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17章·夜贼

晴州位于大陆最东端,从地图上看,与其说漫长的海岸线伸入东海,不如说海水侵入陆地,形成一片辽阔的海湾。海湾三面被陆地包围,称为晴州内海,最宽处超过四百里。云水巨大的水量使晴州内海一半都是淡水,海湾月牙状的缺口处,有一座丁字形岛屿与外海分开,将风浪隔绝于外。无论外海风浪再大,进入内海就变得风平浪静。对晴州人来说,这个天然良港就是他们的聚宝盆。

船只停在一片红树林内,程宗扬拿起从楼船上带下来的望远镜,看向海中的岛屿。

晴州内海散布着大量岛屿,一些大岛还有市镇和码头。臧修私下透露过,有几座岛屿是海盗们交易的场所。其余小岛大都被人购置,成为各家商会和富豪的产业。

眼前这座岛屿面积并不大,岸边生长着海滨常见的疾藜丛和野豌豆苗,岛内高大的乔木间露出房舍一角。竹篱瓦舍的建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如果泉贱人没有说谎,那里便是黑魔海隐藏在晴州的巢穴。

程宗扬慢慢移动望远镜。岛侧有一个小小的码头,一条双桅帆船靠在岸边,显然岛上有人,但始终没有看到有人走动,更没有见到一丝灯光。

程宗扬心里嘀咕:黑魔海的人不会也和鬼王峒一样,都是属蝙蝠的吧?

泉贱人说,剑玉姬吩咐过,一旦飞鸟上忍抵达晴州,只要在岸边发出讯号,岛上就有人来接应。自己从广阳到晴州一路都是乘船,与外界的通讯处于隔绝状态,最后一次与剑玉姬联络还是在广阳启程的时候,透过游婵告知黑魔海,东瀛来的忍者飞鸟熊藏与御姬奴离开广阳,前往晴州。信息越少越不容易漏出马脚,剑玉姬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可能从有限的信息中判断出自己是假货。

眼下自己人已经到了晴州,想见到剑玉姬的真面目并不困难,麻烦的是见面之后怎么办。如果按照死奸臣的说法,剑玉姬能轻易击杀华妙宗的宗主,修为直比王哲,就这么把她引出来不叫引蛇出洞,纯粹是放虎出笼,将自己的实力全拼上也是白搭。

随行来的汉子坐在船尾,警觉地望着岸上。这些汉子都是臧修的手下,凭借鹏翼社的身份在晴州隐藏多年,忠诚绝无可疑。

与他们接触过,程宗扬才知道萧遥逸为什么那么急切地兵临湖上,与王茂弘讨价还价。王哲曾说过,岳鹏举的星月湖大营是他见过的第一强军,这些一身本事的汉子怎么可能甘心做一辈子的贩夫走卒?现在萧遥逸重新在江州占据了一片天地,这些汉子虽然尽力克制,言谈间仍不免流露出几分激动。毕竟他们在草莽中埋没多年,终于有机会让岳帅的战旗在六朝的天空重新飘扬,怎么能不激动呢?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程宗扬更加慎重。孟非卿马不停蹄地筹备江州之战,再节外生枝招惹出黑魔海,打乱了星月湖的计划,就算能干掉剑玉姬也得不偿失。

程宗扬放下望远镜,决定今天晚上就到这里。等见过孟非卿,再商量要不要引剑玉姬出来。

就在这时,两个人影突然从岛上出来,一前一后登上船只,接着那条双桅帆船升起轻帆,驶离码头。

程宗扬目不转睛地盯着船只。那两人前面一个身材胖大,头发挽成抓髻,似乎是个中年仆妇,后面那人却是自己见过的——泊陵鱼氏的无夷公子,鱼无夷!

