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6章·失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寒毒渐渐退去,手脚开始恢复知觉。月霜手指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衣服表面结了厚厚一层寒霜,发际的冷汗凝成冰晶,握在手中却暖暖的,似乎体表的温度比冰还要低。看来有一天自己真有可能整个人化成一座冰雕。

一个细微的铃声忽然响起,像跳跃一样瞬间移近丈许,在远处的岩石后停下。月霜握住长剑,体内仍空荡荡的,真气无法凝聚。

片刻后,一个人影从岩石后冒出来,看到自己先是一愕,然后满脸堆起笑容,摇手招呼道:“嗨!”

竟然是那个混账!

程宗扬小心走近两步,“怎么就你自己?敖老大他们呢?”

月霜一言不发,握剑的手指关节捏得发白。她作梦都想追到这个混账,把他碎尸万段,可这会儿他就在眼前,自己却还要……担心被他侵犯!

程宗扬见她不回答,只好给自己找台阶下,“算了,只要你没事就好。喂,敖老大都跟你说了吧?你说这事……”程宗扬摇头叹气,“谁能想到六扇门里会有黑魔海的奸细呢?”

月霜说话了,只有一个字:“滚!”

“喂!月丫头,我救了你一命,你还这么凶?好吧好吧,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但也不能完全怪我吧?谁让你给我服用了那么霸道的春药呢?”

月霜咬牙道:“那不是春药!”

“你有没有一点人体知识啊?”程宗扬理直气壮地说道:“扩张血管,加快血液流动,造成人体某一部分充血——就算它本来是治心脏病的,照样能当春药卖!”

月霜气恨地抬起手弩,程宗扬连忙去躲,却发现她用了几次力,甚至连弦都挂不上。

程宗扬心里一软。再怎么说这丫头也是在这个世界第一个和自己有关系的,和初恋差不多。草原的星空、帐篷、青草的气息,还有她身上处女的香气……自己想忘也忘不了。

这会儿小美人儿靠着一块大石头坐在地上,带着雪隼标记的黑色佣兵服扯开一处,隐约露出里面的皮衣,虽然没有皮甲坚硬厚实,但更轻便灵活。只不过她精神看起来不大好,脸色像是大病一场,苍白如纸,一缕发丝从脸侧垂下,半掩着长长的眉梢,上面结着细细的白霜。

程宗扬恍然大悟,“你寒毒又发作了?”

月霜放弃拉弦,捡起一块石头朝他掷来。程宗扬伸手接住,果然石头上一点力道都没有。

“喂,我跟你说个事!”程宗扬连忙道:“我遇到一个姑娘,身体症状跟你很像,好像比你还重。我发现有办法治疗,真的!”

月霜停下来,手指微微发抖。

“你别误会啊,当然不是从心头刺血那么暴力,不过我给她治了一下,她感觉好多了,说身体里面暖融融的,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

月霜沉默片刻,“怎么治的?”

那混账表情变得古怪起来,“我发誓,我说的没有一句假话!但你听了别生气啊。”

程宗扬咳了两声,“其实,我就是和她睡了一觉……”

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迎面飞来。

“混账!满口谎话的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为……为郑捕头报仇!”

“喂!郑捕头是被姓泉的害死的!”

“我才不信!泉姐是六扇门的捕头,怎么会害死同僚!肯定是你这该死的无耻小人!”

程宗扬被石头打得东躲西藏,忍不住大叫一声:“新罗婊子!滚出来!”

一具苗条的白美肉体从岩石后出来。她长发挽起,腰肢间束着一条鲜红的衣带,腰带左侧挂着一柄长剑,右侧悬着一面六扇门的铜牌,但她身上只有一条衣带,除此之外就是光溜溜的玉体。

她鼻间戴着银环,脸侧挂着细链,两团高耸的雪乳沉甸甸地晃动,乳头的银铃一坠一坠,雪白的大腿间隐约能看到鲜血的痕迹。

月霜脸顿时涨得通红,朝程宗扬瞪眼道:“卑鄙!”

程宗扬两眼冒火,大叫道:“我干!你怎么光着出来了!快把衣物披上!”

“凑啊哟!”那女子清脆地答应一声,打开手中提的衣衫,披在赤裸的胴体上,却是一件红色滚边的捕快服。

那件捕快服比一般上衣略长,宽松的下摆正好遮住圆翘的雪臀。剪裁合体的黑衣贴在她凸凹玲珑的玉体上,虽然掩住了赤裸的肌肤,却将身体优美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

泉玉姬一直戴着面纱。月霜怔了一会儿才认出这张略显陌生的面孔,失声道:“泉姐!”

