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22章·血樱

这个夜晚注定有许多事在发生。

位于云梦泽的上清阁,迎来了太乙真宗两位教御。与此同时,一艘双桅帆船正驶过月光下的晴州内海,带来六朝最新的消息。晴州港内,西马长街的鹏翼总社,铜狮巷的雪隼佣兵团,城东胡人聚集区的波斯商会,还有宝泉巷那些操控无数金钱与权力的钱庄,都一夜灯火未眠,同样酝酿着即将发生的风暴。

而此时,程宗扬正和一个养瓢虫的小子踏着月色,去见一个自己这会儿并不想见的人。当然,如果月霜处于昏迷状态,自己还是很乐意私下与她见面的。遗憾的是月夜常有,牛二不常有。

这会儿已是深夜,客栈大门紧闭。秋少君伸手按了按房门,抬头朝程宗扬看来。

程宗扬道:“你看我干嘛?翻墙吧!”

“不好吧?”

程宗扬在墙上一借力,跃上墙头。秋少君紧跟着上来,他倒不用借力,身子一纵就像片落叶般轻飘飘落在自己身旁。

“身手这么好,翻个墙还这么多废话,又不是偷东西!”

“走门不是方便嘛。”秋少君道:“我刚用了脱锁诀把里面的锁打开,一推就进去了。”

“你怎么不早说!”

秋少君道:“你都没让我说……”

“顺手就把人家门弄开了,你这当道士的也太过分了吧?”

秋少君耸耸肩,用他的话回敬道:“又不是偷东西嘛。”他忽然挑眉,“咦?好像有人?”

“耳目够灵的。自己人。”

星月湖一直派有人手在月霜身边暗中保护,只不过前两次都被小紫支开,没有起到作用。程宗扬打了个手势,那名隐藏在暗处的星月湖属下现出身形,向他们做了个“平安”的手势。

程宗扬指了指楼上,示意自己要上楼,然后领着秋少君进去。

刚踏上楼梯,秋少君又“咦”了一声,“有人!”

这小子知觉敏锐之极,可这会儿楼里静悄悄的,哪里有半个人影?

程宗扬刚要开口,猛地打了个冷颤,额角的伤痕突然一跳,感觉到一丝阴冷气息:死亡的气息。

“不好!”

程宗扬从梯上跃下飞身朝门口奔去。身旁人影一闪,秋少君以比自己更快的速度掠出门。两人刚到阶前便看到那名刚才还朝自己招手的军士垂着头,手中佩刀刚拔出一半,像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绞住脖颈,身体悬在半空。

秋少君一把扯住程宗扬,抬脚蹬在廊柱上,往后退开半步。程宗扬正往前疾冲,身体突然转向,像撞到墙一样胸口气血一阵翻涌。

“干!不会又见到瓢虫了吧?”

这处院子三面环楼,中间是一个不大的天井,此时一弯上弦月悬在天际,清冷的月光水银般洒在庭中。

秋少君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天井,忽然他一昂身,快捷无伦地向后翻去,宽大的道袍飘扬起来却没带出丝毫风声,接着袖口一软,仿佛被一柄无形的利刃切开,断袖悄无声息地飞开。

秋少君断裂的袖口露出一截剑柄,他拇指扣住剑锷一弹,剑身跳出,接着剑锋在空中一沉,仿佛劈到了什么柔韧的物体。

程宗扬抽刀横在身前,一边运足目力,眼角捕捉到一丝一闪而过的寒光。那是一条细如发丝的金属线,乌黑的线身与夜色仿佛融为一体,视线稍微移动就失去它的踪迹。

被剑锋弹开的金属丝无声地掠过,悬在廊下的一盏灯笼齐齐裂开,只剩下半个纸壳。程宗扬头皮一阵发麻,这东西太阴毒了,如果不小心被它缠住,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秋少君袖中的少阳剑跳回鞘内,身体游鱼般往后退开,然后腰身一挺,立在廊下,一动一静浑若天成,接着左手两指竖起,摆出一个法诀。