※ ※ ※ ※ ※

晴州城北,铜狮巷。

两丈宽的台阶上竖着一座三层门楼,黑漆大门上绘着两只雪隼,檐下挂着一排气死风灯,上面写着“雪隼佣兵团”的字样。门洞内放着两行长凳,十六名劲装大汉整整齐齐坐在凳上,目不斜视,两手放在膝上,腰背挺得笔直。仔细看时,那些汉子屁股离凳面还有寸许高度,一个个都身体悬空,稳稳扎着马步,脚下纹丝不动。

虽然已是深夜,院中仍亮着灯火。刚从广阳赶回的佣兵汉子们正聚在厅中,享用着他们返回晴州的第一顿晚餐。

敖润一回来就去见副团长石之隼,月霜和冯源都在厅中。月霜从小在军中长大,对饮食没有什么挑剔,吃得也极快。冯源因为辟谷,只吃了点菜蔬就放下筷子。

“副队长,”冯源道:“我去把老张的东西收拾一下。”

月霜也放下筷子,“等等。我还有点钱,你给老张家里送去吧。”

“那怎么成?”

“不用多说了。”月霜站起身,“他家里还有父母子女要养。跟我来。”

“哎。”冯源想起副队长虽然不富,但老程很有些钱的样子,便答应下来。

佣兵团的女子并不多,月霜偏院住了一间厢房。她拣出钥匙正要开锁,忽然又停住了。冯源在后面看到她颈后的发丝像遇到危险的小猫一样突然竖起,不由一愣。他刚张开口,月霜一手朝背后伸来,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美目紧盯门锁。

门上的铜锁已经两个月没有开过,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但落在月霜眼中,立刻便看出这只锁刚刚被人动过。开锁的人肯定是个大行家,留下的痕迹极浅,如果不是她在六扇门待过,锁上又积了灰尘,未必就能看得出来。

月霜一手按住剑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门后。那个人并没有走,此刻正在房中等着自己回来。

“火。”月霜悄悄在身后写了个字,让冯源小心戒备,随时准备施出火法。

冯源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也不管月霜能不能看到,然后急速念诵咒语,准备施法。

就在月霜准备出手的刹那,一只野猫突然蹿出来,“喵”地叫了一声。

“呀!”冯源大叫声中,双手挥出一道火光。

“喵呜!”那只野猫被火焰扫中,尾巴顿时着了起来,惨叫着扑到门上。

月霜气得大叫:“冯大法!你个笨蛋!”

冯源施过法后,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他咽了口唾沫还没开口,紧锁的房门突然打开。一只玉手伸来,挟住着火的野猫扔进室内,接着“叮”的一声,横臂挡开月霜的利剑。

房中出来的是名女子,她头发从两鬓和脑后向下挽起,在额顶用粉色的发带扎住,髻上簪着一排扁宽的木笄。身上穿着黑色的广袖短衣,腰带极宽,上面扎着金色系绳,在腰侧垂下两条穗带。脚上穿着白色布袜,踏着一双木屐。

晴州港海客极多,冯源一眼认出这女人挽的是东瀛倭人的半玉髻,衣服也是东瀛式的吴服。她脸上戴着黑色面罩,发丝遮住双眉,只露出一双眼睛,手中用来挡住长剑的是一支两尺长的竹杖,两端包着铜头。

月霜厉声道:“你是谁!”

那女子默不作声,短杖在掌中一旋,敲在月霜剑锷前寸许的位置。月霜虎口剧热,几乎丢开长剑。她咬紧牙关,长剑犹如飞凤,剑光霍霍朝那女子逼去。蒙面女子身形微闪,从门口闯出,露出背后一只包裹。

“原来是个贼!”月霜娇叱道:“把东西放下!”

蒙面女子竹杖飞舞,杖端的铜头不断击在剑上,挡住月霜的攻势。冯源见识过月霜的功夫,比起敖老大只稍差一线,可此时长剑被这女子用短棍一击,立刻歪到一边,显然功力逊了一筹。

冯源一边运着法诀,一边扯开喉咙叫道:“来人啊!有贼!”

