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31章·故交

“……明州商会本来要给师傅建生祠的。师傅说,如果建生祠不如建一间慈幼院,好收养孤儿。”

乐明珠偎依在程宗扬怀中絮絮说着话,忽然道:“哎呀,我差点忘了,大笨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我本来要去胭脂巷办点事。”

“什么事啊?”

程宗扬坏笑道:“已经办完了。喂,你怎么会在这里?”

乐明珠苦着脸道:“还不是因为小板凳。”

“邓晶?”

“是啊。小板凳那次被鱼家的坏蛋弄破了衣裳,都被别人看光光了。小板凳哭了好几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也不出门。师姐没办法了,要我给她买糖葫芦吃……咦,我的糖葫芦呢?”

“早被你扔掉了。来,我再带你买一支。”

乐明珠高兴地站起身,忽然低叫一声,一手捂住小屁股,皱起眉头。

“是不是很痛啊?”

“你还笑,人家下面都被你插肿了,好像塞了个杏子一样,合不起来……”

程宗扬禁不住放声大笑。小香瓜气恼地踢了他一脚,“坏死你了,又不是没有插过,还那么用力。”

程宗扬被她可爱的模样引得心动,从后面搂住乐明珠的腰肢把她压在船舱内。

乐明珠吃惊地说:“哎呀,你还要插人家啊!”

“每回都是两次,难道你忘了?乖乖的小香瓜,快把屁股抬起来,让老公再插一回!”

“老公不要……”

“老公,轻一点啊……大笨瓜,人家都叫你老公啦……不要那么用力……外面、外面会听到的……”

“坏老公……人家就知道你这个坏家伙,哎呀……会骑到人家屁股上……搞人家屁眼儿……老公……人家奶子都被你揉碎了……你好坏……”

※ ※ ※ ※ ※

程宗扬神清气爽地回到住处,一位不速之客已经在厅中等候多时,这会儿正和秦桧谈笑风生。

程宗扬略一错愕,拱手笑道:“原来是陶公子大驾光临。”

陶弘敏笑嘻嘻道:“程兄这地方真不好找,若不是孟老板指点,陶五还不知道晴州有这个所在。”

“暂住的陋居,比起陶公子庭院的雅致可差远了。”程宗扬心里纳闷。身为陶氏钱庄的少东家,想巴结这小子的大有人在,他怎么有闲心来找自己喝茶呢?

秦桧笑道:“陶五爷本来是找公子兴师问罪的,这会儿尝了公子的龙凤团饼,不知道是不是气平了些?”

陶弘敏佯怒道:“说好了一起去胭脂巷赏花,程兄却放我的鸽子!晴州谁不知道只有我陶五说话不算数?程兄怎么也来抢我的角色?”

程宗扬抱拳笑道:“都是小弟不是,向陶兄赔个罪。实在是有事在身,抽不出空来。”

陶弘敏也不是真生气,随意说笑几句,话锋一转,“程兄与云氏似乎有点交清?”

程宗扬暗道正题来了,笑道:“前些日子跟孟老板去过建康,与云三爷有过一面之缘。”

陶弘敏释然道:“云家船队从南海回来,也请过我的。可惜我怕坐马车,乘船又到不了建康,只好作罢。”

程宗扬暗中打起精神,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待广阳渠开通,陶兄要去建康便可以一路坐船了。”

陶弘敏讶道:“程兄不是说笑吧?竟然有人要开通广阳渠?要知道大江水面要比云水高出三丈,一旦开通广阳渠,大江立刻改道,只怕往后就成了云水的支流呢。”

秦桧在旁递上茶点,一边笑道:“陶五爷对水岸高低这等琐事都了如指掌,果然了得。”

陶弘敏“唰”地挥开折扇,微笑道:“明人不说暗话。云氏独掌晋国商业牛耳,这些年看准了晴州,接连开了六家商号。若再开通广阳渠,弃了南边的生意一意东进,我们晴州人多少有些担心。”

程宗扬道:“天下的生意天下人做,陶兄有什么好担心的?”

