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99章·义死

不多时,小船驶入大江。眼前的视野猛然变得开阔,滔滔江水仿佛从天际奔涌而来,一望无际。夜风渐起,一层层乌云堆积过来,月色越来越暗。交织的游船画舫和舟妓的欢笑歌乐都被抛到身后,四周只剩下大江奔腾流动的声音,永无止歇。

看看天色,程宗扬嘟囔道:“看来要下雨呢。”

船上轻帆鼓起,借着风势,速度越来越快。程宗扬掌着舵,费尽力气才靠近岸边,然后掉转船头,沿江岸顺流而下,泊近码头。

“死丫头,去把船锚解下来。”

“不要!人家才不要干这种粗活!”

眼看着船只飞速接近码头,小紫还像没事人一样,程宗扬恨不得掐死她。他丢下船舵,扑到船头,解开石锚,展臂一挥,缠在码头的石柱上。

船身猛然一顿,推着船只前行的江水从船侧滚滚而过,终于停了下来。程宗扬抹了把汗,“死丫头!懒死你了!”说着他一手抓过舱中背包背在肩后,突然间脸色大变。

程宗扬猛地扯开背包,只见里面一枚琥珀正散发着妖异的红光,隔着背包都能感受到它的热度。

“干!”程宗扬狂叫一声。

这枚琥珀是小紫交给他的,里面有一滴苏妲己的血,一旦这妖妇接近,一里之内就会发热示警。但在莫愁湖上苏妲己被萧遥逸和秦桧联手击伤,至少要两三个月才能复原。自己随手把琥珀丢进背包,忘了放在身上。此刻琥珀热量狂升,显然苏妲己不但在旁边,而且近在咫尺!

小紫一眼瞥见,立即抽鞭在手,扬腕将船篷一划为二。

破碎的船篷间露出一个美艳的身影,苏妲己慵懒地支着下巴,就那样贴在帆上,雪白的长衣在风中猎猎飞舞,娇笑道:“好聪明的小姑娘,我收你当女儿好不好?”

小紫仰起脸,甜甜笑道:“好啊!娘,你站得好高,人家看不清你呢。”

苏妲己臂间丝带飞起,从帆上轻盈地飘落下来。身在半空,她妖媚的笑容忽然一变,屈指弹开几枚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牛毛细针。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程宗扬抢过易彪丢下来的长刀,左鞘右刀,朝苏妲己攻去,一边喝道:“你们快走!”

“走不了啦。”小紫道:“她在横塘就跟上咱们,等我们过了江才出手,就是好让咱们没办法求援。”

“真聪明。”苏妲己笑吟吟道:“还不扔了鞭子投降?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也不计较你跟这个叛奴合伙诈骗的事,只要割了你撒谎的舌头,拧断你的手脚,把你卖到窑子就行了。”

小紫笑道:“我有个女儿是做老鸨的,你若是喜欢,我可以让女儿收了你,当个粉头啊。”

苏妲己美目生寒,娇叱道:“我要杀的是这个叛奴和撒谎精!不相干的人滚开!”

卓云君脸色苍白地立在船头,突如其来的剧变使她几乎呆住了。

小紫不高兴地说:“不要吓我的乖女儿!”

苏妲己失笑道:“这是你女儿吗?当你娘也够了呢。”

忽然她朱红色的丝带一旋,挡住程宗扬猛虎般袭来的长刀,精致的眉梢微微挑起。

程宗扬咬紧牙关,腮帮的肌肉岩石般鼓胀着。如果不是有易彪的长刀,自己这会儿连一拼之力都没有。谁能想到这妖妇不到一月时间就恢复如初,而且实力不退反进,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也难以应付。

这次苏妲己没有跟他客气,一上来就连下杀手。那条丝带游龙般攀住长刀,让程宗扬每一刀劈出都要全力以赴,不过数招就接连遇险。

比上次幸运的是,自己身边还有小紫。那丫头的紫鳞鞭虽然不如自己的长刀飞舞狂啸、气势惊人,但招术诡异之极。苏妲己丝带拂来,莫名其妙就被耗尽真气,反而让她的紫鳞鞭借机反攻。