月霜一连十余招都被那女子挡住,眼看她身形游鱼般从剑影间逸出,随时可能从自己剑下溜走,不由银牙一咬,长剑陡然放出光华。

月霜这套真武剑是王哲亲传的破敌招术,属于太乙真宗绝技之一,只是施展时极耗真元,限于体内的寒毒,月霜平常很少使用。但那女子拿的包裹是自己要紧的物品,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夺走。

月霜长剑斜挑,剑光撕开黑暗,闪电般将走廊照得通明。蒙面女子乌黑的眸子在剑光下闪亮起来,她竹杖划了半个圆弧,击向月霜的剑锋。

月霜娇叱一声,一招斩妖,剑走中宫,剑上吞吐出无坚不摧的剑气,斩在竹杖正中。“叮”的一声,蒙面女子短杖外面的竹筒碎裂,露出里面铜制的内胆。

月霜一不做二不休,剑气再涨,将铜杖一斩为二。

中空的杖身跌出一串古怪的物品,有绳索、抓钩、暗器……但这会儿还没来得及使用,全部作废。

蒙面的东瀛女子被真武剑逼在下风,短短三招就数次遇险。月霜剑势越来越凌厉,剑气纵横间,将她的退路尽数封死。眼看失去短杖的东瀛女子就要大败亏输,月霜炽热的丹田突然升起一丝寒意,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剑上光华陡然一黯。

蒙面女子抓住破绽,一直藏在袖中的左手猛然翻出,与月霜对了一掌。

双掌相交,月霜脸色一下变得雪白。她冒着寒毒发作的风险使出真武剑,却没料到寒毒会发作得这么快。如果面对寻常的江湖好手,她还有机会慢慢调理气血,但此时碰上真正的高手,立刻吃了大亏。右手的真武剑招数只使了一半就无力支撑,剑上耀眼的光华迅速退去。

掌力重重撞入经脉,带来血脉逆行般的剧痛。月霜苍白的面孔泛起一抹病态的嫣红,只要对手的真气侵入丹田,自己立刻会受到重创,能不能保不住性命还在两可之间。

蒙面女子冷冷盯了她一眼,已经侵入经脉的掌力突然撤回一半,余力仍然将月霜震飞。接着蒙面女子身体一旋,穿着木屐的纤足踢在冯源胸口,借力飞上檐角。

冯源滚地葫芦似的滚到一边,但他那声叫喊已经惊动了佣兵团,几名好手早已攀上屋檐,截击这个不开眼的蟊贼。

堂堂佣兵团竟然被贼偷了,说出去是让佣兵团丢人。

蒙面女子风一样从屋脊掠过,木屐在瓦上发出清脆的“咯咯”声。两名抢过来阻拦的佣兵汉子刚一交手就被她竹杖击中要害,痛叫着从屋顶跌下。另外几人距离尚远,来不及合围。眼看那蒙面女子就要掠过高墙,一道银光流星般从佣兵团主楼飞出,射在东瀛女子肩后。蒙面女子身形微微一晃,只差了一步没有跨上墙头,跌落在地。

眼看佣兵团的汉子将要截住这个女贼,忽然一根绳索破空而出,越过高墙,蒙面的东瀛女子挽住绳索,借势跃到墙上,接着张开鸦黑的双袖,背着包裹悄然没入夜色。

冯源摔在阶下,饶是那东瀛倭女没想要他性命,这一脚也踢得他胸口剧痛难当,险些闭过气去。他龇牙咧嘴地捂着胸口,半晌才叫道:“火!火!”

月霜的房间浓烟四起,那只野猫不知引着什么东西,整个房间都烧了起来。佣兵团的汉子们纷纷涌出,有些救火,有些去追那个女贼,乱成一片。

月霜被蒙面女子一掌震退,这会儿靠在柱子上,脸色雪白。她咬着失去血色的唇瓣,身体微微战栗,良久才透出一口气,面色渐渐恢复正常。

敖润听到叫声就从主楼跳下,但还是晚了一步,连片衣角都没捞到。他跃上墙头吼道:“狗日的!哪儿来的蟊贼,敢打我们雪隼团的主意!”

“老大,”冯源捂着胸口道:“你瞧瞧这个……真古怪。”

旁边一只手掌伸来,从冯源手中拿过那枚从竹杖中掉落的暗器。冯源打了个哆嗦,回过头才松了口气,“石团长。”

雪隼佣兵团的副团长石之隼挟住暗器,反复看着。他身形细瘦,穿着件宽大的衣衫,似乎一阵风都能吹走。但晴州的佣兵行都知道,雪隼团的石二爷一手暗器功夫出神入化,与大佬薛延山合力打下雪隼团的名头。

冯源道:“那女贼有点像倭人,会不会是那个什么浪人……”

旁边见过那倭女的同伴也道:“是有点像。这些浪人也太浪了吧?敢惹到我们雪隼团的头上?”

