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8章·云水

建康。玉鸡巷。

吴三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叫道:“有消息吗?”

“还没有。”祁远道:“云老爷子已经亲自带人去找。林法师这两天用灵飞镜把建康周围百里全搜过了,都没有线索。”

吴战威在一旁咬紧牙关,腮帮肌肉鼓起,低头磨刀,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

易彪道:“我是最后见着公子的。当时船上除了紫姑娘还有一个女人,浓妆艳抹的,像是个粉头。”

“不是粉头。”秦桧脸色发青地从堂后出来,沉声道:“是宅里的女人。”

“我们怎么没见过?”

“不用问了。立刻去查太乙真宗!如果是他们袭击公子,我拼上这条命也要焚了龙池!”

说着秦桧脸一变,转身跌跌撞撞朝堂后奔去。

祁远与众人相顾讶然,“老秦这是怎么了?”

吴三桂道:“鬼知道他怎么突然跟茅厕较上劲儿了。”

易彪道:“会不会是中了毒?”

吴三桂摇了摇头,“不像。他给自己抓了六七副药了也没治住,现在拉得走不成路。我瞧倒像有人不想让他出门。”

众人叫道:“谁这么歹毒,连这种卑鄙手段都使出来了?”

祁远龇牙吸了口凉气,“英雄好汉,也怕拉稀。老秦动不了,咱们几个多跑跑吧。”

吴三桂背上长刀,“太乙真宗的事交给我!我倒要瞧瞧那些牛鼻子长了几只眼!”

※ ※ ※ ※ ※

广阳位于大江与云水之间,往西一马平川,其余三面则群山叠嶂,要走一百余里山路才能到云水之滨。这里也是晋国的东北边陲,向北过了云水便是汉境,往东沿云水而下则是宋国的丹阳。王茂弘所说的广阳渠便是从大江掘出一条河渠,穿过广阳以东的群山,直抵云水。这样浩大的工程,难怪云氏会心动。

一入丹阳地境就见到一群差役设了关卡,对过往的商旅逐一检查。人群怨声载道,那些差役却不为所动,只说新接到知府大人的行文,要对进出晋国的客商严加盘查。

泉玉姬过去递上六扇门的腰牌,差役立刻露出敬畏的神情,飞快地唤来一名官吏。那小吏验过腰牌,态度也变得十分客气,不但免去检查,还亲自送三人到码头。

数十艘客船泊在岸边,都是十几丈长、三层高的楼船,仿佛一座座浮动的城堡,气势恢弘。然而比起它们后面浩瀚的大河,这些楼船都变得如同鸿毛,无足轻重。

“哇……”

望着眼前几乎看不到边际的河流,程宗扬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叹。大江给他的感觉已足够震撼,眼前的云水却更宽阔,水流虽然没有大江湍急,却在平静的表面下有种目空一切的汪洋恣肆。浩浩的河水浑然一片,让人辨不出来哪里才是边际。

“客人是第一次见到云水吧?”那官吏带着一丝自豪笑道:“这里的水势还不算大,若到了晴州,云水在夜影关下汇成云梦大泽,每次涨潮时分巨波吞吐山峦,水汽弥漫日月,那才叫大水。”

程宗扬极目远眺,远方正有一支船队逆流而上,巨大的船体在视野中小得仿佛豆荚,禁不住道:“云水有多长?”

官吏笑了起来,“这就没人知道了。听说云水上游在塞外,那里的牧民经常能看到河中飘下来的白云。因此世人都说,云水是从天上一直流到晴州,世上的金铢也跟这河水一样,从天下四处流到晴州。泉捕头,请!”

那官吏对这位长安六扇门来的捕头客气万分,显然把另两人当成她的随从,边走边道:“我宋国主上圣明,大臣贤良。丹阳虽是小城,但士民殷富,治安一向良好,莫说盗贼,就是乞讨的流民也早已绝迹……”

正说着,旁边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老爷!太太!赏口饭吃吧……”

一个翻着白眼的瞎子趴在地上,破烂的衣服早已辨不出颜色,怀里抱着一根竹竿,一手拿着一只破碗颤巍巍递过来,里面有几枚脏兮兮的铜铢。

官吏刚说得嘴响就撞上这档事,尴尬地呵斥道:“快走快走!不是有养济院给你们钱米嘛!”

