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16章·失政

晴州,六朝财富的中心,金铢的海洋。有人说,天下每十枚金铢就有六枚在晴州流通。还有人说,余下的四枚中也有一半控制在遍布六朝的晴州商人手中。

在晴州,有的是一夜爆富的神话,有的是腰缠万贯的巨富,有的是敢于冒险的赌徒,有的是视金铢为信仰的佣兵。这里有六朝资金最雄厚的商会,规模最庞大的船队。有寓居于此,尽情享受世间繁华的名门贵族,也有穷困潦倒,可以为一顿午饭行险杀人的杀手。有信徒遍及天下的名门大派,也有名不见经传的无名流派。

在晴州,可以随时获得轰动天下的新闻,同时也是滋生传播谣言的温床。这里有来自天竺、波斯、大秦……等地的商人,有大海深处的异客,也有见识过传闻中十洲五岛的水手。这里有知识最丰富的学者,品德最高贵的圣徒,也有最狡诈的骗子,最贪婪的奸商。当然,也少不了美丽的娼妓和妖娆的少女。

这一切编织成六朝最引人入胜的传说,世间唯一的晴州。

程宗扬对晴州的第一感受,则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建康也没有包围城市的城墙,但有无数小城。而晴州完全是一座不设防的商业都市,除了几百里外的夜影关,晴州港内只有交错纵横的水道,修葺整齐的堤坝,连绵不绝的民居和富丽堂皇的楼堂馆榭。

为了避免麻烦,臧修把住处选在城南一处小院,虽然没有客栈周到,但位置僻静,巷外是主道,院后就是水道,出入都很方便。

路上小紫和月霜同乘一车,也不知道她们姐妹俩路上聊的什么,月霜神情间淡淡的看不出异样。她没有理会自己,只和小紫说了几句就翻身上马,径直离开。

敖润道:“老程,我先把兄弟们带回团里,把老张留的东西寄回家,然后过来找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在晴州一天,我和冯大法就陪你一天!非让你在晴州玩痛快了!老臧!等我过来找你喝酒!”

臧修笑着答应。等雪隼佣兵团的人走远,他转身道:“这院子是十几年前就置买的,谁也查不到我们鹏翼社头上来,公子尽管住在这里。”

秦桧笑道:“巷子里卖炊饼、开茶铺的都是自己人吧?”

臧修挑起拇指,“秦兄好眼力!都是我们的弟兄。”

程宗扬道:“干脆撤了吧。会之一眼就能看出来,也瞒不了有心人。反正我们是来旅游的,不打算惹事。”

“是!”臧修答应一声,自去安排。

小紫伸了个懒腰,“坐得好困,我要睡觉去。”

“喂,你不打算和我一起逛街?”

“让秦傻瓜陪你去好了。”

秦桧宠辱不惊地说道:“在下陪公子去喝杯茶吧。”

程宗扬提高声音,“走!我们逛窑子去!”

小紫扮了个鬼脸,“不逛是小狗。”

※ ※ ※ ※ ※

巷里的茶铺已经收摊,卖炊饼的也不见踪影,只是不知道臧修还有没有留暗哨。至于月霜那边肯定也有一连的人暗中守护。孟非卿在外面谈生意,明天赶回晴州,已约好时间见面。程宗扬准备见过他之后,再看情形要不要放出泉玉姬这只诱饵,引剑玉姬上钩。

出了巷子,外面街市一片繁华,路上行人摩肩接踵,热闹非凡。与建康相比,晴州港的水路更加稠密,三五步便是一座拱桥。房屋临水而建,都是精致的阁楼,淡绿色的玻璃窗内悬着朱帷玉纱,有些还是珠帘,显示出晴州人雄厚的财力。这里离港口还远,看不到海湾内森林般的桅杆,风来时珠帘漫卷,空气中飘荡着海洋的气息。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秦桧叹道:“这晴州又何止十万人家。”

不可否认,这死奸臣学识渊博,而且相貌堂堂,谈吐文雅,言语娓娓动听,是个不错的聊天伙伴。程宗扬边走边道:“盐、铁这两个赚钱的行当都是六朝官府经营,晴州人做什么生意能做这么大?”