“能在我的狐灵带下支撑十招,小妹妹,你的修为很不错呢。”

脚下的船身不住摇晃,似乎随时会在庞大的压力下分崩离析。朱红色的丝带宛如狂风暴雨,将长刀的攻势完全化解,程宗扬不得不退上码头,稳住阵脚。

苏妲己身子一旋,将两人逼开。程宗扬退守码头,小紫则留在船上。她的紫鳞鞭越来越绵软无力,在狐灵带的攻势下步步后退。

苏妲己当然不会被她的故意示弱迷惑,舍开程宗扬,被她诱到船上,狐灵带反而趁机攻势大张,将她的紫鳞鞭完全压制。小紫似乎这时才发现失策,但已经无法扳回局势,只能守住身周数尺范围,想给程宗扬策应已经是有心无力。

程宗扬沉着脸,刀光霍霍,以刚对柔与苏妲己硬拼。十几招一过,他发现苏妲己攻势虽然猛烈,却似乎有意回避与自己长刀的正面交锋,全部以阴柔力道化解,好像对某件事十分忌惮。

程宗扬略一思忖,顿时想起上次危难之中自己使出九阳神功,让这妖妇大惊失色。看来妖妇忌惮的正是太乙真宗的九阳神功!

程宗扬一边出招,一边催动丹田气轮,暗暗运起九阳神功。第一个光球很快凝出,在手太阳经络中运转不已,接着是手少阳的第二颗光球。程宗扬缓缓积蓄力量,却含而未发,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一招重创苏妲己,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卓美人儿!赶快跑!”程宗扬提声叫道:“上面是石灰坊!去找小魏!”

卓云君犹豫了一下,跳到水中,然后攀上码头,赤脚朝山上奔去。

苏妲己看出她脚步虚浮,对她毫不在意,娇笑道:“叫来也好,让我把那个逃奴也一并杀了!”

娇笑声中,苏妲己左手朱红色的丝带一声脆响,顶端尺许散成无数轻丝,无孔不入地朝小紫拂去。

苏妲己转身媚声笑道:“这一招情丝万缕,小妹妹,你有得消受了呢。”

小紫露出惊愕的表情,紫鳞鞭与轻丝一触立刻败回,鞭梢荡入水中。

苏妲己狐灵带蓦然加速,将小紫娇小的身影笼罩在轻丝下。她艳红的唇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这一记情丝万缕是她的绝技之一,只要被情丝拂中,保证这个精致的小姑娘体无完肤,死得惨不忍睹。

小紫忽然一笑,垂在水中的紫鳞鞭蛟龙般飞出,带着无数水花迎向轻丝。与此同时,鞭身迸射出耀眼的紫色电光,只一击便破开苏妲己漫射的情丝密网。

苏妲己长眉一震,狐灵带末梢的轻丝被闪烁电光的紫鳞鞭击中,立刻蜷屈起来,已经败了一招。不过这次交手,她也摸清了这丫头的底细,小小年纪便有四级的修为,果然难得,但与自己相比还差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苏妲己改变主意,涂着鲜红丹蔻的玉手挽紧狐灵带,妖媚的美目透出一丝妖异的光芒,准备放开程宗扬,先给这个小丫头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小紫的紫鳞鞭与狐灵带重重击在一起,发出一串劲气交击的爆响。她虽然占了先机,终究实力逊了一筹,紫鳞鞭递出一半就被逼回,接着一股大力涌来,狐灵带幻化出血浪般的影子,将她半身圈住。

程宗扬长吁一口气,左手的刀鞘疾斩苏妲己小腿。虽然刀鞘无锋,这一记也足以击碎她的腿骨。更致命的则是他右手的长刀。程宗扬双肘如盘,刀鞘劈出的同时,长刀顷刻间攻出三招。

苏妲己不敢大意,急忙收回攻向小紫的丝带,狐灵带荡出三个圆环,化去他的刀势。

忽然程宗扬双目一睁,肩头肌肉鼓起,咆哮道:“敢杀我兄弟!去死吧!”