瞎子翻着白眼珠道:“吃不饱啊,老爷……”

官吏不想多事,从袖中摸出几个铜铢丢到碗里,那瞎子连声道谢,接着“哎哟”一声,却是被小紫不小心踩了一脚。

“哎呀!”小紫惊惶地说:“踩痛你了吧?真对不起啊。”

瞎子揉着腿,脸上堆起笑容,“没事没事!小姐心肠这么好,将来一定嫁个好人家!”

小紫可爱地一笑,“谢谢你啊。”说着把一枚金铢丢在瞎子碗里。

一枚金铢相当于两千铜铢,寻常人一个月也未必能赚到,她出手这么阔绰,不但官吏张大了嘴,连那瞎子的白眼也立刻翻过来,眼珠瞪得贼大。

周围的人聚拢过来,盯着碗里的金铢,过了一会儿旁边有人叫道:“这瞎子是假的!”

“好端端地装瞎子,这厮不是好人!”

那官吏反应过来,叫道:“来人!把这厮逮起来!”

瞎子被一群人团团围住,逃都没地方逃,连声道:“老爷饶命啊!小的就是讨点钱,没干什么坏事啊!”

官吏一把抢过碗里金铢,肃然道:“泉捕头,这厮冒充瞎子欺诈客商,必是歹人!小的一定严加审讯!”

小紫小声道:“好可怜,你们不要打他啊。”

官吏被她提醒,暗道这不长眼睛的东西敢当着六扇门的面削自己面子,非打断他两腿不可!嘴上却笑道:“姑娘放心。这金铢还请姑娘收好。”

官吏一直将三人送上船,安置了舱房,这才怒气冲冲地去收拾那个死瞎子。

这条船是码头上最大的一艘,比平常楼船还高了一层,甲板上足有四层,分为前舱和后舱。前舱算是头等舱,舱内卧室、客厅一应俱全。后面以载货为主,舱房都是十几个人一处的大间。虽然材料都是木制,没有钢铁的痕迹,但巨大的规模让程宗扬对这个世界的制造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程宗扬等人被安排到正对船首的最高一层,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云水浩渺的江面。那官吏选了两间相连的客房,原以为泉捕头和她的贴身丫鬟住一间,男丁单独一间。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占了大间,把泉玉姬打发到隔壁。

“死丫头,你故意的吧?”

小紫笑吟吟道:“装神弄鬼什么的,最讨厌了。”

“那瞎子你认识?”

“他姓卢,在建康和孟非卿他们一起见过面。”

程宗扬恍然大悟,“星月湖八骏的老五,云骖!”

小紫撇撇嘴,“什么云骖,一头瞎眼的跛脚驴子。”

程宗扬没理会她的讽刺,“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晚一点就知道了。”

卢景既然露了行藏,肯定会来找自己。程宗扬松了口气,“太好了,我正想找人回去报个信呢。对了,你在车上和姓泉的聊了那么久,都说什么了?”

小紫眨了眨眼睛,“我问她多大了,许了人家没有,家里有几亩地,整天跑来跑去辛不辛苦……”

“哼!哼哼!”

“还有件好玩的事,程头儿想不想听?”

“恐怕没什么好玩的吧?”

“猜对了!”小紫拍手笑道:“雪隼佣兵团的人也在这条船上。”

“什么!”一听到月霜也在船上,程宗扬立刻头大起来。

“大笨瓜。”小紫扮了个鬼脸,娇声道:“泉奴!”

与隔壁相连的小门打开,戴着面纱的泉玉姬进来躬身道:“老爷!主人!”

程宗扬板起脸,“叫老爷就行了,还叫什么主人?”

“主人是叫我呢。”小紫笑道:“你当她的老爷,我当她的女主人,有什么不好的?走吧泉奴!”

“凑啊哟!”

程宗扬叫道:“你们去哪儿?”

“当然是踩点了。”

“说什么黑话呢!”

小紫转头道:“我已经跟泉奴说好了,今晚联手杀光佣兵团的人,扔到江里毁尸灭迹。剩下月霜好送到黑魔海给主人邀功请赏。”

“我干!”

