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1章·重逢

黑漆案几上,放着一幅丝帛制成的地图。赭红的山脉在编织过的蚕丝上蜿蜒起伏,蓝色的河流从地图左侧绕过,河边的平原上绘着一座城池。

一道淡黄的细线越过山脉,在城下汇集起来,越来越多的淡黄色结成连绵的营盘。接着山脉边缘的绿色开始消褪,伐下的树木被砍去枝叶,组建成一座座活动的木楼。

木楼离开营盘,在丝帛上移动着逼近城池。城内架起成排的投石机。包裹着燃烧物的巨石无声地越过城堞,一座又一座木楼被巨石击中,倾覆并燃烧起来。

但更多的木楼越过城下鸿沟,直抵城下。

战火开始在城堞上蔓延。

短暂的僵持之后,一条黑色的细线从城中冲出。快刀一样切入敌阵,淡黄色潮水般退却。更多的淡黄色出现在地图上,在营盘前汇集成一块长方形。一片乌云从阵前飞起,冲向长方形的黑色线条像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抹去一样,迅速变得稀薄。

长方形缓缓向前移动,残留的黑色线条退回城中。与此同时,代表河流的蓝色上也出现成片的淡黄颜色。另一片淡黄色则出现在城后,将城池团团围住。

无数细小的红色在城池周围迸出,越来越多。城池一角开始燃烧,一座座建筑被大火吞噬,几乎蔓延到整个城池……“砰”的一声,一只茶杯被人碰倒,茶水淹过丝帛,冲淡了图上“江州”两个墨字。白发的老人伏在案上,鼾声大作。

程宗扬大叫一声,猛地坐起身,夕阳火红的光线射入眼帘,带来一阵眩目的刺痛感。

这是大江一条不起眼的支流,河水蜿蜒向西,在视野的尽头汇入滔滔江水。

往东是支流上游,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越过起伏的山丘,伸向不知名的远方。自己躺在河滩上,身上的衣物已经干了大半。

程宗扬闭上眼,胸口不停起伏。剧痛从身体每个部位传来,皮肤、肌肉、骨骼、经脉……整具身体都像被人拆散又胡乱扔在一起,变得支离破碎。

只有唇舌残留的一点余香,使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往事一幕幕掠过脑海:破碎的船篷,娇笑的妖妇,柴房的惨叫,三头七眼的魔犬,湍急的江水,还有小紫口脂甜甜的香气……“死丫头!”程宗扬狂叫一声。

空山寂寂,几只鸟雀从山林中飞出,投向夕阳下的远山。

一股强烈的愤恨和愧疚涌上心头。仅仅一天之前,自己还自信满满,觉得世间的一切唾手可得。每次秦桧旁敲侧击希望自己振作,自己不是装作不懂,就是顾左右而言他。原因只是自己辛苦了这么久,如今大局已定,有理由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

几天前自己还沉浸在阳光与美女之间,为接踵而至的喜庆高兴,觉得自己为身边的兄弟做了件大好事。然而命运以一种最残忍的方式击碎了自己的美梦。

小魏与莺儿双双惨死,卓美人儿背叛,小紫生死未卜……建康风云变幻,自己左拥右抱、得意非凡。直到苏妲己一击,程宗扬才惊觉自己的美梦仅仅是个一碰就碎的肥皂泡,自以为坚固的城堡只是建在流沙之上。

“客行依主人,愿得主人强!猛虎依深山,愿得松柏长!”

秦桧的祝酒辞言犹在耳,结果自己这个主人非但不能保住掩护自己的兄弟,还要靠一个小女孩来救命。

自己竟然如此虚弱,苏妲己只动动手指就足以让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那妖妇在石灰作坊虐杀小魏夫妇时,心里一定充满冷笑。

程宗扬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他咬紧牙关,只要能打败那个妖妇,无论用任何残忍的手段,自己都不会有半点愧疚。还有卓云君……与苏妲己一战,小紫几乎失了一半的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连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死丫头怎么会拿出一半的鲜血做赌注?还有雪雪,死丫头抱了它那么久,却为了自己毫不犹豫地一刀斩杀它的魔体。

