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20章·巨贾

晴州城南,鹏翼社隐秘的宅院内。

程宗扬抹着鼻血从厅中出来,脸上却带着得意的笑容。他伸出手指朝小紫摆了个胜利的手势,狂笑道:“妈的!挨了孟老大三天打,今天终于让我找到机会给了他一记狠的!哈哈哈哈!”

小紫刚做了半个鬼脸,又连忙摆出淑女的样子,露出连小猫都能迷倒的纯美笑容,细声细气地说道:“公子辛苦了。”

程宗扬道:“刚学的撩阴腿!我用上十成力气这么一踢!哈哈!孟老大就是铁打的也得有两天起不了身!痛快啊痛快!”

背后传来一声冷哼,“谁说的?”

孟非卿负着双手,虬髯怒张,雄狮般从堂内出来,沉声道:“你的腿法全无根基,要从基本功练起。每天先扎上两个时辰的马步,再练一个时辰的梅花桩校正步法。”

“孟老大,你是故意整我吧?”

“臧修!”孟非卿道:“拿两个一百斤的铁锭,等程公子练功时给程公子戴上。扎马步时手也别闲着,把沙盘取来,让程公子堆出江州一带的地形。三天之后我要考较他的军事课。”

程宗扬大喝一声:“猛虎掏心!”

“铁骑渡江!”孟非卿暴喝声中,双掌推出。

没等程宗扬看清他怎么出手,身体就仿佛撞上一群狂飙的铁马,然后又被无数铁蹄踏过。

孟非卿轻松地拍了拍手,温言道:“今天课就上到这儿,起来吧。”

程宗扬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老大,你打死我算了。”

“那怎么成?”孟非卿搓着双手,乐呵呵说道:“今天还有事要请公子爷帮忙呢。”

“我都被你殴打得不成人形了,还帮忙?没搞错吧?”

“看你说的,我今天不是没打你脸吗?走吧,江州之战能不能打赢,就看兄弟你的了。”

小紫笑盈盈道:“祝公子马到成功。”

“借姑娘吉言。程兄弟,请。”

程宗扬坐了起来,“借钱?”

孟非卿点了点头。

马车朝晴州钱庄云集的宝泉巷驶去。程宗扬擦着鼻子的血迹,一边道:“还差多少?”

“一半。”孟非卿道:“本来已经谈好,但贾师宪铁腕封锁云水,让陶氏又犹豫起来,迟迟没有付款。”

“底线在哪儿?”

“二十万金铢,实付十万四千,只要能借到,我把人头押给他们都行。”

程宗扬叹了口气,“老大,你把底线放这么宽,陶氏不趁机狠敲你一笔才是傻子。这样吧,我来跟他们谈,你给我打保票就行。”

孟非卿也不客气,“反正这也是你的事。”

“先说清楚,我没答应跟你们一起扯旗造反。”

“我们不过是借一块地,给兄弟们一个落脚的地方,又不招谁惹谁。贾师宪想跟我们过不去,我们总不能当缩头乌龟吧?”

陶氏钱庄与现代银行完全不同,没有宽敞明亮的营业大厅,只有一排阴暗的小房子。为了安全,房间没有开窗,仅有的一扇小门也常年掩着。房内的柜台足有一人高,客户要踮起脚尖才能与栅栏后态度冷淡的朝奉对话。

孟非卿道:“这是陶氏钱庄的总号,你别看它冷冷清清,随便一笔账目都不低于一千金铢,每月进出账目以百万计。没有上万金铢的身家根本进不来。”

“怪不得呢。”程宗扬道:“这种环境,换成散户早被吓跑了。”

一名上了年纪的朝奉不言声地打开一道小门。两人弯腰进门,跟着老朝奉在狭窄的甬道间弯弯曲曲走着。两旁都是两丈高的砖墙,灰色的瓦片生满青苔,墙上同样都没有开窗户。

程宗扬好奇地问道:“大爷,要把这些库房都装满得多少金铢?”

朝奉道:“单算金铢,整个晴州的金铢都装不满。换成铜铢,再多十倍的库房也不够用。”

“我看南荒那边连铜铢都缺得很,做生意都是你换我的、我换你的。”

老朝奉眼睛微微一亮,“公子去过南荒?”