石之隼仔细看了半晌,把那枚暗器放在鼻下嗅了嗅,“是东瀛忍者。”他弹开暗器,搓了搓手指,然后道:“叫老敖回来吧,既然是东瀛来的忍者,他追上也没用。”

※ ※ ※ ※ ※

晴州河网密布,水运极为发达,临河的宅院大都有自己的码头。程宗扬乘船从晴州内海直接驶到自己居住的宅院后面,没等停稳就跳下船,快步走进院内。

“死丫头,你猜我遇见谁了?咦?你怎么浑身都是水?”

“人家刚才出门了嘛。”小紫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道:“程头儿,你遇见谁了?”

“鱼无夷!”

程宗扬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摸着下巴道:“看来姓鱼的与黑魔海关系不是一般的深呐。”

小紫用巾帕抹着发丝的水珠,眼珠一转,“听鱼家的傻瓜说,武二那个大笨瓜杀错了人,死的倒霉鬼就是他弟弟。”

“没错,西门庆那个大贱人肯定是黑魔海的人。”程宗扬道:“鱼家和黑魔海早有勾结,所以姓鱼的才千里迢迢跑到五原城和他见面。”

鱼家与黑魔海的关系是合作,还是像太湖盟一样被强行收入黑魔海麾下,这个并不重要。问题是他们走到一起有什么图谋?程宗扬拧眉思索良久,眼前忽然一亮,“说不定姓鱼的与西门大贱人见面,是为了潘姐儿!”

想通其中关键,程宗扬思路一下清晰起来。武二郎本来是为了找西门庆的晦气,替哥哥武大报仇才潜入五原城。西门庆是醉月楼的座上客,与苏妖妇也不陌生,武二郎在采石场的事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那么西门庆为什么没有趁机除掉武二,消除这个隐患呢?

联想到鱼家在云水拦截光明观堂座船的举动,答案便呼之欲出了:西门庆没有趁机除掉武二,是他在拿武二当诱饵,引潘金莲上钩!

不出西门庆所料,当小香瓜偷跑到南荒时,潘金莲因为武二郎来到五原城。西门庆和鱼无疾明知道她就在城内,还公然在鸳鸯阁宴饮,显然是一个专为潘金莲设计的陷阱。只是他们没料到武二这头猛虎会突然出笼,击杀鱼无疾、血溅鸳鸯阁,让西门庆的苦心策划成为泡影。

程宗扬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小紫皱了皱鼻子,“你叫得好大声。”

“潘姐儿要倒霉了。”程宗扬道:“你也见过,鱼无夷修为虽然不弱,但比起潘姐儿还差了老大一截。他怎么有胆量去劫光明观堂的船?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潘姐儿留?”

小紫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结论只有一个,黑魔海肯定有对付光明观堂的手段,只不过必须与鱼家合作。”程宗扬道:“所以开始是西门庆与鱼无疾联手,然后是鱼无夷和黑魔海那个年轻人联手。我敢肯定,他们用的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极可能是鱼家的毒药和黑魔海的邪术合用。嘿嘿,潘姐儿运气真好,第一次有武二郎搅局,第二次又撞上我们,黑魔海和鱼家两次都没有机会出手。”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好聪明哦。”

“哼哼,我的智慧平常舍不得用!现在你知道它有多高明了吧!”

“程头儿,我好崇拜你哦。”小紫跳过来拥住程宗扬的脖子,笑靥如花地说道:“不要生气啦。”

程宗扬正在得意,闻言不由一愣,半晌才叫道:“我干!你又做什么了?”

程宗扬一把掀开帘子,只见泉玉姬背对房门,屈膝坐在箱内。她头发梳成倭式的半玉髻,用粉红的发带扎住,半边衣服脱到腰间,雪白的肩膀裸露着,里面嵌着一枚古怪的暗器。暗器有两寸长短,形状像一片羽毛,针状的羽管深深刺进肌肤,正不断吸食鲜血。

“怎么回事?”

小紫道:“人家让她去取一件东西,谁知道她那么笨,惊动了佣兵团的人。要不是我扔了只猫,她说不定就被人捉住了呢。”

程宗扬回过头,“死丫头,你们搞什么鬼?跑到佣兵团偷别人东西?还扮成忍者?是不是怕我麻烦不够多啊!”