付出这么多代价,都是因为自己可笑的好心肠。明知道那妖妇毒如蛇蝎,却在占尽上风时平白放过她。明知道留着卓云君如同玩火,可就因为自己上过她几次便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把她的屈意逢迎当作倾心顺从。真是可笑,她恨自己还来不及呢。有机会反咬一口,她可没有丝毫心软。

当卓云君充满怨恨的一掌拍在小紫肩上,自己才知道小紫为什么从来不对卓美人儿假以辞色。她早就看出卓云君隐忍背后的恨意和不甘。

“死丫头……”程宗扬低低说了一句,鼻间涌上一股酸意。

以前被小紫捉弄,总觉得死丫头很欠揍。直到昨晚自己抱着昏迷的小紫,在暴雨滂沱的大江中随波逐流,直至筋疲力尽,那一刻,含着她香软的唇瓣,呼吸着她甜美的气息,程宗扬才发现死丫头原来离自己这么近,近得无法分开,仿佛彼此血肉都交融在一起,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程宗扬下意识地伸出手,身边却空落落的少了些什么,连心里也空了一块。

程宗扬环顾左右,背包静静摆在地上。他捡起来,看到背包下的河滩上写着两个字:等我。

字迹细细的,让自己想起小紫纤美的手指。

心头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甜甜的,很软。

程宗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己早该知道死丫头死不了,这世上她还没有祸害够呢,哪儿会那么容易就死?

良久,程宗扬拉开背包拉链。里面的积水已经被倒过,那柄珊瑚匕首装在鞘里,放在背包一角。

“这个死丫头,连防身匕首都不带……”

程宗扬嘟囔着拿起匕首,收到怀里,接着捡起那只裹着苏妲己血滴的琥珀。

还好,琥珀温度没有变化,看来那妖妇没有追上自己。程宗扬牢牢把琥珀贴身收好,这次说什么也不让它离身了。

包里的物品没有少,都卢难旦妖铃还在包内,那些寸许长的小卷轴只剩下两三个,虽然在水里泡了一天,上面并没有多少水渍。另外还有一只皮夹,这个是和背包一起跟自己穿越的。自从发现这里没有纸币,皮夹无用武之地,程宗扬就将皮夹扔在包里。这会儿看到,心里微微一动,捡了起来。毕竟这是仅剩的几件和自己一同来到这个世界的物品。

程宗扬打开皮夹把里面的水倒出来,忽然指尖摸到一个硬硬的物体,摸出来时却是一块玉佩。佩上的缨络还是新的,佩身呈圆形,玉质半黑半白,形成一个天然的太极图。

程宗扬恍然想起,这还是自己在大草原时,蔺采泉为了招揽自己,特意留给自己的信物。那老家伙吹嘘太乙真宗的分支遍布天下,随便他到一处,拿出信物就能跟他联系。但自己在建康待了那么久,也没见到城里有道观,就一个清远的玄真观,还是荒废的。

程宗扬把玉佩扔回皮夹,重新拉好背包,然后盘膝坐在河边,望着河水。

“死丫头,太过分了吧,说好陪我的,又一个人溜掉……喂,我知道你在里面。有鳃了不起啊?随便找条河就睡。”程宗扬气哼哼道:“我告诉你啊,我这儿才是你家。进了我程家的门儿,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你生是我程家的人,死了也是我程家的死人……“对了,我刚才做了个古怪的梦,梦到小狐狸的新窝了。你不是看中小狐狸了吗?等你恢复好了,我们就去找他。让小狐狸用最好的车马送我们回建康……喂,你别睡得太久了,我只等你三天啊。瞧你选的这地方,连个人烟都没有,把我往这儿一扔,想饿死我啊……”

河水静悄悄流淌着,孤独的鸟影从水面飞过,却没有留下痕迹。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道:“我已经想过了,这次让你遇险,都是我的错……听到了吧?我已经认错了……我早知道自己应该变得很强才能保护你,却一直不用功。我保证,”程宗扬举起右手,“往后你抢我的女人,我再也不生气了。还有!我要变成王哲那样的高手!那妖妇再出来,我就拧断她的狐狸尾巴给你出气!还有姓卓的!那贱人差点害死你,等我练成绝世武功,就闯进龙池把她揪出来!妈的!我的人她都敢欺负!”

