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0章·沉江

身体下面卓云君的胴体一片冰凉,背后的小紫也好不了多少。三个人一动也不敢动,希望能瞒过这个手段残忍的妖妇。

太阳穴微微一痛,吸入两道微弱的死亡气息。程宗扬一颗心慢慢沉下去,闭上眼睛屏去所有的思虑,全力调息。

“死奴才,你原来在这里。”苏妲己娇笑着说道。

卓云君浑身一凛,接着才发现她声音是从窑场传来。匕首冰凉的锋刃贴在她颈中慢慢收回,小紫咬住唇,眼睛越来越亮。

苏妲己没能诈程宗扬出来,片刻后冷哼一声,冒雨在林立的石灰窑间搜索起来。

雨水汇聚过来,在排水沟中越涨越高。程宗扬对身外之物毫不理会,一味调息,小紫却越来越焦急。小魏带他们藏身时没想到会下雨,这会儿三人把排水沟堵得严严实实,苏妲己搜完石灰窑,只要略一留意就会发现排水沟的异状。

但危险比她计划中来得更早。排水沟水位涨起,首当其冲的就是最下面的卓云君,她口鼻被混了泥土的雨水呛住,禁不住咳了一声。

不等苏妲己寻声过来,小紫立刻腾身飞起。她顾不得去杀卓云君,立即一手扯住程宗扬,拍开他身上的穴道,朝山下掠去。

但苏妲己速度更快。小紫刚掠出数丈,背后就风声大作。小紫头也不回,径直挥出紫鳞鞭。她鞭身蓄满真气,准备趁苏妲己真气吐出的刹那借势飞出,即便是滚下山坡也要赶到江边。只有在水中,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苏妲己仿佛看穿她的心意,狐灵带落在鞭上,真气含而未吐,反而生出一股吸力,将紫鳞鞭扯住。她正要回力猛拉,忽然手上力道一空,却是那小丫头撒手扔开鞭子,朝山下疾掠。

程宗扬勉强提气,“铃!”

“没用的!”

小紫知道他说的是都卢难旦妖铃。那只妖铃是幽冥宗的圣物,都卢难旦的意思是刀山地狱,铃内阴魂大成之后,一旦附在他人身上,对手每走一步都如同踏在刀山丛林之上,苦楚万分。但这只妖铃阴魂未足,用来对付云丹琉还可以,对上苏妲己,只怕几招间,好不容易炼出的阴魂就殒灭无痕。

“小妹妹走得好快呢。”

苏妲己的娇笑声从背后传来。此地离江边不到一百步,但一百步的距离已经够苏妲己杀他们十次。

“啊呀!”小紫痛叫一声,跌倒在地。被她扯住的程宗扬失去凭依,往前一栽,重重摔进草丛。

苏妲己飞身掠来,狐灵带荡开雨雾,朝小紫脑后击去。

那少女外衣松开,露出里面雪白的肩头和一截玉藕般的手臂。在她臂上套着一只绯紫色的珊瑚臂钏,虬枝状的珊瑚用黄金镶着,在臂上绕了几匝,衬着少女雪滑的肌肤,光彩夺目。

就在丝带及体的刹那,小紫玉臂一展,娇叱声中,珊瑚臂钏从臂上脱出,妖蛇一样由臂及指一闪而过,射向苏妲己的心口。

“小妹妹,你身上的东西真不少啊。”

苏妲己狐灵带旋转盘起,结成网状,雪茧般将臂钏裹住。绯紫色的珊瑚臂钏在丝带间光芒大作,发出一连串劲气交击的爆裂声,却没能伤及丝带分毫。

“小妹妹,还有什么法宝,尽管使出来好了。”苏妲己娇笑着扬起狐灵带,密集的雨点激射开来,丝带卷起血浪朝程宗扬击去。

看着小紫发白的面孔,苏妲己得意地冷笑一声。论实力,这小丫头在自己手下能走百余招已经很了不得,可她诡计百出,每次都只差一线从自己指缝间溜出。苏妲己索性改变策略,先对该死的逃奴痛下杀手。

果然,小紫没有独自逃生,而是举起小手。她秀发被雨水打湿,美目亮如寒星,指上的紫水晶在雨中熠熠生辉,娇叱道:“魔犬出来!”