小紫嘟起小嘴,“人家只是拿来看看。”

“那是佣兵团!不是菜店!你以为敖润他们都是白给的?让你们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程宗扬停顿了一下,“月霜怎么样?”

泉玉姬道:“奴婢与她对了一掌,并没有使力。”

程宗扬哼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银鹅毛吗?”

小紫道:“雪隼佣兵团副团长石之隼用的银隼箭。中间是空的,能够放血。外面还有倒勾,一射中就拔不出来了。”

小紫拿出一柄小刀,朝泉玉姬招了招手,“过来吧。”

“古吗朴思蜜达,谢谢主人。”

泉玉姬屈膝跪在小紫脚边,弯下腰。小紫割开她伤口的皮肉,将那枚银隼箭从她肩头取了出来。泉玉姬咬紧牙一声不吭,鼻尖却渗出点点冷汗。

小紫翻掌在她颈侧一切。泉玉姬昏迷过去,伤口鲜血猛然溅出。

程宗扬拿过那枚暗器,只见银制的羽管上布满倒钩,如果上面再喂些毒药,泉玉姬的伤势就不只这么一点了。小紫对泉玉姬溅血的伤口理都不理,似乎死了也与她无关,最后还是自己看不过去,点了泉贱人的穴道,帮她止血。

等泉玉姬呼吸平稳,程宗扬抹去指上血迹,“你们拿了什么东西?”

“呶。”小紫指了指案上的包裹。

包裹并不大,似乎没有装多少东西,看起来有点眼熟。程宗扬猛地想起,从王哲军中离开时,参军文泽给自己和月霜各自准备了马匹和食物,当时这个包裹就在月霜的马上。

包裹内是几件平常衣物,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穿的,但都是军服,衣角带着左武第一军的标记。衣物下面放着一只婴儿用的金锁,但和一般的婴儿金锁相比,式样有些古怪,尤其是上面嵌的宝石,对婴儿来说太贵重了。

程宗扬心里一动。这些东西多半是月霜小时候用过的,如果是这样,那只金锁很可能是岳帅留下的遗物。死丫头嘴上虽然不说,心里一直惦记着,毕竟姓岳的什么都没有留给她。

程宗扬放软口气,“拿就拿吧,还伤了人。你让我怎么见老敖他们?”

“都是那个新罗贱人太笨了,连拿东西都做不好。不要生气啦。”说着她抱住程宗扬的手臂,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心里那点气愤被她一亲,立刻烟消云散,程宗扬佯怒道:“再亲一口!”

“小气鬼。”小紫甩开他的手臂,然后解开湿衣。

“又来刺激我!”程宗扬火大地瞪着死丫头。

小紫吐了吐舌头,脱掉外衣,露出雪白的胸乳上龙角状的皮甲,还没等他看清就旋身披上衣物。

程宗扬叫道:“想脱给我看,你就穿慢点啊!”

小紫咯咯笑道:“下次请早。”

程宗扬朝箱子看了一眼,“泉贱人会不会知道鱼家的事?”

“撒谎!”

程宗扬叫道:“我说什么就撒谎了!”

小紫撇了撇殷红的小嘴,“你明知道她不会知道,还这么说,不就是想找个理由玩玩她吗?”

程宗扬被揭穿心事,不由恼羞成怒,“胡说!她正受伤呢,我有那么禽兽吗?”

小紫大度地摆摆手,“你想玩就去玩吧,我就装不知道好了。”

程宗扬赌气道:“不玩了!我要抱着你睡觉!”

“程头儿好坏,又想睡人家。”

“喂,别忘了你是我的侍寝奴婢!跟我睡觉是天经地义!”

小紫很听话地扑到程宗扬怀里,“那好吧!”

“哇!这么乖!”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抱住小紫扑到床上,忽然肩上一麻,接着胸、腹、腰、腿都被她封住穴道。

小紫翻过身,把他身体摆平,然后躺在他胸口上,像盖被子那样把他手臂拉起来绕在自己腰间,一脸幸福地说道:“程头儿,你身上好暖和哦。”

程宗扬哭笑不得,“死丫头,你太过分了吧?”