静谧中,一股危险的预感涌上心头,颈后汗毛突然直竖起来。程宗扬顾不得多想,立刻提刀劈出。

刀锋在空气中劈出一声短促的尖啸,然后猛地一震,劈中那根肉眼无法看清的细丝。

程宗扬手腕一翻,钢刀挽了个刀花绞住那根金属丝,发力回扯。细丝在刀上绷紧,接着一滑,凭空消失在空气中。

旁边的秋少君立刻动了起来,少阳剑连鞘从袖中滑出,接着左手屈指一弹,弹出一点火光。

那点火光在天井中盘旋着划过一道圆弧,并不明亮的光线映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丝线痕迹,尤其是那具被悬起的尸首旁,布满了蛛网般的细丝。

程宗扬和秋少君都不禁一阵心惊肉跳。幸好刚才没有贸然闯进天井,不然身手再高,这会儿也难以全身而退。

流动的火光在丝网中飞旋,突然所有细丝像被抽动一样,同时向一处退去,接着一只手掌伸来,准确地挟住那点火焰,随手一捻将它按熄。

不知何时,水银般的月光蒙上一层诡异的红色。一个妖艳的身影踏着如血的月光出现在天井另一端。她戴着一顶珊瑚状的玉冠,冠侧垂下两片玉纱,髻发犹如银丝,整齐地束在冠内。美艳的五官轮廓分明,殷红的唇角有一颗红痣,下巴圆润而白腻。在她修长的玉颈间围着一具皮制护颈,颈中嵌着一颗黄宝石,黑色的皮革向下掩住高耸的胸乳,与胸甲连为一体,露出两侧雪白的香肩。

那女子年纪已然不轻,身材却惹火之极。她臂上戴着及肘的鹿皮手套,穿着齐膝的皮靴,双乳丰挺圆硕,随着步伐的起落微微颤动,腰侧的皮衣镂空,露出腰身白腻的肌肤。她腰间垂着一条银白色的绣边长裾,走动时两条白光光的大腿交替出现,曲线尽露,与黑色的皮衣形成强烈的反差。

银发女子迤逦走来,丰腴的雪白肉体活色生香。她大腿外侧刺着一支樱花,随着她的步伐在白美的肌肤上摇曳着,仿佛迎风绽开。

银发女子神情冷傲,对庭中尸首看也不看一眼。程宗扬一股怒气上涌,厉声道:“贱人!敢杀我的人!”

银发女子艳丽的红唇微微挑起,“星月湖的人早该死了。程少主,聪明的就立刻滚回盘江去,这漟浑水不是你这种化外蛮夷能趟的。”她声音低沉,有种略显沙哑的磁性。

秋少君第一次见到穿这么少的女人,一时间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最后瞪着她的下巴道:“为什么要杀人?”

银发女子回眸望着秋少君,淡淡道:“难怪王哲宁可把自己最好的弟子带在身边,原来是要给你留位置。”说着她抬起下巴,“滚回龙池,我便饶你一条小命,免得让蔺老贼太得意了。”

秋少君皱起眉头,“你是谁?为什么要挑拨我们同门?”

银发女子发出一串低笑,“你们太乙真宗彼此勾心斗角,还用挑拨吗?我虞白樱没兴趣与你们两个小娃娃动手,快滚!”

秋少君用剑柄敲了敲脑门,似乎没有记起这个名字。程宗扬心下雪亮,只听她对星月湖的口气,不用问,肯定是岳鸟人的仇家!

姓岳的鸟人两腿一蹬、一了百了,都架不住他仇家成群结队前赴后继地赶来报仇,做人做到这一步,真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

秋少君抬起头,又一次质问道:“为什么杀人?他和你素不相识,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他口气像个孩子一样固执,似乎不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绝不罢休。

“很简单,”虞白樱冷冷一笑,“因为我是杀手。”

月霜这里还真热闹,先是小紫,接着是太乙真宗,这会儿连杀手也出来了。程宗扬深深吸了口气,随时准备出手,旁边的秋少君却踏前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虞白樱,“你就是那种可以为了钱杀死任何人的歹徒吗?”