“一是海外贸易。从六朝贩卖丝绸瓷器到海外,换回各种珠宝珍奇,利润丰厚犹过于盐铁。另一个就是钱庄。总商会里,钱庄就占了七家。其他除了粮食之外,还有畜牧。”

“晴州有马场?”

“晴州的白水镇有六朝最好的马场,每年出产骏马数千匹。晴州的白水驹不逊于塞外名马。”

程宗扬想起萧遥逸的坐骑,那匹白水驹原来也出自晴州,“晴州有这么多商会,最大的是哪几家?”

“晴州的大商家莫过于帛氏和褚氏。但帛氏专注于海洋贸易,不如褚氏钱庄遍及六朝,声势浩大。再有就是陶氏和朱氏。陶氏也是开钱庄的,号称金铢多如泥沙。朱氏垄断了晴州七成的稻米生意,都是富可敌国的大商家。”

街市上店肆林立,到处是叫卖的商贩。两人绕了一个弯,忽然看到一处白墙灰瓦的院落,门前挂着“珠帘书院”的匾额,院内绿柳成荫,在闹市中别有一番清幽。

程宗扬想起自己接到的小册子上有不少带着书院字样,问道:“晴州好像有不少书院?”

“晴州有三多:商会多、教派多、书院多。”秦桧道:“六朝的武将大多出身于长安的皇图天策府,文官大多出身洛阳太学,而太学的博士几乎都在晴州游学过。晴州商会既然有钱供养,各派宗门也极多。”

“富而好学,晴州这些商家很风雅嘛。”程宗扬点头道:“何况这也是一桩大生意。”

秦桧笑道:“公子所见不差。晴州汇集六朝各派精英,对晴州人做生意也大有好处。”

“我听说晴州的地方官是宋国委派来的?”

“晴州知州除了官方的迎来送往,其他事务都插不上手,只是个荣衔。真正控制晴州的是晴州总商会。”秦桧解释道:“总商会由晴州十三家最大的商会组成,每家各占一席。所谓的知州,每隔四年由总商会拟出一个名单递交到临安,由宋主圈选一人到任。”

秦桧道:“这次临川王被谢幼度逼退,王丞相承诺开通广阳渠。云家一击不中,已经改弦易张,专注于生意。当初云六爷长驻晴州,就是想让云家在晴州总商会占有一席之地。”

自己还没有见过云氏这一代的当家人云秀峰。程宗扬道:“既然到了晴州,也该拜访他一趟。”

“我已经问过,云家人说云六爷滞留洛阳,只怕开春才能回来。”

程宗扬想起云秀峰游说诸国,不知道他把那尊临江大佛卖出去没有。

秦桧提醒道:“公子,青楼在那边。”

“得了吧,喝杯茶就行了。”

秦桧笑道:“敢不遵命。”

两人上了茶楼,找了处临窗的座位,随便点了两盏茶。店内上的茶仍是茶饼碾碎的,色白如乳,茶面漂着一层细细的泡沫,香气扑鼻。两人一边饮茶润喉,一边浏览晴州风物。

忽然楼下一阵热闹,一个穿着长衫的男子阔步进来,嚷道:“小二,快拿茶来!”

小二点上茶,“张十一,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了?”

张十一从袖中取出一柄折扇,“唰”地打开,等吸引了众人目光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贾太师怒封云水,江州城大兵压境。得宝藏八骏齐出,乱天下几时方休!”

说完这几句,张十一拿起茶,慢悠悠喝着。他音量虽然不高,但一字一字极为清晰,而且语调抑扬顿挫,一出口就吸引了楼上楼下客人的注意力。

秦桧道:“这是晴州港的说书人。有说史的,有说诨话的,有说神鬼的,有说谜的。还有些专在茶楼酒肆说近日风传的新鲜事,得几个茶钱聊以为生。”

程宗扬明白过来。简单说,给他配个麦克风,就是地下电台。

楼上有人忍不住道:“张十一,贾太师封云水的事谁都知道,你后面说的什么意思?”