程宗扬怒火中烧,心神波动下,受创的经脉顿时一阵剧痛。他放缓口气,柔声道:“好啦,我知道你很累,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抓紧时间用功了。等我变成绝世高手,你就可以在六朝横着走啦。”

伴着淙淙的河水,程宗扬慢慢调理气息。积蓄在丹田内的真阳随着气轮的运转,一点一点释放出来,越过怡神守形和养形炼精,直接从积精化气开始,将积蓄在丹田内的真阳转化为真气。

一股温热的气息从小腹升起,沿着受创的经络缓慢运行,逐一打通封闭的穴道。程宗扬已经习惯了太一经和九阳神功这两种不同的功法一起练习。每次先按太一经的心法,真气行走六大阴经,再转为九阳神功,改走六处阳经。气息在体内像呼吸一样此消彼涨,先阴后阳,往来相济。

红日西沉,暮色四合。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小鹿从林中蹿出来,看到河滩上的人影,立刻折身沿河滩奔开。

程宗扬吐了口气,睁开眼睛。调息了两三个时辰,受创的经络已恢复大半,看来再有一天就差不多了。接着肚子不客气地叫了一声,告诉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

程宗扬坐起身,四野无人,夜色渐深,远处的山林一片幽暗,看不到半点灯火。天知道这里离建康有多远,这会儿祁远应该已经发现石灰坊的情形……他猛地握住拳头,心头像刀割般一痛。

良久,程宗扬安慰自己。有秦桧和吴三桂在,那妖妇未必敢出手对付祁远和吴战威。他扭头看了看,这里荒郊野外,如果要找吃的,恐怕要走出十几里。万一小紫回来没有见到自己,肯定会很生气。

算了,程宗扬嘀咕着。再撑两天也饿不死,还是在这儿等吧。如果小紫回来,自己就摆出奄奄一息的样子,她不让自己亲一口就装死给她看。

程宗扬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又愁眉苦脸地捂住肚子。这才一天,往后两天真不容易捱过去。

忽然一阵铃声沿着小径传来,程宗扬精神一振,手脚并用地爬上河岸。只要有人就好,讨口饭吃应该没问题吧。真不行硬抢也行啊,以自己现在的水准,怎么也算个江湖好手吧?

待看清铃声来处,程宗扬打劫的心思立刻化为乌有,客气地往旁边让了让,一边示意对方先走。

一匹枣红色的健马出现在薄雾中,马蹄踏破夜色。马背上的汉子背着一张铁脊雕弓,岩石般的下巴透出根根胡须,头上系着一条藏青色的额带,臂上戴着一只鹰隼的标记,握着缰绳的手掌又厚又硬,拇指套着一只青铜扳指,目光桀骜不驯。看到有人拦在路上,他扬起手,后面的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那汉子挺起胸,沉声道:“前面是哪位朋友,报上名来!”

程宗扬堆笑道:“这位大哥,你看我像劫道的吗?就算是劫道的,你们好几十个人呢,我敢自己出来吗?”

那汉子笑了起来,“我还以为足下艺业惊人,敢一个人拦我们雪隼佣兵团的队伍呢。这位兄弟是哪里人?怎会一个人在这里?”

佣兵团?哪儿来的佣兵团?程宗扬心里嘀咕着,嘴上道:“我是建康来的,船只昨晚遇雨沉了,一船人就剩我一个,好不容易游到这里。”

那汉子打量了他几眼,“你水性不错啊。”说着他跳下马,“前面有十来里的山路,今晚不走了,在这儿宿营!老张!你往前面瞧瞧,接应的队副怎么还不来?”

老张答应一声,打马往前去了。队伍中一个穿着脏兮兮青袍的瘦子从马上站起来,大声道:“各位兄弟!到了我们雪隼佣兵团,就要听队长的命令!上午给你们发的装备呢?每人一套铺盖!五个人一顶帐篷!都拿出来!咱们当佣兵的,活要干得利落,让人挑不出刺来——哎哟!”

话没说完,瘦子身下的坐骑低头吃草,向前一动,那瘦子顿时从马上跌了下来,引起一片哄笑。

为首的汉子笑骂道:“冯大法!你就消停一会儿吧!”