随着程宗扬的怒吼,三颗光球从手中脱出,沿着刀身射向刀尖,然后迸裂成一抹耀眼的光芒,在刀锋上翻滚流动,照亮了苏妲己惊恐的面容。

程宗扬凝聚多时的九阳神功一举击出,长刀仿佛承载着一轮太阳,呼啸着劈在苏妲己的狐灵带上。

真气狂涌而出的刹那,那妖妇面上的惊恐突然变成冷笑。朱红色的狐灵带翻起血一般的波浪,那道凝聚着自己力量的九阳真气在脱离刀锋之后的刹那,被狐灵带一绞,突然折回,攻入自己全无防御的经络内。

程宗扬“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九阳真气逆行的经络像被烈火烧炙一样,寸寸剧痛,连丹田气轮也受到重创,痛如刀割。

苏妲己仰天笑道:“我花了十余年时间,练成这招对付九阳神功的逆阳诀!本来想让王哲老狗消受,没想到却便宜了你!死逃奴!”她娇叱道:“现在跪下来求我吧!”

程宗扬浑身的经脉仿佛都被震碎。苏妲己这一招处心积虑,趁自己真气脱出的刹那改变九阳真气攻击的方向,强行逆转回来,等于是自己全无防备的状况下,受了自己全力一击。苏妲己的逆阳诀不是没有破绽,毕竟真气同源,虽然经络俱伤,但不是被对方的真气攻入,只要休养几日就能恢复,下次再交手,不至于再上她的恶当。可生死关头,哪里有几天时间给自己恢复?

“天道毕,日月俱……”

一个美妙的声音响起。小紫张开小手,曼声吟唱道:“出窈窕,入冥冥。气布道,道通神……”

她声音带着奇异的共鸣,动听之极,周围的风声、江水奔腾的波涛声、妖妇志满意得的娇笑声……都被小紫的吟诵声所压制。

这段咒语自己听过。程宗扬半跪在地,想起小太监相龙把都卢难且妖铃交给自己时,曾念过类似的咒语。

小紫翘起玉指,指上的紫水晶戒指光芒璀璨,在空中长长划过,留下刺眼的光弧。

“夜叉魔犬!出来!”

被她手指画过的空中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撕裂,缝隙中露出冥府阴森的一角。接着一团白绒绒的东西从黑暗的极深处奔来,随着离缝隙的出口越来越近,它身形也越来越大,雪一般的绒毛膨胀起来,颜色不断变深。

当雪雪从缝隙中现出身来,原来绒球般的小狮子狗已经变化成一只体型巨大的三头魔犬。那道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缝隙泛起波纹般的涟漪,随即消失,空中多了一只牛犊大小的纯黑猛犬。

它左边的头颅像准备攻击一样微微勾下,怪目圆瞪,牙齿呼吸间迸出骇人的火光。右边的头颅咆哮着昂起,每咆哮一声,空气中便凝出无数细小的冰晶,烟尘般落下,江水被冰晶一触,随即凝结。它中间的头颅则像王者一样平举,嘴中伸出两对獠牙,每只头颅都生着一支鬼角。中间那颗头颅正中还生着一只竖直的眼睛,一共是三头七眼,每只眼睛都泛着诡异的血红光泽,宛如从地狱钻出的夜叉。

程宗扬抚住胸口,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这东西就是小紫整天抱着的小贱狗雪雪?

小紫叫道:“雪雪!去!”

魔犬三只头颅都扭过来,七只眼睛同时睁开盯着苏妲己,尺许长的黑毛无风而动,仿佛一头威猛的雄狮盯住自己的猎物。

“嗷——”

魔犬三张大嘴同时张开,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飞腾的火焰与冰晶交织在一处,潮水般朝苏妲己涌去。

苏妲己厉啸一声,狐灵带绵绵不绝地展开,将整个码头笼罩在血一般的浓影中。

小船轰然破碎,小紫飞身跃起,抓住程宗扬的衣领往山上掠去。程宗扬闷哼一声,丹田如受刀割。

小紫在他耳边道:“快走!雪雪支持不了多久!”