张十一拱手道:“足下少安勿躁,且听小的一一道来。想那贾太师在宋国位居一品,身兼平章军国重事,怎么会封了云水,断了普天下人的财路?这几日云水泊了无数船只,南来北往、走亲访友、贩货求财的,人人心急如焚。有的货物定了时日,耽误一日就丢了大把大把的金铢,这才两三日光景,已有心实的投了水、悬了梁、弃了孤儿娇妻,一命呜呼啊。小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两日来多方打听,才知晓其中的原委。原来是贾太师要对江州大动刀兵,情急之下才出了这等下策。”

有人道:“江州不是晋国的吗?”

“这位客官说的不错!”张十一道:“小的听到此事,心里也是一惊。难道说贾太师要与晋国兵戎相见?这可是六朝多年未有的大事,后来方知此事别有蹊跷。”

眼看张十一又拿起茶,楼上有客人笑骂道:“这杀材又卖关子!左右是编些个说辞,讨些个钱铢。”

张十一正容道:“客官此言差矣!小的虽是说书为生,到了茶楼也与诸位一样,都是来饮茶的客人,彼此说些闲话,哪里要一文铢钱!客官若是愿听,小的便径直说了——江州如今已经不姓晋了!”

茶楼一阵哗然,张十一气定神闲,等众人声浪平息才道:“实情是晋国的萧侯爷不满晋主荒淫,怒冲冲反出建康,如今父子占据晋国江、宁二州,早已割地称王。”

“那关宋国什么事?”

“晋国缺兵少将,不得已求到宋国。王丞相亲写书信,请贾太师出兵平叛,愿事成之后以江州之地相酬!”

一片哗然声中,程宗扬与秦桧相视摇头,这个说书人明显是信口雌黄。王茂弘写书信请贾师宪出兵平叛?王老头若混到这一步,他也不是王茂弘了。

程宗扬更多想了一层。卢景当时说王茂弘坐山观虎斗,放手让星月湖与宋军两虎相争。但王茂弘与自己交谈时,曾流露出让小辈放手做事的意思,对萧遥逸在江州的举措坐观其成,未必真想借宋国的刀来除掉星月湖。

宋国连出动大军进入晋国境内这种犯忌的事都做出来,可见对星月湖畏如蛇蝎。站在王茂弘的立场,任由宋军在晋国境内来去自如,上下都不好交代,直接出动晋军与宋国为敌更是下策。很可能王茂弘会在背后支持江州,让星月湖与宋军打成消耗战。宋国攻势受挫,在江州城下偃旗息鼓,星月湖也实力大减,往后兴不起大风浪。这样算来,真正该担忧的是贾师宪,恐怕他还得求着王茂弘,免得宋军与江州打得难解难分,晋军突然在背后出现。

张十一眉飞色舞、口齿生风,将萧氏父子说成破军星下凡,打得晋国文武无还手之力,眼睁睁看着他们占了江、宁二州。接着话风一转,说道贾太师也不是善辈,对江州早有觊觎之心,王丞相这位老好人引狼入室,只怕要大大吃亏。

“正是如此这般,萧侯爷父子占了江州,树起大旗。贾太师思来想去,只好封了云水。”张十一说着折扇一合,“列位,今天就聊到这儿,小的告辞!”

“好你个张十一!怎么说一半便要走?说了半天也没说贾太师为什么要封云水,难道明天让我们再来听你聒噪?”

张十一为难地答道:“不瞒列位,为了打听这些事,这几日小的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还要请知情的人吃酒,欠了一屁股的债。这会儿正要赶个场子,说段书好还了欠的酒钱。要知道贾太师为何封了云水,谁人得了宝藏的事,咱们明天再聊。”

客人正听在兴头上,怎肯放他走,便有人道:“你去说书也是动嘴,不如一并说了!这几个钱拿好了!”

张十一作揖道:“谢客官的赏!”