程宗扬道:“看不出来吧?其实她是坏人!你不相信我,让她自己说!”

“凑啊哟!”泉玉姬毫不迟疑地说道:“奴婢是黑魔海的御姬奴,十年前加入六扇门。因为屡破大案,积累功劳升至捕头。这次奉命将六扇门在广阳的人手一网打尽,杀死郑九鹰等人。本来还要全歼雪隼佣兵团的人,但被英明神武的老爷识破,没有得逞。”

说着泉玉姬屈膝跪下,叹声道:“奴婢见过老爷!”

她朝着程宗扬伏下身子,蔽体的捕快服向上滑去,浑圆的雪臀正对着月霜裸露出来,白生生的臀肉并在一起,能看到臀肉间殷红的血迹。

月霜怔怔道:“你……受伤了?”

泉玉姬道:“奴婢刚被老爷采了花。就在前面的石头上,老爷用大肉棒给奴婢开了苞。老爷的大肉棒好厉害,奴婢流了好多血,连石头都染红了……”

程宗扬尴尬地嚷道:“你有病啊!连这都说!”

“被老爷采花是奴婢的荣耀……”

“闭嘴!”

泉玉姬乖乖闭嘴。程宗扬讪讪道:“她是新罗人,跟咱们不一样,被人骑了还觉得主人很强,然后想那么强的主人来骑自己,就觉得自己挺光荣。”

泉玉姬莫名其妙地说:“难道不可以吗?”

程宗扬无奈地说:“看到了吧?月丫头,要不是我,你和敖老大早就被她给骗了。”

月霜咬紧牙关,然后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这你都不信?”程宗扬叫道:“我信用有那么差吗?”

“她跟你是一伙的,当然会向着你这个卑鄙小人!”

“我不跟你废话了!看你身上的霜,不怕冻死啊!”程宗扬说着走过去。

“别过来!”月霜一把拔出长剑。

“哈!”程宗扬叉腰叫道:“告诉你,我早就神功大成、无敌天下了!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吗?”

月霜长剑一横勒在自己颈中,咬牙道:“你不滚,我就死给你看!”

小美人儿虽然连握剑都吃力,目光却无比坚毅。剑锋贴着雪白的玉颈,让人无法怀疑她的坚决。

程宗扬往后退了一步,愣了一会儿指着她叫道:“要不是我答应师帅要照顾你,我才不管你死活呢!算你狠!冻死活该!”

程宗扬转身就走,一边放出真气在窍阴穴的魂影狠干一记,气道:“贱货!还不快滚!”

“凑啊哟!”泉玉姬摇晃着屁股爬起来,掠过岩石。

程宗扬停下脚步,回头道:“喂,你小心点,黑魔海的人已经盯上你了。师帅不在了,你去江州找星月湖的人吧。他们是你父亲的旧部,师帅遇难之后就一直在找你。”

月霜咬牙道:“你还有什么奸计,尽管使出来!”

“操!去死吧!”

※ ※ ※ ※ ※

程宗扬憋了一肚子气,迈开大步在峡谷中狂奔。

下午调息之后,被苏妖妇还阳诀击伤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又吸收了六扇门几名高手的死气,丹田真阳充溢,浑身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一开始程宗扬还小心看着乱石,步子不敢迈得太大。随着真气在经脉中运转,情不自禁地越奔越快,足尖在石上一点,身体就平空拔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每一步都轻松跃出丈许距离。

身体倒没有轻盈如燕的感觉,更接近于一头精力十足的豹子,强猛有力。四肢充满力量,无论肌肉的力量还是身体的反应速度都臻至巅峰,完全是一种超越人体极限的速度。

程宗扬张开双臂,夜风在腋下呼啸而过,宛如飘飞的双翼。体内真气运转自如,似乎只要自己愿意就能随心所欲地一直狂奔下去,没有任何山峰能阻碍自己的脚步。

真气从小溪变成大河,在经络中奔流。一股气息涌上喉头,程宗扬禁不住放开喉咙大吼一声。

吼声从丹田直冲而出,与经络中真气的运转相互应和,气息雄强浑厚,犹如一条怒龙昂首咆哮。

山顶的游婵闻声脸色大变,握着尖刀的手掌不住发抖。

雪隼佣兵团众人已经赶至山口。听到谷中吼声,冯源打了个哆嗦,敖润沾血的衣物扒到腰间,浑身虬结的肌肉鼓胀着,叫道:“硬手来了!你们快走!”说着自己返身朝谷中奔去。

老张叫道:“敖队长!你去哪儿!”