秋少君瞪大眼睛指着她道:“人是万物灵长,钱只是生活的工具,你却为了那些人们制造出来为了生活方便的钱币而杀掉它的主人,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虞白樱被他气势汹汹的声讨说得皱起蛾眉,冷笑道:“小小年纪就这么迂腐,一会儿被我的断月弦切掉脑袋,你就知道谁可笑了。”

程宗扬双刀一碰,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的震响,将她的冷笑声硬压下去。

秋少君凛然道:“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月姑娘!”

“你们都不滚吗?”虞白樱道:“那就一并杀掉好了。”

秋少君立在阶前,仗剑道:“我不会让你杀的!”

程宗扬一直紧盯着虞白樱的手掌,忽然间跃起身一个飞腿,将廊下一个花盆踹了起来。花盆刚飞到一半就被无声袭来的断月弦切开,碎裂成几块不规则的形状四下飞散。

秋少君惊出一身冷汗。那女子毫无征兆就挥出断月弦,如果不是程宗扬一直戒备,他这会儿已经输了一招。

“程兄,多谢了!”

“跟一个当杀手的妖女还废什么话!瓢虫小子,并肩上吧!”

“这个——”秋少君为难地说:“胜之不武吧?”

程宗扬一脚朝他屁股踢去。秋少君连忙躲开,一边拔剑叫道:“我知道了!妖女!看剑!”

虞白樱一手挥出,看不见的断月弦漫空飞来,迎向秋少君的剑气。程宗扬跃起身,一刀砍断绞碎那名军士颈骨的长索,然后蹬住廊柱,脚下一弹,双刀舞成一团光球,朝那女子扑去。

虞白樱冠侧的玉纱飘扬起来,露出玉冠间银丝般的美发,接着旋身挥出掌中的断月弦,与两人斗在一处。

一交手程宗扬才发觉不妙。自己本来仗着力沉刀快,想硬拼她的细丝,谁知双刀一出,只觉空气中绵绵密密,似乎每个角度都有看不到的细丝攻来,一波波毫无停歇。

天井中的月光本就暗淡,此时又蒙上一层血色,即使睁大眼睛也看不到那些细丝攻来的方向。程宗扬只好左一招虎战八方,右一招八方虎战,把双刀舞得密不透风,来抵御那些无孔不入的细丝。

虞白樱立在天井一角,戴着鹿皮手套的手掌操纵着无形细丝,远远将程宗扬的攻势阻挡在数丈之外。随着时间的延长,那些隐藏在月光间的细丝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多。自己就像陷进蛛网的虫子,越挣扎陷得越深,可停下就意味着死亡,只有拼命挣扎才有一线生机。程宗扬暗暗叫苦,这样打下去,恐怕不用女杀手动手,自己就先累趴下了。

一边的秋少君似乎也对这些无从捉摸的断月弦束手无策,他围着虞白樱大兜圈子,略一深入就立刻退出,避免陷入网中。程宗扬没指望他的修为能赶得上卓云君与齐放鹤,但秋小子显露的水准只比祁远强上一点,这就让人无法接受了。

这场格斗让程宗扬郁闷之极,虞白樱手中的断月弦无疑是一件致命利器,偏又无法看见,自己只能拼命挥刀,四面八方都守得绵绵密密,活像和空气作战的傻子。从目前状况一点都看不出取胜的可能。

虞白樱操纵着断月弦,一点一点编织着她的死亡陷阱。月色越来越红,浓得仿佛滴下血来。

忽然手上一痛,一根细丝透入绵密的刀网,在程宗扬手背上一划,带出一道血痕。天知道这贱人的断月弦究竟有多少,自己每一刀劈出都似乎能劈中十根八根,连背后也布满丝网。这种情况下,后退与自杀差不多。程宗扬虎吼一声,不退反进,硬向虞白樱攻去。

就在这时,秋少君终于出手,他燕子般飞起,在空中忽高忽低地一掠而过,每个转折都精巧之极,轻易掠过整个天井,接着身体一沉,落在庭角一口水井的井栏上。

秋少君右手执剑收到背后,左手抬起在胸前结出法诀,长声道:“阴阳未变,无光无象!”