程宗扬看着这说书人的伎俩,不禁好笑,但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

张十一得了钱,重又坐下,“此事说来话长,若只是萧侯爷父子,贾太师派出麾下大将夏夜眼夏用和也能一战。偏偏萧侯爷父子又得了几个得力臂助。有道是八骏出世,天下大乱。这八骏便是铁骊、天驷、龙骥、幻驹、云骖、青骓、朱骅、玄骐!说到铁骊,乃是八骏之首,生得铜头铁额,吞食沙石!闻说萧侯爷父子占了江州,便带齐兄弟来投,更献上一份大礼,乃是波斯拜火教的宝藏,助萧侯爷兴兵!”

程宗扬与秦桧面面相觑,听着张十一大费口水,说起铁骊从拜火教手中抢得藏宝图,如何斩蛟杀虎,取出宝藏,购买大批武器,从云水运至江州。贾太师如何当时正怀抱美人儿斗着蟋蟀,闻言顿时怒得摔了蟋蟀罐,一面下令封锁云水,一面尽起精锐讨伐江州。

张十一这番话用足了演义口吻,十成里未必有一成是真的,但透出的消息却不简单。尤其是孟非卿、宝藏与拜火教这几处关键。

俞子元说过鹏翼社利润并不丰厚,孟非卿却动用大笔资金购买粮食兵器,自己已经觉得奇怪。与说书人的演义对应,难道岳帅与拜火教结怨是因为宝藏?宝藏最终落到了孟非卿手里,此时取出来支撑星月湖东山再起?

赏钱不断丢来,张十一赚得盆满钵满,说完这段,抱拳一声告辞,施施然离开。

秦桧不动声色地笑道:“这厮倒好口才,一篇长文说得丝毫不乱。”

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程宗扬喝了口茶压下心底疑惑,“市井的口碑真是有意思。说到王丞相就是老好人,让人听着就替他担心。说到贾太师就是找美人斗蟋蟀。张十一说贾太师时,我看到一个文士破口大骂,这位贾太师既然重文抑武,怎么在文人口里名声也不怎么样呢?”

秦桧道:“这事要从方田均税法说起。六朝以宋国最为贫弱。贾师宪推行方田均税法,在宋境丈量田地,划分为五等,逐一厘定税额。不足标准的可以免税。”

“这是好事啊。大家划清田产,按等级交税,谁也不吃亏。”

秦桧微微一笑,“对有些人来说,不占便宜就是吃亏。说起宋国的贫弱,其实宋国一点都不穷,只是那些钱官府收不上来。地方豪强占有大量良田,税赋却极低。小农勉强糊口,缴纳的税赋却占了一大半。长此以往,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贾师宪重新丈量田地触及豪强利益,那些文人多是富家出身,当然要痛骂贾师宪。”

秦桧饮了口茶,“这方田均税法推行不下去便罢,一旦强行推行,不但贾太师要身败名裂,连宋国也恐怕有亡国之虞。”

旁边忽然有人道:“此话怎讲?”

程宗扬扭头看去,身后的茶位坐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年过五旬,须发犹如墨染,目光炯炯,精力旺盛。另一个相貌清雅,举止斯文,两人都穿着便装,戴着乌角巾,看起来像是来晴州游学的文士。

秦桧洒然笑道:“方田均税法并非贾太师创举,自王荆公提出此法,至今已有一百余年。以荆公大才尚且难以推行,可知此法之难。”

老者道:“事在人为。想在平地建起一座晴州谈何容易?偏偏世间便有了晴州。贾太师位高权重,推行一则法令又有何难?”

秦桧道:“国家初起之时,豪强之户少而中产之民多。一旦承平日久,富者兼并田地,愈来愈富,一户之资足抵中产万家,而缴税之额不足百户。赤贫者无税可收,豪强瞒税不缴,所征赋税大半落在中产之家。不需数百年,中产之家皆破,则国家危矣。贾太师看出此中弊端,推行方田均税法,本意是抑豪强、扶贫贱,但所失有三。”

老者冷冷道:“愿闻其详。”

秦桧竖起一根手指,“其一曰轻敌。贾太师为人强硬,视豪强如无物,不仅重新丈量土地,而且限定田亩,超出者由官府平价购入,分与贫户。但豪强之所以为豪强,正因其财雄势厚。方田均税法夺其田地,势必反目成仇,贾太师以一人之力,岂能与一国豪强相抗?”

