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7章·焚城

半夜突然燃起的大火,将整个广阳城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作为晋国边境的商镇,狭小的广阳城挤满了各地来的商人和他们雇佣的佣兵。惊慌的人群纷纷出门,有些押运着货物赶紧离开,有些赶去救火,当然还少不了趁火打劫的蟊贼。

城中人声鼎沸,敖润扶着月霜挤在人流中离开广阳城东门。一群佣兵汉子推挤着,边跑边道:“真出鬼了!草料场好端端的会烧起来!”

“草料场的马老板这次要破财了!”

“指不定是得罪谁了吧?”

“这事儿邪门呢。”有人道:“隔壁双虎佣兵团有几个赶去救火,结果刚进去就被鼻青脸肿地丢出来——听说里面有妖精出没。”

“胡说!磐山佣兵团也有人去了,他们见着的是个仙女,长得跟观音菩萨身边的玉女似的,手一指,天下就掉下一团火来。我看马老板八成是缺了大德,遭天谴了。”

“什么妖精、仙女的,我看还是江湖人干的。嘿嘿!红狼佣兵团这回可没少捞,大包小包弄了不少。”

程宗扬也挤在人群中着急地四处张望。大火既然是从草料场燃起来的,火势最大的应该就是草料场,但这时城中各处都冒出火头,半个广阳城被映得通红,人叫马嘶响成一片,沸反盈天。天知道死丫头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不过程宗扬有种预感,无论自己朝哪个方向走,死丫头肯定都会在前方等着自己。换句话说,只要她愿意,自己想逃都逃不掉。

程宗扬脚步越来越快,忽然他停下来,抬头看着城楼上的俏影。

小紫坐在城门上方的城堞间,拿着一把葵花子一边嗑着,一边若无其事地看着满城人流。眼睛一眨一眨着,充满天真的神态。

望着她精致如同宝石的面孔,程宗扬脚步像钉住一样再也无法移动,身边的人流仿佛远去,天地间只剩她寒星一样的明眸。

虽然知道死丫头没那么容易死,但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出现在眼前,程宗扬喉咙干得仿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却酸酸的,很软。

良久,程宗扬喉咙动了一下,“死丫头,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也不用把城给烧了吧?”

小紫吐出两片瓜子皮,翻了翻眼睛,“要你管!”

终于听到她的声音,程宗扬整个人仿佛活了过来,飞身冲上城楼,挨着小紫坐下,涎着脸道:“给我一点。”

“不给!”

“真小气!”程宗扬悻悻道:“你身上一个铜子都没有,从哪儿买的?”

“从她手里抢的。”

程宗扬低头一看,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蹲在城门边揉着眼睛呜呜哭泣。

“这么小你都下得了手?太恶毒了吧?”

“大笨瓜!”

火光冲天而起,在半空飞舞摇曳,照得小紫白玉般的面孔时明时暗。明亮时,她精致的面孔宛如纯洁的仙子;火光暗淡下来,她长长的睫毛在眼上投下浓重的阴影,仿佛一个艳丽无比的小恶魔。明暗交替间,小紫的形象也不停变化,但无论天使还是恶魔,都与自己近得无法分割。

程宗扬望着周围的火光道:“你真有本事,一个人点了这么多火。”

“人家才没有放火呢。”

“那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小紫说:“人家衣服湿了,生了点火烤衣服。谁知道广阳城坏人这么多,趁机到处放火。”

“哇,你烤干衣服不会是把整个草料场都烧了吧?”

“这样才干得快。”

一丝淡淡的香气飘来,让自己想起那晚她唇舌香甜的气息。小紫看起来好了很多,但脸色白净得仿佛透明。想起她曾经失去大半鲜血,在自己怀中昏迷不醒仍努力吐来气息,程宗扬心里就隐隐作痛。

程宗扬拉住小紫的小手却被她甩开。程宗扬再接再厉,被她甩开三次,终于小紫停下来不再甩开。

程宗扬得意地说:“你瞧,我脸皮是不是越来越厚了?”