程宗扬笑嘻嘻道:“做生意嘛,当然到处奔走了。”

老朝奉慢吞吞道:“晴州商人遍天下,去过南荒的可没几个。”

老朝奉在一道小门前停住脚步,从腰间拿出一大串钥匙,慢慢拣出一只,打开门上的铜锁。

小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是个清雅的院落,院中植着几株梅树,四周是整洁的厢房,隐约能听到女子的娇笑声。

老朝奉躬下身,“少东家,孟老板来了。”

片刻后,糊着素白纸的格子门拉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出来,抱拳笑道:“一连出门几日,让孟老板久候,惭愧惭愧。”

孟非卿笑道:“谁不知道晴州陶五风流多金,这几日多半是去会哪位美人儿了吧?”

陶弘敏大笑道:“知我者,孟兄也!这两日南港的胭脂巷来了几位名妓,让人乐而忘忧。”

程宗扬以为会见到一个外表木讷、内里精明透顶的老头子,没想到这位少东家却是一副花花公子的作派。

陶弘敏目光扫来,笑道:“这位倒是面生。”

“这是我兄弟,姓程。”

“原来是程兄,请坐,”陶弘敏随便往地上一坐,吩咐道:“上茶!”

一个十二三岁的俏丽小婢捧着茶盘进来,屈膝将三只茶盏放在众人面前的小几上,轻声道:“公子慢用。”

陶弘敏一把搂住小婢,一手托起她的下巴,笑道:“孟兄,你看这个小婢怎么样?”

孟非卿道:“果然是个尤物。”

陶弘敏挤了挤眼,低笑道:“她家小姐才是尤物,孟兄哪天也试试。”

孟非卿对这些声色之娱毫无兴趣,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那几万金铢。他放下茶盏正要开口,衣袖被程宗扬拉了一下。

程宗扬笑道:“我来看看。”

陶弘敏大大方方地把小婢推过来,程宗扬拦腰抱住,“好轻的身子。”

那小婢脸颊微微发红,小声道:“公子吉祥。”

程宗扬笑道:“看面相,陶兄已经尝过鲜了吧?”

陶弘敏大笑道:“没想到程兄也是行家!”

小婢羞红了脸,微微低着头,更显得秀美可爱。程宗扬赞叹道:“一个小婢都这么出色,她家小姐该是何等尤物呢?”

陶弘敏遇到知音,眉飞色舞地说道:“她家小姐是粉黛院新来的红牌,那身子,跟水做的一样!”

孟非卿耐着性子听两人谈笑风生,讲着风月之事。陶弘敏像是忘了借贷的事,说得高兴,程宗扬也只字不提借钱。

好不容易说完粉黛院的名妓,孟非卿忍不住在旁边咳了一声。

陶弘敏忙道:“失礼失礼,和程兄谈得投机,忘了正事。”

程宗扬一副恋恋不舍地放开小婢,随口道:“借钱只是小事。陶兄要是忙的话,我们改日再谈。”

陶弘敏笑道:“总不能让孟老板白跑一趟吧。”

程宗扬这才敛衣坐好,“金铢我们孟老大已经拿了,今天来是和陶老板签下契约,明年这个时候,十万金铢原璧奉还。”

陶弘敏不动声色,“哦,剩下的款项不用了吗?”

程宗扬夸张地叹了口气,“月息四分,这也太高了,恐怕好借不好还呢。”

陶弘敏微笑道:“月息四分不算高了。长安民间借贷的羊羔利可是一倍的利息,而且是利滚利的算法。”

“我和孟老大商量过,十万金铢一年就要还十四万八,再借十万,恐怕真还不起了。”

陶弘敏笑道:“我还以为孟老板需要二十万金铢,如果十万够用,就不勉强了。”

程宗扬大倒苦水,“哪里够用啊。如果不扣利息,再借上一些,手上有十四五万的金铢还差不多。”

陶弘敏关切地说:“原来还差这么多啊?程兄打算怎么办?”

程宗扬双手一摊,“没办法,只好再借了。”

陶弘敏微笑道:“能一笔拿出十万金铢的恐怕不多。”

“可不是嘛。我想来想去,只好去建康碰碰运气。如果能两分利息借来十万金铢,那就菩萨保佑了。”

“云家?”陶弘敏慢慢摩着手指,笑道:“云六爷未必那么大方。”

“这个我也想过了,大不了把鹏翼社抵押给他!”