姓冯的瘦子讪讪爬起来,朝马屁股上拍了一把,臊眉搭眼地说道:“这不听话的畜牲……”

那些汉子都是野外宿惯的,一起动手,一会儿工夫就搭好帐篷。这些帐篷比起易彪用的北府兵军帐更小巧,白色的帐身上绘着雪隼的图案,看来是佣兵团的标记。

“我姓敖,敖润,不过跟海龙王没什么关系。”为首的汉子拿出一只铜制的酒壶,先抿了一口然后递过来,“喝一口,祛祛寒气!”

程宗扬喝了一口,一股火线顿时从喉咙直烧下去,烈得喉咙都仿佛烧掉,喘着气道:“好酒!”

敖润大笑道:“喝我的烧刀子没咳出来的,你是头一个!再来一口!”

程宗扬见他豪爽,也不客气,举起来又灌了一大口。这酒比自己喝过的酒都烈,喝到肚里浑身都热热地发烫。

敖润打量着他,“小兄弟这口背包有点意思,什么料子的?”

“在建康买的,我也弄不清。”程宗扬放下酒壶,道:“敖大哥,这是什么地方?”

敖润也不在意,往前面一指,“这里是广阳地界,前面就是广阳城。”

广阳?准备开渠的那个广阳?程宗扬记得云苍峰那张地图上,广阳离建康有好几百里远。

“不会弄错了吧?前面难道不是京口?”

“兄弟你不会是在京口沉的船吧?”敖润道:“你瞧这地上,哪儿下过雨?昨晚京口下过雨没错。从京口到这儿足有二百多里,你这下冲得够远,没撞上礁石算你运气。”

程宗扬听得发怔。从建康到京口还有一百多里,一个晚上自己在江中被冲出三四百里,难怪能甩脱那妖妇。

敖润道:“沉船这种倒霉事我遇的多了。看小兄弟的穿着也是殷实人家,沉了船不打紧,能保住命就好。”

自己实打实地在水里泡了一夜,这种走江湖的汉子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他身上落水的痕迹,虽然觉得他运气好得出奇,倒没有起什么疑心。

三四百里,自己要走回去可得几天,看来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跟祁远他们联系了。程宗扬道:“敖兄的佣兵团是雇佣兵吗?”

“没错!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意。”

敖润摘下铁脊雕弓。为了保持弓弦的弹性,弓弦平常都是松开的,这会儿他把弓弦拧紧,用拇指上的青铜扳指扣着拉了拉,放在手边,防备夜里突然出事。

程宗扬满脑子都是疑问。六朝也有佣兵?晋国兵力算少的,常备兵也有几十万,还要佣兵做什么?难道有人要对付小狐狸,请来的佣兵?程宗扬想起那个古怪的梦,心里顿时一紧,试探道:“晋国要打仗吗?”

敖润大笑道:“晋国哪儿用得上咱们?我是听说建康解散了一批老兵,专门来挑人的。可惜晚了一步,已经被人挑走一批,好不容易才找来这些。”

原来后面那些汉子是晋军,不知道是禁军还是水师的军士。程宗扬往外看了一眼,笑道:“你们消息挺灵通啊,才半个月前的事,就赶到建康来招人了。”

敖润是个豪爽汉子,说道:“我们雪隼佣兵团在晴州也是数得上的大团,本来人手足够用了。日他娘的!前些天出了件怪事,徐老三和赵老七这两个队长连个话都没留就突然跑了,还带走了十几个得力的兄弟!弄得我们措手不及。”

程宗扬道:“不会是跳槽到别的佣兵团了吧?”

敖润大摇其头,“徐老三和赵老七我信得过,不是这种人!”

说话间,旁边传来一阵喧闹。几名新加入佣兵团的军士掘了土灶,捡了干柴正准备生火做饭,姓冯的瘦子挤过来,要给大伙露一手隔空点火的神术。大伙听着好奇,都在旁边看热闹。

程宗扬道:“那位冯兄是法师?”

“可不是嘛。”敖润道:“按我们佣兵团的规矩,每一队都要配一名懂法术的,免得遇到对手有法师不好应付。”

姓冯的瘦子盘膝坐在灶前,两手在脏兮兮的袍子上擦了擦,闭目凝神,嘴唇微动,口中念念有词。他手掌对搓片刻,大喝一声往前推出,袖中风声大作,气势惊人。几个离土灶近的赶紧跳到一边,生怕被他施出的火焰带到。

疾风拂过,那堆干柴“呼”的一声……连股烟都没冒起来。

正在擦汗的冯大法顿时傻了眼,旁边几名汉子瞧瞧柴堆,再瞧瞧冯大法,又互相看了几眼,不约而同地捧腹大笑。

笑声未落,后面忽然有人叫道:“娘哎!帐篷怎么烧起来了!”