“晴州对生意人一向来者不拒,但有条戒律是晴州商人都遵守的。”陶弘敏竖起一根手指,“无论是哪行生意,晴州人都不允许一家独大。程兄知道为什么吗?”

程宗扬随口道:“是为了避免一家垄断经营、操控市场吧。”

陶弘敏抚掌道:“程兄果然不凡!我陶五果然没有看错人!我们晴州商人吃了多少亏才定下的规矩,却被程兄一语道破。”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随口胡扯,陶五爷不必当真。”

陶弘敏一边把玩着折扇,一边笑道:“程兄如此见识,在鹏翼社未免可惜。”

程宗扬本来以为他会开口拉自己跳槽,没想到陶弘敏话锋一转,“不知道程兄对‘飞钱’和‘交子’有什么看法?”

程宗扬一时没有想起这两个有点陌生的名词,迟疑间,秦桧轻咳一声。

“据秦某所知,唐国商人外出经商一般不随身携带铢钱,而是将钱放在本地钱庄,由钱庄开出凭券,到外地联号钱庄凭券取用,称之为飞钱。此法在宋国称为交子,比唐国更为方便,每一百铢收取三铢费用,便可凭借一纸,随时支用。”

程宗扬明白过来,笑道:“纸币比铢钱携带方便,只要有足够的信用支撑,未来一定会取代金银,成为人人都可以接受的货币。”

陶弘敏露出异样的目光,“程兄说‘纸币’?”

程宗扬道:“飞钱和交子都是凭一纸取钱,现在虽然仅在钱庄汇兑使用,将来迟早会发展成货币。”

陶弘敏追问道:“程兄说的‘信用支撑’指的是什么?”

“发行方的信誉。”纯粹的信用货币对这个时代来说未免太超前了,程宗扬补充道:“当然还有能支付的真金白银。”

陶弘敏饶有兴致地说:“也就是说,我有一万金铢的本金,便发行一万金铢的纸币?”

程宗扬索性道:“你要发行两倍也可以。一般来说,非动荡时期,五倍以内都属于安全范围。”

陶弘敏沉默片刻,抬头道:“五倍?”

程宗扬耸了耸肩。

陶弘敏起身道:“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程兄既然有事,陶五就不打扰了。等程兄忙完,陶五再来相邀,程兄可不能再失信了。”

程宗扬笑道:“只要陶兄不失信就好。”

“一言为定!”陶弘敏指着秦桧道:“你这位伴当也是妙人,到时一同来乐乐。”

秦桧道:“陶公子谬赞了。”

程宗扬陪着陶弘敏走出大门,等他乘舟远去,才问道:“他怎么来了?”

秦桧道:“陶弘敏此行来意昭然若揭,无非是想拉拢公子。”

“是吗?”

秦桧道:“陶弘敏只和公子谈了一刻钟,却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公子以为呢?”

“一个时辰?他还真有耐性。”

“陶氏钱庄的总掌柜陶老爷子年过七旬,几个儿子都盯着总掌柜的位置。”秦桧提醒道:“陶弘敏请公子赴宴不成,亲自来会,可见对公子十分看重。”

程宗扬却有些奇怪。自己只和陶弘敏见过一面,有什么能被他看重的?何况陶弘敏想拉拢自己,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问起纸币?难道他想借此大干一把,抢得总掌柜的位置?

从程宗扬的角度看,纸币完全淘汰金属货币是已经被证明的事实,但他没有意识到凭空多出四倍货币对陶氏钱庄意味着什么。反正自己过几天就要离开晴州,也不用多想。程宗扬把这件事抛到一边,问道:“死丫头呢?”

“去了鹏翼社。”秦桧道:“听说月姑娘发了脾气。”

“发脾气?孟老大得罪她了?”