陶弘敏抬起眼睛讶然道:“贵社值不了十万金铢吧?”

“这笔账好算。”程宗扬把茶盏放在几上,“我们向云家借十万金铢,两成四的利息先扣掉,云家只需支付七万六千金铢。我们要买的货物,准备都在建康买齐,这七万六千金铢一大半又回到云家手里。算下来云家净支付的金铢最多不过三四万。我们鹏翼社再怎么也值这个数吧?”

程宗扬一笔一笔算道:“这样云家拿出三四万金铢,如果一年之后我们还清欠账,除去卖货的利润,净得两万多利息。就算退一万步来讲,我们还不起,把鹏翼社抵押给云家,云家等于只花三四万金铢,就买下鹏翼社遍及六朝的船行和车马行。这笔生意怎么也值得一做。”

陶弘敏收起嘻笑,注视着程宗扬,一字一顿说道:“十万金铢,月息两分。以鹏翼社为抵押,至少有六成货物在晴州采购。孟老板如果答应,我们便签下书契。”

“一分!”程宗扬道:“上一笔的四分息你们可是先拿了。”

“两分。”陶弘敏道:“这次不先扣息,一年之后,本息全部还清。”

“成交!”

程宗扬抬掌与陶弘敏一击,彼此大笑起来。陶弘敏笑道:“程兄这笔账算得好生精细,佩服佩服!”

“陶兄快人快语,十万金铢眼都不眨就扔了出去,这才叫英雄呢!”

陶弘敏洒然道:“我和孟老板多年交情,这点钱算得了什么?”

程宗扬笑道:“那好!改日小弟作东,请陶兄带小弟到胭脂巷一游。陶兄可不要藏私啊!”

陶弘敏大笑道:“好说!好说!”

回到车上,孟非卿摸着下巴浓密的胡须,“小子,你怎么弄的?十万金铢就这么到手了?”

一上车,程宗扬神情变得冷峻起来。这一记隔山震虎,拿云氏当幌子,从陶氏钱庄借来十万金铢,解了孟非卿的燃眉之急,但程宗扬心里却没有半点喜悦。

晴州商家对云氏这个外来户戒心十足,宁可让出一半利息也不让云家插手钱庄生意。另一方面,陶弘敏一句都没有问孟非卿要这笔钱做什么,如果他不是傻子,就是对孟非卿借钱的目的心知肚明。

“孟老大,陶氏知不知道你借钱做什么?”

“我上次借款,只说在洛阳、长安、临安各地要建分社,扩张生意。至于有没有走漏风声就难说了。”孟非卿道:“晴州这些大钱庄的耳目,不是一般灵通。”

程宗扬点了点头。孟非卿在晴州秘密采购粮食、兵甲,但他即便做得再隐秘也瞒不过钱庄,只要钱庄的人有心,从账目就能分析出太多线索。

问题是,陶弘敏明知道这笔钱要用到江州,为什么还敢一掷十几万金?毕竟星月湖的对手是掌握整个宋国军政的贾师宪。宋军可以败十次、二十次,江州只要打一次败仗,这十几万金铢就立刻打了水漂。

“孟老大,你和陶氏钱庄的交情很好吗?”

“鹏翼社成立之初就是从陶氏钱庄借到一笔钱,数额虽然不大,但帮了我们不少忙。这十几年生意往来,大家交情还可以。”

程宗扬呼了口气,“看来陶氏是把宝押在你身上,赌星月湖赢了。”

孟非卿一笑,“他倒有些眼力。”说着他转过话题,“听说月姑娘回来的头一天夜里就遇到有人偷袭?”

程宗扬含糊地点点头。那天晚上是小紫和泉玉姬下的手,但第二天月霜确凿无疑地受到了偷袭。这已经不是太乙真宗第一次对月霜下手了。上次在草原中,太乙真宗的队伍里就有人试图暗杀月霜。

孟非卿哼了一声,“臧修这小子越来越没用了,让他守着月姑娘,还出了这种事。”

这不怪臧修,死丫头要支开他手下的人还不轻而易举。程宗扬道:“孟老大,太乙真宗这个道门宗派到底怎么样?”

