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27章·内讧

“那个仆妇姓巫,我们都叫她巫嬷嬷。”

黑暗中,泉玉姬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闻姨、齐姐、巫嬷嬷,是仙姬最得力的三个手下。巫嬷嬷专管调教各地送来的豢奴。”

程宗扬竭力辨认着臧修等人留下的标记,一边道:“豢奴是什么?”

“黑魔海分内、外两堂,内堂是教尊嫡传,外堂是半路加入的高手,如今由仙姬管理。再往下是有职份的教众,比如传信的黑鸦使者和奴婢这种在各地做事的御姬奴。再往下便都是奴仆。教中奴婢也分为几级,最低一等的就是豢奴。”

“豢奴是教中豢养的奴婢,比寻常奴婢更低一等。通常是黑魔海的仇敌,擒住后没有杀死,豢养来供人消遣使用。因为那些豢奴大都对黑魔海仇深似海,需要抹去她原有的神智,让她们对以前的仇敌唯命是从,因此调教时十分危险。听说巫嬷嬷因为调教一名豢奴,被斩成重伤,险些送命。”

“那个青貙呢?他属于哪一类的?”

泉玉姬犹豫了一下,“据说教尊从太泉古阵得到一件秘宝,挑选了九名孤儿自小培养。因为他们无父无母,都用颜色来起名,号称九御。”

程宗扬想起在建康遇到的墨狼。青貙、墨狼——那家伙应该也是九御之一。按年龄算,这九人应该都很年轻,但青貙的龙筋鹤骨,再过几年恐怕臧修也敌不过他。

“看他年纪不大,为什么会有五级修为?”程宗扬道:“还有,一个青貙就这么厉害,黑魔海怎么只培养了九个?干嘛不培养一二百个?”

“培养青貙这种高手并不简单,从选材到培育要花很多力气。之所以是九人,是因为教尊要压过星月湖八骏。”

看来岳鸟人真让黑魔海刻骨铭心,连人数也要硬压过他一头。黑魔海能这么快死灰复燃,与那件秘宝想必有很大关系。

程宗扬道:“那件秘宝是什么?”

“奴婢只是听说,似乎叫玄秘贝。”

玄秘贝?这不是武二郎说的四大假吗?澄心棠、玄秘贝、灵飞镜、珊瑚铁。后两件自己见过,玄秘贝在黑魔海手里,还剩一件澄心棠不知是什么东西。

剑玉姬虽然不在,但能除掉巫嬷嬷,斩断她一条左膀右臂也不虚此行。程宗扬回过头,“这会儿装这么老实。说吧,还有什么瞒着我?”

泉玉姬摘下面纱,露出美艳的面孔,柔声道:“奴婢不敢欺瞒老爷。奴婢的魂丹已经被老爷吞下,所思所想都瞒不过老爷耳目。”

“你想的我也能知道?”

魂丹还能控制御姬奴思维?看来这贱人真有不少东西瞒着自己。

“老爷把真气送入奴婢的窍阴穴。”

程宗扬按了按泉玉姬脑后,“这里吗?”

窍阴穴是人体要害,轻则致残,重则丧命。泉玉姬一动也不敢动,低声道:“是魂丹上的。”

程宗扬把一丝真气送入魂影脑后窍阴穴的位置,一种奇妙的感觉扩散开来。真气形成一道桥梁,将面前的御姬奴、窍阴穴中的魂影和自己这个操纵者连接在一起。

那种感觉超越听觉、视觉、嗅觉、味觉和触觉,仿佛直接深入对方灵魂,不需要语言和文字就能直接交流。

程宗扬心念微转,送过一个念头。泉玉姬立刻往前踏了一步,然后跪落、俯下身体,像一只温顺的雌兽般翘起浑圆的臀部,对着主人。

程宗扬笑了一声,真气继续深入,探入泉玉姬的脑际。

泉玉姬战栗般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奴婢所有的秘密全都交给了主人,从今往后泉奴便是老爷永远的奴婢,不会背叛、绝对服从,没有任何隐私……”

“这种话你说过一百多遍了吧?以为我还信啊?”

泉玉姬在心里回答:“老爷可以废掉泉奴的武功,当成豢养的淫奴……”

程宗扬想了想,送去一个念头,“毁容怎么样?”