“雪隼佣兵团接了江州的生意,准备明天启程。敖队长去见月姑娘……”

程宗扬插口道:“敖润明天就走?”

“据说雪隼的副团长石之隼亲自带队,他应当下午便会来向公子辞行。”

副团长亲自带队,看来雪隼看好的不只是这笔生意,多半还有星月湖这块尘封已久的金字招牌。

秦桧接着说道:“敖队长口没遮拦,说起昨天的事,月姑娘一听说孟老板与黑魔海交手竟然没有通知她,于是大发脾气。”

程宗扬大笑道:“好好好!月丫头的凶悍我是领教过了,往后让孟老大去头痛吧。”

孟非卿既然来不了,自己也不用赶去上他的军事课,难得轻松一上午。程宗扬施施然来到后院,一边顺便锁住泉玉姬的魂影,召唤泉贱人过来,想问问小紫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异样。谁知真气送过去却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音。

泉贱人的魂魄都附在自己身上,即使在睡梦中也一召即应。这种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程宗扬大是稀奇,接连送过几道真气始终没有动静。他疑惑地抬起头,赫然看到院子一侧的凉亭中正坐着一位老者。

蔺采泉宽袍大袖、须发皓然,神态自若地依栏而坐。泉玉姬伏在他脚边,脸色苍白、目露惊惶。她肩头伤口绽裂,白衣洇出一片鲜血,那柄落梅剑连鞘掉在一旁,显然还未出手就被制住。

程宗扬厉声道:“会之!”

声音刚一出口,只见蔺采泉从袖中取出一支笛子横在唇边,轻轻吹出一个音符。自己的叫声还没飞出庭院就被笛声压住。

蔺采泉放下笛子,微笑道:“程公子,别来无恙?”

程宗扬心头暗紧。这老家伙不发威,自己一直把他当病猫了。这些天自己没少和太乙真宗打交道,难怪他找上门来。

程宗扬一瞬间转了无数念头,最后还是放弃硬拼的打算,哈哈一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蔺教御!失敬失敬!”

蔺采泉叹道:“草原一别,已近半载。如今你我二人虽然安坐于此,奈何故交多有凋零,物是人非,令人不胜唏嘘。”

“哦?难道是哪位朋友出了事吗?”程宗扬打定主意,卓云君的事没有外人知道,自己绝口不提,谅他也摸不出底细。至于元行健那边,泉玉姬既然失手,多半瞒不过去,索性推到林之澜身上。

“小友多有不知。”出乎自己的意料,蔺采泉提都没提元行健,反而说道:“不瞒小友,敝宗家门不幸,掌教真人殉难消息传来,几位教御便起了纷争。夙教御心灰意冷,远走塞外,还有两位教御更是双双失踪,生死不知。”

程宗扬嗟叹道:“怎么会这样?太让人意外了。”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看着蔺采泉手中的笛子。那支笛子色泽灰白,上面钻着几个孔,依稀是用胫骨制成。

程宗扬忍不住道:“蔺教御的笛子式样不俗,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蔺采泉举起笛子,微笑道:“这是蔺某亲手取下敌人的腿骨制成此笛。当日一战,实是蔺某生平最险的遭遇。幸得我太乙真宗历代掌教圣灵庇佑,蔺某才侥幸胜出。因此蔺某常携此笛在身,每日自省,为本宗谋而不忠乎?献身宗门而不信乎?宗门诸般技艺,传而不习乎?”

程宗扬对这老家伙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不是知道真相,肯定会被他这番冠冕堂皇的说辞骗得服服贴贴。

“原来如此,怪不得蔺教御爱不释手呢。”程宗扬道:“蔺教御远道而来,不知道我的小婢哪里得罪了教御,有劳蔺教御出手教训?”