小紫踢了他一脚,“你敢扔下我,自己跑掉!小心我今晚让雪雪变身,钻到你被子里面!”

“小贱狗不是死了吗?”

“哪儿有?我只是斩了它的魔身,拿它的血祭祀。它本体还在岛上,恢复一段时间就好了。大笨瓜。”

程宗扬握着她柔若无骨的纤手,心跳渐渐加速,“喂,死丫头,我们再亲一个!”

“才不要!”

“就亲一下……”程宗扬一脸无赖地挤过去。

小紫推搡着,忽然停下手狐疑地抽抽鼻子。程宗扬暗叫不妙,来不及张口解释,小紫一记粉拳就打了过来。

“好啊!我怕你等久了,不等伤好就游出来,你竟然在城里找妓女!”

“误会!绝对是误会!”

“砰!”程宗扬右眼结结实实挨了一拳,顿时眼冒金星。

小紫收回拳头,气鼓鼓道:“好吧,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程宗扬捂着右眼,刚张开嘴,左眼又挨了一拳。

“哎哟!死丫头!你不是让我解释吗?为什么还打?”

小紫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很生气!”

“好吧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程宗扬把两天来的经历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小紫哼了一声,“真的吗?”

程宗扬举起右手,“我如果骗你,往后天天跟雪雪一起睡!”

小紫指尖按住嘴唇,目光一闪一闪,“魂丹……好古怪的东西。”

“可不是嘛。那贱人修为很强,如果不是魂丹也制不住她。”

小紫美瞳微微一瞬,“她这会儿在哪?”

“她去给六扇门的人报讯,现在大概在赌坊。”

小紫抛掉瓜子,拍了拍小手,轻盈地从城头跃下。

程宗扬急忙跟上,“小心点!你身体还没好!”

赌坊在城西,离广阳东门隔着一整座城。这会儿城门被骡马、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程宗扬指了指旁边的小巷,说道:“来,我背你!”

“不要!”

“给点面子好不好?”

“呶!”小紫俏生生递出小手。

程宗扬连忙接住,“姑娘恩典,小的受宠若惊!”说着夸张地一躬身,“这边请!”

小紫娇俏地皱了皱鼻子,“算你了。”

两人手拉手走进小巷。带着火星的气流从身边飞过,空气中充满火焰炽热的气息,人群惊惧的叫喊声不住传来,没有片刻安宁。然而拉着小紫纤软的小手,程宗扬心头一片宁静。

飞腾的火焰在两旁舞动着,房屋仿佛在火中扭曲变形。叫喊声渐渐远去,只剩下木材在火中“哔哔剥剥”的碎响。程宗扬握着小紫凉滑的手指,喃喃道:“真像作梦一样……”

小紫扮了个鬼脸,“大笨瓜!”

“喂,你有没有做过一种梦——自己突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和自己经历过的完全不一样。”程宗扬低声道:“身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你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你想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又害怕被它吞没,失掉自己的一切……你会怎么做?”

小紫偏头问:“梦里有没有我?”

程宗扬唇角慢慢露出一个笑容,大声道:“有!”

小紫扬起下巴,“只要梦里有我,我才不管你做什么梦呢!”

“喂,我做的梦很好玩,你想不想听?”

“往后慢慢给我讲吧!”小紫飞身朝小巷燃烧的深处掠去。

“小心!”程宗扬追上去拉住小紫。再往前就是火场,自己没有信心能踏火穿过去。他用呵哄的口气道:“就在这里看就好了。”

小紫望着烈火道:“每朵火焰都不一样,真好看……”

程宗扬手指张开与小紫十指相扣,低声道:“死丫头,我发现我变坏了。你瞧,你把整个城都烧了,这些房子、货物,还有人,都让你给害惨了……”程宗扬耸了耸肩,“可我一点都不在乎。”

小紫笑盈盈道:“我不在乎。可你真不在乎吗?”