程宗扬费力地问道:“狐狸不是天生怕狗吗?”

“雪雪是被召唤出来的,原身还在岛上,最多只能支撑一盏茶的时间。”

苏妲己一直忍到他们渡江才出手,用心着实毒辣。秦淮河毗邻建康,在那里动手,程宗扬的手下随时都可能赶来。这会儿两人被逼离江畔,想逃命就只剩下一条路,而小魏即便得到消息,回去求援,也要先渡过大江。那妖妇只要守在江边,就不怕他们召来秦桧和吴三桂这样的强手。

刚掠上山坡便看到前面一个身影。卓云君赤着脚行路艰难,这时居然还没有赶到石灰坊。

小紫也不理她,拉着程宗扬与卓云君擦肩而过,一面发出轻啸。

柴房灯光“噗”的一声被人吹灭,接着小魏跃到门外,“程头儿?”

“姓苏的妖妇在后面!先躲起来!”

坊中有十几处石灰窑,还有一些正建了一半,要藏身并非难事。小魏听到是苏妲己,当下也不废话,双手接过程宗扬,跃到屋后。那里是一条排水沟,勉强能躺下一个人。小魏把程宗扬放在沟内,然后扔来几张草席盖住。

房中传来莺儿娇细的声音:“是公子吗?”

小魏低声道:“别说话。”接着用草席抹乱脚印,抱起房后一只盛满石灰石的大筐朝石灰窑走去。

小紫伏在程宗扬肩后,悄声道:“这个倒不是大笨瓜。”

苏妲己追来找不到他们,肯定猜到他们会躲在石灰窑中。小魏把他们放在排水沟里,又搬动重物,模仿带人行走的脚印到窑区走一趟。这里大大小小的石灰窑,加上刚挖开还没建好的不下三十处。苏妲己一处处找下来,至少也要半个时辰。相比之下,他们藏身的排水沟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魏的脚步声还在远处,头顶的草席却掀开一角,现出一个颤抖的身影。程宗扬心脏几乎提到喉咙里,仔细看时却是卓云君。小紫扶在他颈后的小手微微一紧,杀机顿起。程宗扬抓住她的手,缓慢而坚决地摇了摇头。

小紫手掌僵了片刻,终于慢慢松开,在他耳边恨恨道:“大笨瓜!”

程宗扬心里苦笑。卓云君修为被制,与废人差不多,这会儿躲在一处,被人发现的机会大增。所以小紫第一个反应就是杀了她,以免后患。但自己狠不起这个心肠。

小紫掏出程宗扬怀里的匕首贴在卓云君脸上,悄声道:“你若漏出一点声息,就下辈子再当我的女儿吧!”

卓云君白着脸点了点头。

小紫眼珠一转,“让她在下面。”

排水沟宽度只能容纳一人,深度却不浅,卓云君在最下面,一旦她有什么异动,小紫手起刀落就结果她的性命。

这样就变成卓云君在下,程宗扬在中间,小紫在上的局面。虽然前后各有一个美女与自己挤得紧紧的,程宗扬却没有半点香艳的心情。他试着调息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催动气轮,凝聚几乎破碎的真元。看情况,只怕要到明天才能打通受创的经脉,而自己几个都被堵在大江以西,能不能撑过今晚,就要看老天爷的心意了。

小魏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他已经扔下石灰筐,脚步声轻了许多,但步伐走得很慢,似乎一边走一边在观察周围的动静。

到了门前,小魏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推开柴门。

如豆的灯光闪烁着亮起,一个美妇人用发簪轻轻拨着灯芯,身上白衣如雪,臂间绕着一条朱红色的丝带。她回过头,柔柔笑道:“你这背主的逃奴,竟然躲在这里。”