小紫咯咯一笑,带着泉玉姬离开。

程宗扬无奈地坐下来,念头却转到那个白眼瞎子身上。

能见到卢景是件好事。说起来星月湖也是自己人,见识过谢艺、萧遥逸还有斯明信的手段,这个排行星月湖八骏第五的卢景也差不到哪儿去。自己本来准备找家云家的商号向建康报个平安信,这下倒省事了。不过程宗扬记得小狐狸说过,五哥卢景出身豪门,这个世家公子却喜欢扮瞎眼乞丐,不知道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舱门忽然开了一道缝。程宗扬有些奇怪,楼船还没有启程,外面风也不大,怎么门会吹开呢?他起身想去关门,一根脏兮兮的竹竿从门缝中伸进来,接着递来一只破碗,一个声音道:“老爷,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瞎子吧……”

程宗扬瞪着那只破碗,良久拉开门,“进来吧卢兄,客气什么呢!”

翻着白眼的瞎子蹲在椅上,摸索着从碟子里捡了颗蚕豆丢在嘴里,“嘎嘣嘎嘣”地咬着,半晌也没开口。

比起温和从容的谢艺、风流倜傥的萧遥逸、威猛沉稳的孟非卿、阴冷果决的斯明信,眼前的卢景看起来貌不惊人,怎么也看不出他出身世家,身为星月湖八骏的老五,又是如今最好的杀手之一。

程宗扬忍不住道:“这船人来人往的,卢兄打扮成这样满船乱转,也没人拦你?”

卢景头也不抬地说道:“你以为这船是谁的?”

程宗扬明白过来,“孟老大!”

孟非卿的鹏翼商社有船行和车马行,看来自己是上了星月湖的船。程宗扬松了口气,“卢兄,你来找我不是为了吃蚕豆吧?”

瞎子擤了把鼻涕,顺手抹在破衣上,“建康都快翻过来了,你倒躲在这儿开心。哼哼,紫姑娘还是未出阁的小姐,你孤男寡女地带着她去晴州,打的什么鬼主意?”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是你们紫姑娘带着我去晴州好不好?”

瞎子从衣服里摸出一颗药丸扔过来,“拿着。”

程宗扬接在手里,“这是什么东西?”

“给月霜姑娘的。王哲那家伙这么多年也没把月姑娘的寒毒治好。这颗丹药你拿给她吃了,看看效果怎么样。”

程宗扬明白过来,“你是跟着月霜才撞上我们的?”

卢景悻悻道:“岳帅两个女儿先后失踪,孟老大差点儿把我跟四哥的狗头敲碎。还是老卢运气够好,一次找到两个。”

“我还以为卢兄是特意找我呢,原来是为了两位姑娘。”

“找你当然有事。”卢景翻着白眼道:“传闻你跟太乙真宗结了梁子,到底怎么回事?”

程宗扬心虚地说道:“没有吧?”

“你手下的人已经放出话来,说太乙真宗绑架了盘江程氏的少主,让他们立刻交人,不然就打上龙池。”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谁这么无能啊?”

卢景嚼着蚕豆道:“别说我没警告你。你手下那两个要被人瞧出是殇侯的底子,麻烦不会小了。”

殇侯是被六朝联手逼迫才隐身南荒,可见他老人家在六朝也是人人喊打的角色。程宗扬又一次感叹自己运气不好,殇侯和星月湖这两个见不得光的组织偏偏和自己关系最深,连带自己也要小心,免得被牵连进去,殃及自己这条无辜的池鱼。

程宗扬打起精神,“卢兄也要去晴州?”

“既然你要去,我就不去了。”卢景抹了抹手指,“小狐狸在江州被人盯上了,我要去帮忙。”

“谁盯上他了?”

卢景咧嘴冷笑一声,“这些天宋军大举集结,看来贾师宪铁了心要跟我们打一场了。”

“贾师宪是哪位?”程宗扬想不起来历史上有这位人物。

“宋国太师,兼领平章军国重事。”卢景冷冷道:“江州城池浅陋,宋军若来,只有弃城与宋军野战。王茂弘把我们兄弟支到江州,不用费一兵一卒,无论胜败都坐收渔人之利,真是好算计!但我们兄弟既然出头露面,就不怕和他们在战场兵戎相见!”