“太乙真宗起自龙阙山,总坛在龙池。”孟非卿道:“宋国崇信道门,太乙真宗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大宗派,在唐国也仅次于佛门的十方丛林,论实力在道门六大宗派中名列第一,往后就难说了。”

王哲的嫡传弟子和教中精英大都在左武军中,左武军第一军团覆没,对太乙真宗打击之大还在自己意料之外。听孟非卿的口气,就此沦落到二流也不是不可能。

“听说太乙真宗有十万门人?”

“差不多。”孟非卿道:“从晴州往南,每一州府都有太乙真宗的分观。太乙真宗的门人身份显赫,几位教御在宋国更是势比王侯。”

“难怪王真人当年能要胁宋主。不过除了王真人和他的嫡传弟子,我接触过几个……似乎都不怎么样啊?”

孟非卿道:“门下弟子太多,未免良莠不齐。这些年颇有些下三滥的人物加入太乙真宗。太乙真宗如今这几位教御,蔺采泉老奸巨猾,商乐轩刚愎自用,齐放鹤阴沉,夙未央孤僻,林之澜偏执。如果我是王真人也免不了心灰意冷。”

程宗扬忍不住道:“卓云君呢?”

“卓教御倒是巾帼不让须眉,不过气盛于外,内必不足。靠他们支撑太乙真宗如今的危局,我看难。”

孟老大对卓贱人的评价一针见血。外表越是强傲气盛,内心越是脆弱。谁会想到卓云君堂堂教御会在棍棒下屈服?

孟非卿说了一会儿,脸色忽然一变。他吸了口凉气,一手按在胯下,脸色铁青地说道:“小子,你那一脚够刁的!正踢中老子的要害!”

程宗扬张大嘴巴,半晌才道:“老大,你还真能忍啊……”

“少说废话!”孟非卿青着脸运了半天气,“我要去见月姑娘,你也来。”

程宗扬有点心虚地说:“这会儿就去?要不要等两天?喂,孟老大,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孟非卿道:“想必是知道的。只不过王大将军有没有跟她提过我们,就不好说了。嘿,当年老三骂我们那句,我还记得清楚。‘岳帅的亲女被他当年的对手抚养,这是我们星月湖的耻辱。’开始我们只觉得为难,毕竟我们两千多兄弟都是厮杀的军士,养个女娃娃……”孟非卿摇了摇头,“结果王大将军一手抚养月姑娘成人,真愧煞我们这几个不中用的东西。”

让一群当兵的养一个女孩子,确实勉为其难,不过程宗扬却想着另一件事。

在草原逃亡之前,王哲告诉月霜去找长安的李卫公,并没有提星月湖八骏。站在王哲的角度看,那时候星月湖八骏各自隐名埋姓,躲避岳帅的各路仇家,把月霜委托给他们远不如委托给他的好友放心,也可以理解。结果月丫头一门心思想上战场,偷偷溜出长安,跑到晴州来当个雇佣兵,让王哲一片苦心付诸东流。

“你打算怎么跟她说?”

孟非卿道:“告诉她我们的身份,我们在江州做的事,如果她愿意,我们便是奉她为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偏心了吧!”程宗扬叫道:“你们怎么不奉紫姑娘为主呢?”

“那怎么成!”孟非卿正色道:“紫姑娘花朵般的人物,怎好让她来做这些事?倒是这位月姑娘,性子直爽,又常年在军中,擅长弓马、通晓军事,况且年纪也大了一岁。”

程宗扬酸溜溜道:“你打听的还挺清楚。奉一个小丫头片子为主,你手下那群虎狼之士会答应吗?没这个先例吧?”

月霜真要成为星月湖大营的新主人,说不定第一条命令就是把自己五马分尸,不可不防。

孟非卿乐呵呵道:“岳帅常说,儿子女儿都一样。月姑娘刚生下来时,岳帅抱着她说,将来如果生不出儿子,就把爵位传给女儿,王爵都想好了,就叫维多利亚女王!”

程宗扬像当头挨了一棒,险些背过气去,过了会儿才道:“这么好的王爵怎么想出来的!”

孟非卿大起知遇之感,“程兄弟有眼光!当初听到这王号,兄弟们都觉得有点别扭,还是学问最深的老七听出这四个字说的是其命维新,多福多寿,大吉大利,不为天下先!”