泉玉姬身体一颤,强烈的恐惧感弥漫全身。

毁容果然是女人最害怕的事情。程宗扬在泉玉姬脑海中窥视,发现她在短暂的恐惧之后,升起一个念头:“只要能活着,什么都可以……”

干!这贱人有够贱的。自己这会儿直接探触到她赤裸裸的内心,清楚看到这贱人强烈的求生欲望。只要能活着,什么都可以——到了要命的时候,背后插自己一刀她也不会手软。

程宗扬没好气地送过一道劲气,重重撞在魂影上。泉玉姬身体一软,六识尽失,毫无反抗地昏迷在地。

原来要制服她这么容易。程宗扬放下心来,反正这一带已被星月湖清理过,不会有敌人出现,于是不再理会她,转身朝黑暗的洞穴走去。

※ ※ ※ ※ ※

洞穴是一道深入地底的裂隙。程宗扬估算了一下,自己所在位置已经接近海平面,再往下便该见到海水。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片光亮。

深邃而幽暗的洞腹内,六根树干般高大的火炬正在熊熊燃烧,火光映出周围嶙峋的怪石。二十余名星月湖军士列成两排守住洞口。火炬下,十几个人影或坐或立,当先的是巫嬷嬷,在她旁边的则是鱼无夷。

鱼无夷面冷如冰,在泊陵时他听说过武穆王的星月湖大营,但自从岳鹏举死后,星月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世人都认为当年叱吒风云的星月湖大营早已星流云散,谁知会在此时突然出现。刚才一轮突袭让鱼无夷真正见识到星月湖的实力,更意识到黑魔海此番凶多吉少。作为鱼氏的继承人,莫名其妙死在这里未免太冤枉了。

一个提着双戟的大汉缓步走来,他浓发披肩、龙骥虎步,散发着逼人的气势。大汉虎目精光四射地打量着洞穴,冷冷道:“黑魔海在这里竟然还有处巢穴,用来处置你们的尸首倒是方便。”

鱼无夷咬牙道:“星月湖八骏齐名,你是哪个?”

那大汉挺身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铁骊孟非卿!”

鱼无夷身后席地坐着几个年轻人,他们相貌各异,但皮肤都有种不见天日的苍白,而且额头都微微鼓起,显得眼睛很大。

听到孟非卿的名字,其中一个抬起头来。他颧骨凸出,眼皮薄得仿佛一层膜,用刻板的声音说道:“孟非卿,星月湖大营上校团长,八骏之首。六岁习武,出自昆仑一脉。十九岁追随武穆王岳鹏举,二十五岁组建星月湖大营。三十一岁岳鹏举被诛,退隐江湖。身长六尺七寸,浓眉虬髯。使天龙霸戟,右戟重一百一十三斤,左戟重一百二十一斤,推测为左利手。武功刚柔相济,据信十余年前修为已臻六级。妻儿不详。评价:帅才。对敌建议:长老级两人以上合击,或以天魔阵困之。”

他声音毫无起伏,像用机器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一样干涩。

孟非卿将双戟收到背后,抱着肩膀道:“连老孟是左撇子都知道,不简单。你是谁?”

那年轻人道:“黑魔海晴州记士辛卯。”他停顿了一下,“星月湖所有人的姓名、身世我都记得。”

孟非卿发出一声长笑,一招手,“臧修!”

皮肤已经褪去金色的臧修跨前一步,“锵”的一声将雷霆战刀拄在地上。

辛卯打量了他一眼,“臧修,星月湖大营一团一营上尉连长。秦州人,十七岁加入星月湖,营长为八骏之一龙骥谢艺。原为长刀手,积功升至少尉,朔北一战斩首十三级,晋升上尉。有一妻一妾,星月湖大营解散后不知下落。擅长:刀法、骑术、金钟罩。修为:四级。评价:勇将。对敌建议:其金钟罩源自十方丛林,罩门在天突穴。”

臧修脸色微沉,提刀向前迈出一步,孟非卿伸臂挡住他。臧修的外家硬功修为不凡,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出身于十方丛林。如果不是对他的修为评价还停留在十几年前的四级,孟非卿几乎怀疑身边有黑魔海的奸细。

“马鸿!”