众人顿时一阵大乱,赶紧冲过去灭火,冯大法左看右看,一勾头就想开溜。

“冯大法!”敖润笑骂道:“看你干的好事!那顶帐篷还是新的,就让你给烧了!这账咱们记下,回头在你工钱里扣!”

冯大法也不敢还嘴,灰头土脸地嘟囔道:“我就说风向不对……应该背过来施法才是。”

敖润龇牙一乐,对程宗扬道:“冯源是平山宗的,一个小宗派,你可能没听说过。平时好吹个牛什么的,整天说自己早晚要成为大法师,大伙都顺着叫他冯大法。人还行,就是法术蹩脚了点。”

他抿了口酒,“嘿嘿”笑了两声,“御法师可不好找,蹩脚点的我们也认了。反正队伍里有个懂法术的,说出去也有面子。”

程宗扬看着冯源脱了长袍,手忙脚乱地救火,旁边还有人揶揄,“冯大法,你施个引水的法术过来,一下就把火给灭了!”

冯源严肃地说:“你这就外行了,我们平山宗是火法!我要施出法术,水引不过来,弄不好把这条河都烧干了!”

众人见他还死要面子,都哄堂大笑,“那也行啊,今晚的鱼汤就靠你了。”

总算火势不大,几个人扑打一会儿灭了火,笑闹着开始埋锅做饭。

程宗扬与敖润攀谈几句,得知六朝佣兵团数量不少,护送货物、保镖、甚至上阵作战,只要有人出钱,什么都好商量。佣兵团大都集中在晴州,原因是晴州名义上依附宋国,实际由晴州几家大商会共管。无论城市防务还是出海作战,都从佣兵团雇佣人手。

佣兵团除了招募时的安家费用,平时不发工钱,只管饭管住,哪家商会要请人,拿出的钱一半归佣兵团,另一半归佣兵。如果出事,佣兵团要对所属的佣兵负责,因此上规模的佣兵团都极重信誉。

雪隼佣兵团在晴州算是排行前十的大团,里里外外有一两千人。由于出海的生意多,团里大半都是惯于海上厮杀的水手。敖润这个队长管着百十号人,算是少有的陆战队伍。

前些天晴州几家大商会通知各团,要招募一批打过仗的步卒。团里正忙碌着抽调人手,谁知突然少了两名队长和十几名好手。敖润当时正和副队长带领几名兄弟护送一家商号的货物到广阳,得到消息,只好临时赶到建康招募。总算来得够快,挑选到二十多个打过仗的。因为团里催得紧,招够人便乘船从建康出发。

他们一行二三十人在江边下船已是傍晚,本来说好副队长过来接应,却迟迟没有见到人,索性在路上住宿一夜。

敖润道:“广阳离这儿只有十多里,一个多时辰就能赶到,这会儿天晚不好赶路。小兄弟,不如明天跟我们一起走,到了广阳你再想办法回去。”

程宗扬还要等小紫,推托道:“我就不劳烦各位了,明天去江边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回建康的船只,好搭船回去。”

敖润也不勉强。不多时饭菜煮熟,程宗扬早已饥肠辘辘,佣兵团的汉子拿来饭菜,他也不客气,捧起来就吃。只有冯源告诉大伙,他这位未来的大法师正在辟谷,喝口清水就足够了。

刚吃了一半,两匹快马疾驰过来,一个清亮的声音道:“敖队长!”

程宗扬背脊一僵,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一口饭含在口中,说什么也咽不下去,听着那个副队长说:“原本说要来接应大家,但因为劫匪……”

敖润腾地站起身,“咱们的货被劫了?”

“是另一家商号。”副队长简短地解释道:“劫匪下手狠辣,广阳城没有驻军,官府人手不够,听说咱们雪隼团正好在城里,前来请咱们帮忙。”

敖润放下心来,摸着下巴道:“出价多少?”

