的弯月,有些失望地说:“月亮好小哦。”

程宗扬握住她凉凉的手掌,心头翻翻滚滚,尽是没有保护好她的愧疚和对卓云君的愤怒。半晌他才笑道:“我们来放烟花!”

五彩竹筒插在船边,程宗扬晃亮火褶点着引线。片刻后“轰”的一声,一团火光从筒口喷出,流星般飞上天际,在十几丈的高空猛然爆开,绽放出一片灿烂烟花。

同样的光芒在小紫星眸中闪亮,她翘起鲜红的唇角,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好漂亮……”

烟花一支支升起,红、白、黄、蓝、橙……各色光芒映亮了夜空,天际的弦月也为之失色。丝绸般光滑的海面上映出烟花五彩闪亮的光影。光芒绚烂而短暂,犹如梦幻。

一点白光出现在黑色的海上,接着又是一点。越来越多的光点被烟花吸引,渐渐汇聚过来。

程宗扬收起火褶,俯在船边看了会儿,叫道:“是鱼!会发光的鱼!”

光点越来越近,能看到它们是一群蝙蝠般体型扁圆的鳐鱼。在它头顶左右两侧各生着一只触角,白色的光芒来自触角顶端,就像挑着两只小小的灯笼。

小紫惊喜地说道:“是夜光鳐!”

“这么多?”程宗扬看得咋舌。周围的莹光越来越繁密,它们围绕着小船游动,宛若流淌的星河,与夜空上的群星交相辉映。

“我们到海里去看!”小紫拉住程宗扬的手,并肩潜入海中。

柔和的光芒像起舞似的翩然浮动,照亮了小紫美丽的身影。海水在莹光下变得透明,她悬在空若无物的水中,脚下、头顶、身周尽是望不到尽头的星光。

无数夜光鳐在身边游动,仿佛置身于灿烂的星空之间,到处是触手可及的星光。

两人手拉手在海中游曳,夜光鳐在他们身边追逐流动,时聚时散。程宗扬忍了四分之一炷香时间,张开嘴,一串气泡从他嘴里冒出,大声道:“我忍不住了!救命啊!”

“大笨瓜!”小紫说着扬起精致的玉脸。

程宗扬拥住她的娇躯,吻住她的唇瓣。一边呼吸着她香甜的气息,一边坏笑着,趁机把舌头送到她口中。小紫在他舌尖轻轻咬了一下,然后闭上眼,吐出香舌。

唇舌相接,那种美妙的感觉传遍全身,让程宗扬浑然忘却人在何处、身为何物。

远处,剑玉姬静静看着这一幕,姣丽的面孔上,渐渐露出一个足以令天际星月为之失色的明媚笑容。

【第二十四集完】

【云水篇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