一名持矛的汉子出来,矛尾在岩石上一磕,溅出一串火星,竟是一柄铁矛。

“马鸿。星月湖一营一连二排上士。”辛卯道:“竞州人,十五岁被招募至星月湖。入营后习武,担任矛手,朔北之战斩首两级,晋升上士。擅长攻坚。对敌建议:使用弓弩及暗器。”

“好好好!黑魔海这次重出江湖,做足了功课!”孟非卿看着周围的空间朗声道:“看来宋国太尉府关于星月湖大营的卷宗都在这里了。”

“没有。”那个叫辛卯的年轻人薄膜般的眼皮翻起,指了指脑袋,“所有资料都在这里,送到这里的文字我们阅过即焚,从不留副本。”

孟非卿双戟一撞,一股霸道的气势直逼过去。那年轻人离他足有十几步远,却被震得身体一晃,脸上泛起一抹红色,额头青筋绷起。

看着那些大额头的年轻人,程宗扬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他已经看出来这些所谓的记士都是活生生的档案馆,每一个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黑魔海使用这些年轻人的头脑记下所有的文字信息,他们的身世来历多半与青貙、墨狼一样,青貙等人还有名字,而这些记士只有一个干支作为代号。

巫嬷嬷尖硬而嘶哑的声音响起:“孟贼!敢与我黑魔海较量吗?”

匡仲玉挺身上前,针锋相对地说道:“妖人!死到临头还敢胡吹大气!当年好不容易从岳帅指缝中逃生,败军之将还有脸较量?”

匡仲玉流落江湖十几年,靠的就是一张嘴混饭吃,寻常人哪里说得过他。巫嬷嬷脸色铁青,“要打就打!少来废话!”

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从人群中跃出,抱拳道:“朔北胡一逸前来讨教!”

一名军士踏出来,向孟非卿敬礼道:“二营一连中尉吕子贞请战!”

孟非卿点点头,吕子贞提着佩刀走到场中,“姓胡的,你在朔北做独行大盗,与我们兄弟没少打交道,什么时候投入黑魔海当走狗了?”

胡一逸打量了他一眼,“原来是朔北城的吕捕头,竟然在这里见面!果然是冤家路窄!”说着他身子一纵,犹如一只猿猴朝吕子贞袭去。

胡一逸是朔北大盗,刚被黑魔海招揽不久,吕子贞这十几年则改了名字,在朔北城当了一名不起眼的捕头,没想到会在此地重逢。双方彼此都不陌生,转眼便交手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黑魔海又出来两人,分别被马鸿和匡仲玉截住。等黑魔海又一人出阵,敖润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声跃上前去,“雪隼佣兵团敖润!直娘贼!拿命来!”

场中八人分成四组捉对厮杀,一时间风声大作,刀光剑影夹杂着法术释放的光芒,令人目不暇接。秋少君却眼珠四处乱转,连周围的石头也不放过。

趁双方恶斗,程宗扬向后面戒备的星月湖军士打了个手势,借着洞壁上怪石掩护,悄然移动脚步。忽然他心头一动,抬头朝洞穴顶壁望去。只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像壁虎一样贴在洞顶,这会儿正朝自己露齿一笑,竟是秦桧那个死奸臣。

秦桧长衣吸附在身上,悬着身,他朝自己摆摆手,像影子一样在洞顶挪动,转眼消失在黑暗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程宗扬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行进。

两炷香之后,场中分出胜负。黑魔海出场的四人只有一名大汉活着退回自己一方。其余三人尸横就地,与敖润交手的汉子更是身首异处,让敖老大风风光光地出了口恶气。

真刀真枪的硬拼,星月湖这帮从血海中杀出来的军士占了九成赢面。但那位巫嬷嬷对己方惨败似乎并不在意,她退到火炬之下,毒蛇一样黄浊的眼睛凶光四射,只看了场中一眼便紧紧盯住鱼无夷,好像对这个盟友比对星月湖更有兴趣。

刚才一场恶斗下来,抛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黑魔海能够一战的只剩下三人,除了那个带伤的汉子便是巫嬷嬷和鱼无夷。事到如今不由鱼无夷不出手。他踏前一步,冷冷道:“泊陵鱼氏,无夷公子。”

秋少君连忙举起手,“我!我!”