那位副队长微含怒意道:“敖队长!劫匪作乱,我们怎么可以坐视不管,还要官府出钱?别忘了,雪隼佣兵团的宗旨是公平、正义、责任和勇气!”

敖润头痛地摸着后脑勺,“你说的没错,可我得为兄弟们考虑吧?咱们二三十号人,一天的饭钱就得十几个银铢……”

副队长截口道:“把货送到广阳,我们不是得了钱?难道还不够用吗?”

“护送费用是八百银铢!团里拿一半,剩的四百银铢是咱们五个的。辛苦一个月,每人八十银铢已经够薄的了。”

“我那一份算给大家的好了。”

“你那一份够个屁啊!”敖润道:“我还招募了二十多号兄弟!每人三十个银铢,护送的钱用完我还倒贴一百多!从广阳回晴州,坐船得多半个月,剩的钱勉强够用。日他娘的,我一个大老爷天天数着钱过日子,我容易吗?路上多耽误一天就多一天开销,我总不能让兄弟们要饭回晴州吧?再说了,官府请咱们帮忙又不给个说法,如果兄弟们伤了残了怎么办?”

敖润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副队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六扇门也没有多少钱。”

“六扇门?”敖润稀奇地问道:“六扇门的人在广阳?”

老张插口道:“没错。我在路上碰见了,确实是长安六扇门。”

敖润拍着脑袋沉吟道:“既然是六扇门的人,这个忙咱们得帮啊……”

老张不乐意地说道:“队长,咱们还饿肚子呢,干嘛给他们这个面子?”

敖润眼一瞪,“行走江湖少不得跟六扇门打交道,咱们雪隼佣兵团出手帮六扇门办案,卖的是交情!再则六扇门还得请咱们帮忙,说出去也光彩啊。”

副队长赌气地小声道:“市侩!”

敖润没理会,叫道:“冯大法!你兜里的钱呢?”

冯源警觉地捂住口袋,“没有!”

“少啰嗦!你一天数八遍,我能不知道?都给我拿出来!”

敖润逼着冯源要钱,这边老张盛了饭叫道:“副队长,赶紧吃吧!”

程宗扬背对两人,心里猛打算盘。早知道会撞上她,自己就是在河里泡一晚上也不混这口饭吃。可她不是去了长安吗?怎么会跑来当佣兵呢?

那位副队长快步走过去,到程宗扬身边忽然停住脚步。

一只手掌搭在自己肩上,程宗扬冷汗直冒,使劲低着头,两手捧着黑陶大碗扣在脸上,一副饿死鬼的模样猛扒筷子。

那位副队长犹豫了一下,索性低头看来。

躲是躲不过去了,程宗扬只好放下碗,带着嘴边的饭粒干笑道:“好久不见了……哈哈。”

眼前露出一张秀美的面孔,丹唇皓齿,长眉如同飞翔的燕翅,短暂的惊愕之后,她眼中迸出愤怒的火花,咬牙道:“果真是你!”

程宗扬心里一叠声道:她不会动手!不会动手!不会……我靠!来真的!

眼前几乎喷火的小美人儿左手一紧,握住腰侧的剑鞘,长剑“嗒”的一声跳出半截,接着右手抢住剑柄,“锵啷”拔出长剑。

程宗扬当机立断,一把丢下饭碗,脚下一弹,拼尽全力朝后跃去,半空中转过身,不要命地往山里狂奔。

“淫贼休走!”

娇叱声中,小美人儿飞身追来。

程宗扬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上久无音讯的月霜。王哲在与罗马军团决战前,让自己送月霜去长安找李药师,但那丫头恨自己入骨,总算看在王哲的面上没有杀自己泄忿,只是抢走所有钱物,头也不回地与自己分道扬镳。

天知道月霜怎么没去长安,却加入了雪隼佣兵团,还混了个副队长。按说这种超越一般男女的亲密关系,应该有点交情,不过看她恼火的样子,可以肯定不是找自己叙旧的。

月霜的功夫自己见过,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觉得很厉害。现在回想,应该和小香瓜水准相差不大。不过程宗扬还记得月霜那晚采血不成,反被自己采了花,这丫头愤怒之余,在面对阿伽门侬的近卫骑士团时,一剑斩杀黄金骑士,显露出非凡的实力。面对陌生人都那么狠,这会儿面对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肯定更有超越水准的发挥。

程宗扬使出浑身解数,飞速逃入山林,全不顾身后惊讶的目光。

敖润瞠目结舌,半晌才道:“看不出啊,这小子功夫够俊的……”

冯源提着水壶,喃喃道:“淫贼?难道副队长……”

老张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别瞎说啊!”他小心看了敖润一眼,“队长,咱们……”

敖润拿起弓,“走!别叫月姑娘吃亏!”