蔺采泉道:“老夫正在奇怪,六扇门颇有名声的泉捕头为何会在这里出现,原来竟是小友的奴婢?世事之奇,一至于斯。”

“行了,蔺老哥。”程宗扬一拂衣角坐在蔺采泉对面,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这次来有什么见教,不妨明说。”

蔺采泉喟然叹道:“掌教仙逝,敝宗人才凋零,眼看太乙真宗这棵千年巨树风雨飘摇,念及昔日与小友会于塞外,有择珠之约。如今时过境迁,不知小友心意如何?”

说来说去,蔺采泉还是想招揽自己加入太乙真宗。卓云君自己都睡过了,很乐意给他当徒弟吗?

程宗扬搪塞道:“恐怕不行,我吃不了素。”

“敝宗不忌荤腥。”

“我也戒不了色。”

“敝宗有双修之法。”

“我想当掌教。”

“敝宗……”蔺采泉顿口不言。

程宗扬笑嘻嘻道:“你也想当掌教吧,蔺教御?”

蔺采泉慨然道:“中兴我太乙真宗,蔺某责无旁贷!”

老家伙有道行啊,“我想当掌教”这种臭不要脸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得光芒四射,堂皇得能拿到街上喊口号。

“这我帮不了你。”程宗扬道:“不瞒你说,师帅给了我一只锦囊,但被卓教御夺去了。”

蔺采泉皓眉一挑,目光直视程宗扬瞳孔。程宗扬本来想给卓云君那贱人下个绊子,这会儿被他目光盯住,顿时像被人扼住喉咙般一阵窒息,只觉自己心里的一切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片刻后蔺采泉收回目光,恢复了从容不迫的神态,“原来如此。小友在哪里见到卓教御的?”

程宗扬惊魂甫定。这老家伙肯定有什么辨别真伪的伎俩才信了自己的话,幸好自己说的不都是假话,没有泄出底细。程宗扬老老实实道:“清江。”

蔺采泉收起骨笛,“小友如此坦诚,蔺某也有一语报之:江州之行,多加小心。小友携有掌教遗命的事本教尽人皆知,其他人倒也罢了,只恐林师弟不会轻易放过小友。”

“谁说我带着你们掌教的遗命?”

“当日掌教在塞外遇敌,临终前传讯龙池,亲口所言。”

程宗扬明白过来。文泽当时联络的不仅是星月湖,还有龙阙山的太乙真宗。难怪自己刚从五原城出来就被林之澜的门徒追上。

程宗扬不禁埋怨,王哲这一手也太狠了吧?直接把自己扔到风头浪尖上,还不给自己提个醒。

“我那位林师弟近年来颇做了些事,据说与某个邪派往来甚密,位居长老之职。”蔺采泉意味深长地说道:“小友多留心了。”

程宗扬心头大震。他在暗示林之澜与黑魔海勾结?难道王哲兵败大漠,背后也有林之澜的影子?不过龙阙山远在万里之外,真要泄漏左武军的行踪,恐怕你的嫌疑才最大吧!

蔺采泉袍袖一挥,飞过高墙,身形犹如闲云野鹤,从容自若,哪里有半点受过伤的模样?

程宗扬蹲下来,没好气地帮泉玉姬解开穴道,“这么容易就被人放翻,你也太没用了吧!”

泉玉姬赧然道:“奴婢听到动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法术好生厉害……”

“喂,看你衣服这么乱,没被老家伙占便宜吧?”

“他……在奴婢身上摸了几把……”

“干!这老家伙有便宜就上,真是一点都不吃亏!”

程宗扬忽然转过身,“谁!”

秋少君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这会儿抱着他的少阳剑靠在门边席地而坐,脸上湿湿的依稀是泪光。

“秋小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秋少君没有作声。

程宗扬道:“少来了,我最见不得男人掉眼泪。你再哭,不如我给你一刀得了。”

秋少君没头没脑地说道:“林师哥教过我剑法。”

“林之澜?”