孟非卿沉声道:“秋公子稍安勿躁,让孟某来会会他。”

鱼无夷挟住棘牙刃,缓缓抬起手,蓄势待发。

孟非卿何等眼力,听说他是泊陵鱼氏就留了心,此时一眼看出他借着抬手的动作从袖中放出一缕毒粉。那毒粉颗粒极小,在跳动的火光下仿佛一团若有若无的轻雾。

孟非卿天龙霸戟一挥,周围丈许的空气仿佛被突然抽空,形成一个漩涡,飞散的毒粉旋转着尽数吸附在戟尖上。孟非卿提起天龙霸戟,“呼”的一口吹出,毒粉凝成一线朝鱼无夷疾射回去。

鱼无夷失了一招,立即双手连弹,打出几枚蓝汪汪的毒针。孟非卿是左撇子的情况没有多少人知道,如今被辛卯提醒,鱼无夷打出的几枚毒针,落点全在孟非卿身体右侧。

孟非卿的天龙霸戟划出一道乌亮的光弧,将毒针尽数磕开。接着双臂一绞,两支月牙状的戟牙朝鱼无夷脖颈锁去。孟非卿出手霸道之极,戟尖撕开空气的锐响在洞穴中犹如风雷,让每个人都提起心来。

鱼无夷虽然名震一方,但撞上星月湖八骏之首的孟非卿,高下立判。面对呼啸而来的天龙霸戟,他连出手硬挡的勇气都没有,身体往地上一扑,以一个狼狈的姿势避开双戟。

他这一招只顾着躲避,将整个后背的空门都暴露出来,慌乱得连一个刚习武的孩童都不如,不少人已露出鄙夷的表情,觉得这个无夷公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忽然鱼无夷身体一动,一个鲤鱼打挺,刹那间跃起丈许飞到孟非卿头顶,然后袖中一缕黑丝旋转着飞出,瞬间张成一个直径丈许的大网,将孟非卿连人带戟都罩在网下。

那张渔网质地坚韧又柔不受力,正是克制孟非卿天龙霸戟的绝佳武器。一旦被渔网罩住,对手便是有通天神力,匆忙间也无法脱身。

孟非卿身形一展,不退反进,雄狮般闯入火炬旁的黑魔海人群中,双戟飞龙般盘旋挥舞。先枭去辛卯的首级,接着将旁边一名文士拦腰斩断。那名凭实力胜了一场的汉子长刀疾出,劈向天龙霸戟的小枝。孟非卿右戟一翻,反而用戟牙拧住他的长刀,然后左戟如同铁骑奔出,将那汉子击杀当场。孟非卿顷刻间连杀数人,直到巫嬷嬷的铡刀砍来才收手。他反戟将鱼无夷的渔网荡开,随即又闯向另外一侧,双戟左右递出,再杀两人。

鱼无夷面沉似水,巫嬷嬷脸上的刀疤抽动着,泛起血红的颜色。两人虽是围攻孟非卿,但这个星月湖八骏之首的铁骊却往来自如,想打哪儿就打哪儿、想杀谁就杀谁,两人联手仍无法阻拦他半步,反而被他牵着走。

鱼无夷心底发寒。眼前孟非卿修为明显超过自己不止一级,难道短短十余年间他已经突破六级,进入第七级归元的境界?如果真撞上第七级的高手,自己别说取胜,连逃生都是奢望。

孟非卿双戟砸出,将巫嬷嬷震得倒退数步撞在火柱上,溅起一蓬火星,然后左戟一挑,用戟牙挑住渔网,右戟闪电般劈出,戟杆砸中鱼无夷的左腕。鱼无夷左腕顿时折断,一只手几乎废掉。他尖啸一声,棘牙刃脱手飞出,带着一股浓腥的味道直逼孟非卿面门。

“来得好!”