冥冥中传来魔犬的咆哮,接着一只头颅凭空伸出,雪雪变化的夜叉魔犬再次出现。它弯曲的鼻梁仿佛被重物击碎,血迹斑斑,凶狠地瞪着苏妲己,然后大口一张,狠狠咬住狐灵带,齿间火焰将丝带烧得吱吱作响。

苏妲己在江边已经与魔犬交过手。比起传说中吞虎毙蛟的夜叉魔犬,这只是一只未成年的幼犬,力量远远不济,虽然天生对妖术免疫,但要打发它也并非难事。这小丫头不顾法术反噬,短时间内再次召出魔犬助阵,已经是黔驴技穷。

苏妲己心里冷笑,一边抵挡魔犬的利齿,一边盘算怎么擒下这个狡猾的死丫头,好让她在自己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魔犬三只头颅逐一现形,顿时烈焰迸发,冰晶四溅。魔犬中间头颅的三只魔眼由红转蓝,被它妖异的目光扫过,淋湿的草木立刻嗤嗤作响,升起白雾。

苏妲己艳红的唇角挑起,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丝带飘飞间发出狐鸣般的声音,一下一下抽击着魔犬。

魔犬可怖的外形还残留着几分雪雪的模样,每次被狐灵带抽中都发出一声哀鸣,死死撑着奋力抵抗。

空气中漫过一片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诡异绿色,苏妲己娇躯一震,失声道:“黑魔海!”

小紫抬起玉掌,那柄珊瑚铁制成的匕首刺在掌心,飞快地吸食着她的鲜血。

苏妲己厉声道:“看你用血祭之术还能撑到几时!”

黑暗中闪过一道妖异的光芒,苏妲己右手平平摊开,放在胸前,左掌竖起,玉指微翘,朱红色的狐灵带绕在臂间,在雨中飞舞。她两只媚眼凝视着小紫,尖尖的下巴微微内勾,唇角露出残忍的笑意。接着一条雪白的妖尾从她臀后伸出,荡开层层雨雾。

魔犬像面对最可怕的敌人一样,七只眼睛同时张开,发出惊雷般的咆哮。妖妇臀后伸出第二条狐尾,接着又是一条。每多一条狐尾,她身周的光芒便扩张一分,雨点与光芒一触,随即消失无痕。那片绿色薄雾逆转回来,被光芒一点点冲散。

顷刻间,苏妲己九尾齐出,魔犬的吠声渐渐低弱下来,仿佛被无形的压力压迫着,随时都可能消失。就在这时,魔犬庞大的身体突然爆出一团血雾。

苏妲己骇然发现,魔犬正中的头颅像被刀切般蓦然裂开,接着从它额头中挥出一柄雪亮的匕首。

程宗扬大叫道:“小紫!”

他在旁边看得清楚,趁苏妲己与雪雪剧战的时候,小紫突然擎出珊瑚匕首,毫不犹豫地从后面斩杀雪雪。夜叉魔犬大团大团的血雾凝聚在匕首上,绿色薄雾也附入刀身。小紫咬紧牙关,匕首雪亮的锋刃迅速转红,浓得仿佛滴下血来,呈现出诡异的光泽。

苏妲己臂间的狐灵带被匕首划中,随即断裂,上面一截熊熊燃烧,下面一截却凝如寒冰,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粉碎。

苏妲己神情大变。尖啸声中,竖在胸前的玉掌猛地合拢,夹住匕首。匕首锐利的锋芒只差毫厘就可透体而入,却停在胸口。那只雪雪化成的魔犬在空中呜咽着爆成一团血雾,踪影皆无。

小紫以夜叉魔犬和自己的鲜血为祭,一举斩断狐灵带,逼得苏妲己不得不与她的匕首硬抗。

苏妲己胸前雪白的丝衣像被大火焚烧一样迅速变色,由白而褐,由褐而黑,最后变成灰色,被雨点一打如灰烬般散开,顺着胸前白腻的肌肤流淌下来。她美艳的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眼底却深藏惧意。那双玉白的手掌紧挟匕首,涂着丹蔻的指甲也渐渐变色。在她臀后,九条雪白的狐尾同时扬起,宛如玉扇。

小紫一缕发丝散落下来,湿淋淋贴在白玉般的颊上。匕首一端挟在苏妲己掌中,珊瑚铁虬屈的尾柄刺入她的手掌,正不停吸噬她的鲜血。

大量失血使小紫面孔迅速变得苍白,而对面的苏妲己更如同置身地狱。她胸前的衣衫寸寸焚化,烟尘般的细灰被雨水冲刷着,淌过她丰腻的双乳。那对傲人的雪乳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洗去烟尘,一点点裸露出来,最后微微一弹,露出雪乳上鲜红的乳尖。

苏妲己眼中惧意越来越深,两人此时以性命相搏,不死不休。那小女孩虽然有魔血之威、匕首之利,也拼不过自己多年的修为。但她不顾生死,注入自身鲜血来抗衡。短短两个呼吸时间,自己至少已经化去她身体一半的血量,换成别人早已昏迷不醒,她却源源不断地催动血脉,仿佛将全身的鲜血都抛洒出来也毫不吝惜。

苏妲己惧意越来越浓,两手微微发颤,匕首顺势向前进了一分,已经触到她白腻的肌肤。

程宗扬强忍着经络炙烧的剧痛,撑起身体,接着又吐了口鲜血。他狠狠啐了口血沫,吃力地爬起来。只要靠近那妖妇,就是一头栽到在她身上,也许胜负的天平也会就此倾斜。

忽然,身边多了一个人影。

卓云君披着宽松的丝袍,半边身体沾满泥水。杏眼无喜无怒,先静静看过小紫,然后停在苏妲己身上。

程宗扬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狂叫道:“滚开!”