随着他手指的变化,一条水柱从井中升起,然后圆形张开,轻灵地悬在他掌下,宛如一面水镜。

秋少君中指竖直,食指、无名指攀在指上,拇指收拢,尾指斜挑,“恢漠太虚,无形无名!”

随着他的吟诵声,水镜“砰”的一声猛然绽开,化成漫天水雾。

“寂兮蓼兮,是曰太易。”秋少君左手两指相扣,一股寒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空气中的温度迅速下降,弥漫在天井中的水雾顷刻间凝结成细小冰晶。

冷艳女杀手黑色的鹿皮手套蒙上一层寒霜,眼神却比寒霜更冷,“先天五太?”

秋少君收回左手,“太易第一!”

随着冰雾凝结,交错在空中的断月弦一根根浮现出来。程宗扬倒抽一口凉气,只见从虞白樱掌心开始,八根细丝放射状张开,织构成一张笼罩整个天井的巨大网阵。

此时程宗扬看得清清楚楚,八根断月弦交错成一张密网,自己每一刀劈出,八根断月弦同时振动,衍生出无数复杂的变化。自己用力越大,断月弦的反弹就更大,反击也更强。但在看不到断月弦全貌的情况下,自己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虞白樱是怎么操纵这么多丝弦的。断月弦的诡异之处就在于它的无迹可寻,交手时占了无数便宜。谁也没想到秋少君别出机杼,用冰法将水雾凝成细霜,顿时破了断月弦最强的一点。此时断月弦被凝结的水雾沾上,显出痕迹,八根细丝每一个变化都有规律可循,而所有的变化都源自网阵中央的一点。

“瓢虫小子,有你的!”

秋少君天马行空的一击显然打乱了虞白樱的步骤。漫空交错的丝网出现了一个小小破绽,程宗扬趁机双刀齐出劈在网阵中央。横在空中的断月弦失去操控,一根根垂落下来。

虞白樱手腕一翻,抽回八根细丝。秋少君身体前倾,箭矢般向前掠去,少阳剑由慢到快,在掌中微振着递出,凝聚在剑上的真气不断攀升。

秋少君刚出手时给自己的感觉在卓云君之下,与自己顶多半斤八两。但他这一剑不断催发真气,刺到中途便突破第四级的境界,真气聚敛不散,招术神完气足,已经是第五级坐照的巅峰境界。

虞白樱手中结霜的丝弦蓦然翻起,六根攀住少阳剑锋,两根昂起,缠向秋少君的手腕。程宗扬一点都没有“两打一、男打女,胜之不武”的心理负累,立即一招虎啸风生,双刀带着利啸攻向虞白樱要害。

虞白樱大腿外侧雪白的肌肤上樱花纹身一闪,飞脚踢在程宗扬刀侧。她动作准确而简洁,没有一丝多余动作,显示出杀手注重效率与实际的特点。与此同时,她左腕一翻,腕下弹出一根黑黝黝的长针,刺向程宗扬腹下。

虞白樱这一招算不上什么奇妙招术,但对时机的把握堪称精准。程宗扬护身的左刀被她踢开,身前空门大露,正急忙回刀守住胸前要害,这个银发贱人却像算准了一样攻向他小腹。

自己并不是一个很能下苦功修炼的人,占了生死根的便宜,修为还过得去,格斗的基本功就差得太远了。幸好这两天被孟老大狂殴,多了几分应变本能,在长针及体的刹那竭力扭腰,硬生生挪开半尺。

虞白樱冷冰冰握住长针正要痛下杀手,突然间脸色一变。她用来阻拦秋少君的六根断月弦尽数缠在少阳剑上,丝弦与剑身相触,立刻凝结出细细的霜晶,像冻在剑上一样无法挣动。

银发女子屈指挑起丝弦,随着真气透入细如发丝的弦身,弦上白色的霜晶一路四散飞溅。就在这时,秋少君玄黑色的道袍传来一丝波动,他修长的手指握住剑柄,长剑一举,长声道:“气之始生,是曰太初!”