孟非卿回戟挑开抹着剧毒的棘牙短刃,然后腰身一拧,一招龙行大荒先挑开巫嬷嬷的铡刀,接着直取鱼无夷颈下。鱼无夷已被逼到石壁处,退无可退,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巫嬷嬷目露凶光,忽然松手抛开锄刀,怪啸着朝孟非卿胯下抓去。她竟然为了鱼无夷这个盟友,使出同归于尽的打法。

孟非卿右戟封住巫嬷嬷的利爪,更加强横的左戟丝毫没有减速,眼看就要切断鱼无夷的脖颈。鱼无夷脸色一瞬间变得乌青,猛地吐出一口黑血,尽数溅在戟上。

沾上毒血的天龙霸戟像蒙上一层铁锈,连接触到的空气也微微发蓝。孟非卿抛开单戟,铁拳“呼”地递出,将鱼无夷胸骨打得尽碎,连他背后岩石也碎裂了一块。

程宗扬终于等到时机,大喝一声:“八格!”太刀脱鞘而出,明晃晃的刀身映亮了半个洞窟,仿佛一道闪电般朝孟非卿袭去。

黑魔海众人早已死伤殆尽,只剩下一个失去兵刃的巫嬷嬷。突然间看到一个髡发的忍者从黑暗中现身,太刀直击那个煞星,她凶目中不由露出一丝错愕。

那忍者一刀劈在戟尖,孟非卿如受雷殛,雄躯剧震着向后退开。忍者翻身落地,双手握住刀柄举过头顶,摆出一个东瀛剑术的姿势,接着一个纤美的身影掠来,用生硬的声音替他说道:“东瀛上忍,飞鸟熊藏!”

看到泉玉姬,巫嬷嬷终于放下心来。她露出一个狞恶的笑容,嘶声道:“上忍来得真巧!”

孟非卿沉着脸,似乎在飞鸟熊藏的突袭下吃了暗亏,一时间无法出手。巫嬷嬷抓住机会,抬掌往壁上一拍,厉声道:“走!”

石壁凹陷下去露出一个洞口,巫嬷嬷当先掠入,接着是泉玉姬。程宗扬做戏做到十分,抬手打出一支卷轴,一股浓烟立刻升起掩住众人身形,然后跃了进去。

巫嬷嬷扳动机关,一阵沉重之极的摩擦声响起,悬在洞口上方的巨石迅速降下。星月湖人手虽多却被浓烟阻隔,只能在外面叫嚷喝骂。等浓烟散开,洞口早已被巨石堵住。

绝处逢生,即使凶悍如巫嬷嬷也不免有几分庆幸。她嘶哑着声音道:“上忍好手段……”

说话间,一条人影鱼一样从巨石下的缝隙间游入,却是刚才被孟非卿铁拳击杀的鱼无夷。

看到众人讶异的目光,鱼无夷哼了一声,“鱼家的人岂有那么容易死的?”他舌头咬破一截,说话有些吃力,这时转身道:“上忍来得正是时候,要不然在下也没这么容易脱身。”说着他蹦出一串流利的倭语。

程宗扬心下叫苦。自己好不容易等到孟老大干掉这家伙才露面,怕的就是被他认出来,没想到他居然是诈死。这家伙在云水和自己交过手,虽然经过小紫的易容术,但这样近距离接触,随时都可能被他看出破绽。

洞口的巨石“砰”地落地,打断了鱼无夷的话语。巫嬷嬷道:“这边来!”说着带领众人朝洞内走去。

程宗扬心里打鼓。由于不知道岛上虚实,他与孟非卿商量,双方合演一出戏,由臧修冒充飞鸟熊藏先一步登岛,如果岛上另有蹊跷、强攻无果,自己再诈作飞鸟熊藏混入黑魔海内部,伺机而动,给黑魔海来个连环计。

为避免后患,最重要的是不让黑魔海一人漏网,让剑玉姬疑神疑鬼。这会儿看来这个险自己不得不冒了。

眼前出现几许光亮,光源却不是火焰,而是几颗大珠。珠辉虽然黯淡,但以几人修为,这点光线已经足够看清周围细节。程宗扬硬着头皮跟随巫嬷嬷,一边盘算着如果立刻翻脸,干掉姓鱼的能有几分胜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鱼无夷目光闪闪地说道:“飞鸟上忍莫非到过泊陵?”