程宗扬记得云家那幅地图上,江、宁二州在晋国东疆,分列大江两岸,最东边的江州与宋国隔山相望。看来王茂弘早就算准宋国的反应,知道临安出于对岳帅的忌惮,绝不容他手下坐大。怪不得小狐狸拿到江州像吃到酸李子一样。

瞎子忽然翻了翻白眼,“喂,程小子,你跟月姑娘不会有什么事吧?”

程宗扬干笑道:“能有什么事啊?”

“那就好。上次见面,紫姑娘已经说了,宁可跟着你也不回星月湖。”卢景气哼哼道:“你这小子,有点狗运道。”

程宗扬禁不住咧开嘴。死丫头说过这话?难怪星月湖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姑爷一样。但卢景接下来的话却让程宗扬出了一身冷汗。

“除了下落不明那个,岳帅就这两个女儿。紫姑娘既然跟了你,你小子要和月姑娘再有什么事,小心我们兄弟一人卸你一条腿!”

程宗扬脸颊抽动了一下,“五哥,我就两条腿,你们兄弟可有七个呢。”

卢景白眼一翻,“八个!三哥的账我替他收。你就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长几条腿吧。”

程宗扬心里哀嚎一声,这话他要早半年说,自己当场就能给他拍胸脯。这会儿生米早就成熟饭了,自己总不能给月丫头做个处女膜修补手术吧?

程宗扬打起精神,“我去晴州也没什么要紧事,既然小狐狸那边有事,不如我去江州,卢兄辛苦些,亲自护送月姑娘去晴州。也免得你疑神疑鬼。”

“好说。”卢景一口应承下来,“既然这样,紫姑娘就跟我一道走。你自己去江州找小狐狸。”

程宗扬讪笑道:“小紫就不劳烦五哥了,小弟照顾就行。”

卢景木着脸道:“她们姐妹难得见面,好不容易一道去晴州,怎么好分开?况且江州兵危战凶,也不是紫姑娘该去的。”

程宗扬颓然道:“还是我去晴州吧。”

卢景拍了拍手,从椅子上站起身,“这船是鹏翼旗下的鲲字号楼船。船上管事的姓俞,军衔不高,做生意还行。有什么事就去找他。”

这家伙还真不客气,平白给自己塞了这桩保镖的任务。不过吃人家的嘴短,何况还是硬抢来吃的……程宗扬见他要走,忙道:“还有桩生意正好要找五哥商量。”

卢景蹲回椅子上,翻着眼睛摸了颗蚕豆,“杀谁?先说啊,我开价可是很高的。女人和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加收一倍。”

早听说斯明信和卢景两个合伙作杀手的生意,看来不假,只不过……程宗扬道:“连女人和小孩你也杀啊?”

卢景不屑地翻了翻白眼,“讨生意还哪儿那么多挑三拣四的?”

程宗扬摆手道:“不是这种生意。我正在做个东西,对你们星月湖可是大有好处——小弟在建康有一个石灰坊,出一种叫水泥的东西……”

这件事程宗扬早就打定主意。水泥若由自己来做,扩大规模并不容易,小狐狸拿到江州,正给了双方一个绝佳的合作机会。自己有技术、有原料,而小狐狸正需要一座坚不可摧的雄城。自己的技术、星月湖的需求、江州的市场,再加上数千名纪律严格的军人,简直是天作之合。

卢景听完他的讲述,神情微动,最后一点头,“我这就去建康找那个姓祁的!”说着他从椅子上跳下来,顺手抓起那碟蚕豆往破碗里一倒。

见他这副饿痨模样,程宗扬忍不住道:“卢五哥,听说你是世家出身,云骖是什么意思?”

卢景顿了一下,接着眼睛一翻,白眼褪去,露出深邃的黑瞳,就像一柄锋利无比的快剑从破鞘中飞出,眼前的乞丐一瞬间变得光采湛然。

程宗扬这才发现他年纪远比外表看起来年轻。虽然穿着乞丐的破衣,却像一个浊世中的翩翩公子,倜傥不群;又像一头驰骋天际的野马,桀骜不驯。

“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卢景凛然道:“云骖就是岳帅战车前最外面那匹马——在沙场踏血而行的龙马!”

【第二十一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