小魏像钉子一样立在门口,拳头缓缓握紧。

听到苏妖妇的声音,躲在排水沟中的程宗扬顿时变了脸色。这水沟离柴房近在咫尺,但无论是他还是小紫,都没有听到丝毫声息。

苏妲己的声音神完气足,看来召唤的夜叉魔犬没有给她带来多少麻烦。以她手段的狠辣,小魏根本没有一点生机。

苏妲己笑吟吟道:“这是你的新娘子吧?真漂亮,夫君在山里守夜也要跟着来。看来是新婚燕尔,正如胶似漆呢。”

小魏一言不发。莺儿被点了穴道,软绵绵躺在草席上,眼中充满惊恐。他定下后日随程宗扬一道去东海,这一去就是几个月时间,莺儿难舍难分,随他一同到山里,却没想到会同时落到苏妲己手中。

良久,小魏用干涩的声音道:“放开她。”

“好说。”苏妲己把席侧腰刀踢到小魏脚边,口气轻松地说道:“把自己的右手砍了。”

程宗扬听在耳中,整条脊骨都凉浸浸的,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柴房中传来铁器斩断骨骼的脆响。接着小魏闷哼一声,那柄腰刀“噗”地落在地上。程宗扬张口欲喊,接着小紫柔软的手掌伸来,捂住他的嘴巴。

苏妲己妖媚的娇笑声响起:“你嫁了个好男人呢。”

柴房内发出一声尖叫:“魏哥!你的手!”

苏妲己若无其事地问道:“姓程的那个逃奴,躲到哪里去了?”

小魏标枪一样站着,断腕血如泉涌,冷冷盯着苏妲己。

莺儿两腿穴道未解,只能一边哭叫,一边挣扎着向丈夫爬去。

“你不说吗?”

一阵布帛碎裂声响起,夹杂着莺儿哭泣的尖叫声。接着小魏虎吼一声,似乎攻出一招,然后“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苏妲己柔媚的笑声响起:“你若不说,新娘子可要吃苦头了呢。”

程宗扬握紧拳头,猛地想撑起身,忽然背后一麻,被小紫封了穴道。

“傻瓜……”

小紫在耳边轻轻说着。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在说小魏。

“说不说?”

苏妲己慢条斯理地说着,莺儿的惨叫声从柴房断断续续传来。程宗扬浑身血脉几乎逆行,额头青筋迸起,鼓胀欲裂。

苏妲己嘲笑道:“你这位夫君大人可是一点都不把你放在心上呢。”

莺儿变调的痛叫声越来越凄厉,程宗扬不顾性命地催动真气,打通被小紫封住的穴道。这样下去不等苏妲己发现,可能他就先丹田重创、经脉尽断了。

小紫贴在他耳边,用极小的声音道:“宗扬,你不要再拼命了。如果被她发现,这会儿在里面的就该是我了。”

少女细软的声音传到耳内,程宗扬呼吸顿时一窒。

小紫滑凉的小手伸来,替他掩住耳孔。程宗扬闭上眼睛,心里暗暗发誓:苏妖妇,你所做的一切,我都要十倍、百倍地还到你身上。

莺儿又一声惨叫后,小魏嘶哑的声音道:“住手!”

“敬酒不吃吃罚酒!”苏妲己冷冰冰道:“说吧!”

小魏吸了口气,“我有句话要对她说。”

苏妲己哼了一声。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小魏在地上爬动。片刻后,小魏沙哑的声音响起:“来世再见……”

“嘣”的一声,绞紧的弩弦猛然弹开,莺儿的痛叫声猛然断绝。

“死奴才!”

苏妲己厉喝声中,小魏惨笑道:“该死的妖妇!这支箭本来应该射在你身上!”

“砰”的一声,弩机被击得粉碎。

苏妲己尖声道:“想死吗!”

小魏狂叫道:“来啊!”

柴房中几乎令人疯狂的声音蓦然中断,浓郁的血腥气随即飘散出来。

风声越来越急,突然间,雨点落下。这场秋雨,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