程宗扬索性装成听不懂,板着脸一言不发。但鱼无夷不屈不挠,换成倭语又问了一遍。正头痛之际,巫嬷嬷忽然停下脚步,“鱼公子,请。”

鱼无夷只好收口,进入镶着明珠的洞窟内。

眼前是一个精致的洞窟,两侧开着门,形成一个圆形客厅,厅内摆着石雕的桌椅,四壁挂着帷幕,看起来就像一座豪华的殿堂。

鱼无夷打量着四周,“没想到这里居然别有洞天……”

巫嬷嬷嘶哑着喉咙道:“这里便是本教在晴州的无忧宫。”

她一边说,一边双手握住衣角,突然双手一分,手指铁钩般扣住鱼无夷的肩背,接着屈膝撞在他腰椎上。

鱼无夷刚死里逃生,哪里有半点防备?腰椎被她一击顿时折断,像条死鱼般栽倒在地。

这下剧变突生,程宗扬几乎看傻了。这悍妇刚才还不惜使出与孟非卿同归于尽的手段救援鱼无夷,谁知转眼间会突下杀手。

腰椎折断的剧痛使鱼无夷身上冒出一层冷汗,他腰部以下已经失去知觉,上身又被封住穴道,一动也不能动。

巫嬷嬷抛下染毒的衣角,对泉玉姬道:“我的话他能听懂吗?”

泉玉姬连忙道:“会得不多,慢些说能听懂几分。”

“那便好,告诉上忍不必惊惶。”

听过泉玉姬传述,程宗扬沉着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惊惶,倒是有一点不好说出来的感激。

巫嬷嬷把鱼无夷拖到隔壁,程宗扬侧耳听去,隐约传来“噗通”一声水响。

片刻后,巫嬷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从里面出来,尖哑着声音道:“老妇姓巫,是仙姬座下一条走狗。”

程宗扬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对鱼无夷下手,不过正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他摆出一脸不满的表情,横眉立目,叽哩咕噜说了一串——鱼无夷不在,程宗扬终于可以大飙他的“倭语”了。

巫嬷嬷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泉玉姬。

泉玉姬连忙道:“回嬷嬷,上忍问外面是怎么回事?”

“外面是一些失心疯的狗贼。告诉上忍放心,无忧宫他们无论如何也闯不进来。”巫嬷嬷冷冰冰道:“仙姬有事在外,与另一位飞鸟供奉去了夜影关。临行前吩咐过,上忍是幽长老请来的贵客,幽长老虽然为我教殉身,当日答应过上忍的条件一样也不会少。”

泉玉姬竭力地把她的话“译”给程宗扬听,程宗扬两手抱住手肘,不满地哼了一声。黑魔海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重视,不如趁机漫天要价,摸摸他们的底细。

巫嬷嬷明显看出他的不满,转头对泉玉姬道:“吩咐你的事做了吗?”

泉玉姬垂首道:“奴婢已经被上忍受用过了。”

程宗扬心里冷笑,装出听不懂的样子喝问几句。泉玉姬放慢语调,“嬷嬷问奴婢是不是服侍过主人。”

程宗扬抓住泉玉姬的屁股用力捏了捏,一边摇头道:“哇鲁伊,哇鲁伊!”

巫嬷嬷如毒蛇般的目光扫过来,泉玉姬垂下头小声道:“上忍嫌奴仆服侍得不够好……”

巫嬷嬷扬手给了泉玉姬一个耳光,斥道:“没用的东西!”

泉玉姬双手握在身前,躬身道:“嬷嬷恕罪。”

巫嬷嬷冷冰冰道:“你跟了上忍这几日,他的喜好是什么?好名?好利?还是好色?”

这三样自己都喜欢,不过要摸清黑魔海的底细还要从“人”上下手。程宗扬往魂影的窍阴穴送过一个念头,泉玉姬小声道:“上忍是个色中饿魔……每日都要换花样让奴婢服侍几次……”

巫嬷嬷露出一丝丑恶的笑容,对泉玉姬道:“告诉上忍,这岛上的奴婢随他享用。上忍就是想让老妇伺候,老妇这便脱裤子。”

程宗扬噎了口气,上你?我宁愿上一只头上长犄角的老河马!

看到程宗扬的表情,巫嬷嬷脸上的刀疤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尖笑,“上忍这句倒是听懂了。”

说着她扬声道:“来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