“其二曰躁进。为人不妨快意,治国且需谨慎。《道德经》有言:治大国若烹小鲜。方田均税法遍及全境土地,便是五十年也未必能清得完,只可徐徐图之。但贾太师匆忙施行,上下官吏为完成法令,大肆舞弊,更激起豪强仇怨,只怕不待人亡,便会政息。”

秦桧竖起第三根手指,“其三是贾太师施政强硬有余,圆滑不足,一向头痛医痛、脚痛医脚,未能远谋。如果我没有猜错,贾太师急切推行方田均税法,正是因为宋国岁入已经出现了大麻烦。”

老者瞳孔中的光芒闪烁了一下,“宋国税赋不足众所周知,也算不得什么稀奇。”

秦桧笑道:“宋国容忍晴州,恐是因为向晴州的大商家借了不少钱吧?如今贾太师又兴兵讨伐江州,我倒奇怪钱从何来?”

老者哈哈一笑,“宋国虽然贫弱,未必连一次仗也打不了。”

秦桧道:“贾太师若要推行方田均税法便不该打仗。若要打仗便只能暂停此法。若两者齐为,大军战于外,豪强乱于内,今年宋国粮食产量折损两成算是少的。再加上军费大增,用不了几个月便会焦头烂额。”

老者微微昂起头,“依你之见,宋国政事该如何施为?”

“下策是求稳。休兵,罢方田均税法。”

“中策呢?”

“徐图缓进,恩威并用。岁入不足,不妨纳捐。”

“以财纳官?”老者哂道:“亡国之道!”

“非也。”秦桧微笑道:“以田纳爵。以往纳捐大都是君主求财心切,急于得钱,以朝廷官职作价而售。三品官职不过得钱百万,随手用之则无余,而朝廷得一官蠹,为害不浅。此法不取钱财、不售官职,千亩得一子爵,万亩得一伯爵,国家得利、富人得名,岂不比强行征购田地容易百倍。”

老者沉默良久,“上策呢?”

秦桧笑而不答。

旁边的文士微微叹息一声,开口道:“老爷,时间已经不早,晚些只怕有客来访。”

老者忽然道:“阁下尊姓?”

“鄙人姓秦名桧,草字会之。”

老者喃喃道:“秦会之……可是在晴州游学的士子?”

秦桧笑道:“伴当而已。”

“商人?”老者讶然挑眉,情不自禁露出一丝轻蔑,但想到秦桧那番话又犹豫了一下,“你可有意出仕?”

“在下身为伴当,自然要追随家主。”

“哦?”

“这是在下家主,程公子。”

程宗扬抱拳道:“见过老丈。”

老者打量了程宗扬几眼,“年纪轻轻,能驾驭这等才俊之士,不简单啊。”

程宗扬笑道:“这是秦兄给我面子。”

老者注意力本在秦桧身上,听到这句话不禁目光炯炯地看了他几眼,“好一个伴当给家主面子,难怪这种人才会甘心为你效力。”

老者站起身,对秦桧道:“你哪日若改了主意,便来临安找我吧。”他回过头,“群玉。”

文士躬身道:“鄙人廖群玉。程公子、秦先生若大驾光临,寻临安悦生堂廖某即可。”

“不敢。”

老者拍拍秦桧的肩,想说些什么,思索半晌,终究化为一声长叹。

“我若经商,恐怕也比你不过。”

说完,老者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程宗扬笑道:“上来喝口茶,先听了一段神鬼传奇,又听了你这番治国的大道理,这口茶喝得挺值。”

秦桧却皱起眉,“廖群玉……悦生堂……难道是临安那位以刻书、藏书知名的大家?他为何会来晴州?”

【第二十二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