程宗扬把背包抱在胸前,身体前倾,足尖使力,每一步都跨出丈许。如果是百米竞技的赛场,自己这会儿的速度能轻松迈入七秒大关,把所有的世界纪录都踩到脚底。不过这种极限速度坚持不了多久,狂奔一里多,一口气已经耗得大半。

幸好山林已经近在咫尺,程宗扬刚一头扎进林中就听到背后弩声响起,接着一支弩箭擦着自己的脖颈射进密林。

这丫头真想要自己命啊!程宗扬不敢把背后暴露出来,往树后一靠,腰背用力,身体用力弹起钻到另一棵树后。山林簌簌而动,半黄半绿的树叶飘落下来,掩盖了衣衫破风的声音。

月霜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边用长剑挑开拦路的枝叶,一边单手扣上弩矢。忽然树叶的飘落声一停,周围陷入寂静。

月霜警觉地竖起耳朵,周围虫蚁鸣叫的声音尽入耳中,那个混蛋却像消失了一样毫无动静。她握紧剑柄,眼睛在声音消失处飞快地搜寻。

林中月色很暗,那个混蛋想躲起来并非难事。不过他不会知道自己在加入佣兵团之前,曾经在长安的六扇门总部待过几个月。如果不是自己一心想加入军队,现在早已披上捕快的服色。他这点伎俩,怎么可能瞒过自己的耳目!

林木后面有一片丛生的荆棘,半人多高的荆丛有数十丈宽,一直延伸到山凹内。月霜慢慢移动脚步,突然抬起手弩,弩矢飞进灌丛钉在一件衣物上。

程宗扬在树上看得心惊肉跳。若不是自己用衣物包住石头塞到荆棘丛中,这一箭就能射得自己透心凉。

趁着月霜诧异的一瞬,程宗扬飞身而下,一头钻进荆棘丛中。在她换上弩矢之前长吸一口气,真气遍布全身,硬生生在荆棘中闯出一条路来。

衣衫破碎声不住响起,袖口、裤脚不断被荆棘钩住、撕碎。这片荆棘丛枝条密布,想从它里面万叶不沾身地钻过去,除非练成铁布衫的强硬外功。自己赌的是月霜再狠也是个女人,总不敢穿着衣服进来,半裸着出去。

“淫贼!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月霜厉声喝道,紧盯着荆条摇动的地方,远远绕开荆丛。

对面传来一声清啸,一个声音好听,腔调却略显生硬的声音道:“是月姑娘吗?”

月霜喜出望外,“泉姐姐!前面有个淫贼!”

话音未落,对面林中传来一阵兵刃撞击的激响。泉玉姬的声音道:“有几个贼寇朝那边去了,多加小心!”

月霜还没有开口,敖润高声叫道:“六扇门的朋友放心!有我们公平、正义、责任和勇气的雪——隼——佣兵团在!必定能擒下贼人!”

月霜怒道:“你把佣兵团喊那么响干嘛!”

敖润低声道:“我们雪隼佣兵团怎么了?配不上你啊?你吃着我们佣兵团的饭,给我们打打名号怎么了?”

程宗扬心里叫娘。这帮贼也真够欠揍的,早不来晚不来,正赶上这会儿要命的时候把六扇门的人引来。他心一横,朝一侧山坡钻去。这山不高,就是不小心摔下去也比被人当成淫贼办了强。

好不容易捱到荆丛边缘,明月正好被一片乌云遮住,程宗扬暗叫一声,天助我也!不管不顾地扑了下去。

身下一热,没有撞到岩石,反而撞到一个热呼呼的小人。那人被他撞得龇牙咧嘴也不敢作声,捂着屁股回头一看,惊喜地说道:“飞鸟大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