“你不是要人家陪你睡觉吗?哎呀,你顶到人家屁股了。”小紫手掌伸到臀下,把他阳具推到一边,笑道:“程头儿,你真的好硬呢。”

说着她小手一松,那根阳具又直挺起来,小紫拨弄了几下也没按下去,于是分开双腿,将火热的阳具放在腿间。

阳具隔着衣物摩擦着少女细嫩的肌肤,程宗扬心头一阵激荡,在她耳边小声道:“死丫头,什么时候给我吃?”

“其实很简单啊。”小紫舒服地闭着眼,悠然道:“就像刚才,如果是你点住人家穴道,人家就乖乖给你吃了。”

程宗扬悻悻道:“我一辈子也没你那么奸诈。”

“程头儿,你好谦虚啊。”小紫闭眼笑道:“你整天都和雪隼团的人在一起,是不是想把他们收过来?”

程宗扬停顿了一会儿,慢慢道:“也许你不明白。我们这一代都把享乐放在生活前面,真正有野心的人其实很少。在建康时我经常想,六朝生活这么太平,一眨眼就过完一生,不也很幸福吗?”

小紫没有说话,像睡着一样静静闭着眼。

程宗扬自言自语道:“虽然我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曾经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开始我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很少留下自己的名字,后来我想通了。和这个世界的人相比,我们并没有太多优势,甚至处于劣势。论能力,像我这样本来就不怎么出众的人,凭什么和王茂弘、谢安石那样的人中龙凤相比?把我们这种人扔在这里,大多数只有被淘汰的命运。偶尔有几个幸运儿,像你爹爹那样,可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帮助,突然间光彩夺目,可即便是你爹爹,再过五十年、一百年,还有多少人记得他?”

小紫呢哝道:“人家才没有爹爹呢。”

“好吧,就说姓岳的。他武功有多高不好说,但结的仇家肯定是天下第一。那么多人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可等他的仇家也都死完了,还有什么能留下来呢?”

“很多人可能都在人群中默默无闻地过完一生,最多过得比别人好一点。对于我这种没什么野心的人来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所以我以前总提不起精神做事,反正那些事不是被人做过,就是徒劳无功,还不如多享乐几天。”

程宗扬叹了口气,“直到那天被苏妖妇打醒,我才知道眼前的太平日子就像蜡做的城堡,一点小火苗就能把它融化。想要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要把城堡变成水泥的。等我真想做事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可用的人太少了。会之他们是殇侯的人,小狐狸是星月湖的人,云老哥是云家的人。我不是信不过他们,但我需要自己的班底,和任何人发生利益冲突仍站在我这边的人。”

“敖润几个不是什么名声显赫的大人物,但都是热血汉子,值得一交。”程宗扬笑了起来,“还有那个平山宗的大法师,他的火法倒让我想出一件东西,找个机会试一下……喂,死丫头,你不会真睡着了吧?”

“不要吵。人家正在考虑要不要让你吃……”

“我说着玩的。”程宗扬小声道:“你气血还没有恢复,再流血我可舍不得。”

小紫在他胸口动了一下,“你可以去采六扇门那个女捕快的花啊。”

程宗扬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是精虫上脑的大淫虫吗?”

“不是吗?”

“闭嘴!”程宗扬气哼哼道:“反正今晚抱着你睡觉就够了。”

“不要后悔哦。”

※ ※ ※ ※ ※

从黑甜的梦乡中醒来,程宗扬睁开眼睛,一缕乌亮的发丝垂到自己颈间,小紫伏在自己胸口睡得正熟。晨曦从窗棂透入,她娇美的面孔犹如海棠。程宗扬忍不住亲了她一口,忽然发现自己穴道已被解开。

程宗扬露出坏笑,手掌毫不客气地伸进她衣内,抚摸她细嫩的肌肤。

刚摸了一把,房门突然响了两下,臧修在外面道:“公子,孟团长刚回来,请公子去总社见面。公子?起来了吗?”

一直闭眼装睡的小紫“咯咯”笑了起来。程宗扬气恼地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什么笑!有我摸你的时候!”一边转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孟老大也真是……晚半个时辰回来不行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