程宗扬叹了口气,“也许我永远也不能变成那种心狠手辣的人。比如那个姓泉的,我要杀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我就是狠不下这个心。不像你爹爹晕血,连杀鸡都不敢看。我杀人一点感觉都没有,第一次杀人时,什么激动、兴奋、愧疚、恐惧……一点古怪的感觉都没有。”

“真是奇怪……”程宗扬道:“好像我杀过一辈子人,早就麻木了。但我真不想杀人。我觉得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谈判比打打杀杀强很多。”

“假圣人。”小紫笑吟吟道:“好吧,只要我心狠手辣就够了。”

“不行。”程宗扬认真说:“我想过了,我要变得比你爹爹还要厉害,天下再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害怕!我得到的东西不用再担心失去。”

程宗扬抱住小紫,在她耳边发誓一样说道:“我喜欢的人不会再受到伤害。你是我的人,谁敢欺负你,我要他后悔到下辈子!”

“大笨瓜……”

“真的!”

小紫扬起脸露出一个美丽绝伦的笑容,“你才不会变成那样呢。”

“行不行,看行动!”

说着程宗扬抱住小紫,毫不客气地一口吻了下去。

小紫没有挣开自己,就像那晚在江中一样,自己亲吻着她柔嫩的唇瓣,呼吸中充满她香甜的气息。

少女香软的身子贴在怀中,感受着自己胸腔内强壮的心跳声。

忽然小紫抬起头,远处一座三层木楼在烈火中坍塌,折断的梁柱溅在火中,无数火星飞腾而起。

小紫眼睛在火光中闪闪发亮,“好漂亮……”

飞舞的火星宛如漫天烟花,程宗扬望着升腾的火焰,心想:不知道宋国有没有烟花作坊?如果有的话,自己要买一批上好的烟花,在海边放给小紫看。

火势蔓延过来,小紫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惊喜地望着四处升腾的大火。发丝飞舞着,精致的面孔在火光下犹如洁白的花瓣。

程宗扬拥着她柔软的身子,小声道:“死丫头,你又发育了。”

“讨厌!”小紫踩了他一脚,推开他朝火焰掠去,一面洒下银铃般的笑声,“长熟了好给你吃啊。”

“哇!死丫头,你说真的!”

“大笨瓜!”

街头的人流越来越拥挤,所有人都争相从城门逃离。飞腾的烈焰中,两个人影手拉手在小巷漫步,将身影留在这座大火肆虐的城市中。

游婵的赌坊在城郊,没有受到大火波及。见到程宗扬进门,游婵松了口气,“上忍可回来了。”

程宗扬道:“姓泉的呢?”

“在后面,刚回来。”她小声笑道:“我瞧泉捕头走路的样子,有点怪怪的呢。”

程宗扬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眼睛真尖。她在山里刚被我开过苞,现在算是女人了。”

“恭喜大爷。”游婵拍了拍胸口,“奴家这回可放心了。”

程宗扬笑道:“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游婵咬着他的耳朵道:“还不是那个泉捕头……我从没见过那么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六扇门的人被她杀了,谭二哥也被她杀了,我心里一直悬着,不知道她是哪边的,说不准她什么时候一翻脸连我也杀了。现在她上床服侍过大爷,成了大爷的女人,我这心才放下来。”说着她拥住程宗扬的手臂媚声道:“大爷有了新人,别忘了我这旧人……”

“一个女奴,你若喜欢,留给你使唤好了。”

游婵笑道:“奴婢可使唤不起。”

程宗扬道:“仙姬送我的礼物,我拿了也用了。现在广阳烧成这样,我就不待了。”

“天已经快亮了,上忍不如休息一日……”游婵用乳房摩擦着他的手臂,媚声道:“让奴婢好生陪上忍睡一觉。”

程宗扬心知肚明,游婵暗杀计好的事被自己撞到,落了件天大的把柄在自己手里。这么殷勤陪自己上床,一方面是感激自己替她遮掩,一方面也是想讨好自己这位供奉,好多个靠山。这女人体态风骚,如果不是还有个死丫头,跟她打一炮也很Happy,可惜这会儿只好割爱了。

程宗扬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若跟你睡一觉,只怕明天我也不舍得走了。说不定我过些天又回建康,大家见面的机会更多呢。”

好不容易说服游婵,程宗扬提声道:“泉捕头!”