凝在剑上的断月弦同时弹起,宛如飞舞的龙蛇,试图从虞白樱掌中逸出。虞白樱艳目透出一丝寒光,五指按住弦身,娇叱一声,将弦身的震动强行压下。

“先天一气,无形无实!”

秋少君并起左手食、中二指按在剑上,一缕微光游蛇般从剑身上一闪而逝,被虞白樱激飞的霜晶重新凝结在弦上。与此同时,六根断月弦从少阳剑上一一弹开,每一根弹出都重重击在虞白樱掌心。当第六根断月弦弹起,虞白樱发际的玉冠砰然碎裂,一丛银发猛地飞舞起来。

虞白樱脸上掠过一丝红色,她退开半步,盯着秋少君。

秋少君仗剑道:“太初第二!”

虞白樱道:“你的九阳神功呢?怎么不使出来?”

秋少君老老实实道:“我不会。”

虞白樱齐腰的长发在身后飞舞,庭院中如血的月光仿佛凝聚起来,将她手中八根细弦染得血红。

程宗扬道:“虫小子,你很能打嘛!能不能干掉她?”

秋少君小声道:“如果说保命,我还有点把握。”

“那好!你在这儿顶着!”程宗扬丢下一句话,反身跃入楼内。

这边打得天翻地覆,外面没有一丝动静,可能是那个银发女杀手用了什么屏蔽声音和视线的法术,但楼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奇怪了。就算月霜睡熟了,死丫头总不可能听不到吧?

程宗扬越想越是不妙,既然秋小子能顶得住,立即脱身到楼内探视。

程宗扬两个起落跃过楼梯。走廊尽头的房门虚掩着,透出一丝灯光。程宗扬松了口气,看来两个丫头已经醒了,多半知道有敌来袭,把窗户掩住才没有灯光透出。

程宗扬一把推开门,只见小紫双手支着下巴,正伏在窗口看着什么。程宗扬正要说话,忽然一只玉手伸来抓住自己的衣襟,紧接着手臂一抬,把肘下一柄利剑架在自己颈中,手法干净利落。

程宗扬大叫道:“是我!”

那柄剑本来已经停住,他不叫还好,听出他的声音,利剑不但没有撤回,反而猛刺过来。程宗扬心念电转,月丫头这是逮到机会,要顺手替天行道了。

程宗扬拼命向后一退,衣襟“嗤”的一声撕开,接着举刀一挡,间不容发之际才格住月霜的利剑。

程宗扬目光与月霜一触,几乎能感觉到她视线迸出的怒火。月霜银牙咬紧,美目盯着程宗扬,握剑的手掌捏得发白,似乎在等待机会再给这混账一个狠的。

月霜终于把剑收到肘后,扭过头不去理他。程宗扬悄悄抹了把冷汗。按道理说月丫头昨晚处于昏迷中,不可能知道自己做的事,但她醒来之后会不会发现身体的异样就不好说了。理智对女人来说属于奢侈品,她真要在这时候跟自己拼命,那肯定是个让自己笑不出来的笑话。

程宗扬叫道:“死丫头!捣什么鬼呢!”

小紫回过身把手指竖在唇边,小声道:“嘘……不要吵,有人来了呢。”

走廊内一片静谧,忽然一只戴着鹿皮手套的手掌伸来,轻轻推开房门。

看清门外身影,月霜面露惊愕,小紫目光瞬时亮了起来,程宗扬却大叫一声:“干!”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