“他不是那种人。”

林之澜是哪种人自己不清楚,但看他那些门徒,多半不是什么好鸟。往外放高利贷不说,居然还养了一批打手收账,真是修道修出格调来了。

秋少君像小孩子一样揉了揉鼻子,“我不喜欢蔺师哥。”

“正好,我也不喜欢他。我可不可以说咱们有共同语言呢?”

程宗扬拙劣的玩笑没有让秋少君感到好受,他低声道:“可是我相信他的话。”

“你是说林之澜真是黑魔海的人?”

“我不知道。”秋少君抹了把脸,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这么急?”

“我和观里的人打架了。”

“……看来你打赢了。”

“观里少了一个人,他们找我要,就打起来了。”秋少君道:“我这会儿就走。月姑娘那边,你替我向她说一声。”

“急什么啊,说好晚上我们一起去放烟花玩。”

秋少君摇了摇头,“我不去了。”

程宗扬道:“敖润明天也要去江州,你们一道走好了。”

“我不去江州。”秋少君道:“我要先上龙池。”

程宗扬吃了一惊,“虫小子,你别犯傻啊。”

秋少君道:“我要回去看一眼。看一眼我才能死心。”

※ ※ ※ ※ ※

一个窈窕的身影踏进波斯商会的大门。泉玉姬亮出腰牌,“长安六扇门,我要见你们的会长穆格。”

穆格双手交叉按在肩头,恭敬地躬下腰,“尊敬的捕头,不知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们在广阳发现一具尸体,身份是波斯人……”

泉玉姬从波斯商会出来,轻易甩掉身后的眼线,半个时辰之后回到城南的住处。

“那小子真是太倔了,我怎么都劝不住他。”程宗扬叹了口气,“希望他不会傻到和林之澜当面对质。”

“他才不会那么傻呢。”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笨笨的呢?”

小紫白了他一眼,“傻瓜,他若像你一样笨,也不会这么年轻就练成先天五太。”

程宗扬咧开嘴,挤着眼吐出舌头,做出口水乱滴的呆傻样子。

“我是地狱来的大笨瓜魔王……要吃了你这个聪明的死丫头……”

小紫向后倒去,她一手扯开衣襟露出胸口雪嫩的肌肤,精致的面孔浮现出哀怨的神情,带着一丝哭腔娇滴滴道:“无耻的淫魔……不要拿你的脏手碰人家……嘤嘤……”

程宗扬表情古怪地停下来,半晌才叫道:“不要这样好不好!大家只是玩玩游戏,你搞这么逼真干嘛?干!被你说得我都硬了!”

小紫掩住衣襟,娇笑道:“大笨瓜,你的小奴婢来了,找她去啊。”

泉玉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老爷。”

程宗扬爬起来,气鼓鼓道:“进来!”

“他们矢口否认那个叫巴摩的死者与波斯商会有关。不过我问了几个问题,得到一些很有意思的消息。”泉玉姬道:“在我提到死者的随身物品时,穆格听得很仔细,但不关心。直到我提到有证据表明死者曾经委托佣兵团向商会送来一封书信,穆格才流露出一丝隐藏很好的紧张。”

“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奴婢从商会得知,波斯被罗马占领之后,一部分贵族携带大笔钱财逃亡到六朝,一直谋求复国。他们与波斯的支持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最重要的一方就是拜火教。”

程宗扬想起黛姬雪娜曾在罗马军团中出现,皱眉道:“拜火教不是和罗马人合作了吗?”

“在草原与左武军一战,罗马人丧失了六个军团,现在罗马人谴责这是波斯人的阴谋。为此罗马军团已经惩治了拜火教的大祭司,还捣毁了几个圣火坛。”

难怪黛姬雪娜会在万里之外的晴州出现。罗马与拜火教打起来对自己有利无害,自己只需坐山观虎斗就够了。程宗扬道:“通译找到了吗?”