“维多利亚”还能这么解?这么说昨晚我上的是维多利亚女王?岳鸟人,你还真能扯……※ ※ ※ ※ ※

两人赶到铜狮巷却扑了个空。敖润、月霜、冯源一早便和团长出门去谈一笔大生意,只怕半夜才能回来。

能避免与月霜见面的尴尬让自己松了口气。孟非卿拿到亟需的巨款,忙着去购置物品,两人便在铜狮巷分手,孟老大还没忘了交待明天上课的时间,更留下话来:明天会有战场急救课程,让自己做好被急救的准备。

程宗扬表示自己对晴州的繁华很感兴趣,明天的课明天再说。临分手时又关切地问道:“孟老大,你要不要紧?不行找个大夫看看吧。”

“滚!”

程宗扬大笑着跳下车。出了铜狮巷就是晴州最繁华的鸿琳长街。晴州交通极为方便,街上行驶着一种可供几十人乘坐的六轮马车,付两个铜铢就能上车,花十个铜铢就能从城南到城北走上十几里,已经有公众交通的雏形。更多的交通工具则是一种青盖窄船,小的能乘坐四五个人,大的能乘坐二三十人,花费比马车还要便宜一半。

站在桥头四处望去,交错纵横的水路、四通八达的桥梁,织构成晴州热闹的景象,难怪有人说整个晴州港就是一座漂浮在水上的城市。

街道与河流两侧遍布各式各样的店铺。有的叫卖丝绸锦缎,有的摆满珠玉饰品,有的一连十几家都是胭脂水粉,女子用的披肩、绣带,甚至抹胸都堂而皇之地陈列出来,上面精美的刺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大大小小的茶铺酒肆星罗棋布,挤满了远道而来的游人客商。

与建康不同的是,晴州店铺中负责售卖的大多是年轻女子,她们大胆而且聪明,态度既不冷淡也不故作热情,客人开口询问时,几句语调柔软的晴州口音一说,便让客人心甘情愿在店内一掷千金。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晴州的大街小巷穿梭,叫卖声、讨价还价声、街边艺人的歌声、说书声、围观人的笑声、喝彩声……汇成一片。道路上的车马、桥梁上的肩辇、河道中的船只络绎不绝,连行人的步伐都比别处快了许多,无不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印象。

更让自己觉得惊奇同时感觉熟悉的,是晴州街头女性的比例明显比别处要高。随处可见一群莺莺燕燕的少女在店铺中进进出出,挑选自己喜爱的货物,这在其他地方都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观察片刻之后,程宗扬很快得出结论:这不是晴州的女性比男性更多,而是晴州的女子习惯于和男人一样抛头露面,不像其他地方的女子那样被留在深宅大院中。于是另一个结论也呼之欲出——在晴州,女性有相当的独立地位和财产支配权。

程宗扬在一条贩卖丝绸的街巷旁停住脚步,简单用脉搏作为计时器计算了一下。六百次心跳时间内,进入街巷的客人将近二百人,其中女性超过一半。

按照高峰时段的客流量减半计算,每天仅这条街巷就会迎来四千名顾客,每人花费十枚银铢,也有四万银铢的交易量,一年就是七十万金铢。按晴州二十税一的税率计算,仅这条街巷的商税就顶得上整个江州。如果放大到全部晴州区域,这个数量会更加惊人。说晴州富可敌国,绝不是虚言。

过了一座石拱桥,丝绸脂粉之类的店铺渐渐少了,珠宝店越来越多,装饰风格也多了几分异域色彩。在街角一家酒肆里,程宗扬赫然见到几名金发碧眼的胡姬。

程宗扬心里一动,停下脚步打量着这条街巷。

巷内有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尖顶的拱门两侧竖立着两根雄伟的石柱。镂空的柱顶嵌着玻璃罩,里面是两盏黄铜灯具,灯火长明不熄。门拱上方绘制着星星和月亮的图案,墙壁以蓝紫色琉璃砖砌成,上面用浮凸的黄色琉璃砖镶嵌成奔走的野兽图案。

门上的文字自己虽不认识,但似曾相识的风格并不陌生。程宗扬拦住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花三个铜铢买了一串糖葫芦,随口道:“里面是哪家的房子?”

小贩回头看了一眼,“这巷子里都是胡人,那是波斯商会。”

程宗扬正要细问,旁边忽然有人叫道:“老程!你怎么在这儿?”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