卓云君双掌合拢,轻轻一旋,白美的掌心间绽出一道淡若无痕的光芒。

这招烈焰凤羽与卓云君全盛时不啻于天壤之别,真气弱无可弱,即便一只茶杯也未必能打翻。然而此时她却微微一笑,然后将那点光芒一点不漏地拍进小紫肩上。

小紫一声不响地向后倒去,半空中,她张开口却只吐出一丝血沫。

苏妲己尖叫着按住胸前溅血的伤口,手指一瞬间被鲜血染红。

程宗扬什么都没有去看,张臂抱住小紫。她身体轻盈得仿佛没有重量,失血的面孔像花瓣一样苍白。

“小紫!”

程宗扬狂叫着将她的头脸紧紧护在胸口,然后咬紧牙关,沿着泥泞的山坡一路翻滚下去。

苏妲己昂首发出一声尖厉的鸣叫,长长的狐尾上,狐毛一根根挺直,宛如银刺。她扭头盯着卓云君,目中妖光闪动,恨不得杀尽世上所有生灵。

卓云君红唇轻动,“咄!”

苏妲己顿时狐尾一震。

卓云君右手掐着法诀,紧盯苏妲己,一步步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十余丈外,然后转过身,吃力地攀上山坡。

“死丫头!你可别死啊!”

程宗扬心头狂叫,身体在山坡上滚动颠簸,泥水灌入口中,浑身的骨骼仿佛一根根折断。

“砰”的一声,背脊撞在一块岩石上。程宗扬“哇”地吐了口血,只觉眼前天旋地转,身体无处不痛。

山腰传来一声刻毒之极的尖啸,苏妲己玉体半裸,两团傲人的雪乳在胸前跳动,长发四散飞舞,妖魔般一掠而下,尖叫道:“纳命来!”

程宗扬惨笑道:“死丫头,这回咱们真完蛋了……”

小紫偎在他怀中,手臂慢慢抱紧他的腰身,忽然向后一仰,两人同时坠入奔腾的江水中。

冰冷的江水没入口鼻,程宗扬抱紧小紫,身不由己地被卷进波涛。他拼命踩水,试图露出水面。但江面风高浪急,一个浪头打来便把两人推到水底。

程宗扬一口气耗尽,胸口憋闷得仿佛炸开。反正是要死了,程宗扬索性张开口,吼道:“死丫头!我……”

一口水呛进喉咙,程宗扬咳嗽着,每咳一声,都有更多的水涌进肺部,让他最后的话无法说完。

忽然一张柔软的小嘴印在唇上,艰难地吐来一口气。

程宗扬眼眶一热。刹那间,身边奔腾的江水仿佛变成无足轻重的浮云,只有鼻间一股酸意直冲眼角。

小紫费力地吐过来一口气,然后伸出滑嫩的香舌,将他肺中呛溺的水吸入喉咙,重新吐来一口气息。

江面下的水流依然湍急,却没有水面上的狂风暴雨、惊涛骇浪。两人唇齿相接,对身外的一切都不再理会。

程宗扬终于知道了小紫神秘的喉鳃。她将自己肺里的积水吸入喉内,经过柔软的鳃部过滤,然后再将肺里吸收的空气吐入自己口中。两人齿舌交合在一起,体液在两人体内源源不绝地交换,仿佛融入一体。

慢慢的,臂间的胴体生出微妙的变化,小紫双腿合拢,大腿以下的部位渐渐变得柔软而修长,像鱼一样光滑。

程宗扬禁不住咧开嘴想笑,却呛出一口鲜血。小紫闭着眼睛,无言地将他的鲜血吸进喉中,保持他肺里空气的流通,但她的身子却不可避免地凉了下去。

小紫伸出手指,在他胸口慢慢写着:别笑……

不要动……

慢慢吸气……

我会陪着你……

手指一软,耗尽精力的小紫昏迷过去,但已经变身的少女仍本能地呼吸着,将水吸入喉内,在鳃里转化为空气,再吐入自己口中。气息虽然微弱,却是自己救命的空气。

程宗扬不敢挣扎,只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丝毫不敢松手。建康的灯火被远远抛在身后,两人相拥相偎,沿着大江顺流而下,朝着未知的世界漂去。

程宗扬什么都不再去想,在波涛中静静拥着昏迷的小紫,呼吸着她兰花般的气息。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抱着她,自己宁愿就这样漂泊,一直漂到千里之外的大江下游,漂到浩瀚无边的大海,漂到天地和时间的尽头。

死丫头,不管到哪里,我也会陪着你!

【第二十集完】

【建康篇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