戴着面纱的女捕快闻声过来,道:“老爷!”

“事情都办完了吗?”

“已经处理完了。”

“那好。”程宗扬透出一丝真气,往窍阴穴的魂影脑后一击。

泉玉姬身子一震,无力地跪坐下来,眼中失去光彩。

※ ※ ※ ※ ※

程宗扬钻进车厢,小紫靠在软垫上,正在解一只银制的九连环。他把昏迷的泉玉姬扔在车内,一边道:“这车不错啊。”

小紫头也不抬地说:“捡的。”

“骗鬼啊。”

“我从别人手里捡过来也有错吗?”

“那叫抢好不好!”

小紫把解开的九连环扔到一边,“随你怎么说吧,我对这种文字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撩起泉玉姬的面纱,皱了皱鼻子说道:“便宜你了。”

程宗扬坐下来道:“你说我现在怎么办?东瀛忍者已经冒充不下去,又多了这个贱人。带着她吧,什么事都做不了;不带她吧,又怕她把我的底细都泄了。”

小紫白了他一眼,“这有什么难的?你现在想做的不就是想救月霜吗?现在那个仙姬以为你是真的,游婵也以为你是真的。泉贱人知道你是假的,但她肯定不敢说出来。”

“为什么?”

“大笨瓜。她魂丹已经交给你了,如果告诉黑魔海你是假的,黑魔海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杀你,而是先把她除掉。她又不傻,只要能混过去,肯定不会揭穿你去找死。”

程宗扬恍然道:“没错!”

“这样就好办了。”小紫扳着手指道:“小太监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你的底细;杀小太监的又是游婵,她被你抓到把柄,即使有点怀疑也不会乱说话。这样你还是当你那个鸟上忍……”

“是飞鸟!”

“飞鸟也是鸟!”

程宗扬颓然道:“那就鸟吧。”

“你混到黑魔海里救月霜还不容易吗?”

程宗扬一脸怀疑地说道:“看不出来你这么姐妹情深啊,口口声声说要去救她……不会是打什么鬼主意吧?”

“人家从来没有姐姐嘛。”小紫笑吟吟道:“如果把她救出来,让姓岳的女儿给我当奴隶,那多好玩。”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死丫头,你这么恨你亲爹啊?”

小紫遗憾地说道:“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不然我逮到他,然后当着他的面一个一个上他的女人,那才好玩呢。”

“打住吧!你这个变态的死丫头!”

“你真无聊。”小紫挥了挥手,“你去前面驾车,不许打搅我。”

“你不会是要把她大卸八块找魂丹的痕迹吧?”

小紫笑吟吟道:“担心你自己吧。魂丹是被你吞下去的。”

程宗扬气哼哼道:“别说我没有告诉你,这里离建康有三四百里,要好几天才能到。”

小紫讶异地问:“为什么回建康?”

程宗扬叫道:“为什么不回建康?”

小紫扬起手,指着东方大声道:“我们的目的地——晴州!”

程宗扬张大嘴巴,过了会儿才叫道:“为什么去晴州?”

“你不是要去东海吗?跟我来吧!”

“等等,当初说好的是秦桧,没你什么事啊!”

“放心吧。”小紫拍拍他的手臂安慰道:“秦桧这会儿正在生病,不会来拖你后腿的。”

“那个死奸臣好端端的凭什么会生病?”

小紫若无其事地说道:“当初定下的时间是九月十六,我怕他赶路太辛苦,就让雁儿赶快把娃娃做出来。”

“你和他有仇啊!”

“谁让他敢不叫我?这会儿……”小紫歪头想了想,“秦奸臣可能在肚子疼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