“我去瞧瞧月霜!”敖润骂骂咧咧道:“妈的!那个倔丫头!”

月霜靠在石上,惊雷般的吼声滚滚而过,令人心神俱震,她手指颤抖着,几乎连长剑也无法握紧。

泉玉姬惊讶地张大眼睛。她与程宗扬对过一掌,从他显露的水准判断,修为至少比自己低了一级,但他真气却出乎意料的充沛。这声大吼声震四野,在山谷中久久不绝,仿佛拥有无穷的精力。

无论他言语中怎样流露出对黑魔海的敌意,身上的太一经却货真价实,因此泉玉姬虽然知道自己受骗,仍把他当成教中大有来头的人物,只是因为某种自己不知道的缘故才与剑玉姬为敌。

难道仙姬控制了所有外围教众,权势太大,教主亲自派出这个诡秘的男子来分仙姬的权吗?

吼声止歇,回声仍在谷中回荡不绝。程宗扬只觉浑身气息顺畅无比,神采飞扬地叫道:“新罗贱人!怎么那么慢!快点!”

“凑啊哟!”

泉玉姬加快脚步。她只穿了一件捕快上衣,跑动时下摆飞起,露出白生生的腰腹和双腿。

“把衣服解开!给老爷裸奔!”

“凑撕么呢达!”

泉玉姬解开衣衫,赤裸着雪白的肉体,只剩下腰间一条鲜红的衣带,在谷中乱石间奔走跳跃。她紧紧跟在程宗扬身边,两团白光光的雪乳像肉弹一样抛晃,银铃在乳尖跳动,纤腰一扭一扭。圆翘的大白屁股随着两腿开合,一上一下地抖颤着,妙态横生。

程宗扬索性放出真气,将窍阴穴中的魂影双腿扯开,用一缕细丝般的真气在魂影腿间像钓鱼一样扯动。女捕快雪臀抖动得愈发剧烈,刚开过苞的艳穴在股间不断开合,洒下星星点点的淫水。

程宗扬抓住她白嫩的臀肉,不客气地揉捏着,“这叫什么?”

“欧都依盼!新罗女人的屁股!”

“很嫩嘛。”程宗扬道:“泉婊子,刚开苞还能跑这么快?”

“内也!老爷刚采过奴婢的鲜花,在奴婢的鲜花里射过,奴婢已经不觉得疼了。”

这么骚!程宗扬从后面摸住她肥嫩的雪臀,在她秘处捏了一把。

“哦泥……”

泉玉姬浪叫起来,脚步踉跄着,屁股不住抖动,喷出一股汁液。她魂影被主人搞了那么久,终于忍不住泄起身来。

※ ※ ※ ※ ※

程宗扬带着赤裸的艳奴越过瓠山,然后折而向南,在旷野中长驱数十余里,一口气奔到那条通向大江的支流旁才停下脚步。

月过中天,岸旁佣兵团扎营的痕迹还在,河水载着月光的银波滔滔向南。程宗扬长呼一口气,这趟狂奔下来只觉得浑身舒畅,没有半点疲倦。他目光在河滩上扫过,忽然张大嘴巴。

那两个纤美的字迹被人抹掉,还泄愤似的踩了一个脚印。脚印小巧玲珑,除了小紫还能是谁?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哀叫一声:“我干!”

小紫让自己在河边等她,自己却溜了一大圈。可以想象小紫从水里出来没找到自己会有多生气。那死丫头高兴时总给自己找事,如果她不高兴……程宗扬抱住头,她不会气得不理自己,一个人走掉吧?

“贱人!给我过来!”

“凑啊哟!”泉玉姬赤条条掠来。

“你不是会追踪吗?看看这个脚印!”

泉玉姬弯腰仔细看了片刻,“这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留下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她左右看了一会儿,有些讶异地说:“除了这个脚印,她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奴婢看不出来她往哪边走了。也许……”

泉玉姬抬头看着眼前的河流,有些迟疑地说道:“她可能到了河里。脚印一旦入水,痕迹和气味都会被水冲走,没有办法再追踪了。”

程宗扬沉着脸道:“不用找了!我知道她去哪儿了。”

望着远处地平线上升起的火光,程宗扬喃喃道:“死丫头,你真狠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