泉玉姬拿出一页纸,上面用朱笔写着译文:“请原谅我用他们的文字书写,我的孩子。士兵刚刚带来执政官的命令:以伟大的罗马终身独裁官、尤利乌斯·凯撒的名义,所有崇拜火神的祭司立即来到泰西封,接受罗马册封。违命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我将执政官的命令传达给你,尽管你还在遥远的东方。神告诉我,打开它的钥匙是一个神秘的数字:三一四一。很遗憾,我没有时间再计算下去,希望我的数字能给你帮助。亲爱的孩子,我想我到时候该回到神的怀抱了。

我的神是空中的太阳,地上的火焰,人胸中的光……”

程宗扬把纸递给小紫,小紫扫了一眼,然后揉成一团。过目不忘的本领不只是那几个黑魔海的人体档案机有,死丫头也有。

能够把黛姬雪娜称为“我的孩子”,写信人只有拜火教的大祭司。联想到泉玉姬提供的信息,这封书信可能是大祭司在罗马士兵的监视下写成的,因此含义模糊。

程宗扬大为宽心。没有罗马和波斯的支持,拜火教只剩下一群自顾不暇的流亡者,对自己的威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龙宸那边呢?你打听出来了吗?”

“没有。”泉玉姬道:“龙宸是晴州最神秘的刺客团,六扇门关于他们的资料也不多。但博浪沙和武元衡两次刺杀事件都有龙宸的影子。”

博浪沙?自己记得那是秦始皇遇刺的地方,“武元衡是谁?”

“唐国的宰相,几年前上朝时被人刺杀,迄今没有破案。”

“在你们眼皮底下杀了宰相,你们都破不了案?”

泉玉姬道:“六扇门一点证据都没有,只是因为命案现场太过干净,才怀疑是龙宸刺客下的手。不过龙宸一击不中,很少第二次出手。”

如果月霜是被人拿钱买命,这样说当然没错。但虞氏姐妹分明是来寻仇的,不达目的绝不会轻易罢休。程宗扬心里嘀咕:看来还是早点离开晴州这个是非之地为妙,可是自己刚和小香瓜见面,就这么分手实在舍不得……程宗扬捅了捅小紫,“喂,死丫头。”

小紫闭眼道:“不要吵,人家要睡觉。”

程宗扬躺下来,和小紫面对面道:“我见到小香瓜了。”

小紫睁开眼睛。

“我带她一起走好不好?”

小紫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转过身,把背对着他。

程宗扬爬过去,朝她鼻尖吹着气,“喂,你别生气嘛。”

“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我?”

“当然有了。你不知道你的焚情膏把她的小屁眼儿弄成什么样子了……”

小紫展目笑道:“我差点忘了呢。程头儿,小香瓜的屁股好不好玩?”

“哼哼……”程宗扬不满地哼了两声,忽然露出一丝坏笑,咬着小紫的耳朵小声道:“我一插进去,她浑身都软了。那模样又天真又风骚,可爱死了。”

小紫眼珠转了转,“我们给梦妹妹浑身都涂上焚情膏好不好?”

“谁?”

“你从黑魔海捡来的啊。她像做梦一样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我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阿梦。”

好卡通的名字。程宗扬道:“你怎么想起她了?”

“让你一摸,她就发浪,好不好玩?”

“不好吧?她被姓巫的母河马弄到失忆,已经够可怜了。”

小紫撇了撇菱角般红嫩的小嘴,“大笨瓜,不和你说了。”说着,她踢开程宗扬摸向她大腿的手掌,翻身坐了起来。

“你去哪儿?”

“我要出去散心。”

“我也去!”

小紫回首笑道:“我去兰汤馆,你也去吗?”

程宗扬只好闭嘴。兰汤馆是晴州一间专为女子提供服务的浴馆,自己别说进去,只怕往门口站站,都会引来无数白眼。

“泉奴、阿梦。”小紫唤上泉玉姬和梦娘,一道离开。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